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谈崩了

第二百九十五章 谈崩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怎么样?用这个付账,有兴趣吗?”

  “有兴趣,有兴趣,简直太有兴趣了。”那边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激动的【无极荣耀】一边捧着那个信仰之力开始吸收一边说道:“这东西你们怎么弄到的【无极荣耀】啊?要知道这个可是【无极荣耀】非产难搞的【无极荣耀】。要说抓个活人逼迫对方为我们干活什么的【无极荣耀】倒是【无极荣耀】不难,可这个信仰之力必须是【无极荣耀】从心里虔诚的【无极荣耀】信仰才能产生,就算我们把那些人类抓来也不可能强迫他们信仰我们,而且就算是【无极荣耀】我们偶尔去给那些人类一些小恩小惠,他们对我们的【无极荣耀】信仰也不会太多。你们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弄到这些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啊?”

  其实雷牙妖王说的【无极荣耀】这个情况我也清楚。妖魔和神族最大的【无极荣耀】区别就在于他们的【无极荣耀】性格比较古怪,一般没什么定性,所以做事情往往是【无极荣耀】兴趣来了就突击性的【无极荣耀】做一下,没兴趣就立刻给忘掉了。也正因为这种特点,所以在收集信仰之力方面妖魔是【无极荣耀】没法和神族比得。倒不是【无极荣耀】说妖魔不重视信仰之力,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它们的【无极荣耀】习惯导致它们在人类心目中的【无极荣耀】形象远没有神族光明伟大,因此人类对他们的【无极荣耀】信仰自然也就是【无极荣耀】微乎其微。

  实际上雷牙在〖日〗本已经应该感觉到庆幸了,因为〖日〗本人对鬼怪妖物的【无极荣耀】崇拜程度几乎上已经算是【无极荣耀】世界之最了,即便是【无极荣耀】没有某些泰国人那么狂热,但在普遍性方面〖日〗本人绝对是【无极荣耀】世界第一。也正因为〖日〗本人对妖魔鬼怪的【无极荣耀】崇拜程度世界第一,所以〖日〗本的【无极荣耀】妖怪族群才会那么的【无极荣耀】强大。要知道在〖中〗国妖魔都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信仰之力收入的【无极荣耀】。〖中〗国的【无极荣耀】妖魔要想强大起来就只能靠自己的【无极荣耀】努力慢慢修炼,或者去找一处灵脉之类的【无极荣耀】地方吸收灵气加速修炼,当然吃人也是【无极荣耀】个不错的【无极荣耀】加速方式,只是【无极荣耀】这种方式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在和其他神族抢饭吃,毕竟你把人都吃了,人家的【无极荣耀】信仰要从哪来?别的【无极荣耀】神族之间互相抢信徒还好说,毕竟有的【无极荣耀】人会同时信仰很多个不同的【无极荣耀】神族势力,虽然这种人的【无极荣耀】信仰不够坚定,但有总比没有来的【无极荣耀】好。再说就算被抢了,也可以抢回来的【无极荣耀】。而且这些人就算自己不是【无极荣耀】某个神族的【无极荣耀】信徒。他还会有子女后代啊,就算发展不了某个人成为信徒,他的【无极荣耀】子孙后代也是【无极荣耀】潜在信徒。所以说,神族之间互相抢信徒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可你要是【无极荣耀】吃人。那就是【无极荣耀】同事得罪了其他所有的【无极荣耀】神族。

  正因为在〖中〗国妖魔们能强化自身的【无极荣耀】方法非常的【无极荣耀】少。而且都非常耗时间,所以〖中〗国的【无极荣耀】妖魔势力一直就是【无极荣耀】病怏怏的【无极荣耀】一盘散沙的【无极荣耀】感觉,基本上都很难强大起来。像是【无极荣耀】当初的【无极荣耀】佛门之中就有很多的【无极荣耀】妖魔。虽然人家进入佛门之后就不叫妖了,但归根结底,那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妖怪,只是【无极荣耀】换了个外衣而已。像是【无极荣耀】现在我们混乱与秩序神族中维娜手下的【无极荣耀】哼哈二将星火与孔雀,她们其实严格来说都是【无极荣耀】妖怪。

  星火虽然在佛门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以观音菩萨的【无极荣耀】形象出现的【无极荣耀】,但她其实是【无极荣耀】〖日〗本高天原神族的【无极荣耀】一名神祗,而且还是【无极荣耀】鬼神系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因为天生长相比较端庄,所以进入佛门之后就直接当了菩萨。至于说孔雀,那完全就是【无极荣耀】赤果果的【无极荣耀】妖怪啊。大轮孔雀明王。听听这个法号。不觉得这种法号和佛门的【无极荣耀】理念有些冲突吗?像是【无极荣耀】奥林匹斯神族那样战斗狂一般的【无极荣耀】神族,出现个什么什么王,什么什么帝的【无极荣耀】确实很正常,可佛门的【无极荣耀】教义那都是【无极荣耀】以平和为主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孔雀的【无极荣耀】法号却偏偏是【无极荣耀】“王”这么霸气的【无极荣耀】名字,不觉得很奇怪吗?

