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发现巢穴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发现巢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正在拼命狂奔的【无极荣耀】少女没想到我的【无极荣耀】速度这么快,居然一下就追击到了她的【无极荣耀】背后,回头看了我一下之后她立刻开始加速逃离,试图躲避我的【无极荣耀】追击,然而她的【无极荣耀】判断力和我不可同日而语,我可以三五个魔法阵一次的【无极荣耀】间隔着跳,她却只能勉强保证一个挨着一个的【无极荣耀】往下跳,这速度自然是【无极荣耀】没有我快,所以即便是【无极荣耀】着急她也没办法拉开距离。

  “哈哈,你不用费劲了,你是【无极荣耀】跑不过我的【无极荣耀】。”我一边追一边在观察对方的【无极荣耀】反应,从对方明显加快的【无极荣耀】移动节奏和其中一次失误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非常紧张,她随时都可能出错。所以,我开始用语言刺激她。只要她发生一点判断错误,就有可能无法落在魔法阵上,而到时候我就有机会了。

  果然,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喊话,那个女人脚下一滑,再次起跳的【无极荣耀】时候明显高度不够,到达下一个魔法阵时并未准确的【无极荣耀】落在魔法阵上,仅仅是【无极荣耀】用双手扣住了魔法阵的【无极荣耀】边缘就和我最初尝试魔法阵的【无极荣耀】特性时一样挂在了那里。

  就在那女人挣扎着想往上爬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魔法阵上传来了咚的【无极荣耀】一声响,那女人抬头看向魔法阵上方,结果正好看到我缓慢的【无极荣耀】转身也向她看了过来。在看到我出现之后这个女人就意识到自己没可能摆脱我的【无极荣耀】追击了,但是【无极荣耀】她依然不打算放弃。

  “你不许过来。”那个女人突然将绑在腰上的【无极荣耀】绳子解了开来,然后单手提着那个盒子伸了出去,并且就这样用一只手将自己挂在了魔法阵边缘,同时大义凛然的【无极荣耀】恐吓我:“你再靠近我,我就把这东西扔下去,大不了我们谁也别想要。”

  听到对方的【无极荣耀】话,我其实并不担心。没错,她确实是【无极荣耀】可以把东西扔下去,如果是【无极荣耀】一般玩家也确实是【无极荣耀】没办法再把东西捞上来了。这地方有禁空领域,即便是【无极荣耀】会飞也没用,而且下面深不见底,根本没法下去。这样的【无极荣耀】地方,东西一旦掉下去,那就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再也别想拿回来了。不过,这都是【无极荣耀】对别的【无极荣耀】玩家来说的【无极荣耀】,对我来说这女人的【无极荣耀】威胁根本不构成任何威慑作用,而原因就在于我的【无极荣耀】龙筋索和永恒上面。

  龙筋索本身有个特点,那就是【无极荣耀】长度无限。只要我需要,龙筋索可以伸长到任何长度,哪怕从月亮上拉条线下来都够长。如果是【无极荣耀】向上发射,龙筋索的【无极荣耀】抛绳器最多可以将索头垂直向上发射五百米高,当然,通常有效高度只有二百米,因为真飞到五百米之后索头已经没有了任何力量,即便是【无极荣耀】击中什么东西也不可能将索头嵌进去固定住自身,所以二百米才是【无极荣耀】有效射程。但是【无极荣耀】,现在这个女人显然不可能把东西往上扔,她一松手东西就会往下掉,而龙筋索如果不往上发射,向下的【无极荣耀】话理论上是【无极荣耀】可以一直落下去的【无极荣耀】,毕竟万有引力会拖拽索头帮助我增加射程。

  正因为龙筋索的【无极荣耀】这个特性,所以不管这个女人怎么扔,我都可以让索头追上那个盒子。至于说永恒的【无极荣耀】用途,主要就是【无极荣耀】充当抓钩的【无极荣耀】。永恒是【无极荣耀】可以变形的【无极荣耀】,而且速度很快,我可以让永恒附着在索头上,当到达盒子附近后永恒就可以伸展开来改变形状将盒子抓住,这个时候我只要轻轻一拉盒子就回来了。所以说,那个女人就算把盒子扔下去也没事。

  因为有恃无恐,所以我根本不在乎那女人的【无极荣耀】威胁,直接向前一步,然后故意很邪恶的【无极荣耀】说道:“无所谓,有本事你扔就是【无极荣耀】了。”

  那女人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稍微愣了一下之后突然眉头一松,我一看到这表情就知道她是【无极荣耀】要扔了,于是【无极荣耀】准备好了扑出去用龙筋索抓取盒子。可是【无极荣耀】,就在我觉得志在必得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女人却干了件挺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无极荣耀】事情。她确实是【无极荣耀】如我所料的【无极荣耀】扔掉了盒子,但让我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不但把盒子扔出去了,居然连自己也一起扔了。事实上盒子还在她手里捏着,但是【无极荣耀】她挂在魔法阵边缘的【无极荣耀】手却是【无极荣耀】松开了。

  “我x,不用这么决吧?”看到那女人的【无极荣耀】反应我赶紧一下扑到了魔法阵边缘,然后右手伸出魔法阵外对准那个女人就射出了龙筋索。

  早就挂上了永恒的【无极荣耀】龙筋索电射而出,然后准确的【无极荣耀】射中了那女人的【无极荣耀】一条手臂,跟着永恒变形直接将她的【无极荣耀】胳膊缠绕了起来,这样她就掉不下去了。

