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坑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既然怀疑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那就去调查,我们的【无极荣耀】行踪为什么会暴露。”

  松本正贺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要求立刻就为难了起来。“这个恐怕不是【无极荣耀】很好调查啊!这么隐蔽的【无极荣耀】事情都会暴露,对方的【无极荣耀】信息渠道肯定不同寻常,如果可以轻易调查出来,那就不正常了。”

  “所以我才说要把事情闹大啊。”我趁机说道。

  松本正贺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可是【无极荣耀】这个和对方的【无极荣耀】情报来源有什么关系?”

  我估计松本正贺也猜不到我的【无极荣耀】想法,所以就直接说道:“既然现在对方主动袭击了你的【无极荣耀】车队,那就说明他们即便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你和我们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那也是【无极荣耀】已经开始怀疑你了。因此,这个事情你不能遮掩,因为遮掩就说明你心里有鬼,就等于是【无极荣耀】证明了对方的【无极荣耀】猜测。”

  “可我如果把事情脑袋,让人发现我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那可怎么办啊?”

  “这你就不懂了。”我说道:“你既然不能遮掩,当然就要大肆宣扬,而这其中,最主要的【无极荣耀】问题就是【无极荣耀】必须把你自己摘干净。当然,我们费那么大劲,可不能白干。你不是【无极荣耀】被袭击了吗?那就坑对方一把。”

  “这个……要怎么坑啊?”

  “这你都不懂吗?对方虽然藏在暗处,可我们也不在明处啊!既然他们下黑手,那我们也出黑招。我会从行会里给你调一件顶级装备。然后你就说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你们秘密从冰霜玫瑰盟抢过去的【无极荣耀】,然后我们这边会从中国这边的【无极荣耀】渠道放出消息,证明那是【无极荣耀】一件非常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而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大肆宣扬,就说摹疚藜僖壳支被袭击的【无极荣耀】车队就是【无极荣耀】运输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这样,袭击你们车队的【无极荣耀】人就等于被扣上了一口黑锅。对方参与行动的【无极荣耀】人虽然不少,但你也是【无极荣耀】行会首领,应该知道。像这种任务,执行者其实未必就知道事情的【无极荣耀】整个内幕。只要你在道义上站住脚,这样对方的【无极荣耀】行动人员就会开始怀疑,开始疑惑。不管他们最终信不信你的【无极荣耀】话,反正他们将不再坚定,而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出现很多暴露的【无极荣耀】机会。只要对方流露出任何的【无极荣耀】蛛丝马迹。我们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是【无极荣耀】谁对我们下手。”

  松本正贺听到这里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说道:“我明白了,我们不但可以用这招刺激对方。给对方抹黑。还能把他们从暗处逼到明处来。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们就可以有一个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出现在日本的【无极荣耀】理由了。而且,你们也不用再隐藏自己,反而是【无极荣耀】越高调越安全。”

  听到这里我微笑着说道:“你总算是【无极荣耀】明白了。”

  “那么,这个计划就这么定了。不过那件用来作为引子的【无极荣耀】装备怎么办?行会里有值得你们这样动手的【无极荣耀】装备吗?太低级的【无极荣耀】东西拿出来,恐怕没法取信于人吧?”

  “用我的【无极荣耀】四方尊吧。”我说道。

  “四方尊?”

  “是【无极荣耀】中国国器的【无极荣耀】一个部件。因为我现在是【无极荣耀】神族承认的【无极荣耀】中国地区玩家首领,所以我的【无极荣耀】装备晋级成了国器套装。神兵四方尊本来是【无极荣耀】独立国器。不过因为我后来升级过装备,所以四方尊的【无极荣耀】属性和我的【无极荣耀】装备融合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四方尊的【无极荣耀】主体部分没有消失。还在那里,而且依然可以拆开来单独使用。只是【无极荣耀】不影响我这边的【无极荣耀】装备属性了。”

  “别人不知道这个属性是【无极荣耀】吗?”松本正贺问道。

  “对。这又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又不会没事找人说这个,再说这个属性从战斗过程中是【无极荣耀】看不出来的【无极荣耀】。所以,对于外人来说,那四方尊就是【无极荣耀】中国国器,只要我们宣扬那个就是【无极荣耀】国器,就不会有人质疑,即便是【无极荣耀】有人质疑,也不可能发现其中的【无极荣耀】问题,因为那东西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国器,只是【无极荣耀】他们不知道即便没了四方尊我也一样能使用上面的【无极荣耀】能力而已。”

  “哈哈,一件可有可无的【无极荣耀】装备,价值却这么高,果然是【无极荣耀】最适合这次事件的【无极荣耀】东西。那玩意你带在身上了吗?”

  “当然,玫瑰她们可都说我是【无极荣耀】破烂王来着,不管什么东西,只要用的【无极荣耀】着,我向来都会随身携带的【无极荣耀】。”

  “那么,还有个问题。”松本正贺问道:“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车队被袭击了,你说要我宣扬车队就是【无极荣耀】运输四方尊的【无极荣耀】。那么,现在我是【无极荣耀】说四方尊被袭击了,但是【无极荣耀】没抢走,还是【无极荣耀】说四方尊被袭击者抢走了呢?”

