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幸存者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幸存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又怎么啦?”

  “我好像闻到了一些别的【无极荣耀】味道。”

  “别的【无极荣耀】味道?”

  白浪有些拿不准的【无极荣耀】说道:“一种很奇特的【无极荣耀】气味,感觉好像是【无极荣耀】某种生物的【无极荣耀】分泌物,但是【无极荣耀】其中又夹杂着大量叶绿素的【无极荣耀】味道,真是【无极荣耀】奇怪。”

  “或许是【无极荣耀】半植物半动物的【无极荣耀】中间态生物。”泊尔塞福涅说道:“这种类型的【无极荣耀】生物在地下世界算是【无极荣耀】比较常见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其中还有死尸的【无极荣耀】味道啊!”白浪说道。

  “死尸的【无极荣耀】味道?”我有些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白浪朝前面又走了两步,再次吸了吸鼻子说道:“确实是【无极荣耀】死尸的【无极荣耀】味道,而且已经进入了半腐烂状态,有点像缝合怪的【无极荣耀】臭味,但是【无极荣耀】又不完全一样。”

  “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在这个方向,不管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我们都只能前进,所以纠结那个好像也没什么必要吧?”克利斯缔娜问道。

  我听到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话也反应了过来说道:“克利斯缔娜说得对,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在这前面,就算前面有个军团等在那里我们也非过去不可,所以我们就不要太担心了,大家先过去再说。我们三个应该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被袭击的【无极荣耀】存在吧?”

  泊尔塞福涅也是【无极荣耀】点点头道:“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对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实力还是【无极荣耀】要有点自信。”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白浪也就不再纠结那个气味的【无极荣耀】问题了,而是【无极荣耀】开始带着我们往前走。因为已经成功确认到了目标的【无极荣耀】气味,所以白浪的【无极荣耀】追踪速度可谓是【无极荣耀】非常之快,刚开始还是【无极荣耀】走走停停的【无极荣耀】搜索气味,之后不久就变成全力狂奔了。我和克利斯缔娜还有泊尔塞福涅本来也是【无极荣耀】跟在后面走,可是【无极荣耀】随着白浪速度加快,我们在后面跑就有点跟不上了。最后我干脆将夜影召唤出来骑了上去,而泊尔塞福涅和克利斯缔娜各自都有自己的【无极荣耀】坐骑,速度也都不慢。

  我们这边在繁杂的【无极荣耀】地下管道中穿行了一段之后突然就进入到了一处相当巨大的【无极荣耀】地下洞窟之中。这个洞窟的【无极荣耀】结构很奇怪,看起来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个蜂巢的【无极荣耀】内部。除了我们进入的【无极荣耀】这面墙壁上只有一个入口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我们能看得见的【无极荣耀】墙壁、地面以及头顶的【无极荣耀】洞顶上全都是【无极荣耀】大大小小的【无极荣耀】孔洞,看起来就好像放大了的【无极荣耀】海绵组织。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地形啊?”看着这个奇怪的【无极荣耀】孔洞,克利斯缔娜就忍不住问道。

  我只是【无极荣耀】随便看了几眼就直接说道:“应该是【无极荣耀】熔岩管。”

  “熔岩管道不都是【无极荣耀】挺光滑的【无极荣耀】吗?这根海绵一样的【无极荣耀】结构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突然冷却造成的【无极荣耀】。”我随手从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岩石中抠出了一块橄榄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墨绿色石头,这个石头半边是【无极荣耀】带着一点透明感觉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半则是【无极荣耀】黑色的【无极荣耀】。将石头递给克利斯缔娜,我边解释道:“有这么多的【无极荣耀】孔雀石,这里是【无极荣耀】熔岩河不用说了。不过这里应该是【无极荣耀】因为某种原因而导致熔岩突然凝结然后变成了现在这样。高热的【无极荣耀】熔岩之中会夹杂少量气体,当遇冷之后岩石迅速凝结,然后那些气体就扩张成一个个的【无极荣耀】气泡,最后气体散失,剩下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个的【无极荣耀】空洞,然后就形成了这样的【无极荣耀】环境。不过这么大的【无极荣耀】面积都被瞬间冷却,这应该不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自然现象。”

  “这里该不会有高级的【无极荣耀】寒冰系怪物吧?”克利斯缔娜问道。

  “应该不会。”我解释道:“寒冰系的【无极荣耀】怪物很少有生活在地下的【无极荣耀】,而且他们应该寻找凉快一点的【无极荣耀】地方居住,不可能费那么大劲将熔岩冻结之后住在这样的【无极荣耀】地方。”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感叹完之后又问白浪:“白浪,你有确认到目标的【无极荣耀】位置吗?”