  那女人感觉到自己被拉住也是【无极荣耀】一愣神,而后就立刻反应了过来将另外一只手里的【无极荣耀】盒子用力向下扔了下去。一看她这动作我心里立刻就是【无极荣耀】咯噔一下,赶紧将撑着魔法阵边缘的【无极荣耀】左手也伸了出去。还好龙筋索有两条,还好刚才只是【无极荣耀】在索头上附着了一部分永恒,现在还有备用的【无极荣耀】。

  噗的【无极荣耀】一声轻响,左臂上的【无极荣耀】龙筋索紧跟着飞射而出,然后瞬间越过那女人的【无极荣耀】身边朝着下面的【无极荣耀】盒子飞了过去,位于索头外面挂着的【无极荣耀】永恒在空中就开始变形,逐渐变成了一个爪子的【无极荣耀】形状准备抓住盒子了。

  那女人看到这个索头从身边飞过,眼中立刻闪过一丝愤怒,接着她居然猛然用力扭动身体让自己荡了过去,然后用力去踢另外一根索线。目的【无极荣耀】显然就是【无极荣耀】破坏我抢夺宝箱的【无极荣耀】打算。

  尽管这个女人非常的【无极荣耀】敬业,但可惜实力差别太大。看到她的【无极荣耀】动作我立刻就让右手的【无极荣耀】收线器收线将她往上提了起来,这样一来就产生了横向拉扯力,让她差一点点没能碰到索线而紧跟着我左手上的【无极荣耀】龙筋索就当得一声正中那个盒子的【无极荣耀】中央位置。早就变形完毕的【无极荣耀】永恒就好像一个捕兽夹似的【无极荣耀】瞬间合拢,一下便紧紧地锁住了那个盒子。

  那女人看到盒子被抓住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声哀叹,她没想到自己都做到这样了,居然还是【无极荣耀】没能抢下那东西。至于我,此时也是【无极荣耀】惊出一身冷汗。本来计划好好的【无极荣耀】,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自己抱着盒子跳悬崖,搞得我超级被动,差一点就没能抓住盒子。

  稍微呼了口气之后我就开始控制左手的【无极荣耀】收线器将索线拉了回来,而那盒子也被吊着升了上来。只是【无极荣耀】,就在我以为任务完成了的【无极荣耀】时候,下方的【无极荣耀】漆黑深谷之中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传来了一阵异样的【无极荣耀】气流声,紧跟着就在我和那女人的【无极荣耀】目瞪口呆之中从下方飞出来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脑袋。

  这个脑袋非常的【无极荣耀】巨大,光一个头就有至少三十多米长。脑袋的【无极荣耀】造型有些像蟒蛇,但是【无极荣耀】表皮并不光滑,反而好像是【无极荣耀】一堆岩石组成的【无极荣耀】一样。看到这个东西我也是【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不过这玩意干的【无极荣耀】事情更惊人。只见那玩意直接从黑暗之中窜了上来,然后张开那巨大无比的【无极荣耀】嘴巴一口将那个盒子整个咬了进去,接着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就开始下沉,感觉它刚刚不是【无极荣耀】爬上来,而是【无极荣耀】跳上来的【无极荣耀】。现在应该是【无极荣耀】到了它跳跃高度的【无极荣耀】极限,所以开始往下掉了。

  那怪物往下掉倒不要紧,关键是【无极荣耀】盒子在它嘴里呢。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龙筋索还挂在盒子上呢。

  就在我反应过来准备让龙筋索和永恒松开的【无极荣耀】时候,索线却是【无极荣耀】已经绷直了,下一秒我整个人就被一股不可抗力猛地拉出了魔法阵向下方掉了下去,而那女人也没好多少,我掉下去了她也立刻跟着一起摔了下来。

  那个大家伙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怎么跳起来这么高的【无极荣耀】,居然一路带着我们往下坠了下去,感觉耳边呼呼的【无极荣耀】风声,我虽然很想抵抗,但这地方禁空,我压根飞不起来,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被怪物拽着往下落。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打算放弃。

  眼看着下面的【无极荣耀】怪物还没落地,我迅速驱动索线收缩,然后将我拉近怪物。那怪物现在咬着索线和那个盒子,根本不肯松口,而它如果松口,对我更加有利。

  因为索线的【无极荣耀】牵引,我迅速落到了怪物的【无极荣耀】面前,那怪物并未和我想的【无极荣耀】一样死咬着盒子不放。大概是【无极荣耀】感觉到了这个东西只是【无极荣耀】个硬疙瘩,并不好吃,所以那家伙就放弃了继续咬着盒子,而是【无极荣耀】张口企图咬我。

  看着那怪物张开公路隧道一般的【无极荣耀】巨口,我迅速将盒子从里面拽了出来。几乎就是【无极荣耀】在盒子入手的【无极荣耀】瞬间,我耳边就想起了任务完成的【无极荣耀】系统提示。

  阿修福德请我们来完成任务,我和克利斯缔娜以及夜之子都算是【无极荣耀】正式任务人员,因此我们之中只要有任何一个人拿到这个盒子,那就算是【无极荣耀】任务完成了。刚刚我将盒子拽回自己手里基本上就算是【无极荣耀】我完成了任务,所以系统提示任务完成了。

