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邀请

第一百二十七章 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邀请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们给松本正贺安排的【无极荣耀】后续行动计划可以说是【无极荣耀】非常成功的【无极荣耀】,随着最初的【无极荣耀】因为内疚而自己透露出袭击松本正贺车队事实的【无极荣耀】玩家出现,后续的【无极荣耀】情况开始逐渐趋向于我们的【无极荣耀】剧本之中。首先松本正贺按照我的【无极荣耀】计划开始大肆宣扬为了得到神兵四方尊他们付出了多少多少代价,紧接着在日本玩家感觉可惜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突然又将舆论的【无极荣耀】炮口指向了日本神族。

  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几乎是【无极荣耀】躺着也中枪,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就被拉入了舆论的【无极荣耀】风口浪尖,而且在这其中有个很有意思的【无极荣耀】情况,一种我们都没注意过的【无极荣耀】情况,那就是【无极荣耀】神族貌似没有多少舆论窗口。

  玩家行会可以用很多方法来引导或者制造自己想要的【无极荣耀】某种论调,这种行为就和现实中的【无极荣耀】情况差不多,执行起来方法多样,而且成效卓著。但是【无极荣耀】,神族貌似只能通过很有限的【无极荣耀】一些方式去干扰玩家的【无极荣耀】舆论,因此可以说,神族在舆论战中几乎就是【无极荣耀】先天性的【无极荣耀】弱势群体。我们猜测这可能和系统对神族的【无极荣耀】限制有关,但是【无极荣耀】不管怎么说,神族是【无极荣耀】没有办法应对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指责的【无极荣耀】。

  全额承受了指责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本来对此只是【无极荣耀】有点过意不去,因为他们之间的【无极荣耀】战争确实是【无极荣耀】影响到了日本的【无极荣耀】对外战斗力表达,所以他们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应该,只是【无极荣耀】没怎么在意。但是【无极荣耀】,神族自己不在意,玩家们却是【无极荣耀】很在意的【无极荣耀】。这段时间的【无极荣耀】互相攻击中日本玩家一直是【无极荣耀】作为主力存在的【无极荣耀】。而且因为神族与玩家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的【无极荣耀】不对等,所以在冲突中,牺牲最大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玩家,这就造成了在这次神族内战之中,日本玩家这个群体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好处,反倒是【无极荣耀】损失了一些利益。

  对于玩家来说,游戏内的【无极荣耀】神族和现实中的【无极荣耀】信仰完全是【无极荣耀】两码事,所以。玩家们很少有真的【无极荣耀】去信仰某个游戏内的【无极荣耀】神族的【无极荣耀】,他们跟随神族不过是【无极荣耀】为了装备以及各种奖励而已,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雇佣兵。你给钱,让雇佣兵帮你战斗,那自然是【无极荣耀】没事,可这拿不到好处,还要倒贴弹药费。这种雇主哪个雇佣兵愿意跟他干?

  本来如果没有松本正贺这次搞出来的【无极荣耀】这个事情,日本玩家对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的【无极荣耀】意见还只是【无极荣耀】停留在一种简单的【无极荣耀】倾向阶段上。还没有真正的【无极荣耀】爆发出来。但是【无极荣耀】。随着松本正贺将这个事情给挑明了之后,很多玩家都开始认识到了这种战争对日本玩家来说是【无极荣耀】非常不好的【无极荣耀】现象,而且因为他们中的【无极荣耀】大部分人实际上已经因为这场战争而损失了一些东西,所以,这个时候反弹的【无极荣耀】情绪就变得异常的【无极荣耀】强烈了。

  因为这种玩家的【无极荣耀】情绪反弹,加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有意引导,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几乎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一呼百应的【无极荣耀】状态。

  当初为了让松本正贺成为日本玩家领袖。我们特意给他配备的【无极荣耀】团队中就有专门搞宣传攻势的【无极荣耀】,这些人都是【无极荣耀】专业人士。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业余玩家,他们在现实中就是【无极荣耀】做传媒的【无极荣耀】。到了游戏里不过是【无极荣耀】换了一种信息传媒载体,但是【无极荣耀】那些基本的【无极荣耀】概念是【无极荣耀】不会有问题的【无极荣耀】。所以,这些人在宣传攻势方面做的【无极荣耀】非常到位,对舆论的【无极荣耀】引导不但可以精确的【无极荣耀】控制方向,而且连力度都能掌握一个大概范围。

  在如此精密的【无极荣耀】团队配合之下,松本正贺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就夺回了这段时间因为高天原神族和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过度介入而丧失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话语权。在得到话语权之后,松本正贺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无极荣耀】不断的【无极荣耀】利用舆论攻势鼓动日本玩家去寻找那个最先袭击了运输国器的【无极荣耀】车队的【无极荣耀】神秘势力,并且明着暗着的【无极荣耀】表示希望可以弄清楚对方袭击车队的【无极荣耀】原因。