  事实上这一点不奇怪,因为孔雀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妖怪,而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上古大妖,之后因为羡慕人家佛门工资高……诶不对,应该是【无极荣耀】羡慕人家佛门信仰之力配给多,所以就毅然决然的【无极荣耀】投入了佛门的【无极荣耀】名下做了护教法王。其实佛门之中那些个什么什么王的【无极荣耀】其实都不是【无极荣耀】正经的【无极荣耀】佛门成员,而是【无极荣耀】半路加盟的【无极荣耀】大妖怪。

  你想,〖中〗国地区的【无极荣耀】妖怪都混到要去投靠正经神族混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地步了,可见野生的【无极荣耀】妖怪要想弄点信仰之力有多不容易了。相比之下雷牙这家伙已经算是【无极荣耀】走运了,他好歹还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信仰之力,而且知道这个东西不好弄。要是【无极荣耀】在〖中〗国,除非是【无极荣耀】像水虚他们那样的【无极荣耀】妖族老大,一般的【无极荣耀】妖怪你就是【无极荣耀】给他一团信仰之力,他多半也是【无极荣耀】先〖兴〗奋的【无极荣耀】吸收掉,转头再问你这个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不是【无极荣耀】他们傻,而是【无极荣耀】因为真的【无极荣耀】没见过。在〖中〗国,能认识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那都不是【无极荣耀】一般妖怪。

  当然,〖日〗本的【无极荣耀】妖魔虽然因为〖日〗本人的【无极荣耀】习惯问题比自己的【无极荣耀】同类们要混的【无极荣耀】好一些,但是【无极荣耀】和正规的【无极荣耀】神族比起来,妖魔还是【无极荣耀】不擅长手机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当然没也正因为不擅长收集信仰之力,所以信仰之力才会有更高的【无极荣耀】价值。

  看雷牙妖王眨眼之间就吸收掉了那些信仰之力,我笑嘻嘻的【无极荣耀】问道:“这样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您觉得合适吗?”

  雷牙妖王就好像还在回味刚才的【无极荣耀】感受一般,仰着头也不言语,一直闭着眼睛休息了足有一分钟才开口说道:“不错,虽然有些凝滞,但确实是【无极荣耀】纯粹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而且浓度非常高。”

  “事实上这个是【无极荣耀】经过处理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本身就是【无极荣耀】浓缩的【无极荣耀】,所以比起一般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当然会更加的【无极荣耀】纯。”我这个可不是【无极荣耀】自卖自夸。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确实是【无极荣耀】和别的【无极荣耀】神族那里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不一样,就浓度方面来说确实是【无极荣耀】比那些神族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要高很多。这倒不是【无极荣耀】说我们的【无极荣耀】收集器收集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浓度天生就非常高,也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人品好不习惯将信仰之力稀释,真正的【无极荣耀】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容器不够。

  我们行会现在是【无极荣耀】不缺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来源,也不缺产能,唯一缺少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储存于消化能力。消化能力是【无极荣耀】根据消耗量定的【无极荣耀】,而消耗量则是【无极荣耀】根据我方的【无极荣耀】神族单位人员数以及没各神族个体的【无极荣耀】实力定的【无极荣耀】。人越多消耗越大,单体实力越强消耗越大。关于这个消化方面我们当然是【无极荣耀】不遗余力的【无极荣耀】加速消耗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是【无极荣耀】没法增加速度的【无极荣耀】,因为神祗吸收了太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如果来不及消化就会逐渐消散,因此也没办法一次吸收太多。至于说储存量……这一直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头疼的【无极荣耀】一个问题。尽管现在已经找到了这种特殊的【无极荣耀】气雾可以用来制作简易的【无极荣耀】储存罐,但是【无极荣耀】这种储存罐有自然消耗,而且本身也不是【无极荣耀】可以敞开制作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储存依然是【无极荣耀】处于储存装置不够用的【无极荣耀】状态。

  你说我们连现在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存量都没地方装了,这种时候要是【无极荣耀】再稀释,那不是【无极荣耀】装的【无极荣耀】更少?所以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非但不会稀释。反而是【无极荣耀】会不断的【无极荣耀】浓缩。因为信仰之力本身是【无极荣耀】没有形态的【无极荣耀】,而容器的【无极荣耀】容量实际上是【无极荣耀】指装入的【无极荣耀】那种吸附了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物质的【无极荣耀】体积,因此如果能让单位体积的【无极荣耀】吸附物质吸收更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就能提高容器的【无极荣耀】容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可能去稀释信仰之力?浓缩都还来不及呢。

  雷牙妖王在感受完这个信仰之力之后也是【无极荣耀】〖兴〗奋的【无极荣耀】不得了。毕竟是【无极荣耀】高浓度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这东西对他来说就是【无极荣耀】十全大补丸加超级狂暴药剂的【无极荣耀】混合物了。那么一小团下去整个人感觉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

  在爽完之后雷牙妖王忽然将目光转向了我,确切的【无极荣耀】说是【无极荣耀】转向了我手里的【无极荣耀】那个钢瓶,我从他的【无极荣耀】眼光中看到了赤果果的【无极荣耀】占有欲。而且他的【无极荣耀】身上似乎还散发出了一种强大的【无极荣耀】威压。

  本来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发展应该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首先我拿出信仰之力,然后雷牙妖王欣喜若狂答应用这个信仰之力来付账,接着我们讨价还价并最终确定交易价格,最后钱货两清大家合作愉快。

