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暴走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

第二百二十一章 暴走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原本我以为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发芽会很迅速,但实际上直到精灵族长和泊尔塞福涅离开之后五分钟,那颗种子都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在这段时间内那枚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种子上一直在源源不断的【无极荣耀】向外挤出大量的【无极荣耀】绿色藤条,这些藤条就好像章鱼的【无极荣耀】触手一般拼命的【无极荣耀】往地下扎,但是【无极荣耀】地面上能看到的【无极荣耀】除了种子本身并没有过多的【无极荣耀】东西。

  五分钟之后,这种实际上很迅速,但看起来非常平稳的【无极荣耀】生长终于结束,我突然感觉到地面下有一股强大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传来,同时地面也出现了轻微的【无极荣耀】震动,并且这种震动正在逐渐加强。

  感觉到地面下不稳定的【无极荣耀】情况,我迅速的【无极荣耀】跳上夜影的【无极荣耀】背部并让他离开了地面。事实证明我的【无极荣耀】这个选择是【无极荣耀】非常正确的【无极荣耀】,因为就在我们升空之后不到五秒,我们刚刚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地面就突然向上爆开了一个大洞,然后就见到一根足有火车头那么粗的【无极荣耀】粗壮藤条钻出了地面,然后好像怪物的【无极荣耀】触手一般持续向天空伸去。

  “后退,后退!”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提醒,夜影开始迅速后退,因为下面的【无极荣耀】藤条已经追上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高度,而且在夜影躲开那个位置之后,那根藤条依然没有停下。它显然并不是【无极荣耀】估计从我们身下冒出来打算袭击我们,在我们躲开之后藤条没有任何变化,直接越过我们刚才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继续向上生长,很快就超过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高度。

  在这根藤条钻出地面之后,地面下就仿佛是【无极荣耀】发生了暴动一般,地面上到处都是【无极荣耀】飞快裂开的【无极荣耀】大洞,然后以根根类似的【无极荣耀】触手钻出地面伸向天空,而在这些触手的【无极荣耀】中央,一根明显不同于其他触手的【无极荣耀】巨大藤条就好像火山喷发一般猛然钻出地面,周围的【无极荣耀】泥土被这根藤条带起上百米高才开始下落,那景象简直像是【无极荣耀】世界末日。

  恐怖的【无极荣耀】主藤条虽然出来的【无极荣耀】有点晚,但无论是【无极荣耀】生长速度还是【无极荣耀】本身的【无极荣耀】体积都远超周围的【无极荣耀】那些藤条,只用了十几秒这家伙就超越了周围藤条的【无极荣耀】高度达到了二百多米的【无极荣耀】恐怖高度,而且还在以之前的【无极荣耀】生长速度持续向上生长,而周围的【无极荣耀】那些稍细一些的【无极荣耀】如火车头一般的【无极荣耀】藤条则是【无极荣耀】开始纷纷附着到了中央的【无极荣耀】主藤条之上开始缠绕在主藤条之上并跟随其一起向上生长。

  随着主藤条的【无极荣耀】不断生长,下方藤条钻出地面的【无极荣耀】位置附近也开始出现了更多更细的【无极荣耀】藤条,这些藤条就仿佛是【无极荣耀】一条条巨大的【无极荣耀】绿色地龙一般在地面之上钻进钻出,并迅速的【无极荣耀】向周围区域扩散,凡是【无极荣耀】生长在附近区域的【无极荣耀】植物全部都被这些藤条卷入地下或者被带入空中,但无一例外的【无极荣耀】它们都被搅的【无极荣耀】粉碎。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生命之树最初开始发言的【无极荣耀】五分钟时间仅仅向外辐射能量波而没有别的【无极荣耀】动静的【无极荣耀】话,估计这里死掉的【无极荣耀】动物也将非常可观。不过因为之前那五分钟,动物都被能量波吓跑了,所以现在被吞噬的【无极荣耀】就只有那些没法移动的【无极荣耀】植物而已了。

  虽然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藤条动作很快,但是【无极荣耀】因为距离很近,我看到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无极荣耀】情况。那些藤条在将周围的【无极荣耀】植物全部绞碎之后并不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将之遗弃,而是【无极荣耀】在迅速的【无极荣耀】融合这些植物。那些被粉碎的【无极荣耀】植物不管是【无极荣耀】什么种类的【无极荣耀】,只要接触到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藤条就会好像两块挤压在一起的【无极荣耀】面团一样融合成一块,这种恐怖的【无极荣耀】融合能力甚至于对动物也有效果。尽管之前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吓跑了不少东西,但是【无极荣耀】昆虫什么的【无极荣耀】低级生物似乎对这种波动没有太明显的【无极荣耀】反应,加上有些生物天生移动慢,五分钟根本来不及离开这片区域,因此还是【无极荣耀】有一些生物被藤条给覆盖了的【无极荣耀】。

  那些被覆盖的【无极荣耀】生物最终的【无极荣耀】结局和那些植物一样,在不挤压致死后就被藤条吸收融合,甚至我还看到一条丛林巨蟒居然活着就被融合吸收了。它的【无极荣耀】头部连接着一尺多长的【无极荣耀】伸去还在那里拼命摆动想要逃跑,但是【无极荣耀】尾部却已经完全和藤条连成了一片分不出彼此了。这种可怕的【无极荣耀】融合能力简直比强酸的【无极荣耀】腐蚀效果还要吓人,好在大部分生物都已经离开此地,不然这个景象绝对将更加的【无极荣耀】震撼。

