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零五章 贸易合作

第二百零五章 贸易合作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进入接待室之后,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苏西斯,而是【无极荣耀】一名长相相当奇葩的【无极荣耀】不知名种族生物。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倒是【无极荣耀】和人类没啥太大区别,唯一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是【无极荣耀】倒三角型的【无极荣耀】,而且下巴尖细的【无极荣耀】好像个锥子,额头却宽大的【无极荣耀】不得了,两只眼睛也不是【无极荣耀】长在面部的【无极荣耀】正中央,而是【无极荣耀】在额头的【无极荣耀】两个顶角之上。

  这种奇葩的【无极荣耀】生物虽然造型是【无极荣耀】奇怪了一点,但是【无极荣耀】对方却可以说一口流利的【无极荣耀】中文,这个比较让人意外。还有就是【无极荣耀】这个生物的【无极荣耀】服装也挺有特色。他身上的【无极荣耀】衣服就是【无极荣耀】个袍子,这个没啥特别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肩膀部位却有两个刚性支撑竖在那里,然后再头顶形成一个好像凉棚一样的【无极荣耀】兜帽将脑袋整个遮挡在内部,而且在这个凉棚一样的【无极荣耀】兜帽前面居然还有两片纱帘,就好像床上的【无极荣耀】杖子一样用两个小钩子挂在兜帽的【无极荣耀】两侧,只要松开钩子,下落的【无极荣耀】纱帘就可以将其面部完全遮挡起来。

  因为对方先说话了,我们当然要有点回应。作为这里的【无极荣耀】主导,我第一个站起来和对方握手并说道:“其实是【无极荣耀】我们来的【无极荣耀】太突然,而且还发生了一点小误会,希望没有给你们造成太大的【无极荣耀】麻烦才好。”

  对于这种客气话对方似乎不是【无极荣耀】很适应,简单的【无极荣耀】回应了两句就开始往正题上跑,这倒是【无极荣耀】让我很奇怪。虽然我其实也不喜欢这样讲话,但是【无极荣耀】因为对方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代表,我以为他会比较习惯这样的【无极荣耀】方式,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比我还直接,完全没有一点外交人员的【无极荣耀】特点。当然了,他能这样说话我更高兴,起码能节约点时间。我可不希望和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会晤搞得跟那些联合国会议一样,随便一个议题都能谈上个把星期。

  简单的【无极荣耀】寒暄之后当然是【无极荣耀】先要介绍人员,对方的【无极荣耀】五个人身份都不一般,不过说实话,刚介绍完我就已经有点记不住了,因为这五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名字发音都非常奇怪,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五个议员居然分别来自五个种族。你说这样的【无极荣耀】混杂情况要怎么记?

  当然了,对方人员复杂,我们这边也不简单。虽然我和克利斯缔娜都是【无极荣耀】玩家,但是【无极荣耀】按照系统设定,我选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天魔族,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天使和恶魔的【无极荣耀】混血,之后又传染了吸血鬼和狼人的【无极荣耀】基因,后来还沾染了部分龙血,所以这个种族就算是【无极荣耀】彻底乱套了。至于说克利斯缔娜,她本来选择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人族,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已经彻底转化成了元素精灵,而泊尔塞福涅干脆就是【无极荣耀】个神族,这样说来我们三个人也是【无极荣耀】三个种族,不比对方好多少。

  两边大概都被对方的【无极荣耀】种族和名字搞得有点晕,最后不得不尴尬的【无极荣耀】又重新介绍了一遍,好在这次大家都尽量找了个好记的【无极荣耀】称呼介绍。

  那个最先和我们说话的【无极荣耀】有着三角脑袋的【无极荣耀】家伙竟然是【无极荣耀】个大有来头的【无极荣耀】存在。这个家伙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元老之一。根据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规则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整个黑暗评议会在世界各地的【无极荣耀】地下世界都有自己的【无极荣耀】议会,但那是【无极荣耀】地区议会,然后每个地区议会需要选出一名议员参加中央议会。一般这个被选出来的【无极荣耀】中央议员就是【无极荣耀】地区议会的【无极荣耀】议长担任的【无极荣耀】,毕竟中央议员是【无极荣耀】需要代表地区议会的【无极荣耀】集体利益的【无极荣耀】,所以只有地区议长前来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这些地区议员在中央议会组成一个中央黑暗评议会,这就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主要决策机关了。这个决策机关大致相当于中国的【无极荣耀】人大会议或者是【无极荣耀】美国的【无极荣耀】最高议会。在这个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中央议会之中,一共有四个阶层。最普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议员,这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中央议会的【无极荣耀】最低级存在,也是【无极荣耀】人数最多的【无极荣耀】一个群体。在其上还有高级议员,苏西斯就是【无极荣耀】其中之一。高级议员在中央议会之中一共只有二百多人,大约占到议会总人数的【无极荣耀】八分之一左右。再往上的【无极荣耀】一个阶层叫做元老。元老的【无极荣耀】数量是【无极荣耀】一百零八人,这个是【无极荣耀】明文规定的【无极荣耀】数量,不像一般议员和高级议员的【无极荣耀】数量那样会发生变动。元老在黑暗评议会之中的【无极荣耀】地位相当的【无极荣耀】高,而且这人会组成一个组织叫做元老院,功能类似国务院,专门负责具体处理各种事物。

