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八十四章 真急眼了

第八十四章 真急眼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我的【无极荣耀】提醒下红月他们纷纷开始拉高,而下方的【无极荣耀】那个怪物随着下落的【无极荣耀】泥土全部落地,也终于显出了他的【无极荣耀】真身。

  就像我们之前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个轮廓一样,眼前的【无极荣耀】生物确实有着九个脑袋。之前一口咬掉了半截飞船的【无极荣耀】那个就是【无极荣耀】其中之一,而另外八个头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一个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

  这怪物的【无极荣耀】脑袋看起来有点像鸟头,但是【无极荣耀】没有鸟的【无极荣耀】喙,而是【无极荣耀】长着类似爬行类的【无极荣耀】嘴唇和锋利的【无极荣耀】牙齿,但是【无极荣耀】整体形状接近鸟类,比较尖锐,而且有着明显的【无极荣耀】流线形结构。

  怪物的【无极荣耀】脑袋后面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脖子。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也和鸟类差不多,相当的【无极荣耀】长,不看身体的【无极荣耀】话感觉就好像蛇颈龙一样。不过,这个生物的【无极荣耀】脖子和脑袋上都没有鳞片,也没有羽毛,而是【无极荣耀】一种非常粗糙的【无极荣耀】,生满肉瘤的【无极荣耀】恶心皮肤,看起来就好像被烧伤过一样狰狞而恐怖。

  这怪物的【无极荣耀】九个脑袋下面链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鸟类的【无极荣耀】身躯,当然体积很大,和他的【无极荣耀】脑袋以及脖子配合起来倒是【无极荣耀】并不走形,只是【无极荣耀】这个身躯的【无极荣耀】形状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和鸟类非常的【无极荣耀】接近,不但有着鸟类特有的【无极荣耀】身体结构,体表还覆盖着羽毛。

  怪物的【无极荣耀】鸟类身去的【无极荣耀】两侧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翅膀。这东西虽然暂时是【无极荣耀】收在身体两侧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可以明显看得出来那就是【无极荣耀】一对翅膀,不过因为目前是【无极荣耀】折叠状态,所以看不出来到底有多大,也无法判断这个家伙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能飞。毕竟游戏里的【无极荣耀】生物比较多样化,有翅膀的【无极荣耀】未必就一定能飞,没有翅膀的【无极荣耀】也未必就飞不起来。

  在怪物的【无极荣耀】身躯下面是【无极荣耀】一对和一般鸟类类似的【无极荣耀】长腿,大腿部分肌肉很强壮,看起来圆滚滚的【无极荣耀】,小腿部分则是【无极荣耀】只有一层皮包骨头,这个和一般的【无极荣耀】鸟类没啥区别,不过因为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爪子都被掉下来的【无极荣耀】土给埋住了。所以看不到爪子的【无极荣耀】样子。不过根据这家伙露出来的【无极荣耀】部分来看,这东西的【无极荣耀】爪子多半应该是【无极荣耀】很有攻击性的【无极荣耀】那种类型才对。

  “这应该不是【无极荣耀】九头蛇吧?”红月看着眼前的【无极荣耀】生物不确定的【无极荣耀】说道。

  真红在旁边道:“感觉好像是【无极荣耀】九头鸟!”

  “不可能。”我直接否定道:“九头鸟早就被天庭砍掉了一个脑袋流放到日本……”我的【无极荣耀】话说到一半突然就卡住了,因为我突然想起来这不就是【无极荣耀】日本吗?可问题是【无极荣耀】,九头鸟或者叫鬼方、火车,不管叫什么,反正他是【无极荣耀】被砍掉了一个脑袋,然后到了日本藏了起来。之后日本人就将之供奉为日本的【无极荣耀】神兽,取名八歧大蛇。其实八歧大蛇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蛇。而是【无极荣耀】鸟。之所以叫八歧大蛇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身体始终躲藏在地下没有露出地面,而显露出来的【无极荣耀】部分则是【无极荣耀】仅剩的【无极荣耀】八个头,又因为这八个头长的【无极荣耀】更接近蛇头,所以才被误认为八头蛇,然后就有了八歧大蛇这样的【无极荣耀】称呼。

  虽然八歧大蛇确实是【无极荣耀】在日本,可问题是【无极荣耀】眼前的【无极荣耀】生物和八歧大蛇明显对不上号。

  首先一点就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只有八个头,而眼前这个生物的【无极荣耀】九个脑袋是【无极荣耀】一个都不少。这明显和传说不符。

  其次,八歧大蛇我们并不是【无极荣耀】没见过。当初松本正贺还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还带领着日本玩家和我们作对的【无极荣耀】时候,也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第一次在日本建立支点城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时候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就曾请动过八歧大蛇帮助他们来推平我们得支点城。在那次战役中我有幸见到过一次八歧大蛇,但是【无极荣耀】当时八歧大蛇被天庭偷偷支援给我们的【无极荣耀】神仙给打败了,不但又被切掉了俩脑袋,而且法力受损,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复苏。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当时我看到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根本没有眼前这个生物这么大。当时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虽然也算是【无极荣耀】巨兽一级的【无极荣耀】存在,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那些大型魔宠和他在一起顶多就好像是【无极荣耀】普通人和篮球运动员的【无极荣耀】身材差别。可现在,眼前这东西光一个脑袋就和幸运他们整个身体差不多大了。这体积差距也位面太大了点吧?