  事实上被吓到的【无极荣耀】可不只我一个,在艾辛格那边,巴贝尔塔内的【无极荣耀】天基观测系统前面,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一众领导层人员全都估计在观察期前看这由巴贝尔塔拍摄到的【无极荣耀】地面俯览画面。在画面中,之间一大片有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无极荣耀】热带雨林之中突然腾起了漫天的【无极荣耀】泥土,然后就好像是【无极荣耀】爆破了一枚核弹一般,一股土黄色的【无极荣耀】冲击波之后跟随着蠕动的【无极荣耀】绿色波浪在地面上快速推进,眨眼之间就在热带雨林之中弄出了一个明显和周围颜色不太一样的【无极荣耀】淡绿色区域,而且,这个区域还在不断的【无极荣耀】扩大,周围的【无极荣耀】植物只要被其覆盖就会被蚕食,根本毫无抵抗力可言。

  因为已经逐渐熟悉了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生长方式,我现在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小心谨慎,开始指挥夜影适当的【无极荣耀】靠近了一些那些还在生长的【无极荣耀】藤条。这些腾条经常是【无极荣耀】用四十五度角斜着钻出地面,然后沿着抛物线爬升到近五十米的【无极荣耀】高度,接着再一头扎回地面之中形成一个隆起的【无极荣耀】泥土层并在地面下持续向前推进一段距离,接着再次钻出地面重复之前的【无极荣耀】动作。加入现在可以把地面切开让我们看到剖面图的【无极荣耀】话,你会发现这些藤条生长的【无极荣耀】方式就好像是【无极荣耀】正在向前延展的【无极荣耀】正玄曲线,其规律性非常强,几乎没一次钻出地面和在地下穿行的【无极荣耀】距离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简直就好像是【无极荣耀】用仪器测量过的【无极荣耀】一样。

  “好了夜影,靠近一点,我们看看下面的【无极荣耀】情况。”搞清楚规律后我开始让夜影下降。

  夜影听话的【无极荣耀】开始降低高度,然后一边倒着往后飞,一边逐渐靠近了一根刚刚钻出地面的【无极荣耀】藤条,最后竟然从那根藤条下方穿了过去。虽然我们的【无极荣耀】动作挺危险的【无极荣耀】,但那藤条并未攻击我们,而是【无极荣耀】依然按照自己的【无极荣耀】规律准确的【无极荣耀】从我们头顶飞跃而过,然后在我们后方再次猛然扎入地面继续下一个循环。

  在藤条不断向外扩散的【无极荣耀】同时,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中心点上,巨大的【无极荣耀】主藤条已经足足长了有五百多米高,而且生长势头没有丝毫要停止的【无极荣耀】趋势,依然在疯狂的【无极荣耀】上升。事实上除了高度在不断升高,主藤条以及周围的【无极荣耀】辅助藤条的【无极荣耀】直径也在不断扩张,此时就连周围附着在主藤条上的【无极荣耀】辅助藤条的【无极荣耀】直径也已经超过了十五米,而主藤条更是【无极荣耀】生长到了直径五十米以上。

  借助水晶通讯器同步观看生命之树生长进度的【无极荣耀】精灵族长皱眉看着屏幕中疯狂生长的【无极荣耀】那些藤条问道:“这个藤条现在扩散的【无极荣耀】速度有多快?”

  正在操作通讯器的【无极荣耀】玩家看了一下比例尺后说道:“大约每小时六十到七十公里左右。”

  听完这个回答精灵族长连忙对身边的【无极荣耀】红月问道:“红月副会长,你们能联系到其他人员是【无极荣耀】吗?”

  红月点头问道:“你想联系谁?”

  “可以联系泊尔塞福涅吗?”

  “好的【无极荣耀】。”红月示意通讯人员启动,和快泊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声音就出现在通讯中。

  “怎么啦?这个时候联系我。”

  精灵族长有些担忧的【无极荣耀】问道:“泊尔塞福涅大人,您之前温养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种子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输入了大量的【无极荣耀】生命精华?”

  泊尔塞福涅疑惑的【无极荣耀】反问:“不输入生命精华还怎么温养?”

  精灵族长一听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但还是【无极荣耀】确认道:“那您是【无极荣耀】否知道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能量利用率和一般植物不太一样呢?”

  泊尔塞福涅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这个有区别吗?”

  精灵族长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一般植物的【无极荣耀】生命能量利用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几,最多的【无极荣耀】也不过才百分之三十八而已,但是【无极荣耀】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能量利用率是【无极荣耀】百分之九十七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之间,也就是【无极荣耀】说生命之树吸收同样的【无极荣耀】能量可以产生一般植物三倍以上的【无极荣耀】效果。您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依然按照正常植物的【无极荣耀】吸收率计算的【无极荣耀】生长能量需求量啊?”

