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击穿与顽强的【无极荣耀】阻击

第一百六十七章 击穿与顽强的【无极荣耀】阻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们这边知道时间紧迫,对方当然也知道,所以那个魔法师立刻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绘制魔法阵,而且之前被我摧毁的【无极荣耀】魔法阵雏形虽然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无极荣耀】地面上剩余的【无极荣耀】痕迹就像是【无极荣耀】标记一样,这给对方绘制魔法阵的【无极荣耀】工作带来了很大便利,至少他的【无极荣耀】速度快了很多。

  阿修福德在这边看着那个魔法师又开始绘制魔法阵立刻就着急的【无极荣耀】催促我们快一点,从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不难看出,对方的【无极荣耀】绘制速度明显超过我们。如果对方按照这个速度,最多再有二十秒就能完成一个新的【无极荣耀】魔法阵,而我们这边二十秒却只能干掉大约二十人,这个损失虽然也不小,可我们不确定这样是【无极荣耀】否能保证摧毁那道屏障。

  阿修福德能看出我们的【无极荣耀】进度慢于对方,我当然也能看的【无极荣耀】出来,所以我正在想办法。

  永恒已经被我扔过去了,召回我已经试过了,根本无效,屏障显然隔绝的【无极荣耀】不单单是【无极荣耀】正面这一小块,可能是【无极荣耀】形成了一个球体将整个区域都罩起来了。没有永恒,我的【无极荣耀】破防能力就很成问题了,所以现在还是【无极荣耀】要靠魔宠帮忙。

  夜月在我看她之前就已经明白了要干什么。她迅速的【无极荣耀】抬手按住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头饰侧面的【无极荣耀】那个可以旋转的【无极荣耀】外壳,然后向上一拧,眼前的【无极荣耀】目镜立刻升了起来,将她那双天下最美的【无极荣耀】眼睛露了出来,不过这双眼睛刚一出现就突然闪耀起了一圈七彩的【无极荣耀】光芒,然后从瞳孔中猛然射出了两道亮白色的【无极荣耀】射线。

  没有出现预料之中的【无极荣耀】能量轰击画面,光束在撞上屏障之后没有爆发任何声光效果直接就穿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却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细了一圈,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变得黯淡了很多。不过,即便是【无极荣耀】变的【无极荣耀】更细更暗淡,但光束好歹是【无极荣耀】穿过去了,只是【无极荣耀】那光束在穿过屏障后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无极荣耀】变化。因为它居然转完了。

  射入光幕中的【无极荣耀】光束在穿越屏障的【无极荣耀】瞬间立刻就来了个转向,直接偏向一侧将防线后方的【无极荣耀】三名玩家直接射穿后又击中了地面炸的【无极荣耀】石屑乱飞。

  夜月也是【无极荣耀】对这一击有些疑惑,没想到这个光幕居然还能起到折射作用,虽然光束还是【无极荣耀】伤到人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折射显然并不受控制,至少短时间内我们没法计算出准确落点。不过,考虑到这样至少能加快点速度,夜月也没停下,而是【无极荣耀】不断的【无极荣耀】发射光束进行攻击,可惜准头完全没法控制,偶尔能一次穿几个人,但更多的【无极荣耀】时候却是【无极荣耀】飞上洞顶或者直接击中地面,反正效果很糟糕,只能说是【无极荣耀】聊胜于无而已。

  夜月和克利斯缔娜在那边一发接一发的【无极荣耀】给对方制造伤亡,阿修福德却是【无极荣耀】急的【无极荣耀】直上火,对面的【无极荣耀】法师速度非常快,这么点时间就完成了差不多一半的【无极荣耀】魔法阵,如果再没有什么转机,对方很快就会完成自己的【无极荣耀】魔法阵。

  就在阿修福德急的【无极荣耀】不行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米拉却是【无极荣耀】从地上站了起来。甩了甩了头让自己稍微清醒一下之后米拉没有做任何停留,立刻将目光锁定了那边的【无极荣耀】屏障,然后张嘴就是【无极荣耀】一发毁灭射线砸了出去。