  但是【无极荣耀】,很可惜,我的【无极荣耀】预测出了点小问题。

  就在我发现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眼神变化之时我就意识到了这次搞不好是【无极荣耀】弄巧成拙了。雷牙妖王之前已经答应了我们可以huā钱让他们不参战,需要讨论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价格问题而已。但是【无极荣耀】,我当时心想着反正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也多到用不掉,不如把信仰之力当成钱来用,直接用信仰之力付账得了。

  可惜,雷牙妖王显然不是【无极荣耀】我想象中的【无极荣耀】那么沉稳的【无极荣耀】存在。虽然这家伙从我们第一眼见到他开始就表现的【无极荣耀】非常沉稳,貌似是【无极荣耀】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无极荣耀】类型,但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实际上那都是【无极荣耀】装出来的【无极荣耀】。之前之所以表现的【无极荣耀】那么淡定,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对方没有从我们身上发现什么看得见的【无极荣耀】好处,而且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也确实是【无极荣耀】让雷牙妖王意识到了得罪我们不好,因此才会答应收取报酬然后撤兵。只是【无极荣耀】,当他看到我手里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之后,他的【无极荣耀】想法就变了。因为我手里有信仰之力,而且貌似分量还不少,因此我的【无极荣耀】价值发生了改变。

  我这边既然已经注意到了雷牙妖王眼神的【无极荣耀】变化,自然是【无极荣耀】提高了警惕,尽管那家伙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表现出任何失礼的【无极荣耀】行为,但是【无极荣耀】刚刚的【无极荣耀】眼神分明就是【无极荣耀】说这家伙已经在思考不劳而获的【无极荣耀】问题了。

  不过,在又停顿了两分钟之后,雷牙妖王忽然开口问道:“不知道这个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定价如何?你们打算怎么个交易法?”

  本来按照我的【无极荣耀】心理价位,我手上这瓶的【无极荣耀】三分之一差不多就足够支付这笔费用了,但是【无极荣耀】考虑到对方的【无极荣耀】眼神,我很担心如果我给出的【无极荣耀】价格过低对方会直接动粗,因此在稍微迟疑了一会之后我才咬了咬牙说道:“这一瓶的【无极荣耀】一半,这个量我觉得应该是【无极荣耀】足够的【无极荣耀】了。哦,对了。刚刚给你吸收的【无极荣耀】那部分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单位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这一瓶一共是【无极荣耀】十万单位。一半就是【无极荣耀】五万单位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数量绝对不少了。”

  虽然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几乎跟白来的【无极荣耀】一样,就目前来看几乎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了,但即便是【无极荣耀】白来的【无极荣耀】,我们也不能拿出去白送人不是【无极荣耀】?再说我们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也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白来的【无极荣耀】。尽管和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实际价值比起来,我们先期的【无极荣耀】资金投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那毕竟是【无极荣耀】投入不是【无极荣耀】?而且,我们冒险建立的【无极荣耀】那些信仰之力吸收器。那都是【无极荣耀】担着风险的【无极荣耀】。万一被天庭知道这个事情,不说灭了我们冰霜玫瑰盟,起码对我们将是【无极荣耀】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打击,因此这个信仰之力对我们来说既是【无极荣耀】白拿的【无极荣耀】,又是【无极荣耀】来之不易的【无极荣耀】。五万单位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换他们撤兵,这个代价我觉得是【无极荣耀】绝对超过正常标准了,即便对方不讨价还价,那也是【无极荣耀】大赚特赚。

  果然,我就知道不会那么简单。我这边报价结束,那边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想都不想就直接说道:“五万太少了。我要这一整瓶。”

  “妖王大人。我觉得谈生意就要讲究个规矩。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这虽然是【无极荣耀】有这么个说法,但也不能太离谱不是【无极荣耀】?你我心里都清楚,五万单位已经是【无极荣耀】我们吃亏了,虽然不能说是【无极荣耀】多大代价。但至少也是【无极荣耀】超出你们的【无极荣耀】付出很多了。就算再加一点。也不能翻倍吧?我看这样吧?我也知道您是【无极荣耀】希望多弄一些信仰之力。毕竟这东西对你们妖族用处也很大。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也不是【无极荣耀】大风刮来的【无极荣耀】,我们也是【无极荣耀】冒着掉脑袋的【无极荣耀】风险弄来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全给你们的【无极荣耀】话我们的【无极荣耀】投入就全都打了水漂了。真要那样我不如不来求你了。不过。我看雷牙妖王也是【无极荣耀】一方强人,所以我想交你这个朋友,这个信仰之力我再让一步。这瓶的【无极荣耀】三分之二都给你,妖王觉得意下如何?”

  “不行,我要全部。这点太少了。”对方居然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就拒绝了我的【无极荣耀】提议,这已经不是【无极荣耀】在商量价钱的【无极荣耀】问题了,而是【无极荣耀】在明抢了。面对这样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我突然意识到这家伙已经动了抢的【无极荣耀】意图,因此整个思维方式都发生了改变。

  妖魔这种东西之所以不如正规神族得到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多,最主要的【无极荣耀】原因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它们的【无极荣耀】性格有强烈的【无极荣耀】不定性,刚刚还表现的【无极荣耀】沉稳无比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这一会就突然从一只慵懒的【无极荣耀】猫变成了一只盯住猎物随时准备扑上去的【无极荣耀】猛虎,这种感觉的【无极荣耀】转变太过跳跃,以至于即便是【无极荣耀】崇拜他们的【无极荣耀】人也没法完全适应这种极端的【无极荣耀】性格变化导致妖魔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非常难以获得。