  虽然任务完成会有很多奖励,但我现在在意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这些,而是【无极荣耀】那个任务限制也随着任务的【无极荣耀】完成而取消了。

  这个地方并不限制召唤魔宠什么的【无极荣耀】,之所以我们不能召唤,是【无极荣耀】因为任务限制,而不是【无极荣耀】这个地方限制。刚刚我拿到盒子就算是【无极荣耀】任务完成了,于是【无极荣耀】呼这个限制就自动取消了。

  没有了任务限制,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就等于是【无极荣耀】恢复到了全满状态,除了已经释放的【无极荣耀】坦克、维多利亚、米拉和夜月这四个魔宠需要使用召回技能才能拉回身边之外,其他的【无极荣耀】魔宠都可以随时听候调遣,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现在大地之门可以打开了。有了这个终极避难所,我就不用怕任何高级生物,大不了就躲进大地之门,反正没人敢往里冲,而敢冲进去的【无极荣耀】都用他们的【无极荣耀】生命证明了上位神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不好惹。

  成功获得魔宠召唤资格之后我就已经注意到了这条裂缝到底了。从我这里已经可以看到下面的【无极荣耀】地面了,而且这个地方的【无极荣耀】底部居然不是【无极荣耀】黑暗一片,反倒是【无极荣耀】有光亮存在。虽然很好奇为什么这下面会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地方,但我现在可不是【无极荣耀】考虑这些的【无极荣耀】时候。赶紧召唤出夜影,然后一个翻身爬上他的【无极荣耀】背部,接着一团黑色的【无极荣耀】烟雾出现在我们面前,夜影一步跨入其中,下一秒就从地面上的【无极荣耀】一处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烟雾中冲了出来。

  夜影的【无极荣耀】梦境传送具有改变运动方向的【无极荣耀】能力,即便之前是【无极荣耀】在向下掉落,我们现在出现在这里的【无极荣耀】时候运动方向也可以变成水平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惯性什么的【无极荣耀】在夜影身上其实没有太直观的【无极荣耀】体现,只要经过一次梦境跳跃,他就可以把我们的【无极荣耀】惯性方向更改到任何我们需要的【无极荣耀】方向上。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种改变几乎不会让我和夜影本身感觉到任何的【无极荣耀】不舒服,甚至都感觉不到有什么变化,就好像自己一直在跑直线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一样。

  因为使用了梦境穿梭,所以我和夜影比那怪物还要更先一步落地,而那只怪物则是【无极荣耀】在我们出现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地面上,震得周围的【无极荣耀】地面上一阵碎石乱飞。在怪物落地之后两秒,又是【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这次是【无极荣耀】那个女人落地了,不过她既没有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也没有怪物的【无极荣耀】体魄,所以她是【无极荣耀】我们三个之中落地之后反应最正常的【无极荣耀】,直接就摔成了一滩肉泥饼,内脏和血水飞溅出去老大一片,看起来相当的【无极荣耀】恶心。

  “嗷……”那怪物在落地后先是【无极荣耀】怒吼了一声,然后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从那么高的【无极荣耀】地方摔下来,但这家伙似乎是【无极荣耀】有办法抵消一部分冲击力,所以摔的【无极荣耀】并不重。之前那个下落速度,以他的【无极荣耀】体积来说,如果不是【无极荣耀】使用了某些手段抵消冲击力,它现在就不应该是【无极荣耀】落在地上,而是【无极荣耀】砸出一个大洞掉下去才对。

  看到那只怪物落地,我也没有放过它的【无极荣耀】意思。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外形看起来就好像一只长了八条大长腿的【无极荣耀】蛇颈龙,造型非常的【无极荣耀】古怪,但是【无极荣耀】除了个头大,我也没感觉到任何的【无极荣耀】威胁,因此我并没打算留下这个东西。

  “幸运、瘟疫,干掉那个东西。”

  两头巨龙的【无极荣耀】体型虽然都不小,但是【无极荣耀】在这个东西面前却好像是【无极荣耀】大象碰上了鳄鱼,感觉巨龙的【无极荣耀】身体比这家伙小了好几圈,不过还算好,两条龙虽然体型没比过这个家伙,但是【无极荣耀】实力却是【无极荣耀】比这家伙厉害多了。貌似这东西也就是【无极荣耀】个头大了点而已,实力可能也就在一千五百级左右,除了血多防高之外没有任何特长,而且移动速度还慢的【无极荣耀】很,跟巨龙那种速度贼快的【无极荣耀】生物打起来就剩下被咬的【无极荣耀】份了。

  三两下放倒了这个大家伙之后幸运直接就摇头道:“看着大,没想到这么不中用!”

