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改变的【无极荣耀】任务

第一百三十七章 改变的【无极荣耀】任务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眼看着即将被对方的【无极荣耀】另一只手击中,我现在也不敢托大了。直接启动技能,一道白色的【无极荣耀】光圈从身上猛然爆开,对面的【无极荣耀】女人还没来及一拳挥实便被光圈直接撞飞了出去,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不知道多少个跟头,最后落地之后还在地上连续滚了好几圈才算停住。

  虽然被一下击飞,但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反应明显超出我的【无极荣耀】预料,落地之后她竟然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停顿,直接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显然刚才被击飞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被击飞了,但是【无极荣耀】她在空中调整好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姿态,所以落地的【无极荣耀】时候非常的【无极荣耀】轻巧,别看滚的【无极荣耀】远,其实冲击力都被卸掉了,实际上人并没有受到多大伤害。

  很明显,对方有着良好的【无极荣耀】体术,而且非常的【无极荣耀】擅长控制身体的【无极荣耀】平衡,这一方面女性是【无极荣耀】天生比男性要强一些的【无极荣耀】,不过这个女人并不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因为她的【无极荣耀】性别,很明显可以看出她受到过专门的【无极荣耀】训练,而且已经将这种战斗技巧变成本能一样的【无极荣耀】反应了。

  重新从地上爬起来的【无极荣耀】那个女人丝毫不停,直接一蹬地面就猛然发力朝我再次冲了上来,而且一边跑她一边还对着我甩了两下手。

  看到她的【无极荣耀】动作我立刻就想着要格挡,虽然不一定每次都挡的【无极荣耀】住,但至少能保证挡住一部分,所以我还是【无极荣耀】做了防御动作,只是【无极荣耀】,让我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就在那个女人挥手发出攻击之后,离我们很近的【无极荣耀】地方,两只正在交战的【无极荣耀】怪物中的【无极荣耀】其中一只却是【无极荣耀】突然惨叫了一声,同时身上也迸射出了大量的【无极荣耀】鲜血。

  这两只怪物之前就离我们不远,不过因为我和那女人的【无极荣耀】战斗只有声音,没有流多少血,所以没有气味刺激,因此那两只怪物都专注于自己的【无极荣耀】战斗,根本没关注我们这边。也正因为它们都没关注我们这边,所以我们也没去管那两只怪物。只是【无极荣耀】,怪物毕竟是【无极荣耀】怪物,为了怕他们突然转移目标,所以在战斗中我多少还在注意着一点那两只怪物的【无极荣耀】情况。只是【无极荣耀】,在那个女人发出攻击后,本来应该作为目标的【无极荣耀】我没有遭到袭击,反倒是【无极荣耀】那只怪物身上突然飙血,这个就有点奇怪了。

  之前我一直没搞清楚那女人的【无极荣耀】攻击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先开始以为是【无极荣耀】冰片,可之后又变成了来自背后或者侧面的【无极荣耀】攻击,显然这个女人使用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并不是【无极荣耀】那么简单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在看到那只怪物受伤之后,我突然就感觉似乎发现了什么。

  从常理上来说,那女人现在正在和我战斗,因该是【无极荣耀】不会去关注那只怪物才对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攻击却是【无极荣耀】命中了那只怪物,那么这肯定不是【无极荣耀】故意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意外。如果说这是【无极荣耀】意外的【无极荣耀】话,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本应该攻击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却打中了侧面不远处的【无极荣耀】怪物,如果说是【无极荣耀】射偏了,那这一下也位面偏得有些太离谱了。使用远程武器,即便是【无极荣耀】新手也顶多就是【无极荣耀】打不中靶子而已,能偏出四十五度角以上的【无极荣耀】,那不叫失误,那叫故意捣乱。显然这个女儿不是【无极荣耀】故意打偏的【无极荣耀】,她肯定是【无极荣耀】有原因才会导致打偏到了那只怪物身上。那么,再结合我多次被从背后命中的【无极荣耀】实际恰疚藜僖块况,最终我就得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无极荣耀】——她使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弧线攻击。

  如果说这个女人使用的【无极荣耀】攻击不是【无极荣耀】直线前进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一条弧线,那么,如果控制好启动速度和角度,达到从正面发出攻击,但是【无极荣耀】从背后命中的【无极荣耀】效果也不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那么,要如何才能做到发出弧线攻击呢?

  那一瞬间,我想到了一种武器——回旋镖。

  回旋镖又叫回力镖、飞去来器,意思就是【无极荣耀】飞出去还会自己回来的【无极荣耀】镖。这种东西最初是【无极荣耀】用来打猎的【无极荣耀】一种武器,不过在现代已经发展成了儿童玩具和健身器材,而且根据使用者的【无极荣耀】年龄和需求还有很多不同的【无极荣耀】形状和结构,反正样式很多。其中比较常见的【无极荣耀】回旋镖有两种,一种是【无极荣耀】人字形的【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最古老的【无极荣耀】形态,原始人用来打猎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种回旋镖。另外一种是【无极荣耀】圆形之上带有几跟叶片,有点像飞机螺旋桨的【无极荣耀】外圈加了个环。这第二种回旋镖主要是【无极荣耀】玩具,因为这种结构的【无极荣耀】回旋镖飞行速度慢,滞空时间长,所以很适合休闲娱乐。