  除了以上三极人员之外,还有一个第四级人员,那就是【无极荣耀】首席元老,其实也就是【无极荣耀】元首。当然,元首只是【无极荣耀】元老院的【无极荣耀】一种工作职称,而在黑暗评议会中,元首其实也会自动成为议长,也就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中地位最高实力最大的【无极荣耀】那个人。

  刚才和我打招呼的【无极荣耀】这位三角脑袋就是【无极荣耀】一名元老,虽然他这样的【无极荣耀】存在在整个黑暗评议会之中一共有一百零八人,但是【无极荣耀】要知道黑暗评议会控制的【无极荣耀】总人口的【无极荣耀】话,这样的【无极荣耀】存在其实已经是【无极荣耀】相当高端的【无极荣耀】存在了。

  简单的【无极荣耀】介绍完了之后,这位名字很复杂,但是【无极荣耀】可以简称为“勃勃赛尔斯”的【无极荣耀】家伙就开始招呼我们坐下,等大家都落座之后他才开始询问道:“那么,不知道这次几位到我们黑暗评议会来究竟是【无极荣耀】为了什么事情呢?刚刚我听到的【无极荣耀】汇报并不全面,所以知道的【无极荣耀】也不是【无极荣耀】很详细。”

  对于勃勃赛尔斯的【无极荣耀】问题,我早就有了想法,所以直接就回答道:“其实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特别复杂的【无极荣耀】事情,有个顺带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帮助白精灵解决一个麻烦。”我接着就将这次那个黑精灵家族挑起的【无极荣耀】事情简单的【无极荣耀】介绍了一下,然后说了一下我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

  勃勃赛尔斯听完这个事情之后倒是【无极荣耀】没有表示什么,只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思考了一下之后就点头道:“这个事情并没有太大难度,我们可以轻易做到,但是【无极荣耀】我很想知道我们黑暗评议会为什么要这么做?”

  尽管这个事情是【无极荣耀】这么个事情,但是【无极荣耀】勃勃赛尔斯这么直接的【无极荣耀】问出来还是【无极荣耀】让我稍微愣了一下,不过想到之前他的【无极荣耀】反应,我倒是【无极荣耀】有点理解勃勃赛尔斯的【无极荣耀】特点了。这家伙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直脾气,说话做事完全都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掩饰。这样的【无极荣耀】人虽然有点锋芒毕露的【无极荣耀】嫌疑,但起码不会背后阴人,相处起来反而比较容易。当然,和这样的【无极荣耀】人说话养气功夫需要比较好,否则很可能被气出个好歹来。利益一致的【无极荣耀】时候还没什么,要是【无极荣耀】有利益冲突,他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给你好脸色的【无极荣耀】。还好我们这次还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所以勃勃赛尔斯的【无极荣耀】态度只是【无极荣耀】想要得到一些回报而已。

  对于勃勃赛尔斯提出的【无极荣耀】问题,我也只是【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就开始回答道:“其实关于这个事情,我们也是【无极荣耀】有所考虑。帮助白精灵只是【无极荣耀】顺便,而回报问题,我想可以用一个合作机会来完全覆盖。”

  “合作?”勃勃赛尔斯显然还不明白我的【无极荣耀】意图。

  我并没有直接解释,而是【无极荣耀】先让泊尔塞福涅过来,然后让勃勃赛尔斯注意她,接着就让泊尔塞福涅开始放松对自己神力的【无极荣耀】控制。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如果不进行任何压制是【无极荣耀】会自然扩散的【无极荣耀】,这一点和现实中的【无极荣耀】能量原理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高能物体总是【无极荣耀】会以各种方式将能量向低能物体传递,最终使自己所处能级与周围物体保持一致。这是【无极荣耀】宇宙法则,所有宏观物体都必须遵守这一基本规则。在游戏内也照搬了这样的【无极荣耀】设定,也就是【无极荣耀】说神族如果不加以控制,自身的【无极荣耀】神力是【无极荣耀】会自动流失的【无极荣耀】,而且即便是【无极荣耀】加以控制,如果不适用某些特殊方式来增加效果,依然会有很强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泄露,而这种波动是【无极荣耀】可以让别人感知到你的【无极荣耀】实力高低的【无极荣耀】。