  “行了行了,你先下来,帮我检查下周围情况。”

  幸运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从那只巨大的【无极荣耀】怪物尸体上跳了下来,然后顺着通道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而瘟疫不用我说就往另外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这地方是【无极荣耀】一条峡谷的【无极荣耀】底部,两侧都是【无极荣耀】悬崖,虽然间距很大,但基本上可以算是【无极荣耀】一条巷道,所以我才让幸运和瘟疫向两边探索。幸运很快就回来了,然后告诉我他去的【无极荣耀】那边往前不远就到头了,上面是【无极荣耀】垂直的【无极荣耀】山壁,往上飞到一百米以上就进入了禁空领域。顺着墙壁倒是【无极荣耀】可以爬上去,但是【无极荣耀】需要费点劲。

  既然幸运这边碰壁了,那就只剩瘟疫那边了,没想到瘟疫那边也是【无极荣耀】很快就回来了,只是【无极荣耀】和幸运那边不同,瘟疫不是【无极荣耀】碰到死胡同了,而是【无极荣耀】遇到岔道了。

  稍微想了想我还是【无极荣耀】先试着用通讯器接通了克利斯缔娜,还好,任务结束后屏蔽就结束了,通讯立刻建立了起来。

  克利斯缔娜刚问了下我有没有事就听到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声音插了进来问道:“紫日啊,那个东西你拿到了没?”

  “东西到手了,不然你以为任务怎么完成的【无极荣耀】?”

  “哦,那就好那就好!”

  “好你个头啊!”我没好气的【无极荣耀】骂道:“你是【无极荣耀】好了,我这边可是【无极荣耀】麻烦大了。”

  “啊?你能遇到什么麻烦?”

  “我掉沟里了!”

  “掉沟里?”阿修福德显然不知道我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啥意思。

  克利斯缔娜问道:“老大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掉悬崖下面去啦?”

  “正确,而且我貌似找不到回去的【无极荣耀】路了!”

  “那你需要我们下去支援吗?”克利斯缔娜问道。

  我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摇头道:“不用了,你先回去吧,不要忘了我新收的【无极荣耀】那俩会员,带他们一起走。米拉他们我会直接召唤到身边,你们就不用管了。”

  “我的【无极荣耀】任务奖励怎么半啊?”阿修福德再次插嘴道。

  “我还能吃了你的【无极荣耀】奖励不成?”我没好的【无极荣耀】说道:“东西我回去就给你,现在我出不去,你要急着要就下来陪我好了。”

  “诶,这个就算了!”

  “真是【无极荣耀】个没良心的【无极荣耀】家伙。”我没好气的【无极荣耀】切断了通讯然后将米拉他们全都召唤了回来先送进训练空间,至于幸运和瘟疫也暂时收了起来。非战斗状态还是【无极荣耀】不要带太多人在身边比较好。

  顺着瘟疫说的【无极荣耀】方向前进了不太远,我果然是【无极荣耀】看到了一个岔道。这地方其实并不能完全算是【无极荣耀】岔道,因为它一条主干道还在向前延伸,但是【无极荣耀】在我右侧的【无极荣耀】岩壁上却有一条相当大的【无极荣耀】裂缝。裂缝高度起码有一百多米,下面最宽的【无极荣耀】地方有十多米宽。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一条裂缝,里面又深又黑,和外面的【无极荣耀】环境截然不同。

  这地方的【无极荣耀】地面上有一种会发光的【无极荣耀】蓝色矿物,不过都是【无极荣耀】粉尘,随着我的【无极荣耀】走动还会被气流吹起来一点。这些粉尘就好像路灯一样照亮了附近的【无极荣耀】地面,可问题是【无极荣耀】裂缝里并没有这些东西,所以里面的【无极荣耀】环境是【无极荣耀】完全看不见的【无极荣耀】。当然,这个对我没影响。

  稍微看了看两边的【无极荣耀】情况,最终我还是【无极荣耀】决定召唤白浪来负责。专业的【无极荣耀】事情还是【无极荣耀】交给专业人士比较好。

  白浪不愧是【无极荣耀】专业迷宫守卫,这地方的【无极荣耀】环境他非常的【无极荣耀】适应。仰头站在裂缝处闻了闻,然后又移动到主通道上闻了闻,接着白浪就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说道:“还是【无极荣耀】走裂缝吧。”

  我点点头也没问原因,直接就进入了裂缝之中。

  在这种不熟悉的【无极荣耀】地方,我当然不会放过探路二人组,白浪和飞镖一起冲在前面给我探路,这样的【无极荣耀】环境他们可以发挥出远比我更强的【无极荣耀】侦查能力。

  “我感觉这里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地方。”白浪走了不远之后就出声说道。

  我好奇的【无极荣耀】转头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空气中有很难闻的【无极荣耀】味道。”回答我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白浪而是【无极荣耀】飞镖,毕竟是【无极荣耀】狐族,飞镖的【无极荣耀】鼻子也还凑合。

  “你们说的【无极荣耀】难闻的【无极荣耀】气味是【无极荣耀】什么样的【无极荣耀】味道?”

  “臭味。”白浪很干脆的【无极荣耀】回答道:“空气中充满了一种非常难闻的【无极荣耀】臭味,像是【无极荣耀】尸体腐烂发出的【无极荣耀】恶臭,其中还混杂着别的【无极荣耀】味道,总之非产难闻。”

  “尸体腐烂的【无极荣耀】味道?”我听到这个提示好像想到了一些什么东西,只是【无极荣耀】一时之间没法确定而已。

  “既然这里很臭,干嘛还要选这里?”夜影忽然出声问道。

  白浪解释:“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问道中有硫磺味,说明前面是【无极荣耀】熔岩。这种地方遇到熔岩,只能说明通道在往下深入,可我们是【无极荣耀】要出去的【无极荣耀】,往下的【无极荣耀】通道的【无极荣耀】显然不对。这条裂缝虽然臭,但是【无极荣耀】其中混杂着一些泥土和青草的【无极荣耀】味道。那可是【无极荣耀】只有地面才会有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走这边才能出去。”

