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又陷入僵持了!

第二百四十八章 又陷入僵持了!

  “坚持住,那东西要过去了。”落日号甲板上,几个玩家正手挽手的【无极荣耀】拉成一排,最前面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单手死死抱着一根栏杆在那里拼命朝后喊叫着,因为后面的【无极荣耀】人之中有两个人明显快要坚持不住了。

  其实这些玩家都不是【无极荣耀】落日号上的【无极荣耀】乘员,他们是【无极荣耀】之前在外战斗的【无极荣耀】高级玩家,只是【无极荣耀】被爆风吹到了落日号上并恰好抱住了船身突出部才免于被爆风吹走的【无极荣耀】下场,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无极荣耀】推移,中间有两个人的【无极荣耀】力气快要耗尽了。

  虽然前面这个玩家叫的【无极荣耀】很用力,后面的【无极荣耀】玩家也在咬牙坚持,但力量不够就是【无极荣耀】不够,他们挽在一起的【无极荣耀】手正在一点点的【无极荣耀】松脱滑开。

  “不行,要到极限了!”

  “抓紧,别放弃!”

  “不行了,啊……”后面的【无极荣耀】一个玩家终于脱手突然滑了出去,而且因为他的【无极荣耀】失手,通过他吊着的【无极荣耀】后面几个人立刻就跟着他一起飞了出去。不过,这帮玩家还算走运,他们这边才刚脱手飞出去不到十米,前方的【无极荣耀】爆风突然一下就结束了。失去强风的【无极荣耀】推进力,几个人立刻遵从万有引力掉了下来,不过他们身下就是【无极荣耀】船身甲板,所以并没摔伤。

  “呼,总算挺过去了!”

  最前面的【无极荣耀】玩家松开抱着栏杆的【无极荣耀】那支已经有点僵硬的【无极荣耀】手臂松了口气说道,不过被他拉着的【无极荣耀】原本排第二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却是【无极荣耀】目瞪口呆的【无极荣耀】指着他背后的【无极荣耀】方向叫道:“那是【无极荣耀】什么”

  最前面的【无极荣耀】玩家听到同伴的【无极荣耀】提醒便立刻转头去看,而后面的【无极荣耀】人也是【无极荣耀】抬头望了过去,结果这一眼可是【无极荣耀】把他们吓得不轻。

  “我靠!八歧大蛇!”

  随着那超级台风一般的【无极荣耀】爆风消失,之前空间中的【无极荣耀】那一片裂纹终于也跟着消失了,而在那片区域内出现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其中比较大的【无极荣耀】那个身影有着一个典型的【无极荣耀】鸟类躯体,但是【无极荣耀】在身体的【无极荣耀】正前方却是【无极荣耀】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挤着八条长长的【无极荣耀】脖子,而那些脖子的【无极荣耀】前端则是【无极荣耀】好像毒蛇一般的【无极荣耀】头部。

  这造型虽然古怪,但在场的【无极荣耀】人就没哪个不认识这东西的【无极荣耀】,毕竟这次我们就是【无极荣耀】为他才来的【无极荣耀】。

  这个大家伙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旁边那个小的【无极荣耀】自然就是【无极荣耀】我了。

  这本来我和八歧大蛇是【无极荣耀】应该在咫尺天涯之中的【无极荣耀】,而咫尺天涯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属性上明确写明了,一旦进入咫尺天涯内部,除非咫尺天涯的【无极荣耀】拥有者也就是【无极荣耀】我主动放人,否则的【无极荣耀】话,要出来唯一的【无极荣耀】办法就是【无极荣耀】杀死我。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却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而我们却出来了,而且不是【无极荣耀】我愿意的【无极荣耀】。

