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都是【无极荣耀】老狐狸

第二百九十三章 都是【无极荣耀】老狐狸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去死吧色狼!”少女突然就对着鬼手信长冲了上去,毫无准备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根完全被吓傻了。他虽然已经从之前我的【无极荣耀】那一脚之中恢复了过来,但现在伤势只是【无极荣耀】被控制住了,并不是【无极荣耀】说就完全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无极荣耀】状态,突然看到这个少女冲上来他根本就没办法做出反应。

  不过,鬼手信长虽然被吓傻了,现场可不是【无极荣耀】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至少我知道我自己是【无极荣耀】能反应的【无极荣耀】过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以我的【无极荣耀】身份出手明显不合适,再说鬼手信长被干掉也正合我意。松本正贺大概也反应过来了,他几乎是【无极荣耀】本能的【无极荣耀】就射了出去想要拦截那个少女,但是【无极荣耀】人刚一启动速度立刻又慢了下来,应该是【无极荣耀】想到了不应该去救鬼手信长,所以强行压制了自己的【无极荣耀】速度。

  虽然我们这边一个人没动,一个人压制了自己的【无极荣耀】速度,但是【无极荣耀】现场还有个人速度飞快的【无极荣耀】冲到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前面。就在那少女一刀斩下的【无极荣耀】同时那个叫做阡陌的【无极荣耀】老头手里不知道从哪变出一柄太刀向上一挑,叮的【无极荣耀】一声将少女给震了出去,而鬼手信长则是【无极荣耀】被吓的【无极荣耀】直接一屁股坐地上了。

  “公主,这样不合适吧?”老头在隔开了少女之后立刻收起了武器,同时温和的【无极荣耀】说道。

  少女明显对刚才的【无极荣耀】对话相当生气,瞪了鬼手信长一眼之后倒是【无极荣耀】也将手里的【无极荣耀】太刀插回了背后的【无极荣耀】刀鞘之中,只是【无极荣耀】嘴上却非常生气的【无极荣耀】说道:“怪不然哥哥不让我去外面,原来外面的【无极荣耀】家伙都是【无极荣耀】这么低级的【无极荣耀】混蛋,确实是【无极荣耀】不要见到比较好。”

  “这位公主,麻烦您说话的【无极荣耀】时候注意下攻击范围。这个家伙在我们那里也是【无极荣耀】属于秽物一般的【无极荣耀】存在,您因为这样一个家伙就用语言攻击我们所有外来者,这似乎非常失礼吧?”

  “这么说来你不是【无极荣耀】秽物喽?”少女突然将伶俐的【无极荣耀】目光转向了我这边,然后看着我质问道。

  尽管是【无极荣耀】来请妖王帮助的【无极荣耀】,但妖魔是【无极荣耀】崇尚力量的【无极荣耀】存在,如果一味的【无极荣耀】忍让非但不会让对方感觉到友好。反而会让对方觉得你根本没有和他们谈话的【无极荣耀】资格,所以适当的【无极荣耀】强硬也是【无极荣耀】必要的【无极荣耀】。

  “公主觉得怎么样的【无极荣耀】存在才不算是【无极荣耀】秽物呢?”我说这话的【无极荣耀】时候挑衅的【无极荣耀】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虽然我是【无极荣耀】在问对方,但其实意思就是【无极荣耀】打得赢我你才有资格说我。

  对方显然是【无极荣耀】读懂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并且这也确实是【无极荣耀】个比较率直的【无极荣耀】少女,所以她没有丝毫犹豫的【无极荣耀】直接将交叉在背后的【无极荣耀】双刀全部拔了出来,然后弓着腰对我摆出了战斗姿态并同时说道:“能接下我十招我就承认刚才的【无极荣耀】话不对。”

  那少女显然是【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个直性子。话音这边才落那边人就已经射了出去,速度之快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一道闪光。我几乎只看到红光一闪对方就到我面前了,速度快的【无极荣耀】匪夷所思。

  尽管对方的【无极荣耀】速度惊人,但我也不是【无极荣耀】好对付的【无极荣耀】。只听到当的【无极荣耀】一声,对方闪电般的【无极荣耀】直线攻击被我轻松架开,然后对方借助反弹的【无极荣耀】力量直接弹上半空。在天上翻了个跟头居然又随着重力直接朝我砸了下来。

  实际上这少女的【无极荣耀】攻击并不是【无极荣耀】那么的【无极荣耀】夸张,她速度虽然很快,但和我比起来还是【无极荣耀】有差距的【无极荣耀】。这要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战斗,我刚才其实就可以占到便宜,但是【无极荣耀】对方是【无极荣耀】妖王的【无极荣耀】妹妹,所以强硬归强硬,伤了和气就不好了。

  刚才挡开对方的【无极荣耀】那一下我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手上的【无极荣耀】刃爪而不是【无极荣耀】永恒。因为如果使用永恒,不管变成什么形状,对方的【无极荣耀】武器肯定是【无极荣耀】要报废的【无极荣耀】。至于现在对方从我头顶踩下来的【无极荣耀】这一脚,我完全可以后退半步,然后一个高飞退,利用身高腿长的【无极荣耀】优势,先一步题中她,最后结果就会好像是【无极荣耀】她自己用薄弱的【无极荣耀】肚子撞上我的【无极荣耀】脚一样。当然。这样做的【无极荣耀】话估计对方肯定会受伤,所以这样会得罪人。

