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万剑之母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万剑之母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宝宝的【无极荣耀】甜蜜世界除了可以将各种攻击无害化之外,还有一个特长就是【无极荣耀】能让身处甜蜜世界中的【无极荣耀】生物缓慢的【无极荣耀】布偶化。这一过程相当缓慢,但却是【无极荣耀】不可阻挡的【无极荣耀】,即便是【无极荣耀】神,只要呆的【无极荣耀】时间足够长,也是【无极荣耀】会变成布偶的【无极荣耀】,所以说这种法则侵蚀根本是【无极荣耀】无法抵抗的【无极荣耀】。

  那帮战士自以为自己的【无极荣耀】能力足够出众,但实际上却一直在被法则所侵蚀,最终当他们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们就已经变成了布偶。既然是【无极荣耀】布偶,那就必须遵守布偶的【无极荣耀】法则,而布偶的【无极荣耀】法则中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一条就是【无极荣耀】——绝对别玩火。

  看着下方被烧成飞灰的【无极荣耀】战士们,克利斯缔娜又丢出了几个火球将几个站在外围侥幸没有被点燃的【无极荣耀】家伙也给点着,之后就转头对刚刚走过来的【无极荣耀】我们说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出去了?”

  “嗯,差不多应该可以了。”我点点头朝宝宝那边看了一眼,宝宝立刻嘟囔着收起了甜蜜世界,然后我们便回到了之前所在的【无极荣耀】那个比赛场地,只是【无极荣耀】现在周围的【无极荣耀】观众席已经基本空了。

  “喂,裁判,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这就算完了吧?”我对着周围大喊道。

  裁判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出来和我们说话,只是【无极荣耀】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一闪我们就出现在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传送阵中,等我们看了下周围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居然是【无极荣耀】艾辛格的【无极荣耀】传送殿中的【无极荣耀】某个传送阵。

  毫无准备的【无极荣耀】被突然传送出了任务空间。这种事情还真是【无极荣耀】不多见,搞得我们都有点晕乎,还好裁判说话算数,奖品也和我们一起传送出来了。

  所谓的【无极荣耀】奖品就在我们身边的【无极荣耀】地面上放着。这是【无极荣耀】一个长条形的【无极荣耀】木盒子,似乎是【无极荣耀】某种很名贵的【无极荣耀】树种,因为木盒本身不但非常的【无极荣耀】精美,其上甚至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无极荣耀】香味,更夸张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在闻到这个香味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们身上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和敏捷已经魔法攻击力等属性居然都有小幅度上涨。说实话我从来没想到居然连个盒子都能有这么牛的【无极荣耀】能力。

  虽然盒子很精美。但这东西并不是【无极荣耀】奖品,奖品还在盒子里面。

  我上前拾起了那个盒子,然后将其转向金币道:“这是【无极荣耀】属于你的【无极荣耀】,就由你来开吧。”

  金币有些激动的【无极荣耀】走过来小心的【无极荣耀】掀开了盒子,但是【无极荣耀】并没有出现什么宝光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盒子里面只有两样东西,一张纸条和一柄剑。那张纸条很小,上面写了一段话。意思就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就是【无极荣耀】合成装备的【无极荣耀】那个奖励。想要使用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将这个纸条扔进合成用的【无极荣耀】冶炼炉中烧掉,然后这个炉子下一次合成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将有百分百的【无极荣耀】合成成功率。绝对不存在失败。

  除了这个合成装备的【无极荣耀】奖励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那柄剑了。如果裁判没放错的【无极荣耀】话,那么眼前这柄插在剑鞘内的【无极荣耀】宝剑应该就是【无极荣耀】太极剑了。