  泊尔塞福涅这下也反应过来了,也顾不得回答了,连忙叫道:“快快快,让周围的【无极荣耀】精灵族士兵赶紧撤离,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生长范围会比预期的【无极荣耀】扩大很多,他们现在的【无极荣耀】位置会被卷进去的【无极荣耀】!”

  精灵族长哪还敢耽搁,迅速开始下令让精灵部队撤离。红月一看这情况也是【无极荣耀】赶紧命令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员去帮忙精灵族赶紧撤离,毕竟人家是【无极荣耀】帮我们做事,要是【无极荣耀】出现大量损失,这个无论于情于理我们肯定都是【无极荣耀】要做些补偿的【无极荣耀】。再说就算人家不要补偿,我们也不能看着精灵族的【无极荣耀】士兵白白死在这里不是【无极荣耀】?

  因为有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通讯设备帮忙传递命令,所以精灵们的【无极荣耀】反应很快,几乎只过了几分钟就开始大规模的【无极荣耀】撤离现场,而且因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有凤龙可以帮忙装东西,所以精灵们只需要轻装逃命就行了,那些不好带的【无极荣耀】东西都被扔进了凤龙空间,而且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有长枪可以用来代步,每个人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可以顺便带上两名精灵,以长枪的【无极荣耀】速度来回多跑几趟也是【无极荣耀】能运出不少人来的【无极荣耀】。

  得益于我们的【无极荣耀】帮助以及发现的【无极荣耀】及时,精灵们撤的【无极荣耀】很快并未被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藤条覆盖到,不过,我们是【无极荣耀】跑的【无极荣耀】挺快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人可就不怎么快了。

  “报告。”

  “什么事?”南美地区一座相当巨大的【无极荣耀】城市中,一名玩家推门进入了一间办公室,里面坐着的【无极荣耀】两个玩家正在查看一张地图商量着什么,听到这人进来头也不回的【无极荣耀】问了一句。

  刚进入这里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报告道:“钉子刚刚用魔法卷轴传信说包围他们的【无极荣耀】精灵部队突然离开了,而且样子很慌张,似乎是【无极荣耀】在逃命的【无极荣耀】样子。”

  本来正在商议什么的【无极荣耀】两个人听到这个报告突然一下就转了过来,也不再看那份地图,转而认真的【无极荣耀】问道:“你说他们在逃命?”

  那名玩家立刻说道:“信息上是【无极荣耀】这么说的【无极荣耀】。”

  之前没有说话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人开口道:“精灵一族包围我们设立的【无极荣耀】钉子倒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临时撤离也可以理解,可是【无极荣耀】他们为什么会像是【无极荣耀】逃命一样呢?”

  之前说话那人说道:“精灵们没必要做戏给我们看,以他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就算随手灭掉我们的【无极荣耀】村庄也不过是【无极荣耀】举手之劳,根本没必要大费周章在我们面前表演什么。”

  “那岂不是【无极荣耀】说他们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在逃命?什么东西能让精灵们都落荒而逃?”

  “不管是【无极荣耀】什么,反正我们是【无极荣耀】肯定挡不住的【无极荣耀】。通知钉子,让他们也赶紧撤离。”

  “是【无极荣耀】。”

  以传送卷轴为基础改良的【无极荣耀】传讯卷轴虽然也存在一定成本,但总体来说一般的【无极荣耀】行会通讯还是【无极荣耀】用的【无极荣耀】起的【无极荣耀】,所以那个故意跟我们捣乱的【无极荣耀】村庄里的【无极荣耀】玩家很快就接到了让他们跟随精灵们撤离的【无极荣耀】通知。不过,虽然他们接到了这样的【无极荣耀】通知,可是【无极荣耀】结果却是【无极荣耀】和精灵们完全不同。

  精灵们有我们帮忙,手里没有碍事的【无极荣耀】东西,只管自己跑就行了,而且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运输能力也帮助精灵们运走了一些移动力相对比较低一些的【无极荣耀】人员,所以精灵这边剩下的【无极荣耀】可以说都是【无极荣耀】高机动部队。再说精灵们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森林的【无极荣耀】宠儿,在树林中精灵们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是【无极荣耀】非常快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相比之下这些玩家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无极荣耀】大概的【无极荣耀】知道有危险,而人就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生物,如果不能真切的【无极荣耀】感受到威胁,多数人是【无极荣耀】不会有太强烈的【无极荣耀】紧迫感的【无极荣耀】。

  几乎是【无极荣耀】全力狂奔的【无极荣耀】精灵和一群相当随意的【无极荣耀】人类,两者逃命的【无极荣耀】速度自然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一样,更何况玩家这边是【无极荣耀】发现精灵们主动撤离之后才报告上去的【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上级下达命令又耽误了点时间,这一来一回的【无极荣耀】,等这帮玩家开始准备跑的【无极荣耀】时候实际上就已经来不及了。几乎也就是【无极荣耀】这帮人中动作最快的【无极荣耀】家伙刚刚离开村子大门,后面就隐隐传来了隆隆的【无极荣耀】巨响声。

  “什么声音?”还在整理东西准备装车离开的【无极荣耀】几个玩家疑惑的【无极荣耀】抬头望向村外,但是【无极荣耀】可惜因为森林的【无极荣耀】阻挡根本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声音越来越近,而且地面居然开始出现了轻微震动。