  之前我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女人每次攻击时发出的【无极荣耀】攻击可能是【无极荣耀】使用一种冰片来实现的【无极荣耀】。不过,经过我的【无极荣耀】观察,这种冰片显然不是【无极荣耀】从她的【无极荣耀】手里发出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从她手腕上方,那个吸附在她的【无极荣耀】前臂外侧的【无极荣耀】机构中发射出来的【无极荣耀】。

  这种外挂在前臂外侧的【无极荣耀】装置在游戏里很常见,像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复仇者狙击弩,还有刃爪,其实使用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这样一种结构。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刃爪和狙击弩都是【无极荣耀】整合在前臂装甲里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独立部件,而她这个则好像是【无极荣耀】独立出来的【无极荣耀】。

  当然,除了我身上有,别的【无极荣耀】玩家也有不少人又这种绑在前臂上的【无极荣耀】装置,一般都是【无极荣耀】袖箭、暗器发射器甚至魔法武器,反正种类很多,也很常见。

  这女人使用的【无极荣耀】这个在外观上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感觉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两个流线形的【无极荣耀】装置贴在了胳膊上,看起来挺漂亮,而且表面有一层魔力波动,应该是【无极荣耀】魔法装置。另外,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前部,有一条很扁的【无极荣耀】类似吸入式CD机光盘插入口的【无极荣耀】裂缝,我估计之前发射出来的【无极荣耀】冰片就是【无极荣耀】从则条细缝里飞出来的【无极荣耀】。

  不过,虽然这个缝很扁,但是【无极荣耀】却依然不是【无极荣耀】没有厚度的【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实际厚度差不度应该在五毫米左右。这个厚度虽然并不厚,但在这个空间范围其实还是【无极荣耀】能做不少改变的【无极荣耀】。

  假设这个女人手上的【无极荣耀】那个东西可以在其内部凝结空气中的【无极荣耀】水蒸气,然后形成超薄的【无极荣耀】冰片,接着将其发射出去,那就可以达到之前我拦截住的【无极荣耀】那种正面攻击的【无极荣耀】效果。然后,如果这个机器再复杂点,可以让冰片上出现一些特殊结构的【无极荣耀】起伏,或者是【无极荣耀】镂空,那就可以通过这些气动外形,凝结出一只由冰组成的【无极荣耀】回旋镖。

  这个假设理论上是【无极荣耀】可行的【无极荣耀】,而如果这个假设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那么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攻击就可以解释了。她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无极荣耀】武器,因而发射出去的【无极荣耀】冰片有时候是【无极荣耀】直线飞行的【无极荣耀】,有时候却会拐弯,而且如果她能精确的【无极荣耀】控制回旋镖的【无极荣耀】气动结构发生细微改变,她甚至可以控制发射出去的【无极荣耀】冰片的【无极荣耀】回旋角度和速度以及所走的【无极荣耀】弧线具体是【无极荣耀】椭圆还是【无极荣耀】正圆,甚至连椭圆形弧线的【无极荣耀】曲率都可以随便控制。

  一想到这个结果我就更加确定这个就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能力了。不然的【无极荣耀】话实在是【无极荣耀】没法解释她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为什么会这么诡异,而且,如果这个假设成立了,那我格挡她的【无极荣耀】攻击也就变的【无极荣耀】简单了很多。

  刚刚的【无极荣耀】攻击被旁边的【无极荣耀】怪物意外拦截了,那女人除了眉头微微一皱也就没哈特殊反应了,她很是【无极荣耀】迅速的【无极荣耀】继续冲向我这边,然后在一边接近一边不断的【无极荣耀】甩动双手,明显是【无极荣耀】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发出攻击。但是【无极荣耀】,我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无极荣耀】突然将手中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收回往地上一顿,跟着背后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环突然脱落了下来。中央的【无极荣耀】戒律核心飞到我的【无极荣耀】头顶悬停了下来,而分离出来的【无极荣耀】两片月刃则是【无极荣耀】直接飞到我的【无极荣耀】身边围着我旋转了起来,而且在旋转的【无极荣耀】过程中月刃突然发出了叮当一阵乱想,然后一片变三片,两片月刃一下就变成了六片月刃,然后围着我的【无极荣耀】身边开始上下翻飞。

  说起来慢,做起事其实是【无极荣耀】非常快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环几乎是【无极荣耀】眨眼之间就变成了护身旋风刀阵,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阵叮当乱想,那女人射出的【无极荣耀】冰片全部被我身边周围的【无极荣耀】半月给拦截了下来。

  那女人也没想到我居然还有这样的【无极荣耀】防御方式,冲击动作突然一听,然后双手再次向下猛地一甩。随着这个动作,两两根尖锐的【无极荣耀】光锥再次弹出,然后那女人立刻又再次朝我这边冲了过来。

  看到那女人再次冲上来,我立刻将之前杵在地上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提了起来,舞动一圈之后直接带着呼啸的【无极荣耀】风声猛的【无极荣耀】向前挥下将整个永恒钩镰枪指向了前方并且也发动了冲锋,主动迎着那个女人就冲了上去。

  本来我是【无极荣耀】站在那里没动的【无极荣耀】,但现在却突然主动迎着她冲了上来,她立刻也变得有些犹豫了起来。不过只是【无极荣耀】稍微迟钝了一下之后,她又恢复了正常,再次加速冲了上来。只是【无极荣耀】,她并没有能如愿冲到我的【无极荣耀】面前。