  和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那种光弹不同,米拉的【无极荣耀】射线虽然也是【无极荣耀】聚能武器,但没能击穿屏障,这个主要和毁灭射线的【无极荣耀】特性有关。如果用动能武器的【无极荣耀】方式来形容,克利斯缔娜和夜月的【无极荣耀】攻击其实类似穿甲弹,其攻击方式就是【无极荣耀】将自身能量向前作用,一路突破,直到自身能量耗尽。但是【无极荣耀】米拉的【无极荣耀】毁灭射线却具有爆破榴弹的【无极荣耀】特性,属于那种一碰就炸的【无极荣耀】类型,因此在命中光幕之后毁灭射线不是【无极荣耀】穿过去,而是【无极荣耀】发生了爆炸。

  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毁灭射线没用,米拉立刻干了件很惊人的【无极荣耀】事情。只见她突然再次加速冲着光幕狂奔而去,然后在即将撞上光幕的【无极荣耀】瞬间突然抬起了上半身用两只前爪和胸口以及整个脑袋一起撞上了那道屏障,但后肢却是【无极荣耀】一直不断的【无极荣耀】发力向前冲。

  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米拉再次重重的【无极荣耀】撞击在屏障之上。因为这次接触面积很大,所以米拉并未被反震力伤到,反倒是【无极荣耀】屏障背后的【无极荣耀】那群人中再次有人开始流鼻血了。

  发现攻击有效果的【无极荣耀】米拉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立刻退后了一截,然后发力再次撞了上去,这次效果更明显,队伍里不然全员流鼻血了,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家伙的【无极荣耀】眼角也开始淌血了。

  “对对对,就是【无极荣耀】这样,有效果,加油!”阿修福德看到了希望立刻大声加油鼓劲。

  我一看这情况也是【无极荣耀】想明白了,直接一个响指,身边立刻又多了一个身影。“维多利亚,拜托了。”

  “看我的【无极荣耀】吧。”维多利亚刚一出现就将自己的【无极荣耀】命运之箭举了起来。

  之前因为时间太短,所以我没有想明白,现在总算是【无极荣耀】想清楚了。这个防御屏障显然就是【无极荣耀】靠这些人的【无极荣耀】集体组成的【无极荣耀】一个共同防御体,对其产生的【无极荣耀】任何攻击都会被消弱,然后平均分担在这些战士的【无极荣耀】身上。但是【无极荣耀】,归根结底这东西依然是【无极荣耀】个防御屏障,而我们要捅破屏障,其实并不一定要用高功率输出来硬砸啊。

  维多利亚出现之后立刻从地面升了起来,巨大的【无极荣耀】命运之轮在她面前出现,然后维多利亚直接将手中的【无极荣耀】黄金弓平举于面前,右手轻轻搭上弓弦。随着她的【无极荣耀】手指拉动那根亮闪闪的【无极荣耀】能量弓弦向后拉的【无极荣耀】同时,一支纯能量体的【无极荣耀】光箭也在弓弦上凝聚了出来。“去吧,命运之箭。”维多利亚手指一松,那枚光箭便电射而出,然后就在对面玩家担忧的【无极荣耀】目光中轻松穿过防御壁。那玩意对命运之箭几乎毫无反应。

  阿修福德在看到命运之箭闯过去的【无极荣耀】同时就兴奋的【无极荣耀】蹦了起来,因为我们这边又多了一个能射穿防御壁的【无极荣耀】人,而且和前两个人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不一样,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攻击居然没有被前面的【无极荣耀】玩家挡住。光箭直接穿透了几名主动去挡箭的【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身体,但是【无极荣耀】没有产生任何效果,搞得那几个被射穿的【无极荣耀】人还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中箭的【无极荣耀】部位发现没有任何损伤后还有点愣神。