  除了以上三点之外,我不认为眼前的【无极荣耀】这个生物就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还有个原因,那就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性格并不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

  当初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是【无极荣耀】在中国大陆,也就是【无极荣耀】那时候的【无极荣耀】中土之地被切掉了一个脑袋的【无极荣耀】,而且被打的【无极荣耀】很惨,所以养成了他胆小怕事的【无极荣耀】性格。如果是【无极荣耀】按照人类的【无极荣耀】性理学来说,这种反应其实应该算是【无极荣耀】创伤恐惧症,属于一种心理疾病。当然八歧大蛇是【无极荣耀】找不到心理医生的【无极荣耀】,所以他的【无极荣耀】这个毛病也算是【无极荣耀】挺根深蒂固的【无极荣耀】。也正因为八歧大蛇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毛病,所以他才会被误认为八歧大蛇。你想啊。要是【无极荣耀】当初的【无极荣耀】九头鸟也就是【无极荣耀】火车跑到日本之后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创伤恐惧症而一直把自己埋在地下,只赶露出八个脑袋的【无极荣耀】话,日本人怎么可能把一只会飞的【无极荣耀】九头鸟误认为是【无极荣耀】一种长了八个脑袋的【无极荣耀】大蛇?所以说,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这种行为时非常明显的【无极荣耀】,而且相当严重,以至于在日本混了那么多年一次都没露出过身体。可是【无极荣耀】,眼前这只生物却是【无极荣耀】整个都从地面下冒了出来,这哪里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性格?以它的【无极荣耀】性格就应该偷偷摸摸的【无极荣耀】出来搞偷袭,怎么可能大张旗鼓的【无极荣耀】整个从地下钻出来?

  综合以上三点,我认为眼前的【无极荣耀】生物压根就不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不过如果说这个东西真不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话,貌似有些地方又对不上号。

  日本就这么屁大点地方。对人类来说挤一挤住个几亿人确实不是【无极荣耀】问题,可眼前这东西那是【无极荣耀】人类能比的【无极荣耀】吗?这种比凶兽还猛的【无极荣耀】东西怎么可能蜗居在一个狭窄的【无极荣耀】区域内?你有见过一个小洞里住着一窝兔子,但是【无极荣耀】你有看到过哪座山上住着几十只老虎的【无极荣耀】吗?当然,动物园不算。

  眼前的【无极荣耀】生物分明就是【无极荣耀】超级生物。这种东西一个地区只能有那么几只,没看到中国那么大地方,各种超级神兽加一块也才刚过十只而已吗?日本这种地方能支撑三四只超级神兽也就顶天了,怎么可能还有未被发现的【无极荣耀】超级生物存在?

  如果说眼前这只生物不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话,这就和之前的【无极荣耀】论断有冲突,因为眼前这个东西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不知名的【无极荣耀】。一只从未暴露在大家眼中的【无极荣耀】不明超级生物出现在日本,这绝对不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所以说,这个东西要说不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也有点说不过去。再说从外观上来判断,这个东西也确实有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很多特征。

  首先,八歧大蛇本来应该是【无极荣耀】九头鸟,那么眼前这个生物难道不应该叫做九头鸟?他有九个头,还有一个明显的【无极荣耀】鸟类的【无极荣耀】身躯,貌似非常符合九头鸟的【无极荣耀】特征。另外,传说中九头鸟的【无极荣耀】名字叫做火车。这个名字的【无极荣耀】来源是【无极荣耀】传说九头鸟和凤凰一样。身体周围是【无极荣耀】带着火焰的【无极荣耀】。眼前这只生物虽然没有燃烧起火焰来,但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羽毛却是【无极荣耀】暗红色的【无极荣耀】。而且身上的【无极荣耀】皮肤也都是【无极荣耀】红的【无极荣耀】。这个颜色如果配合一定的【无极荣耀】光线。说他身上有火焰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的【无极荣耀】。

  虽然感觉有些地方像,可又有些地方感觉不太对,一时之间还真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很好判断,不过不管这是【无极荣耀】什么,起码这玩意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对付的【无极荣耀】。

  稍微想了想我先接通了通讯器连接了军神那边,然后通过军神中转连接到皇天后土碑那边的【无极荣耀】玩家那里。“我是【无极荣耀】紫日,通报你们那边的【无极荣耀】情况。皇天后土碑有新显示画面吗?”

  “有一些。”那边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回答道:“换天后土碑的【无极荣耀】显示画面拉成了远景,我在里面看到了你们。”

  “啊?我们也在画面中?”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画面被拉得很大,好像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应该是【无极荣耀】个体积很大的【无极荣耀】东西。”

  “什么叫应该?你们没看到东西吗?”

  “不行。画面中间就好像被打了马赛克一样,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无极荣耀】轮廓,感觉好像是【无极荣耀】指鸡,而且不止一个头。”

  听到对面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形容我差点没一头从飞鸟身上栽下去,居然说九头鸟是【无极荣耀】鸡,九头鸡这个名字还真有喜感。

  “行了,我知道你们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了。”切断通讯之后我直接对玫瑰和红月他们喊道:“这个就是【无极荣耀】皇天后土碑显示的【无极荣耀】目标,我们的【无极荣耀】侦查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说我们需不需要先闪啊?”

  红月摇摇头道:“不管怎么说也要先试下这东西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啊?”