  这种态度放开来说的【无极荣耀】话,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以为如果这是【无极荣耀】事实的【无极荣耀】话,松本正贺也确实是【无极荣耀】该有这样的【无极荣耀】反应。当然,事实并非如此。车队运输中国国器并遭到袭击的【无极荣耀】事情只是【无极荣耀】我们编造出来的【无极荣耀】谎言,所以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实际目的【无极荣耀】其实是【无极荣耀】利用广大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帮助我们找到泄密原因。

  中国刚建国那会就很喜欢动员老百姓,发动人民战争的【无极荣耀】力量,而当时在刚刚建国,国内局势还不稳定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这一举措也确实起到了相当巨大的【无极荣耀】作用。很多潜伏在国内的【无极荣耀】专业间谍往往都是【无极荣耀】被一些老头老太太给发现并举报出来的【无极荣耀】,由此可见人民战争的【无极荣耀】效果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强大。只要全国的【无极荣耀】人都愿意配合并积极地去执行,想要调查个什么事情实在是【无极荣耀】太简单了。

  现在松本正贺借着这次我们虚构的【无极荣耀】谎言成功夺回了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关注目光,因此他的【无极荣耀】愿望很快就被各地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执行了下去。在这些玩家的【无极荣耀】努力下,各中隐藏的【无极荣耀】消息很快就被挖了出来。

  “会长。”回到艾辛格这边已经有半天多时间的【无极荣耀】我忽然接到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通讯联系。

  在会议厅接通通讯之后我立刻就看到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投影。“这三更半夜的【无极荣耀】联系我什么事啊?”

  虽然日本那边时间已经是【无极荣耀】凌晨四点多了,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却明显相当的【无极荣耀】亢奋。他兴奋的【无极荣耀】说道:“会长,还是【无极荣耀】你牛啊!你教给我的【无极荣耀】那个办法真有效!”

  “你大半夜的【无极荣耀】联系我就为了跟我说这个?”

  “不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想告诉你,你们的【无极荣耀】行踪泄露的【无极荣耀】原因已经调查出来了。”

  听到这个结果连我都愣了一下。“调查出来了?这么快?”

  “嗯,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不过架不住现在全日本的【无极荣耀】玩家都在帮我们查啊。”

  我点点头道:“那我们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暴露的【无极荣耀】?”

  “事情其实很简单。”松本正贺说道:“当时你们下车进入那片山林之后。正好被一个高级玩家的【无极荣耀】魔宠发现了。那个玩家的【无极荣耀】等级比较高,最近似乎是【无极荣耀】打算进入那边的【无极荣耀】山林练级,但是【无极荣耀】你也知道那地方比较危险,他自己也没有办法,所以就派了一只高级魔宠进去帮他看看里面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已经能让他在那里安全练级了。”

  “所以那只魔宠没有发现怪物,却是【无极荣耀】发现我们了是【无极荣耀】吗?”

  松本正贺点点头道:“对方刚好认识你,而且通过魔宠的【无极荣耀】眼睛也看到了你们所有人。”

  对于被对方魔宠近身都没发现对方。这个我倒是【无极荣耀】不奇怪。当时克利斯缔娜虽然开了大范围的【无极荣耀】侦测术,但你要知道,那地方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怪物区,侦查术中各中怪物在感知范围内也不知道进出了多少次,所以除非某只怪物真的【无极荣耀】朝我们冲过来,一般克利斯缔娜都不会太在意。如果当时是【无极荣耀】个玩家靠近到附近,我们肯定会发现。关键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魔宠,只要不发生战斗。看不到系统提示的【无极荣耀】玩家信息。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接近我们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魔宠还是【无极荣耀】野怪。

  “这样说来被发现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对方即便发现了我们,又为什么要袭击你派出的【无极荣耀】车队呢?”我提出了疑问。

  松本正贺解释道:“这个玩家不光是【无极荣耀】看到了你们。进山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魔宠,并且看到了你们,而他自己则是【无极荣耀】在山外的【无极荣耀】道路上,而他恰好看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车队。因为要掩护你们,所以车队的【无极荣耀】行踪有点诡异。加上亚运队伍的【无极荣耀】实力有那么点超标,所以就引起了他的【无极荣耀】怀疑。”

  “如果只是【无极荣耀】怀疑的【无极荣耀】话。应该不会贸然袭击你们的【无极荣耀】车队吧?你现在好歹也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领袖了,就因为怀疑就动手袭击你的【无极荣耀】车队。这个未免有点太那什么了吧?再说袭击你们的【无极荣耀】好像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吧?他是【无极荣耀】怎么掺和进来的【无极荣耀】?难道这个发现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就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

  “不是【无极荣耀】,但也差不多了。”松本正贺解释道:“那个玩家不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但他曾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支持者之一,即便现在也还是【无极荣耀】和鬼手信长保留着比较良好的【无极荣耀】关系,算是【无极荣耀】一个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铁杆支持者,只是【无极荣耀】他还算比较有底线,一直都没有加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鬼手盟。在发现了你们的【无极荣耀】行踪之后,他正好见到了鬼手信长,并且将这次遇到的【无极荣耀】奇怪现象说给了鬼手信长听。”

