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无极荣耀】老头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无极荣耀】老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着飞过来的【无极荣耀】怪物,克利斯缔娜是【无极荣耀】丝毫没有犹豫就直接一连串魔法扔了过去,那怪物都还没来及落地就已经被烤了个半熟,至于我们则是【无极荣耀】直接从那怪物下面冲了过去追着真红往那边的【无极荣耀】怪物堆里冲。

  对面的【无极荣耀】怪物群显然确实是【无极荣耀】具备相当高的【无极荣耀】智力水平,竟然分出了几只怪物从真红身下跑了过去挡在了我们前面,而后面的【无极荣耀】怪物则是【无极荣耀】一起围上了真红。

  我们这边看到怪物冲过来的【无极荣耀】当然就没法继续往前冲了,只能先和眼前的【无极荣耀】怪物打,至于真红那边就只能期望她多坚持一会或者最好能主动冲过来了。

  在我们这边被怪物拦住之后真红那边也终于落地了,因为只是【无极荣耀】被冲击波掀飞的【无极荣耀】,所以真红的【无极荣耀】意识很清楚,看着一个超自己扑过来的【无极荣耀】怪物她直接在空中一个扭身,强行转体,然后头上脚下一下踩在了那怪物的【无极荣耀】额头上,跟着在那怪物的【无极荣耀】爪子捂向自己的【无极荣耀】额头的【无极荣耀】时候她又猛然发力一下借助怪物的【无极荣耀】脑门做踏脚石身形再度拔高,但是【无极荣耀】后面一个怪物居然也踩着前面怪物的【无极荣耀】背一路跑了上来,然后一个纵跃张开大口就朝着真红咬了下来。

  眼看着一张大嘴朝自己压过来,真红的【无极荣耀】手脚都不够长,根本碰不到怪物的【无极荣耀】任何部位,照这个角度肯定会直接掉进怪物的【无极荣耀】喉咙里。不过真红自然虽然没办法,但她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声音喊自己的【无极荣耀】名字。猛然一转头的【无极荣耀】真红就看到一枚光弹朝自己飞了过来,瞬间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真红回头就是【无极荣耀】一拳打在了光弹之上,而那个光弹则是【无极荣耀】立刻爆炸,一股强大的【无极荣耀】气浪直接将真红横向吹飞了出去。

  飞起来的【无极荣耀】怪物长开的【无极荣耀】大口以毫厘之差在真红的【无极荣耀】身边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猛然闭合,真红看着眼前怪物森白的【无极荣耀】牙齿突然伸手一把拉住了怪物的【无极荣耀】嘴皮,然后借助怪物向前扑击的【无极荣耀】力量身体被扯向怪物的【无极荣耀】方向就势一个翻身骑到了怪物的【无极荣耀】脖子上。

  那怪物反应也很快,感觉到真红落到了自己脖子上干脆顺着下落的【无极荣耀】姿态猛地将自己抱成了一个团,然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地上并顺势向前滚了出去。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这一下绝对会被甩出去,然后被怪物那巨大的【无极荣耀】身体给碾成肉酱,但真红的【无极荣耀】体术可是【无极荣耀】非常强的【无极荣耀】,根本没有任何失去平衡的【无极荣耀】趋势。在怪物落地的【无极荣耀】同时真红就猛然一个后空翻,双手勾住怪物的【无极荣耀】甲壳缝隙一用劲立刻就是【无极荣耀】连续的【无极荣耀】一串后手翻,那步调愣是【无极荣耀】和怪物滚动的【无极荣耀】速度完全同步,结果怪物翻出去七八圈她在怪物身上。

  已经滚了七八圈的【无极荣耀】怪物完全丧失了对体表触感的【无极荣耀】敏锐直觉,不知道真红还在的【无极荣耀】它直接松开了蜷缩的【无极荣耀】身体,但是【无极荣耀】真红却是【无极荣耀】在它伸开身体的【无极荣耀】一瞬间突然从天而降,双手在空中画出一道绚丽的【无极荣耀】金色流光。“大威天龙拳第八十式——地爆。”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下面那只怪物直接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无极荣耀】都已经变掉的【无极荣耀】惨嚎声,连这边和我们战斗的【无极荣耀】怪物都忍不住扭头看了过去。