  “目标应该就在这附近,我在这里3闻到了很浓烈的【无极荣耀】气味,只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位置暂时还不确定,所以我需要再仔细寻找一下。”

  “那你快点吧。”我说着就放出了飞镖,然后道:“将附近的【无极荣耀】洞穴都检查一遍,确认一下有没有什么危险隐藏在暗处。”

  飞镖冲我点点头,然后眨眼之间就不见了,之后我们就看到周围的【无极荣耀】各个洞口时不时的【无极荣耀】就有一道光亮一闪而过,其实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正在搜索各个通道的【无极荣耀】飞镖,只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速度太快,所以只能看到一边白色的【无极荣耀】流光在那里闪啊闪的【无极荣耀】。

  因为飞镖的【无极荣耀】速度实在太快,所以在我们看来就感觉是【无极荣耀】好像周围的【无极荣耀】洞口都在依次发光,然后一路闪了可过去,最后当光芒闪到远处之后就逐渐看不见了。我们在飞镖和白浪搜索的【无极荣耀】同时也在逐渐向前移动,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我们走出五十米,突然就看到前面一道白光一闪,然后飞镖就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一边蹦一边指着前面大叫道:“前面有个好恶心的【无极荣耀】怪物!”

  “啊?怪物?”我将飞镖抓下来问道:“你碰上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样的【无极荣耀】怪物?具体大小如何?”

  “一只很奇怪的【无极荣耀】怪物,感觉就好像一大团烂菜叶堆在一起,上面还有好多人的【无极荣耀】手脚,好臭好臭,而且还有一种奇怪的【无极荣耀】光点围着那个怪物旋转,我只是【无极荣耀】看了一下就跑回来了,那东西暂时还没发现我。不过我们如果向前推进,很快就能碰上它。”

  “现在那东西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十几公里左右。”

  “还有那么远啊?”泊尔塞福涅略带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克利斯缔娜比泊尔塞福涅要了解一些我的【无极荣耀】情况,所以就解释道:“会长的【无极荣耀】这个魔宠是【无极荣耀】极光弧,可以使用光速移动,十几公里对他来说也就是【无极荣耀】一眨眼的【无极荣耀】距离,所以你可能觉得挺远,对他就不是【无极荣耀】很远了。”

  泊尔塞福涅点点头表示明白,但是【无极荣耀】心里还是【无极荣耀】挺惊讶的【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缺点就是【无极荣耀】速度慢,以前就因为没几个会飞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当初我们行会袭击奥利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时候几乎都是【无极荣耀】在玩游击战,而且是【无极荣耀】个个击破,相比之下奥林匹斯神族就只能是【无极荣耀】被动防御处处挨打,原因无外乎速度太慢跟不上我们的【无极荣耀】节奏。

  得到飞镖发现的【无极荣耀】情报之后我又把飞镖派了出去让他越过那个怪物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继续往前探索,而我们则是【无极荣耀】向着那边移动了过去。对于穿越敌人防线这种工作,飞镖是【无极荣耀】非常擅长的【无极荣耀】,因为没人跟得上他的【无极荣耀】速度,所以即便是【无极荣耀】对方发现了他,也根本没法拦截。在飞镖穿越过怪物所在位置之后那只怪物就开始向飞镖移动的【无极荣耀】方向移动了过去,估计是【无极荣耀】发现了飞镖,只是【无极荣耀】以那东西的【无极荣耀】速度,想追上飞镖的【无极荣耀】话基本等于妄想。

  “我觉得接下来那段路最好你们自己走。”在向前搜索了一段路之后白浪忽然说道。

  我有些疑惑的【无极荣耀】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白浪很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飞镖之前发现的【无极荣耀】那个东西可能就是【无极荣耀】我一开始闻到的【无极荣耀】那个目标。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味道实在是【无极荣耀】太臭了,我现在感觉它的【无极荣耀】气味已经完全覆盖了我的【无极荣耀】嗅觉感官,现在除了那种臭味我已经快要什么都闻不到了。现在我们距离那个东西还有这么远就已经这样了,一旦靠近到那怪物身边我怀疑我会晕过去的【无极荣耀】。”

