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八十二章 BOSS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本来我是【无极荣耀】打算尽量节约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魔力留在最后再用,但是【无极荣耀】很不幸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日本人似乎是【无极荣耀】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由于他们的【无极荣耀】魔晶能量抑制器提前启动,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液化魔晶蒸汽武器也就无效了,无奈之下我也只好让克利斯缔娜上了。

  “你们都靠后,我来破门。”克利斯缔娜在我点头之后直接就跑到了队伍最前面,然后开始准备攻击。

  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些日本玩家也不是【无极荣耀】吃素的【无极荣耀】,看到克利斯缔娜一个法师跑出盾牌阵立刻就开始集火攻击,期望能提前干掉她这个法师,但很不幸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防护魔法不但种类多,而且刷新速度超快,眨眼之间她就给自己刷了五六层防护魔法。而对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即便是【无极荣耀】集火,一轮下来也只能破掉两三层防护魔法而已,对克利斯缔娜来说摹疚藜僖壳根本就不叫消耗。

  硬挡了一轮攻击之后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完全进入了兴奋状态,只见她对着对面的【无极荣耀】隔离门轻轻一弹,完全没有任何攻击轨迹出现,但是【无极荣耀】对面那道门却好像是【无极荣耀】让一只无形的【无极荣耀】拳头轰了一拳一般发出了当得一声巨响,同时那面厚达十公分的【无极荣耀】合金闸门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向内的【无极荣耀】凹陷,而且不是【无极荣耀】一点点的【无极荣耀】凹陷,而是【无极荣耀】非常明显的【无极荣耀】深坑。凹陷中最深的【无极荣耀】位置距离大门的【无极荣耀】平面可能已经有接近六公分的【无极荣耀】落差了,这个深度绝对已经影响到了大门的【无极荣耀】整体强度。

  “看起来材质不错吧?”克利斯缔娜自言自语的【无极荣耀】说完忽然又再次收起手指对准大门隔空一弹。

  和上次一模一样。对面的【无极荣耀】大门立刻便发出了当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同时整个凹下去了一大片,甚至连门的【无极荣耀】边缘部分都开始跟着中间部分一起向下凹陷了进去,整个大门的【无极荣耀】边缘除了顶部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三个方向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无极荣耀】缝隙,其中最大的【无极荣耀】一面的【无极荣耀】某些较大的【无极荣耀】缝隙甚至已经宽到可以让小猫小狗挤过去的【无极荣耀】地步了。

  两次弹指看起来似乎是【无极荣耀】没啥威力的【无极荣耀】行为,但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愣是【无极荣耀】用这两次弹指就将对方的【无极荣耀】大门给砸成了抽象派雕塑,现在要不是【无极荣耀】墙壁挡着。我估计这门早就倒掉了。

  “老大,快醒醒老大。你没事吧?”一名日本玩家一边拼命呼喊着另外一名日本玩家一边把他往后拖。

  在我们等待克利斯缔娜彻底搞定那道门的【无极荣耀】时候,对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阵营其实已经彻底乱套了。那道大门可是【无极荣耀】厚度十公分的【无极荣耀】钢铁制造而成,那并不是【无极荣耀】一张纸,而是【无极荣耀】一大片的【无极荣耀】钢板。想象一下要将这种钢板两次就砸变形到这种程度,这需要多大的【无极荣耀】冲击力?用如此之大的【无极荣耀】冲击力轰击钢板,难道它就不会发出声音吗?可想而知现在门后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为什么会是【无极荣耀】这幅样子了。

  其实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第一下还没有造成太大问题。因为当时闸门时被夹在两边的【无极荣耀】山体之内的【无极荣耀】,所以它立刻将自身所承受的【无极荣耀】力量分散给两边的【无极荣耀】墙体。这个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无极荣耀】冲击力从而使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那次攻击的【无极荣耀】连带伤害下降到了最低程度。因此最后钢板产生的【无极荣耀】共振冲击波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强,只是【无极荣耀】听起来很大声音,实际并没有产生多大杀伤力。但是【无极荣耀】,第二次攻击的【无极荣耀】时候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因为第一次攻击已经让大门失去了结构完整性,所以它在分担冲击力的【无极荣耀】方面效果下降了很多。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大门的【无极荣耀】边缘有很多部分已经从墙体中脱离了出来,这就使得大门能够分担冲击力的【无极荣耀】受力点变少了很多。

  无法分散受力的【无极荣耀】钢铁大门最终几乎是【无极荣耀】全额承担了这一次的【无极荣耀】攻击,可是【无极荣耀】按照能量守恒定律。大门承受了攻击,那就等于是【无极荣耀】接收到了能量。这些能量被大门吸收后并没有办法被大门吸收或者是【无极荣耀】传导出去,所以能量需要宣泄口。最终。能量在大门的【无极荣耀】整个结构内乱窜,从而引发了冲击波。这种冲击波不同于炸弹爆炸时的【无极荣耀】冲击波,这是【无极荣耀】一种频率比较低的【无极荣耀】强波,人耳听不见,但确实会携带大量的【无极荣耀】能量在空气中转移。

