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章 来晚了

第二百章 来晚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们得到的【无极荣耀】情报是【无极荣耀】暗精灵和白精灵中的【无极荣耀】两个家族之间发生了一些私下的【无极荣耀】矛盾,然后两边互相捣乱,结果引发了外交事件。那么,按照正常情况来推论,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应该是【无极荣耀】那帮被抓住的【无极荣耀】白精灵正被一群黑精灵看押着。如果场面再劲爆一点,可能还会有虐俘事件之类喜闻乐见的【无极荣耀】事情存在。但是【无极荣耀】,我现在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和这个预测一点关系都没有。哦,不对,也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至少我预测对了一部分。或者是【无极荣耀】一小部分。很小的【无极荣耀】一小部分。

  “猛犸进一。”

  “哦,不错嘛小子。看我跃龙跳跃。”

  “咦,居然没看见这一步。真是【无极荣耀】失策啊!不过你也不要得意。我还有后招。现在,该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洞穴人前进了。”

  “不对,你的【无极荣耀】洞穴人怎么跑到那里去的【无极荣耀】啊?你作弊?”

  “这是【无极荣耀】战术,你懂什么啊?”

  以上这段是【无极荣耀】我通过幽灵虫窃听到的【无极荣耀】对话,而此时发出这段对话的【无极荣耀】两个人就坐在一个石头桌子的【无极荣耀】两边,在他们之间的【无极荣耀】石头桌子上,他们正在不断的【无极荣耀】移动着一些小型的【无极荣耀】雕塑,再配合那些对话,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俩人正在玩某种地下世界流行的【无极荣耀】桌游。但是【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桌子两边坐着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两个悠闲的【无极荣耀】大学生或者宅男、基友之类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本应该处于敌对状态的【无极荣耀】两位精灵。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正在下棋的【无极荣耀】两位刚好就是【无极荣耀】两个精灵,而且是【无极荣耀】一黑一白。位于左手边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我没见过的【无极荣耀】黑精灵,而右手边的【无极荣耀】那位就比较让人惊讶了。因为这个家伙居然就是【无极荣耀】之前我看到过的【无极荣耀】魔法影像中的【无极荣耀】一个白精灵。

  那段魔法影像是【无极荣耀】精灵都市的【无极荣耀】族长给我看的【无极荣耀】,里面记录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次被抓的【无极荣耀】那帮年轻精灵的【无极荣耀】相貌,而现在我看到的【无极荣耀】这个正在下棋的【无极荣耀】白精灵赫然就是【无极荣耀】那些我们应该营救的【无极荣耀】白精灵之一。

  “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克利斯缔娜发现我把幽灵虫派进去之后就顶住了,忍不住小声的【无极荣耀】在我耳边询问了起来。

  泊尔塞福涅也是【无极荣耀】很好奇的【无极荣耀】问道:“你到底都看到什么啦?”

  “状况有变。”我小声回答道。

  “什么叫状况有变?”克利斯缔娜问道。

  “就是【无极荣耀】出现了我们预料之外的【无极荣耀】情况。”我先拉着克利斯缔娜和泊尔塞福涅退出了那边的【无极荣耀】洞口向远处移动了一些,然后才敢稍微放大了一些声音说道:“我的【无极荣耀】幽灵虫在那道门里看到两个精灵在下棋。”

  “这有什么奇怪的【无极荣耀】?”泊尔塞福涅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他们把俘虏藏在这里,守卫们觉得无聊在这里下棋消遣不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情况吗?”

  “不,这一点也不正常。”我解释道:“因为那两个正在下棋的【无极荣耀】精灵之中有一个是【无极荣耀】白精灵,而且这个家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要营救的【无极荣耀】人员之一。”

  “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无极荣耀】那些守卫无聊,所以让其中一个白精灵陪他下棋呢?”克利斯缔娜问道。

  “可能性不大。”我解释道:“从他们的【无极荣耀】对话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个人非常熟悉,而且地位应该是【无极荣耀】平等的【无极荣耀】。”

  “你的【无极荣耀】幽灵虫还没有被发现吧?”泊尔塞福涅问道。

  我点点头看向泊尔塞福涅:“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让我指挥幽灵虫再深入调查一下?”