  玫瑰也赞同道:“对,先去试下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实力再说。体积大未必就很强,游戏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向来是【无极荣耀】不能光靠眼睛看的【无极荣耀】。”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就先去试一下这东西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我说着就直接接通了军神的【无极荣耀】通讯。“军神,巴贝尔塔现在状态如何?”

  “状态全满,随时可以发射。”

  “有看到我眼前的【无极荣耀】目标吗?”

  “那么大个东西我得多瞎才能看不见啊?”

  “OK,就用那玩意做目标,帮我试一发。”

  “全功率?”

  “嗯,全功率。”

  “好的【无极荣耀】,坐标上传中,等待聚能,所有人注意避让攻击范围。”

  不用我提醒,在通讯器里听到军神的【无极荣耀】话之后众人赶紧就开始往后撤。巴贝尔塔虽然攻击威力相对比较集中,但是【无极荣耀】我们不确定眼前的【无极荣耀】生物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什么特殊技。要知道游戏有有很多技能是【无极荣耀】可以反射伤害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担心被自己人误伤,尽量提前拉开距离才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选择。

  下面的【无极荣耀】那只怪物在我们拉开距离的【无极荣耀】同时已经彻底站了起来,而且他还抖落了身上的【无极荣耀】泥土,现在已经彻底站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面前。不过,还没等他展开自己的【无极荣耀】攻击,巴贝尔塔的【无极荣耀】攻击就到了。

  一束很细的【无极荣耀】红线突然从天而降,穿透云层直接照射在了那只疑似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生物的【无极荣耀】身体之上。因为红线很细,所以那只生物根本没有发现这道红线,不过,下一秒他就注意到了,因为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红色光球突然顺着红线滑落了下来。可惜光球速度太快,那生物虽然发现了,却没来及闪避。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光球撞上自己的【无极荣耀】身躯,紧跟着就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一朵可爱的【无极荣耀】火焰蘑菇就这样升了起来。与蘑菇云同时出现的【无极荣耀】还有那只生物的【无极荣耀】惨叫声,同时我们明显看到了那家伙向侧面一歪,踉跄了两步差点就摔倒在地上了。不过很可惜,他虽然歪了一下却没有真的【无极荣耀】倒掉,最后还是【无极荣耀】站了起来。

  第一次攻击不是【无极荣耀】用我们身边的【无极荣耀】人员去攻击,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觉得我们的【无极荣耀】攻击力不够。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担心这个生物有什么比较特殊的【无极荣耀】能力,所以先用远程攻击打一发试一下,至少也要确认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大概属性范围。如果他扛住了巴贝尔塔的【无极荣耀】攻击,那就说明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战斗力非常强,需要小心谨慎,而如果他被直接干翻了,那就啥也不用管了。说明这东西也就是【无极荣耀】体积大而已。

  测试结果可以说相当的【无极荣耀】让我们揪心,因为火焰蘑菇云升腾而起之后。当那只怪物重新显露出真身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背上出现了一片明显烧焦的【无极荣耀】痕迹,而且那一块的【无极荣耀】羽毛都不见了。不过,伤害貌似也仅此而已了。怪物那块没有羽毛的【无极荣耀】皮肤被烧的【无极荣耀】焦黑,有些地方甚至发生了龟裂,但不管怎么说皮肤还算完整,没有被炸出一个大洞什么的【无极荣耀】,这种防御力已经不能用强来形容了。虽然巴贝尔塔不是【无极荣耀】对城市用超级武器。但起码也是【无极荣耀】战略级武器,威力是【无极荣耀】非常大的【无极荣耀】。而且其攻击模式确定了他的【无极荣耀】攻击威力比较集中。这样的【无极荣耀】攻击之下居然都没把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皮肤击穿,这绝对是【无极荣耀】非常恐怖的【无极荣耀】防御力了。

  “该死。我们的【无极荣耀】敌人似乎有些不好对付啊!”红月感叹道。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肯定不好对付,因为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

  “啊?真是【无极荣耀】啊?”金币在旁边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克利斯缔娜也是【无极荣耀】吃惊的【无极荣耀】看向我问道:“你怎么知道者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

  玫瑰在旁边帮我解释道:“紫日是【无极荣耀】会长,刚刚动用战略武器攻击了目标,作为会长必然会收到系统通知。肯定是【无极荣耀】显示信息里有敌人名称的【无极荣耀】标注。”

  玫瑰不愧是【无极荣耀】智力型人员,虽然没看到提示,但是【无极荣耀】却猜到了结果。我点点头道:“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八歧大蛇长出了第九个脑袋,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个东西确实就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大麻烦了。”

  “没道理啊!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身体当初我也见到过一次,没这么大啊!”克利斯缔娜说道。

  金币和真红也是【无极荣耀】跟着点头表示赞同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说法。当初保卫支点城的【无极荣耀】战斗可谓是【无极荣耀】行会里的【无极荣耀】重要战役,作为本行会主要战斗力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他们自然都有参加那次的【无极荣耀】战役,所以八歧大蛇得样子他们不少人都见过。只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个东西和八歧大蛇比起来实在是【无极荣耀】大的【无极荣耀】有些离谱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红月问道:“如果眼前这个东西就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那就是【无极荣耀】和四圣兽一个级别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们能搞的【无极荣耀】定吗?”