  位于法师身边的【无极荣耀】战士们看到光箭竟然无视前方射穿的【无极荣耀】人体直接冲身边正在绘制魔法阵的【无极荣耀】法师去了,连忙再次出手推了对方一把,希望和上次一样让法师逃过一劫,但结果那支黄金箭却是【无极荣耀】在法师被推出去的【无极荣耀】同时立刻就来了个急转弯,然后不偏不倚的【无极荣耀】正中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心口位置并一下完全穿了进去。

  几乎在看到这个结果的【无极荣耀】瞬间对面的【无极荣耀】人就集体呆住了,因为他们以为法师完蛋了。但愣了两秒之后看到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那个法师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疑惑的【无极荣耀】看了下自己胸口。

  那光箭就仿佛是【无极荣耀】一个幻影,射入法师的【无极荣耀】胸口就消失不见了,没有产生任何杀伤,也没有什么声光效果出现。不过,相比之他们的【无极荣耀】疑惑,我却是【无极荣耀】淡定的【无极荣耀】转头看向了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无极荣耀】对我道:“抱歉,抽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愤怒!”

  “愤怒代表什么意思?”阿修福德大致知道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命运之箭是【无极荣耀】个怎么回事,但他并不记得具体属性效果。

  维多利亚听到阿修福德询问就直接回答道:“愤怒的【无极荣耀】属性是【无极荣耀】使目标生命值和防御力下降50耐力消耗翻倍,同时获得正常值三倍以上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和敏捷,各类技能释放失败概率翻倍,但释放后威力为正常值的【无极荣耀】三倍。”

  阿修福德一听这结果不但没有失望,反而兴奋的【无极荣耀】拍手道:“不错不错,这个结果很有用。”

  维多利亚显然不明白阿修福德为什么这个反应,她疑惑的【无极荣耀】看向我,等待解释。我先是【无极荣耀】提醒米拉和克利斯缔娜不要停,然后才解释道:“我们需要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打断对方的【无极荣耀】技能释放。你这个技能失败率翻倍其实已经帮大忙了。”

  “可这样依然还有成功的【无极荣耀】可能性啊。”

  “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尽快帮我把前面的【无极荣耀】那排人都给我点倒。”

  “了解。”维多利亚立刻再次开弓,而且这次没有任何停顿的【无极荣耀】开始一只一只的【无极荣耀】往外射命运之箭。

  和克利斯缔娜以及夜月的【无极荣耀】攻击不停,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命运之箭发射速度奇快,一秒就能飞出去三四支箭,而且前面那道屏障对她的【无极荣耀】命运之箭完全起不到任何拦截效果。

  虽说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这里也有个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命运之箭并不一定会造成直接伤害,所以对面的【无极荣耀】人群不是【无极荣耀】中箭之后都会出现不好的【无极荣耀】现象,而且很多负面效果对那些战士现在的【无极荣耀】工作其实没有太大影响。不过,至少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命运之箭还有一个死亡属性,以现在这个速度,维多利亚平均每五秒就能抽到一次死亡属性,然后被命中的【无极荣耀】人直接就挂掉了,而且更多的【无极荣耀】人中了负面属性,体力什么的【无极荣耀】都下降了很多,对防御壁的【无极荣耀】支撑力度明显下降了很多。

  虽然我们这边在努力清人,但对面的【无极荣耀】魔法阵毕竟已经完成大半,对方最终依然在我们摧毁防御壁之前完成了魔法阵,然后那个法师在阿修福德惊慌的【无极荣耀】表情中点亮了魔法阵。紧跟着就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爆鸣,然后法师直接向后飞了出去,地上的【无极荣耀】魔法阵也是【无极荣耀】直接爆掉,连上面站的【无极荣耀】人都被炸的【无极荣耀】灰头土脸。虽然这次爆炸没有造成任何伤亡,但阿修福德却很开心,因为这个情况说明技能失败了。