  正因为第二次攻击所释放的【无极荣耀】能量几乎都被大门转化成了冲击波,所以门后躲藏的【无极荣耀】那帮日本玩家就跟着倒霉了。第一下只是【无极荣耀】震得他们耳膜生疼,而第二下却是【无极荣耀】瞬间就放倒了好几个人,剩下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一个个都好像让人敲了闷棍一般,全都是【无极荣耀】一副精神恍惚的【无极荣耀】样子,问什么都不回答,眼睛没有焦距,除了还知道站起来以及能认识人之外,几乎就和傻子差不多。

  被冲击波震得七荤八素的【无极荣耀】那帮日本玩家纷纷在还能动的【无极荣耀】同伴以及附近的【无极荣耀】NPC的【无极荣耀】帮助下往后方防线移动,这边的【无极荣耀】这道防线显然已经挡不住什么了,所以与其分段抵抗,不如主动收缩防线,毕其功于一役。

  事实上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选择非常之正确,因为就在他们撤离那道之后不到十五秒,克利斯缔娜又对着大门弹了一下手指。这次的【无极荣耀】声音不再是【无极荣耀】当的【无极荣耀】一声金属撞击声,而是【无极荣耀】在金属撞击声中伴随着非常明显的【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同时就看到前方的【无极荣耀】大门猛然从墙壁上被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撤了下来向着通道内部飞去。巨大的【无极荣耀】撞击声在通道内响成一片,那些放在通道中原本被日本玩家保护着的【无极荣耀】物资这会反倒成了日本玩家们的【无极荣耀】保护着,扭曲变形的【无极荣耀】金属大门在这些物资的【无极荣耀】阻挡下一路翻滚着多次碰撞到墙壁和地面上,从而大幅度消减了大门的【无极荣耀】冲击力,不然要是【无极荣耀】让这道门无遮无拦的【无极荣耀】就这么一路飞过去,那沿途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估计都要遭殃。

  “不错嘛。”看着已经被砸下来的【无极荣耀】大门,我非常满意的【无极荣耀】对克利斯缔娜说道。

  克利斯缔娜还没来及回答红月就在一边问道:“你的【无极荣耀】魔力还剩多少?刚才那一下消耗如何?”

  克利斯缔娜先是【无极荣耀】看了下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力然后才道:“魔力还剩百分之八十几。这种攻击魔法的【无极荣耀】输出虽然很大,但是【无极荣耀】魔力消耗并不夸张。”

  “那就给对面那些正在逃跑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再来一次狠得,别让他们进入到后面的【无极荣耀】那道防线里面。”

  克利斯缔娜看了下那边正在纷纷向后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于是【无极荣耀】点点头提起法杖向前一指,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一枚小火球便出现在了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面前。这个小火球只比网球稍微大一点,中心呈白色,表面包裹着一层蓝色的【无极荣耀】正在跃动的【无极荣耀】火苗。但是【无极荣耀】怎么看都不像是【无极荣耀】可以一次就搞定前面那一片人的【无极荣耀】样子。不过,事实也确实证明了这个小火球没有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威力,因为它就是【无极荣耀】个普通的【无极荣耀】小火球,是【无极荣耀】法师们的【无极荣耀】入门级法术,几乎是【无极荣耀】个法系的【无极荣耀】就一定会这个魔法。

  看到这个火球之后我们周围的【无极荣耀】人都是【无极荣耀】一愣,因为大家谁也没想到这个魔法会这么小,不过。现场也不是【无极荣耀】所有人都愣住了,至少我和金币没有愣住。因为我们和克利斯缔娜还是【无极荣耀】比较熟悉的【无极荣耀】。看到过她使用类似技能。

  果然,就在我这么想的【无极荣耀】时候,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面前突然又是【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不太大的【无极荣耀】爆燃声,然后就看到第二只小火球出现了。就仿佛是【无极荣耀】起跑的【无极荣耀】发令枪响了一般,随着这个火球的【无极荣耀】出现,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面前以及身边周围开始陆陆续续的【无极荣耀】出现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火球,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之前是【无极荣耀】一秒一个,但是【无极荣耀】三秒之后就变成了一秒十个。五秒之后变成了一秒一百多个,十秒时间内总共出现了起码上万个火球。

  虽然克利斯缔娜聚集的【无极荣耀】小火球每个都只有一只网球那么大。但是【无极荣耀】上万个火球聚集在一起也是【无极荣耀】绝对够吓人的【无极荣耀】。尽管这些火球不是【无极荣耀】排列在一个平面上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如此之多的【无极荣耀】火球却还是【无极荣耀】将克利斯缔娜面前的【无极荣耀】很大一片空间都给挤得的【无极荣耀】满满当当的【无极荣耀】,看起来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一大片密集的【无极荣耀】火墙一般。

  日本玩家那边大概也是【无极荣耀】知道这么多火球一起发动的【无极荣耀】话瞬间输出太可怕,所以有人停了下来开始向后发射各种箭支和魔法试图提前引爆这些火球,但结果却出乎意料。

  尽管一次性召唤了上万个火球,但克利斯缔娜居然还可以指挥这些火球,这个结果绝对的【无极荣耀】出人意料。发现这些火球之后进行反击打算提前引爆它们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可不止一个,他们发射出来的【无极荣耀】各种攻击总数多达好几十,但克利斯缔娜这边的【无极荣耀】火球之中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分出了几十枚火球呼啸着迎着那些攻击飞了上去。只听到一阵轰轰轰的【无极荣耀】爆炸声,之后所有的【无极荣耀】攻击就全部化为了虚无。