  对于眼前怪物的【无极荣耀】分神我可是【无极荣耀】没有丝毫要放过去的【无极荣耀】打算,身体直接抱成一团向前一个翻滚到了眼前这只跟大王八似的【无极荣耀】怪物肚子底下,跟着身体猛然伸展开来,永恒剑向天一指:“永恒——神雷流炎斩。”一道足有水井那么粗的【无极荣耀】光束从永恒剑的【无极荣耀】尖端射出直冲天际,在我上面的【无极荣耀】那个怪物丝毫没能阻挡光束的【无极荣耀】上升,而且连它自己也被一起掀飞了起来,而在光束射入天空之后,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道天雷从天而降正中那个怪物的【无极荣耀】身体,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无极荣耀】电火花,那只怪物浑身冒烟的【无极荣耀】摔落在地半天没爬起来。

  趁着眼前的【无极荣耀】怪物被打残的【无极荣耀】机会我一个突刺猛然冲过了两只怪物的【无极荣耀】合力封锁终于到达了真红的【无极荣耀】身边,而此时的【无极荣耀】真红也是【无极荣耀】忙得不可开交。虽然刚刚真红的【无极荣耀】一招将那只怪物给打惨了,但是【无极荣耀】旁边的【无极荣耀】怪物很快又围了上来。

  一只长臂猿一样的【无极荣耀】怪物伸手就要去抓真红,真红看准机会一个小跳直接落在了对方的【无极荣耀】爪子上,接着借力反弹一下窜到了对面的【无极荣耀】怪物脸上。趁着那个怪物在那里慌忙伸手往脸上抓的【无极荣耀】机会真红又再次起跳,整个人在空中团体前空翻至少三千六百度,然后猛然展开身体再度摆出了一个出拳的【无极荣耀】姿势。

  因为这些怪物的【无极荣耀】智力很高,所以对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大致都能看的【无极荣耀】明白。真红连续这么几次,那些怪物也知道了她的【无极荣耀】战斗特点,所以前面那只长臂猿怪物一看到真红又摆出了这个姿势立刻就开始往后退,生怕步了同伴的【无极荣耀】后尘。要知道他并不是【无极荣耀】防御型的【无极荣耀】怪物,可不能像前面那几个同伴那样去正面硬扛这样的【无极荣耀】攻击。

  本来以为自己身高腿长的【无极荣耀】怪物在连续后退了几步之后就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就在他后退之后,真红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启动了她的【无极荣耀】技能。“大威天龙拳终极奥义第一式——万…龙…断…日”伴随着嗷的【无极荣耀】一声龙吟声,真红的【无极荣耀】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金色魔法阵,然后就见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不知道多少条金色神龙从魔法阵中好像井喷一样的【无极荣耀】蜂拥而出,瞬间就将那只怪物给完全淹没了。周围的【无极荣耀】怪物原本还要上去帮忙来着结果正往前冲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就看到前面一片金光闪耀,一个靠的【无极荣耀】近的【无极荣耀】怪物只是【无极荣耀】被擦了一下整条手臂就彻底不见了,而比它更靠前的【无极荣耀】那只怪物则是【无极荣耀】半个身子都消失了。至于那只正面承受了这一击的【无极荣耀】怪物……好吧……我们需要放大镜才能看到它的【无极荣耀】……碎片?

  咚。在万龙断日的【无极荣耀】余威之中真红保持着半跪着的【无极荣耀】姿势沉稳落地,她的【无极荣耀】身上此时就好像装了一部蒸汽机似的【无极荣耀】,白色的【无极荣耀】青烟蒸腾而起,甚至能听到地面都传来一阵兹兹的【无极荣耀】声音,而在她的【无极荣耀】前方则是【无极荣耀】一条通天大道。三十米宽,至少三千米长,一条笔直的【无极荣耀】直线,在这条直线上啥都没剩下,不管是【无极荣耀】怪物还是【无极荣耀】森林或者是【无极荣耀】山石什么的【无极荣耀】,反正啥都没了,就剩下一条大沟。

  “我擦,老大你悠着点啊!”看到这个恐怖的【无极荣耀】威力金币和克利斯缔娜她们都吓了一跳。大招虽然很厉害,可问题是【无极荣耀】这里不是【无极荣耀】只有一只怪物,放大招确实过瘾,可是【无极荣耀】魔力用光了咋办?后面的【无极荣耀】怪物不打了吗?