  泊尔塞福涅点点头道:“不管这两个人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起码我们需要先确认一下这些人质的【无极荣耀】准确位置,下一步我们才好行动。”

  我想了想也觉得泊尔塞福涅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对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开始专心操纵幽灵虫开始深入调查这个地方。

  那道门后面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圆形的【无极荣耀】小厅,墙壁都很粗糙,虽然没有锋利的【无极荣耀】棱角,但显然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的【无极荣耀】人工产物。这地方应该原本就是【无极荣耀】个山洞,只是【无极荣耀】后来被修整过。

  从这个小厅过去之后就可以看到一条Y形的【无极荣耀】岔道,岔道的【无极荣耀】两个延伸方向都有门,所以看不到里面的【无极荣耀】情况。我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让幽灵虫先向右侧爬了过去。反正两边的【无极荣耀】情况都不知道,所以再怎么猜测也都是【无极荣耀】在碰运气而已,因此我就随便选了条通道。

  还算不错,二分之一的【无极荣耀】概率居然让我蒙对了。从右侧的【无极荣耀】那道门穿过去就是【无极荣耀】一小条并不长的【无极荣耀】通道。在这个通道的【无极荣耀】末端依然有一道门,只是【无极荣耀】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门不一样,这是【无极荣耀】道金属门,而且相当的【无极荣耀】厚重。好在幽灵虫的【无极荣耀】穿墙能力不受金属影响,所以再厚的【无极荣耀】金属门对我的【无极荣耀】侦查行动都没什么意义。

  成功穿过这道门之后幽灵虫立刻就发现了这个房间内的【无极荣耀】环境只是【无极荣耀】个简单的【无极荣耀】休息室而已。房间的【无极荣耀】一侧放着两张床,床上全都是【无极荣耀】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兽皮组成的【无极荣耀】铺盖,而在床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侧则是【无极荣耀】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

  房间里并没有人存在,但是【无极荣耀】桌子上放着一杯不知道什么饮料还在冒着热气,说明这里的【无极荣耀】人离开不久。

  在这个房间的【无极荣耀】对面,还有一道铁门,虽然没有前面这道那么大,但是【无极荣耀】厚度却差不多。老办法穿越这道门之后前方立刻就传来了一阵喝骂声,而且比较让人纠结的【无极荣耀】居然还是【无极荣耀】听不懂的【无极荣耀】语言。

  尽管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是【无极荣耀】我至少确认到了目标的【无极荣耀】情况。

  这道铁门后面并不是【无极荣耀】新的【无极荣耀】房间,而是【无极荣耀】一条走廊。走廊宽度只有两米多一点,两侧全都是【无极荣耀】金属栅栏隔开的【无极荣耀】一间一间的【无极荣耀】囚室。那个用听不懂的【无极荣耀】语言在那里吆喝的【无极荣耀】家伙就站在走廊尽头,而随着幽灵虫爬到那家伙头顶,我立刻就看到了侧面的【无极荣耀】囚室内关押着十几个白精灵,而且这些白精灵全都被巨大的【无极荣耀】锁链铐在墙壁上,即便是【无极荣耀】没有牢房外面的【无极荣耀】大铁门他们也是【无极荣耀】绝对跑不掉的【无极荣耀】。

  确认了目标位置后我立刻让这只幽灵虫在此处潜伏,然后我又指挥另外一只幽灵虫迅速的【无极荣耀】开始向之前的【无极荣耀】岔道移动,在到达这个岔道口之后我命令幽灵虫开始转向左侧移动。

  岔道左侧的【无极荣耀】大门后面倒是【无极荣耀】没有太复杂的【无极荣耀】东西,就是【无极荣耀】一间还算巨大的【无极荣耀】房间,此时房间里居然躺满了黑精灵的【无极荣耀】……尸体。没错,全都是【无极荣耀】尸体。所有的【无极荣耀】黑精灵都已经死亡,而且看样子这些家伙都是【无极荣耀】死于某种毒药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要么就是【无极荣耀】灵魂攻击之类的【无极荣耀】,因为眼前的【无极荣耀】这些尸体全都死的【无极荣耀】很安详,没有任何挣扎的【无极荣耀】痕迹,显然都是【无极荣耀】死在梦中的【无极荣耀】。要不是【无极荣耀】我让幽灵虫靠近感应了一下,还真发现不了这些人其实都已经死掉了。