  目瞪口呆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们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无极荣耀】这个技能根本没法拦截,于是【无极荣耀】纷纷开始转身逃跑,只可惜克利斯缔娜那边的【无极荣耀】准备工作也完成了。

  随着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手向前轻轻一挥,那多达上万的【无极荣耀】火球突然一下就全部动了起来,开始呼啸着朝前方蜂拥而去。而且,这些火球并不是【无极荣耀】好像子弹一样直线往前飞,而是【无极荣耀】好像每个火球都长了眼睛一般的【无极荣耀】在各自寻找目标。当追上那些日本玩家和NPC后,飞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火球立刻开始俯冲,然后直接装上那个玩家爱的【无极荣耀】后背,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那个玩家直接就飞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不等他落地,后面的【无极荣耀】第二、第三枚火球又接踵而至,然后一瞬间那个家伙就被几十枚火球在半空中炸成了碎片。

  在那个跑的【无极荣耀】最慢的【无极荣耀】家伙被分尸的【无极荣耀】时候,其他的【无极荣耀】火球并没有直挺挺的【无极荣耀】撞上去,而是【无极荣耀】纷纷好像熟练的【无极荣耀】特技飞行员一样从爆炸范围的【无极荣耀】外面绕了过去,然后这些火球继续向前,一个个的【无极荣耀】追上那些正在逃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最后几个几十个一组的【无极荣耀】扑上去开始轰炸。根本没有任何一个火球打偏,没有浪费,没有重复攻击,没有失误。每个日本玩家都分到了刚好能要他命的【无极荣耀】火球,而多余的【无极荣耀】火球则会分散开去追击还没被干掉的【无极荣耀】人,这种协调性已经不能说是【无极荣耀】火球了,这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一大群攻击机在预警机的【无极荣耀】指挥下进行定点清除一样,甚至于比那种大规模战役中的【无极荣耀】空中作战还要精确,毕竟指挥系统也是【无极荣耀】会有出错的【无极荣耀】时候啊。

  虽然对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在克利斯缔娜站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就知道今天的【无极荣耀】敌人不好对付。但是【无极荣耀】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无极荣耀】敌人这么难对付。

  克利斯缔娜并不是【无极荣耀】最近才冒出来的【无极荣耀】新手,她以前没有加入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时候在欧洲就很有名,要不然也不会有个欧洲第一炮台的【无极荣耀】称号了。之后加入我们行会之后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能力就是【无极荣耀】越来越强,而且得到了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强大支持之后更是【无极荣耀】完成了很多以前她不敢接得高难度任务,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因此得到了很多专用装备和属性,并大幅度提高了她的【无极荣耀】实力。现在更是【无极荣耀】成为世界战力榜三甲之内的【无极荣耀】人物,不管放在哪里都当得起高手高手高高手这个称呼了。

  作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端战力,在我们还没有利用松本正贺控制日本之前。克利斯缔娜就已经在我们和日本行会之间的【无极荣耀】战争中多次参战,所以她的【无极荣耀】威名在日本玩家心中也是【无极荣耀】非常强的【无极荣耀】,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那些日本玩家一看到她就知道她不好对付,因为他们能直接认出可力斯缔娜来,也知道她有着怎么样的【无极荣耀】能力。

  不过,尽管已经对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实力有了充分的【无极荣耀】思想准备,但在这次袭击之后日本玩家们还是【无极荣耀】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他们依然低估了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刚才他们本来以为克利斯缔娜只是【无极荣耀】能力很强,虽然艰难。但他们认为还是【无极荣耀】可以阻挡克利斯缔娜前进的【无极荣耀】脚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结果却让他们发现。克利斯缔娜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不同层面的【无极荣耀】存在,那压倒性的【无极荣耀】优势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无可逾越的【无极荣耀】。

  一个魔法几乎将第二闸门和第三闸门之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和NPC都给清空了,这个杀敌数量和速度都显得是【无极荣耀】那么的【无极荣耀】夸张,不光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连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都稍稍有些吃惊。

  “太厉害了!”冰冰不可置信的【无极荣耀】感叹道。

  站在一旁的【无极荣耀】金币也是【无极荣耀】感叹道:“早知道我当初应该改练魔法师的【无极荣耀】!我这个剑仙攻击力虽然够强,但是【无极荣耀】太花钱了,搞得我轻易都不舍得出剑阵。还是【无极荣耀】你这个魔法省钱,用完只要等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

  “你就别抱怨了。”站在一边的【无极荣耀】红月说道:“好歹你还有个剑阵可以压场子。我们就算想花钱也做不到这样啊!”

  “有你们说的【无极荣耀】那么夸张吗?”克利斯缔娜说道:“刚刚我也是【无极荣耀】消耗了不少魔力的【无极荣耀】。多亏有这个月露,不然我可不敢这样挥霍魔力。”

  玫瑰对克利斯缔娜道:“平时你最好还是【无极荣耀】少喝月露。要养成计算魔力的【无极荣耀】习惯,不然万一白天月露无法恢复的【无极荣耀】时候把月露给喝完了,那你不是【无极荣耀】只能等死了?”