  泊尔塞福涅在释放了自己的【无极荣耀】神力之后,澎湃的【无极荣耀】神力立刻就充满了整个房间,虽然泊尔塞福涅只是【无极荣耀】一名普通神族,而且即便是【无极荣耀】在普通神族之中她也算是【无极荣耀】比较一般的【无极荣耀】普通知识,其威压什么的【无极荣耀】远远无法和大地之母那样的【无极荣耀】上位神相比,但至少对于勃勃赛尔斯来说,这种波动已经是【无极荣耀】相当惊人了。

  尽管力量波动比等于绝对实力,有些力量波动很低的【无极荣耀】生物也能搞定一些力量波动很强的【无极荣耀】生物,比如说石巨人只是【无极荣耀】五百级生物,但是【无极荣耀】等闲六七百级的【无极荣耀】怪物都干不过它,所以说波动并不是【无极荣耀】绝对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至少有一点是【无极荣耀】可以肯定的【无极荣耀】,那就是【无极荣耀】力量波动超强的【无极荣耀】生物,就算弱也绝对弱不到哪去,毕竟能量储备太吓人,即便不会用,随便喷出去一点也能把敌人搞得狼狈不堪了。

  “这是【无极荣耀】位神族?”勃勃赛尔斯虽然已经听到了我们介绍泊尔塞福涅,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当时只是【无极荣耀】介绍了一下我们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然后介绍泊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时候也就是【无极荣耀】给勃勃赛尔斯介绍了一下泊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名字,并没有说她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的【无极荣耀】,所以勃勃赛尔斯就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认为泊尔塞福涅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跟班了。虽然这个理解也不算错,但如果这样去理解泊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实力,那可就是【无极荣耀】错的【无极荣耀】找不着谱了。

  “我当然是【无极荣耀】神族,只是【无极荣耀】我不是【无极荣耀】地方性神族。”

  “不是【无极荣耀】地方性神族?”勃勃赛尔斯还是【无极荣耀】没有完全理解。

  我帮忙解释道:“泊尔塞福涅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行会神族混乱与秩序神族中的【无极荣耀】一员,所以她说自己不是【无极荣耀】地方性神族。”

  “你们行会有自己的【无极荣耀】神族?”勃勃赛尔斯这下总算是【无极荣耀】反应过来了。

  我点点头道:“虽然听起来很夸张,但是【无极荣耀】你也已经看到了,我们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拥有行会神族,毕竟除了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你能找到任何合理的【无极荣耀】解释,一名神族为什么会跟随我这样的【无极荣耀】人到处跑吗?”

  勃勃赛尔斯想了半天还真的【无极荣耀】就找不到任何解释,最终只能相信泊尔塞福涅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行会神族,毕竟看泊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样子完全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跟班,这要不是【无极荣耀】行会神族的【无极荣耀】话,一般神族怎么可能对凡人有这种态度?反过来还差不多。

  “我相信你的【无极荣耀】身份,但是【无极荣耀】这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合作有什么关系?”果然,勃勃赛尔斯这家伙就是【无极荣耀】个直接到让人有些受不了的【无极荣耀】家伙。

  “告诉你我们冰霜玫瑰盟拥有行会神族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让你们相信我们冰霜玫瑰盟是【无极荣耀】个很强大的【无极荣耀】行会,这样我们的【无极荣耀】合作才能成为可能,否则的【无极荣耀】话,力量极度不对等,你们愿意和我们合作吗?”克利斯缔娜直接说道:“根据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情报,你们黑暗评议会虽然组织并不是【无极荣耀】很严密,而且因为力量分散,所以战斗力也不是【无极荣耀】很强,但是【无极荣耀】你们毕竟有着庞大的【无极荣耀】联盟基础,所以实力还是【无极荣耀】比较强大的【无极荣耀】。对于你们这样的【无极荣耀】组织,一般的【无极荣耀】小行会找你们合作,你们会理睬吗?”

  勃勃赛尔斯虽然很想说不,但最终还是【无极荣耀】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回到正题说道:“好吧。就算你们很强大,可是【无极荣耀】我们之间有什么可以合作的【无极荣耀】吗?你们是【无极荣耀】地面行会,我们是【无极荣耀】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组织,两者没有什么交集吧?”

  “关于这一点,我想不是【无极荣耀】您说的【无极荣耀】那样吧?”我反问道:“难道黑暗评议会就没有打算进入地面吗?还是【无极荣耀】说,你们根本不需要来自地面的【无极荣耀】物资呢?如果你们想来到地面,并且需要地面上的【无极荣耀】东西,那就必然需要和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组织产生交集。在这种请款下,选择一个强大的【无极荣耀】组织成为合作伙伴难道不是【无极荣耀】件很不错的【无极荣耀】事情吗?”