  虽然这些守卫死的【无极荣耀】很蹊跷,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我们总算是【无极荣耀】知道为什么这地方没有暗哨之类的【无极荣耀】存在在外面警戒了。毕竟这里除了俘虏之外就只剩下两名黑精灵和一名暂时不确定阵营的【无极荣耀】白精灵而已,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在牢笼外面的【无极荣耀】一共就三个活人,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当然不可能还有多余的【无极荣耀】人手来设置暗哨。

  “既然对方就只有三个人,那我们就没什么好客气的【无极荣耀】了吧?”克利斯缔娜问道。

  我点点头道:“本来还以为要打一场恶战呢,没想到居然这么好对付。现在也不需要什么计划了。一会我数一二三我们就一起冲进去。克利斯缔娜你和泊尔塞福涅对付门口下棋的【无极荣耀】那两个目标。我就直冲内部牢房去对付正在说话的【无极荣耀】那个。”

  “明白。”

  信息确认之后我们迅速回到了那边洞口之内的【无极荣耀】木门前方,然后在我用手势倒数三二一之后我猛地抬腿一脚将那倒木门整个踹飞了进去。正在下棋的【无极荣耀】那两位根本毫无反应的【无极荣耀】就被被突然飞过来的【无极荣耀】木门给砸趴在了地上,然后不等他们起来,克利斯缔娜和泊尔塞福涅已经一左一右的【无极荣耀】用法杖顶住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脑袋。只要两个人有丝毫移动,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这边的【无极荣耀】战斗只用了零点一秒就结束了,而我则是【无极荣耀】直接冲入后面的【无极荣耀】岔道,在拐弯处蹬了一脚墙壁抵消惯性进行转向,然后直接冲到那扇铁门前。手中的【无极荣耀】永恒早就被我附着在了双手刃爪上,离着门还有段距离就是【无极荣耀】几下挥舞,然后一头撞上大门。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被切成了好几块的【无极荣耀】铁门直接四分五裂的【无极荣耀】飞散而出。

  穿入后方的【无极荣耀】房间之后我也没停下,对着第二道铁门就是【无极荣耀】一招爆裂火球。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铁门直接被融掉了半边,我而是【无极荣耀】穿过还在滴着铁水的【无极荣耀】门洞进入了后面的【无极荣耀】囚室。因为速度太快,那边的【无极荣耀】黑精灵完全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我进入囚室的【无极荣耀】时候他才意识到有入侵这存在。

  看到我的【无极荣耀】出现,对面那家伙立刻就开始慌乱的【无极荣耀】去摸腰上挂着的【无极荣耀】短剑,但是【无极荣耀】他才刚摸到剑柄我就已经直接一个野蛮冲撞将他整个人一口气全给砸进了后面的【无极荣耀】墙壁之中。

  被锁在囚笼内的【无极荣耀】那些白精灵只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然后就看到墙壁上腾起一阵烟尘,然后就在它们惊愕的【无极荣耀】目光中,我从墙壁上的【无极荣耀】那个人形的【无极荣耀】大坑里退了出来,然后等了两秒才见到刚才还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的【无极荣耀】那个黑精灵从坑洞里倒了下来,当然此时这个家伙已经基本没人形了,都快变成肉饼了。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无极荣耀】信物在那帮白精灵面前晃了一下,然后我直接抓住面前的【无极荣耀】栅栏门向后一拉。吱的【无极荣耀】一声,金属门直接在一阵金属扭曲声中被我直接拽了下来。“我是【无极荣耀】奉命前来营救你们的【无极荣耀】。你们没事吧?”

  “感谢您的【无极荣耀】救援。”被锁在墙壁上的【无极荣耀】一位精灵族美女首先反应过来向我们致谢,然后她又非常迅速的【无极荣耀】说道:“请您先将那边的【无极荣耀】西科特解下来,然后麻烦您去寻找一下另外一名白精灵。他是【无极荣耀】叛徒。不能让他回到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不然白精灵会有**烦。”

  “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个家伙?”我指了下通道口,那边克利斯缔娜正一手一个拖着那个白精灵和另外一个黑精灵走进来。看这样子他们是【无极荣耀】刚刚接受了某些教训,因为这俩现在看起来都跟被霜打过的【无极荣耀】茄子似的【无极荣耀】一副快要死了的【无极荣耀】样子。