  “这就是【无极荣耀】太极剑?看着貌似不怎么样啊?”克利斯缔娜有些不相信的【无极荣耀】看着金币拿出来的【无极荣耀】那柄很普通的【无极荣耀】剑问道。

  被金币拿出来的【无极荣耀】那柄剑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一柄标准的【无极荣耀】中式古剑,造型接近秦汉时代的【无极荣耀】青铜剑,而不是【无极荣耀】后期的【无极荣耀】那种又细又软的【无极荣耀】细剑。剑柄和剑鞘只有黑白两色,质地看起来像木头,其上有一些古朴的【无极荣耀】花纹雕刻,但是【无极荣耀】并不繁杂。数量很少,也不是【无极荣耀】很密集。总体来说这就是【无极荣耀】一柄相当普通的【无极荣耀】剑。要是【无极荣耀】放在系统商店里,搞不好会有人以为是【无极荣耀】白板装备。

  克利斯缔娜那边说完。真红就从金币手里接过了那柄剑,然后一边左右端详一边说道:“看着挺普通的【无极荣耀】,不过奖励上说了是【无极荣耀】神器,应该只是【无极荣耀】外表比较迷惑人而已。”

  “这样是【无极荣耀】看不出什么来的【无极荣耀】。”我一把抢过那柄剑塞还给金币,然后一点脚下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周围光芒一闪,我们直接就离开了传送殿到达了一间巨大的【无极荣耀】石制建筑之中。

  艾辛格的【无极荣耀】面积非常之大,所以城市内部很多建筑都有配备专属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当然,这些传送阵都有限制,一是【无极荣耀】需要行会权限才能启动,二是【无极荣耀】无法直接连接别的【无极荣耀】城市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只能使用艾辛格内部的【无极荣耀】传送阵互相传送,不能从别的【无极荣耀】城市直接过来。

  现在我们所使用的【无极荣耀】这个传送阵就是【无极荣耀】艾辛格的【无极荣耀】战术训练场的【无极荣耀】传送阵,这地方也算是【无极荣耀】行会会员集中地地方,毕竟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各中功能建筑比较多,经常会给会员发点福利。为了尽快适应自己新得到的【无极荣耀】能力,玩家们就会选择来这里测试,毕竟在这种地方测试不会无故丧命损失装备,所以相对安全一些。

  一从传送阵中出来我就直接招呼金币她们去定了一个测试场地,这种测试场地是【无极荣耀】由超空间支撑的【无极荣耀】独立空间,不是【无极荣耀】在建筑内部建立的【无极荣耀】场地,所以可以尽情的【无极荣耀】破坏,而且保密性很高,不用担心被别人发现你的【无极荣耀】绝招什么的【无极荣耀】。

  我们进入了新开的【无极荣耀】一个独立空间后我就让金币把太极剑拔出来看看,结果金币抓着剑柄一使劲,居然没抽出来。

  “咦?”金币愣了一下,随后就开始加大力量,但是【无极荣耀】费了半天劲那个太极剑却是【无极荣耀】纹丝不动。

  真红看的【无极荣耀】着急,干脆上去抢过宝剑自己试了几下。本来她以为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绝对可以轻松将这个剑抽出来的【无极荣耀】,谁知道不管试了几下居然和金币一样。宝剑纹丝不动,一点也没有要出来的【无极荣耀】意思。

  “你们别在那用蛮力了。这个东西应该是【无极荣耀】加了封印之类的【无极荣耀】,搞不好需要滴血认主。毕竟是【无极荣耀】神器,应该有一定的【无极荣耀】限制。”克利斯缔娜提醒道。

  金币点点头上前拿回太极剑,然后咬破手指将血水滴在了剑身上。就在那滴鲜血落在剑身上的【无极荣耀】同时,剑鞘之上立刻亮起了一些绿色的【无极荣耀】线条。这些线条迅速的【无极荣耀】从血液滴入的【无极荣耀】位置扩散了出去。瞬间就流过了整个剑身,随后剑鞘和剑柄之上便裂开了一层好像漆壳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等这些漆壳全部脱落之后,剑身已经从之前的【无极荣耀】木制纹理变成了一层青色的【无极荣耀】玉质结构。剑柄的【无极荣耀】部分玉色略深,剑鞘颜色稍淡,不过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水润圆滑,让人看了就想上去摸一下。

  “哈哈,果然是【无极荣耀】这样。我就说嘛,神器怎么可能这么土?”克利斯缔娜说着有对金币道:“快点试试把它拔出来。现在应该能用了才对。”