  “我们可以从中获得什么好处?”勃勃赛尔斯果然是【无极荣耀】再次直接切入重点。

  “你们需要什么?”我也不和对方绕弯子,这种人和他绕弯子纯属和自己过不去。

  勃勃赛尔斯稍微想了想之后并没有马上回到我们,而是【无极荣耀】说道:“可以让我们稍微离开一下吗?”

  我点点头做了个请便的【无极荣耀】手势,对方立刻招呼自己身边的【无极荣耀】其他议员一起离开了接待室。我和克利斯缔娜和泊尔塞福涅在房间里等待了足有二十几分钟勃勃赛尔斯才回来,而且这次的【无极荣耀】随行人员居然发生了变动。除了勃勃赛尔斯之外,这次来的【无极荣耀】人员里面已经没有了苏西斯,她只是【无极荣耀】个高级议员,在别的【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成员看来可能是【无极荣耀】个地位很高的【无极荣耀】存在,但是【无极荣耀】在勃勃赛尔斯他们看来这只是【无极荣耀】个外围人员,所以这次的【无极荣耀】人员发生了变动,而且上次跟随勃勃赛尔斯来的【无极荣耀】另外那四个家伙也都没有出现,而是【无极荣耀】换了另外的【无极荣耀】六个人。

  这次来的【无极荣耀】六个人加上勃勃赛尔斯就是【无极荣耀】七个人,其中勃勃赛尔斯是【无极荣耀】走在第二排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与他并排的【无极荣耀】那个人却是【无极荣耀】要稍稍领先他半个身位,而他们前面也还有一个人。从这样的【无极荣耀】站位就可以确定,勃勃赛尔斯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个人和前面这位都是【无极荣耀】地位要高于他的【无极荣耀】存在。

  勃勃赛尔斯已经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元老了,那么这两位是【无极荣耀】什么人?首先这两个人至少也应该是【无极荣耀】元老,而和他并列的【无极荣耀】那位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地位很高的【无极荣耀】元老,或许这个人很有权势,也可能他很有能力或者自身实力比较强,总之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很厉害的【无极荣耀】家伙。至于最前面那位,这个反倒是【无极荣耀】比较好判断。因为这个人地位比身为元老的【无极荣耀】勃勃赛尔斯还要高,而且连服装都不一样,所以我有九成把握可以确定这位就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议长了。

  果然,勃勃赛尔斯刚一进来就开始介绍了起来。“抱歉各位让你们久等了。这位是【无极荣耀】我们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议长大人。”

  “你们好各位。”那位议长礼貌的【无极荣耀】站出来和我握手,然后说道:“我的【无极荣耀】名字比较长,听说摹疚藜僖裤们不是【无极荣耀】很习惯我们的【无极荣耀】名字,所以你们可以称呼我的【无极荣耀】中间名‘西斯’。”

  “您好西斯议长大人。”我礼貌的【无极荣耀】和对方握手,然后自我介绍了一遍,当然后面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和泊尔塞福涅都不能落下。

  大概是【无极荣耀】勃勃赛尔斯报告过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所以西斯议长对泊尔塞福涅表现出了非一般的【无极荣耀】热情。毕竟这是【无极荣耀】位神族,就算不是【无极荣耀】自己信仰的【无极荣耀】那个神族不需要跪拜,但如果是【无极荣耀】以外交礼节接待的【无极荣耀】话,再怎么热情也应该不算过分。

  对于西斯议长的【无极荣耀】反应我们也都可以理解,泊尔塞福涅也礼貌的【无极荣耀】做出了回应。当然议长大人也是【无极荣耀】热情的【无极荣耀】介绍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给我们认识。两边寒暄完之后西斯议长就开始和我们说起了正事。

  “听说摹疚藜僖裤们要和我们黑暗评议会进行合作,不知道大概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样的【无极荣耀】合作方式呢?”西斯议长也没耽搁时间,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生物都喜欢直来直去,反正至今为止遇到的【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高级人员貌似都挺直接的【无极荣耀】。

  反正我们就是【无极荣耀】来谈这个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也没和对方兜圈子,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说道:“关于这个事情,我的【无极荣耀】设想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首先,我们冰霜玫瑰盟是【无极荣耀】个很强大的【无极荣耀】行会,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并不想因为自己目前已经很强大了就停止发展的【无极荣耀】脚步,而且,我们虽然强大,却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没有敌人。正相反,我们的【无极荣耀】敌人过去就非常多,现在也依然很多,相信将来也少不了,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发展是【无极荣耀】不能停止的【无极荣耀】。基于这种想法,我们需要不断的【无极荣耀】寻求新的【无极荣耀】发展,需要壮大自身,而壮大自身的【无极荣耀】最简单方式就是【无极荣耀】找到一群能够形成互补的【无极荣耀】盟友。”

  西斯议长点了点头道:“这种理论非常正确,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双方具体需要怎么合作法呢?”