  克利斯缔娜点点头道:“不说摹疚藜僖裤了,我现在都已经能闻到比较明显的【无极荣耀】臭味了。”

  泊尔塞福涅也是【无极荣耀】跟着道:“这个味道还是【无极荣耀】蛮重的【无极荣耀】,我之前就注意到了,只是【无极荣耀】现在变得更加严重了。”

  我稍微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同意白浪暂时先消失一段时间,等我们解决了那个怪物之后再让他回来。白浪得到许可立刻就钻回了训练空间,这外面的【无极荣耀】空气对他这种嗅觉敏锐的【无极荣耀】生物来说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折磨。

  在白浪离开后我们又继续前进了不太远的【无极荣耀】距离就开始发现周围空气中的【无极荣耀】臭味在急剧上升,我现在都不得不将面具放了下来让铠甲的【无极荣耀】过滤系统帮我过滤空气了,不然这样的【无极荣耀】味道绝对会把我熏死的【无极荣耀】。泊尔塞福涅和克利斯缔娜都没有面甲这种东西,不过泊尔塞福涅会使用一种魔法叫做空气结界,可以起到防毒面具一般的【无极荣耀】效果,虽然没啥防御力,但是【无极荣耀】在隔绝臭味方面绝对是【无极荣耀】一级棒。

  在使用了防护措施之后我们继续前进了一小段距离后刚好遇到一个小小的【无极荣耀】转弯,而在转过这个弯之后我们几乎是【无极荣耀】立刻就看到了那个怪物。

  就像飞镖描述的【无极荣耀】一样,眼前的【无极荣耀】怪物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一大堆烂菜叶堆在一起组成的【无极荣耀】一个垃圾堆一样。灰绿色还带着一点黄的【无极荣耀】巨大叶片从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顶端层层叠叠的【无极荣耀】堆叠而下,然后在地上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三角形结构。在那些巨大的【无极荣耀】叶片之间,我可以看到很多生物的【无极荣耀】残肢露在外面。这些残肢的【无极荣耀】主人非常杂乱,有人形生物也有非人形的【无极荣耀】,感觉好像地下世界能找到的【无极荣耀】生物这东西身上都能看到,当然这些生物没有一个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

  “这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怪物啊?”克利斯缔娜在看到这玩意之后就忍不住问了起来。以前遇到过那么多的【无极荣耀】怪物,可不管怎么说,那些怪物总能在现实中找到一些它们的【无极荣耀】影子。不管是【无极荣耀】动物还是【无极荣耀】植物,总有一些形态依据。可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个东西完全就和生物沾不上边,至少在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尝试中现实中是【无极荣耀】没有像这样的【无极荣耀】生物的【无极荣耀】。

  实际上这东西在现实中也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没有,只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不知道而已,至少我是【无极荣耀】知道有一种海葵和这个东西长的【无极荣耀】有些像的【无极荣耀】。不过,那种海葵身上的【无极荣耀】触手虽然也是【无极荣耀】这样好像菜叶的【无极荣耀】形状,但人家的【无极荣耀】叶片可是【无极荣耀】粉红色的【无极荣耀】,这个东西却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好像菜叶子摆烂了的【无极荣耀】颜色,绿中带黄,而且还有点焦的【无极荣耀】感觉。

  我们盯着这个怪物看了半天,除了那一身的【无极荣耀】烂菜叶和露在叶片之间的【无极荣耀】生物残肢,好像完全没有发现这东西身上有眼睛和腿这样的【无极荣耀】结构存在。虽然这个东西在我们出现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移动,但在我看来,这个东西可能完全是【无极荣耀】依靠蠕动来进行移动的【无极荣耀】。不过,不得不说,这个东西蠕动起来速度还挺快,居然和正常人小跑的【无极荣耀】速度差不多了。当然,考虑到这个东西十几米的【无极荣耀】直径,以及七八米的【无极荣耀】身高,这个速度其实并不快,毕竟一般的【无极荣耀】魔兽要是【无极荣耀】长到这种体积,速度肯定比这家伙快多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直接动手干掉那玩意?”泊尔塞福涅问道。

  我稍微想了想对克利斯缔娜道:“你先弄个元素生物过去试探一下吧。”