  那女人使用的【无极荣耀】武器是【无极荣耀】光锥,虽然长度接近有接近三十公分,但依然属于中短距攻击武器,说白了这东西甚至都不如剑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大。可是【无极荣耀】,我手里拿着的【无极荣耀】可不是【无极荣耀】剑,而是【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

  钩镰枪本身就是【无极荣耀】长兵器,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又是【无极荣耀】根据我的【无极荣耀】使用习惯拟定的【无极荣耀】长度,光枪头就有六十公分长了,后面的【无极荣耀】枪柄则是【无极荣耀】根据我的【无极荣耀】需要随时可以变长变短。马战之时我一般习惯将其变成三米多长的【无极荣耀】状态,这样可以拥有较大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而步战之时则是【无极荣耀】喜欢将其变成连头部的【无极荣耀】枪刃部分一共两米六左右的【无极荣耀】长度。这个长度不但超过了剑这种中距离武器,甚至于比某些短枪之类的【无极荣耀】长兵器都要长了。即便是【无极荣耀】在长矛、大刀之中,两米六也绝对不算短了。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并且长了自然是【无极荣耀】有优势的【无极荣耀】。如果我技术不行让她冲到跟前那就另当别论,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技术非常好,所以那女人直接就悲催了。冲得好好的【无极荣耀】她直接就看到一个枪头朝她咽喉的【无极荣耀】位置递了上来。她偏头蹲身想要从下面滑过去,可是【无极荣耀】枪头却跟着她的【无极荣耀】动作开始向下压,她要是【无极荣耀】跟着动就铁定会被一枪砍中肩膀位置。如果我拿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柄大刀什么的【无极荣耀】,那拼着受伤倒是【无极荣耀】也可以换取一个近身的【无极荣耀】机会,可问题是【无极荣耀】我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钩镰枪,这玩意不但有一个竖着的【无极荣耀】枪头,还有一根横着的【无极荣耀】钩镰刃呢。被这东西勾到本来就已经是【无极荣耀】相当恐怖的【无极荣耀】伤害了,何况我手里的【无极荣耀】武器是【无极荣耀】永恒,这东西的【无极荣耀】锋利程度可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玩意都能挡一下的【无极荣耀】。

  意识到这样根本靠不上去,那女人只能慌忙止住身形用手上的【无极荣耀】光锥去格挡我的【无极荣耀】永恒,结果只听到叮的【无极荣耀】一声响,光锥个永恒钩镰枪的【无极荣耀】枪刃撞在了一起,然后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手向后拖动,枪头回收,钩镰下滑锁住了她的【无极荣耀】光锥,而此时光锥和永恒钩镰枪接触的【无极荣耀】位置却是【无极荣耀】火星四溅,看起来不像两柄武器撞在了一起,倒好像是【无极荣耀】电焊条顶在了金属表面在做焊接一样。

  这种四散乱飞的【无极荣耀】火星并不是【无极荣耀】正常兵器碰撞一瞬间喷发出来的【无极荣耀】那种火星,而是【无极荣耀】在两柄武器接触后就一直在那喷,而且我还能不断的【无极荣耀】听到那种好像漏电了一样的【无极荣耀】电流滋滋声,时不时的【无极荣耀】还伴随着啪啪的【无极荣耀】火星爆裂声。

  “武器不错嘛。”因为我们俩的【无极荣耀】武器互相架在了一起,所以我也借机开了句玩笑,目的【无极荣耀】当然就是【无极荣耀】要分散一下对方的【无极荣耀】注意力,只是【无极荣耀】没想到对方居然趁我说话的【无极荣耀】时候猛地一把将武器抽了回去,然后直接一个上挑企图架开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然后再次发动攻击。

  打了这么久,说实话我已经对这个女人产生兴趣了。当然不是【无极荣耀】男人对女人的【无极荣耀】那种兴趣,而是【无极荣耀】对人才的【无极荣耀】兴趣。她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可以说非常的【无极荣耀】独特,而且战斗意识和反应都很不错。就连我一开始因为不熟悉都吃了几次亏。不过,她的【无极荣耀】缺点也很明显。首先一个硬伤就是【无极荣耀】等级太低,其次就是【无极荣耀】属性很一般,没有太高的【无极荣耀】基础属性点,而且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似乎也很烂。虽然之前凭借着诡异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确实命中了我几次,而且我一点防御的【无极荣耀】办法也没有。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攻击力太低,所以她的【无极荣耀】攻击没能将我的【无极荣耀】阵脚大乱,自身反倒是【无极荣耀】因为无法对我造成强力杀伤而变得急躁了起来。可以说她现在的【无极荣耀】攻击已经不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最佳表现了。她的【无极荣耀】优势在于那诡异的【无极荣耀】弧线攻击,而不是【无极荣耀】近战,这种近战方式只能是【无极荣耀】辅助,即便她的【无极荣耀】光锥确实算是【无极荣耀】很不错的【无极荣耀】武器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依然不能改变什么。她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真的【无极荣耀】非常不适合我们现在这种攻击模式,所以我现在对于拦截她的【无极荣耀】攻击反倒是【无极荣耀】越来越轻松了。