  松本正贺说到这里我就开始接口道:“也就是【无极荣耀】说鬼手信长从这个玩家那里听说了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奇怪车队,然后又发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存在。虽然这个玩家自己也有些怀疑,但是【无极荣耀】他根本没往那个方向想。不过鬼手信长之前就已经在怀疑我们之间有联系了,因此他才会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并且下令袭击了你派出的【无极荣耀】车队。”

  松本正贺再次确认道:“没错。鬼手信长本来就有些怀疑,只是【无极荣耀】我们之前几次用计骗了过去,所以现在他也不是【无极荣耀】很确定我们之前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联系。不过,只要有所怀疑,他就不会放弃,袭击我们的【无极荣耀】车队在他想来也不算什么大事情。当时他并不知道车队运输的【无极荣耀】会是【无极荣耀】中国国器,当然,车队本来也没有运输国器,但可以肯定,他当时肯定不是【无极荣耀】冲这个去的【无极荣耀】。他如果知道事情的【无极荣耀】结果会这么严重,应该也不会这么干。”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松本正贺分析的【无极荣耀】很有道理。鬼手信长本来就怀疑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这次不过是【无极荣耀】偷偷袭击一个车队,本来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事情,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所以,他对于指派人员袭击车队根本是【无极荣耀】毫无负担,只是【无极荣耀】现在袭击之后他却是【无极荣耀】知道事情闹大了,因为松本正贺公开宣称了车队中运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中国国器。只要明白国器代表着什么的【无极荣耀】玩家都不会把这当成一件小事。

  “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不是【无极荣耀】内部人员泄密,那就不用太担心了。”

  松本正贺点点头,随即问道:“这个事情我是【无极荣耀】不担心了,只是【无极荣耀】这次的【无极荣耀】这个车队被袭击的【无极荣耀】事件要怎么处理?就此平息下去吗?”

  我稍微想了想之后还是【无极荣耀】觉得这个事情不好一个人拿主意。之前让松本正贺把事情搞大不过是【无极荣耀】想调查清楚为什么我们的【无极荣耀】行踪会暴露,当然更主要的【无极荣耀】目标还在于要把我们自己从这个事情中摘干净。不能让我们和松本正贺之间的【无极荣耀】联系被发现。这都属于事件处理,我身为会长,决断这种事情当然是【无极荣耀】一个人拿主意就行了。不过,关于是【无极荣耀】否将这个事件平息下去,这个就不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人拿主意的【无极荣耀】事情了。这是【无极荣耀】关系到整个日本局势的【无极荣耀】问题,属于战略问题。战术问题我可以一个人决断,战略问题当然还是【无极荣耀】让参谋团商议一下比较好。

  “你稍微等一下,我联系下参谋团问问看怎么办。”

  “好的【无极荣耀】。我等着。”

  通过军神接通参谋团的【无极荣耀】通讯后,我简单的【无极荣耀】说了下这个事情,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那帮参谋们倒是【无极荣耀】速度够快,几分钟就大致商量出了结果。我在听取了他们的【无极荣耀】意见后又和玫瑰通了下气,当然红月和鹰我也联系了一下。跟大家统一了意见之后我才再次联络上了松本正贺。

  “决定了吗?”

  “嗯。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意见比较一致。鬼手信长那边你不适合一棍子打死,但是【无极荣耀】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要给鬼手信长一点教训,并且要拿到实际好处。”

  “具体怎么操作有计划吗?”

  “没有太具体的【无极荣耀】计划。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但是【无极荣耀】要记住,一定要让鬼手信长公开承认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是【无极荣耀】他做的【无极荣耀】。要让他在日本玩家心目中的【无极荣耀】形象进一步黑化。还有就是【无极荣耀】要他公开道歉。”

  “为什么一定要他公开道歉?”

  “这个是【无极荣耀】玫瑰的【无极荣耀】意思,主要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打击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死忠们对他的【无极荣耀】盲目崇拜。让他承认自己派人做了这件事情只会让有脑子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清楚他的【无极荣耀】真面目,但是【无极荣耀】那些死忠们是【无极荣耀】不分青红皂白的【无极荣耀】,他们忠心的【无极荣耀】原因往往只是【无极荣耀】个人崇拜,不管这个人做错还是【无极荣耀】做对,这种崇拜往往都很难被打击到。但是【无极荣耀】,如果鬼手信长自己承认自己犯错误了。并且因此公开道歉,那么就等于是【无极荣耀】他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为在打击自己的【无极荣耀】个人形象。如果有日本玩家继续盲目崇拜他。就会陷入死循环,他们要死忠鬼手信长就必须因此承认鬼手信长只是【无极荣耀】个会犯错的【无极荣耀】普通人。可是【无极荣耀】如果承认了这一点,那么他就没有死忠的【无极荣耀】价值了。所以,这些死忠必须改变思维方式,而只要他们改变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思维方式,那么至少有五成以上的【无极荣耀】可能性他们会就此失去对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忠诚,而我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也就达成了。”

  “听起来挺复杂。”

  “玫瑰也说这个挺复杂的【无极荣耀】,主要是【无极荣耀】一些心理学的【无极荣耀】东西,你反正只要知道这样安排就行了。”

  松本正贺点头道:“这个我明白了,但是【无极荣耀】你说的【无极荣耀】实际好处要怎么拿?”