  克利斯缔娜点点头直接一个响指,然后就见周围的【无极荣耀】墙壁一阵蠕动,然后一个石头人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石头人和大部分法师召唤的【无极荣耀】石头人并不一样。其实真正的【无极荣耀】石头人,也就是【无极荣耀】普通法师使用的【无极荣耀】召唤石头人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东西只能说具备一个人类的【无极荣耀】大致结构,你能看到四肢、躯干和头部,但是【无极荣耀】那个身材比例却是【无极荣耀】乱七八糟,而且四肢和头部并没有准确的【无极荣耀】人类外形。所以说,石头人只是【无极荣耀】具备人形而没有人类的【无极荣耀】外貌。

  但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召唤的【无极荣耀】石头人貌似是【无极荣耀】个例外。这个刚刚从地上站起来的【无极荣耀】石头人身高足有五米以上,而且这家伙身上居然披挂整齐的【无极荣耀】拥有全套的【无极荣耀】铠甲,甚至于脸部和手指这些正常石头人身上几乎找不到的【无极荣耀】特征它都拥有,而且可以数是【无极荣耀】惟妙惟肖,要是【无极荣耀】这个石头人站在那里摆个造型不要动,别人绝对会以为这个是【无极荣耀】人体雕塑。

  这个石头人从地面上站起来之后就转身一拳轰在了侧面的【无极荣耀】洞壁上,结果一拳头就把半条手臂都打进了墙里,跟着随着它的【无极荣耀】收臂向后抽出,居然还从墙壁里拽出了一跟石头组成的【无极荣耀】狼牙棒。虽然这个狼牙棒本身没有什么特备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个前粗后戏的【无极荣耀】好像垒球棍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但是【无极荣耀】看这个体积就可以想象的【无极荣耀】到,这玩意要是【无极荣耀】挥舞起来敲在人身上,那威力绝对恐怖。

  事实上在石头人从地上面上准备爬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前面的【无极荣耀】怪物就已经注意到了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变化。我们三个人就这么点大,相对怪物来说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蚂蚁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对方发现不了倒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个石头人可是【无极荣耀】有五米高,只比他矮了一点点而已。虽然因为体型问题,在体积上没有它个头大,但不管怎么说,至少也是【无极荣耀】同等量级的【无极荣耀】存在了。正因为如此,所以那个石头人在站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被发现了。

  前面的【无极荣耀】怪物在这边的【无极荣耀】石头人拿出了狼牙棒的【无极荣耀】同时就已经彻底转过了身体,并且还做了一件很恶心的【无极荣耀】事情。只见那个家伙忽然将身上的【无极荣耀】那些“烂叶子”都略微神展开了一点点,然后就有很多好像蛇一样的【无极荣耀】触手从其中伸了出来,而随着这些触手伸开,我们才发现,原来那些夹在叶片之间的【无极荣耀】动物残肢并不是【无极荣耀】挂在叶片上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被这些蛇一样的【无极荣耀】触手叼着的【无极荣耀】。

  这些黄绿色的【无极荣耀】触手尖端全都长着一个三瓣的【无极荣耀】可以裂开的【无极荣耀】类似于嘴巴一样的【无极荣耀】器官。这个器官长开后就可以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细小尖刺,就和牙齿一样。而且,在这个阶段的【无极荣耀】嘴巴中间好像还有十几根更加细小一些的【无极荣耀】触手,好像舌头一样可以伸出外面的【无极荣耀】口器之外。这些细小的【无极荣耀】好像是【无极荣耀】舌头一样的【无极荣耀】小触手尖端也长着大触手一样的【无极荣耀】口器,估计之前我们看到那些残肢就是【无极荣耀】大触手咬住猎物后,小触手在里面不断撕咬猎物吞噬的【无极荣耀】过程。之所以能看到猎物,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还没吃完。

  大概是【无极荣耀】因为战斗时需要全神贯注,为了避免战斗力受到影响,这个烂叶子怪物已经将所有触手都伸了出来,而且那些触手都松开了那些被叼住的【无极荣耀】尸体并且对着石头人这边一张一合的【无极荣耀】同时还发出了沙沙的【无极荣耀】声音,就好像是【无极荣耀】动物发出的【无极荣耀】警告的【无极荣耀】威胁声一样。

  “真是【无极荣耀】一种奇怪的【无极荣耀】生物。”泊尔塞福涅感叹道。

  我催促克利斯缔娜:“让你的【无极荣耀】石头人上去试试这东西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要是【无极荣耀】不怎么危险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就直接冲过去得了。”