  “可是【无极荣耀】我为什么感觉这个东西比四圣兽还要生猛啊?”金币问道。

  我也点了点头道:“这东西给我的【无极荣耀】感觉确实是【无极荣耀】比四圣兽还要生猛,之前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气势好像没有完全展开,现在已经彻底显露出来了。感觉气息好强,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强,是【无极荣耀】强的【无极荣耀】离谱那种!”

  “喂喂,我们现在到底打还是【无极荣耀】不打啊?”掠冰在一旁问道。

  我稍微想了想道:“打。管他三七二十一先上去轮一遍再说,测试一下这个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攻击和防御,起码也要知道他的【无极荣耀】大概攻击手段。”

  “了解。”周围的【无极荣耀】同伴们接到命令之后还没来及驱动坐骑往下冲,没想到下面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却是【无极荣耀】先有反应了。只见这家伙突然将身体向下俯低了一些,跟着猛的【无极荣耀】向上一蹿,同时翅膀张开用力一拍。地面上就好像发生了沙尘暴一般瞬间就变的【无极荣耀】飞沙走石,而八歧大蛇则是【无极荣耀】借助这一拍翅膀的【无极荣耀】力量整个窜上了空中,同时他的【无极荣耀】翅膀已经完全展开并使劲的【无极荣耀】扇动着,带动那巨大的【无极荣耀】身躯迅速向着天上的【无极荣耀】我们追了上来。

  “我靠,他居然主动冲上来了!”

  “所有人闪避。自由攻击!”这种战斗暂时不好指挥。我也只能下令让大家先分散开再说,毕竟这种大型生物的【无极荣耀】普通攻击的【无极荣耀】范围也很大,聚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一锅端了,还不如分开的【无极荣耀】好。

  在接到我的【无极荣耀】命令后大家立刻就开始四散分开,而八歧大蛇则好像是【无极荣耀】冲入了羊群的【无极荣耀】大灰狼一般撵的【无极荣耀】我们四处乱飞。

  玫瑰和诺琳已经被我安排飞到了高空暂时离开战场,我自己则是【无极荣耀】在众人散开之后驱动飞鸟主动迎着八歧大蛇飞了过去。

  下面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认出我来了,居然死盯着我迎了上来。随着距离拉近,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脑袋几乎全都朝我这边聚集了过来。其中中间那个最长的【无极荣耀】脑袋最先到达,老远就张开大嘴一口朝我咬了过来。我一拍飞鸟的【无极荣耀】翅膀,飞鸟立刻一个急加速从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嘴巴中间穿了过去,而我的【无极荣耀】背后则是【无极荣耀】传来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牙齿撞击的【无极荣耀】声音。

  一口没咬到八歧大蛇也没放弃,其他的【无极荣耀】脑袋继续向这边靠拢阻挡我前进,中间的【无极荣耀】脑袋则是【无极荣耀】转了个弯也向后绕了回来准备继续咬我,只是【无极荣耀】飞鸟的【无极荣耀】速度太快。猛地一个激烈横滚就闪开了迎面扫过来的【无极荣耀】两个脑袋,从两只脑袋之间的【无极荣耀】缝隙中钻了过去。不过。虽然一击不中。九头鸟也没有放弃,其他的【无极荣耀】头还在追击,而扫过头的【无极荣耀】脑袋则是【无极荣耀】转了个弯继续追击,完全没有给我一点逃跑的【无极荣耀】可能性。

  趁着我这边吸引力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注意力,克利斯缔娜已经飞到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肚子下面,然后伸手向着八歧大蛇一指,嗖的【无极荣耀】一声一道彩色的【无极荣耀】缎带便飞了出来。那条长达几公里的【无极荣耀】缎带速度奇快。眨眼之间就冲到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围着他的【无极荣耀】翅膀和身体就是【无极荣耀】一通绕。一下就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翅膀给固定了起来。没有了翅膀支撑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开始往地面坠落,但是【无极荣耀】仅仅是【无极荣耀】刚刚开始下落。八歧大蛇便突然发出了一种之前听过的【无极荣耀】那种惨叫声,同时他身上的【无极荣耀】所有缎带便一下子全都崩碎成乐漫天的【无极荣耀】彩色光粒。

  “我靠,这什么情况?”伴随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叫声,正在躲避攻击的【无极荣耀】我明显感觉到飞鸟的【无极荣耀】速度慢了下来,更要命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一看属性居然发现所有属性都下降了一小半,现在我的【无极荣耀】各项属性都只剩正常值的【无极荣耀】百分之七十五而已了,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四分之一的【无极荣耀】力量都不见了。

  我这边还没来及问别人,金币那边倒是【无极荣耀】先问了起来。“老大,我的【无极荣耀】属性好像出问题了!”

  “全都别慌,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叫声应该是【无极荣耀】附带诅咒效果的【无极荣耀】,你们先等等,我来解决。”我说着便向前一指道:“维多利亚,看你的【无极荣耀】了。”

  刚刚被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维多利亚也没废话,一出来就直接单手向天一指。“命运的【无极荣耀】裁决——天命。”

  随着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呼喊,天空之中突然毫无征兆的【无极荣耀】落下了数道金色的【无极荣耀】光柱,每一道关注都锁定了我们其中一人。因为现在是【无极荣耀】凌晨,太阳还没出来,所以特别的【无极荣耀】黑,这些光柱从天空中射下来闪的【无极荣耀】人眼睛都有点快要睁不开的【无极荣耀】感觉。好在光柱的【无极荣耀】闪现速度非常的【无极荣耀】快,几乎只用了一秒就消失了,而在光柱消失之后我们立刻就发现身上的【无极荣耀】所有负面状态都被清除了,各种属性都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还好老大你有个超级宝宝!”金币的【无极荣耀】声音从通讯频道里传了出来。

  “别贫了,先对付八歧大蛇!”