  考虑到对方的【无极荣耀】面子,我根本没有动手还击,而是【无极荣耀】后退半步,然后在对方错过落点掉到我面前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无极荣耀】脚腕,跟着抡起她迅速的【无极荣耀】转了一圈之后直接将其以四十五度角向着斜上方抛了出去。刚才这一下要是【无极荣耀】想伤她,我根本不用转圈。直接拉着她的【无极荣耀】脚腕把她往地上砸就行了。或者依然可以抓着她转一圈,但是【无极荣耀】不用向斜上方抛,直接水平方向扔出去就行。之所以要往斜上方抛就是【无极荣耀】给她在空中调整平衡的【无极荣耀】时间,而且我只转了一圈。加速度也不够,所以她很自然地在空中一个空翻就稳稳的【无极荣耀】落在了地上,动作看起来还挺飘逸的【无极荣耀】,一点也不显得狼狈。

  对方性子虽然很直,人却不傻,刚才我明显是【无极荣耀】留手了,而且最后那一下也没让她丢脸,因此对方刚一落地立刻就站起来双手在面前一个抱拳:“在下刚才的【无极荣耀】语言有所冲撞,我向你道歉。”

  “公主是【无极荣耀】直爽之人,不会拐弯抹角,也算是【无极荣耀】性情中人。既然澄清了,那就没事了。”我说着转向那个老头问道:“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去见妖王了?那边该等急了吧?”

  老者这时候也是【无极荣耀】反应过来了赶紧就要带路,谁知道那公主却是【无极荣耀】把双刀往背后一插就蹦了过来说道:“还是【无极荣耀】我带你们去吧。来吧,跟我来。”

  老者本来还想说什么,无奈少女速度太快,直接就蹦着走了,我们一看这情况也只好跟上去了。虽然少女说话什么的【无极荣耀】没有老者那么礼貌客气,但是【无极荣耀】不得不说她比老者适合带路,至少给我们带路还是【无极荣耀】她来比较好,因为这位公主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起码比老者快了三四倍。我们几个几乎是【无极荣耀】一路小跑的【无极荣耀】跟着她出了天守阁,然后穿过一大片几乎可以称作森林的【无极荣耀】大花园,之后就到达了一座日式大宅前面。

  这个宅子就一是【无极荣耀】一栋房子,没有院墙也没有别的【无极荣耀】什么,只是【无极荣耀】在林地正中修了个房子而已。此时这房子的【无极荣耀】周围还有几个妖魔存在,虽然都是【无极荣耀】人形,但那气质一看就知道是【无极荣耀】妖怪。不过这些妖怪也都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实力顶多也就比妖王低那么一点点而已。

  在我们到达的【无极荣耀】时候这些妖怪并不是【无极荣耀】聚集在门口,而是【无极荣耀】分散在房子的【无极荣耀】附近。其中有一个穿着日式和服的【无极荣耀】男子和一个老头子,两个人正跪坐在房子前面的【无极荣耀】走廊上下围棋。另外孩有三个妖怪,其中一个是【无极荣耀】个**岁小女孩的【无极荣耀】样子。此时正蹲在一个五六平的【无极荣耀】小池塘边上看金鱼吃东西,孩有一个一身紫色忍者服装的【无极荣耀】女性妖魔倒挂在走廊的【无极荣耀】房梁上,似乎正在看另外两位下棋。孩有最后一个是【无极荣耀】个大约二十五六年纪,一头银发的【无极荣耀】超级帅哥。他此时正坐在房顶一脚靠在一个龙头装饰上看着天空发呆。

  虽然这些妖怪的【无极荣耀】行为有些奇怪,但毕竟是【无极荣耀】高手,摆摆造型装个酷什么的【无极荣耀】都可以理解。

  我们的【无极荣耀】到来并未让这些妖魔有任何反应,毕竟是【无极荣耀】公主带来的【无极荣耀】。明显就不是【无极荣耀】敌人,再说是【无极荣耀】里面的【无极荣耀】妖王让公主带我们过来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是【无极荣耀】里面那位要见的【无极荣耀】客人。

  在门口换上那种鞋套之后我们几个立刻跟着公主进入了房子正面的【无极荣耀】大厅,不过这里明显不是【无极荣耀】会议厅。公主也不敲门,直接走到左侧的【无极荣耀】房门边上就拉门进去了,而我们也只好跟着往里走。

  “哥。人带来了。”公主一进入房间就飞奔到了那边的【无极荣耀】妖王身边一下搂住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胳膊。

  我们几个跟进来之后才发现这个房间比想象中的【无极荣耀】要稍微大一些,里面坐了大约二十几个妖魔,造型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人形,而且都还算是【无极荣耀】不错的【无极荣耀】样子,只有三个妖怪有着明显的【无极荣耀】非人形结构。

  坐在正对大门位置的【无极荣耀】那个地方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穿了一身黑色和服的【无极荣耀】男子,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无极荣耀】样子,外貌显得相当的【无极荣耀】沉稳干练。给人一种一看就觉得他办事很稳妥的【无极荣耀】感觉。