  克利斯缔娜点点头看向那边的【无极荣耀】怪物,也没看她做什么,那个石头人忽然就举起狼牙棒挥舞着朝那边的【无极荣耀】怪物冲了过去。我们虽然没有在对面的【无极荣耀】怪物身上找到眼睛之类的【无极荣耀】器官,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应该是【无极荣耀】有视力的【无极荣耀】,因为就在石头人有所动作的【无极荣耀】同时它也是【无极荣耀】突然动了起来。虽然它本身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很慢,但是【无极荣耀】那些触手的【无极荣耀】速度却非常快,而且这些触手的【无极荣耀】长度也是【无极荣耀】相当惊人。两变还隔着二十多米,那些触手就已经全部缠向了石头人的【无极荣耀】身体。

  石头人在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指挥下猛地横向一挥手中的【无极荣耀】狼牙棒,几根飞过来的【无极荣耀】触手立刻就被一棍抽飞,撞在墙上然后软软的【无极荣耀】瘫了下去,但是【无极荣耀】更多的【无极荣耀】触手却是【无极荣耀】借助这个空当爬上了石头人的【无极荣耀】身体。

  大概是【无极荣耀】之前没有见过石头人这种元素生物,那个怪物的【无极荣耀】触手在接触到石头人之后居然还想要咬这个石头人,结果当然是【无极荣耀】完全没有效果。倒不是【无极荣耀】说咬不动,相反,那些触手的【无极荣耀】咬合力还是【无极荣耀】挺不错的【无极荣耀】,每一口都能从石头人身上咬下一大块石头来。但问题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这个法师还在旁边站着。这个石头人并不是【无极荣耀】自然野生的【无极荣耀】元素生物,他是【无极荣耀】有主人的【无极荣耀】,而且附近到处都是【无极荣耀】石头,这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主场。在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魔力没有耗尽之前,他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不死之身。那些被咬出来的【无极荣耀】缺口刚一出现立刻就开始愈合,眨眼之间就能恢复如初,就好像从未被咬过一样,而如果仔细看石头人的【无极荣耀】脚,你就能看到,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石头正好像粘稠的【无极荣耀】糖稀一样从地面上一点点的【无极荣耀】流进石头人的【无极荣耀】脚掌中,然后通过石头人的【无极荣耀】腿被向上传递,最后补充到身体上缺失的【无极荣耀】部位上。

  那边的【无极荣耀】怪物虽然智力好像不怎么高的【无极荣耀】样子,但是【无极荣耀】战斗本能还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咬了几口发现完全没有办法造成伤害,反倒是【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触手被对方敲扁了好几根,那怪物突然改变了战术,一边拉近距离一边迅速的【无极荣耀】用触手往那个石头人的【无极荣耀】身上缠,很快就将这个石头人身上给缠的【无极荣耀】好像木乃伊一样全是【无极荣耀】触手组成的【无极荣耀】绷带。但是【无极荣耀】,石头人的【无极荣耀】体能貌似严重超越了一般生物的【无极荣耀】范畴,所以即便是【无极荣耀】缠绕了这么多的【无极荣耀】触手上去,那个烂叶子怪物也只能是【无极荣耀】限制石头人的【无极荣耀】动作范围和速度而已,并没有办法完全让石头人停下来,而且他貌似也奈何不了这个石头人。

  如果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生物,这个烂叶子怪物完全可以像蟒蛇的【无极荣耀】绞杀技能一样逐渐收缩触手勒死目标,或者依靠触手的【无极荣耀】强大力量干脆将对方勒成几段,或者让对方窒息什么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石头人不用呼吸,身体又硬的【无极荣耀】不得了,这触手的【无极荣耀】缠绕技能对其杀伤力实在太低。

  看到两个怪物纠缠在起来在那里打起了无赖架,我就转头问克利斯缔娜:“这东西战斗力怎么样?”