  “就是【无极荣耀】他。”周围的【无极荣耀】白精灵激动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然后就开始七嘴八舌的【无极荣耀】声讨这个家伙。虽然暂时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无极荣耀】从之前看到的【无极荣耀】这个家伙和黑精灵一起下棋,以及这边关押着的【无极荣耀】白精灵的【无极荣耀】话,我大致能猜测到一些情况。

  一边用永恒切开固定这些白精灵的【无极荣耀】锁链,我一边看了眼克利斯缔娜问道:“他们怎么了?怎么一副被玩坏了的【无极荣耀】表情?”

  “什么叫被玩坏了的【无极荣耀】表亲。会长你也太邪恶了吧?”克利斯缔娜说着便将那两个家伙往地上一扔,然后说道:“这俩混蛋企图反抗,尤其是【无极荣耀】这个白色的【无极荣耀】家伙,居然还打算通过非礼我来进行逃脱,真是【无极荣耀】该死。”

  “非礼你?”我惊讶的【无极荣耀】看了眼地上那个家伙,然后转向那边的【无极荣耀】白精灵们问道:“你们精灵族什么时候还出色狼了?”

  “这位前来拯救我们的【无极荣耀】英雄,这个家伙其实不是【无极荣耀】纯种的【无极荣耀】精灵,他是【无极荣耀】混血。”

  “混血精灵?哦,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半精灵?”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那个精灵公主说道:“这个家伙有着四分之一的【无极荣耀】人类血统。”

  “哦,这家伙还真是【无极荣耀】能给自己的【无极荣耀】种族抹黑,不管是【无极荣耀】精灵还是【无极荣耀】人类。”

  虽说只有四分之一血统是【无极荣耀】人类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白精灵毕竟不是【无极荣耀】纯种的【无极荣耀】精灵,他们的【无极荣耀】欲望更强一些,所以做出一些精灵绝不会去做的【无极荣耀】事情也是【无极荣耀】非常正常的【无极荣耀】情况。至少在我看来,精灵们即便是【无极荣耀】面对敌人也很少会表现出任何失礼的【无极荣耀】地方,而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想要借助女性的【无极荣耀】本能反应摆脱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控制从而逃跑。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遇上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除了号称人形炮台之外,克利斯缔娜还有个能力就是【无极荣耀】元素转换,必要时她可以将自己的【无极荣耀】法力全部转化成攻击力,于是【无极荣耀】她就可以近战了。而且这种模式下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其实比法师模式下战斗力更强,只是【无极荣耀】因为她不擅长格斗,所以近战时才会表现出子战斗力下降的【无极荣耀】情况。不过有一点是【无极荣耀】肯定的【无极荣耀】,那就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近战能力绝对是【无极荣耀】非常强的【无极荣耀】。

  “现在你们已经得救了,我们最好是【无极荣耀】立刻返回去见族长。外面因为你们这些人被绑架的【无极荣耀】原因已经升格成了黑精灵和白精灵的【无极荣耀】全面对峙,如果你们不能尽快赶回去,两边很可能就会爆发战争。你们也不想变成战争导火索吧?”我问道。

  那位精灵公主毕竟是【无极荣耀】个公主,对于这些政治上的【无极荣耀】东西了解的【无极荣耀】还算比较清楚,所以我这边一说她立刻就明白了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大概,并且立刻要求所有和她一起被俘的【无极荣耀】人员迅速跟随我们离开这里。

  撤离工作基本上还算顺利。那些被抓的【无极荣耀】精灵只是【无极荣耀】被看押了起来而已,并未遭到虐待,所以行动力基本没有什么影响。在我提供了一些淘汰的【无极荣耀】装备暂时给他们使用之后,这些精灵立刻就变成了丛林猎手,以不下于我们的【无极荣耀】速度在森林中狂奔,很快就离开了这片地下世界回到了隧道去。

  我们虽然在快速撤离,但是【无极荣耀】俘虏并未被我们扔掉。事实上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俘虏现在不是【无极荣耀】两个也不是【无极荣耀】四个,而是【无极荣耀】三个。那个被我撞进墙壁的【无极荣耀】黑精灵已经变成人饼了,连成为俘虏的【无极荣耀】资格都没有了。要做俘虏起码得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才行。