  这种长相的【无极荣耀】人可以说是【无极荣耀】非常适合当领导者的【无极荣耀】,毕竟下面的【无极荣耀】人看到他的【无极荣耀】样子就会觉得放心,只要他自己办事不出太大问题,可以说绝对是【无极荣耀】很容易成功的【无极荣耀】。当然游戏里主要还是【无极荣耀】看实力,长相什么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其次。

  说实话,虽然气质上给人一种沉稳的【无极荣耀】感觉,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妖王真的【无极荣耀】和我之前的【无极荣耀】想象要差很多。因为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名字叫雷牙,而且是【无极荣耀】个妖怪。所以我想象中这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年轻气盛,好像暴走族一样张扬的【无极荣耀】妖魔。可是【无极荣耀】,这家伙完全却是【无极荣耀】另外一番形象,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让我非常的【无极荣耀】惊讶。

  果然,外貌对性格是【无极荣耀】有影响的【无极荣耀】。这家伙沉稳的【无极荣耀】外貌也带来了沉稳的【无极荣耀】性格,因此他的【无极荣耀】判断分析能力非常的【无极荣耀】强。在看到我愣了一下之后他立刻问道:“怎么?觉得我的【无极荣耀】形象和想象中不一样?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觉得叫做雷牙就一定应该有一头竖起来的【无极荣耀】火山一样的【无极荣耀】头发,然后举止张扬性格暴虐?”

  被对方猜中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想法还是【无极荣耀】让我有些尴尬的【无极荣耀】。不过咱脸皮也是【无极荣耀】比较厚的【无极荣耀】了,所以直接就脸不红气不喘的【无极荣耀】转移话题道:“你好妖王雷牙,我是【无极荣耀】来自中国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紫日,这两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随从。也是【无极荣耀】中国国器持有者真红和金币。”

  松本正贺这个时候也迅速挤上前来介绍了一下自己和樱雨神雏他们。之前跟在后面是【无极荣耀】因为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吃亏”了,所以要表现的【无极荣耀】“失败”一点,但是【无极荣耀】现在这种时候再在后面装鹌鹑明显就不合适了。

  鬼手信长本来以为松本正贺会介绍自己,结果等对方说完了之后才发现松本正贺完全没有要介绍自己的【无极荣耀】意思,而妖王因为这边的【无极荣耀】人都自我介绍过了,所以也将目光移动到了他这个唯一没有介绍的【无极荣耀】人身上。

  事实上鬼手信长经历这种场合的【无极荣耀】机会并不多,他在战斗上可能不比松本正贺差多少,但论外交能力……说松本正贺甩他十条街有点夸张,但是【无极荣耀】七八条应该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

  “我……我叫鬼手信长。”因为松本正贺刻意忽略,加上被对方用眼神询问,鬼手信长说话的【无极荣耀】时候居然卡了一下。外交领域出这种状况其实是【无极荣耀】非常丢脸的【无极荣耀】,雷牙看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眼神立刻就变得黯淡了很多,显然是【无极荣耀】意识到了这是【无极荣耀】个不入流的【无极荣耀】小角色,也不用太在意了。

  我们这边介绍完了之后雷牙那边还没说什么,旁边倒是【无极荣耀】有个妖怪先站了起来,然后说道:“雷牙,那个紫日可是【无极荣耀】入侵我们日本地区的【无极荣耀】那些人类的【无极荣耀】老大,既然他今天主动送上门来了,不如就在这里解决掉。以后我们战场上也能占点优势。”

  听到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话我和真红、金币的【无极荣耀】目光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移动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身上。

  说话的【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个人形的【无极荣耀】妖怪,看起来就好像一个超级大胖子,两条腿的【无极荣耀】长度只有身长的【无极荣耀】三分之一,手也短粗短粗的【无极荣耀】,身体几乎就和一坨牛粪一样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一大摊肉而已。不过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脸长得还算有点样子,看着很富态,没有多少恶心的【无极荣耀】成分。当然。别说他只是【无极荣耀】长得不丑陋而已,即便他是【无极荣耀】超级帅锅又能如何?刚才的【无极荣耀】话已经表明了立场。这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敌人,因此对他不用客气。

  “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地盘上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不要以为长得跟牛粪一样你就有牛气了。”

  “八嘎!我宰了你!”那家伙说着就直接朝我冲了过来,而我却没有多在意这个家伙,而是【无极荣耀】将目光放在了那边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身上。在看到对方微笑不语的【无极荣耀】表情后我也就明白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意图。这是【无极荣耀】要先称量一下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然后才决定自己的【无极荣耀】态度。如果我们好欺负。那当然随他怎么捏了,但要是【无极荣耀】个硬骨头,那当然就需要小心对待了。

  正因为看明白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意图,所以我根本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留手。这种时候留手只会让自己有所损失,而出全力才能镇住那些想要图谋不轨的【无极荣耀】宵小。

  看着已经跟一台推土机一样冲到我面前的【无极荣耀】那个肥胖妖王,我直接毫不留情的【无极荣耀】动用了目前我能使用出来,让我的【无极荣耀】实力显得最惊人的【无极荣耀】一招——玄武之力。

  没错。我直接启动了玄武甲片上的【无极荣耀】技能。虽然这个技能很费魔,但现在又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开打了,不过是【无极荣耀】试探一下,之后肯定会是【无极荣耀】一段谈判期,成不成都需要时间,而那个时间足够我回魔了,所以这种时候消耗大一点也无所谓,只要能镇得住场子就行。