  )

  正因为这种性格导致了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难以获得,而也是【无极荣耀】因为这种性格上的【无极荣耀】特征,雷牙的【无极荣耀】态度变化非常的【无极荣耀】突然。可以说妖魔几乎是【无极荣耀】在按照自己的【无极荣耀】意图在修改自己的【无极荣耀】人格,当他们想要和你交谈时,他们就会是【无极荣耀】沉稳的【无极荣耀】状态,而一旦他们意识到自己想要某个东西,那他们马上就会进入战斗状态。这种对自我意识完全没有约束的【无极荣耀】特点正是【无极荣耀】妖物的【无极荣耀】主要特征,不管是【无极荣耀】佛门还是【无极荣耀】仙门,或者别国的【无极荣耀】神族,几乎只要是【无极荣耀】神,那就会有一定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神族当然也不希望自己被约束,但他们更清楚,一定范围内的【无极荣耀】自我约束可以让他们更容易获得信仰之力,因此神族都会自我约束。但是【无极荣耀】妖魔不会,他们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放任自己的【无极荣耀】思想不做越说,只要自己想,那么就按照自己的【无极荣耀】想法去做,这就是【无极荣耀】妖魔的【无极荣耀】理念。这种理念有好处,但坏处更明显。

  在发现了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这个状态之后我的【无极荣耀】警惕型立刻就提到了顶点,同时一边向门边退去一边说道:“既然如此我看我们大概是【无极荣耀】很难达成协议了。那就还请雷牙妖王忘记我的【无极荣耀】提议吧?我们用别的【无极荣耀】东西结算好了。”

  “不,我们只要信仰之力,别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行。”说到这里雷牙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无极荣耀】看着我说道:“你身上不止那一瓶吧?”

  听到这个话我就知道什么都不用谈了。在我连一瓶这个基数都不愿意答应的【无极荣耀】前提下他还问我身上有没有别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这是【无极荣耀】在谈买卖吗?不觉得这更像劫匪打劫时候的【无极荣耀】台词吗?所以说,雷牙妖王现在的【无极荣耀】态度其实已经很明确了。他要抢我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而且不光是【无极荣耀】我手里这瓶,还要把我身上所有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全部抢光。

  我也不是【无极荣耀】那种优柔寡断的【无极荣耀】人,想明白了关键之后根本没打算再劝说什么。不客气的【无极荣耀】说,之前给他面子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不想多事,但既然他非要找事,那我也不再乎多点麻烦。这家伙实力确实很强,但是【无极荣耀】搞死他我还是【无极荣耀】有信心的【无极荣耀】。

  心里一定下来我立刻就做出了行动,不过不是【无极荣耀】抢先攻击。虽然已经基本确定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意图,但毕竟对方还没有主动发起攻击,所以我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转身去拉房门做出要回到刚才那个会议厅的【无极荣耀】样子,同时借助转身的【无极荣耀】机会我将那小瓶信仰之力储存罐拿到身前收回了凤龙空间,同时一个和刚才那个储存罐外形基本一样,只是【无极荣耀】有些细节上有不同的【无极荣耀】钢瓶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手里。

  刚才那瓶是【无极荣耀】装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瓶子,现在这个里面却是【无极荣耀】液化魔晶蒸汽。两种物质的【无极荣耀】储存方式其实并不一样,但钢瓶的【无极荣耀】内部结构虽然不一样,可外面的【无极荣耀】壳都是【无极荣耀】一条流水线上下来的【无极荣耀】东西。因此除了开口阀门有点不同之外。只要别把它拆开,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注意力虽然一直都在这个瓶子上,但他关心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里面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仓促之间当然不会去注意钢瓶本身。因此我换掉了钢瓶他也不会知道。这边我换完钢瓶的【无极荣耀】同时手指也已经搭在了门上。但是【无极荣耀】我这边用力一拉门却是【无极荣耀】温丝未动。而且门上有一道黄色的【无极荣耀】符纸,上面红色的【无极荣耀】符号正在闪耀着夺目的【无极荣耀】光芒。

  我很确定这个符纸之前是【无极荣耀】没有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这玩意是【无极荣耀】对方刚贴上去的【无极荣耀】。果然。我这边才刚要回头去问怎么回事,突然就感觉到一阵狂风吹来,然后手上猛地传来一股巨大的【无极荣耀】拉力,跟这瓶子就不见了。

  “哈哈哈哈,信仰之力,这么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雷牙妖王几乎跟疯了似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抱着那个瓶子,然后〖兴〗奋的【无极荣耀】狂笑了起来。

  面对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狂笑,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无极荣耀】愤怒或者惊讶什么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紧跟着也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无极荣耀】笑声让对面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停止了大笑,然后疑惑的【无极荣耀】看向我这边,但是【无极荣耀】让他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居然已经撑起了一个魔法护盾,而且面前还多了一名全身重甲的【无极荣耀】美丽天使举着一面巨大的【无极荣耀】重型盾牌挡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

  虽然不知道我在搞什么,但对方还是【无极荣耀】问道:“你笑什么?”