  克利斯缔娜点头道:“我知道,这个我会注意的【无极荣耀】。以后除非是【无极荣耀】大型战争,我尽量不用月露。”

  玫瑰点点头没再说话,我则是【无极荣耀】接过话题说道:“好了,这边已经清理完了,开始向前推进。前面那道闸门就是【无极荣耀】我上次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碰上的【无极荣耀】那道,只要打穿它,后面最多还有一道闸门就能看到最后的【无极荣耀】那个秘密仓库了。”

  已经看过任务报告的【无极荣耀】金币忽然转头问我:“可是【无极荣耀】老大,我们都不知道到底是【无极荣耀】来找什么的【无极荣耀】,这仓库里东西那么多,我们要怎么确定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让皇天后土碑一直关注着啊?”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玫瑰帮我回答道:“皇天后土碑会一直盯着那件东西,虽然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无极荣耀】干扰,现在的【无极荣耀】皇天后土碑显示不出画面来,但是【无极荣耀】皇天后土碑毕竟是【无极荣耀】锁定了那个东西,所以,我们一会只要将仓库里的【无极荣耀】东西都移动一下,只要发现移动某件物品的【无极荣耀】时候皇天后土碑的【无极荣耀】画面开始跟着移动,那就说明那是【无极荣耀】我们要找的【无极荣耀】东西,在此之后只要稍微确认一下就可以知道我们要找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东西了。”

  “这个方法确实不错。”金币点点头认可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办法,然后对克利斯缔娜说道:“喂克利斯缔娜,还有一道门,就拜托你了。我不擅长拆房子,后面杀人的【无极荣耀】工作交给我吧。”

  “你倒是【无极荣耀】会捡便宜。”克利斯缔娜开玩笑的【无极荣耀】说道:“拆房子又没经验拿,杀日本玩家不但有经验还有荣誉值摹疚藜僖棵。你当我好欺负啊?”

  “我就欺负你怎么啦?你还敢不让我欺负啊?”金币说着还故意摆出了一个很轻佻的【无极荣耀】姿势用两只手指捏起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下巴将她的【无极荣耀】脸挑了起来,不过还没等我们说话,就听到后面噗的【无极荣耀】一声,大家一回头就看到大锅饭那家伙满脸的【无极荣耀】鼻血倒在了地上。

  “靠,忍耐力怎么这么差啊?”

  躺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大锅饭还伸着一只手抱怨道:“我又不像你家那口子那么幸福,气血旺一点很正常吧?”

  金币的【无极荣耀】性格虽然你叫大方,不过毕竟是【无极荣耀】女孩子,被说到这种事情还是【无极荣耀】脸红了一下。忍不住上去敲了大锅饭一下,不过她也是【无极荣耀】点到为止,毕竟人家老婆就在旁边,开玩笑可以,玩过头了容易伤感情。

  不过,金币那边才刚敲完,大锅饭立刻就被旁边的【无极荣耀】冰凌给一把提了起来。然后就看她恶狠狠地提着大锅饭质问道:“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老娘亏待你了是【无极荣耀】怎么着?”

  大锅饭一看老婆大人发飙了,赶紧哭丧着脸求饶。那表情逗的【无极荣耀】周围人一起笑了起来。

  玫瑰笑着说道:“你们小夫妻就不要在那耍宝了。前面还有敌人呢,稍微尊重一下对手吧!”

  “哦,抱歉抱歉!忘记还有敌人了。”冰凌说着一把扔下了大锅饭,后者赶紧一骨碌爬起来就往前冲,借口上阵杀敌冲了出去,其实是【无极荣耀】想躲远一点免得再被虐待。

  事实上大锅饭的【无极荣耀】冲锋完全就是【无极荣耀】无意义行为,因为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攻击比他快多了。这次克利斯缔娜没有用之前的【无极荣耀】招数对付眼前的【无极荣耀】大门。因为她从我这里知道眼前这道门和前面的【无极荣耀】门厚度不一样。这是【无极荣耀】隧道仓库里非常重要的【无极荣耀】一道门,所以是【无极荣耀】特别加厚的【无极荣耀】。整条隧道内的【无极荣耀】四道隔离门中就数这道最厚。而且不是【无极荣耀】厚了一点半点,而是【无极荣耀】整整厚了十倍。前面的【无极荣耀】几道闸门和后面一道都是【无极荣耀】十厘米厚的【无极荣耀】合金闸门。唯独这道门厚达一米,虽然不是【无极荣耀】纯合金材料建造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合金厚度也有八十公分了,而且在两侧还覆盖了专门用于吸收魔法伤害的【无极荣耀】特殊材料,可以说这种门就是【无极荣耀】为抵挡超级武器正面轰击所建造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里是【无极荣耀】山腹之中很深的【无极荣耀】地方,超级武器通常也有个超级体积,根本就进不了这么狭窄的【无极荣耀】地方,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道门在设计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是【无极荣耀】指望能挡住所有攻击的【无极荣耀】。当然了,上次被我们给破坏掉了一次,这证明防御什么的【无极荣耀】做的【无极荣耀】再好其实都是【无极荣耀】摆设,进攻才是【无极荣耀】王道。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道门的【无极荣耀】厚度和防护能力都是【无极荣耀】前所未见得强悍,除了艾辛格的【无极荣耀】城门之外一般城市的【无极荣耀】大门是【无极荣耀】没法跟这东西比的【无极荣耀】,所以克利斯缔娜也没打算使用一般技能,而是【无极荣耀】先喝了几滴月露恢复了全部魔力,然后法杖向前一指,只听到一声清亮的【无极荣耀】凤啼之声之后,一只纯由火焰组成的【无极荣耀】凤凰突然出现在她的【无极荣耀】法杖之前,周围的【无极荣耀】温度都随着这只凤凰的【无极荣耀】出现而突然上升了十几度,甚至于空气都开始出现明显的【无极荣耀】扭曲现象。