  剩下的【无极荣耀】那下棋的【无极荣耀】两个精灵都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俘虏,此外还有一个晕过去的【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议员小姐,所以一共是【无极荣耀】三个俘虏。本来我们还打算用那位黑暗评议会议员小姐去交换那些白精灵人质来着,但是【无极荣耀】没想到居然会发生那么奇怪的【无极荣耀】事件,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议员小姐就没用上。而且这位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惊吓过度耗费了太多的【无极荣耀】精神力,还是【无极荣耀】神经大条没啥危机感,居然从之前昏迷到现在一直在睡,一点要醒过来的【无极荣耀】意思都没有,这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奇怪了。

  虽然地下世界是【无极荣耀】黑精灵的【无极荣耀】地盘,但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俘虏已经被解救,所以没有任何追兵和专门针对我们的【无极荣耀】存在,我们要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避开一般的【无极荣耀】巡逻队就可以了。对于有我和克利斯缔娜存在的【无极荣耀】队伍来说,这个真是【无极荣耀】太简单了。

  有惊无险的【无极荣耀】通过地下世界入口回到地面,一离开守卫的【无极荣耀】监视范围,几个被俘的【无极荣耀】白精灵立刻就兴奋欢呼了起来,只有那位公主和族长的【无极荣耀】儿子表现的【无极荣耀】比较担忧。这两位都是【无极荣耀】注定了将来要成为首领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思想比起一般人是【无极荣耀】要复杂一些。他们知道现在还不是【无极荣耀】欢呼的【无极荣耀】时候,如果不能再战争爆发前赶回去,那就什么都晚了。

  “都别叫了。”组长的【无极荣耀】儿子对兴奋的【无极荣耀】同伴喊道:“现在还不是【无极荣耀】欢呼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当务之急是【无极荣耀】尽快返回族里,不能让两边打起来。”

  那些精灵只是【无极荣耀】发泄一下心中的【无极荣耀】情绪,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得意忘形了,所以听到族长儿子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开始加速赶路。

  尽管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执行的【无极荣耀】非常迅速,而且返回途中也没怎么耽搁时间,但是【无极荣耀】,让我们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回来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晚了一点。

  事实上在我们还没有碰上精灵族长的【无极荣耀】时候,首先就遇到了大批溃散下来的【无极荣耀】黑精灵部队。这些黑精灵一个个衣衫褴褛全身是【无极荣耀】血,一看就是【无极荣耀】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无极荣耀】厮杀,而且这些家伙全都垂头丧气的【无极荣耀】,明显是【无极荣耀】吃了败仗的【无极荣耀】样子。

  我和救出来的【无极荣耀】精灵们因为有良好的【无极荣耀】侦查,所以提前避开了这些溃散下来的【无极荣耀】部队,但是【无极荣耀】看到这样的【无极荣耀】场景还是【无极荣耀】让我们心里紧了一下。毕竟战争爆发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可都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对我和克利斯缔娜以及泊尔塞福涅来说,没能阻止战争爆发,那就代表着任务失败,而对这些白精灵来说,这就是【无极荣耀】切身利益的【无极荣耀】损失了。

  正因为我们都不希望战争爆发,所以看到这个情况我们都很紧张。不过,相比之我们,那些白精灵的【无极荣耀】情绪明显要稍微好一点,至少他们看到了黑精灵的【无极荣耀】凄惨模也,所以估计己方应该是【无极荣耀】打赢了,所以他们心里的【无极荣耀】负担还要稍微轻一些。不过,这种好心情也没能维持多久。当我们穿过那些溃兵追上正在后撤的【无极荣耀】白精灵部队后,很快就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原本看到几乎是【无极荣耀】丢盔弃甲的【无极荣耀】黑精灵部队,我们还以为白精灵打了大胜仗呢,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事情远非如此。虽然相对于黑精灵如溃兵一般的【无极荣耀】混乱撤退状态,白精灵这边的【无极荣耀】秩序明显好很多,但是【无极荣耀】队伍里那几乎到处都是【无极荣耀】伤员的【无极荣耀】状态却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让人放心。要知道精灵族可是【无极荣耀】极为擅长生命魔法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对治疗非常擅长。可是【无极荣耀】在这种情况下还出现这么多伤员需要人抬着往回走,这只能说明治疗人员的【无极荣耀】魔力已经见底了。