  夜影没有接话,而是【无极荣耀】点点头继续前进。

  因为裂缝很宽,所以道路并不难走。事实上就算难走也没啥。白浪和飞镖的【无极荣耀】灵活性,就算满地都是【无极荣耀】玻璃弹子他们也能健步如飞,而夜影根本就是【无极荣耀】飘着走,完全无视了地面情况。

  在白浪确定附近暂时没危险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我们得移动速度稍稍加快了一些,然后我们就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很快通过了裂缝区域,然后进入到了一片更大的【无极荣耀】地底世界。

  这地方虽然是【无极荣耀】地底世界,但是【无极荣耀】并不黑暗,在头顶上可以看到大量的【无极荣耀】白色光点。虽然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在发光,但是【无极荣耀】可以确定那个白色光点应该不是【无极荣耀】死物,因为它们一直在动。

  在这些东西的【无极荣耀】照耀下就是【无极荣耀】下面的【无极荣耀】一大片地下世界了。不过,这个区域并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植物,至少没有传统植物。我在这里只看到了一些长得好像肉瘤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在地面上一张一缩的【无极荣耀】蠕动着。尽管这个东西看起来很有问题,但我没打算去招惹这些玩意,毕竟这么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无极荣耀】无害的【无极荣耀】东西,再说这玩意满身粘液,看着就恶心,我实在是【无极荣耀】不想去碰这些玩意。

  在这些恶心的【无极荣耀】肉瘤之间穿梭而过,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地底世界的【无极荣耀】另外一端。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条新的【无极荣耀】通道。和之前的【无极荣耀】裂缝比起来,这个通道显然更宽大,而且内部也更加的【无极荣耀】平整,感觉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人为加工过的【无极荣耀】。

  从这个通道向前,我们很快穿了过去,然后进入到了一个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大的【无极荣耀】洞穴。这个洞穴里依然有那种白光照明,不过这次我终于看到白光的【无极荣耀】来源了。这是【无极荣耀】一种蠕虫。长度大约在五米左右,体型很大,但是【无极荣耀】并不恶心,毕竟这玩意全什都在发光,看起来顶多像是【无极荣耀】一截会动的【无极荣耀】日光灯管。

  拜这些蠕虫的【无极荣耀】功劳所赐,这里的【无极荣耀】光线还算命令,而在地面上,我却是【无极荣耀】看到了很多好像石头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

  如果是【无极荣耀】平时单独在某个地方看到一个这样的【无极荣耀】东西,我绝对会以为这是【无极荣耀】块造型很古怪的【无极荣耀】大石头,然后将其忽略过去,但是【无极荣耀】,在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了这些东西并不是【无极荣耀】看上去的【无极荣耀】那个样子。

  首先,这些东西和之前我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些肉瘤的【无极荣耀】外形非常接近。感觉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一个肉球外面包裹了很多巨大的【无极荣耀】血管,不过全都石化了。

  其次,除了外形,我还发现这些东西居然都是【无极荣耀】一个大小。如果说在别处看到单独一块这样的【无极荣耀】东西,肯定是【无极荣耀】当成石头了,但是【无极荣耀】一次性看到几百个这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居然都一样大小,这就不是【无极荣耀】很正常了。

  “这东西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我还没来及过去查看,夜影就先说了一句。

  我先是【无极荣耀】诧异了一下,时候就反应了过来,夜影是【无极荣耀】梦魇,他是【无极荣耀】可以入侵别人的【无极荣耀】思维的【无极荣耀】,所以如果是【无极荣耀】生物,他都应该可以感应的【无极荣耀】出来。

  “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些肉瘤也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吗?”我出声问道。

  夜影摇头道:“不,之前那些看起来像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其实已经是【无极荣耀】死物了。那些东西没有灵魂,而且生命力正在极速衰减。这些东西虽然看起来像石头,但是【无极荣耀】其中有健康的【无极荣耀】灵魂,而且生命力也非常强大。”

  “我感觉这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东西。”白浪说道。我再次看向白浪,而白浪则是【无极荣耀】解释道:“之前我就说了这边有臭味,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味道就和那臭味一模一样,只是【无极荣耀】味道很淡而已。”

  “之前你说的【无极荣耀】臭味就是【无极荣耀】这东西发出来的【无极荣耀】?”

  “不是【无极荣耀】。这些东西有相同的【无极荣耀】臭味,但之前闻到的【无极荣耀】肯定不是【无极荣耀】这东西,因为前面还有更重的【无极荣耀】味道。而且,我好像听到前面有很嘈杂的【无极荣耀】声音。”

  对于白浪的【无极荣耀】话我没有太担心,因为我已经大致猜测到了一些东西,现在需要做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验证一下而已。

  从夜影背上跳下来,我走到其中一个圆球前面伸手盖了上去。这些圆形的【无极荣耀】东西每个都是【无极荣耀】接近球体的【无极荣耀】形状,直径普遍超过两米,一般都在两米二到两米三之间,误差很小。

  当我将手按在其中一个东西上之后,星瞳立刻就读出了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属性。

  “我x,果然是【无极荣耀】这玩意。”