  这只火凤凰在出现之后并没有停留太久,稍微一顿之后便立刻张开翅膀猛地向后一扇,跟着整个身体化为一道红线射向了前方的【无极荣耀】闸门。

  没有预期中的【无极荣耀】爆炸和巨响,也没有闪光和其它光影效果,一切都发生的【无极荣耀】很安静,不过很快大家就发现前方的【无极荣耀】闸门正中心位置居然多了一个直径两米多的【无极荣耀】大洞,而且洞口周围的【无极荣耀】钢板正在逐渐融化,明显就是【无极荣耀】被高温烧穿了。

  “OK了,第三闸门突破。”克利斯缔娜说着向前一伸手对金币说道:“门我搞定了,人都交给你了。”

  金币点点头伸手将蹲在她肩膀上的【无极荣耀】那只白狐抱了下来,然后向前一抛,那白狐被扔出去之后立刻就开始变大,落地之时已经变成了一只几乎和整个通道一样高的【无极荣耀】白色巨兽。虽然依然还能看得出来者是【无极荣耀】一直白色的【无极荣耀】狐狸,但是【无极荣耀】之前盘在金币肩膀上的【无极荣耀】那种可爱已经荡然无存,此时眼前的【无极荣耀】巨兽虽然一身雪白,可给人的【无极荣耀】感觉却好像是【无极荣耀】一片血红一般,那有若实质的【无极荣耀】杀气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生物能拥有的【无极荣耀】。

  事实上金币的【无极荣耀】这只狐狸并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生物,这东西以前我们一直以为它是【无极荣耀】个神兽。我还当它和我的【无极荣耀】红翎一样是【无极荣耀】天狐之类的【无极荣耀】神物。结果最近这玩意杀够了一百万人,吃掉了一百万份的【无极荣耀】灵魂之后,突然就显露出它的【无极荣耀】真身了。这东西其实压根就不是【无极荣耀】狐狸,它是【无极荣耀】一只上古凶兽,而且因为极其稀有,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毕竟凶兽的【无极荣耀】名字都是【无极荣耀】人起的【无极荣耀】,看见过这东西的【无极荣耀】人都被它吃了,自然也就没有它的【无极荣耀】传闻流出来。所以也就没人给它起名字了。

  虽然没有名字,但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家伙长的【无极荣耀】和狐狸一模一样,所以我们还是【无极荣耀】习惯性的【无极荣耀】管它叫狐狸,只是【无极荣耀】大家的【无极荣耀】称号不同,有人叫它妖狐,也有人说它是【无极荣耀】仙狐,反正基本上就当成狐妖来叫就行了。

  金币将这边的【无极荣耀】凶兽释放出来之后并没有跟上去。而是【无极荣耀】指着前方喊了一声:“去。”

  那只凶兽得到命令后头也不回的【无极荣耀】就超前冲了过去。跑在前面的【无极荣耀】大锅饭正在往大门边冲,没想到突然就听到背后传来沉重的【无极荣耀】脚步声。冷不丁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大爪子照着他脑袋就踩了下来。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和他来了个亲密接触。

  金币的【无极荣耀】凶兽根本没管大锅饭,直接就这么冲了过去,然后在到达那道大门前面的【无极荣耀】时候直接纵身一跃,它的【无极荣耀】身体在它跳起来之后立刻开始缩小,然后穿过门上的【无极荣耀】大洞之后眨眼之间又变回了原形落在了大门那边。

  因为克利斯缔娜击穿的【无极荣耀】那个大洞离地面还有点距离,所以凶兽在那边干了什么我们这边基本都看不见,除了能通过门上的【无极荣耀】窟窿看到凶兽似乎是【无极荣耀】变小了一点点在那边折腾之外就看不到其他的【无极荣耀】了。不过。眼睛虽然看不见,声音可是【无极荣耀】挡不住的【无极荣耀】。我们这边可以清楚的【无极荣耀】听到大门那边传来的【无极荣耀】混乱的【无极荣耀】惨叫声和各种爆炸声。时不时的【无极荣耀】还能看到一些肢体残片飞过门口的【无极荣耀】大洞,或者是【无极荣耀】一溜血水飞散而过。

  “凶兽果然就是【无极荣耀】凶兽。厉害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一星半点啊!”红月看着那边的【无极荣耀】战斗感叹道。

  “我觉得回头我也应该去弄一头凶兽来。”克利斯缔娜说道。

  “你当凶兽是【无极荣耀】大白菜啊?你想要就有的【无极荣耀】吗?”我对着克利斯缔娜说道:“金币那个凶兽可是【无极荣耀】我从天庭弄到的【无极荣耀】情报,然后我们行会花了老大劲帮她做任务才搞定的【无极荣耀】。你已经有月光魔王蝶了,还需要凶兽干什么?你是【无极荣耀】法师,又不是【无极荣耀】驯兽师,魔宠带太多会影响你的【无极荣耀】发挥的【无极荣耀】。”

  “我也就是【无极荣耀】羡慕一下吗!”克利斯缔娜说着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无极荣耀】喊道:“哎呀,刚才好像看到金币的【无极荣耀】那个凶兽踩到什么人了,要不要去看看啊?”