  我直接举起了一只手让他可以看到我的【无极荣耀】手指,在那上面有个比钥匙环略大一些的【无极荣耀】金属圆环,而在圆环上还套着一根牙签那么长的【无极荣耀】金属棍。

  这个东西其实非常普通,不知道的【无极荣耀】人搞不好还会以为是【无极荣耀】个钥匙环,但如果你注意观察就会发现,这东西其实我们都见过。第一种能见到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地方就是【无极荣耀】灭火器的【无极荣耀】把手上面。在那个灭火器的【无极荣耀】阀门把手上就插着这么个东西,你要是【无极荣耀】不把它拔出来灭火器的【无极荣耀】把手就捏不下去。这个设计当然就是【无极荣耀】为了防止运输途中意外碰到把手造成灭火器误启动用的【无极荣耀】,而同样的【无极荣耀】设计在一种武器上也能看到。这种武器虽然大家在生活中不一定见过,但电影里肯定是【无极荣耀】看到过的【无极荣耀】,因为这个东西就是【无极荣耀】手雷,一种很常见的【无极荣耀】武器。

  手雷上也有这么个销子,功能和灭火器上的【无极荣耀】那个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为了防止误启动的【无极荣耀】。而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这个装运液化魔晶蒸汽的【无极荣耀】钢瓶上也有这种东西,其功能也差不多,也是【无极荣耀】起到一个保险的【无极荣耀】作用,只是【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上稍微有些不一样。

  手雷和灭火器上的【无极荣耀】这玩意是【无极荣耀】为了防止误启动,而我们的【无极荣耀】这个保险是【无极荣耀】为了防止被抢。一旦有人强行抢劫,只要我方人员发现无法保护液化魔晶蒸汽了,那只要拉掉这个环就行了。这个环后面连接的【无极荣耀】那个玩意平时是【无极荣耀】卡在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内的【无极荣耀】一个触发装置上的【无极荣耀】,一旦这个东西被拔掉,触发装置就是【无极荣耀】开始运转,并且在十秒之后引爆那罐液化魔晶蒸汽,基本上只要这个东西拔出来,液化魔晶蒸汽储存罐就会变成一枚炸弹,而且倒计时只有十秒。

  事实上在拔出这个玩意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就已经用通讯器悄悄通知了外面的【无极荣耀】真红他们,而且为了帮助松本正贺,我还特意让他们演了出戏。首先接到通讯的【无极荣耀】真红和金币飞速蹦起来站到了一块,然后开始往身上刷防护罩,对面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假装是【无极荣耀】发现她们的【无极荣耀】行为后意识到了危险,立刻命令樱雨神雏和炽火龙姬靠上去一起撑起防护罩。不过稍微有点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个之前邀请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女妖居然也带着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迅速靠上去和他们一起启动了联合防护罩。

  因为之前的【无极荣耀】事情,松本正贺现在也不好将对方推出保护圈。只好是【无极荣耀】默认了对方靠上来,然后直接用防护罩将她们一起保护了进来。

  事实上现场除了真红和松本正贺他们之外,其他人反应也不慢,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无极荣耀】看到真红和金币的【无极荣耀】举动之后却是【无极荣耀】猜到了一些什么。他们的【无极荣耀】想法就是【无极荣耀】认为我和雷牙妖王谈崩了,然后发生了战斗,而真红和金币因为是【无极荣耀】我带来的【无极荣耀】人,肯定是【无极荣耀】有办法知道我那边的【无极荣耀】情况。他们估计可能是【无极荣耀】我或者雷牙妖王使用了大招,而她们得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提前通知,所以准备防护罩抵御那个大招。

  虽然他们的【无极荣耀】猜测稍微有点出入。但是【无极荣耀】大体情况确实是【无极荣耀】让他们猜到了。而且这些都是【无极荣耀】妖王。反应也都不慢,意识到估计是【无极荣耀】我们那边打起来了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们也是【无极荣耀】立刻撑起了护盾,只是【无极荣耀】和真红以及松本正贺他们的【无极荣耀】情况不同。他们这边因为发现的【无极荣耀】晚了一点。所以都是【无极荣耀】每个人自己撑起的【无极荣耀】护盾。没有结成联合护盾。

  就在他们这边纷纷开盾的【无极荣耀】同时,我正在对着那边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摇晃着手里的【无极荣耀】那个拉环,同时回答他道:“笑你个白痴拿错东西了。”

  雷牙妖王虽然意识到了些什么。可惜我是【无极荣耀】算好了时间的【无极荣耀】。他这边才刚听完我的【无极荣耀】话,根本啥都没想清楚手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就突然爆开了。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无极荣耀】巨响,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这个大宅整个就直接变成了几万片碎木片向着四面八方飞散而出,而大宅的【无极荣耀】上空则是【无极荣耀】腾起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蘑菇云。

  其实只要爆炸威力够大,任何会产生高温的【无极荣耀】爆炸都是【无极荣耀】可以造成蘑菇云的【无极荣耀】,因为蘑菇云的【无极荣耀】本体其实是【无极荣耀】热气流的【无极荣耀】上升卷着火焰和尘土造成的【无极荣耀】一种现象,并不是【无极荣耀】说只有核武器才会弄出蘑菇云。