  “实际好处方面,不是【无极荣耀】要让你拿什么东西,而是【无极荣耀】要让鬼手信长给你个承诺,要他公开保证下次如果你们有什么对外行动计划需要用到他,他就需要无条件的【无极荣耀】支持你们一起完成这个行动。”

  松本正贺一听我的【无极荣耀】话直接就惊叫了起来。“老大你们也太黑了吧?鬼手信长这家伙真够倒霉的【无极荣耀】,被你们坑了还要帮你们做事,这还真是【无极荣耀】被卖了还要帮着数钱啊!”

  “什么你们我们的【无极荣耀】,没你的【无极荣耀】份吗?”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去做事行了吧?”

  松本正贺败退之后我也关闭了通讯,不过即便是【无极荣耀】这个点我也闲不下来,还的【无极荣耀】继续去忙活。

  离开艾辛格这边的【无极荣耀】会议厅我就直接去了天庭。之前麻烦天庭帮我们联合对抗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入侵,现在这个事情看起来一时半会不会发生了,所以我也得去打个招呼,不能总让天庭那边二十四小时待命吧?天庭和我们关系再好那也不是【无极荣耀】一个组织,必要的【无极荣耀】礼貌还是【无极荣耀】必须的【无极荣耀】。

  玉帝那边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又和我说了些长期的【无极荣耀】安排,毕竟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入侵只是【无极荣耀】时间延后,并没有就此罢休,所以还是【无极荣耀】要提防,只是【无极荣耀】不用那么赶时间了。

  从玉帝那边交流完信息出来,我又马不停蹄的【无极荣耀】跑到了德国。阿修福德那边本来是【无极荣耀】说好要做我们的【无极荣耀】预备队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暂时不用进行了,这个预备队也暂时用不上了,所以还是【无极荣耀】要打招呼。人家为了要做我们的【无极荣耀】预备队,必须保证大部分玩家长时间在线,而且这段时间还不能接大型任务。也不能去搞行会战什么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马上就要和八歧大蛇开战,让阿修福德这边稍微保持一段时间这个状态倒是【无极荣耀】也没什么,反正时间不会太长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现在,这个时间变成了个未知数,我们总不能让整个铁十字军都一直这么干等着吧?就算人家愿意等,可这个人情我们要怎么还啊?所以,通知一下暂时解除警报还是【无极荣耀】必须的【无极荣耀】。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需要我们做为预备队存在,但是【无极荣耀】时间暂时不确定是【无极荣耀】吗?”阿修福德在听完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确认道。

  我点点头很肯定的【无极荣耀】回答:“没错,暂时用不上了。不过,八歧大蛇什么时候在发疯,我们就不太清楚了。而且,我估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他最多能再安静一两个月而已。”

  “这样的【无极荣耀】话至少我们暂时是【无极荣耀】闲下来了。”阿修福德说着忽然变得兴奋了起来。然后问道:“那么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现在这段时间就能空下来了?”

  “你要干嘛?”看阿修福德兴奋的【无极荣耀】靠上来,我本能的【无极荣耀】往后靠了靠。

  阿修福德笑的【无极荣耀】很猥琐的【无极荣耀】说道:“那个……我手里恰好有两张超阶任务卷轴。那什么……”

  “时间我有。但不多,你最好能告诉我任务长度,否则我就没法帮忙了。还有,目前我们行会里能调动的【无极荣耀】力量也不多。你要只是【无极荣耀】让我一个人来,我没啥问题,但是【无极荣耀】你要别人帮忙,那我就不确定了!”

  “这样啊!”阿修福德稍微想了想问道:“克利斯缔娜能来吗?”

  “克利斯缔娜?你需要她帮忙?”

  阿修福德很用力的【无极荣耀】点头道:“这个任务有她在起码能降低两个难度级别。说句实在话。她在这个任务里的【无极荣耀】用处比你都大。”

  “那我把她借你两天就是【无极荣耀】了,干嘛非要带上我啊?”

  “我只是【无极荣耀】说她的【无极荣耀】用处比你大。没说摹疚藜僖裤没用啊!”阿修福德解释道:“这个任务比较麻烦,所以光你或者克利斯缔娜都不行。必须还得有别人帮忙。每个人在这个任务里都有特殊用处。”

  我想了想问道:“任务流程具体多长时间?”

  “这个我暂时也不太确定。但是【无极荣耀】不出意外的【无极荣耀】话,一到两天就能搞定。”

  “那要是【无极荣耀】出了意外呢?”

  “那也就三四天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向对你们影响不大吧?”