  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那一箭显然是【无极荣耀】奏效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技能虽然不会总是【无极荣耀】失败,但重新绘制魔法阵也是【无极荣耀】需要时间的【无极荣耀】。之前对方第二个魔法阵绘制速度很快是【无极荣耀】因为地上还有第一个魔法阵的【无极荣耀】痕迹,而现在第二个魔法阵直接就爆掉了,不但地上的【无极荣耀】痕迹没有了,连绘制地点都要换位置,因此这次的【无极荣耀】魔法阵不但快不起来,甚至可能还会因为法师的【无极荣耀】伤势而变慢,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个魔法阵要再次完成只要要三十秒以上。

  三十秒虽然不多,但照我们现在这个速度,对方的【无极荣耀】防御壁明显撑不到三十秒了。就这么一会那边的【无极荣耀】战士已经被我们干掉三分之一还多了,剩下的【无极荣耀】人不是【无极荣耀】鼻子流血就是【无极荣耀】眼睛流血,看起来都快不行了,所以这个屏障随时可能崩溃,而只要这个东西完蛋了,就靠那些人是【无极荣耀】肯定挡不住我们的【无极荣耀】。

  看到了希望,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干净立刻就上来了,而且我发现召唤维多利亚之后居然还能召唤新单位。我们这边开始任务的【无极荣耀】名额是【无极荣耀】七个人,现在挂掉了四个,而我只召唤了夜月、米拉和维多利亚,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很可能还有一个名额。

  考虑到这已经是【无极荣耀】任务的【无极荣耀】最后关卡了,所以我也没打算再保留这个名额了,直接一挥手,坦克巨大的【无极荣耀】身躯便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背后。

  阿修福德感觉到背后好像有什么很沉重的【无极荣耀】东西落地,回头一看立刻兴奋了起来,不过我没管他,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指挥坦克开火。

  坦克直接将自己的【无极荣耀】背甲展开,然后被大量肌肉组织高管的【无极荣耀】魔晶大炮发射器就升了起来。经过五秒聚能,坦克背上的【无极荣耀】发射器内部突然一闪,一枚紫色光弹飞射而出,不到一秒就命中了光幕。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整个大厅都被照的【无极荣耀】一片雪白,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都被强大的【无极荣耀】爆风吹的【无极荣耀】向后滑行了好几米才稳住身形,而在我们看不到的【无极荣耀】光幕对面,就在爆炸的【无极荣耀】瞬间,对方的【无极荣耀】防线中立刻又十几个人同时蹊跷喷血的【无极荣耀】倒了下去。

  阿修福德一直在等着看结果,这边爆炸产生的【无极荣耀】烟尘刚刚散开一点,他立刻就望向了对面,结果就看到对方的【无极荣耀】防御线上倒了一排人。这些人的【无极荣耀】脑袋整个都不见了,从地上放射状的【无极荣耀】血迹可以看的【无极荣耀】出来,这些人的【无极荣耀】脑袋应该是【无极荣耀】直接爆炸了,至于剩下的【无极荣耀】人,虽然脑袋还在,但是【无极荣耀】一个个都是【无极荣耀】七孔流血,站在那里也是【无极荣耀】摇摇晃晃的【无极荣耀】好像随时会倒下去的【无极荣耀】样子。

  “哈哈,看你们还怎么防!”阿修福德兴奋的【无极荣耀】冲我喊:“再来一发,搞定他们。”

  “抱歉,聚能魔晶炮就一发!”

  “啊?”

  原本兴致高昂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直接被我一盆冷水浇了个通透,不过,就在他失望无比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是【无极荣耀】又再次开口了。

  “不过,没有魔晶大炮不是【无极荣耀】还有脑袋吗?”我说着就一指前面的【无极荣耀】屏障对坦克大喊着:“给我直接撞过去,碾死那帮家伙!”