  我这边刚刚和那个雷牙妖王说完立刻就收回手从后面抱住了晶晶,同时启动自己的【无极荣耀】防护魔法。虽然晶晶的【无极荣耀】圣盾防御力惊人,但那毕竟是【无极荣耀】一整瓶高浓缩的【无极荣耀】液化魔晶蒸汽,这东西可是【无极荣耀】只要钢笔头那么点大的【无极荣耀】一小管就能在战列舰的【无极荣耀】装甲上开个能跑火车的【无极荣耀】大洞的【无极荣耀】。现在这瓶比家里的【无极荣耀】暖水瓶还要大一圈,你算算里面能装多少液化魔晶蒸汽?那威力想一想也就能知道咯大概了。

  在这么近的【无极荣耀】距离引爆液化魔晶蒸汽炸弹,我当然是【无极荣耀】不敢托大了。虽然没必要使用绝对屏障,但是【无极荣耀】单靠圣盾还是【无极荣耀】有点不放心,因此我不但让晶晶使用了圣盾防御,而且还在我们周围刷了三层防护罩,即便我不太擅长这个法术,但毕竟等级在那摆着,用出来的【无极荣耀】话防御力还是【无极荣耀】很可观的【无极荣耀】。

  果然,爆炸的【无极荣耀】冲击波第一时间就将我的【无极荣耀】三道防护罩全给吹没了,感觉就好像是【无极荣耀】用吹风机吹肥皂泡一样,防护罩甚至连抵抗一下都做不到就不见了。还好晶晶的【无极荣耀】圣盾给力,加上我的【无极荣耀】防护罩好歹抵消了一部分冲击力,因此我们下一秒就飞了出去,但至少晶晶还是【无极荣耀】死死的【无极荣耀】顶着盾牌没有失去平衡,而且我们虽然飞起来了,但并不是【无极荣耀】直接被吹飞,而是【无极荣耀】相对比较缓慢的【无极荣耀】被推开,没有直接被炸的【无极荣耀】不知去向。

  和我们这边情况差不多,真红和金币的【无极荣耀】联合防护最终也挡住了爆炸,只是【无极荣耀】两个人一样被吹飞了。松本正贺他们虽然启动的【无极荣耀】晚一点,但因为人多,刷的【无极荣耀】防护罩层数比较多,所以比她们俩还要好一点,只是【无极荣耀】被掀飞了出去而已,没有受到多大伤害。至于那些妖王们,他们就要稍微凄惨一点了。一层防护罩根本挡不住这种冲击,因此他们全都中招了,只是【无极荣耀】在击破防护罩之后这个威力已经不是【无极荣耀】很强了,只是【无极荣耀】让他们受了些皮外伤,外加弄得一个个灰头土脸的【无极荣耀】。

  毕竟都是【无极荣耀】妖王,只要有准备,单靠液化魔晶蒸汽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真正把他们怎么样的【无极荣耀】,能造成现在这个局面多半还是【无极荣耀】他们不明情况的【无极荣耀】原因在里面。

  这边爆炸刚一结束,我就迅速收回晶晶并找到了真红和金币然后站到一起,而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些妖怪也是【无极荣耀】纷纷从各个地方走了回来。虽然都被掀飞了,但是【无极荣耀】其实都飞的【无极荣耀】不远,毕竟只是【无极荣耀】一罐液化魔晶蒸汽而已。

  “哥……哥……!”之前的【无极荣耀】妖精公主这个时候也跑了回来,而且她一回来就直接冲进了爆炸现场疯狂的【无极荣耀】寻找了起来。刚才的【无极荣耀】事情她虽然也猜到了情况。但是【无极荣耀】太突然了,所以她也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炸飞了。现在返回来她当然是【无极荣耀】第一时间去找她哥,也就是【无极荣耀】雷牙妖王。

  事实上对于她能否找到雷牙妖王我一点也不怀疑。对方毕竟是【无极荣耀】妖王,要是【无极荣耀】一罐液化魔晶蒸汽就给解决了,那也太弱了一点吧?那家伙现在肯定没死,当然受伤是【无极荣耀】肯定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肯定不会是【无极荣耀】多致命的【无极荣耀】伤害,最多也就是【无极荣耀】会影响到战斗力而已,不可能直接炸死的【无极荣耀】。

  果然,妖精公主很快就看到一处燃烧的【无极荣耀】碎木片突然滑向了两边。然后浑身焦黑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从里面站了出来。这家伙现在的【无极荣耀】样子看起来相当的【无极荣耀】渗人。倒不是【无极荣耀】说他现原形了,而是【无极荣耀】他现在已经没人形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整个右半边脸都不见了,直接就是【无极荣耀】半个骷髅脸在那里,能直接看到眼球和牙齿舌头都露在外面。肌肉什么的【无极荣耀】全都没了。另外。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右手明显短了半截。现在只到手肘部位再往前一点点的【无极荣耀】位置就没有了,手掌连着大半个前臂部分都不知所踪。除此之外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右胸这边也是【无极荣耀】一片焦黑,而且还塌陷了下去一大块。明显肋骨骨折了,而且面积很大。

  如果是【无极荣耀】个人类被弄成这样,那根本连抢救都不用了。全身百分之七十以上面积烧伤,大面积软组织和肌肉群丢失,胸腔等多处部位骨折,且多个内脏严重震伤,伴有多处内出血。这里面不管哪一个都可以轻松的【无极荣耀】要人命,而现在雷牙身上全都占齐了。不过,他是【无极荣耀】妖怪,而且是【无极荣耀】个妖王。就在他站起来之后,这些伤势就在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高速复原,你甚至能看到红色的【无极荣耀】肌肉从焦黑的【无极荣耀】皮肤下面伸出来在空中连接在一起,然后贴合到骨骼上形成新的【无极荣耀】机体组织。不过,虽然伤口在复原,但是【无极荣耀】断肢似乎是【无极荣耀】不能再生的【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手肘那里仅仅是【无极荣耀】脱掉了焦黑的【无极荣耀】外壳,然后肌肉组织就迅速在断臂出愈合并长出皮肤将伤口完全合拢了,只是【无极荣耀】前面的【无极荣耀】那截手臂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没了。