  真红这边都还没来及回答就看到对面的【无极荣耀】怪物突然集体掉头离开了现场,然后留下我们一群人站在那里发呆。

  “这什么情况?”克利斯缔娜走过来疑惑的【无极荣耀】问我。

  我也是【无极荣耀】不明白的【无极荣耀】摇摇头道:“可能是【无极荣耀】被吓到了吧?”

  八月熏看了下眼前的【无极荣耀】这条打沟说道:“我不觉得。你们没来之前这些怪物我们已经交手有一会了,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非常强,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被吓跑。”

  “那他们这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问道。

  松本正贺道:“或许是【无极荣耀】回去搬救兵了。真红的【无极荣耀】招数威力太大,他们觉得需要重新评估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所以就先撤离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先恢复下自己身上的【无极荣耀】消耗。”我说着就主动解除了合体状态,然后开始让小纯给大家治疗回复,当然我们也用了些药物。

  炽火龙姬因为之前刚刚被我使用转世重生复活过一次,所以现在的【无极荣耀】身体状态还是【无极荣耀】完美状态。不用治疗的【无极荣耀】她立刻就飞到了树冠顶上去给我们放哨,结果她这边才刚上去那边就立刻又蹦下来了。

  “侩快快,那些东西又回来了!”

  “该死,怎么又回来啦?”克利斯缔娜抱怨着。

  “回来正好,可以练练手。”真红活动着双臂说道:“很久没有这样放开来破坏了。这些东西真的【无极荣耀】挺经打的【无极荣耀】。”

  “你还是【无极荣耀】给我稍微节制点,我们可不是【无极荣耀】过来锻炼的【无极荣耀】。”我说着就看到前面的【无极荣耀】森林边缘的【无极荣耀】一排树木突然齐齐向前倒下,然后就看到一大群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怪物冲了过来。

  “我x,这次看来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凶多吉少了!”看到眼前这一幕金币忍不住说道。

  虽然比较担心我们的【无极荣耀】损失情况,但是【无极荣耀】既然怪物都上来了,我们又跑不掉,那也就没啥好犹豫的【无极荣耀】了。我直接让大家摆开了防御姿态做好硬碰硬的【无极荣耀】准备。

  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要打一场硬仗的【无极荣耀】我们正在那里紧张的【无极荣耀】等待着的【无极荣耀】时候,前方的【无极荣耀】怪物群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发生了一点变化。怪物群在快到我们面前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开始分了开来,然后中军停止了前进,两翼的【无极荣耀】怪物则是【无极荣耀】继续前进,很快就绕过我们组成了一道包围圈将我们团团围在了里面。

  虽然被这些家伙包围了,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却没有任何感觉。他们能封锁这个空间,我们实际上已经是【无极荣耀】被困住了,被不被这些怪物围起来实际上已经没啥实际意义了。再说,我们可是【无极荣耀】会飞的【无极荣耀】。他们封住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前后左右却不把天空也挡起来,这和不包围有啥区别?

  在成功的【无极荣耀】围着我们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无极荣耀】包围圈之后,所有的【无极荣耀】怪物都安静的【无极荣耀】在我们周围坐了下来。看他们的【无极荣耀】样子分明是【无极荣耀】不打算战斗了,因为这个姿势怎么看都不像是【无极荣耀】要打仗的【无极荣耀】造型。

  “他们这是【无极荣耀】要干什么?”金币问我。

  虽然很想回答,但事实是【无极荣耀】我其实也是【无极荣耀】一头雾水。“那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无极荣耀】在等什么强力怪物出现,也可能只是【无极荣耀】想要暂时围困我们,谁知道呢。”

  因为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所以我们也就只能是【无极荣耀】小心的【无极荣耀】防备着这些怪物突然暴起发难,只要他们一会打算一拥而上,我们就会立刻飞起来。反正他们之中没有会飞的【无极荣耀】,我们不飞起来欺负他们岂不是【无极荣耀】很笨?