  “关于这一点我们目前还没有办法进行最终定论,目前我能想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先了解一下黑暗评议会到底需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

  西斯议长略带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你们都还没确认我们到底要什么就跑来和我们谈合作?”

  我没有否认,而是【无极荣耀】点点头回答道:“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们并不太确定你们想要什么,但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黑暗评议会恰好有我们想要的【无极荣耀】东西。”

  西斯议长原本听到我说我们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的【无极荣耀】时候还有点担心,以为我们只是【无极荣耀】莽撞行事,但是【无极荣耀】听到我后面的【无极荣耀】话之后他就明白了我们不是【无极荣耀】莽撞的【无极荣耀】人。

  “我想要先听一听您到底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西斯议长询问道。

  我迅速的【无极荣耀】回答道:“作为盟友,情报和军事上的【无极荣耀】互相支持是【无极荣耀】基本内容,但是【无极荣耀】谈到具体的【无极荣耀】项目吗……首先,也是【无极荣耀】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就是【无极荣耀】你们黑暗评议会非常多的【无极荣耀】矿产资源。我想这个东西对你们来说基本上算是【无极荣耀】一种超级丰富得资源了吧?”

  西斯议长并没有否认,毕竟这个事情也没法否认。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矿产多是【无极荣耀】出了名的【无极荣耀】,而且越是【无极荣耀】深的【无极荣耀】地方矿产就越是【无极荣耀】丰富,相比之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矿产,他们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矿场不但矿物分布广泛,而且储量巨大、品质超高,有些矿石在地面需要好几道工序进行选矿和冶炼,而在地下世界甚至会直接出现天然单质,相比之下我们这些地面势力控制的【无极荣耀】矿产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悲剧啊!

  “关于这个矿产的【无极荣耀】问题,我们确实产出量很大,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拿来和你们合作,我们却会面临很大的【无极荣耀】问题。”西斯议长解释道:“我们的【无极荣耀】矿产虽然多到我们能够遇见的【无极荣耀】未来之内都用不完的【无极荣耀】地步,但是【无极荣耀】矿产不会自己跑到我们的【无极荣耀】仓库里去,还是【无极荣耀】需要人员去开采,这需要付出劳动也需要时间。而且,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地下世界因为环境的【无极荣耀】问题,食物产量一直非常低下,而且仅有的【无极荣耀】那些能够种植植物的【无极荣耀】地下洞穴我们还不敢随意开垦,毕竟我们还需要这些地方为我们提供氧气,如果胡乱破坏,光靠有限的【无极荣耀】地下入口进行气体交换是【无极荣耀】远远不够的【无极荣耀】。所以说我们的【无极荣耀】粮食一直都不够吃。我们黑暗评议会一直在组织人力开采矿石,但同时我们也需要这些矿石去交换粮食和生活必需品,如果我们将矿石开采出来交给你们用于合作,那我们的【无极荣耀】食物供应就会出现问题,而我们的【无极荣耀】矿物产能是【无极荣耀】一定的【无极荣耀】,在没有办法扩大产能的【无极荣耀】前提下我们就只能饿肚子,你觉得我们会这么做吗?”

  “西斯议长的【无极荣耀】理解有点错误。我说了,我们需要知道你们需要什么,然后才开始合作,并不是【无极荣耀】说用矿产来交换一个单纯的【无极荣耀】合作虚名。合作包括军事合作、政治合作,当然也能包括经济合作。买卖关系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一种合作。你们提供矿石,我们提供粮食,双方交换形成买卖关系,这也是【无极荣耀】一种合作。”

  “如果只是【无极荣耀】将我们之前卖给别的【无极荣耀】势力的【无极荣耀】矿石改为卖给你们,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结果,请问我们为什么要放弃已经合作了很久的【无极荣耀】贸易伙伴而冒着巨大的【无极荣耀】风险和你们合作呢?”

  “您的【无极荣耀】这个问题很好的【无极荣耀】切中了要害。确实,你们之前就已经在这么做了,但是【无极荣耀】你们都是【无极荣耀】在向外零散的【无极荣耀】出货,这样你们的【无极荣耀】收入其实是【无极荣耀】非常低的【无极荣耀】。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要换个交易方式吗?如果将你们的【无极荣耀】全部矿产产出,哦,不对,这个产量可能有点大,而且有些地区也没有我们的【无极荣耀】势力,所以用不上,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我们将我们冰霜玫瑰盟能够覆盖的【无极荣耀】区域的【无极荣耀】产能全部买断,那么你们就可以拿到一个一次性的【无极荣耀】整体价格,这个价格决定了你们和我们都可以省略掉很多中间环节,从而提高双方的【无极荣耀】交换数量。这是【无极荣耀】第一点好处。”