  克利斯缔娜耸耸肩向前比了下说道:“你也看到了,也就这样而已,不过是【无极荣耀】一个召唤石元素而已,结果就打成这样了。要是【无极荣耀】我再多召唤两只,这个怪物就肯定完蛋了。按照我的【无极荣耀】估计,这东西撑死了也就是【无极荣耀】一千五百级的【无极荣耀】怪物,只要数量不多就没什么威胁。”

  我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不用跟它玩了,赶紧弄死,我们继续任务。”

  克利斯缔娜点点头又打了个响指,然后就见前面被缠绕住的【无极荣耀】石头人身上突然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冒出了大量的【无极荣耀】火焰,同时那只烂菜叶子怪物也发出了一种尖锐的【无极荣耀】嘶鸣声,而那只石头人则是【无极荣耀】猛地撕开了身上着火的【无极荣耀】触手并挥起手中的【无极荣耀】狼牙棒猛地对着那怪物的【无极荣耀】头顶就是【无极荣耀】一棒子敲了下去。

  啪。一声非常实在的【无极荣耀】击打声中,那个怪物的【无极荣耀】顶端被打憋下去一大块,而它身上的【无极荣耀】触手却是【无极荣耀】没有退缩,居然还是【无极荣耀】拼命往石头人和他手里的【无极荣耀】棍子上缠,只可惜现在的【无极荣耀】石头人已经明显进化成熔岩怪了,这一身的【无极荣耀】岩浆和火焰,那明显带有植物系特征的【无极荣耀】怪物根本没法靠近,凡是【无极荣耀】接触到石头人身上的【无极荣耀】触手都会在三秒之内起火,然后被烧的【无极荣耀】一片焦黑掉落在地。

  尽管烂叶子怪拼命反抗,但无奈碰上克星了,三两下就被熔岩怪敲成了一堆真正的【无极荣耀】烂叶子。在彻底死亡后这个怪物体内流出了大量翠绿色的【无极荣耀】液体,这液体居然还会发光。我本来打算打开面罩看一下那个液体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物质,结果忘记了这东西身上的【无极荣耀】味道,刚一打开面罩就差点没背过气去。周围的【无极荣耀】气味实在是【无极荣耀】太恐怖了,不但臭,还带着一种酸酸的【无极荣耀】味道,这气味你闻一次三天就可以不用吃饭了,绝对是【无极荣耀】希望减肥人士的【无极荣耀】福音。当然,会不会因为作用太强变成厌食症患者就不清楚了。

  “我x,这东西简直就是【无极荣耀】生物克星,这味道……堪比生化武器啊!”重新落下面罩的【无极荣耀】我一边拼命忍着呕吐的【无极荣耀】感觉一边说道。

  克利斯缔娜和泊尔塞福涅都笑着看我笑话,克利斯缔娜还说道:“你都知道了这个东西味道大还敢打开面罩,这不是【无极荣耀】找死吗?说起来这个怪物虽然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石头人对手,但是【无极荣耀】我觉得这个东西要是【无极荣耀】遇到一般的【无极荣耀】魔兽其实还是【无极荣耀】挺厉害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道:“所谓一物降一物。这东西光凭身上的【无极荣耀】气味就能让大部分生物绕着他走了。不过碰上元素生物这类没有嗅觉又不怕物理伤害的【无极荣耀】生物它就悲剧了。”我正说着忽然发现泊尔塞福涅居然走到了那边的【无极荣耀】烂菜叶子怪物的【无极荣耀】尸体旁边用一个从地上长出来的【无极荣耀】石笋在拨弄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尸体。于是【无极荣耀】我惊讶的【无极荣耀】问她:“泊尔塞福涅,你在干什么啊?”

  “我刚刚好像看到那下面有什么东西在动。”

  “有东西在动?”我直接一个响指,碧姬丝和依佛里特便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我指了下那边对他们道:“帮个忙把那块掀开。”

  碧姬丝和依佛里特都是【无极荣耀】构装生物,本身是【无极荣耀】没有嗅觉一说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完全不用担心对方的【无极荣耀】生化武器级臭气。接到命令后直接飞过去一人一边抓住那个怪物的【无极荣耀】烂叶子向上一掀,我们果然看到下面有一双穿着金属铠甲的【无极荣耀】脚在动。