  虽然这个结果和属性看起来有些矛盾,但仔细想想就明白了。咫尺天涯不让人出来的【无极荣耀】方式就类似一种封禁,这封禁就好像是【无极荣耀】牢房的【无极荣耀】铁门和栏杆一样,挡着里面的【无极荣耀】人不让你出去。但是【无极荣耀】,再坚固的【无极荣耀】门都是【无极荣耀】有其抵抗上限的【无极荣耀】。普通的【无极荣耀】木头门一般人弄不开,但强壮的【无极荣耀】人依然可以用蛮力撞开。金属防盗门再强壮的【无极荣耀】人类也撞不开,但你要是【无极荣耀】开个汽车撞上去,防盗门其实还没有砖墙结实摹疚藜僖控。至于说更坚固的【无极荣耀】银行金库的【无极荣耀】大门,或者是【无极荣耀】地下军事基地的【无极荣耀】防核闸门,这些门虽然看起来坚不可摧,但那只是【无极荣耀】因为破坏力不够而已。即便是【无极荣耀】地下核掩体的【无极荣耀】闸门,一枚核弹炸不开,再挨一枚它还能不开吗要是【无极荣耀】两枚都没事,那要是【无极荣耀】连续来个十次八次的【无极荣耀】呢所以说,门这个东西所能锁住的【无极荣耀】东西都是【无极荣耀】有限度的【无极荣耀】。

  咫尺天涯内部的【无极荣耀】空间虽然会封禁人员出入,但这个封禁力量也是【无极荣耀】有限度的【无极荣耀】。尽管目前来说除了上位神,正常的【无极荣耀】生物,即便是【无极荣耀】神族也不可能自由出入。但八歧大蛇刚刚使用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他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而是【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他使用了神力核心之中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以近乎爆燃的【无极荣耀】方式一次性将大量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全部注入体内并释放了出去,在那一瞬间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破坏力已经无限接近上位神了。因此咫尺天涯的【无极荣耀】封禁能力超出了承受上限,一下就被从内部爆开了。之前我在咫尺天涯内部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些发光的【无极荣耀】裂缝和外面的【无极荣耀】人看到的【无极荣耀】黑色裂缝其实都是【无极荣耀】一个东西,那是【无极荣耀】空间裂缝,是【无极荣耀】咫尺天涯内部的【无极荣耀】空间与外面世界的【无极荣耀】空间发生重叠的【无极荣耀】现象。

  尽管在这个破开咫尺天涯的【无极荣耀】封禁力量的【无极荣耀】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但不得不说,八歧大蛇成功了。他成功的【无极荣耀】突破了咫尺天涯的【无极荣耀】封禁力量,并且将咫尺天涯完全的【无极荣耀】击穿了。现在虽然看不到,但我能感觉到,胳膊上带着的【无极荣耀】咫尺天涯的【无极荣耀】本体应该是【无极荣耀】已经完全裂开了。现在它还在我的【无极荣耀】手臂上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咫尺天涯是【无极荣耀】被我贴身佩戴的【无极荣耀】,外面有龙魂套装的【无极荣耀】护臂包着,所以没有掉下来,但是【无极荣耀】里面的【无极荣耀】咫尺天涯其实已经碎了。

  “居然可以击穿天庭为我打造的【无极荣耀】超级神器,八歧大蛇你果然是【无极荣耀】值得重视的【无极荣耀】敌人啊!”看着前方意气风发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我现在也是【无极荣耀】冷汗连连。尽管之前在咫尺天涯内部把八歧大蛇虐的【无极荣耀】很惨,但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无极荣耀】,拥有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主神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当神力核心中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没有耗尽之前。

  尽管八歧大蛇之前在专门针对他的【无极荣耀】钢针地狱之中被虐的【无极荣耀】很惨,尽管我从肉体到精神上都将八歧大蛇狠狠地踩了一遍,但现在,一切又都回归原点了。除了消耗了大量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我之前的【无极荣耀】努力几乎可以说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成效的【无极荣耀】。当然,消耗掉这么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一个重大突破,但这远远不够。现在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不但出来了,而且我的【无极荣耀】咫尺天涯已经碎掉了,现在根本没办法使用咫尺天涯对他进行再次封禁,而且更要命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依靠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燃烧,八歧大蛇已经完全恢复了自己的【无极荣耀】状态,并且因为现在是【无极荣耀】在正常的【无极荣耀】世界中,所以八歧大蛇那属于神族的【无极荣耀】强大回复能力已经彻底复苏了。在这种情况下要消灭一个有神力核心支持的【无极荣耀】主神,那几乎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

  当初奥林匹斯歼灭战,我们可是【无极荣耀】里应外合提前封住了奥林匹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然后宙斯才在众叛亲离之下被我们和他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围攻了N久才算是【无极荣耀】彻底被制服,由此就可以想象,一个可以调用神力核心进行无限补魔、无限再生的【无极荣耀】主神有多难缠了!