  一下架开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那女人便猛然发力向前冲来,一边用左手上的【无极荣耀】光锥架着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不让它砸下来,另外一只右手则是【无极荣耀】挥舞着光锥朝我的【无极荣耀】胸口戳了过来。

  眼看着完全没有反应的【无极荣耀】我,那女人此时的【无极荣耀】心里已经开始兴奋了起来,因为她感觉自己这下就要得手了。要害攻击,加上这光锥本身就比之前的【无极荣耀】冰片攻击威力大很多,所以她已经可以预见到这一下即将造成的【无极荣耀】效果了。想着即将获得的【无极荣耀】胜利,她已经露出了一丝笑容,就等着胜利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到来了。只是【无极荣耀】很可惜,她想的【无极荣耀】实在是【无极荣耀】太简单了一些。

  就在右手光锥即将命中的【无极荣耀】瞬间,她突然感觉到眼前有什么东西一闪,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身上突然一疼,然后她整个人就伴随着一阵腾云驾雾一般的【无极荣耀】感觉飞了出去。

  没有之前的【无极荣耀】灵动,这次是【无极荣耀】结结实实的【无极荣耀】撞在了岩壁上,然后摔落地面,那女人在地上撑了两下想要爬起来,可努力了半天却依然没能成功。退而求其次的【无极荣耀】翻了个身,感觉到身前的【无极荣耀】疼痛,她努力抬起脑袋看了下自己胸前,结果发现一条巨大的【无极荣耀】伤口竟然从右侧胯部侧面一直延伸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左侧肩膀处,这巨大的【无极荣耀】创伤几乎要将她的【无极荣耀】整个肚子都切开了。

  确认到自己的【无极荣耀】伤口过于巨大,已经没有反抗或者逃跑的【无极荣耀】可能之后,那女人终于放弃了努力。不过她还是【无极荣耀】将脑袋转向了我这边,不是【无极荣耀】想要威胁或者做点什么,而是【无极荣耀】想要看看刚刚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伤了她。她很明确的【无极荣耀】肯定刚才袭击她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双手。当时我的【无极荣耀】右手抓着永恒钩镰枪被她架开了,左手当时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就在身体侧面,到她被袭击的【无极荣耀】时候为止都没移动过,而当时那个角度,我也不大可能用脚踢她,再说脚也不可能造成这样的【无极荣耀】切割伤,所以她很疑惑,自己到底是【无极荣耀】被什么东西攻击了。

  带着求证的【无极荣耀】目光,她将脑袋转向了我这边,然后就看到了令她惊讶的【无极荣耀】一幕。只见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左侧,一片展开的【无极荣耀】翅膀正在缓缓的【无极荣耀】收回背后,很显然刚才的【无极荣耀】攻击就来自于那里。

  其实我背后的【无极荣耀】翅膀她早就看到过,之前我就是【无极荣耀】飞进来的【无极荣耀】,她当然知道我有翅膀,不过,她从来没想过我的【无极荣耀】翅膀居然还能用来攻击。

  游戏里有翅膀的【无极荣耀】玩家很多,因为很多种族天生就有翅膀。当然,这种翅膀都是【无极荣耀】装饰,其实并不能依靠这种翅膀飞行。有翅膀的【无极荣耀】种族只有达到一定等级后,做一种种族任务,然后翅膀才能启动,可以飞行。而没有翅膀的【无极荣耀】种族,则需要通过飞行道具或者其它东西去飞行。相比之下有翅膀确实是【无极荣耀】一种优势,只是【无极荣耀】因为这种优势本身会被系统从别的【无极荣耀】方面平衡掉,所以也不是【无极荣耀】所有玩家都会选择有翅膀的【无极荣耀】种族。

  正因为有翅膀的【无极荣耀】人那么多,所以我有翅膀也并不奇怪,至于我的【无极荣耀】翅膀能飞,这个当然也不奇怪,毕竟别的【无极荣耀】玩家也有不少能用自己的【无极荣耀】翅膀飞行的【无极荣耀】。不过,真正让她惊讶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我能用翅膀发动攻击。玩家的【无极荣耀】翅膀虽然说也有真能飞的【无极荣耀】,但其实这种飞行就和人身上绑了一个机械滑翔翼差不多。尽管游戏可以为你虚拟出一双翅膀,但因为现实中的【无极荣耀】人本身是【无极荣耀】没有翅膀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大脑里面压根就没有控制翅膀的【无极荣耀】神经线路。在游戏里,系统实际上一直在辅助玩家控制自己的【无极荣耀】翅膀,当你飞行时,实际上翅膀只是【无极荣耀】在按照飞行姿态什么的【无极荣耀】在煽动,并不需要你去刻意的【无极荣耀】控制每一次拍击和收起,因此,玩家的【无极荣耀】翅膀即便能飞,其实也是【无极荣耀】很不灵活的【无极荣耀】。在飞行控制方面有系统辅助当然并不会造成什么动作迟缓之类的【无极荣耀】问题,但是【无极荣耀】要用翅膀干别的【无极荣耀】就不太可能了。