  “知道了!”

  金币那边回答完我又对克利斯缔娜道:“你先拉开距离,然后上最强技能,先轰他个生活不能自理再说。其他人帮忙牵制住八歧大蛇别让他去追克利斯缔娜。”

  “了解。”频道内一片回应声,然后就见大家各自向着八歧大蛇飞了过去,开始围着他四处发动小型攻击,虽然威力很低,对八歧大蛇来说有点不疼不痒的【无极荣耀】感觉,但至少是【无极荣耀】暂时牵制住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攻击。

  平常我不召唤魔宠是【无极荣耀】因为攻击力够用,不需要,现在这情况我可没打算节约,直接向前一挥手道:“能飞的【无极荣耀】一起上!帮忙啊!”

  呼啦啦的【无极荣耀】我身边就出现了一大片的【无极荣耀】魔宠,就连不会飞的【无极荣耀】黑炎都从空间里窜了出来,而且超级牛叉的【无极荣耀】一下子就蹦到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身上。

  相比起八歧大蛇这个伪蛇来说。黑炎才是【无极荣耀】正牌的【无极荣耀】蛇,一上来就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三个脑袋和一边翅膀给全都缠了起来,然后用力收紧身体。失去了一边翅膀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再也无法维持平衡,尽管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翅膀拍的【无极荣耀】飞快,也不能阻止他的【无极荣耀】坠落。黑炎本来就够大,加上八歧大蛇,这俩巨兽一起坠落地面,那动静箭支就跟地震似的【无极荣耀】。只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周围一大片地区都腾起了一层烟尘,明显是【无极荣耀】震动造成的【无极荣耀】。

  两只巨兽坠地之后幸运他们立刻也跟着扑上去想要帮忙,但还没等他们追上去就突然听到一声不正常的【无极荣耀】惨叫声,紧跟着就看到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其中三个脑袋咬住了黑炎的【无极荣耀】身体然后梦的【无极荣耀】一撕。自打跟着我就从未受伤过的【无极荣耀】黑炎第一次被咬伤了。八歧大蛇咬过的【无极荣耀】地方黑色的【无极荣耀】鲜血狂喷不止,眨眼间就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条小溪,而且那黑色的【无极荣耀】血水就好像硫酸一样,流过的【无极荣耀】地方无不是【无极荣耀】白烟滚滚。甚至还能听到哧哧的【无极荣耀】声音。

  一看到黑炎被咬伤,幸运他们立刻便加速上前增援。但是【无极荣耀】冲的【无极荣耀】最快的【无极荣耀】幸运却是【无极荣耀】被其中一个脑袋一下撞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胸口上。尽管幸运闪避及时却还是【无极荣耀】被撞飞了。瘟疫看到幸运的【无极荣耀】教训,提前就用龙炎开路,结果八歧大蛇居然顶着龙炎完全不管不顾的【无极荣耀】一口咬向了瘟疫。从未想到过龙炎也有人敢硬挡的【无极荣耀】瘟疫毫无防备的【无极荣耀】就被八歧大蛇一口咬住了半拉身子,瞬间就看到血水顺着瘟疫的【无极荣耀】身体流了出来,跟着那些血水就突然燃烧了起来,轰的【无极荣耀】一下在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嘴里发生了爆炸,轰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不得不张开了嘴巴。不过脱离控制的【无极荣耀】瘟疫并没有再飞起来,而是【无极荣耀】软趴趴的【无极荣耀】向着地面摔了下去。明显是【无极荣耀】昏迷了。好在水井发现情况不对改变目标顺手捞起了瘟疫飞到了一边。

  小三紧跟着瘟疫的【无极荣耀】后面冲向八歧大蛇,结果也和一个蛇头纠缠在了一起。对面的【无极荣耀】蛇头一口咬过来却被小三一口龙炎喷进了嘴里。跟着小三的【无极荣耀】另外两个脑袋对着那个蛇头的【无极荣耀】两只眼睛各来了一口龙炎。不管再怎么进化,眼睛毕竟是【无极荣耀】弱点,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这个头立刻就被烧的【无极荣耀】惨叫了起来,防御动作也失去了方寸,让小三一下冲了过去,然后对着那三个咬着黑炎的【无极荣耀】脑袋就是【无极荣耀】各来了一口龙炎。知道不能硬扛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总算是【无极荣耀】松了嘴,黑炎也挺机灵,瞅准时机一个扭身就从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身上翻了下来。

  “赶伤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我要你付出代价。”踩着飞鸟直冲而下的【无极荣耀】我看着前面靠过来的【无极荣耀】两个蛇头大喊着:“凌、小纯,帮我开路!”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话,我的【无极荣耀】两侧立刻飞出去一黑一白两道弯月形的【无极荣耀】攻击波,然后两只蛇头都被这攻击波打得一个僵直,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大片密集的【无极荣耀】能量光球在那两个脑袋上四面开花,炸的【无极荣耀】两只脑袋根本没法反击,而我则是【无极荣耀】踩在飞鸟背上,单手倒提着变成了十米长的【无极荣耀】大刀的【无极荣耀】永恒从其中一个脑袋边上一冲而过,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长刀从那个脑袋下方一切而过,八歧大蛇立刻就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无极荣耀】惨叫声,同时那个被我切中的【无极荣耀】脑袋也是【无极荣耀】向侧面歪了一下,不过离断掉还有很大距离。