  “糟糕,忘记大锅饭在前面了!”克利斯缔娜这一说我们才想起来大锅饭这个活宝,赶紧往前跑。结果快到大门口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发现了地上有个人形的【无极荣耀】坑,而大锅饭就躺在里面口吐白沫的【无极荣耀】直翻白眼。

  “喂。没死吧?”冰凌蹲下去拍了拍大锅饭的【无极荣耀】脸蛋,结果大锅饭突然就大哭了起来把我们给吓一跳。

  “喂,你怎么啦?哭什么啊?”我在旁边问道。

  大锅饭痛苦的【无极荣耀】抬起左手指了指右边,然后哭着说道:“你们谁踩到我的【无极荣耀】手了!”

  “诶?”听到这个原因大家赶紧低头,结果掠冰发现自己踩到了大锅饭的【无极荣耀】手,于是【无极荣耀】赶紧跳到了一旁并道歉道:“抱歉抱歉,我穿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金属靴,踩到东西也没感觉的【无极荣耀】!”

  大锅饭本来只是【无极荣耀】小声的【无极荣耀】哭,这一下干脆变成嚎啕大哭了,搞得我们都是【无极荣耀】一阵尴尬。

  看着可怜巴巴的【无极荣耀】大锅饭,我也只能让冰凌安慰一下他了,然后说道:“行了,一个大男人的【无极荣耀】哭个什么劲啊!好了好了,你这个我算你工伤还不行吗?回去给你计算行会贡献。”

  “这是【无极荣耀】你说的【无极荣耀】啊。”大锅饭的【无极荣耀】眼泪瞬间止住,然后一蹦而起看着我问道。不过他刚起来就被我一拳头又给砸趴下了。

  “哼,居然敢骗行会贡献点,不想活了是【无极荣耀】吧?”我说完就招呼大家道:“我们去前面,别管这个家伙了!”

  越过大锅饭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继续向前,我们很快就到了被击穿的【无极荣耀】大门前面。刚才克利斯缔娜使用的【无极荣耀】那一招叫做凤凰一击,属于一种比较BUG的【无极荣耀】技能,因为这个技能可以无视一切防御,几乎相当于拥有必定击穿这样的【无极荣耀】法则类属性。当然。这个只是【无极荣耀】几乎,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有这样的【无极荣耀】能力。其实这个技能还是【无极荣耀】能挡下来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比较特殊,威力又大,所以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人都挡得住的【无极荣耀】。像刚才这种大门挡住一般攻击据对没问题,即便是【无极荣耀】比这个凤凰一击伤害更高的【无极荣耀】技能也打不穿它,不过很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技能的【无极荣耀】属性比较特殊,所以才能一击而穿。

  因为金币的【无极荣耀】凶兽先过去了。所以我们穿过这道闸门的【无极荣耀】时候那边已经找不到几个完整的【无极荣耀】人了。凶兽的【无极荣耀】战斗不像我们普通人的【无极荣耀】攻击那么斯文,它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就是【无极荣耀】依靠本能作战,因此带有很浓重的【无极荣耀】野兽风格,每次只要它参战,必定是【无极荣耀】打的【无极荣耀】血糊里拉的【无极荣耀】,整个战场上几乎连具全尸都找不到。

  现在这边的【无极荣耀】闸门后面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情况。地面上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残肢断臂和已经看不出原来归属的【无极荣耀】脏器,至于血迹什么的【无极荣耀】……反正地面整个都是【无极荣耀】红的【无极荣耀】。也没法说摹疚藜僖磕里有血迹哪里没有了。

  我们这边正在感叹着凶兽的【无极荣耀】强悍,没想到冷不防的【无极荣耀】突然就听到前方传来了一声动物特有的【无极荣耀】哀嚎声。确切的【无极荣耀】说这个声音比较像是【无极荣耀】狗被打了之后发出的【无极荣耀】那种悲鸣声。好像犬科动物的【无极荣耀】悲鸣声大多都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现在我们能想到的【无极荣耀】。能发出这种声音的【无极荣耀】生物貌似只有一种,那就是【无极荣耀】金币的【无极荣耀】凶兽。

  果然,我们才刚听到声音,立刻就看到前方飞过来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身影。这个白色的【无极荣耀】身影一路飞过了整个通道,然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我们前方几十米的【无极荣耀】地方,接着一路推着满地的【无极荣耀】尸体和杂物滑到了我们面前才算是【无极荣耀】彻底停了下来。

  刚刚那个飞过来的【无极荣耀】白影身形非常的【无极荣耀】明显,我们老远的【无极荣耀】就看到了这个身影的【无极荣耀】全貌。所以我们一开始就认出来了这就是【无极荣耀】金币的【无极荣耀】那只凶兽。不过,和刚刚杀出去的【无极荣耀】时候拿威风凛凛的【无极荣耀】样子截然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此时的【无极荣耀】凶兽已经是【无极荣耀】奄奄一息的【无极荣耀】状态了。它就这样躺在那里。不断的【无极荣耀】发出低沉的【无极荣耀】哀鸣声,看样子好像随时都会挂掉的【无极荣耀】感觉。