  其实,即便大家的【无极荣耀】翅膀真的【无极荣耀】能像手脚一样的【无极荣耀】灵活使用,那也是【无极荣耀】没用的【无极荣耀】。因为翅膀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一种比较脆弱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一般来说是【无极荣耀】不可能造成什么伤害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翅膀这么灵活这么强大,一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不是【无极荣耀】人类,本身就具备控制翅膀的【无极荣耀】神经回路。别忘了在现实中的【无极荣耀】龙缘基地,我们这些龙族可都是【无极荣耀】有一套备用的【无极荣耀】生化翅膀可以安装的【无极荣耀】。没有对应的【无极荣耀】神经回路,我们要怎么使用那些翅膀啊?所以说我本身就有灵活控制翅膀的【无极荣耀】能力。至于说攻击力方面,这个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装备的【无极荣耀】问题。

  我的【无极荣耀】套装里可是【无极荣耀】包括了翅刃这样的【无极荣耀】部件。这个翅刃听名字就知道是【无极荣耀】可以当武器用的【无极荣耀】了,毕竟是【无极荣耀】有刃的【无极荣耀】,所以切割什么的【无极荣耀】自然是【无极荣耀】不在话下了。

  正因为有着两种不同于一般玩家的【无极荣耀】能力,所以我的【无极荣耀】翅膀才能当成第二对手来使用,虽然不如手臂那么灵活,但是【无极荣耀】胜在力量比手臂大,而且速度快,精细活做不了,力量输出却是【无极荣耀】绝对够大。

  “紫日果然是【无极荣耀】紫日,杀了我吧。我承认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对手。”看到我倒提着永恒钩镰枪走到她面前,那女人一偏头这样说道。

  在那女人说完之后我并没有动手,而是【无极荣耀】就这样好奇的【无极荣耀】看着她,然后忽然将永恒钩镰枪提了起来,接着永恒就开始自动收缩,最后变回了球形被我放回了手背上的【无极荣耀】凹槽中。收起永恒之后我就在那女人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蹲了下来,然后看了看她的【无极荣耀】伤口,接着说道:“我想知道一些事情。”

  “你想问什么?即便你战胜了我,有些东西我也不会说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开口问道:“你之前的【无极荣耀】攻击,发射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很薄的【无极荣耀】冰片吧?”

  对方只是【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点头承认了,随后又立即问道:“你是【无极荣耀】怎么知道的【无极荣耀】?我战斗了这么长时间,能自己发现我的【无极荣耀】攻击是【无极荣耀】一种冰片的【无极荣耀】,你是【无极荣耀】第一个。”

  “你的【无极荣耀】攻击速度很快,不但很难拦截,而且因为冰片透明,所以确实是【无极荣耀】不容易发现。不过我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更快,而且我格挡了几次攻击,当时我感觉到了明显的【无极荣耀】冲击力,所以判断应该是【无极荣耀】实体攻击,而且在冰片碎裂的【无极荣耀】瞬间有一些冰晶落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脸上,当时只感觉到一阵冰凉,随后才想明白那其实是【无极荣耀】冰。”

  “你这个世界第一果然不是【无极荣耀】白来的【无极荣耀】,起码观察力无敌。”

  “不,我的【无极荣耀】观察力也不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不然也不会被你击中了。说实话,你的【无极荣耀】攻击就是【无极荣耀】占了攻击方式诡异的【无极荣耀】优势,其实实力很一般,如果我知道你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你根本一下也碰不到我。”

  那女人无奈的【无极荣耀】点点头表示确实如此,毕竟她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在她承认后我又接着问道:“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到底是【无极荣耀】如何做到从背后袭击我的【无极荣耀】?我猜测你手背上的【无极荣耀】那个东西可能能够形成不同结构的【无极荣耀】冰片,你应该是【无极荣耀】利用那个东西制造出了类似于回旋镖一样结构的【无极荣耀】冰片,所以才会绕了一圈从背后袭击我。”

  “这你也能猜到?”之前那女人只是【无极荣耀】赞叹我的【无极荣耀】观察力,这次却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惊讶了。要知道这可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秘密,一般人到死都猜不到原因的【无极荣耀】。

  看她这反应就算她不回答我也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无极荣耀】点头道:“既然如此,我的【无极荣耀】疑问也就全都解答了。”

  “那么你现在是【无极荣耀】要杀掉我吗?”

  我直接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就不和你绕弯子直接说了。我觉得你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和个人战斗能力都很不错,培养一下将来就是【无极荣耀】可以独当一面的【无极荣耀】强力战斗人员。”

  “所以你想招揽我?”那女人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点点头看向她问道:“你愿意接受招揽吗?”

  听到这里那女人忙不迭的【无极荣耀】点头如啄米。“当然。听说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待遇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我早就像成为冰霜玫瑰盟那样的【无极荣耀】行会的【无极荣耀】会员了,只可惜我的【无极荣耀】等级太低,好多行会都不要我!”

  “不要你?”