  “你说这是【无极荣耀】第一点好处,那么就肯定还有第二点喽?”西斯议长身边那位比勃勃赛尔斯地位略高的【无极荣耀】元老问了一声。根据之前的【无极荣耀】介绍,这位元老的【无极荣耀】名字似乎是【无极荣耀】叫做乌闪闪。老实说这个名字挺奇怪的【无极荣耀】,而且这是【无极荣耀】个简略名,之前他也有介绍全名,虽然最后按照西斯议长和勃勃赛尔斯的【无极荣耀】样子介绍了一个简略称呼给我们,但是【无极荣耀】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个全名却是【无极荣耀】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种族——巨龙。这位乌闪闪的【无极荣耀】名字很像是【无极荣耀】龙族的【无极荣耀】名字,而且按照这个名称,这位搞不好还是【无极荣耀】个史诗级的【无极荣耀】远古巨龙,很可能是【无极荣耀】和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红炎一个级数的【无极荣耀】存在。

  我本来就是【无极荣耀】要继续介绍的【无极荣耀】,所以对方问完我立刻就说道:“这个是【无极荣耀】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这个第二个好处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对你们的【无极荣耀】巨大帮助。如果你们是【无极荣耀】和那些散客交易,那么你们之间就只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买卖关系,谈不上什么感情,但如果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大宗交易并且稳定下来,那我们双方就能建立起一条稳定的【无极荣耀】利益纽带,这是【无极荣耀】建立关系的【无极荣耀】基础。而后,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特长就可以帮助黑暗评议会来获得更大的【无极荣耀】利益。”

  “这个所谓的【无极荣耀】更大的【无极荣耀】利益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西斯议长问道。

  我向克利斯缔娜点了下头,然后克利斯缔娜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法杖,对面的【无极荣耀】几位元老还以为克利斯缔娜要动手,连忙上前围住了西斯议长,不过西斯议长却是【无极荣耀】把这些人都给推开了。“慌什么?人家是【无极荣耀】要掩饰东西给我们看。都退后。”

  克利斯缔娜并未因为对方的【无极荣耀】行为而中断自己的【无极荣耀】动作,只是【无极荣耀】将法杖往地面上一插,嚓得一声法杖尾端的【无极荣耀】枪刺直接就插入了岩石地面,然后克利斯缔娜在法杖尖端轻轻一点,法杖上的【无极荣耀】宝石立刻释放出了一道光束,然后在空中投影出了一副立体画面。

  我对照着画面给他们解释道:“各位现在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生产的【无极荣耀】大型机械。当然,现在各位眼前的【无极荣耀】这个东西只是【无极荣耀】一台动力设备,而它的【无极荣耀】功能就是【无极荣耀】利用特殊魔法阵提取魔晶石中的【无极荣耀】能量从而产生动能。我们管这种东西叫做魔动设备,而你们看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魔动机,是【无极荣耀】魔法工业的【无极荣耀】基础。魔动机消耗魔晶是【无极荣耀】产生动力,之后通过一定的【无极荣耀】传动装置,我们就可以驱动各种前置设备来达到我们需要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描述,眼前的【无极荣耀】画面突然一变,一艘巨大的【无极荣耀】战舰在海面上航行着,然后画面再变,一部八脚步行机器出现在画面上高速移动,我随着画面的【无极荣耀】变化不断的【无极荣耀】介绍着:“各位看到的【无极荣耀】这些东西都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战争机器,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以之前各位看到的【无极荣耀】魔动机为基础运转的【无极荣耀】。即便各位不了解这方面的【无极荣耀】信息,但是【无极荣耀】看到这些东西各位应该就可以想明白,我们既然可以制作出利用魔动机战斗的【无极荣耀】机械,当然也可以弄出开采矿石的【无极荣耀】机械。这些东西不知疲倦,可以二十四小时不停班的【无极荣耀】工作,而且只要魔晶石足够,这些东西可以力大无穷,开采速度是【无极荣耀】普通生物的【无极荣耀】几十上百倍。”

  西斯议长毕竟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议长,听我说到这里就已经理解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意图。“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可以将这些东西提供给我们,然后以此来增加我们的【无极荣耀】矿石产能,这样就可以交换更多的【无极荣耀】物资是【无极荣耀】吗?”