  一般来说一场大型战役之后治疗人员的【无极荣耀】魔力见底应该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现象,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正常现象发生在精灵一族就不正常了。因为精灵们又月亮井,他们可以囤积月亮井水。这个月亮井水本身就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回魔药剂,不但瞬间恢复,而且无副作用,经常使用反而能增加魔法上限和回魔速度。

  正因为有回魔的【无极荣耀】月亮井水存在,所以精灵族的【无极荣耀】法系人员理论上来说是【无极荣耀】不应该出现魔力不济的【无极荣耀】情况才对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负责治疗的【无极荣耀】人员显然不但是【无极荣耀】魔力没有了,可能连带出来的【无极荣耀】月亮井水都用完了。

  看着凄惨的【无极荣耀】撤退队伍,我们迅速的【无极荣耀】穿过后方的【无极荣耀】部队,然后追上了走在中间的【无极荣耀】精灵族长他们。

  “母亲,这是【无极荣耀】怎么了?难道战争还是【无极荣耀】爆发了?”精灵族长的【无极荣耀】儿子一看到族长就跑了过去问道。

  精灵族长看到自己的【无极荣耀】儿子先是【无极荣耀】激动,然后就是【无极荣耀】伤感。不过最后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无极荣耀】抱了抱自己的【无极荣耀】儿子,然后就转向我这边看了过来。

  看到精灵族长的【无极荣耀】视线移动过来,我连忙不好意思的【无极荣耀】行礼道歉。“抱歉,我们还是【无极荣耀】没能完成您的【无极荣耀】嘱托!”

  本来我以为会得到了一阵数落,至少也是【无极荣耀】埋怨,当然不会有谩骂,精灵干不出那种事来。不过,结果和我想象中的【无极荣耀】不太一样。精灵族长只是【无极荣耀】朝我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这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错,事实上你能将他们解救回来对我们已经是【无极荣耀】巨大的【无极荣耀】帮助了。你们虽然还是【无极荣耀】没有赶上阻止战争爆发,但这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爆发的【无极荣耀】太快了。你们绝对不可能在战争爆发前赶回来,所以这不怪你们。答应你们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种子我会祈求生命之树帮你们孕育一枚出来,但是【无极荣耀】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一天时间,所以你还是【无极荣耀】要稍微等一等。”

  “您的【无极荣耀】话让我感到万分的【无极荣耀】惭愧,最终没有帮上什么忙反而还要领取奖励,这种行为让我感觉到非常的【无极荣耀】难过,不过我们实在是【无极荣耀】需要这些种子,所以对此我就不跟您客气了。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不是【无极荣耀】白拿别人好处的【无极荣耀】无赖,我们会报答您的【无极荣耀】帮助。请告诉我有什么能够为你们做的【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决不退缩。”

  精灵族长对我的【无极荣耀】话只是【无极荣耀】说不需要了,但是【无极荣耀】我还是【无极荣耀】表示了坚持,而且是【无极荣耀】非常认真的【无极荣耀】坚持。对方见我们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不肯白拿东西,最终还是【无极荣耀】点头了。不过,这个事情还是【无极荣耀】需要商量一下次啊能下定论。

  大队精灵的【无极荣耀】返回需要时间,精灵族长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带我们这些人脱离本队先一步返回了精灵都市。在祈求生命母树开始为我们允许一枚种子之后,精灵族长就将我们三个和这次解救回来的【无极荣耀】这帮年轻精灵以及我们带回来的【无极荣耀】三个俘虏都集中到了一起。

  在经过这帮被救回来的【无极荣耀】精灵们的【无极荣耀】一番解说,我们总算是【无极荣耀】弄清楚了事情的【无极荣耀】大概。

  之前在我们去解救这些白精灵的【无极荣耀】时候,根据精灵族长那里得到的【无极荣耀】消息,应该是【无极荣耀】会白精灵和黑精灵之间的【无极荣耀】两个家族发生了某种冲突,然后事件一步步扩大,最终变成了现在这样。但是【无极荣耀】,根据这些被救的【无极荣耀】精灵介绍,事情远非如此。