  就在我们小心的【无极荣耀】戒备着想要看看眼前的【无极荣耀】这些怪物要干嘛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些怪物的【无极荣耀】包围圈上,对着来时方向的【无极荣耀】那个方向却是【无极荣耀】突然打开了一条通道。所有的【无极荣耀】怪物都在向两边移动,逐渐在这里让开了一条路出来。

  “这是【无极荣耀】要干什么?放我们离开?”金币再次问道。

  克利斯缔娜摇头道:“我们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可不是【无极荣耀】这个方向。”

  “他们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可能放我们离开的【无极荣耀】,这些家伙应该有别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不过他们没有主动攻击,这应该就是【无极荣耀】一件好事。”我说着就对克利斯缔娜他们道:“先往前走,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

  松本正贺也是【无极荣耀】点点头赞同我的【无极荣耀】意见,于是【无极荣耀】大家开始一起往那个缺口移动。

  起先我们还担心怪物们等我们进入了那个通道后就突然冲上来发动袭击,但事实是【无极荣耀】这些怪物表现的【无极荣耀】异常的【无极荣耀】奇怪。他们虽然对我们表现出了相当的【无极荣耀】敌意,但是【无极荣耀】却能保持克制,坚决不靠近中央的【无极荣耀】通道。一些怪物甚至是【无极荣耀】一边滴着口水一边冲我们龇牙,那样子一看就知道它想吃了我们,可是【无极荣耀】即便是【无极荣耀】都那副样子了,那怪物也没有真的【无极荣耀】对我们做出任何不正常的【无极荣耀】举动。它就这样在那个通道之外对我们示威,可就是【无极荣耀】不敢上前。

  “真是【无极荣耀】奇怪了。这难道是【无极荣耀】什么立场?”克利斯缔娜忽然凑到了怪物让出的【无极荣耀】通道边缘,然后凑到了一头怪物的【无极荣耀】面前。此时她和那个怪物的【无极荣耀】距离已经不到一米了,可是【无极荣耀】那怪物居然还是【无极荣耀】没动她。

  “喂,你别靠那么近,当心那东西突然袭击。”松本正贺好心提醒了一下。

  克利斯缔娜摇摇头说道:“他们是【无极荣耀】不会攻击的【无极荣耀】。”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们看到的【无极荣耀】这些全都是【无极荣耀】经过训练的【无极荣耀】怪物。”

  “什么?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说这些是【无极荣耀】有人养的【无极荣耀】?”

  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突然爆料让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所有人都是【无极荣耀】突然一愣,然后一起围了上去问道:“你到底是【无极荣耀】发现什么了?”

  “其实也不能说是【无极荣耀】发现了什么,只是【无极荣耀】有一种感觉。”

  “感觉?拜托你靠谱点好吧?”金币抱怨道。

  “我可不是【无极荣耀】在乱说。”克利斯缔娜说道:“我是【无极荣耀】元素之体,对所有的【无极荣耀】元素都非常的【无极荣耀】铭感,这些怪物的【无极荣耀】身上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无极荣耀】元素波动,我一时也说不上来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但我可以保证,这些怪物不是【无极荣耀】自然野生的【无极荣耀】怪物。”

  “那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无极荣耀】说养这些怪物的【无极荣耀】人想要让我们过去是【无极荣耀】吗?”

  “差不多吧。”克利斯缔娜点头道。

  “虽然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情况,但除了顺着怪物们让出来的【无极荣耀】道路前进,我们貌似也就只能这样了。”八月熏说道。

  “那就继续前进。”

  在我的【无极荣耀】命令下,大家又重新开始顺着怪物们留出的【无极荣耀】通道向前走去,而在我们走到通道一半的【无极荣耀】时候周围的【无极荣耀】怪物也是【无极荣耀】集体掉了个头,然后顺着道路两边跟着我们一起向前走,看这样子简直就好像是【无极荣耀】在夹道护送。

  尽管很疑惑,但我们也知道不到那些怪物希望我们到的【无极荣耀】地方我们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知道答案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也没有啥别的【无极荣耀】歪心思,就这么跟着这些怪物向前进。

  怪物们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我们的【无极荣耀】速度也不慢,很快我们就离开了刚刚战斗的【无极荣耀】地方到达了一处山坡之下。在这个山坡的【无极荣耀】半山腰位置有个大洞,看洞口的【无极荣耀】大小,怪物们应该是【无极荣耀】进不去的【无极荣耀】,所以这里必然是【无极荣耀】住着别的【无极荣耀】生物,或者说是【无极荣耀】这些怪物的【无极荣耀】主人也可以。