  看到属性之后我总算是【无极荣耀】明白这玩意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了。刚刚的【无极荣耀】属性上清晰的【无极荣耀】显示着这玩意的【无极荣耀】名称——喧闹之巢(休眠)。

  喧闹之巢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喧闹女妖的【无极荣耀】生产者。喧闹女妖是【无极荣耀】鹰身女妖的【无极荣耀】一个分支,而鹰身女妖其实很少有使用两性繁殖的【无极荣耀】,大部分的【无极荣耀】鹰身女妖都是【无极荣耀】由一个母体产下来的【无极荣耀】,而这个母体并不是【无极荣耀】一只特大号的【无极荣耀】鹰身女妖,而是【无极荣耀】一棵树一样的【无极荣耀】生物。

  这种好像大树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其实是【无极荣耀】一种生物,而不是【无极荣耀】植物。它在某地扎根之后就会不断的【无极荣耀】生产鹰身女妖,然后鹰身女妖就会扩张出去占领地盘,等过一段时间这个生物就会产下新的【无极荣耀】自身复制体,而鹰身女妖会主动将复制体带去别的【无极荣耀】地方让其落地繁殖,必要时鹰身女妖还会清理附近可能威胁到这个东西生长的【无极荣耀】生物。所以说,这种像植物又像动物的【无极荣耀】东西才是【无极荣耀】鹰身女妖的【无极荣耀】母亲,而鹰身女妖本身是【无极荣耀】不会进行繁殖的【无极荣耀】。

  一些了解西方魔物的【无极荣耀】人可能会觉得鹰身女妖的【无极荣耀】这种特性很像是【无极荣耀】恶臭乌鸦。没错,其实鹰身女妖和恶臭乌鸦就是【无极荣耀】近亲来着,两者的【无极荣耀】关系大约就是【无极荣耀】人和猴子的【无极荣耀】关系摹疚藜僖壳样,两者有着一个共同的【无极荣耀】最初祖先,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在很久之前两者各自的【无极荣耀】祖先就走上了不同的【无极荣耀】进化道路。

  恶臭乌鸦进化成了一种纯靠数量取胜的【无极荣耀】生物,繁殖速度超级快,但是【无极荣耀】个体意识淡薄,而鹰身女妖则是【无极荣耀】发展成了多种变体派系,其中很多都有高等智慧,而且战斗力也还算凑合。

  眼前我看到的【无极荣耀】这些石头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其实就是【无极荣耀】生产本地那种鹰身女妖也就是【无极荣耀】喧闹女妖的【无极荣耀】母巢。只要让这个东西生长起来,它就会不断的【无极荣耀】生产鹰身女妖。生出来的【无极荣耀】鹰身女妖会负责保护这个东西不受到别的【无极荣耀】生物的【无极荣耀】袭击,而且会去掠食回来给这个东西吸收,同时鹰身女妖还会帮助这东西散布它的【无极荣耀】复制体,从而产生更多的【无极荣耀】鹰身女妖。

  当然,我现在看到的【无极荣耀】这些石头一样的【无极荣耀】其实并不是【无极荣耀】这些巢穴的【无极荣耀】正常情况。正常情况下这些东西应该是【无极荣耀】一团鲜活的【无极荣耀】肉,就和之前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些差不多,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之前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些因该是【无极荣耀】能量耗尽的【无极荣耀】个体,它们将被产生之后储存的【无极荣耀】能量都耗尽了也没找到地方开始生长,所以就进入了消亡状态,而这里的【无极荣耀】这些好像石头一样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一种休眠状态,就像动物冬眠一样,在食物匮乏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以休眠来减少消耗延长生命。

  之前在路过那段悬崖的【无极荣耀】时候看到那么多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袭击我们,我当时就猜到了附近肯定有大批量的【无极荣耀】这种巢穴,不然不可能搞出这么多的【无极荣耀】鹰身女妖。毕竟鹰身女妖和恶臭乌鸦不同。恶臭乌鸦是【无极荣耀】可以无限暴兵的【无极荣耀】一种生物,只要一棵恶臭母巢就可以无限量的【无极荣耀】快速制造恶臭乌鸦,只要食物供应的【无极荣耀】上,这些家伙只要几天就能弄出一个军团来。单是【无极荣耀】鹰身女妖的【无极荣耀】进化方向提升了单体战斗力和智慧,同时限制了本体数量。喧闹女妖在鹰身女妖家族中还算多产的【无极荣耀】,但即便如此,她们依然需要巢穴的【无极荣耀】支撑。一株喧闹之巢只能支撑一千多只喧闹女妖,巢穴与巢穴之间支撑的【无极荣耀】数量会有一定差别,但误差一般也就是【无极荣耀】几只到十几只而已。最多的【无极荣耀】喧闹之巢也不过是【无极荣耀】支撑一千一百只喧闹女妖而已,不可能再多了。当然,如果有喧闹女妖死亡,这个巢穴就可以继续生产喧闹女妖补上这个缺口。

  之前在那悬崖上我看到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数量至少有十万以上,更远的【无极荣耀】黑暗中有多少还不知道,而且最后被克利斯缔娜击落了好几万只,对方的【无极荣耀】数量也没见任何下降,由此可以估算,此处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的【无极荣耀】数量至少是【无极荣耀】几十万只,甚至可能上百万。按照喧闹之巢的【无极荣耀】支撑数来计算,这里的【无极荣耀】喧闹之巢的【无极荣耀】数量至少上百,甚至可能近千。