  周围的【无极荣耀】妖魔之中当然不乏聪明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都在盯着我们这边,希望搞清楚我的【无极荣耀】大概实力,但结果却是【无极荣耀】让他们全都傻眼了,因为他们只看到那个超级大胖子冲到我面前之后我微微抬起了一只手,跟着那条手臂上黄光一闪,然后我就曲起食指好像弹小虫子一样对着那个冲过来的【无极荣耀】家伙脑门上一弹,下一秒那家伙就不见了。而房间侧面的【无极荣耀】墙壁上则是【无极荣耀】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窟窿,连带着半面墙都不见了。

  几乎是【无极荣耀】在那家伙被弹飞的【无极荣耀】同时,在场的【无极荣耀】妖魔都是【无极荣耀】本能的【无极荣耀】瞳孔一缩。虽然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名号,他们都大概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不弱。可是【无极荣耀】也没想到会强到这个地步。他们是【无极荣耀】妖魔,不是【无极荣耀】玩家,而是【无极荣耀】npc,所以他们不可能像玩家一样从论坛上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大概实力。不过他们毕竟是【无极荣耀】日本的【无极荣耀】妖魔,日本之前差点都被我们彻底占领了,虽然当时因为和日本玩家交战,没空管这些住在深山老林之中的【无极荣耀】妖魔,但作为日本的【无极荣耀】妖魔,外面发生那么大事,他们多少总会知道一些。因此,他们对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其实已经了个一个先期的【无极荣耀】大概预测,只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这个预测的【无极荣耀】准确度很成问题。

  刚才被我弹飞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叫做山猪,是【无极荣耀】一种非常厉害的【无极荣耀】妖魔。他的【无极荣耀】本体是【无极荣耀】一种长得很像是【无极荣耀】野猪的【无极荣耀】妖怪,但他其实并非野猪进化而来的【无极荣耀】妖怪,而是【无极荣耀】由死去的【无极荣耀】野猪的【无极荣耀】灵魂聚集而成的【无极荣耀】一种类似人类的【无极荣耀】英灵一般的【无极荣耀】存在。

  过去经常进山的【无极荣耀】猎人就常常会说这山里是【无极荣耀】:“一猪二熊三老虎。”这话的【无极荣耀】意思就是【无极荣耀】山里面最危险的【无极荣耀】动物是【无极荣耀】野猪,其次才是【无极荣耀】熊,老虎只能算是【无极荣耀】第三位。

  不要说什么野猪打不过老虎之类的【无极荣耀】话,一种动物的【无极荣耀】危险程度并不一定和它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成正比。毕竟老虎虽然可以吃掉野猪,但问题是【无极荣耀】老虎一般不会袭击人,即便遇到了,只要不是【无极荣耀】饿极了,老虎都不会去袭击人类。要知道老虎的【无极荣耀】食谱中并没有人类这道菜,他们突然发现人类之后会觉得这个是【无极荣耀】没见过的【无极荣耀】生物,第一个想法肯定不会是【无极荣耀】吃掉,而相比之下野猪的【无极荣耀】攻击性明显就要高出很多,因此有经验的【无极荣耀】老猎人都说野猪比老虎危险。

  野猪之所以危险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它的【无极荣耀】攻击性强,而这种攻击性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战意,这个和战场上的【无极荣耀】士兵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正因为有战意的【无极荣耀】存在,加上本身的【无极荣耀】凶性,所以野猪的【无极荣耀】灵魂比一般动物的【无极荣耀】灵魂更加容易积累戾气。然后变成初级凶灵,这种凶灵在吸收了同伴的【无极荣耀】灵魂之后就会向英灵转化。当一头野猪英灵形成之后,他就会变的【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凶暴。此时的【无极荣耀】野猪英灵可能会主动袭击人类或者别的【无极荣耀】妖怪,然后积累他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最终他会去挑战山神,而一旦击败了山神之后,这个野猪英灵就会就会夺取山神的【无极荣耀】神力。并变异成“山猪”。

  刚刚这个被我弹飞的【无极荣耀】家伙就是【无极荣耀】一头杀过山神的【无极荣耀】山猪,他已经是【无极荣耀】带有神位的【无极荣耀】妖怪了,可以说已经能够算是【无极荣耀】神族了。而山猪作为妖怪,他的【无极荣耀】战意是【无极荣耀】非常强的【无极荣耀】,即便山神的【无极荣耀】神位会让其凶性得以控制,但战斗时爆发出来反而更加的【无极荣耀】厉害。尤其是【无极荣耀】在正面战斗中。山猪可以爆发一种类法术能力,这个能力叫做“猪突”,技能效果类似骑士的【无极荣耀】“冲锋”,而且威力比骑士的【无极荣耀】冲锋要厉害很多,基本上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势不可挡,至少同级乃至稍微高于他的【无极荣耀】存在都是【无极荣耀】不能阻挡他的【无极荣耀】正面冲撞的【无极荣耀】。

  但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么一个擅长冲撞的【无极荣耀】家伙。居然被我一指头弹飞了,就好像弹掉落在衣袖上的【无极荣耀】灰尘一般。这得有多大力量?