  就在我们到达洞口附近后,周围的【无极荣耀】怪物突然就自己散了开来,而那边的【无极荣耀】大洞里则是【无极荣耀】走出了一只看得我们一愣神的【无极荣耀】怪物。

  这是【无极荣耀】个你一眼看过去就觉得他是【无极荣耀】老虎的【无极荣耀】生物。这家伙有着老虎的【无极荣耀】一切特征,虎皮、虎头、虎尾还有那巨大的【无极荣耀】虎爪,但唯一的【无极荣耀】不同点就是【无极荣耀】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结构不是【无极荣耀】老虎那样的【无极荣耀】四足着地,而是【无极荣耀】像人一样直立状态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动物模仿人类的【无极荣耀】刻意站立,而是【无极荣耀】从身体结构上发生了变化。说起来这东西倒是【无极荣耀】有点像兽人之中的【无极荣耀】虎族人,只是【无极荣耀】虎族兽人除了长了个老虎脑袋之外,身体还是【无极荣耀】像人类多一些,至少虎族的【无极荣耀】身上是【无极荣耀】没有皮毛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和人一样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皮肤。而眼前这个家伙一身皮买和野生的【无极荣耀】老虎一模一样,要不是【无极荣耀】形象太逼真,我们甚至以为这是【无极荣耀】个穿着虎皮的【无极荣耀】人装的【无极荣耀】。

  眼前这个生物在看到我们之后并未做什么别的【无极荣耀】动作,只是【无极荣耀】朝我们一招手就转身进入了洞内。我和松本正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还是【无极荣耀】点点头一起走了进去,克利斯缔娜她们当然也是【无极荣耀】选择跟了上来。

  “你们说这里住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人?”金币在进洞之后问道。

  “不知道。”真红的【无极荣耀】回答超级干脆。

  克利斯缔娜则是【无极荣耀】说道:“应该是【无极荣耀】个搞生物基因研究的【无极荣耀】家伙。没看到外面的【无极荣耀】怪物和刚才的【无极荣耀】虎头人吗?说不定就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人造出来的【无极荣耀】。”

  “基因研究?游戏里有那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吗?”松本正贺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在旁边给松本正贺解释。“游戏里没有基因研究,但是【无极荣耀】有血统研究方面的【无极荣耀】学者。我们行会也有类似方面的【无极荣耀】研究,主要就是【无极荣耀】在研究怎么对怪物进行合理混种,然后得到更强的【无极荣耀】下一代生物。这个方法在现实中需要很多年才能研究出来,但是【无极荣耀】在游戏里的【无极荣耀】研究进度还是【无极荣耀】挺快的【无极荣耀】。”

  “客人们,请走快一点,我们的【无极荣耀】时间不多了。”我们这边正说着话,突然就听到了一个苍老的【无极荣耀】声音在前面响了起来,因为虎头人已经走很远了,我们也不知道声音时不时他发出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感觉似乎不太像,因为那个虎头人看起来很年轻健壮的【无极荣耀】感觉,而这个声音听起来却是【无极荣耀】有种七老八十行将就木的【无极荣耀】感觉。

  我们这边正疑惑呢,那声音却是【无极荣耀】再次响起:“请不要犹豫了,我们真的【无极荣耀】没有太多时间了。”

  松本正贺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无极荣耀】想要得到我的【无极荣耀】意见,而我在稍微想了一下之后还是【无极荣耀】决定加快进度,反正实在不行大不了就是【无极荣耀】挂回去。这地方已经有很多人死在这里了。大家都说过,这地方死亡不掉装备,就是【无极荣耀】会被传送出去外加正常死亡那样掉一级而已。

  在我们加快了进度之后那声音也就没再出现过,不过我们很快就穿过了这条超长的【无极荣耀】直线隧道到达了一处开阔的【无极荣耀】房间。在这个房间的【无极荣耀】入口处是【无极荣耀】一个喷泉,而在喷泉的【无极荣耀】两边和后面各有一个通道连接在这个又喷泉的【无极荣耀】房间之内。算上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这条路,这地方等于是【无极荣耀】一共有四个通道连接。

  在我们走进这个地方之后那个老虎一样的【无极荣耀】人却是【无极荣耀】站在喷泉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个通道口朝我们招手,无奈我们只好绕过喷泉继续跟着他前进。

  这次的【无极荣耀】通道倒是【无极荣耀】没有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么长,我们走了不多远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上升的【无极荣耀】台阶,上去之后又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亮光,然后在继续前进了十几米之后我们就从一个洞口走了出去。