  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脑袋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大了,连着脑袋后面的【无极荣耀】脖子直径左右七八十米,我的【无极荣耀】永恒虽然是【无极荣耀】可以变长变短任意改变形状,但是【无极荣耀】长刀切割毕竟会增加阻力。如果是【无极荣耀】一般东西,以永恒的【无极荣耀】锋利程度,也增加不了太多的【无极荣耀】阻力,但关键是【无极荣耀】我砍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东西,他的【无极荣耀】防御刚刚已经试验过了,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强悍。对于防御这么高的【无极荣耀】东西,如果我把永恒变成一百米长切过去,别说斩断他的【无极荣耀】脖子,搞不好永恒反而会被卡在他的【无极荣耀】身体里面。事实上刚刚我选择的【无极荣耀】十米长度已经相当冒险了,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个长度其实已经有点超出极限了,刚才那一下表面看起来我好像是【无极荣耀】一切而过,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时我的【无极荣耀】手差点就滑脱了,而飞鸟也险些因为突然增加的【无极荣耀】阻力而和我分离,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双脚被飞鸟背上的【无极荣耀】卡槽紧紧地固定着,刚才这一下我绝对会被撞下来。

  虽然挺冒险的【无极荣耀】,不过这一下至少给予了八歧大蛇一定程度的【无极荣耀】伤害。只可惜这个伤害对八歧大蛇来说还是【无极荣耀】太小了。尽管疼痛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并不致命。

  受伤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愤怒的【无极荣耀】突然扭转身体,因为黑炎已经离开,所以重获自由的【无极荣耀】翅膀突然猛的【无极荣耀】朝我扇了过来。飞鸟的【无极荣耀】机动力确实不错,可惜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翅膀实在是【无极荣耀】面积太大了,压根就是【无极荣耀】一座山罩了下来,完全都没有缝隙的【无极荣耀】,想躲根本就没可能。结果就是【无极荣耀】我毫无意外的【无极荣耀】被一巴掌扇飞了。为了减少伤害。在撞击之前我将飞鸟收了起来,所有只有我被扇了出去,这样一会飞鸟还能继续给我当坐骑,毕竟飞鸟的【无极荣耀】机动力很重要,而且防御偏弱,所以还是【无极荣耀】我来承受伤害比较划算。

  尽管已经估算到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攻击力不会太低,但我还是【无极荣耀】低估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力量。这一下直接就将我扇飞出去好几公里远,而且伤害力居然让我的【无极荣耀】血量下降了很明显的【无极荣耀】一截。我都有多长时间没有正儿八经的【无极荣耀】受过伤了?居然被一翅膀扇掉这么多血。这多亏还不是【无极荣耀】专用的【无极荣耀】攻击器官。不然伤害值只会更高。

  “紫日你没事吧?”玫瑰的【无极荣耀】声音迅速的【无极荣耀】出现在通讯中询问我的【无极荣耀】情况。

  我立刻回答道:“没事,应该问题不大。”

  “哦,那我就不过去了。这边战斗伤害很大,刚刚大锅饭被八歧大蛇咬了一口,断了一条胳膊。”

  “你先治疗大锅饭,我马上回来。”

  从地上一跃而去,召唤出飞鸟一脚踩上去。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我们便重新飞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刚飞起来就听到了玫瑰在通讯频道里再次喊道:“小心。他冲你过去了!”

  虽然玫瑰喊得挺快,可惜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速度更快。我才刚飞起来就看到一个大嘴巴朝我咬了过来。飞鸟的【无极荣耀】速度还没提起来,现在机动力很弱,就算闪避也来不及了。我也算急中生智,突然将飞鸟一收,然后立刻重新放出来,只是【无极荣耀】方向换了一下,接着飞鸟直接开启超音速突击,猛地向前一下就蹿了出去,背后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巨嘴卡崩一声在我们背后合拢,只差一点点就咬到我们了。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八歧大蛇嘴巴里呼出的【无极荣耀】热气了。

  “他爷爷的【无极荣耀】!这东西怎么这么变态啊!”八歧大蛇毕竟没法跟飞鸟拼速度,重新拉开距离之后我再回头就看到八歧大蛇已经放弃了对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转而专心攻击起了刚才想要牵制他,阻止他攻击我的【无极荣耀】其他人。

  一看到这个情况我立刻让飞鸟又冲了回去,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我靠近就看到掠冰被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其中一个脑袋一口咬住了他的【无极荣耀】守护长枪的【无极荣耀】一边翅膀,虽然他本人及时跳了出去,但他的【无极荣耀】守护长枪却是【无极荣耀】挂掉了。没了守护长枪的【无极荣耀】掠冰立刻召唤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双足飞龙,虽然速度不如长枪,但双足飞龙的【无极荣耀】机动型还算不错,迅速的【无极荣耀】一口黏液喷在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脑袋上之后那只双足飞龙立刻就一拍翅膀向侧面滑了过去,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废除多远,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那只脑袋就突然从黏液的【无极荣耀】腐蚀带来的【无极荣耀】剧痛中反应了过来猛的【无极荣耀】朝他们扫了过去。