  “可以接受。我和克利斯缔娜都能来帮忙,你还要什么样的【无极荣耀】人?我可以看看有没有合适人选。”

  阿修福德想了想道:“我们还需要一个会传送术的【无极荣耀】,最好是【无极荣耀】那种短距离的【无极荣耀】传送,而且消耗很低,能频繁的【无极荣耀】使用最好。”

  “这样的【无极荣耀】人我们也有。还有别的【无极荣耀】吗?”

  “不用了,任务允许人数一共就七个,我们这边四个人,你们出三个,刚好到达任务限制。”

  我点点头问道:“啥时候开始?”

  “你把人找齐就行了。我为了给你们当预备队,这几天把整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事情都安顿好了,短期内不需要我指挥也没事。”

  “那我这就让军神调人过来。”

  “我也去把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喊来。”

  确定了做这个任务之后,我们立刻行动了起来。阿修福德迅速的【无极荣耀】跑去找他的【无极荣耀】队员去了,而我则是【无极荣耀】一边在这等着人员到齐一边在看任务简介。说实话,这个任务还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复杂。

  其实这个任务本身的【无极荣耀】难度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大,关键是【无极荣耀】限制条件太多,而且任务要求过于苛刻了一些。

  首先,这个任务要求必须是【无极荣耀】七个玩家参加任务,不能多也不能少。

  本来如果只是【无极荣耀】找七个人参加,那倒是【无极荣耀】很容易。可关键是【无极荣耀】,任务后面还有附加说明,表明了任务结尾的【无极荣耀】地方需要其个人合力才能完成,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在遇上最后一个BOSS之前,队伍里一个人都不能死。只要挂掉一个,任务直接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失败了,因为最后的【无极荣耀】地方有个特殊机关就得七个人一起操作。什么?你说可以用召唤生物代替?这个方法我当然知道,可惜任务卷轴上明确注明了,该任务流程全程限制召唤和空间物品。不管是【无极荣耀】魔宠还是【无极荣耀】召唤生物,都召不出来,而且连物品也限制。想用什么东西最好提前拿出来用实体的【无极荣耀】包袱背在身上。否则进入任务之后这些东西你就别指望再用了。

  可以说,这个限制一出,我们的【无极荣耀】很多能力就都被封印了起来,不然的【无极荣耀】话,这种任务根本就没什么难的【无极荣耀】。

  我在这边正在看任务介绍,外面的【无极荣耀】门忽然就被推开了。阿修福德身后跟着三个玩家走进了房间中,很明显这些就是【无极荣耀】一起参加任务的【无极荣耀】人。

  阿修福德找来的【无极荣耀】三个人中有一个我认识,就是【无极荣耀】阿修福德他老婆爱丽丝。这位金发碧眼的【无极荣耀】大美女虽然长了一张甜美型的【无极荣耀】娃娃脸。但是【无极荣耀】一身的【无极荣耀】板甲却表明了她的【无极荣耀】职业是【无极荣耀】以超强攻击力而闻名全欧洲的【无极荣耀】条顿武士。这个职业基本上在我的【无极荣耀】印象中就是【无极荣耀】推土机,防御啥的【无极荣耀】不说,反正攻击力方面几乎没有几个职业摹疚藜僖寇跟他们硬拼。在血量见底之前,条顿武士几乎就是【无极荣耀】索性披靡,一般职业碰上他们除了游斗根本就没别的【无极荣耀】办法。

  大概是【无极荣耀】注意到了我的【无极荣耀】目光,阿修福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无极荣耀】解释道:“紫日你别这种眼光看我们啊!爱丽丝虽然是【无极荣耀】我老婆,但我可不是【无极荣耀】作弊。她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很厉害。”

  我摇摇头道:“我反正只是【无极荣耀】帮忙的【无极荣耀】,人员随你怎么安排。完成完不成又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事情。”

  “紫日会长。你这是【无极荣耀】在怀疑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吗?”

  “我不是【无极荣耀】怀疑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只是【无极荣耀】和阿修福德说清楚情况。”

  阿修福德看气氛不对,赶紧上前说道:“紫日啊,你这就不对了,爱丽丝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很强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道:“这个我明白。”

  “明白你还那样说?”阿修福德有些生气的【无极荣耀】反问。

  我解释道:“我这样说只是【无极荣耀】想让你老婆放下架子,认识到这里的【无极荣耀】人都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物。她的【无极荣耀】实力虽然很不错,但是【无极荣耀】我感觉到了一种傲气。在我们国家有句话叫做骄兵必败。我觉得你们应该能理解我的【无极荣耀】意思。”