  金币点点头。然后左手握住剑鞘末端,右手握住剑柄,接着稍稍一用力。没有任何阻碍,只听到一阵龙吟呼啸一般的【无极荣耀】声音,太极剑的【无极荣耀】剑刃终于从剑鞘之中被抽了出来。

  “咦?这是【无极荣耀】什么玩意啊?玻璃剑?”看到被拔出来的【无极荣耀】剑刃,克利斯缔娜和真红都愣了一下,我也是【无极荣耀】有点惊讶。

  这太极剑的【无极荣耀】剑刃居然不是【无极荣耀】金属。也不是【无极荣耀】和剑柄、剑鞘一个系列的【无极荣耀】玉,而是【无极荣耀】一种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无极荣耀】透明物质。这东西的【无极荣耀】透光性非常好。在训练场的【无极荣耀】模拟阳光下居然还能反射出钻石一般的【无极荣耀】火彩。远远看上去就好像剑刃在燃烧一般,而且那火焰还是【无极荣耀】七彩色的【无极荣耀】。

  “哇,果然是【无极荣耀】宝贝啊!”克利斯缔娜有些激动的【无极荣耀】说道:“好漂亮的【无极荣耀】剑刃。”

  真红倒是【无极荣耀】没有克利斯缔娜那么兴奋,而是【无极荣耀】很谨慎的【无极荣耀】问道:“这个剑刃应该不会是【无极荣耀】玻璃吧?万一很脆怎么办啊?”

  “神器怎么可能脆?”克利斯缔娜反驳道:“只要别去和老大的【无极荣耀】永恒对砍就不会有事的【无极荣耀】。”

  我打断她们两个到:“别管什么脆不脆的【无极荣耀】了,金币需要的【无极荣耀】又不是【无极荣耀】这柄剑本身。金币,你快看看这个太极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和任务介绍中说的【无极荣耀】一样是【无极荣耀】万剑之母。”

  “万剑之母?”克利斯缔娜是【无极荣耀】被我们后来拉入任务的【无极荣耀】,所以她不知道这个太极剑的【无极荣耀】性能说明。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还有些惊讶。

  金币倒是【无极荣耀】没有因此耽搁,而是【无极荣耀】直接将手中的【无极荣耀】太极剑指向头顶。然后念道:“太极分两仪。”随着她的【无极荣耀】念诵,太极剑忽然一震。然后我们就看到在金币高举的【无极荣耀】太极剑两侧各出现了一柄悬浮在空中的【无极荣耀】宝剑。

  “两仪剑!这太极剑果然是【无极荣耀】可以分裂子剑吗?”我说着又对金币喊道:“别停,继续分。”

  金币点点头,然后再次念道:“两仪生四象。”嗡的【无极荣耀】一声金鸣,在两仪剑的【无极荣耀】外围突然又出现了四柄飞剑,这次不用问,出来的【无极荣耀】一定就是【无极荣耀】四象剑了。不过,金币的【无极荣耀】动作并没有停下。只见她继续念道:“四象衍五行,五行化**,**阵八卦,八卦定乾坤,乾坤环宇内,天下皆吾剑。”

  这段咒语虽然长了一点,但是【无极荣耀】随着金币的【无极荣耀】念诵,周围的【无极荣耀】宝剑也是【无极荣耀】翻着翻的【无极荣耀】越变越多,当最后一声念完之时,周围我们目力所及的【无极荣耀】范围内已经被一片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飞剑给完全占满了。别说什么千把万把,我估计这里的【无极荣耀】飞剑数量恐怕连十万柄都不止了。如此多的【无极荣耀】飞剑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悬浮在空中,那个气势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非常惊人,连我们都有种想要找地方躲避的【无极荣耀】想法。

  “哇哈哈哈……”金币看到漫天的【无极荣耀】飞剑终于狂笑了出来,同时大声说道:“老娘终于不用再攒钱修剑啦!啊哈哈哈……”

  看着金币在那里发疯,克利斯缔娜忍不住过来拉了拉我问道:“金币不会疯了吧?”