  金币发现了掠冰有危险,迅速指挥着一大群飞剑过来拦截那个脑袋,只是【无极荣耀】旁边一只脑袋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从后方偷袭金币,因为要躲避攻击,金币一下子没法控制飞剑,被那个脑袋一下子就把飞剑全部砸飞,然后继续往掠冰身上撞去。掠冰的【无极荣耀】双足飞龙一看这情况干脆回头一口咬住背上的【无极荣耀】掠冰向上一扔将掠冰给扔了出去,但是【无极荣耀】双足飞龙自己却被八歧大蛇一口吞了进去咔吧一声,黑绿色的【无极荣耀】血水从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嘴巴里四散喷出,不过八歧大蛇也没好过,这一口咬完立刻就忙着把血肉模糊的【无极荣耀】尸体吐了出来。

  双足飞龙又叫沼泽毒龙,唾液具有腐蚀性,还有剧毒,身体内的【无极荣耀】血液也是【无极荣耀】具有剧毒,而且味道极其诡异,即便是【无极荣耀】胃口再好的【无极荣耀】生物也受不了双足飞龙的【无极荣耀】血液味道,据说之前曾有高级魔兽因为咬了一口双足飞龙粘到了双足飞龙的【无极荣耀】血液,结果一直吃不下东西把自己活活饿死的【无极荣耀】事情发生。由此可想而知,双足飞龙的【无极荣耀】血液有多恐怖,只要沾上一点,毒不死你也恶心死你。

  八歧大蛇忙着吐口水,掠冰却是【无极荣耀】红了眼。一下跳到了那个蛇头上,然后拿起自己手中的【无极荣耀】长枪照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一只眼睛就插了过去。因为被恶心到了没注意周围变化,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这个蛇头一下就被掠冰插爆了一只眼睛,剧痛之下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总算是【无极荣耀】反应了过来,猛的【无极荣耀】一甩头将掠冰甩上天,然后抬头一口就将掠冰整个吞了进去咔嚓一声和他的【无极荣耀】飞龙一样变成了血水和肉末。

  “开什么玩笑?”看到掠冰阵亡我们这边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吓了一跳。这里几乎已经集中了本行会最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可居然只开战五分钟就有一人阵亡,这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未免也太夸张了些吧?

  看到这个情况我们这边也终于明白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恐怖了。至今为止八歧大蛇可谓是【无极荣耀】只受了些小伤,最严重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被掠冰捅瞎了一只眼睛,可为此付出的【无极荣耀】代价却是【无极荣耀】掠冰直接阵亡了。八歧大蛇有九个脑袋,一共十八只眼睛,按照这个比例,我们就算全死光也顶多把他弄瞎而已,这个代价绝对不划算。

  玫瑰也是【无极荣耀】看出来八歧大蛇太厉害。直接在通讯器里开战场频道喊道:“紫日,别玩了。战斗力全开!”

  事实上不用玫瑰喊我也知道不能留手了。掠冰的【无极荣耀】阵亡证明了眼前不是【无极荣耀】保留实力的【无极荣耀】时候。而是【无极荣耀】要拼命的【无极荣耀】时候了。

  整个人向后和八歧大蛇拉开距离我直接启动和神域合体,一瞬间所有魔宠都被吸回我身边,然后和我融为一体,接着我便已神化完全体形态出现在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面前。

  因为玫瑰开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战场频道,所以其他人也听见了。金币直接将脖子上的【无极荣耀】一条项链一把扯了下来,随后她身上立刻就闪耀出一片紫色的【无极荣耀】雷电,跟着天空也是【无极荣耀】风云变色。而她手里那柄天尊剑上则是【无极荣耀】亮起了金色的【无极荣耀】光芒。原本围着金币旋转的【无极荣耀】剑阵突然仿佛归巢的【无极荣耀】蜜蜂一般全部向着天尊剑飞了过去,然后就好像是【无极荣耀】钻入了黑洞一般。所有的【无极荣耀】飞剑全都飞入了天尊剑之中,而天尊剑也是【无极荣耀】变成了一并长达一米六的【无极荣耀】巨剑。同时剑刃两面的【无极荣耀】剑脊之上多出了两列金光闪闪的【无极荣耀】文字,但我们是【无极荣耀】一个也不认识,只知道应该是【无极荣耀】文字。

  发现我们这边巨大变化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并没有选择全力对付我们,而是【无极荣耀】突然朝着紫月冲了过去。紫月迅速只会自己的【无极荣耀】坐骑几个穿插躲开了袭向自己的【无极荣耀】大脑袋,但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得其中一个脑袋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喷出了一大片的【无极荣耀】火焰。这火焰非常奇怪,就好像烟雾一般在空中燃烧着向紫月聚积而去,尽管紫月拼命闪避,可还是【无极荣耀】被追上了。结果那火焰就仿佛是【无极荣耀】天火一般,沾上就着,而且根本灭不掉,一下就把紫月整个吞噬了进去。伴随着紫月的【无极荣耀】惨叫声,我们只看到一具黑乎乎的【无极荣耀】人形向着地面坠落而去,而八歧大蛇还不肯放过她,其中一个脑袋猛地一下抽在紫月身上,就好像是【无极荣耀】命中了燃烧的【无极荣耀】木炭一般,瞬间将紫月击碎变成了漫天星火四散纷飞,可谓是【无极荣耀】尸骨无存了。