  阿修福德听完我的【无极荣耀】话就转头看向了自己老婆,而爱丽丝却是【无极荣耀】低头沉思了起来。说实话。爱丽丝我不是【无极荣耀】点一次见到了,但是【无极荣耀】感觉上和上次见面的【无极荣耀】时候她有很大变化。当初第一次见到她的【无极荣耀】时候,她表现的【无极荣耀】有些紧张,还有些怯懦。当时虽然没有和我说过话,但是【无极荣耀】我可以确定她当时是【无极荣耀】个很腼腆而且有礼数的【无极荣耀】人。但是【无极荣耀】今天,她整个人的【无极荣耀】气质都发生了变化,虽然看起来比之前要更有自信了,也有了一种高手的【无极荣耀】气场,但是【无极荣耀】这种自信似乎是【无极荣耀】有些过头了。我甚至注意到她连看到我都有点淡淡的【无极荣耀】不服气的【无极荣耀】感觉,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肢体语言却明显在传达这种信息。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我肯定不会去管,但这是【无极荣耀】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女人,作为盟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们一下。

  阿修福德也不是【无极荣耀】笨蛋,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况且这个爱丽丝肯定不是【无极荣耀】一天之内突然变成这样的【无极荣耀】,这个过程中阿修福德多少总该知道一些。我不知道她是【无极荣耀】因为什么原因而变成这样,但我可以肯定,阿修福德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的【无极荣耀】作用。

  “咦?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啦?刚打过仗吗?我好像闻到了硝烟的【无极荣耀】味道。”突然出现在房间内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和旁边的【无极荣耀】夜之子打断了我们之间压抑的【无极荣耀】气氛。说话的【无极荣耀】当然不会是【无极荣耀】夜之子,这小子属于那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无极荣耀】类型,就算他发现了也肯定不会插嘴。

  “啊,原理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炮台回来了。”阿修福德看到克利斯缔娜立刻就热情的【无极荣耀】迎了上去和她握手。

  克利斯缔娜笑着和他握了下手,然后问道:“你们这是【无极荣耀】怎么了?闹不愉快了?”

  克利斯缔娜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欧洲人,在这边也很出名,阿修福德和她认识的【无极荣耀】时间甚至比我都早,当然现在克利斯缔娜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了,所以关系方面还是【无极荣耀】我们更近一些。

  阿修福德本来是【无极荣耀】想回答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让他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之前被我说完就一直低头不语的【无极荣耀】爱丽丝却是【无极荣耀】突然走过来向我伸出了一只手,然后说道:“请接受我的【无极荣耀】道歉。最近我的【无极荣耀】心态确实是【无极荣耀】出了些问题。”

  我又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小肚鸡肠的【无极荣耀】人,虽然咱有时候也挺记仇的【无极荣耀】,但那不是【无极荣耀】和朋友。爽快的【无极荣耀】握手言和,然后我也表示歉意道:“可能我的【无极荣耀】用词方式也不太合适。抱歉了。”

  爱丽丝微笑着表示没关系,然后又转向阿修福德道:“你给我听着。”

  “啊?”阿修福德被爱丽丝说得一愣神,然后有点胆颤心惊的【无极荣耀】走过来小声问道:“怎么啦?”很明显,阿修福德这家伙有“妻管严”的【无极荣耀】前期症状,虽然他们还只是【无极荣耀】订婚,还没有结婚,但是【无极荣耀】不管怎么说,阿修福德很怕爱丽丝是【无极荣耀】肯定的【无极荣耀】。

  本来突然被叫过来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还有点胆怯。没想到爱丽丝紧跟着就说了一段让他险些把下巴弄脱臼的【无极荣耀】话。

  “你给我听好了阿修福德。从现在开始,不许再惯着我。如果我有什么错,你要第一时间说出来,要是【无极荣耀】我没有接受,而你确信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错,你可以体罚我,甚至打我都行。我需要一个能够帮助我的【无极荣耀】男人。而不是【无极荣耀】一个随叫随到的【无极荣耀】男仆。”

  “呃……”阿修福德完全进入了神经反应失灵状态,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

  “好了好了。事情说开了就好了。”克利斯缔娜看气氛有点诡异。赶紧出来打圆场,然后岔开话题说道:“这么急叫我们出来干什么?有事情?”

  “当然。”我转头说道:“阿修福德有个任务需要我们帮忙做一些。因为任务难度太高,所以需要一些强力人员。”

  一直没吭声的【无极荣耀】夜之子忽然问道:“老大,需要强力人员干嘛把我叫上啊?”

  “因为你是【无极荣耀】特别适合这个任务的【无极荣耀】人员之一。我们需要你的【无极荣耀】传送能力。”

  “哦。我明白了。”

  见我们已经开始讨论任务了,阿修福德就开始对我们道:“那么,既然人都到齐了,我就说下任务注意事项。这个任务限制召唤和空间物品。所以,魔宠什么的【无极荣耀】进任务之后都召唤不出来了。”

  “提前放出来的【无极荣耀】话可以吗?”克利斯缔娜问道。

  阿修福德摇摇头道:“任务限定七个人。多一个少一个都不行,不能提前召唤生物。但是【无极荣耀】。要用什么装备可以提前拿出来带上,因为进入之后,你们的【无极荣耀】空间装备里面的【无极荣耀】东西就全都拿不出来了。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凤龙空间也是【无极荣耀】一样会被封印。”

  “这么麻烦?”克利斯缔娜一边说着一边就赶紧把自己的【无极荣耀】法杖给拿了出来。这东西她平时都不怎么用的【无极荣耀】,只有碰上强敌才会使用。但是【无极荣耀】既然限制空间装备,那她就要提前拿出来了,不然等需要的【无极荣耀】时候没得用可就惨了。

  阿修福德在说完这个之后继续道:“除了这个还要注意一点。如果你们会亡灵魔法,进入之后就可以考虑召唤点亡灵生物出来。”

  “不是【无极荣耀】说限制召唤吗?”