  因为每一棵喧闹之巢都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就产生一个分裂体,所以如果这里有上百个喧闹之巢,那么分裂体就会非常的【无极荣耀】多。而这个分裂体的【无极荣耀】产生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无极荣耀】可控性。喧闹之巢可以刻意的【无极荣耀】压制分裂体的【无极荣耀】出现数量,但它没法完全禁止,所以就算它不愿意,每隔一段时间还是【无极荣耀】会产生一个分裂体。我们刚刚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些等死的【无极荣耀】分裂体应该就是【无极荣耀】产生出来之后没法安排其生长的【无极荣耀】分裂体,最终只能在那里让其等死,毕竟分裂体出现后只能坚持一段时间,如果长时间不能找到地方生长就会枯萎死亡。那些休眠的【无极荣耀】分裂体应该是【无极荣耀】这些喧闹之巢的【无极荣耀】储备,以便于在发现合适的【无极荣耀】生长环境后立刻将其占领。但是【无极荣耀】,即便休眠了,那些家伙也不是【无极荣耀】说就能一直不死,只是【无极荣耀】能坚持的【无极荣耀】时间长一点而已。

  对于这种休眠了的【无极荣耀】喧闹之巢我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兴趣的【无极荣耀】,因为这玩意我没法控制。想要喧闹女妖的【无极荣耀】话,就需要那种处于旺盛期的【无极荣耀】分裂体,快死的【无极荣耀】和休眠的【无极荣耀】都不行。快死的【无极荣耀】我根本没法救活,休眠的【无极荣耀】需要别的【无极荣耀】成体喧闹之巢来唤醒,我没有那个能力。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休眠期的【无极荣耀】分裂体,那就可以确定前面肯定有大量的【无极荣耀】母巢,而母巢身边必然有旺盛期的【无极荣耀】分裂体,只要我找到它们并带回去那就发达了。

  喧闹女妖虽然只是【无极荣耀】一种很没用的【无极荣耀】鹰身女妖,但这些家伙可是【无极荣耀】能进化成冥河女妖的【无极荣耀】,那可是【无极荣耀】好东西。这要是【无极荣耀】带回去一个巢穴,那我完全可以给我们行会标配上冥河女妖,想想就觉得很兴奋。不说战斗力如何,就算看看也很养眼啊。虽然冥河女妖是【无极荣耀】魔物,但正常男性就没几个不喜欢的【无极荣耀】。毕竟这些女妖的【无极荣耀】身材太漂亮了,而且还不怎么喜欢穿衣服,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连女性都很喜欢这些女妖,因为她们的【无极荣耀】羽毛和身上仅有的【无极荣耀】那点遮盖物都很漂亮。而且,冥河女妖有个伪装技能,可以给指定目标改变形象,虽然维持时间不是【无极荣耀】很长,但很适合给女孩子用来试衣服。虽说这个技能对男性玩家来说就是【无极荣耀】个摆设,但对女孩子来说有这么一个技能就足够了。

  虽然考虑到了冥河女妖的【无极荣耀】外观和辅助能力可能很受欢迎,但我想要这些冥河女妖的【无极荣耀】更主要目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看中了这些生物的【无极荣耀】强大实力。毕竟冥河女妖也是【无极荣耀】很能打的【无极荣耀】,尽管有一堆不着调的【无极荣耀】技能,但其实她们的【无极荣耀】主战技能也是【无极荣耀】很不错的【无极荣耀】,而且这些家伙毕竟是【无极荣耀】会飞的【无极荣耀】,这在战斗时是【无极荣耀】很占便宜的【无极荣耀】。

  尽管已经想好了要给行会增加战斗力,但是【无极荣耀】我现在却是【无极荣耀】有限犯难,主要原因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克利斯缔娜不在我身边。

  之前在峡谷那里别看我们好像挺轻松的【无极荣耀】就过去了,那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克利斯缔娜这个人形炮台挡住了数以万计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的【无极荣耀】进攻。可问题是【无极荣耀】现在克利斯缔娜已经被我派回行会去了,现在想要叫她回来也是【无极荣耀】个麻烦事。

  因为克利斯缔娜不在,我现在就非常的【无极荣耀】着急,没有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防空活力,单靠我们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搞的【无极荣耀】定这边这么多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要知道之前我们在悬岩边就已经看到了近百万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可是【无极荣耀】这里是【无极荣耀】老巢。喧闹女妖就算出击对付我们,应该也不会倾巢而出,所以如果我们看到了一百万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那巢穴里就绝对不止一百万喧闹女妖那么简单,至少也会翻倍。

  两百万喧闹女妖。尽管喧闹女妖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强力怪物,尽管这些家伙不是【无极荣耀】多么强大的【无极荣耀】生物,可是【无极荣耀】她们毕竟是【无极荣耀】一种魔物。别说她们非常的【无极荣耀】凶残,就算是【无极荣耀】二百万个西瓜摆在那里,让你一个个的【无极荣耀】敲,你也会累到手脚抽筋的【无极荣耀】吧?

  “看来这个东西还不太好办了!”