  “哈哈哈哈……”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八个脑袋抖动着仰天大笑,然后突然又将脑袋全部对准了我这边,然后亮出了他那雪白的【无极荣耀】牙齿。“紫日,你这个卑微的【无极荣耀】爬虫。就因为你,本大爷的【无极荣耀】计划被搞得一团糟。好了,既然本大爷反攻大陆的【无极荣耀】计划被你破坏了,那么,也该是【无极荣耀】你付出代价的【无极荣耀】时候了。”

  “大神。”之前在八歧大蛇消失后一直被压着打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这个时候终于飞了回来,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三十几个神族玩家。原本一百多人的【无极荣耀】神族玩家被打的【无极荣耀】只剩三十几个,鬼手信长现在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心在滴血。不过能看到八歧大蛇重新回归,鬼手信长觉得自己的【无极荣耀】希望又回来了。

  “哦,你们还活着吗”八歧大蛇扭头看了一眼鬼手信长,然后问道:“怎么只剩这么几个人了”

  “报告大蛇神,在您离开后我们遭到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围攻。这帮家伙趁着我们在熔岩之下挣扎着一个个爬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对我们进行逐个突袭,我们寡不敌众,虽拼死反抗,但最终依然只剩下了这些人!”

  八歧大蛇有些气愤的【无极荣耀】哼了一声道:“好了,你们的【无极荣耀】事情我知道了。回头再想办法帮你们恢复一下,现在先让我把这个家伙搞定再说。”

  鬼手信长听到这里立刻点头,然后转向我耀武扬威的【无极荣耀】挑衅道:“哈哈,紫日,这下你们的【无极荣耀】计划破产了吧千算万算你们还是【无极荣耀】算不过我们大蛇神的【无极荣耀】神力,今天我就要看看你们是【无极荣耀】怎么死的【无极荣耀】。”

  “哦你们真这么认为吗”我忽然说道。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长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都是【无极荣耀】本能的【无极荣耀】一愣,随后就意识到了不好,只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反应稍微慢了一步。就在它们一愣神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突然向侧面一跳,然后大喊道:“就是【无极荣耀】现在。”

  嗡……一道紫色光柱几乎在我喊出来的【无极荣耀】同时就划过了我刚刚站立的【无极荣耀】位置直向对面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飞了过去。因为光束的【无极荣耀】速度太快,八歧大蛇根本毫无反应就被直接命中了。不过八歧大蛇毕竟是【无极荣耀】有神力核心支撑的【无极荣耀】主神,光束虽然成功贯穿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身体,但他并没有挂掉,而是【无极荣耀】立刻在面前支撑起了一面护盾,而后他身上的【无极荣耀】那个大洞也是【无极荣耀】在迅速的【无极荣耀】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愈合着。

  “该死!什么东西”八歧大蛇怒吼着顶着那能量护盾硬扛对面的【无极荣耀】光束,但即便是【无极荣耀】已经过了这么几秒他也依然是【无极荣耀】无法完全抵消那种攻击力。他身上的【无极荣耀】能量在飞速流逝,即便是【无极荣耀】从神力核心中抽取力量都无法完全跟上消耗速度,以至于他的【无极荣耀】皮肤表面开始冒烟、开裂,最后碳化。

  作为火焰系生物,八歧大蛇应该是【无极荣耀】不存在烧伤一说的【无极荣耀】,但不得不说这光束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厉害了,以至于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身体也无法硬扛这种攻击。之前只是【无极荣耀】零点一秒都不到的【无极荣耀】直接命中就直接在八歧大蛇身上开了个前后通的【无极荣耀】大洞,这就说明了光束的【无极荣耀】威力有多大了。