  事实上雷牙妖王能有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应该庆幸了,要是【无极荣耀】他刚才没有问我为什么笑,而我也没介意告诉他我掉包了那个瓶子,估计现在他会更惨。要知道在我回答之前他可是【无极荣耀】好像抱着毛绒玩具的【无极荣耀】小孩子一样抱着那个瓶子的【无极荣耀】,当时那东西就被他夹在脖子和肩膀之间,而且贴着胸口用双手环抱着。你说要是【无极荣耀】用那种姿势爆炸,这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脑袋还能在脖子上吗?他现在之所以少了一条手臂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最后时刻发现不对想要将炸弹扔出去,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手臂刚把炸弹挥舞到极限,手指还没松开就爆炸了。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他的【无极荣耀】胳膊没了的【无极荣耀】原因。当然,这样做至少保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毕竟他当时等于是【无极荣耀】抓着瓶子将其伸到了最远的【无极荣耀】位置,这总比抱在怀里爆炸好多了。

  “雷牙妖王。我今天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报着很大诚意来和你谈判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态度实在是【无极荣耀】让人无法接受。难道抢劫客人的【无极荣耀】财务就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待客之道?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更何况我们是【无极荣耀】和平交易,你居然打算杀人越货,这个位面太不应该了吧?”

  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无极荣耀】要占据〖道〗德的【无极荣耀】制高点,毕竟现场不是【无极荣耀】只有雷牙妖王一个妖怪,其他妖怪的【无极荣耀】态度都还不确定的【无极荣耀】前提下我需要尽量修正自己的【无极荣耀】形象,这样那些妖王帮助我的【无极荣耀】可能性就会稍微高一点。当然,我觉得他们其实帮助雷牙妖王的【无极荣耀】可能性更高,毕竟他们都是【无极荣耀】〖日〗本的【无极荣耀】妖王,而我们只是【无极荣耀】今天才认识,帮理不帮亲是【无极荣耀】人之常情,妖怪也一样。虽然雷牙妖王和这些妖怪既不是【无极荣耀】亲人也未必就是【无极荣耀】朋友,但相比之下他们的【无极荣耀】关系总比我要近一些吧?所以说,我这也就是【无极荣耀】个预备措施,也没指望真有多少妖王帮理不帮亲的【无极荣耀】跟我一起对付雷牙妖王。

  虽然我这么做了,但是【无极荣耀】雷牙妖王得行为就稍微意外了点。他居然没有颠倒黑白,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说道:“哼哼,我们白龙山的【无极荣耀】规矩就是【无极荣耀】吃进嘴里的【无极荣耀】绝不会再吐出来,既然你让我看到了那东西,那就怪不得我了。”

  “难道你们妖魔都是【无极荣耀】为了利益什么底线都不管的【无极荣耀】吗?”我大声质问道。当然,虽然我是【无极荣耀】对着雷牙妖王说的【无极荣耀】。但其实是【无极荣耀】在问其他的【无极荣耀】妖王。这就是【无极荣耀】站队的【无极荣耀】时候了,需要他们做出抉择。当然,我是【无极荣耀】不会让他们直接站过去的【无极荣耀】,现在不过是【无极荣耀】看下这些药王的【无极荣耀】反应以确定他们的【无极荣耀】行为模式,不管他们是【无极荣耀】重利还是【无极荣耀】重信,只要不是【无极荣耀】重情就行了。我都有办法让他们站到我这边来。

  我这边话一出,那些妖王立刻就思考了起来,而那边的【无极荣耀】雷牙妖王也是【无极荣耀】停了下来等待他们的【无极荣耀】选择,毕竟这些药王虽然没人是【无极荣耀】他对手,即便是【无极荣耀】他现在受伤。也照样能搞定这些家伙。但那是【无极荣耀】单对单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现场只有任意两个妖王联手。他就绝不是【无极荣耀】对手了,而现在这里还有这么多妖王,因此他们的【无极荣耀】决定非常重要。

  不过,这边的【无极荣耀】妖王们都还没拿定主意。倒是【无极荣耀】有个人先蹦出来了。

  “雷牙妖王。我支持你。”鬼手信长突然冲到了雷牙妖王身边。之前一直被忽略。现在好不容易我们和雷牙妖王谈崩了,他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就站到了雷牙妖王那边去了。这还不算完,鬼手信长站过去之后居然还对着松本正贺喊道:“松本正贺。你还傻站着干什么?现在不帮助雷牙妖王共同对敌难道你还想帮紫日不成?”

  鬼手信长这个傻瓜居然以为自己抓住了大义,殊不知松本正贺实力上或许只比他强一点,智力上却是【无极荣耀】甩他十条街不止。面对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松本正贺只是【无极荣耀】稍微沉吟了一下就开口对着雷牙妖王问道:“雷牙妖王,对付完紫日之后您是【无极荣耀】打算就此让部下们撤回来,还是【无极荣耀】继续攻击支点城呢?”