  “对,是【无极荣耀】限制召唤,但这种限制感觉更像是【无极荣耀】空间封锁。”

  阿修福德一说空间封锁我就明白了。我们可以把空间想象成一个房间。我们召唤魔宠或者召唤别的【无极荣耀】生物,那就好像是【无极荣耀】通过门窗将本来呆在别的【无极荣耀】房间的【无极荣耀】某个生物,给拉到这个房间里来帮助我们战斗。那些生物虽然是【无极荣耀】召唤来的【无极荣耀】,但他们其实本来就已经存在,只是【无极荣耀】之前不在这里而已。至于说从空间物品中取出物品来,这个其实也是【无极荣耀】差不多的【无极荣耀】情况。那些空间装备里的【无极荣耀】空间其实就相当于是【无极荣耀】房间里的【无极荣耀】暗格,或者是【无极荣耀】壁橱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平常我们可以打开这些暗格或者壁橱将东西取出放进,这都没关系,但是【无极荣耀】,被空间封锁的【无极荣耀】房间就相当于是【无极荣耀】锁闭了所有的【无极荣耀】门窗。因此,不管是【无极荣耀】隔壁房间的【无极荣耀】生物,还是【无极荣耀】本房间的【无极荣耀】壁橱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全都拿不出来。这就是【无极荣耀】空间封锁的【无极荣耀】真正意义。

  明白了空间封锁的【无极荣耀】真正意义,阿修福德说的【无极荣耀】话就好理解了。亡灵法师召唤亡灵生物分成两种方式。虽然都叫召唤,但其实只有一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召唤,另外一种应该叫制造才对。

  亡灵法师除了可以通过开启空间通道从亡灵位面召唤亡灵生物之外,还可以使用空间装备将之前获得的【无极荣耀】强大的【无极荣耀】亡灵生物储存起来,等到需要的【无极荣耀】时候再放出来。这其实就和驯兽师召唤魔宠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这种方式在这个任务里也会被封印,因为这都是【无极荣耀】涉及到了空间外的【无极荣耀】东西,因此没法使用。

  但是【无极荣耀】,亡灵法师也不是【无极荣耀】只能召唤亡灵。他们还可以自己动手做亡灵。加入亡灵法师在这个任务中碰上一个高级骑士,只要将其杀死,就可以用技能将其转化成亡灵骑士系列的【无极荣耀】亡灵生物。在这个过程中,亡灵骑士的【无极荣耀】本体就是【无极荣耀】任务中的【无极荣耀】这个骑士,并没有发生空间穿梭的【无极荣耀】情况,因此空间封锁不会干扰到这种召唤。

  “原来是【无极荣耀】这样啊。”克利斯缔娜毕竟是【无极荣耀】法师,这些东西了解的【无极荣耀】比较清楚,而夜之子就是【无极荣耀】亡灵法师。当然更清楚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情况了。至于说阿修福德那边的【无极荣耀】人,他们大概是【无极荣耀】早就知道任务内容了,因此并没有什么表示。阿修福德主要还是【无极荣耀】向我们说明情况。

  等我们表示明白了之后,阿修福德又告诉了我们一个比较要命的【无极荣耀】限制。

  “嗯……这个任务里面有个比较麻烦的【无极荣耀】设定。那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魔力会被限制。”

  “魔力被限制?”克利斯缔娜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那你叫我来干什么?我是【无极荣耀】法师诶。没有魔力你让我上去和怪物肉搏吗?”

  “不是【无极荣耀】,这个限制不是【无极荣耀】说不能用魔法,而是【无极荣耀】限制了魔力输出的【无极荣耀】速度和回复量。”

  “啊?啥意思?”

  “就是【无极荣耀】说,魔力输出有上限。你一次性输出的【无极荣耀】魔力值不能超过你魔力总量的【无极荣耀】十分之一。”

  “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大招全都不能用了?”克利斯缔娜问道。

  正常玩家的【无极荣耀】大招一般会在一瞬间释放玩家十分之一到全部的【无极荣耀】魔力值,如果限制输出不能超过十分之一。那就意味着。能用出来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常规技能,凡是【无极荣耀】高输出高伤害的【无极荣耀】基本都别指望了。

  阿修福德点点头承认道:“确实,大招都不能用了。而且,不光大招不能用,普通技能也要省着用,因为整个任务期间,你们的【无极荣耀】魔力回复速度只有正常值的【无极荣耀】十分之一。以任务时间来说,这个回复量基本上就等于我们每个人都只能由三管魔的【无极荣耀】状态。而且补充起来很慢。另外,因为限制了空间装备。所以药品也成了问题。魔力药水什么的【无极荣耀】虽然也能回魔,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要战斗,空间装备又不能用,所以这些东西肯定不能带太多。”