  就在八歧大蛇咬牙坚持了二十秒之后,光束突然就熄灭了。感觉力量一松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险些没控制住身体从空中掉下去,不过总归他也是【无极荣耀】个神族,好歹是【无极荣耀】反应过来了。

  鬼手信长刚刚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无极荣耀】攻击吓傻了,但是【无极荣耀】随着攻击结束鬼手信长便反应了过来,看看正在迅速恢复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似乎没什么问题,鬼手信长得意的【无极荣耀】再次讽刺我道:“哈哈哈哈,紫日,你个笨蛋。我们的【无极荣耀】大蛇神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存在。你以为那个破烂光束就能击败大蛇神吗现在傻了吧有本事你再来一发啊来啊,来啊”

  鬼手信长也不傻,刚才那攻击虽然没有直接打在他身上,但靠的【无极荣耀】这么近,那东西什么威力他多少总是【无极荣耀】知道一点的【无极荣耀】。也正因为了解那玩意的【无极荣耀】威力有多大,所以鬼手信长才会这样挑衅我,因为按照一般规则,越是【无极荣耀】威力大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往往发射间隔也就越大。你可以看到那些快剑手一秒之内刺出五十几剑,但你什么时候看到过哪个法师一秒之内扔出去五十个禁咒的【无极荣耀】所以说,刚才那个攻击威力那么大,连八歧大蛇都险些没扛住,这东西肯定就无法连射,所以鬼手信长才敢这样嚣张。

  不过,很可惜,鬼手信长和我们犯了一样的【无极荣耀】错误。最初见识到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也都以为这个东西没法连射,结果人家用事实告诉了我们,除了正常情况,还有一种情况较不正常情况。

  第一击才刚刚结束不到五秒,鬼手信长也才刚说完那段话,我就突然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既然你这么想要,那就如你所愿吧。”

  鬼手信长刚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的【无极荣耀】时候还以为我是【无极荣耀】在虚张声势,结果旁边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一翅膀扇过去将他和他身边的【无极荣耀】那帮子新晋神族玩家全给扇飞了。不过,鬼手信长在飞出去的【无极荣耀】同时还看到了一道光束穿过了自己刚刚站的【无极荣耀】位置,而在八歧大蛇将他扇飞之后,光束立刻移动方向对准了八歧大蛇。

  因为有了一次经验,这次八歧大蛇抵抗的【无极荣耀】稍微轻松了一些,但依然是【无极荣耀】有些咬牙切齿的【无极荣耀】。这种攻击八歧大蛇确信自己只要注意一点是【无极荣耀】不会被再次伤到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个魔力消耗速度却让他非常的【无极荣耀】揪心。因为力量恢复速度跟不上,所以八歧大蛇不得不不断的【无极荣耀】提取信仰之力来补充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晌侍馐恰疚藜僖可窳诵睦锩娴摹疚藜僖啃叛鲋τ植皇恰疚藜僖课尴薜摹疚藜僖浚舛骺墒恰疚藜僖坑靡坏闵僖坏恪8颐腔炻矣胫刃蛏褡迥茄叛鲋Χ嗟嚼床患白摹疚藜僖壳榭鐾耆喾矗澜绯宋颐腔炻矣胫刃蛏褡澹渌械摹疚藜僖可褡宥即τ谛叛鲋Σ还挥玫摹疚藜僖孔刺4蠹业摹疚藜僖壳鹨步鼋鍪恰疚藜僖坎疃嗪筒钌俚摹疚藜僖壳穑挥兴的【无极荣耀】募业摹疚藜僖啃叛鲋κ恰疚藜僖抗挥玫摹疚藜僖俊?br/>

  八歧大蛇确实有不少信仰之力,但这个东西是【无极荣耀】捡来的【无极荣耀】,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建立起完整的【无极荣耀】自身神族体系,所以他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目前能吸收到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也就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那些人提供的【无极荣耀】很微量的【无极荣耀】一点点,这个相对他的【无极荣耀】消耗来说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在这种坐吃山空的【无极荣耀】状况下,八歧大蛇当然是【无极荣耀】不希望无谓的【无极荣耀】消耗自己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可是【无极荣耀】有什么办法呢撑起护盾就要消耗力量,而不撑护盾的【无极荣耀】话身体根本扛不住,受伤了的【无极荣耀】话,修补伤口的【无极荣耀】消耗比这样消耗魔力的【无极荣耀】消耗还要多的【无极荣耀】多,相比之下当然还是【无极荣耀】撑着护盾比较划算一些。