  我点点头道:“您的【无极荣耀】判断非常准确,而且这还只是【无极荣耀】我们其中的【无极荣耀】一项合作。”

  西斯议长想了想便转头和自己的【无极荣耀】几个手下小声的【无极荣耀】讨论了一会,在此期间克利斯缔娜并未关闭那个影像,而西斯议长他们也是【无极荣耀】时不时的【无极荣耀】对着那些东西指指点点,显然是【无极荣耀】正在讨论这个问题。

  因为利益很明显,而西斯议长和勃勃赛尔斯都是【无极荣耀】果断的【无极荣耀】人,那个乌闪闪貌似也不像是【无极荣耀】个慢性子,因此讨论很快就有了结果。

  西斯议长转向我们说道:“不得不承认你打动我们了。这个提议相当合理,而且也很有吸引力。只是【无极荣耀】细节方面需要详细讨论下。你之前也说了,你要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全部产能,而是【无极荣耀】某些地区的【无极荣耀】产能,我想知道具体是【无极荣耀】哪些地区。”

  “其实我倒是【无极荣耀】觉得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为什么?”西斯议长很疑惑我的【无极荣耀】回答。

  我想了想说道:“我知道,黑暗评议会控制的【无极荣耀】区域一直就生活的【无极荣耀】不怎么样,因此也养成了谨慎小心的【无极荣耀】性格,毕竟你们的【无极荣耀】资源实在是【无极荣耀】输不起。各位都是【无极荣耀】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顶尖存在,见识非同一般,你们能够看到长远的【无极荣耀】利益,而普通人通常看不到这些。虽然你们现在决定了和我们合作,但是【无极荣耀】几位应该还做不到独自决定整个合作计划,最后还是【无极荣耀】要黑暗评议会的【无极荣耀】集体决议,而如果划定详细矿产分布,就等于是【无极荣耀】泄露了你们的【无极荣耀】势力范围,我想这其中的【无极荣耀】安全隐患会让很多议员投出反对票吧?”

  之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提议太有诱惑力,所以让西斯议长他们一时之间忘记了这个事情,但是【无极荣耀】我这么一说他们立刻就意识到了这确实是【无极荣耀】个问题。

  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战争和地面不太一样。如果用海洋上的【无极荣耀】战争机器来类比的【无极荣耀】话,地面战争就好像是【无极荣耀】战列舰时代的【无极荣耀】海战,大家比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装甲更厚,谁的【无极荣耀】大炮更准、更狠。但是【无极荣耀】,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战斗却更像是【无极荣耀】潜艇之间的【无极荣耀】战斗,他们比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谁攻击力强,谁防御力弱。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战争比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谁先找到谁。被发现就等于失败,因为对方根本没必要攻击你们,只要把通往你们聚集地的【无极荣耀】地下通道全都给你炸塌了就行了,之后不用打,饿就把你们全都饿死了。

  因为战争模式的【无极荣耀】不同,所以地下世界很注重生存地的【无极荣耀】保密,一般他们都会有后备生存基地,也会有很多秘密的【无极荣耀】逃生通道,但是【无极荣耀】相比之下,如果连主要生存基地都不被发现,那才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所以说,如果要泄露矿产分布,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个安全隐患,因为要采矿,聚居区就不能离矿产太远,这样就决定了,找到矿区,其实也就快要找到聚居区了。

  “对于这个问题不知道紫日会长是【无极荣耀】怎么想的【无极荣耀】?”既然我提出了这个问题,西斯议长当然知道我们肯定是【无极荣耀】有准备的【无极荣耀】。

  听到对方提问我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回答道:“关于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了。我们冰霜玫瑰盟需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矿产,我们并不想窥探你们的【无极荣耀】情报,所以不如就不要通知我们矿产区域,改由我们告知你们我们在什么地方,需要多少数量的【无极荣耀】什么矿产,然后你们告诉我们你们可以提供多少,以及在哪里接收货物,然后我们就到约定地点交易就算完事了。虽然这样就会泄露我们的【无极荣耀】建设项目所在地,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对我们行会并没有影响,反正我们的【无极荣耀】地面设施都是【无极荣耀】不怕侦查的【无极荣耀】,能打下来自然能打下来,打不下来就算被发现也一样打不下来。至于说需要秘密建设的【无极荣耀】项目,我们自己也不会傻到直接让你们把东西送到建设地点去,我们肯定是【无极荣耀】自己从附近调集物资,通过转运来完成物资运送,所以你们和我们都不用担心秘密泄露,这对大家都是【无极荣耀】好事。”

  西斯议长点点头道:“如果是【无极荣耀】这样,那确实是【无极荣耀】能让大家都抛开顾虑,只是【无极荣耀】你们说的【无极荣耀】那些开采设备要怎么交付我们呢?”

  “这个当然是【无极荣耀】用相同的【无极荣耀】方式,你们自己找个觉得安全的【无极荣耀】地方通知我们,然后我们负责把东西送到这个地方,然后教会你们怎么组装与使用,之后你们需要自己把东西运送到采矿场。当然,我们的【无极荣耀】设备会尽量小型化,以便于你们运输。”

  西斯议长点头道:“除了运输问题,那些矿石的【无极荣耀】交易价格,还有设备的【无极荣耀】费用要怎么算?你不会好心的【无极荣耀】白送我们吧?还有,你们具体需要哪些矿石总要有个大概的【无极荣耀】目录吧?”