  坦克二话不说,直接收起魔晶炮,然后鞘翅长开,里面的【无极荣耀】翅膀疯狂扇动辅助加速,同时六条粗壮的【无极荣耀】长腿快速运动,推动着他那巨大的【无极荣耀】身躯猛然加速向着屏障冲了过去。

  米拉看到坦克冲了过来也是【无极荣耀】稍稍退后,然后看着坦克的【无极荣耀】步伐计算好了提前量跟着他一起撞了上去。

  那屏障后面的【无极荣耀】人员被*掉了一半多,本来就已经摇摇欲坠了,两只巨兽这次的【无极荣耀】联合攻击根本就超出了他们的【无极荣耀】承受上限。米拉和坦克只感觉到了轻微的【无极荣耀】抵抗力,面前的【无极荣耀】屏障就突然爆成了漫天的【无极荣耀】光之碎片,然后两头巨兽都是【无极荣耀】一冲而过。米拉一个紧急刹车,张口就是【无极荣耀】一道毁灭射线从阵线前方横向扫了过去,瞬间就清掉了一片人,而坦克则是【无极荣耀】低着头直接冲那边还在忙活魔法阵的【无极荣耀】法师就撞了过去。

  那些守卫在法师身边的【无极荣耀】战士还不算太傻,没有笨到以为自己能挡住坦克的【无极荣耀】直线冲击,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架起那个法师就跑。人群中央,抱着奖品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也是【无极荣耀】被众人簇拥着赶紧闪避,而坦克则是【无极荣耀】仿佛一艘失控冲上陆地的【无极荣耀】航空母舰一般一头撞上了大厅后方的【无极荣耀】墙壁,然后那道墙壁就好像豆腐做的【无极荣耀】一样碎掉了,坦克直接一头插进去好几米深才算停住。

  我早就知道那个屏障八成挡不住这一下冲击所以在屏障贯通的【无极荣耀】瞬间就对着那个法师发射了一枚追魂箭。对方身边的【无极荣耀】战士相当给力,居然用手里的【无极荣耀】大剑挡住了我的【无极荣耀】追魂箭,但是【无极荣耀】这家伙紧接着就被一排光锥命中了小腿,瞬间倒了下去,没等他再爬起来,一道超亮的【无极荣耀】射线便直接轰中他的【无极荣耀】脑袋将其变成了无头骑士。

  那个被保护着的【无极荣耀】法师因为战士突然跌倒而跟这摔了个跟头,不过他才刚爬起来就听到背后有破空声。他猛一回头就看到两个旋转着的【无极荣耀】月刃飞速射来,然后不等他张开防护魔法就被两只月刃切成了三段散落一地。

  在法师挂掉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便已经从他的【无极荣耀】尸体上跳了过去,向旁边一伸手,之前扔出去的【无极荣耀】永恒立刻飞回了我的【无极荣耀】手里瞬间变回了钩镰枪形态。

  拿着永恒钩镰枪,我速度立刻再次暴增,朝着那边拿着奖励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冲了过去。

  在防御屏障破裂后,对方的【无极荣耀】防卫人员只有两个人保护法师,而剩下的【无极荣耀】人无一例外的【无极荣耀】都去保护这个那着奖品的【无极荣耀】人去了。看到我冲过来,对方立刻开始阻拦我的【无极荣耀】攻击。两名玩家刚刚一左一右的【无极荣耀】站好位置准备夹击就被两只月刃削掉了脑袋,而我则是【无极荣耀】从他们尚未倒下的【无极荣耀】尸体中间跑了过去,手中永恒钩镰枪被我挥了起来对着人群后方就是【无极荣耀】一下劈斩而出。一道光刃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劈斩飞了出去,对方的【无极荣耀】人群中分出两人回身格挡,但光刃仿佛裁纸一般穿过两人的【无极荣耀】身体将其分尸,然后继续向前,直到命中发现事情不好回身格挡的【无极荣耀】第三个人后才在将此人的【无极荣耀】盾牌切开之后又在他的【无极荣耀】胸口留下了一道能直接看见心脏的【无极荣耀】伤口才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消失。