  “当然不能说被袭击者抢走了,因为他们根本没看到这个东西,你这样宣扬的【无极荣耀】话,参与袭击的【无极荣耀】玩家上当的【无极荣耀】可能性就很低了。”

  “那我怎么说?”

  “你就说因为被日本国内的【无极荣耀】不明势力袭击,导致你们费劲千辛万苦从我们这里偷出来的【无极荣耀】中国国器又被我们抢了回去。”

  松本正贺先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然后便无奈的【无极荣耀】笑道:“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服了。当初败在会长你手里真是【无极荣耀】一点不冤啊!”松本正贺感叹着说道:“你这简直是【无极荣耀】一举三得啊!一是【无极荣耀】抬高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形象;二是【无极荣耀】给那支神秘势力扣了个大黑锅;三还省得我们再交接那个四方尊了,反正现在东西等于是【无极荣耀】被你抢回去了,在你那里正好啊。”

  “所以说坑人也是【无极荣耀】一种艺术,多学着点吧。”我开玩笑的【无极荣耀】说着,然后道:“既然如此,这段时间你就高调宣扬一下这个事情吧。另外,给你支个招。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你可以表现的【无极荣耀】强硬一点,顺便连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一起讽刺一番。”

  “啊?老大你没毛病吧?我没事招惹他们干什么啊?”

  “不,就是【无极荣耀】要去招惹他们。”我说道:“现在因为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的【无极荣耀】神战,导致全日本的【无极荣耀】玩家都疯狂了起来。他们现在实际上既不是【无极荣耀】你在领导,也不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在领导,而是【无极荣耀】在被这两支神族在领导者。可是【无极荣耀】,不管怎么说,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的【无极荣耀】战争都可以理解为日本内战,而你现在就可以借助这个事情来抨击一下他们。一方面宣扬你们在大家忙着打内战的【无极荣耀】时候,依然在坚持对外,另一方面说明。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内战,导致日本国内的【无极荣耀】可用战力减少,最终导致了辛苦得来的【无极荣耀】成果被轻易抢夺。只要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还想要信仰之力,他们在你说出这些话之后,不管是【无极荣耀】表面上接受还是【无极荣耀】真心接受,都必须停战,而且日本玩家也会清醒过来。并重新回到你的【无极荣耀】领导之下。如果我的【无极荣耀】推测不出问题,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甚至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向你示好。可以接受你一定范围内的【无极荣耀】调动。我想这应该是【无极荣耀】一个不错的【无极荣耀】结果。至于那个袭击我们的【无极荣耀】神秘组织……”

  松本正贺打断我说道:“这个我知道,抹黑他们、搞臭他们,让他们陷入人民战争的【无极荣耀】汪洋大海之中。这个我明白。”

  “孺子可教也。好了,目前就是【无极荣耀】这些事情,你赶紧去办。”

  “那你们怎么办?”

  “我们抢到了东西当然要赶紧跑路了。”

  松本正贺恍然大悟的【无极荣耀】说道:“哦,我把这茬给忘了!你们已经不用隐藏了。”

  “就是【无极荣耀】说啊。哦对了,鬼手信长那边多派人。盯紧着点。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既然我们都怀疑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人干的【无极荣耀】,那就盯住他。能早点知道敌人是【无极荣耀】谁,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就能更有针对性一些。”

  “会长你真是【无极荣耀】太狠了。跟你作对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点活路都没有啊!”

  “知道就赶紧干活去。”

  “收到。”

  切断通讯之后我立刻对身边的【无极荣耀】潘多拉他们道:“好了,现在我们不用躲躲藏藏的【无极荣耀】了,先去那边被袭击的【无极荣耀】车队那里看看情况,然后就能跑路了。”

  “为什么要去看那支车队?”克利斯缔娜问道。

  “因为我们要往敌人脑袋上扣屎盆子啊。”

  克利斯缔娜摇摇头表示不理解,但我也没解释,而是【无极荣耀】叫上大家离开了山里沿着连接两座城市的【无极荣耀】那条路往车队应该出现的【无极荣耀】方向找了过去。

  虽然我们这一路上速度很快,也没怎么耽误时间,但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反应也不慢。就在我们找到那边被袭击的【无极荣耀】车队的【无极荣耀】同时,道路的【无极荣耀】另外一端居然也出现了一队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马队轰隆隆的【无极荣耀】跑了过来。

  “有敌人,要消灭吗?”孔雀扭头看向我这边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不用管他们,你们就站在那里挡着别让他们冲到这些马车这边就行了。”