  “估计是【无极荣耀】高兴过头了。”真红在旁边感叹道。

  我也点点头道:“你们这些不烧钱的【无极荣耀】职业是【无极荣耀】不会体悟到金币之前的【无极荣耀】痛苦的【无极荣耀】!”

  “拜托老大,你说真红不烧钱还好说,我可是【无极荣耀】烧钱烧的【无极荣耀】厉害。你不知道我们法师的【无极荣耀】开销很大的【无极荣耀】吗?”克利斯缔娜抱怨道。

  “你就拉倒吧。别人可能不知道,我们怎么可能不清楚你的【无极荣耀】情况?”真红说道:“你有魔力源泉,还有那么多的【无极荣耀】回魔装备,只要不把大招当魔法飞弹扔,啥时候耗得完你的【无极荣耀】魔力?要说别的【无极荣耀】法师缺钱我信,你我是【无极荣耀】打死都不会信的【无极荣耀】。”

  “喂,金币你笑笑也就差不多了,赶紧把这些剑收起来吧?看着怪渗人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转移话题对那边的【无极荣耀】金币叫喊道。

  金币也感觉这样狂笑有点丢人,所以便停止了疯笑,然后举着那柄太极剑喊道:“回来。”

  就仿佛是【无极荣耀】听到主人呼唤的【无极荣耀】小狗一般,周围的【无极荣耀】飞剑突然哗啦一声整齐的【无极荣耀】一掉头,然后全部冲金币高举的【无极荣耀】太极剑冲了过来。看到这个万剑归巢的【无极荣耀】架势,我和真红他们赶紧往后闪,免得殃及池鱼。不过还好,这些剑飞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准头很好,全都是【无极荣耀】冲着太极剑去的【无极荣耀】,而且在撞上太极剑的【无极荣耀】瞬间就会立刻融合到剑身中去,除了留下一阵叮当乱想之外倒是【无极荣耀】没有伤到我们。

  用了五六秒周围的【无极荣耀】飞剑终于全部回到了太极剑之上,而金币则是【无极荣耀】兴奋的【无极荣耀】抚摸了一下那亮晶晶的【无极荣耀】剑刃,接着才问道:“老大,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应该用那个合成机会把太极剑和我的【无极荣耀】天尊剑合并成一柄剑啊?”

  “喂。你都有这么好的【无极荣耀】东西了,那个合成机会应该让给我吧?”克利斯缔娜忽然出声说道。

  金币反驳道:“这个任务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为我准备的【无极荣耀】,任务里得到的【无极荣耀】东西自然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你就不要抢了。你说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啊老大?”

  我稍微想了一下便摇头道:“金币,这个合成卷轴还是【无极荣耀】留给克利斯缔娜吧。”

  “啊?为什么啊?”金币明显不太舍得。

  我解释道:“你的【无极荣耀】诛天剑阵依靠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柄剑指挥一群剑,而这些被指挥的【无极荣耀】剑都相当于是【无极荣耀】你在装备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实际上等于是【无极荣耀】可以一次性装备几万把剑。既然你有这么多武器位,那为什么还要融合天尊剑和太极剑?只要你手握天尊剑,然后把太极剑也容到剑阵中,当成一柄飞剑来用,不就可以同时使用这两柄神剑了吗?所以说这个百分百的【无极荣耀】合成机会给你用的【无极荣耀】话价值太低了,还不如贡献出来让别人利用一下。你要知道我们这些玩家,即便是【无极荣耀】使用双手剑,那也不过是【无极荣耀】装备了两柄武器而已,因此对我们来说,单独某一柄武器的【无极荣耀】属性很重要,而你就不用担心这个,反正你可以叠加装备属性,有那么多空位,你想怎么叠加都行,没必要和我们抢这个份额吧?”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哦!”金币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终于无奈的【无极荣耀】承认了我说的【无极荣耀】对。

  看金币点头了,我便将那个纸条交给了克利斯缔娜道:“这个归你了,但是【无极荣耀】不要急着用,等我给你找点好东西再合并。百分百的【无极荣耀】融合率可不是【无极荣耀】经常能碰上的【无极荣耀】好事。”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