  “快看,那是【无极荣耀】什么?”随着距离逐渐接近,终于有玩家注意到了不远处的【无极荣耀】森林后方一片飞舞的【无极荣耀】碎木和泥土,接着就看到一大群好像巨蛇一般的【无极荣耀】粗壮藤条在树冠的【无极荣耀】上方时隐时现的【无极荣耀】向着村子这边扑来。

  “我的【无极荣耀】天啊!”随着之前的【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呼喊,越来越多的【无极荣耀】人注意到了那边的【无极荣耀】动静,然后人们开始丢下身边的【无极荣耀】东西转身就跑,但此时为时已晚。

  每小时六十公里的【无极荣耀】前进速度对于现代汽车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问题是【无极荣耀】这里是【无极荣耀】热带雨林不是【无极荣耀】高速公路,再说这里的【无极荣耀】人也没有车,能有个魔兽坐骑就不错了。况且,能以六十公里的【无极荣耀】时速在树林中狂奔的【无极荣耀】魔兽实际上并不多。倒不是【无极荣耀】说速度达不到,而是【无极荣耀】没法跑。密林之中的【无极荣耀】路况想想就清楚了。高低不平的【无极荣耀】地面高度、软硬不定的【无极荣耀】地面强度、横七竖八的【无极荣耀】灌木丛、密集的【无极荣耀】参天巨木,这一切的【无极荣耀】一切都是【无极荣耀】前进的【无极荣耀】障碍。能在大草原上跑出一百多公里时速的【无极荣耀】魔兽随处可见,但在密林之中,任何时速超过四十公里的【无极荣耀】移动物体都必须有一套完美级的【无极荣耀】动态捕捉系统和一套至少手精良级的【无极荣耀】障碍规避系统才能保证不会撞上什么东西或者摔个大马趴。

  相比之需要躲避前方的【无极荣耀】障碍,还要小心选择脚下路面的【无极荣耀】玩家们,后方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可是【无极荣耀】丝毫没有任何困扰的【无极荣耀】一路平推了过来。有个玩家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天生勇武还是【无极荣耀】脑子有问题,居然站在村子前面面对着迎面扑来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劈出了一道剑气。当然,结果很悲催。剑气还没靠近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藤蔓就被生命之树掀飞起来的【无极荣耀】土皮和断木给挡了下来,然后那家伙自己也被这倾泻而下的【无极荣耀】木头和泥土给埋了下去。

  毫无阻碍的【无极荣耀】越过这名玩家,生命之树还在继续前进。本来按照正常情况,生命之树根本不应该生长到这个位置。我们之前已经改变了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生长位置,新地点距离这个村庄其实非常远,按照我们重新规划的【无极荣耀】建设地点,这个村庄本来应该正好卡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边缘之外,况且本来这个城市预计的【无极荣耀】面积就比生命之树覆盖的【无极荣耀】面积要大很多,生命之树只是【无极荣耀】城市的【无极荣耀】中心区,不是【无极荣耀】说整个城市都是【无极荣耀】生命之树。可是【无极荣耀】现在,生命之树不但已经蔓延到了原本城市边缘都不该覆盖的【无极荣耀】区域,而且还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往外生长。

  随着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进一步推进,那座小小的【无极荣耀】村庄终于进入了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覆盖范围。木头编制的【无极荣耀】栅栏在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藤蔓面前就好像纸模型一样被藤蔓带起的【无极荣耀】气浪直接吹飞,紧跟着村庄外侧不远处,一根藤蔓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钻出地面,在空中划过一段距离后再次下落,然后一头扎进了村子的【无极荣耀】边缘地带将小半个村庄都整个砸进了地下,而剩余的【无极荣耀】部分村庄则是【无极荣耀】被藤蔓进入地下溅射而起的【无极荣耀】泥土完全覆盖,里面的【无极荣耀】人即便不死,短时间内也绝对出不来了。

  村子里的【无极荣耀】人被直接活埋,跑出村子的【无极荣耀】人也没好到哪去。一小群玩家低着头拼命狂奔,但是【无极荣耀】后方隆隆的【无极荣耀】巨响却是【无极荣耀】越来越近。突然,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一根史前巨兽般的【无极荣耀】藤蔓从他们左前方十几米远的【无极荣耀】地方破土而出,在向前冲了一段距离后猛然再次扎入地面,而就在他们下的【无极荣耀】面色苍白腿脚无力之时,突然发现天黑了下来。惊慌的【无极荣耀】众人抬头一看险些直接跪地上。这哪是【无极荣耀】什么天黑了,居然是【无极荣耀】一根藤蔓穿过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头顶正在向着他们前方的【无极荣耀】地面压下来。

  因为蔓藤已经越过头顶,正在奔跑的【无极荣耀】众人为了躲避这些蔓藤也只好向两边移动,但是【无极荣耀】本来他们的【无极荣耀】速度就不如那个蔓藤快,现在又要斜向移动,自然更不是【无极荣耀】对手,很快就被后面的【无极荣耀】蔓藤追了上来。