  被袭击的【无极荣耀】这对只是【无极荣耀】人被杀了而已,马车什么的【无极荣耀】基本都是【无极荣耀】完好的【无极荣耀】,只有其中一辆车被炸成了两截。周围的【无极荣耀】地面上散落着一些钢锭,这些显然就是【无极荣耀】所谓的【无极荣耀】货物。我故意在那些钢锭之间翻检查找了一番,直到对方的【无极荣耀】人冲到跟前被克利斯缔娜他们挡住之后我才装作发现了什么似的【无极荣耀】拾起了一块钢锭,然后两只手里各拿着一块钢锭掂量了一下重量,接着突然将右手中的【无极荣耀】钢锭扔了出去,然后拿出了一个金属网做的【无极荣耀】背包将钢锭塞了进去接着挂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铠甲背后。

  在《零》中有一些装备或者物品是【无极荣耀】不可以放进空间装备中的【无极荣耀】,一般这类物品都是【无极荣耀】有特殊意义的【无极荣耀】东西。国器基本上也算是【无极荣耀】比较特殊的【无极荣耀】一类装备,也确实是【无极荣耀】有些部件不能塞进空间装备之中,所以我这样的【无极荣耀】行为就正好让对面的【无极荣耀】人产生了怀疑。

  如果我刚刚收起来的【无极荣耀】那个是【无极荣耀】普通钢锭,那么我完全可以放到凤龙空间中去。凤龙作为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行会福利,每个玩家都有一只,早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秘密了。再说,如果那只是【无极荣耀】普通钢锭,我为什么要将其收起来呢?难道冰霜玫瑰盟就缺少这一块钢锭不成?即便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缺,为什么这满地的【无极荣耀】钢锭我都不要,偏偏就拿这一块呢?

  我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无极荣耀】行为立刻就收到了效果,对面只要是【无极荣耀】看到这一幕的【无极荣耀】玩家都立刻想到了钢锭很可能是【无极荣耀】伪装。金属都是【无极荣耀】可以铸造的【无极荣耀】,如果某样东西不怕高温,那在其表面浇上一层钢水做成钢锭混在一般的【无极荣耀】钢锭之中,那简直是【无极荣耀】再容易不过的【无极荣耀】事情了。也许让一般人想到这种方法来藏东西并不容易,但是【无极荣耀】看到这个结果再逆推出这个方法却很简单,所以几乎对面的【无极荣耀】玩家都在一瞬间认定了我从地上捡走了什么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

  虽然不知道我拿走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但日本玩家都知道,凡是【无极荣耀】我想要的【无极荣耀】,对他们来说最好的【无极荣耀】情况就是【无极荣耀】被让我得到。所以,他们立刻就开始了冲锋,仿佛不要命似的【无极荣耀】冲击克利斯缔娜他们组成的【无极荣耀】防线,试图冲过来抢夺这个东西。当然,一切都是【无极荣耀】徒劳的【无极荣耀】。拉达曼提斯、阿芙洛狄忒和潘多拉站成一排挡住了整条道路,然后也不用技能,就拿着自己的【无极荣耀】武器使用普通攻击,就仿佛是【无极荣耀】砍瓜切菜一般,凡是【无极荣耀】靠近他们攻击范围的【无极荣耀】玩家都是【无极荣耀】一击毙命,根本没人有机会出招。

  对方只是【无极荣耀】普通玩家,这边站了仨大神,这种情况才是【无极荣耀】最正常的【无极荣耀】。

  我从容的【无极荣耀】收好那块钢锭之后便不急不慢的【无极荣耀】走到三人身后,然后打了个响指。飞鸟出现,我直接跳了上去,然后招呼了一声。克利斯缔娜直接一个大招轰在地面上将冲上来的【无极荣耀】玩家全部吹飞,跟这潘多拉回身跳上了我的【无极荣耀】飞鸟,拉达曼提斯和阿芙洛狄忒一人借用了一只我的【无极荣耀】守护长枪,克利斯缔娜自己有守护长枪,至于孔雀,她已经变回了原形先飞起来了。

  我们这边升空之后,下面的【无极荣耀】玩家才纷纷爬起来,只是【无极荣耀】看着逐渐消失在天际的【无极荣耀】我们却只能干着急。守护长枪的【无极荣耀】飞行速度拿可是【无极荣耀】远近驰名,没有哪个日本玩家会白痴的【无极荣耀】一位自己随便召唤个会飞的【无极荣耀】东西骑上去就能追上我们。

  “好了,局已经布下了,现在就看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反应如何了。”我在起飞后又通知了一下松本正贺,而松本正贺则是【无极荣耀】表示他会尽力完成我的【无极荣耀】计划。

  事实上这个事情远比我想象中的【无极荣耀】要顺利很多。松本正贺这边的【无极荣耀】消息刚刚放出去,还不到三个小时就有消息传出说袭击者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只是【无极荣耀】来的【无极荣耀】太快了一点而已。

  泄露消息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当时参与了袭击车队,并在复活后又赶上我们在车队里拿走了一块钢锭的【无极荣耀】一个玩家。这个玩家联系前因后果,再加上松本正贺放出的【无极荣耀】消息,立刻就意识到了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行为导致了一件好不容易得来的【无极荣耀】中国国器又被抢了回去。因为内疚,所以他泄露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为,并暴露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整个计划。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