  “嗯。”那女人点头道:“我以前都不怎么玩游戏的【无极荣耀】,所以近入游戏有点晚。我刚进游戏那会好多玩家都已经八百多级了,我才是【无极荣耀】个新手,又不认识什么人,没人带我。刚开始练级什么的【无极荣耀】还好说,毕竟大家等级都高了,低级练级区没人去。可是【无极荣耀】后来随着我的【无极荣耀】等级提升,逐渐可以进入那些常规玩家中级别较低的【无极荣耀】人员的【无极荣耀】练级区了。可是【无极荣耀】这个时候开始我的【无极荣耀】练级速度就被卡住了。那些玩家总是【无极荣耀】排挤我。他们大多之前都有朋友,拉帮结派的【无极荣耀】,有时候把我赶到一些怪物很少的【无极荣耀】地方,有时候干脆不让我在附近练级,甚至于还杀我想要爆装备。”

  对于这女人的【无极荣耀】话我当然是【无极荣耀】知道的【无极荣耀】。其实她说的【无极荣耀】这个并不是【无极荣耀】个例,反而是【无极荣耀】普遍现象。之所以大家都喜欢在游戏刚开服的【无极荣耀】时候抢先进入练级,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怕遇到这种情况。首先是【无极荣耀】玩家全都挤在一个等级区段,然后互相抢怪干扰升级,其次是【无极荣耀】拉帮结派的【无极荣耀】互相倾扎,各种玩家之前的【无极荣耀】摩擦导致战斗不断,这样进一步干扰了升级的【无极荣耀】速度。我当初升级速度能那么快,除了捡到幸运这个意外之外,更主要的【无极荣耀】原因其实还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误入了迷失之城那个红名区。虽然说红名区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地方,但最主要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避开了人流。一边是【无极荣耀】一个人独占一大片资源发展,另外一边是【无极荣耀】一大群人抢一片资源发展,哪个更快自然不用说了。

  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情况就是【无极荣耀】最普通的【无极荣耀】后进玩家的【无极荣耀】升级之路,只是【无极荣耀】她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以前不玩游戏的【无极荣耀】原因,在游戏里没什么朋友帮忙,这才导致她现在的【无极荣耀】等级上不去,老是【无极荣耀】被人压着。不过,我觉得以她的【无极荣耀】这个战斗方式来说,其实她超过大多数玩家的【无极荣耀】等级也就是【无极荣耀】个时间问题,只要突破过了这道坎,她的【无极荣耀】优点就是【无极荣耀】表现出来。可以说她现在其实就是【无极荣耀】那埋在淤泥中的【无极荣耀】荷花,别看现在一片黑暗,但只要从淤泥中伸出脑袋,很快就能开出美丽的【无极荣耀】花朵了。

  既然知道她是【无极荣耀】朵美丽的【无极荣耀】荷花,那么我当然不会介意在她还没长出淤泥之前帮她一把,反正这个对我也不算什么事情,将来还能有很大的【无极荣耀】收益。培养人才也算是【无极荣耀】一种投资,而且收益可能远比一些死物的【无极荣耀】投资要高得多。

  “既然你同意了,那就先跟我走吧。加入之前还要帮你做些测试,合格才能收你入会,我们行会毕竟不是【无极荣耀】就我一个人,不能因为我是【无极荣耀】会长就乱收人,必要的【无极荣耀】考核还是【无极荣耀】要的【无极荣耀】。不过我觉得你应该都能轻松过关。”

  “我可以吗?”

  “考试规则都是【无极荣耀】我定的【无极荣耀】,我觉得你能过,当然就没多大问题,只要你别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正常发挥肯定是【无极荣耀】没问题的【无极荣耀】。哦对了,说了半天都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我叫奥蕾西娅。”

  “奥蕾西娅?法国人?”

  “不是【无极荣耀】,我父亲是【无极荣耀】爱尔兰人,不过我妈妈是【无极荣耀】德国人,我现在住在法国,在这边上学。”

  “你都还没毕业的【无极荣耀】吗?”

  “嗯。我是【无极荣耀】博士生。”

  我点点头,然后很随意的【无极荣耀】问了句:“什么专业啊?”

  奥蕾西娅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无极荣耀】说道:“量子力学专业。”

  “量子力学?”我惊讶的【无极荣耀】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无极荣耀】这位美女。

  在同意加入我们行会后我就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而且帮她治好了身上的【无极荣耀】伤,她也将战斗是【无极荣耀】佩戴的【无极荣耀】面具拆了下来。之前虽然从声音中听出来这是【无极荣耀】个女人,但是【无极荣耀】在看到她的【无极荣耀】脸蛋之后才意识到这是【无极荣耀】位美女,而且是【无极荣耀】很罕见的【无极荣耀】那种比较精细类型的【无极荣耀】美女。要知道在西方,这种女人可是【无极荣耀】不多见的【无极荣耀】。白种人大多骨架粗大,长的【无极荣耀】比较粗犷,很少有精致型的【无极荣耀】美女,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位却是【无极荣耀】有着一些东方人的【无极荣耀】特质。不过从她的【无极荣耀】自我介绍中可以知道她其实是【无极荣耀】纯白人,没有东方血统。

  在我惊呼之后奥蕾西娅也是【无极荣耀】有些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我这个专业连我在内只有三个女生,算是【无极荣耀】比较少见的【无极荣耀】了。”

  我点点头道:“确实很少见。我第一次听说有学这个的【无极荣耀】女生,不过不管了,我们行会又不是【无极荣耀】搞科研的【无极荣耀】,这些都没关系。你现在先跟我上去见见同伴吧。我们还有个任务没做完。”

  “这个没问题。不过这些生物怎么办?”

  “它们打得正热闹,不用管他们了。不过回去的【无极荣耀】路你知道吗?”