  “我靠。这什么情况啊?”刚刚跑过来的【无极荣耀】大锅饭没有看到凶兽被击飞的【无极荣耀】画面,进来后就直接看到奄奄一息的【无极荣耀】凶兽,立刻惊讶的【无极荣耀】问了起来。

  我们当然没法回答大锅饭的【无极荣耀】问题,因为我们也是【无极荣耀】一脑袋问号。这凶兽虽然不说是【无极荣耀】天下第一横行无忌,可毕竟是【无极荣耀】凶兽不是【无极荣耀】?这么强的【无极荣耀】东西,就算碰上什么大神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多少总要能抵挡一会吧?这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差点被人家给直接KO了呢?这要是【无极荣耀】反过来计算的【无极荣耀】话,它的【无极荣耀】对手该有多强的【无极荣耀】实力才能做到这一点啊?

  “啊!你怎么啦?”我们正在那发愣,就听到旁边的【无极荣耀】金币一声惨叫,然后抱着那只凶兽的【无极荣耀】脑袋询问它怎么了。不过那只凶兽虽然很想回应主人的【无极荣耀】问题,却实在是【无极荣耀】没法开口了,只能看着金币流眼泪,而金币也是【无极荣耀】快要哭出来的【无极荣耀】样子。

  金币这种情况叫做关心则乱。有时候看电影什么的【无极荣耀】,我们老是【无极荣耀】觉得电影里的【无极荣耀】主角在干傻事,这其中确实有一部分是【无极荣耀】作者、编剧们的【无极荣耀】功力不到位,设计失误或者是【无极荣耀】漏洞什么的【无极荣耀】造成的【无极荣耀】,但还有很多并不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漏洞,而是【无极荣耀】真实情况就是【无极荣耀】如此。当一件事情和你有切身的【无极荣耀】利益或者是【无极荣耀】感情联系的【无极荣耀】时候,正常人通常都会做出一些不同于盘观者的【无极荣耀】反应,这是【无极荣耀】人类的【无极荣耀】正常反应,并不奇怪。如果能够冷静的【无极荣耀】处理和自己的【无极荣耀】亲人或者是【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切身利益有关的【无极荣耀】每件事情,那这种人基本上不是【无极荣耀】天才就是【无极荣耀】精神病,所以说金币现在这种看起来很傻的【无极荣耀】行为其实很正常。

  玫瑰也发现金币有点乱了方寸,于是【无极荣耀】便上前拍了她一下说道:“别太担心了。它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魔宠,就算死掉,也不过是【无极荣耀】短时间内无法再次召唤而已。再说这不还没死吗?有我在你就放心吧。只要死的【无极荣耀】时间不长我都能救回来,何况它还活着。”

  金币又不傻,刚才是【无极荣耀】看到自己最喜欢的【无极荣耀】魔宠受伤要死了一时之间慌了神而已,被提醒了一下自然就反应过来了。原本大大咧咧的【无极荣耀】金币第一次露出了不好意思的【无极荣耀】表情,然后对玫瑰道:“那就麻烦玫瑰姐了!”

  玫瑰故意装作大冷颤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你用这种口气说话我怎么觉得浑身不自在啊?”

  被看玩笑的【无极荣耀】金币立刻就从之前魔宠受伤的【无极荣耀】阴影中恢复了回来。而玫瑰也不在开玩笑,迅速的【无极荣耀】开始了治疗工作。不过,和放松的【无极荣耀】金币不同,我却是【无极荣耀】非常紧张的【无极荣耀】。

  金币的【无极荣耀】那只凶兽有多厉害我很清楚,能将它击飞这么远,而且差点就一击必杀的【无极荣耀】敌人,这得强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到啊?反正我不觉得自己能做到。真要动真格的【无极荣耀】,我当然也能干掉这只凶兽。而且也不是【无极荣耀】很费劲,但一击就要做到这种地步,除非我一开始就启动最强的【无极荣耀】合体技能,然后准备大招,不然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效果来。

  现在讲凶兽击伤的【无极荣耀】敌人还没有出现,我暂时还不确定对方是【无极荣耀】准备了很久,用大招一次性差点KO了这只凶兽。还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随意一击就做到了这种效果。如果是【无极荣耀】前者,那问题还不大。顶多是【无极荣耀】碰上个和我实力接近的【无极荣耀】高手而已。但万一是【无极荣耀】后面那个情况。那问题可就大条了。

  跟着我来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端武力,没有哪个是【无极荣耀】笨蛋,即便是【无极荣耀】大锅饭,他也只是【无极荣耀】人比较恶搞一点,喜欢耍宝,智力什么的【无极荣耀】绝对不低,甚至在平均线以上。眼前的【无极荣耀】情况大家都能分析的【无极荣耀】出来。所以才会这么安静的【无极荣耀】看着前面没有任何动静,者是【无极荣耀】在等待。等待对方先动手,这样我们才能根据对方的【无极荣耀】反应做出应对策略。

  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气氛太压抑。这种等待的【无极荣耀】过程感觉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漫长,好像是【无极荣耀】等待了很长时间一般,隧道里一直是【无极荣耀】静悄悄的【无极荣耀】。我们没有再往前推进,而前面也没有任何反应出现,甚至都没有日本玩家或者NPC出来对我们发动攻击。