  事实上有多大力量我也不知道,因为刚才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玄武之力。玄武的【无极荣耀】力量有多大?反正记载中说玄武是【无极荣耀】可以背负华夏九州之地的【无极荣耀】存在,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差不多能扛起一个大陆板块。

  能扛起一个大陆板块,那么一座山对这种力量来说也就是【无极荣耀】个蚂蚁而已了。这个山猪力量再大也不过就是【无极荣耀】一座山的【无极荣耀】力量,毕竟他只是【无极荣耀】战胜了山神得到了山神的【无极荣耀】神位,又不是【无极荣耀】战胜了世界之神。所以说,以玄武的【无极荣耀】力量。一指头弹飞这个家伙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算什么了。

  “好了,苍蝇没有了。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坐下来谈谈了?”弹飞了那个家伙之后我不动声色的【无极荣耀】撤掉了玄武之力,这东西开着的【无极荣耀】话我的【无极荣耀】魔力简直就跟碰上黑洞一样,眨眼之间就下去一大截,不用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可不敢一直开着。

  那边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立刻比较热情的【无极荣耀】伸手对着那边被弹飞的【无极荣耀】山猪刚才坐的【无极荣耀】那个蒲团说道:“请坐请坐,来者是【无极荣耀】客。我们坐下谈,坐下谈。”

  坐下谈的【无极荣耀】意思就是【无极荣耀】不要动手。打不过还动手,这不是【无极荣耀】脑袋让门板夹了吗?防御战的【无极荣耀】话还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迫于无奈,现在显然没到那份上。所以雷牙妖王果断的【无极荣耀】选择了和谈。

  我们这边虽然被承认得以坐下来了,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显然是【无极荣耀】不能和我们坐一块的【无极荣耀】,不过相比之下他们毕竟是【无极荣耀】本土人员,所以待遇方面比我们要好多了。这边我才被让坐下雷牙妖王就转过去对他们客气的【无极荣耀】说让他们坐,只是【无极荣耀】没有指定位置。

  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正在那发愁这是【无极荣耀】往哪坐,忽然就见一个一身华丽长裙,穿的【无极荣耀】跟个孔雀一样的【无极荣耀】成熟大美女冲松本正贺那边说道:“松本君,你的【无极荣耀】大名我之前就有听闻,只是【无极荣耀】一直没机会相见,不知道可否坐在我身边方便叙话?”

  松本正贺正愁没地方坐呢,这有人伸了个橄榄枝,又是【无极荣耀】个大美女,这不过去还要干啥?

  其实这房间还是【无极荣耀】挺宽敞的【无极荣耀】,别说我们这些人,就算再进来十个八个也坐的【无极荣耀】下。关键是【无极荣耀】之前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这里人已经坐好了,在人员不多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自然是【无极荣耀】坐的【无极荣耀】很分散,而且大家之间的【无极荣耀】位置都排好了。你这个时候过去往人群里挤,要么紧挨着某个人,要么就得有人给你挪位置。这些都是【无极荣耀】妖魔,你说让谁给你挪?我刚刚是【无极荣耀】直接弹飞一个家伙抢了位置,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他们可不确定自己能和我一样搞定一个,再说我之前是【无极荣耀】对方主动试探我,我那是【无极荣耀】正当防卫,可他们要是【无极荣耀】出手就显得不合理了。

  松本正贺在对方的【无极荣耀】呼喊着立刻带着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走了过去,对方身后也有一个女性随从,在松本正贺过去之后那个女妖就往旁边稍微移了一点,让出半个垫子给松本正贺坐,而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扮演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随从,因此就和后面的【无极荣耀】女妖随从点了个头挤在了一张垫子上。

  鬼手信长本来看到松本正贺被喊过去也立刻跟在后面走了过去,而且这家伙超没眼力见,居然往那个女妖和松本正贺之间走过去要在那里坐下,松本正贺习惯性的【无极荣耀】就往旁边让。准备稍微腾点地方出来,因为他也以为对方是【无极荣耀】叫了他们俩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让人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才刚一有移动的【无极荣耀】打算就被那女妖一把拉住了,然后对方抬头面色不善的【无极荣耀】看着鬼手信长问道:“你干什么?”

  鬼手信长表情疑惑的【无极荣耀】说道:“坐下来啊!”

  女妖立刻反问:“坐下来?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位置,你想干什么?”

  “你刚刚……”

  “我是【无极荣耀】仰慕松本正贺君的【无极荣耀】名声叫他过来坐,你凑什么热闹?”

  这种话绝对是【无极荣耀】赤果果的【无极荣耀】打脸行为,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脸噌的【无极荣耀】一下就红了。然后又开始变黑,最后整个人都开始发抖,这绝对是【无极荣耀】气出内伤来了。不过,这地方全都是【无极荣耀】妖魔,人家主动挑衅没事,你一个外人要是【无极荣耀】主动动手。对方不管是【无极荣耀】政见合不合,反正先揍你肯定是【无极荣耀】没说的【无极荣耀】。所以,即便是【无极荣耀】生气,鬼手信长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强忍了下来没有发作。

  我们这边真红和金币都在我背后捂着嘴拼命憋着笑,但显然控制不太成功,所以房间里全是【无极荣耀】她们俩噗嗤噗嗤的【无极荣耀】漏气声。

  鬼手信长不敢对那些妖魔发火,只能拿我们出气。回头恶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我们当然也不是【无极荣耀】好欺负的【无极荣耀】,真红立刻从垫子上一下蹦了起来指着对方就要发作,结果刚说出个你字就让我给拉住了。

  “丧家之犬而已,不要在意。丢人啊!”