  根据他们的【无极荣耀】介绍,其实摹疚藜僖壳两个大家以为有矛盾的【无极荣耀】家族根本就没有任何矛盾。正相反,这两个家族其实应该说是【无极荣耀】亲密无间才对。这次的【无极荣耀】事件完全是【无极荣耀】他们自导自演的【无极荣耀】一场戏。

  事情的【无极荣耀】起因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和黑精灵帝国之间出现了一些摩擦,黑精灵帝国因为过度统一,所以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权力在黑精灵帝国有些无力。因为这个原因,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个别高层觉得黑精灵一族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一个威胁,这种存在于组织内部的【无极荣耀】庞大团体并不适合组织的【无极荣耀】发展。

  正因为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所以黑暗评议会决定给黑精灵帝国找点麻烦,然后用这个当做借口来要求黑精灵帝国对黑暗评议会开放部分权力,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游离在组织之外。

  黑暗评议会这个所谓的【无极荣耀】找麻烦,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将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一件圣物送到黑精灵帝国去展览,之后借机搞事。

  本来这个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算计,但是【无极荣耀】没想到他们有他们的【无极荣耀】算盘,别人也有别人的【无极荣耀】算盘。那个黑精灵帝国内的【无极荣耀】家族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就主动承接了这次的【无极荣耀】运输任务,然后打算来个监守自盗,将圣物据为己有。

  为了完成这个计划,这个黑晶灵帝国的【无极荣耀】家族就串通了白精灵帝国的【无极荣耀】这个家族开始搞事,然后以白精灵的【无极荣耀】名义破坏运输任务,其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让圣物“遗失”,然后他们就可以悄悄的【无极荣耀】“捡到”圣物并据为己有。

  这个计划中虽然这个家族本身会因为丢失圣物而遭到一定打击,但是【无极荣耀】他们只是【无极荣耀】承接运输任务而已,说白了算是【无极荣耀】商业行为,并没有什么太严重的【无极荣耀】政治利害。而且,这个家族其实知道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意图,而且他们本身就将这个也考虑了进去。生物丢失虽然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责任,但是【无极荣耀】他们可以将这个事情歪曲一下,然后就说成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故意泄露消息让白精灵来抢夺圣物,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真正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要找借口对黑精灵帝国下手而已。

  因为这个谎言有一半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所以很容易得到黑精灵帝国的【无极荣耀】认可,毕竟黑精灵也是【无极荣耀】有自己的【无极荣耀】情报力量的【无极荣耀】,所以在有明确目标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对比分析下就可以知道事情的【无极荣耀】大概了。

  正因为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欺骗性很强,所以这个家族可以确定能够因此而摆脱黑精灵帝国的【无极荣耀】追责,而因为黑精灵帝国认为这个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阴谋,所以自然会帮助他们家族挡住来自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制裁。而实际上他们却可以得到那件圣物。

  作为这个计划中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一环,其中有个关键点,那就是【无极荣耀】不能让黑精灵帝国发现黑暗评议会原本的【无极荣耀】阴谋不是【无极荣耀】这个家族说的【无极荣耀】这样,所以,这个家族和那个串通好的【无极荣耀】白精灵家族就丧心病狂的【无极荣耀】策划了这次俘虏事件,然后借此挑起战争。一旦两族开战,则帝国所有的【无极荣耀】情报力量都会集中到战场上去,而等战争结束,这个事情基本就已经盖棺定论了,所以他们策划了这场战争,借以掩盖整个事件。

  以上这段信息的【无极荣耀】一部分是【无极荣耀】被俘的【无极荣耀】这些精灵们自己了解的【无极荣耀】信息,另外一部分则来源于那两名精灵俘虏的【无极荣耀】口供。当然,他们一开始是【无极荣耀】拒绝回答问题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在我让凌出手后,这两位就彻底崩溃了。要知道凌之前可是【无极荣耀】正牌的【无极荣耀】黑暗女神,论折磨人,没有人比得上的【无极荣耀】黑暗神殿。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精灵存在。被反复的【无极荣耀】治愈再弄伤,这种折磨一般人可是【无极荣耀】顶不住的【无极荣耀】。而且,貌似这两位俘虏都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铁血男儿,屈服的【无极荣耀】相当爽快。

  “事情现在就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了,那么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下一步要怎么做?”见听完了所有情报后,那些精灵都陷入了沉默,我只好站出来喧宾夺主一回了。“尊敬的【无极荣耀】精灵族长,我想请问一下,你们是【无极荣耀】否打算因此报复那些黑精灵,或者采取进一步的【无极荣耀】行动从中获得什么利益。或者说,你们打算告知黑精灵帝国事情的【无极荣耀】真相,然后和解?”