  就在这种让人心焦的【无极荣耀】等待之中,反应终于出现了,而且不是【无极荣耀】一点点的【无极荣耀】反应,而是【无极荣耀】地动山摇山崩地裂的【无极荣耀】反应。整个隧道突然就开始剧烈的【无极荣耀】晃动了起来,头顶的【无极荣耀】洞壁不断的【无极荣耀】往下掉碎石,要不是【无极荣耀】在场的【无极荣耀】都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就这些碎石估计就能让我们一阵忙活。

  这种恐怖的【无极荣耀】震动用了足有十几秒之后才算是【无极荣耀】稍微安静了一些,但是【无极荣耀】震动依然在继续,只是【无极荣耀】没有之前那么剧烈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时候前方的【无极荣耀】隧道中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传来了一声说不上来什么动静的【无极荣耀】声音。

  这个声音听起来应该是【无极荣耀】某种生物发出的【无极荣耀】怒吼声,但是【无极荣耀】音色很奇怪,听起来像鸟又不像鸟,感觉就好像是【无极荣耀】鸟类中的【无极荣耀】男低音,声音还带着一种嘶哑,可你说它低沉,貌似也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很低沉,毕竟能被认为是【无极荣耀】鸟叫,那就不是【无极荣耀】太过低沉,不然我肯定会认为是【无极荣耀】野兽而不是【无极荣耀】鸟类。

  不管怎么说,这个声音很大,也很难听,和它比起来乌鸦的【无极荣耀】叫声基本上可以当音乐听。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声音之难听可见一斑。

  怒吼声响了几声之后,洞穴内忽然又飘散出一股淡淡的【无极荣耀】银灰色的【无极荣耀】烟雾。因为这烟雾很稀薄,所以我们没有一上来就进行躲避,但是【无极荣耀】我担心这个烟雾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什么危险,于是【无极荣耀】便派了一只幽灵虫过去试验了一下,结果似乎迷雾本身没有什么危害,因此我们也就没动地方。

  被烟雾彻底包裹之后我们就开始睁大眼睛看着迷雾的【无极荣耀】深处,那里应该有什么东西即将出现。既然它还没登场就弄出了这么大动静,自然不会是【无极荣耀】个一般货色,毕竟是【无极荣耀】个BOSS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只是【无极荣耀】我很奇怪,这种东西怎么会在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仓库里出现?难道说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仓库正好位于BOSS的【无极荣耀】藏身处上方,我们只是【无极荣耀】凑巧碰上了怪物出关?或者说怪物一直在这里?可是【无极荣耀】为什么它不攻击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难道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魔宠?可是【无极荣耀】如果他有这么厉害的【无极荣耀】魔宠或者别的【无极荣耀】什么形式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应该早就用出来了才对,怎么会忍到现在?

  就在我们这边聚精会神的【无极荣耀】盯着迷雾的【无极荣耀】深处,等待着那个未知敌人出现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的【无极荣耀】通讯器却是【无极荣耀】很不合时宜的【无极荣耀】响了起来。虽然不太想分心,但我还是【无极荣耀】接通了通讯。

  “会长,皇天后土碑的【无极荣耀】关注画面在移动。”通讯器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了这么一声喊,而我也是【无极荣耀】一愣神,随后我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移动速度怎么样?”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那边的【无极荣耀】回答非常迅速。“移动速度很慢,正在向那个隧道的【无极荣耀】外围前进。”

  “该死!”一把切断通讯,我大声对周围的【无极荣耀】部下们喊道:“离开这里,所有人,马上撤退!”

  事实证明信息对战争的【无极荣耀】胜败真的【无极荣耀】很重要,如果没有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皇天后土碑提供的【无极荣耀】信息,我们现在肯定已经中招了,虽然未必会死,但是【无极荣耀】还没正式开战就先吃个闷亏,这可不是【无极荣耀】什么让人开心的【无极荣耀】事情。

  刚刚在我喊过那句撤退之后大家的【无极荣耀】反应都很迅速,没有谁白痴的【无极荣耀】问我为什么要撤,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不如直接自杀算了。因为都是【无极荣耀】高手,战斗意识都很好,我这边命令一下,瞬间大家都开始掉头往外跑,而且因为我率先召唤出了飞鸟跳了上去,所以其他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无极荣耀】严重性,纷纷召唤出自己的【无极荣耀】守护长枪跳了上去。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全员飞行坐骑的【无极荣耀】好处了。几乎是【无极荣耀】一秒之内,我们在场的【无极荣耀】所有人就全部窜出了刚刚的【无极荣耀】第三道闸门,而有过了三秒之后我们就已经到了隧道外面了。刚刚我一爬上飞鸟就启动了超音速推进,其他人自然也跟着启动了超音速突击,于是【无极荣耀】眨眼之间我们就到了山洞外面,而就在我们离开原地的【无极荣耀】两秒之后,我们之前站的【无极荣耀】地方突然就整个裂了开来,然后就见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黑色生物的【无极荣耀】某个部位从地面下翻了出来。

  “该死,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飞出山体之后大锅饭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就发现不光是【无极荣耀】山洞,整座山都在开裂崩塌,明显有东西要出来了。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