  事实上现在痛苦的【无极荣耀】并不光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我们行会这边也不是【无极荣耀】多轻松。攻击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那东西自然是【无极荣耀】让我们混乱与秩序神族几大主力联手防御才勉强撑住的【无极荣耀】那个防卫母树了。这东西我们在艾辛格移动要塞上移植了两株,所以可以交替开火?>悸堑秸馔嬉獾摹疚藜僖可浠骷涓粢簿驮诙十道三十秒之间,所以两棵树交替开火的【无极荣耀】话,这个间隔其实完全可以变成没有间隔,因为防卫母树的【无极荣耀】每次射击持续时间长达三十秒而这个过程足够另一棵防卫母树冷却的【无极荣耀】了。不过,射击间隔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问题,可是【无极荣耀】这个能量消耗可就麻烦了?br/>

  艾辛格移动要塞不是【无极荣耀】在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它是【无极荣耀】飞行在空中的【无极荣耀】,因此防卫母树的【无极荣耀】能量来源仅仅是【无极荣耀】空气中游离的【无极荣耀】那一点点能量,无法从地下获得气脉的【无极荣耀】补充。这一点非常的【无极荣耀】不好,因为空气中吸收的【无极荣耀】能量仅占防卫母树攻击能量消耗的【无极荣耀】百分之六十多一点,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是【无极荣耀】需要树根从地下抽取的【无极荣耀】?>墒恰疚藜僖堪粮褚贫恰疚藜僖糠尚械ノ唬颐窃谔焐献匀痪臀坏降叵碌摹疚藜僖磕芰浚虼苏獠糠植疃罹椭荒苋冒粮褚贫摹疚藜僖慷诵娜ゲ钩洹?br/>

  艾辛格移动要塞的【无极荣耀】动力核心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谁都知道,那玩意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烧魔晶石的【无极荣耀】锅炉,虽然原理完全不沾边,但本质上它和锅炉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锅炉烧煤输出动力,艾辛格移动要塞的【无极荣耀】动力核心消耗魔晶石输出魔力,性质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

  这消耗魔晶石本来没什么,可问题是【无极荣耀】魔晶石又不是【无极荣耀】天上掉下来的【无极荣耀】,这玩意他是【无极荣耀】要钱的【无极荣耀】啊!所以……防卫母树的【无极荣耀】每一次开火,其实就等于是【无极荣耀】用一大把水晶币在砸人。

  正因为防卫母树的【无极荣耀】这个问题,所以现在我们和八歧大蛇一样的【无极荣耀】心痛。八歧大蛇在心疼他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我们则是【无极荣耀】在心疼我们的【无极荣耀】钱。虽然大家都不想这样消耗,可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却是【无极荣耀】不这样不行。

  八歧大蛇只要停止消耗信仰之力,他立刻就会被干掉,当然逃跑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但问题是【无极荣耀】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收集很大程度上是【无极荣耀】要依赖自己的【无极荣耀】声望的【无极荣耀】。一个在战场上被敌人打跑了的【无极荣耀】神,你指望有什么人去信仰他所以八歧大蛇根本不敢跑,只能燃烧信仰之力这么撑着。

  八歧大蛇需要坚持,我们又何尝不是【无极荣耀】呢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很明显。八歧大蛇比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任何人都要强,而且不是【无极荣耀】强出一星半点。依靠防卫母树强大的【无极荣耀】攻击力,我们可以让八歧大蛇暂时没空攻击我们,而一旦我们这边停下……我反正不觉得八歧大蛇有可能放过我们。

  所以,现在我们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骑虎难下了。两边都不想打,可是【无极荣耀】两边都不得不打,这状况还是【无极荣耀】郁闷。而且,更糟糕的【无极荣耀】事情随后就到了。

  “老大,你们怎么还没解决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通讯器中,听起来还挺急的【无极荣耀】样子。

  (未完待续)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