  “靠,大炮变成步枪也就算了。居然还限量供应弹药,这任务真要命!”克利斯缔娜这个暴力女最喜欢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开元素之体后用魔法洗地,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因为魔力输出问题,她的【无极荣耀】元素体等于是【无极荣耀】用不出来了。再加上魔力值还有限制,这弹药也变成问题了。这一下等于就废掉了她六七成的【无极荣耀】战斗力。

  阿修福德也知道这种限制非常让人牙疼,但他也没办法。要是【无极荣耀】他能决定的【无极荣耀】话,他当然希望啥都别限制,那样的【无极荣耀】话他都不用让我们帮忙都能完成任务了。可惜,那只是【无极荣耀】美好的【无极荣耀】愿望,根本无法实现。

  “限制只有这些吗?”

  “大概就是【无极荣耀】这些了。”阿修福德说道。

  克利斯缔娜又问道:“我现在启动技能的【无极荣耀】话,进入任务会不会被刷掉?”

  “应该不会。”阿修福德也不太确定的【无极荣耀】说道。

  克利斯缔娜稍微想了想道:“不管会不会,试试没坏处。”她说着就直接将法杖往地上一插,然后双手捧住杖头的【无极荣耀】巨大宝石花,跟着双手猛地向中间一压,那巨大的【无极荣耀】宝石花竟然突然向内关闭变成了一个球体,然后法杖下面近两米长的【无极荣耀】杖身居然咔嚓咔嚓的【无极荣耀】一截一截的【无极荣耀】收缩折叠,然后全部进入到了那个合起来的【无极荣耀】宝石花变成的【无极荣耀】花骨朵之中。等完成了这一切之后,克利斯缔娜忽然又将宝石花的【无极荣耀】花骨朵旋转了一圈,然后一松手,宝石花突然就绽放开来,并且从中央的【无极荣耀】花蕊之处谈出了一截好像手柄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克利斯缔娜握住了这截手柄,然后猛地向上一提,哧的【无极荣耀】一声,一柄璀璨的【无极荣耀】水晶剑便从宝石花中被拉了出来。

  水晶剑到手后,克利斯缔娜立刻将其挂在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背后,然后双手抓着宝石花一扭一拉,宝石花直接分成了两个部分。直到她将这东西打开然后带在手上之后我们才发现这原来是【无极荣耀】两只连着戒指的【无极荣耀】手镯。

  这两个手镯上各有五条链子,分别连接着五枚宝石戒指,将手镯和戒指全部带好之后居然还有一阵阵的【无极荣耀】电弧在戒指与手镯之间的【无极荣耀】锁链上来回跳跃流窜。

  “你这是【无极荣耀】干什么啊?”阿修福德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变化问道。

  克利斯缔娜无奈的【无极荣耀】回答道:“你不是【无极荣耀】说任务里面限制魔力吗?我继续用法杖释放魔法肯定会很快用光魔力,所以我切换成近战模式了。这样我的【无极荣耀】攻击会比较接近战士,攻击频率会有所下降,但是【无极荣耀】魔力消耗下降的【无极荣耀】更多,可以节约魔力。不过你放心,伤害输出不会下降,战斗力还是【无极荣耀】有保障的【无极荣耀】。”

  “那你这个模式能放魔法吗?”

  “当然能。我可是【无极荣耀】法师来着。不过这种模式下释放魔法的【无极荣耀】速度会下降一点点,而且只能用一些普通魔法,大招没法用。不过这个任务里反正也限制大招,所以都一样啦。”

  阿修福德听到这里才满意的【无极荣耀】点点头道:“这样就最好了。我就是【无极荣耀】需要你的【无极荣耀】远程打击能力,你要是【无极荣耀】没法用魔法了,那还不如不要节约魔力呢。”

  “怎么可能呢?我毕竟还是【无极荣耀】法师吗。”

  阿修福德点点头问道:“谁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无极荣耀】没有?没有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就进任务吧?”

  “等一下。”挺到阿修福德要进任务,我赶紧叫停。“那个,你带来的【无极荣耀】这两位都还没介绍呢。我们起码要了解一下同伴的【无极荣耀】大概信息吧?不然怎么配合啊?”

  “哦。看我这个脑子,把这个都给忘记了。”阿修福德赶紧拉着两个人过来开始给我介绍了起来。

  在阿修福德开始介绍之前,我先打量了一下这两个玩家。

  这两个玩家一男一女,职业倒是【无极荣耀】很好认。男性玩家一身的【无极荣耀】光明铠甲,不用说,典型的【无极荣耀】圣殿骑士,至于另外的【无极荣耀】一位女性,这个更明显。一身的【无极荣耀】绿,外加一张长弓和那标志性的【无极荣耀】长

  耳朵,除了精灵射手不做他想。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