  先开始因为不知道情况,这些人在发现被追上之后的【无极荣耀】反应也是【无极荣耀】各不相同。首先有人想到了要用武器去攻击,结果当然是【无极荣耀】如挥剑击水一般,攻击砍在蔓藤上确实是【无极荣耀】有些效果,但问题是【无极荣耀】那些伤口相对于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体积来说,那就跟人体皮肤上的【无极荣耀】天然褶皱差不多,甚至于连伤都算不上。这么点伤害对那些蔓藤根本毫无影响,反倒是【无极荣耀】那些人被飞溅出来的【无极荣耀】汁液沾到之后立刻就开始溶解,两三秒内整个人都没了人形,可此时却还未死,依然在那里扭动挣扎。这么恐怖的【无极荣耀】状态着实吓傻了不少人,但是【无极荣耀】更多的【无极荣耀】人开始意识到攻击没用,于是【无极荣耀】他们开始选择跳上蔓藤的【无极荣耀】方法进行逃跑,但是【无极荣耀】这个选择也很快被证实是【无极荣耀】没有用的【无极荣耀】。

  最先跑到蔓藤旁比的【无极荣耀】人以为只要注意别被那些交错生长的【无极荣耀】蔓藤给挤死了就行,但当他摸到蔓藤的【无极荣耀】瞬间就遭殃了。之前他们以为只有蔓藤的【无极荣耀】汁液可以腐蚀人体,现在才知道这些蔓藤的【无极荣耀】表面一样不能碰,所有人都是【无极荣耀】刚一接触到蔓藤立刻就被粘在了上面,然后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连带着身体一起开始融化,好像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挡得住那些蔓藤的【无极荣耀】侵蚀。

  这些企图逃跑的【无极荣耀】人很快就在众人眼前被一点一点的【无极荣耀】吸收进了蔓藤内部,而更多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被困在了一个个的【无极荣耀】隔离区中。由于这些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蔓藤是【无极荣耀】跳跃式的【无极荣耀】向前生长,所以其下方其实是【无极荣耀】有很多的【无极荣耀】缝隙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虽然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蔓藤最外围是【无极荣耀】跳跃式向前生长的【无极荣耀】,但在其内部,那些蔓藤却开始逐渐向下生长出了很多的【无极荣耀】旁系枝条,这些枝条开始逐渐将地面与蔓藤之间的【无极荣耀】缝隙填满,而那些躲藏在其中的【无极荣耀】幸存者也毫无意外的【无极荣耀】全部在被蔓藤碰到的【无极荣耀】瞬间开始了和蔓藤的【无极荣耀】融合,即便是【无极荣耀】挥舞武器进行反抗也没多大意义。那些蔓藤不但行动迅速,更主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数量太多,砍都砍不完,最终那些玩家无一幸免,全部变成了生命之树生长的【无极荣耀】肥料。

  泊尔塞福涅此时正和我一起飘在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主干区域上空。外围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根系网络依然还在向周围扩张,此时它的【无极荣耀】面积已经远远出了我们之前的【无极荣耀】预计,不但把原本我们计划中应该被占领的【无极荣耀】区域都占领了,甚至还超出了城市范围好大一截,现在整个生命之树所覆盖的【无极荣耀】范围已经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半径三十多公里的【无极荣耀】圆形区域了,而且这个区域现在还在持续增加。唯一让我们稍微感觉有安心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生长速度正在下降,至少现在它没有刚开始那么夸张了。当然,每小时十几公里的【无极荣耀】生长速度即便没有之前的【无极荣耀】速度夸张,那对于植物来说也绝对是【无极荣耀】恐怖的【无极荣耀】生长速度了。

  “泊尔塞福涅,你有办法控制这个生命之树吗?”我飘在泊尔塞福涅身边询问她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办法处理。现在这个生命之树长到这么大可以说她要承担主要责任,因为她计算错了生命精华的【无极荣耀】使用量,所以才会导致生命之树失控,居然长了这么大还在生长。

  泊尔塞福涅对于我的【无极荣耀】问题也是【无极荣耀】很想回答,可是【无极荣耀】最终她还是【无极荣耀】无奈的【无极荣耀】叹了口气摇头道:“虽然我也很希望有办法控制一下,但事实就是【无极荣耀】生命之树在正式长成之前都是【无极荣耀】不受控的【无极荣耀】。我们现在能做的【无极荣耀】大概也就只有顶着她这一个事情了吧?”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说我们只能等到这个生命之树长成了之后自然停止生长?”

  泊尔塞福涅无奈的【无极荣耀】点头道:“不然的【无极荣耀】你要是【无极荣耀】对她发动攻击其实也是【无极荣耀】可以消减她的【无极荣耀】体积的【无极荣耀】。”

  泊尔塞福涅所说的【无极荣耀】方法其实就是【无极荣耀】能量消耗法。植物生长需要能量,生命之树也不例外。之前生长的【无极荣耀】太过夸张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泊尔塞福涅给生命之树浇灌的【无极荣耀】生命精华太多了,以至于生命之树表现出了营养过剩的【无极荣耀】状态,所以才会长得这么夸张。但是【无极荣耀】,反过来,如果我们对生命之树进行攻击,那么生命之树必然就会受伤。一旦生命之树受伤,她自身就不得不花费能量去修补伤害,这样她储存的【无极荣耀】能量就会下降。只要我们对生命之树造成大量伤害,那么为了恢复自身,生命之树只能大量消耗自己的【无极荣耀】能量,这样一来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内部存储能量就会开速耗尽,而那个时候生命之树就会停止生长进入成年阶段。

  “我倒是【无极荣耀】想攻击几下,但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我们会被记恨得!”我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生命之树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城市,她可是【无极荣耀】有生命的【无极荣耀】,而且还有智力,我们要是【无极荣耀】现在攻击她,绝对会被记一辈子。这要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大不了全部摧毁,重新建设,可这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城市这你让我怎么攻击?”