  稍微想了一下我最终还是【无极荣耀】犹豫着接通了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通信想要试试看问她到哪里了,要是【无极荣耀】走的【无极荣耀】不远就叫她回来。没有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防空能力我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太敢贸然过去。

  “咦,老大,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克利斯缔娜一接通就询问了起来。毕竟我才刚切断通信没一会,按说不该这么快又联系她,这样做的【无极荣耀】话,肯定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

  听到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问题,我立刻回答道:“确实是【无极荣耀】有点问题需要你来帮个忙,不过你要是【无极荣耀】走远了就算了。”

  克利斯缔娜听到我这个问题之后立刻就带着一些为难的【无极荣耀】声音说道:“这样啊!我现在倒是【无极荣耀】没走远,只是【无极荣耀】我脱不开身啊!”

  “脱不开身?你遇到麻烦了?”我很惊讶克利斯缔娜居然也有脱不开身的【无极荣耀】时候。要知道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可是【无极荣耀】非常强的【无极荣耀】,就算比起我来要稍微差一点,但是【无极荣耀】只要敌人不是【无极荣耀】像我这样的【无极荣耀】单体超强的【无极荣耀】个体,对付大群人员的【无极荣耀】时候克利斯缔娜其实还要比我更厉害一些。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克利斯缔娜在战场上往往表现的【无极荣耀】比我更犀利。可是【无极荣耀】,就她这样的【无极荣耀】战场绞肉机,居然会出现遇到麻烦脱不开身的【无极荣耀】情况。这要遇到多强的【无极荣耀】玩家才能拖住她啊?

  大概是【无极荣耀】猜到我误会了,克利斯缔娜立刻说道:“老大你别担心,不是【无极荣耀】我遇到麻烦了,而是【无极荣耀】我想帮你忙来着,结果发现好像不是【无极荣耀】太好办。”

  “帮我忙?你要帮我什么啊?”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回答让我愣了一下。

  克利斯缔娜立刻回答道:“就是【无极荣耀】你之前说的【无极荣耀】那个喧闹女妖还记得吧?”

  突然听到克利斯缔娜说起喧闹女妖我也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然后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喧闹女妖怎么啦?”

  克利斯缔娜道:“你之前不是【无极荣耀】想要研究一下抓一些喧闹女妖回去的【无极荣耀】吗?”

  “嗯。”

  “所以我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从这里路过就想着帮你抓几只啊。”

  “什么?你在抓喧闹女妖?”

  “现在还没抓。不过我已经在她们的【无极荣耀】巢穴边上了。”

  “什么?你到她们的【无极荣耀】巢穴边上了?”

  克利斯缔娜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说道:“是【无极荣耀】啊。我从这边的【无极荣耀】悬崖上使用伪装术之后就滑了下去,然后跟踪那些返回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找到了她们的【无极荣耀】巢穴。你都不知道,这边好大一片全都是【无极荣耀】那种长的【无极荣耀】好像大树一样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巢穴,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都快赶上森林了。”

  “你不会就在我旁边吧?”听到这里我已经大致确定了克利斯缔娜肯定就在我附近,因为我已经距离那个巢穴不远了。白浪之前还说听到了一些吵闹声,那就说明我们距离喧闹女妖的【无极荣耀】巢穴不远了。喧闹女妖之所以叫做喧闹女妖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些家伙吵得不得了,就跟一群鸭子似的【无极荣耀】。

  “什么叫在你旁边啊?”克利斯缔娜没明白我的【无极荣耀】意思。

  “因为我也在找那个巢穴,而且我现在已经听到喧闹女妖的【无极荣耀】声音了!”

  “那我们岂不是【无极荣耀】就在附近?”克利斯缔娜兴奋的【无极荣耀】说道:“之前我还担心一个人搞不定呢,既然会长你在这边,我们赶紧汇合吧?对了,你找我不会也是【无极荣耀】想着让我帮忙对付喧闹女妖吧?”

  “我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本来我是【无极荣耀】想抓几只回去做实验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突然发现这边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巢穴好多,所以我就想要搞几个巢穴回去,这样就可以源源不断的【无极荣耀】产生喧闹女妖。这些喧闹女妖有一定概率进化成冥河女妖,我想给我们行会全员都装备一只。”

  “你打算让这东西变成我们的【无极荣耀】行会守护兽?”克利斯缔娜总算是【无极荣耀】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

  我肯定的【无极荣耀】回答道:“做守护兽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喧闹女妖,而是【无极荣耀】进化后得冥河女妖,不过首先我们需要先搞到巢穴,毕竟进化比例很低,需要大量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才能堆出足够数量的【无极荣耀】冥河女妖。刚刚我估算了一下,这里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数量太多,没有你这种防空能力我根本不敢靠近!”

  克利斯缔娜笑着回答我:“哈哈,我也是【无极荣耀】因为这里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太多,虽然我的【无极荣耀】攻击比较犀利,但是【无极荣耀】难保没有漏网的【无极荣耀】。没有会长你这样的【无极荣耀】人站在身边,要是【无极荣耀】有漏网的【无极荣耀】来不及拦截,虽然一只两只对我也造不成什么伤害,但一旦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节奏被打断,之后大群的【无极荣耀】喧闹女妖扑上来,我一样会完蛋,所以我刚刚还在发愁怎么靠近那边呢。现在看来不是【无极荣耀】问题了,只要我们俩汇合,凭我的【无极荣耀】防空能力再加上会长你的【无极荣耀】魔宠防线,我们一定可以成功的【无极荣耀】。”

  “那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先汇合再说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