  我这边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双目赤红,虽然明知道是【无极荣耀】游戏里,可是【无极荣耀】看到自己亲人被烧成焦炭还被打成了碎片,这种刺激不是【无极荣耀】你知道是【无极荣耀】游戏就能忍住的【无极荣耀】。这就好像在现实中有人骂你父母怎么怎么的【无极荣耀】,你虽然知道他是【无极荣耀】在骂你,不是【无极荣耀】说事实,但你就能忍住了?所以说我现在几乎是【无极荣耀】进入了狂化状态。不再管什么保留实力不保留实力,我直接从身上摸出了青龙逆鳞完全召唤了青龙的【无极荣耀】力量,接着以合体状态下的【无极荣耀】超级模式启用青龙神力,这个模式下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输出实际上已经比真正的【无极荣耀】青龙还要高了,不过这样的【无极荣耀】我其实还是【无极荣耀】打不过青龙,因为青龙的【无极荣耀】实力是【无极荣耀】可以长时间维持的【无极荣耀】,而我只是【无极荣耀】爆发一下,不能支撑太长时间。

  不管怎么说说我已经是【无极荣耀】彻底启动了超级模式,整个人瞬间就化为一道蓝色的【无极荣耀】电光出现在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一个脑袋上面,然后抬手一拳照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那个脑袋就猛的【无极荣耀】砸了下去。

  嗷……伴随着一声惨叫,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那个脑袋被我直接砸的【无极荣耀】向下一沉,头盖骨的【无极荣耀】位置明显凹下去一大片,而且那只脑袋的【无极荣耀】嘴里和眼角都渗出了大量的【无极荣耀】血水。

  一击得手我本打算趁胜追击,谁知道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却是【无极荣耀】甩了过来。我感觉到气流变化猛然转身双手撑在身前,一下接住了这个脑袋的【无极荣耀】甩击,然后背后来自飞鸟的【无极荣耀】推进器展开并喷射出带着青色电弧的【无极荣耀】蓝白色离子火焰,整个人居然就这样在空中硬生生的【无极荣耀】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那个脑袋给逼停了。

  彻底挡住这个脑袋之后我立刻一个加速前冲,膝盖照着这个脑袋侧面就撞了上去,八歧大蛇再次惨叫,那个脑袋被直接撞的【无极荣耀】向后甩去,但是【无极荣耀】我背后第三个脑袋却是【无极荣耀】突然砸了过来,猝不及防之下我被直接撞飞了出去,好在伤害不大,一个急转身我就刹住了身形,抽出永恒立刻反向冲了回去。

  趁着我缠住几个脑袋,金币也是【无极荣耀】突然迎着八歧大蛇冲了上去。八歧大蛇脑袋多,基本没有视觉死角,所以也注意到了金币的【无极荣耀】行为,他立刻就伸出两个脑袋过来拦截,只是【无极荣耀】让他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金币居然生猛的【无极荣耀】有些超出他的【无极荣耀】预料,看着迎面飞来的【无极荣耀】蛇头,金币直接将天尊剑高举过头,然后对着那个蛇头虚空一剑斩下。一柄半透明的【无极荣耀】纯由光组成的【无极荣耀】长达百米的【无极荣耀】巨型天尊剑突然出现在金币手中的【无极荣耀】天尊剑外面,感觉就好像真的【无极荣耀】天尊剑外面包裹了一层光剑,只是【无极荣耀】这光剑大的【无极荣耀】离谱。

  随着金币的【无极荣耀】一剑斩下,那巨大地光之天尊剑也是【无极荣耀】跟着一剑斩下。八歧大蛇发现不好赶紧扭头躲避,结果还是【无极荣耀】被擦了一下,几乎没有起到任何组该就被一剑切掉了一大块皮,接着天尊剑威势不减的【无极荣耀】砸入地面,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大地被整个劈开,一道深不见底,长度超过二十公里的【无极荣耀】深渊就这么出现在了地面上。

  趁着八歧大蛇被天尊剑的【无极荣耀】威力吓到,我也是【无极荣耀】将永恒捏在手里高举过头,然后猛然一剑斜斩,同样的【无极荣耀】巨大光刃一闪而逝,吓得刚吃过亏得八歧大蛇赶紧闪避,只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攻击比金币快很多,他完全没能躲掉。其中一个脑袋连接的【无极荣耀】脖子从三分之一处被一剑削断,另外一个脑袋闪避及时被切出一道深达十米的【无极荣耀】切口,但是【无极荣耀】总算没有断掉。造成如此创伤的【无极荣耀】光剑余势不减继续向前,然后斜斜的【无极荣耀】切入十几公里之外的【无极荣耀】一座山峰,几秒之后就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上半截山体开始整体滑坡,然后从下半截山体上滑了下来,最后倒在了旁边的【无极荣耀】山谷之中。

  “我靠,这都什么人啊?我说老大你们好让不让我们活啦?”大锅饭看着远处恐怖的【无极荣耀】攻击威力吐糟着。

  冰凌拍了他一巴掌道:“白痴,老大这是【无极荣耀】在掩护我们撤出来,还不赶紧闪等死啊?”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