  “那就只能等了!”泊尔塞福涅说道。

  听到泊尔塞福涅的【无极荣耀】话我也是【无极荣耀】相当无奈。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生长此时已经完全的【无极荣耀】超出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预料。下方地面上,半径三十多公里的【无极荣耀】圆形区域已经完全被生命之树覆盖,这个范围内的【无极荣耀】任何动植物都已经被生命之树当做养份给吸收掉了,而地下的【无极荣耀】矿藏什么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没有,如果有也会被生命之树彻底吸干,这就是【无极荣耀】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强大能力。

  事实上生命之树夸张的【无极荣耀】并不只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覆盖面积,她的【无极荣耀】很多数据都相当夸张。虽然根系网络的【无极荣耀】覆盖半径已经达到了三十多公里,但是【无极荣耀】此时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一点也不显得矮粗,因为此时它的【无极荣耀】中央主藤条已经长成了一根直径超过三公里,高达一万两千米的【无极荣耀】恐怖巨木。原本看起来很柔软的【无极荣耀】藤条现在颜色正在逐渐加深,而且其表皮也从之前的【无极荣耀】光滑柔嫩向着正常数目那种粗糙的【无极荣耀】树皮转化而去。

  除了这个夸张得主干,实际上生命之树顶部的【无极荣耀】那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树冠也是【无极荣耀】挺吓人的【无极荣耀】。这恐怖的【无极荣耀】树冠是【无极荣耀】从中央主干上方大约三千米的【无极荣耀】高度开始生长的【无极荣耀】,其上都是【无极荣耀】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横向枝干伸展开来,而这些伸展开的【无极荣耀】枝干,其覆盖半径居然也达到了二十公里左右。

  你可以想象一个半径二十公里的【无极荣耀】树冠有多大吗?那可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遮天蔽日啊。别说天了。这地方要是【无极荣耀】下雨,只要余量不达到中雨以上,下面估计连一滴水也别想看见,因为水都在树干上被叶子吸收了,根本就流不下来。

  看完这边的【无极荣耀】生长情况我迅速的【无极荣耀】链接了行会那边的【无极荣耀】通讯器,果然玫瑰他们都在水晶通讯器前观看我们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生长情况。

  “你们那边可以看到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全部覆盖范围吗?”我在水晶通信中询问道。

  红月迅速的【无极荣耀】回答道:“巴贝尔塔那边可以看到这个地区的【无极荣耀】卫星图片,生命之树覆盖的【无极荣耀】范围和周围的【无极荣耀】森林分界很清晰。”

  “那就好。你们现在赶紧找地图,哦对了,不用了,让军神帮忙看下,生命之树拓展的【无极荣耀】范围是【无极荣耀】否覆盖了别的【无极荣耀】什么NPC势力的【无极荣耀】势力范围。”

  现在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生长已经逐渐开始放缓,应该是【无极荣耀】能量即将耗尽,很快就会停止生长进入成熟期,但是【无极荣耀】我担心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这个。生命之树这东西虽然说也不是【无极荣耀】越大就越好,但大也就大一点了,也没啥大不了的【无极荣耀】。我真正担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周围的【无极荣耀】那些势力。

  原本我们要建立城市,所以对周围的【无极荣耀】NPC势力都做了一些公关方面的【无极荣耀】处理,最后那些势力都在我们的【无极荣耀】补偿政策之下向外迁移,或者是【无极荣耀】干脆搬到别的【无极荣耀】地方去了,也有一些直接就加入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打算等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建立完成就回到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定居。

  本来这个结果算是【无极荣耀】做的【无极荣耀】比较好的【无极荣耀】了,除了那个刚刚被生命之树吞掉的【无极荣耀】村子,我们基本上算是【无极荣耀】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却是【无极荣耀】不一样了。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生长范围明显是【无极荣耀】超出了她应该在的【无极荣耀】范围。这就好比你是【无极荣耀】建筑开放商,买了一块十万平的【无极荣耀】地建设商业楼盘,结果你不但把这十万平米内的【无极荣耀】原住民给牵走了,居然还把这个范围之外的【无极荣耀】居民的【无极荣耀】房物也给推平了。更要命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之前还没跟人家打招呼,甚至可能……不,应该是【无极荣耀】一定有人已经死在了这次拓张之中。这简直是【无极荣耀】无法想象的【无极荣耀】事情。

  之前大家在南美洲这地方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赚钱,所以大家都对本土的【无极荣耀】NPC势力表现出了相当的【无极荣耀】克制,毕竟这地方实在是【无极荣耀】游击战天堂,真要得罪了哪个本土势力,你要有本事把对方清理干净也就算了,只要你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之后可就惨了,对方的【无极荣耀】骚扰绝对会让你的【无极荣耀】生意彻底完蛋。