  奥蕾西娅用力点了点头表示知道,我看她这样也就放心的【无极荣耀】跟着她去找路去了。还别说,这地方的【无极荣耀】墙壁上各中通道看起来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没想到奥蕾西娅居然可以很准确的【无极荣耀】在其中找到能回到我们之前战斗位置的【无极荣耀】那条通道,而且这个通道中哪里有什么怪物她都能如数家珍的【无极荣耀】提前告诉我。

  一路上我和奥蕾西娅是【无极荣耀】边走边聊,总算是【无极荣耀】明白了一些她的【无极荣耀】事情。实际上刚刚和我们发生冲突的【无极荣耀】那帮人和奥蕾西娅并不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其实奥蕾西娅当时在那里是【无极荣耀】打着占便宜的【无极荣耀】心思去的【无极荣耀】。

  她看到了两帮人在那边混战,然后就想到了可能会有便宜可占,于是【无极荣耀】就潜伏在了一边静静的【无极荣耀】等待,最后还别说,还真的【无极荣耀】让她等到了。最终当阿修福德过去准备结束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奥蕾西娅突然杀了出来,先是【无极荣耀】偷袭了阿修福德,然后抢了地上的【无极荣耀】几件装备,只可惜她正准备跑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发现我到了,后面的【无极荣耀】事情我都知道了。至于认出我来,并不是【无极荣耀】一开始,而是【无极荣耀】在后续的【无极荣耀】追击过程中,当我进入这个洞穴后并展开翅膀之后她才想起来是【无极荣耀】我,因为当时我的【无极荣耀】这个造型和她在论坛上看到的【无极荣耀】一张我的【无极荣耀】战斗截图很像,结果一下就被她认了出来。

  不得不说这丫头胆子很大,即便是【无极荣耀】发现了是【无极荣耀】我最终还能冲上来和我战斗。不过,当我说她胆子大之后她立刻就辩解道:“谁说的【无极荣耀】啊?当时认出是【无极荣耀】你我就想要跑来着,谁知道你这么厉害,那么黑的【无极荣耀】环境,我还事先藏了起来你居然都能找上来,害得我只能逃跑。可惜最后没跑掉被你挡住了,所以才不得不战斗的【无极荣耀】。”

  “搞了半天还成我的【无极荣耀】错了?”我说完之后突然想到一个事情,然后问道:“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经常在这里啊?”

  奥蕾西娅点点头道:“之前我不是【无极荣耀】说了吗?我再练级点经常被人欺负,后来我就发现了这个地方。你也看到了,这里的【无极荣耀】各种通道四通八达,而且弯道转角很多,非常适合我的【无极荣耀】职业和战斗特点,所以我就专门在这里练级了。时间一长把附近的【无极荣耀】地形都摸透了,战斗起来就更方便了。遇到搞不定的【无极荣耀】怪物就跑,实在甩不掉我就把怪物往那些玩家那边引,怪物和玩家碰面之后就会打起来,我就可以跑了。”

  “原来你也是【无极荣耀】个害人精啊!”

  “我又不是【无极荣耀】故意害人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跑不掉了才会引怪过去。再说我每次都尽量把怪物带到那种队伍很庞大的【无极荣耀】玩家群里面,他们白得到一个落单的【无极荣耀】怪应该感激我才对。”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无极荣耀】来找你算账的【无极荣耀】,你不用跟我解释。”

  “那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我出声说道:“你知道我是【无极荣耀】和朋友来这里做任务的【无极荣耀】,你既然对这里的【无极荣耀】地形环境这么熟悉,那正好可以帮帮我们的【无极荣耀】忙。”

  “带路是【无极荣耀】吧?”奥蕾西娅立刻兴奋地说道:“这个我擅长。”

  “你这么开心干什么?”看着明显兴奋过度的【无极荣耀】奥蕾西娅我有些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奥蕾西娅不好意思的【无极荣耀】说道:“不好意思啊,习惯了。这地方什么都好,就是【无极荣耀】一点不好,就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怪物不出钱,我在这里练级经常是【无极荣耀】一个铜板也搞不到,没办法只好偶尔帮那些不认识路的【无极荣耀】玩家带个路什么的【无极荣耀】收点向导费。”

  “原来这才是【无极荣耀】你主业啊?”

  “这个是【无极荣耀】副业。”奥蕾西娅笑着说道:“其实我的【无极荣耀】主业是【无极荣耀】捡尸体。有些队伍在这边全军覆没之后这边会剩下好多装备,我就把这些东西全都捡走卖掉,这个才是【无极荣耀】最来钱的【无极荣耀】。”

  “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明白了,你简直就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土著!”

  我这边刚说完奥蕾西娅就指着前面说道:“这个洞口出去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刚刚战斗的【无极荣耀】位置了,不过最好你先出去和他们说一声,免得我一出去又打起来了。”

  我点点头就先从这个洞口钻了出去。这个洞口其实不在地上,而是【无极荣耀】在洞壁的【无极荣耀】顶端,下面距离地面还有三米多高,而且开口也不大,还有点向上倾斜,在下面不注意还真的【无极荣耀】很难注意到。

  我出来之后就看到这边满坑满谷的【无极荣耀】亡灵在那排队,不远处有一片空出来的【无极荣耀】区域,阿修福德他们就聚集在那边,唯一比较奇怪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居然受伤了,而且那个艾尔身上也有伤。

  “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啊?”