  真红一听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大笑了起来,然后就开心的【无极荣耀】坐了下来,而对面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却是【无极荣耀】脸色由黑转紫,显然是【无极荣耀】气的【无极荣耀】不行了。不过,站在原地喘了几口气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忍住了。然后默默的【无极荣耀】走到门口坐了下来。

  实际上门口这边的【无极荣耀】位置还是【无极荣耀】很多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坐在那里实际上就等于你承认自己是【无极荣耀】边缘人,而且是【无极荣耀】没地位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之前松本正贺虽然看到了那个位置却没过去,尤其是【无极荣耀】在我已经坐在了其中一个主位之上之后,如果他们在坐在那边的【无极荣耀】门口,这不明摆着气势上输了一头吗?

  这边鬼手信长刚一坐下那边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就用眼神在我和松本正贺之间来回扫了几下。至于鬼手信长则是【无极荣耀】完全被忽略了。“不知道几位来这里到底是【无极荣耀】要和我们谈什么呢?”

  我打赌这家伙绝对知道我们要说什么,但是【无极荣耀】他这样问,我们就只能接着他的【无极荣耀】话回答。我刚抬手要说话,松本正贺却是【无极荣耀】突然抢先说了起来。这种明面上的【无极荣耀】争斗就是【无极荣耀】要造成我们敌对的【无极荣耀】效果。毕竟我们俩明面上可是【无极荣耀】死敌来着,所以不能太客气,这样互相对对方进行挑衅才合理。

  抢在我前面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直接一拱手说道:“不瞒雷牙妖王,其实我们这边是【无极荣耀】来请求您约束一下您的【无极荣耀】部下,让他们不要进攻支点城的【无极荣耀】。”

  “松本正贺……”鬼手信长听到这个话突然就从地上站了起来。门边虽然有空地可以坐下,但是【无极荣耀】那边可没有垫子。

  可惜,鬼手信长虽然站起来要说什么,但雷牙妖王却是【无极荣耀】直接一伸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同时很严厉的【无极荣耀】说道:“到了我这里就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客人,我不管你们在外面有什么过节,到了我这里就要给我点面子。现在是【无极荣耀】松本君在说话,请你先保持安静,一会到你说话了你再说,到时候别人要是【无极荣耀】打断你我也会出面维护,但是【无极荣耀】现在请你闭嘴。出去以后你们打生打死我不管,在我这里请给我受礼一点。”

  鬼手信长听到这个话连忙道歉,显然他也是【无极荣耀】来求雷牙妖王得,所以不敢得罪他。再说真打起来他也不是【无极荣耀】这边一群妖怪的【无极荣耀】对手。即便他又得到了一次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神力加持,现在再次恢复了神族之躯,但即便是【无极荣耀】神族之躯也不可能是【无极荣耀】这里一帮妖王的【无极荣耀】对手。严格来说这些基本上个个都算是【无极荣耀】神族了,只是【无极荣耀】称呼上不一样而已。再说了。要是【无极荣耀】他现在和妖王们打起来,我难道能在旁边看着?至于说松本正贺……能做到两不相帮就不错了。所以,鬼手信长在这一点上看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蛮清楚的【无极荣耀】。

  “好了,请继续。”雷牙妖王对着松本正贺示意道。

  松本正贺点头道:“现在雷牙妖王您的【无极荣耀】一些手下正在支点城外准备围攻支点城,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事情对我们日本的【无极荣耀】将来并非好事,所以我希望您能看在我们都生活在日本这片土地上,召回您的【无极荣耀】部下。约束他们暂时不要对支点城发动攻击。”

  雷牙妖王听完之后又转向我这边问道:“我本来以为他是【无极荣耀】要让我们多派人去攻击你们呢,没想到居然是【无极荣耀】要我的【无极荣耀】人别动手,还真是【无极荣耀】意外呢。那么您是【无极荣耀】干什么来了?不会是【无极荣耀】请我去打你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吧?”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无极荣耀】那个家伙。”我说着指了下门边上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对方立刻站了起来要发作,但是【无极荣耀】想想又坐下了,看起来今天他还真是【无极荣耀】打算忍辱负重了。看到鬼手信长重新坐下,我暗叹一声可惜。然后才继续说道:“实际上我也不希望您的【无极荣耀】部下攻击支点城,不是【无极荣耀】我怕了,而是【无极荣耀】我现在因为某些原因不想轻启战端,所以……”

  松本正贺那边忽然看着我说道:“很没想到我们两个孩有想到一块去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还以为你来这里就是【无极荣耀】故意捣乱不让我劝说雷牙妖王收兵呢!”

  “你也以为我和那家伙一样笨吗?这种事情你们都发现问题了,我能发现不了?你不会真以为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情报网是【无极荣耀】摆着好看的【无极荣耀】吧?”

  “紫日。你别太嚣张了。”炽火龙姬忽然站起来指着我呵斥道。

  雷牙妖王还没来及说什么松本正贺就将炽火龙姬拉了下去,然后继续对我说道:“那么既然这个事情上我们的【无极荣耀】意见是【无极荣耀】一致的【无极荣耀】,那我们就没必要冲突什么了。只是【无极荣耀】,雷牙妖王,您可以满足我们的【无极荣耀】小小请求吗?”