  我的【无极荣耀】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将选择都列了出来,比起自己想办法,做选择题显然简单的【无极荣耀】多。那些精灵们只是【无极荣耀】迟疑了一小会之后就开始互相交头接耳的【无极荣耀】商量这个事情,不到五分钟他们就统一了意见。

  “紫日会长。”精灵族长说道:“我们的【无极荣耀】意见是【无极荣耀】,尽量与对方和解。这次战争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一个阴谋。我们和黑精灵在此之前合作的【无极荣耀】都还算不错,这次的【无极荣耀】战争已经让我们双方增加了大量不必要的【无极荣耀】损失,我不希望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族人再出现更多的【无极荣耀】伤亡。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和平解决这次的【无极荣耀】事件。当然,对于挑起事端的【无极荣耀】这两个家族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放过的【无极荣耀】。”

  听完了族长的【无极荣耀】话我就点点头道:“很好,既然你们目标明确,那就好办了。”我说着先是【无极荣耀】沉思了一小会,然后才开问道:“是【无极荣耀】否可以将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交给我们来解决。当然,这个将作为您为我们提供种子的【无极荣耀】回报,不会额外收费。”

  “不,只要您能帮助我们解决此事,我们精灵一族会给你们一些额外的【无极荣耀】酬劳的【无极荣耀】。请不要拒绝,精灵一族也不是【无极荣耀】亏待朋友的【无极荣耀】种族。”

  我想了想就切入整体道:“根据这次的【无极荣耀】情况来看,要结束这场不必要的【无极荣耀】战争就首先需要让黑精灵帝国的【无极荣耀】高层明白眼前的【无极荣耀】事情,然后我们两边才能坐下来冷静的【无极荣耀】处理这个事情。如果黑精灵一直带着仇恨,那么单方面和平是【无极荣耀】不大可能实现的【无极荣耀】。”

  “那么我们需要怎么做呢?”族长问道。

  我笑着转头看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议员小姐,然后说道:“尊敬的【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议员小姐,您还打算睡到什么时候?听到我们刚才的【无极荣耀】对话,我想您应该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无极荣耀】真相。对此难道你就不想表个态什么的【无极荣耀】?”

  我的【无极荣耀】话让在场的【无极荣耀】精灵们都是【无极荣耀】一愣,而就在他们疑惑不解的【无极荣耀】时候,地上的【无极荣耀】那位黑暗评议会议员小姐居然突然就睁开了眼睛从地上慢悠悠的【无极荣耀】站了起来。

  “你是【无极荣耀】怎么发现我醒了的【无极荣耀】?”

  “不不不,请不要在我们的【无极荣耀】精神大师面前说谎。”我指了指凌说道:“这位可是【无极荣耀】灵魂、心灵和精神三系精通的【无极荣耀】高阶恶魔,在实力不超过她的【无极荣耀】前提下,您的【无极荣耀】任何小心思对她都是【无极荣耀】完全不设防的【无极荣耀】。”

  “难怪,原来是【无极荣耀】高阶恶魔。”那位黑暗评议会议员小姐忽然看向了那边的【无极荣耀】白精灵族长说道:“你们白精灵一族不是【无极荣耀】最讨厌亵渎生命的【无极荣耀】存在吗?怎么?现在开始和恶魔搅合在一起了?你们的【无极荣耀】高傲呢?你们的【无极荣耀】荣誉呢?你们的【无极荣耀】自尊呢?”

  听到这里我突然走了过去,然后猛的【无极荣耀】一下从后面环住了黑暗评议会议员小姐的【无极荣耀】脖子,然后将其拉倒在我的【无极荣耀】身前,跟着右手刃爪嚓的【无极荣耀】一声弹出了一根刀刃并抵在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脸蛋上。“看起来我们的【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议员小姐已经是【无极荣耀】个彻彻底底的【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议员了,居然连座位黑精灵的【无极荣耀】身份都已经完全放弃了。黑暗评议会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呢?”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