  原本我们行会虽然已经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世界第一的【无极荣耀】行会了,但是【无极荣耀】我们依然按照这个潜规则在运作着,也就是【无极荣耀】尽量不得罪本土势力。但是【无极荣耀】现在麻烦了。我们不但得罪了人家,而且有可能还是【无极荣耀】一次性得罪了很多家,更要命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还不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利益侵害,而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弄死了不少人。这简直就是【无极荣耀】血海深仇了,你说这个事情人家能善罢甘休吗?游戏里的【无极荣耀】这些NPC势力可不是【无极荣耀】现实中的【无极荣耀】人,他们可没有家里死了人就去跟别人要钱了事的【无极荣耀】习惯。这些家伙讲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更古老的【无极荣耀】规则——杀人偿命。所以,我现在几乎已经可以预期到了我们将来的【无极荣耀】情况了,那绝对是【无极荣耀】和游击队战斗不断的【无极荣耀】状态。当然,有可能情况会变得更糟。要是【无极荣耀】这些企图报复我们的【无极荣耀】势力被别的【无极荣耀】一些有心人利用,那搞不好游击反抗就会变成恐怖袭击,到时候再给我们来个自杀炸弹袭击啥的【无极荣耀】……想想就一脑门子汗!

  本来我不说还没什么人想到这个问题,我一让军神看地图查看周围的【无极荣耀】势力分布,行会里立刻就有很多反应快的【无极荣耀】人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糟糕,把这个给忘记了!”红月惊叫道。

  克利斯缔娜也是【无极荣耀】叫道:“这可怎么办啊?之前我们可是【无极荣耀】和这里的【无极荣耀】本土势力相安无事的【无极荣耀】,这下弄出这么多的【无极荣耀】敌人,我们以后还怎么混啊?这里可不是【无极荣耀】适合打持久战的【无极荣耀】地方啊!”

  他们这边七嘴八舌的【无极荣耀】讨论着,声音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大,不过,就在大家都显得无比着急的【无极荣耀】时候,一个人的【无极荣耀】一句话却是【无极荣耀】让我们全都冷静了下来。

  这个说话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别人,正是【无极荣耀】精灵都市的【无极荣耀】族长。在智力方面这位族长可能并不比我们高明多少,但是【无极荣耀】和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所有人都不一样,她有一个我们不具备的【无极荣耀】特点,那就是【无极荣耀】——她不属于冰霜玫瑰盟。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都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所以我们自己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个事情,但是【无极荣耀】作为第三方的【无极荣耀】精灵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所以,当我们这边全部陷入误区的【无极荣耀】时候,精灵族长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冒了一句:“这棵生命之树不是【无极荣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名义栽下去的【无极荣耀】吗?他们为什么要找你们麻烦啊?”

  “诶?”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所有人就好像被人浇了一盆凉水似的【无极荣耀】,突然一下就全部熄火了。过了好半天才听到克利斯缔娜突然说道:“对啊!这个又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名义建设的【无极荣耀】城市,那生命之树是【无极荣耀】用精灵族的【无极荣耀】名义栽下去的【无极荣耀】,就算是【无极荣耀】有人要报复,那也是【无极荣耀】找精灵族吧?”

  “对啊,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红月也是【无极荣耀】拍着胸口说道:“还真是【无极荣耀】虚惊一场啊!”

  精灵族长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情绪都缓和了下来之后忽然又接着说道:“不过,虽然这个事情暂时是【无极荣耀】挂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名下,但是【无极荣耀】我们也是【无极荣耀】为你们冰霜玫瑰盟办事,现在出了这样的【无极荣耀】事情,你们不会真的【无极荣耀】让我们去承担全部后果吧?”

  我们冰霜玫瑰盟从来不缺聪明人,之前只是【无极荣耀】一时陷入了思维误区,现在一下想明白了大家立刻就恢复了正常的【无极荣耀】智力水平。这边精灵族长说的【无极荣耀】话确实是【无极荣耀】应该注意一下。虽然我们的【无极荣耀】这个城市暂时是【无极荣耀】用精灵们的【无极荣耀】名义建设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人家出面帮忙就已经是【无极荣耀】给面子了。虽说他们也收了好处,但这毕竟是【无极荣耀】帮我们干活,出了什么事情当然还要我们承担。这就好像工人干活虽然是【无极荣耀】拿了老板工资的【无极荣耀】,但如果工人在工作中受伤了,还不是【无极荣耀】照样需要由老板出钱?这其实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道理。让别人帮我们办事,出了问题就不管了,这可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风格。

  玫瑰在对方说完之后立刻就回答道:“你放心,这个事情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事情,不会让你们精灵白白承受损失,这一点你要放心。我们冰霜玫瑰盟是【无极荣耀】干不出那种事情的【无极荣耀】。不过,这个事情不能由我们冰霜玫瑰盟出来澄清,然后担下这个责任,那样的【无极荣耀】话,我们的【无极荣耀】损失就实在太大了。”