  “不行,雷牙妖王,你绝对不能听他们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这个时候终于是【无极荣耀】坐不住了。毕竟一旦雷牙同意我们的【无极荣耀】请求,他这趟就算白来了。不过,他这边话说完之后就后悔了,显然现在不是【无极荣耀】插嘴的【无极荣耀】时候。不过……让鬼手信长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雷牙居然没有发火。

  那个雷牙看着鬼手信长盯了一会,然后才忽然开口道:“你的【无极荣耀】意思就是【无极荣耀】希望我下令让自己的【无极荣耀】部下继续攻击是【无极荣耀】吗?”

  鬼手信长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反应了过来激动的【无极荣耀】站起来说道:“不但要攻击,还要加派人手。您可能不知道,其实大蛇神也在现场。只要您能出兵,大蛇神断然是【无极荣耀】不会看着你们吃亏的【无极荣耀】。到时候……”

  “够了。”一声怒吼震得我耳朵都耳鸣了,而发出这个声音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坐在我隔壁的【无极荣耀】一个非人形妖怪。

  这家伙身体造型怎么看怎么像欧洲的【无极荣耀】牛头人战士,虽然盘腿坐在地上,但是【无极荣耀】此时他的【无极荣耀】脑袋依然距离地面有至少一米八的【无极荣耀】高度,目测这家伙站起来以后至少能有三米以上,而且他的【无极荣耀】四肢看起来都比我的【无极荣耀】腰还要粗些。那身体上虽然覆盖了一层黑毛,而且外面还穿着铠甲,但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无极荣耀】身上也是【无极荣耀】和胳膊腿一样全是【无极荣耀】肌肉。至于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

  那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个牛头。不过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常见的【无极荣耀】水牛黄牛,而是【无极荣耀】牦牛的【无极荣耀】头。那个脑袋上全都是【无极荣耀】两寸长的【无极荣耀】黑毛,为了不遮挡视线头顶还扎了几根辫子。头上两个暗黄色的【无极荣耀】犄角直指向天,整体看起来简直就是【无极荣耀】长毛版牛魔王。

  一声怒吼之后这个牛头立刻对着鬼手信长怒喝道:“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八歧大蛇那家伙在那里,所以我们才不能让他如愿。那种卑鄙的【无极荣耀】家伙绝对不能随他的【无极荣耀】意。”

  鬼手信长听到这话本能的【无极荣耀】就像争辩几句,可是【无极荣耀】刚一张嘴就卡在那里了,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正常来说他应该是【无极荣耀】要维护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尊严的【无极荣耀】,毕竟他现在基本上已经等于是【无极荣耀】被打上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标签。可问题是【无极荣耀】现在这地方都是【无极荣耀】妖魔,他要是【无极荣耀】在这种地方为八歧大蛇正名,那就势必要和那个牛头对立,万一对方发飙冲上来,他要怎么办?打还是【无极荣耀】不打?能打得过吗?周围的【无极荣耀】其他妖王会帮忙吗?这些他都不知道,所以他没法说什么,只能就这么卡在那里张着嘴好像哑巴一样发愣。

  对于牛头人的【无极荣耀】话我已经明白了,这是【无极荣耀】个和八歧大蛇不合的【无极荣耀】妖怪,估计以前在八歧大蛇那里吃过亏。当然,这个算是【无极荣耀】普遍现象。八歧大蛇在日本的【无极荣耀】神族之中的【无极荣耀】名声也很糟糕。反正你找三个日本神族基本上就有两个对八歧大蛇不满,当然有敌意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多,不过至少可以肯定,八歧大蛇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声望是【无极荣耀】负数,不管是【无极荣耀】在神族还是【无极荣耀】在玩家中都一样。

  “九山王你先冷静一下。”雷牙妖王对那个牛头说完之后又转向了鬼手信长,然后说道:“这么和你说吧。八歧大蛇和我们这些人都有些过节,所以帮助他或者被他帮助都是【无极荣耀】我们所不愿意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今天的【无极荣耀】这个事情其实和这个没关系。”

  听到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话我们三方都是【无极荣耀】一愣,但现在他是【无极荣耀】在和鬼手信长说话,所以只有鬼手信长问道:“为什么说没关系?”

  雷牙妖王这个时候忽然转向我和松本正贺然后解释道:“就像我说的【无极荣耀】,这个和八歧大蛇没有什么关系。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们妖王虽然统领下面的【无极荣耀】小妖们。但我们只是【无极荣耀】收取一定的【无极荣耀】供奉,对他们的【无极荣耀】管理非常松散。可以说我们妖魔是【无极荣耀】崇尚自由的【无极荣耀】种族,所以那些妖怪部族和我们这些妖王之间并没有实际上的【无极荣耀】上下级关系。他们只是【无极荣耀】看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威名才挂靠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名下,用少量供奉换取庇护,就这么简单。因此呢,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便于对他们的【无极荣耀】行为指手画脚的【无极荣耀】。这个希望你们能够明白。”

  雷牙的【无极荣耀】这个话说的【无极荣耀】很好听,但是【无极荣耀】语气方面稍微有点怪。带着一丝玩味的【无极荣耀】腔调。鬼手信长第一时间就激动了起来,因为他没明白对方的【无极荣耀】意思,而是【无极荣耀】将雷牙的【无极荣耀】话当真了。