  这边防御的【无极荣耀】人刚刚倒下我就冲到了人群附近,几个玩家刚想要围攻我就被不知道从哪飞来的【无极荣耀】光锥命中了额头倒了下去,而我则是【无极荣耀】直接闪过他们的【无极荣耀】尸体杀入人群,永恒钩镰枪一个横扫就挑飞了四五个人,枪尾横向一下砸飞一个,枪头转动过来一个下劈又将一人从肩膀到另一侧的【无极荣耀】胯骨斜着劈开。不过这家伙还挺硬气,死都死了还死死抓着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不肯松手,希望能多争取一点时间。不过我没有满足他的【无极荣耀】愿望,手腕一抖,永恒钩镰枪直接碎成了一地的【无极荣耀】金属弹珠,好像弹簧球一样在地上弹了一下之后立刻全部飞射入我的【无极荣耀】手心再次凝固成了一柄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钩镰枪。

  对方看到我再次获得武器控制权,眼神不甘心的【无极荣耀】黯淡了下去,但我却没有管他,直接越过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尸体继续追击,前面的【无极荣耀】人并没有因为我的【无极荣耀】生猛而有所退缩,反而是【无极荣耀】疯狂的【无极荣耀】扑了上来。他们甚至放弃了用武器攻击,而是【无极荣耀】使用了无赖打法,直接抱头的【无极荣耀】抱头抱腿的【无极荣耀】抱腿,一群人呼啦一下全都挂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乍一看就好像我身上又披挂了一层人体装甲一般。

  我甩动收臂旋转腰肢试图挣脱,但是【无极荣耀】可惜这些人就跟涂了胶水一般粘在我身上死活不下来。

  “真是【无极荣耀】碍事!”我突然放弃了永恒双手手指一弹,两边手腕上放的【无极荣耀】开口打开,伴随着一阵呜呜声,龙筋索自动射出并迅速防线展开了一大截细长的【无极荣耀】索线,而我则是【无极荣耀】在索线展开之后猛然用力旋转身体将索线完全甩了起来,同时启动技能:“绽放”。

  跟在我后面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只看到我的【无极荣耀】身边仿佛一朵巨大而美丽的【无极荣耀】花朵瞬间绽放开来,而后就见那些挂在我身上的【无极荣耀】人都变成了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残肢碎肉四下飞溅。惊讶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只来及喊了声:“我x!”就被一堆红的【无极荣耀】白的【无极荣耀】黏糊糊的【无极荣耀】喷了一身,险些没直接吐了。

  “总算是【无极荣耀】干净了。”全身没有沾上一滴血的【无极荣耀】我一边快速收回索线一边轻盈落地,看了下目标位置,猛地一招手,永恒钩镰枪再次飞入手心,然后我直接将钩镰枪当标枪朝前掷了出去。

  那个抱着东西跑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女性玩家,看起来最多二十岁。此时她身边一共就只剩下两个人而已了。看到飞来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那两人中的【无极荣耀】一个家伙立刻转身将手中的【无极荣耀】盾牌往地上一插,一道光幕再次出现,但可惜他阻挡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号称可以斩断一切的【无极荣耀】永恒,因此光幕和盾牌都没起什么作用,直接就被射穿。不过这两层防御好歹阻碍了永恒钩镰枪的【无极荣耀】前进,当枪身穿过他的【无极荣耀】身体时被他一把握住了。

  因为这家伙已经处于濒死状态了,所以他这个行为不属于抢夺武器,因此永恒钩镰枪得报复属性没有启动,结果就是【无极荣耀】等我冲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一把握住永恒钩镰枪却没能拔出来。

  “我x,这又不是【无极荣耀】在现实世界,你们不用搞得这么悲壮吧?”一下握住永恒钩镰枪居然甩不开这家伙,我无奈只好打算动摇一下对方的【无极荣耀】军心,可惜显然这招没用,对方死死抱住插在体内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就是【无极荣耀】不松手。