  这通道的【无极荣耀】这一头显然是【无极荣耀】从刚刚那个山体内部穿了过去,而这边也不是【无极荣耀】地面,而是【无极荣耀】一小处位于悬岩半腰处的【无极荣耀】平台。此时这个平台之上正立着一根石柱,而在这个柱子上还用一根长长的【无极荣耀】锁链捆着一个人。这个人看起来至少有八十岁了,全身的【无极荣耀】皮肤都已经干枯的【无极荣耀】好像老树枝一样,头发胡子一大把,身上的【无极荣耀】衣服只剩一些破布条而已,看起来是【无极荣耀】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看到这个家伙之后克利斯缔娜第一个走上去问了起来。

  那个被捆在柱子上的【无极荣耀】家伙没有回答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问题,他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只是【无极荣耀】闭着眼睛在那里说道:“你们的【无极荣耀】时间不多了,听我的【无极荣耀】,赶紧自杀。”

  “自杀?你脑袋没问题吧?”真红直接反问道。

  那个老头似乎对我们的【无极荣耀】反应是【无极荣耀】早就知道,所以并没有什么激动的【无极荣耀】表现,而是【无极荣耀】很平静的【无极荣耀】说道:“你们要是【无极荣耀】不相信我的【无极荣耀】话,查看下自己的【无极荣耀】状态,影响你们实力的【无极荣耀】某些东西应该已经在减少了。”

  虽然不相信这个老头,但他都这么说了,为防万一我们当然还是【无极荣耀】看了下属性。动作最快的【无极荣耀】金币在看完之后猛地舒了口气,然后说道:“你这个老家伙,被捆在柱子上都还不老实。我们的【无极荣耀】属性没有任何变化。”

  “等一下。”这边金币才刚说完樱雨神雏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叫了起来。“会长。我的【无极荣耀】经验值下降了!”

  “经验值?”低级玩家天天盼着升级,所以经常会盯着自己的【无极荣耀】经验值条看,但是【无极荣耀】高级玩家升一级的【无极荣耀】经验都是【无极荣耀】海量的【无极荣耀】,而且高级玩家的【无极荣耀】经验本身就是【无极荣耀】天文数字,所以根本没什么人记得自己具体的【无极荣耀】经验值。但是【无极荣耀】,这其中当然也有例外,至少樱雨神雏记住了自己的【无极荣耀】经验值。

  本来没怎么注意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没发现很正常,但现在樱雨神雏都喊出来了,我们这一仔细看当然就发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经验值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确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正在下降,虽然速度并不快,好几秒才有一点的【无极荣耀】扣除数量,按照这个速度等我们死了我的【无极荣耀】经验值都不可能被扣完。

  我们这边才刚确认完经验值确实是【无极荣耀】下降了,那个老头突然就再次说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怕了吧?只要你们在这里继续呆着,你们的【无极荣耀】经验就会不断的【无极荣耀】下降,而等到经验不足以支撑现在的【无极荣耀】实力,你们就会降级,而后这个扣除并不会停止,而是【无极荣耀】会一直继续下去,直到你们离开这里。”

  “就现在这个速度,扣上十年也未必扣得光我们的【无极荣耀】经验值吧?”克利斯缔娜问道。

  老头忽然大笑道:“你们难道以为就这样就完了?实话告诉你们,这个吸收速度是【无极荣耀】在逐渐增加的【无极荣耀】。别看现在好像很慢的【无极荣耀】样子,但是【无极荣耀】很快这个吸收速度就会上升十倍,然后过一段时间就会再翻十倍。别说是【无极荣耀】十年,你们能坚持十天就算你们自己不回去,也会被强制转送回新手村的【无极荣耀】。”

  “我x,你不早说?”金币听说这个扣除经验值的【无极荣耀】速度会不断增加立刻就不淡定了。现在这个速度虽然不快,可要是【无极荣耀】翻十倍,那就不慢了,而要是【无极荣耀】继续再翻十倍,那速度就更吓人了。老这么翻下去,再多的【无极荣耀】经验值也不够减得啊。

  在金币问完之后我忽然站到了那个老头面前,然后说道:“你的【无极荣耀】话里有几处问题我想得到解答。”

  “你说就是【无极荣耀】了,我老头子就是【无极荣耀】人好,知道的【无极荣耀】一定告诉你。”

  “那就多谢了。”我先是【无极荣耀】双手一抱拳,然后才继续说道:“第一。你一直在催促我们赶紧自杀,而理由则是【无极荣耀】我们在这里会被扣除经验值,那你为什么不让外面的【无极荣耀】怪物放弃封锁这个世界,然后让我们自己离开呢?别说摹疚藜僖裤控制不了。你刚刚能让那些怪物给我们让条路,难道不能让他们撤掉那个空间封锁吗?”