  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话其实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意思,他这话的【无极荣耀】关键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口气而不是【无极荣耀】他说的【无极荣耀】内容。那个什么不方便只会啥的【无极荣耀】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个借口,而且是【无极荣耀】那种一听就很假的【无极荣耀】借口。可惜,鬼手信长这个白痴居然信了,所以他认为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意思就是【无极荣耀】不想插手,那么那些妖魔就可以继续攻击支点城。虽然他没有求到更多的【无极荣耀】妖魔参战。但起码他维持了现状。这个对他来说已经是【无极荣耀】天大的【无极荣耀】好消息了。

  不过,这种话也就鬼手信长那种人才会信了,我和松本正贺第一时间就听出了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弦外之音。人家这话应该理解为对方已经统一了不掺合这个时候,并且将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召回,但是【无极荣耀】,他需要我们支付一点好处费。

  这个意思其实挺明白的【无极荣耀】,可惜鬼手信长那家伙就是【无极荣耀】不明白。我和松本正贺都明白了。所以我们双方都是【无极荣耀】低头沉思了起来。至于说真红、金币以及樱雨神雏、炽火龙姬她们四个,其实她们也明白了。之所以在我们思考的【无极荣耀】时候她们没有去好雷牙妖王争辩什么,就说明她们也明白了雷牙妖王其实是【无极荣耀】同意把手下的【无极荣耀】妖魔召回去了,所以她们现在也就是【无极荣耀】在等我们出价而已。根本不担心别的【无极荣耀】了。反正大势已定,无非就是【无极荣耀】代价高低的【无极荣耀】问题而已。

  除了鬼手信长那个傻帽还在那边一个人傻乐,我们这边确是【无极荣耀】在低头沉思着什么,期间我和松本正贺还用眼神暗暗交流了一下,可惜这种方式能交流的【无极荣耀】东西真的【无极荣耀】很少,只能大概表示个意向。

  最后还是【无极荣耀】我先说话了,因为松本正贺不完全确定我的【无极荣耀】相反,不敢贸然出价,就怕说多了。

  “雷牙妖王,我也知道妖魔们重视自身的【无极荣耀】自由性,但我也相信您如果动用自己的【无极荣耀】威严发布命令,那些小妖们还是【无极荣耀】会看在您的【无极荣耀】面子上听话的【无极荣耀】。当然,我知道这样对您的【无极荣耀】威严是【无极荣耀】个打击,而且那些小妖们因为失去了这次机会,所以心里肯定会有些不满。所以,我想可不可以这样?由您出面当个中间人。由我们和松本正贺他们共同出钱,然后补偿一下您的【无极荣耀】那些部下,您从中帮我们斡旋一下,这样大家都好过。”我说着又转向松本正贺非常不客气的【无极荣耀】说道:“喂,松本正贺,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们双方的【无极荣耀】利益是【无极荣耀】一致的【无极荣耀】,这个钱分担吧?”

  松本正贺装作高傲的【无极荣耀】样子点头道:“可以,但是【无极荣耀】比例怎么分?”

  “我们冰霜玫瑰盟出两成,其他的【无极荣耀】你们负责。”

  “放你的【无极荣耀】臭屁。”松本正贺情绪很激动的【无极荣耀】站起来咆哮道:“大家的【无极荣耀】利益暂时是【无极荣耀】一致的【无极荣耀】,凭什么我们出八成?反过来我们两成还差不多。”

  “你这就是【无极荣耀】强词夺理了。”我说道:“虽然我们双方都因为某些原因暂时不想开战,但如果真打起来,我们冰霜玫瑰盟不过是【无极荣耀】稍稍损失一点东西的【无极荣耀】问题,而你们可就是【无极荣耀】伤筋动骨的【无极荣耀】事情了。你觉得这样的【无极荣耀】不对等情况下,你们没有必要多出一点吗?要知道这个事情要是【无极荣耀】一拍两散可是【无极荣耀】你们日本人倒霉啊。”

  “雷牙妖王你不能听他们的【无极荣耀】啊!”鬼手信长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大叫着阻止我们,但是【无极荣耀】显然这里已经没人愿意搭理他了。

  松本正贺装作思考的【无极荣耀】样子低头沉吟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均摊吧?虽然这个事情失败的【无极荣耀】话我们日本损失更大,但这个事情是【无极荣耀】我们双方都同意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应该各付一半。”

  真红在被我用脚后跟踩了一下之后立刻机敏的【无极荣耀】跳出来喊道:“凭什么啊?我们就出两成,不行大不了一拍两散,反正我们冰霜玫瑰盟家大业大,这点损失还扛得住。”

  真红说完我才故意站出来拉住真红对松本正贺说道:“我知道让你们分担八成确实摹疚藜僖裤也不好和日本玩家交代,不过五五分确实不合理,这个你自己也应该知道。这样吧。看在钱德份上,如果这个事情失败,我们也确实有损失,所以便宜你们了。我们这次承担四成的【无极荣耀】费用,你们负责六成,这已经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底限了。”

  “成交。”

  雷牙妖王听我们达成一致之后立刻笑着说道:“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那让我们来讨论一下具体要补偿多少合适吧?”

  “雷牙妖王你不能这样啊!”鬼手信长一边叫喊着一边就往这边冲了过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