  “行,算你狠!”看他死活不松手,我干脆绕过他一把抓住永恒钩镰枪穿出他后背的【无极荣耀】枪头,然后向前一拉,永恒钩镰枪直接断成两截,枪头在我手里变成了一柄细剑。

  那家伙看着我逐渐追向前面的【无极荣耀】那两人非常的【无极荣耀】无奈,对上永恒这种好像液体金属一般可以随意变形的【无极荣耀】武器,他实在是【无极荣耀】无能为力。

  握着细剑的【无极荣耀】我再次追上两人,一剑刺出,对方仅剩的【无极荣耀】护卫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回身迎击,同时还不忘提醒对方:“你先跑,别管我!”

  我本来以为这个家伙会跟我周旋一二,谁知道这位更绝,主动迎着我的【无极荣耀】剑就撞了上来,结果当然是【无极荣耀】不出意外的【无极荣耀】被我一剑捅穿,但是【无极荣耀】那家伙却是【无极荣耀】一把抱住了我的【无极荣耀】手臂不肯松手了。

  “我x,你们不是【无极荣耀】吧?还来这招?”我郁闷的【无极荣耀】看了下这个家伙,他的【无极荣耀】脸上居然还有得意的【无极荣耀】笑容,不过我可不打算跟他在这里耗着。抬腿一脚踹在他身上,直接就让我的【无极荣耀】手臂挣脱了出来,但我却是【无极荣耀】突然感觉手上一空,然后就看到那家伙捂着肚子上的【无极荣耀】永恒躺在不远处冲我傻乐。

  “好,你们都是【无极荣耀】牛人,算我怕了你们,永恒我不要了还不行吗?”看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样子我直接放弃了永恒,双手一甩,哗啦一声刃爪弹出,然后直接就追着那个女孩去了。不是【无极荣耀】我抢不回来永恒,而是【无极荣耀】我不想耽搁时间,反正对方就剩一个人了,用刃爪应该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

  前面的【无极荣耀】女孩抱着那个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的【无极荣耀】奖品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发现我再次最近,她急忙加速向前。此时她其实已经跑到这个大厅的【无极荣耀】边缘了,我很不理解她干嘛还要往前跑。这又不是【无极荣耀】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建筑,到了边缘还能穿墙出去,这里可是【无极荣耀】地下,周围的【无极荣耀】墙壁不过是【无极荣耀】起个装饰作用,墙外面可全都是【无极荣耀】岩石,她这样过去根本就没地方跑啊。

  虽然我想的【无极荣耀】不错,可对方却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被追急眼了在乱跑。就在她到达墙壁边上的【无极荣耀】瞬间,这个女人居然突然往地上一趟,就像足球运动员飞身铲球一样的【无极荣耀】直接滑到了墙壁边上,然后撞开了一块位于墙壁底部的【无极荣耀】盖板滑进了后面的【无极荣耀】通道中。这个活动门只有几十公分高,就比狗洞稍微大点,要不是【无极荣耀】她这个姿势根本就进不去,而且那个盖板居然在打开后又自动落了下来。

  我一看这情况也干脆有样学样的【无极荣耀】一个飞身滑了过去,结果却是【无极荣耀】咚的【无极荣耀】一声一脑袋撞在了盖板上。

  “我x,怎么封死啦?”刚刚那女人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盖板就跟个活动门似的【无极荣耀】,一碰就开,我撞上去门板却是【无极荣耀】纹丝不动,这简直是【无极荣耀】坑人啊!“他爷爷的【无极荣耀】破门!永恒!”我一伸手,被那两个人限制住的【无极荣耀】永恒突然哗啦一下散成一地的【无极荣耀】细小弹珠,然后飞射而来在我手心聚集成型,只是【无极荣耀】这次变成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把匕首。

  一刀插进门板之中横向一拉,门板应声断裂,我一脚踢开掉下来的【无极荣耀】门板然后一下钻了进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