  雷牙妖王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无极荣耀】斜眼看了松本正贺一眼并发出了“哼”的【无极荣耀】一声。这个意思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我怎么可能放过他?等干掉他之后,我就会带人灭了那个什么支点城。”虽然只是【无极荣耀】用鼻子“哼”了这么一下,但雷牙妖王确确实实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而松本正贺和周围的【无极荣耀】妖王也都明白了。当然,现场也有没明白的【无极荣耀】,比如说鬼手信长。

  面对这样的【无极荣耀】回答,松本正贺无奈的【无极荣耀】摇头道:“雷牙妖王,既然您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态度,那我只能说对不起了。尽管我们和冰霜玫瑰盟是【无极荣耀】死敌,但如今的【无极荣耀】局势实在是【无极荣耀】不允许我去和他们作战。或许我会因此失去〖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支持,或许我将因此身败名裂,但那又如何?我又不是【无极荣耀】没有身败名裂过,了不起回到原点罢了。但是【无极荣耀】,即便是【无极荣耀】身败名裂,我也不能让我大〖日〗本帝国的【无极荣耀】利益受损。我们可以身败,但绝不能心败。今天,我将和紫日并肩作战,不是【无极荣耀】为了〖中〗国人,而是【无极荣耀】为了我大〖日〗本帝国的【无极荣耀】未来。”

  “好你个松本正贺,你果然是【无极荣耀】和紫日穿一条裤子的【无极荣耀】。我早就怀疑你了,今天总算是【无极荣耀】露出你的【无极荣耀】真面目了。哈哈,刚刚我已经用记忆水晶记录下来你的【无极荣耀】话了,回去我就放出去让大家都看看你的【无极荣耀】嘴脸。”

  听到鬼手信长这样的【无极荣耀】叫嚣,我低头无奈的【无极荣耀】笑着摇了摇头,同时故意用不大不小的【无极荣耀】声音说道:“智力果然是【无极荣耀】硬伤啊!”

  “紫日,你说什么怪话呢?”鬼手信长当然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因为我本来就是【无极荣耀】说给他听的【无极荣耀】。

  听到鬼手信长这样叫嚣,我只是【无极荣耀】冷笑了一声,而站我身边的【无极荣耀】真红则是【无极荣耀】忍不住说道:“鬼手信长你个白痴。松本正贺今天会帮助我们是【无极荣耀】因为单就这个事情来说,我们的【无极荣耀】利益是【无极荣耀】相同的【无极荣耀】。如果让雷牙妖王胜利了,我们冰霜玫瑰盟和你们〖日〗本都会蒙受损失。松本正贺不惜放弃自己的【无极荣耀】名誉也要帮助我这个〖日〗本玩家心目中的【无极荣耀】大恶魔,这是【无极荣耀】已经做好准备舍身取义了。如果〖日〗本玩家不认同他,觉得他帮了我们〖中〗国人,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敌人,那只能说全〖日〗本的【无极荣耀】玩家都是【无极荣耀】白痴。不过说实话,我挺担心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因为虽然是【无极荣耀】敌人,但我觉得你们〖日〗本不大可能全都是【无极荣耀】这种智商的【无极荣耀】人,所以我怀疑松本正贺很可能不但不会被〖日〗本玩家抛弃,反而会更加的【无极荣耀】被爱戴。”我说着又转向松本正贺说道:“松本正贺,虽然我们是【无极荣耀】敌人,但是【无极荣耀】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无极荣耀】个了不起的【无极荣耀】对手。不像某些人,脑袋里面都不知道装的【无极荣耀】什么东西。”

  “紫日你才是【无极荣耀】脑袋里装狗屎呢!”鬼手信长在那边直接骂了起来。今天他的【无极荣耀】行为明显有点反常,不过这个才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因为他今天在这边连续的【无极荣耀】被我们忽略和欺负,可以说情绪已经不太正常了,所以行为过激一些反倒是【无极荣耀】正常反应。估计等回头冷静下来,他自己都会觉得今天的【无极荣耀】行为很愚蠢的【无极荣耀】。当然,现在他是【无极荣耀】不会注意到这些的【无极荣耀】。人在情绪失控的【无极荣耀】时候干点蠢事实在是【无极荣耀】再正常不过了。

  面对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谩骂,我只是【无极荣耀】扫了他一眼,然后也不搭理他,直接扫视了一圈其他的【无极荣耀】妖王,然后问道:“好了,各位妖王今天是【无极荣耀】打算坚守道义,还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相信利益呢?”

  “既然松本君都站到了你那边,我又怎么能不跟着呢?”之前帮助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那个女妖居然第一个表态了,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表情却是【无极荣耀】变得相当奇怪。事实上现在我们这边几个玩家的【无极荣耀】表情都很奇怪,因为那个女妖的【无极荣耀】行为明显是【无极荣耀】偏帮松本正贺,这就好像是【无极荣耀】看上了他一样。这么说来的【无极荣耀】话……难道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隐藏属性是【无极荣耀】御姐杀手不成?这种八卦平时可是【无极荣耀】不多见啊!可惜现在气氛不对,没法仔细研究一下了。

  这边有了榜样,剩下的【无极荣耀】妖王也就立刻动了起来开始站队,只是【无极荣耀】结果稍微有点意外。(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