  “居然真的【无极荣耀】有活的【无极荣耀】。”这次不用我说了,依佛里特直接和碧姬丝一起合力抓住那双脚将底下的【无极荣耀】生物给拽了出来。

  将这个生物拽出来之后我们才发现这个生物居然是【无极荣耀】个精灵,而且是【无极荣耀】黑精灵。看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这个黑精灵并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小兵,因为他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看起来非常高级。而且,这个家伙至今都没挂掉,很可能就和这一身漂亮的【无极荣耀】铠甲有一定关系。这套全覆盖式的【无极荣耀】铠甲虽然被那个怪物压在身上这么长时间,但是【无极荣耀】其表面居然一点黏液都没沾上。这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装备应该有的【无极荣耀】特殊能力,这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无极荣耀】能力一般只会出现在圣灵级或者神器级的【无极荣耀】装备上,当然低级装备也不是【无极荣耀】绝对没有,只是【无极荣耀】非常罕见而已。这就好像没有人会在几万块钱的【无极荣耀】经济型轿车上铺几十万的【无极荣耀】波斯地毯一样,低级铠甲也不会有工匠为其安装自我清洁法阵。

  虽然被我们拽了出来,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却一直在地上小幅度的【无极荣耀】扭动着,似乎没有完全恢复正常。我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让依佛里特和碧姬丝帮忙抬着这家伙先跟我们一起离开了那个怪物所在的【无极荣耀】区域,等稍微离远一些,感觉差不多了,我先打开面罩试了试,确定气味已经在可容忍范围内了,然后我才让依佛里特和碧姬丝将那家伙放下。

  伸手抓住他的【无极荣耀】头盔面罩,我试着向上推了一下,结果完全没反应。这个设计果然是【无极荣耀】圣灵或者神器级的【无极荣耀】装备才会有的【无极荣耀】特性。打不开面罩,我又试着拽头盔,结果依然。铠甲上的【无极荣耀】各个部位都被封锁了,根本扭不下来。没办法,我只好将永恒变成球形像是【无极荣耀】打鸡蛋一样在对方的【无极荣耀】头盔上轻轻敲了一下,然后再抓住对方的【无极荣耀】头盔向上一拽。这次倒是【无极荣耀】没有再出问题,轻轻松松就拉下来了。只是【无极荣耀】……头盔刚一拿下来,我的【无极荣耀】视线立刻就被一片闪耀的【无极荣耀】银光所覆盖了。

  “女的【无极荣耀】?”

  虽说套着铠甲看不出性别,但因为游戏内的【无极荣耀】高级铠甲本身都是【无极荣耀】分性别的【无极荣耀】,所以低级武士不好说,传高级装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男是【无极荣耀】女一眼就能看出来,不管对方是【无极荣耀】否遮挡了头部都一样。不过,眼前这位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明显是【无极荣耀】套男式铠甲,而拿掉头盔之后却发现对方是【无极荣耀】女性,这就比较奇怪了。

  铠甲虽然分男女,但这个是【无极荣耀】可以修改的【无极荣耀】,而且修改装备性别不像添加属性那么麻烦,不存在失败的【无极荣耀】问题,也就是【无极荣耀】稍微花点钱而已。因此,一般来说不存在有人穿着性别不对的【无极荣耀】铠甲的【无极荣耀】情况,即便是【无极荣耀】发现高级装备想要自己穿,也可以找个铁匠帮忙修改性别,完全没必要穿异性的【无极荣耀】铠甲。要知道按照系统设定,穿着者和铠甲原本的【无极荣耀】性别不配套的【无极荣耀】话,铠甲的【无极荣耀】属性是【无极荣耀】不能完全发挥的【无极荣耀】,有很大一部分属性都会无法实现。因此,并不存在为了省钱而故意不改性别的【无极荣耀】情况。

  虽然很奇怪这个女性黑精灵为什么会穿了一套男式甲,但现在也不是【无极荣耀】思考这个的【无极荣耀】时候。在打开头盔后我有用永恒依次敲了对方身上的【无极荣耀】其他铠甲分区,然后在依佛里特和碧姬丝的【无极荣耀】协助下,我们很快就把她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全都给拆了下来。

  在将一身铠甲全部拆掉之后,我们终于是【无极荣耀】有点明白对方为什么穿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正确性别的【无极荣耀】铠甲了,以为这里面的【无极荣耀】这位明显就不是【无极荣耀】个战士。

  这位女性精灵的【无极荣耀】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五左右,在精灵中这不算高,但对人类来说已经相当高挑了。纤细的【无极荣耀】身材完全符合精灵的【无极荣耀】特征,不过某些女性特征显然超过精灵的【无极荣耀】平均值了。要知道精灵女性中胸前飞机场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占了一半还多,可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位却是【无极荣耀】比个别兽人种族女性都要夸张了。这身材……要不是【无极荣耀】比较瘦,简直都快赶上魅魔了。