  之前发生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克利斯缔娜他们都被堵在了后面,参战的【无极荣耀】只有我召唤的【无极荣耀】那些亡灵和阿修福德加上我自己而已,其他人都没过来。可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克利斯缔娜和艾尔他们明显是【无极荣耀】发生了战斗,不然也不会受伤了。可问题是【无极荣耀】,他们在队伍后面是【无极荣耀】怎么受伤的【无极荣耀】呢?他们又没参战。难道说碰上别的【无极荣耀】敌人了?可是【无极荣耀】这也不应该啊!就算是【无极荣耀】遇到别的【无极荣耀】玩家队伍,人家也不大可能攻击他们吧?要知道我之前可是【无极荣耀】把那些亡灵中的【无极荣耀】高级兵种都留在后面了。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克利斯缔娜他们身边全都是【无极荣耀】一帮子大巫妖、幽灵龙和黑暗圣堂武士之类的【无极荣耀】高级货。这样的【无极荣耀】阵容还能被袭击,对方得强大到什么程度才敢往上冲啊?

  “紫**回来啦?”看到我出现阿修福德立刻跑了过来,然后抓着我问道:“你追的【无极荣耀】那个人呢?”

  我抬头朝后面看去,奥蕾西娅正在洞口伸个脑袋张望。我朝她招了招手,她立刻跳了下来。阿修福德诧异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这个是【无极荣耀】……?”

  “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预备役会员,我刚招的【无极荣耀】。”

  “靠,这种时候你都能发展会员啊?教堂的【无极荣耀】牧师都没你敬业!”阿修福德忍不住吐糟道。

  “行了,别抱怨了。奥蕾西娅的【无极荣耀】战斗技巧很不错,就是【无极荣耀】因为缺乏资源所以实力上不去,好好培养一下说不定就是【无极荣耀】下个克利斯缔娜。”

  “她也是【无极荣耀】法师?”克利斯缔娜受的【无极荣耀】伤不重,而且已经治疗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听说我新招的【无极荣耀】人将来会成为她一样的【无极荣耀】存在,她当然要过来看看。

  我这边还没来及解释,奥蕾西娅就已经尖叫着蹦到了克利斯缔娜身边,然后喊着:“你就是【无极荣耀】那个号称欧洲第一炮台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我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粉丝,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克利斯缔娜本来是【无极荣耀】被吓了一跳,不过知道只是【无极荣耀】粉丝也就放心了。真的【无极荣耀】给奥蕾西娅签了个名之后就把她带过去和其他几个女人聊了起来,显然相处的【无极荣耀】不错。女儿的【无极荣耀】友谊建立起来比男人快多了,而且男人是【无极荣耀】无法理解那种女性之间的【无极荣耀】友谊的【无极荣耀】。趁她们在那边玩闹,我就重新拉着阿修福德问了下详细情况。

  虽然有两个人受伤,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没有死亡,所以我一开始以为事情不算严重,但是【无极荣耀】听阿修福德一说才知道问题相当严重。

  其实克利斯缔娜他们是【无极荣耀】在来到这边之后被袭击的【无极荣耀】,而袭击他们的【无极荣耀】也不是【无极荣耀】我想象中的【无极荣耀】怪物或者玩家,而是【无极荣耀】——NPC。对,就是【无极荣耀】NPC,而且就是【无极荣耀】之前我们救下来的【无极荣耀】那个NPC的【无极荣耀】同伴,甚至被我们救下来的【无极荣耀】那个也在其中。

  因为克利斯缔娜他们以为这些NPC都是【无极荣耀】中立的【无极荣耀】,所以完全没防备,而我临走前给那些亡灵下的【无极荣耀】命令是【无极荣耀】“保护那种生物”。因此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说到这里需要提一下那种NPC。这种NPC是【无极荣耀】一种人形生物,身高比正常人要矮小一些,大概只有一米高。但是【无极荣耀】这些并不是【无极荣耀】矮人,他们并不壮实,也没有大胡子什么的【无极荣耀】。长相方面这些家伙和正常人类基本一致,只是【无极荣耀】整个身体都缩小了比例,变成一米左右高度的【无极荣耀】一种缩小版的【无极荣耀】人类。

  这些东西虽然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强壮,也没有啥战斗力,但是【无极荣耀】这些家伙却是【无极荣耀】有着和矮人差不多的【无极荣耀】建造技术,可以制作各种复杂的【无极荣耀】战争机器,算是【无极荣耀】一帮技术人员。

  正因为这些家伙和一般人不一样,所以我离开时丢下的【无极荣耀】话是【无极荣耀】让亡灵们保护那种生物,结果后来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同伴都被亡灵们认定是【无极荣耀】保护范围内的【无极荣耀】生物,而那些家伙之后攻击了阿修福德他们。阿修福德虽然也是【无极荣耀】亡灵保护的【无极荣耀】目标,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要他们也保护那些生物,所以亡灵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被保护生物之间发生战斗要帮谁,只能在一边干看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阿修福德他们被偷袭之后因为还要那些NPC帮忙,又不敢报复还击,只能看着他们离开。好在对方战斗力不怎么样,只是【无极荣耀】因为突然袭击伤到了克利斯缔娜和艾尔,没有造成更大伤亡。

  “原来是【无极荣耀】这样啊!看来你的【无极荣耀】任务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变麻烦了!”我听完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叙述后感叹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