  我点点头道:“这个是【无极荣耀】当然的【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一项是【无极荣耀】以严谨而著称的【无极荣耀】,为了这次合作,我们可是【无极荣耀】准备的【无极荣耀】充分。关于需要的【无极荣耀】矿石种类,我们已经拟好了一份目录。”我说着就直接递了一本薄薄的【无极荣耀】本子。要知道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矿产可是【无极荣耀】相当丰富的【无极荣耀】,一张纸是【无极荣耀】肯定写不下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最后列出的【无极荣耀】名单足足写了十几张纸,钉在一起就成一本小本子。

  “种类这么多啊?”西斯议长看到目录也是【无极荣耀】吓了一跳。

  “我们是【无极荣耀】大型行会,消耗很恐怖的【无极荣耀】。”

  “这个名称后面的【无极荣耀】数字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勃勃赛尔斯问道。

  “数字是【无极荣耀】数量。这个单子是【无极荣耀】我们每个星期需要的【无极荣耀】物资极限数量,你们的【无极荣耀】供应量达到这个数量之前,我们是【无极荣耀】有多少要多少。”

  “你们的【无极荣耀】消耗还真可怕!”西斯议长说完之后又问道:“那个,机器设备怎么计算呢?”

  “机器设备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首先你们需要给我们提供一些你们需要开采的【无极荣耀】矿产的【无极荣耀】开采环境信息,比如说矿石被埋藏在什么样的【无极荣耀】岩层之中,这里的【无极荣耀】岩层硬度如何,环境温度高低,是【无极荣耀】在气体环境中开采还是【无极荣耀】在水下或者是【无极荣耀】熔岩中开采,还有就是【无极荣耀】会不会遇到怪物干扰开采之类的【无极荣耀】信息。我们会根据你们给出的【无极荣耀】信息设计设备的【无极荣耀】结构和功能,当然你们的【无极荣耀】信息越是【无极荣耀】全面、详细,我们的【无极荣耀】设备到时候用起来肯定就越顺手。你们对这些机器的【无极荣耀】要求也可以一并写入记录,这样我们可以根据你们的【无极荣耀】使用习惯设计机器,这样可以方便你们学习如何使用这些东西。当然,我们也会尽可能的【无极荣耀】降低操作难度。”

  “那我们拿出信息之后呢?”

  “我们收到这些信息之后会用最快的【无极荣耀】速度给你们赶制一批样品。样品会先交给你们使用,用来测试是【无极荣耀】否能够达到要求,要是【无极荣耀】有问题,你们就退回样品并告诉我们哪里有问题,我们再修改。如果没问题,那就彻底定型,然后你们退还样品,我们开始正式生产设备。设备生产完成后会送到你们指定的【无极荣耀】位置,之后教授你们如何使用和安装,同时会告诉你们设备的【无极荣耀】价格。你们可以先拿去用,等设备安装到位,产量增加,你们就可以用多出来的【无极荣耀】产量支付设备的【无极荣耀】费用,等设备费用还清,多出来的【无极荣耀】产量就是【无极荣耀】你们白赚的【无极荣耀】了。当然,设备会损坏,因此有时候需要维修。这个维修费用我们只收零件的【无极荣耀】成本价格,毕竟你们产量增加对我们也是【无极荣耀】好事。”

  西斯议长明白的【无极荣耀】点点头。刚才给他们的【无极荣耀】矿产目录他们都看过,那上面的【无极荣耀】最大需求量比他们现在的【无极荣耀】产能至少躲出几十倍去,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根本满足不了我们需求。因为知道这个事情,所以西斯议长对我刚刚说的【无极荣耀】他们产量增加对我们是【无极荣耀】好事并不怀疑。

  “好了,这个合作项目的【无极荣耀】大概方式就这么确定下来,以后有具体的【无极荣耀】问题我们再详谈如何?”我对西斯议长说道。

  西斯议长也点点头,现在能确定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个大概而已,具体细节暂时根本无法确定下来,而且能谈到这一步,基本上大致框架也就出来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随便找些具体办事人员处理下也就完事了。

  最后,我又说道:“因为之后的【无极荣耀】事情还需要善谈,所以我想在外面建立一处联络站不知道西斯议长意下如何?”

  这个所谓的【无极荣耀】联络站其实就相当于大使馆,只不过我们和黑暗评议会都不是【无极荣耀】国家,所以不能叫大使馆,但功能其实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

  对于这种要求西斯议长当然不会拒接,直接就点头同意了。

  在对方确认了同意之后我才再次问道:“那么,既然我们双方已经达成了这样的【无极荣耀】战略合作意向,之前我和勃勃赛尔斯元老所谈到的【无极荣耀】那个事情,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作为一点小小的【无极荣耀】谢礼帮助我们完成呢?”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