  除了这完美的【无极荣耀】身材之外,这位的【无极荣耀】皮肤是【无极荣耀】典型的【无极荣耀】黑精灵特色,深棕色的【无极荣耀】皮肤看起来相当健康,虽然以亚洲人的【无极荣耀】审美来说,对这种肤色不是【无极荣耀】很感冒,但因为这位的【无极荣耀】皮肤光洁度非常高,所以也不算难看。而且,因为她的【无极荣耀】脸蛋实在是【无极荣耀】太精致了,加上那一头银白色的【无极荣耀】长发,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艺术品。

  虽然我们拆掉了这位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但是【无极荣耀】她现在身上却依然捂得很严实,因为她的【无极荣耀】身上居然还套着一身长袍。之前都不知道她是【无极荣耀】怎么穿着这种东西钻进铠甲之中的【无极荣耀】。

  这身长袍非常的【无极荣耀】繁琐,显然不属于战斗服装,这也是【无极荣耀】我们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穿着男式铠甲的【无极荣耀】原因。看这身长袍,这位明显应该是【无极荣耀】属于神仆之类的【无极荣耀】存在,也就是【无极荣耀】祭祀啊什么的【无极荣耀】,反正就是【无极荣耀】侍奉神灵的【无极荣耀】神职人员。虽说神职人员也有穿铠甲的【无极荣耀】骑士,可是【无极荣耀】这位的【无极荣耀】长袍明显属于神官一类,应该是【无极荣耀】法系,或者干脆就是【无极荣耀】不参加战斗的【无极荣耀】纯粹神仆。这身铠甲肯定不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有人在发现危险后将她塞了进去,甚至基本可以肯定不是【无极荣耀】她自己穿上的【无极荣耀】,因为就她这一身东西,没人帮忙是【无极荣耀】绝对穿不上刚才那套铠甲的【无极荣耀】。

  “泊尔塞福涅,帮忙看看她怎么了?”

  泊尔塞福涅依言蹲下来将手掌搭在了她的【无极荣耀】额头上,然后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几秒之后便开口说道:“只是【无极荣耀】惊吓过度而已,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惊吓过度?”

  “看起来她可能不是【无极荣耀】战斗人员。”泊尔塞福涅说完就直接洒出了一片绿色的【无极荣耀】光点落在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身上,而那个女性黑精灵扭动的【无极荣耀】身躯也是【无极荣耀】立刻就安静了下来,连那一直紧紧皱着的【无极荣耀】眉头也松开了不少。

  “现在这是【无极荣耀】睡着了?”我问道。

  泊尔塞福涅点头道:“惊吓过度最好的【无极荣耀】治愈方式就是【无极荣耀】静眠,睡一觉就能好。”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需要知道她遭遇了什么啊!”克利斯缔娜问道。

  泊尔塞福涅被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把这个给忘记了,连忙道歉道:“啊,我把这个给忘记了。不然我们再把她弄醒吧?”

  “算了。”我制止了泊尔塞福涅,然后收回依佛里特和碧姬丝将凌给召唤了出来。“凌,帮忙看下她的【无极荣耀】记忆。”

  凌一出现就直接将手掌按在了那黑精灵的【无极荣耀】额头上,然后问我:“想看哪一段的【无极荣耀】东西?或者要找什么特定信息?”

  “应该是【无极荣耀】最近的【无极荣耀】记忆,内容就是【无极荣耀】她遭受袭击被抓住的【无极荣耀】过程。”

  “好的【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话应该不难找。”凌开始闭着眼睛搜索起了这位黑精灵的【无极荣耀】记忆。

  稍微过了几秒之后凌就睁开了眼睛,然后说道:“我已经看到了她的【无极荣耀】记忆。她在之前遭受了一只很大的【无极荣耀】奇怪生物的【无极荣耀】袭击,然后她的【无极荣耀】护卫将她塞进了一套看起来很珍贵的【无极荣耀】铠甲里面用来保护她。但是【无极荣耀】她好像是【无极荣耀】不擅长逃跑,然后还是【无极荣耀】被怪物抓住了。不过貌似那件铠甲等级很高,所以怪物抓住她之后也咬不动,再然后就是【无极荣耀】被你们救下来了。”

  “果然是【无极荣耀】和我们猜测的【无极荣耀】一样。”克利斯缔娜问道:“那么她的【无极荣耀】身份是【无极荣耀】什么?有看到吗?”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