  “那你们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

  “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玫瑰说道:“首先,这个事情对外依然挂名在你们的【无极荣耀】名下,也就是【无极荣耀】将责任全部挂在精灵族的【无极荣耀】名下。然后呢,你们精灵族现在就派出你们的【无极荣耀】人员,去那些受灾区域去检查,要是【无极荣耀】有活人什么的【无极荣耀】就救援一下,先尽量减少损失。当然,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统计一下到底有哪些势力受到了侵害。在此后,你们要负责出面去和这些势力解释,就照实说,这是【无极荣耀】生命之树暴走造成的【无极荣耀】误伤,不是【无极荣耀】你们故意的【无极荣耀】,属于意外。但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态度要好,要向对方表明虽然这个是【无极荣耀】意外,但毕竟是【无极荣耀】你们造成的【无极荣耀】,所以你们会承担全部责任。同时,你们就借助这个机会,直接放话出来,就说摹疚藜僖裤们为了照顾这些受到侵害的【无极荣耀】势力的【无极荣耀】人员,决定卖掉这座城市,然后用回收的【无极荣耀】资金的【无极荣耀】一部分去补偿那些受损的【无极荣耀】势力,并且还可以向他们保证,你们精灵族将全面负责他们以后的【无极荣耀】生活问题,对这个事情负责到底。”

  精灵族长也不是【无极荣耀】傻蛋,一听玫瑰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就明白了。“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正好借用这个借口把城市卖掉,当然买城市的【无极荣耀】肯定就是【无极荣耀】你们行会,然后我可以用这个购买的【无极荣耀】资金中的【无极荣耀】一部分去补偿那些势力,但其实就相当于是【无极荣耀】你们出的【无极荣耀】钱,我们只不过是【无极荣耀】转个手是【无极荣耀】吧?”

  玫瑰点头道:“你说的【无极荣耀】没错,我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我知道,这样会给你们增加很多的【无极荣耀】工作量,而且很可能这其中也会发生一些危险,毕竟那些受侵害的【无极荣耀】势力肯定会有大量家破人亡的【无极荣耀】情况,所以难免就会有一些人坚持想要报复。不过我觉得这种人应该不会太多。你们精灵在这片雨林中的【无极荣耀】声望还是【无极荣耀】非常不错的【无极荣耀】,所以如果你们态度诚恳并积极补救,多数势力都不会跟你们计较。至于说要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碰上那些报复的【无极荣耀】,我觉得硬气一点干掉也就算了。毕竟那种人是【无极荣耀】少数,只要大部分人不计较,你们就没什么问题。至于说可能出现的【无极荣耀】人员损伤,这个我们就真的【无极荣耀】无能为力了。我们能做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尽量多给你们一些报酬,算是【无极荣耀】我们对你们的【无极荣耀】一些小小弥补。”

  我这个时候直接打断玫瑰道:“除了刚刚玫瑰说的【无极荣耀】那些,我还可以以冰霜玫瑰盟会长的【无极荣耀】身份向你们保证,以后冰霜玫瑰盟和你们的【无极荣耀】精灵都市将结成盟友关系,只要你们精灵族不首先背弃我们,我们冰霜玫瑰盟就绝不会背弃你们。以后我们不但可以在商业等多方面进行合作,还可以进行军事合作。如果下次在发生类似上次的【无极荣耀】白精灵与暗精灵的【无极荣耀】纠葛,我们行会将直接出兵援助。这样你看行吗?”

  精灵族长听完我们的【无极荣耀】话立刻点头道:“足够了。其实只要紫日会长说的【无极荣耀】这个盟友关系我就很满足了。这段时间和你们接触的【无极荣耀】时间越来越长,我对你们的【无极荣耀】了解也就越来越多。能拥有冰霜玫瑰盟这样的【无极荣耀】一个盟友,那绝对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荣幸。”

  “过奖了。”

  在定下了大方向之后,我们就直接让军神拟定了一份详细的【无极荣耀】盟约,同时还签订了一份密约。这个盟约就是【无极荣耀】很普通的【无极荣耀】结盟盟约,但是【无极荣耀】密约却是【无极荣耀】关于这次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事件的【无极荣耀】处理的【无极荣耀】。至于赔偿的【无极荣耀】资金数量,这个我们都一致决定暂时不要确定下来,因为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最后要用什么方式完成城市的【无极荣耀】购买。

  搞定了这个让我们头疼的【无极荣耀】问题,大家总算是【无极荣耀】放心了不少。精灵族的【无极荣耀】族长迅速的【无极荣耀】开始指挥剩下的【无极荣耀】精灵区周边地区检查别的【无极荣耀】势力的【无极荣耀】损失情况。还好之前我们行会前期工作做得比较足,虽然这个范围内不会进入城市范围,但是【无极荣耀】考虑到之后的【无极荣耀】发展,这些势力都会变成我们的【无极荣耀】邻居,所以金山银海早就让人将附近的【无极荣耀】势力分布都摸清楚了。

  因为有这个势力分布图,所以精灵族拯救受灾势力的【无极荣耀】工作进行的【无极荣耀】很顺利,另外我们还特别派出了一些人去帮忙,所以这个事情并没有造成太**烦。

  送走了精灵们,我却还是【无极荣耀】闲不下来,因为生命之树还在那立着。这个东西现在也成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烦。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一颗生命之树,这要我们怎么修建城市啊?难道还是【无极荣耀】沿着生命之树外围建设?那城市要修多大啊?真是【无极荣耀】头疼!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