  “你说对了,就是【无极荣耀】控制不了,因为那空间封锁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那些怪物造成的【无极荣耀】。”

  “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这个地方的【无极荣耀】空间封锁不是【无极荣耀】那些怪物封锁的【无极荣耀】,他们和我一样都是【无极荣耀】被困在这里出不去的【无极荣耀】可怜虫,所以,即便是【无极荣耀】他们想要放你们走,也根本没办法让你们出去。”

  我点点头算是【无极荣耀】认可了老头的【无极荣耀】这个说法,然后又接着问道:“那么,第二个问题。既然这些怪物也希望我们能离开这里,那为什么一定要攻击我们?就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同伴弄碎了那个蛋?”

  “当然不是【无极荣耀】。”老头说道:“其实这些怪物都是【无极荣耀】没有生育能力的【无极荣耀】怪物,这蛋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身体完全无法产生后代,你们弄碎的【无极荣耀】蛋都是【无极荣耀】我做出来的【无极荣耀】。”

  “做出来?蛋要怎么做啊?”

  “蛋为什么不能做?”老头说道:“你们没听说过上位神女娲造人的【无极荣耀】事情吗?相比之一个活生生的【无极荣耀】大活人,怪物的【无极荣耀】蛋可就要简单多了。虽然我没有办法造人,但是【无极荣耀】我可以制作怪物蛋。”

  “就你现在这样?”我用眼神上下扫视了一下这个家伙。旁边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和樱雨神雏他们也是【无极荣耀】纷纷表示不相信。

  这老头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性格问题还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在这里关久了,总之脑袋有点问题的【无极荣耀】感觉,在听到我们都不相信他之后居然像小孩子一样吵嚷这要现场给我们演示一次。结果还别说,这家伙还真的【无极荣耀】就当着我们的【无极荣耀】面给我们弄出了一个怪物蛋。这个怪物蛋最初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发光的【无极荣耀】金色光点,然后随着光点的【无极荣耀】旋转,越来越多的【无极荣耀】光粒开始融合进入这个光团,而光团也是【无极荣耀】逐渐变大,最后变成一个西瓜那么大的【无极荣耀】样子并突然炸裂,而随着光点喷涌而出,现场留下来的【无极荣耀】就只剩下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蛋了。

  “我x,真是【无极荣耀】开眼界了!”金币在念叨着:“一个会下蛋的【无极荣耀】老头。”

  “你才会下蛋呢。这是【无极荣耀】我用法力凝结出来的【无极荣耀】蛋,不是【无极荣耀】我下的【无极荣耀】!”老头激动的【无极荣耀】咆哮着并挣的【无极荣耀】身上的【无极荣耀】铁链一阵哗啦作响。

  “好了好了,我的【无极荣耀】手下不是【无极荣耀】那个意思。你回到正题上来。既然这里会吸收我们的【无极荣耀】经验值,那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的【无极荣耀】?”

  “很简单,你们死掉就可以出去了。这个空间封锁对你们的【无极荣耀】灵魂没用。”

  我皱着眉头问道:“那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你杀死我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其实是【无极荣耀】为了保护我们喽?”

  老头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摇头道:“我才没那么好心呢。这地方的【无极荣耀】空间封锁会吸收这里所有生物的【无极荣耀】力量然后加固自身,所以你们来的【无极荣耀】人越多,在这里呆的【无极荣耀】时间越长,那个封印就会越坚固。我老头子一直在计划逃出去,你们这样呆在这里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在帮着封印我的【无极荣耀】那帮家伙加固那个封印,你说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要赶紧把你们弄出去?”

  听到老头这个解释我们立刻就相信了,因为这个理由听起来非常的【无极荣耀】合理。被困在这里,正常人肯定都想要逃跑的【无极荣耀】,老头不想让我们给他增减难度,所以要杀死那些入侵者,然后让他们赶滚蛋,这样那个封印就吸收不到力量也就无法继续强化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不对啊!”

  “又怎么啦?”

  “这里面有问题啊!”松本正贺也发现了其中的【无极荣耀】问题质问道:“你说这个东西会吸收大家的【无极荣耀】力量加固封印,可你自己在这里为什么不会加固那个东西?”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