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三百零五章 悲催的【无极荣耀】天极盟

第三百零五章 悲催的【无极荣耀】天极盟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尽管玫瑰是【无极荣耀】知道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的【无极荣耀】,但我这次是【无极荣耀】来这边调查情况的【无极荣耀】,突然通知她占领了一座城市让她派人来接收,这个确实是【无极荣耀】有点意外。不过还好,简单的【无极荣耀】解释了一下之后玫瑰也就明白我为什么要占领这里了。

  其实占领占领这座城市是【无极荣耀】有多重考虑的【无极荣耀】,一方面自然是【无极荣耀】因为现在韩国的【无极荣耀】局势明显很乱,需要我们行会介入一下,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前线补给站,毕竟从国内到这边还有有点远的【无极荣耀】。玩家自己有长枪代步速度还可以接受,但问题是【无极荣耀】NPC不行啊。而且那些战争物资什么的【无极荣耀】来回转运也是【无极荣耀】个麻烦。正因为这些讨厌的【无极荣耀】问题,所以前进基地就成了必要的【无极荣耀】存在。

  这其二吗……其实还是【无极荣耀】为了好处。这个城市现在被一个低级行会掌握,等于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儿童拿着一块鸭蛋大的【无极荣耀】钻石。所谓怀璧其罪,这个行会没有足够的【无极荣耀】实力却买下了一处位于三国海上航道交汇点上的【无极荣耀】要塞化岛屿,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概念?没实力的【无极荣耀】话你自己躲到一边去,自然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可你不但蹦出来了,而且还钉在了兵家必争之地上。你说这不是【无极荣耀】找打吗?说实话,就算我不来抢这个岛,之后这地方也绝对不会在这个行会手里握多久,毕竟这个地方太铭感了,谁从这里过都会注意到。

  至于我的【无极荣耀】第三方面考虑,这个主要还是【无极荣耀】考虑到以后松本正贺所安排的【无极荣耀】那个拓展计划。

  之前我们就和松本正贺制定了一套拓展计划,就是【无极荣耀】将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战斗欲望向北引导,让他们不要老是【无极荣耀】盯着中国大陆这边,将其战斗力引导到韩国那边,然后让日本玩家占领韩国,接着再一路向北,去找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麻烦。这样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就有了一个宣泄口,而松本正贺所谓的【无极荣耀】曲线救国计划也得到了证实,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一举多得。当然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从此以后俄罗斯玩家就没办法一心一意的【无极荣耀】找我们的【无极荣耀】麻烦了,毕竟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无极荣耀】日本需要提防着。

  当然,以上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长远利益,就本次占领这个城市的【无极荣耀】第三条原因来说,我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为松本正贺安排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无极荣耀】目标。

  之前松本正贺虽然和日本玩家说了将战斗方向转向韩国是【无极荣耀】为了日本的【无极荣耀】未来暂时积蓄力量,不和我们硬碰硬,但这个归根结底还是【无极荣耀】一张画在纸上的【无极荣耀】大饼。某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级人员确实是【无极荣耀】相信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这个大饼,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目光更加长远,能够看到这个大饼的【无极荣耀】诱惑,可是【无极荣耀】相对来说,那些普通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个战略的【无极荣耀】意义。尽管这些玩家因为各自所属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都认同了这个计划而不得不跟着这个计划走,但这毕竟不是【无极荣耀】长久之计。如果这些底层的【无极荣耀】玩家全都不认同这个计划,单靠上面这些高层玩家的【无极荣耀】命令去强行扭转他们的【无极荣耀】行为,那么时间一长必然是【无极荣耀】会产生抵触情绪,乃至引发叛乱。所以说,群众基础在任何国家都是【无极荣耀】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

  我占领这个岛屿,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让松本正贺去收拢那些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心。你让松本正贺去和那些底层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说什么大战略,人家根本听不懂,再说这种战略层面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可以拿出来到处宣扬的【无极荣耀】吗?所以松本正贺他们是【无极荣耀】既不能解释,也解释不清。那么最简单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不要解释了,直接拿出普通玩家一看就明白的【无极荣耀】东西,这样才能最简单有效的【无极荣耀】收服那些底层玩家的【无极荣耀】心。

  现在这个岛就是【无极荣耀】这样一个东西。按照我的【无极荣耀】计划,我们现在将开始插手韩国事务,而这个岛将作为我们的【无极荣耀】前进基地,而在我们完成韩国势力的【无极荣耀】调整之后,松本正贺就可以带着日本玩家来攻击这个岛屿了。不管这个岛屿在哪里,他终归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东西,松本正贺让日本玩家攻击这个岛屿就可以向那些行会会长证明说:“你看,我们正在破坏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韩国战区行动。”而对于底层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他们也确实是【无极荣耀】和我们冰霜玫瑰盟交手了,这样他们就能认识到,自己正在反抗我们冰霜玫瑰盟,他们就会认为松本正贺确实是【无极荣耀】在带着他们向着对抗中国的【无极荣耀】道路上前进,也就不会产生什么抵触情绪了,反而还会提高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威望。

  所以说,这个岛屿占领下来可谓是【无极荣耀】意义重大,就算今天我不把它打下来,回头也必然是【无极荣耀】需要行会里派人来攻占的【无极荣耀】。不过既然我来了,那就没必要那么麻烦了,顺手搞定这个岛屿倒是【无极荣耀】省了很多麻烦事。

  虽然大型城市的【无极荣耀】占领需要很多人才能搞定,但最初步的【无极荣耀】占领肯定是【无极荣耀】用不到多少人的【无极荣耀】。玫瑰也知道我肯定不能长时间的【无极荣耀】呆在这里,所以就派了一些人先行过来和我替换。反正城市已经被镇压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就是【无极荣耀】看着城市别出什么乱子就行,也不需要多少战斗力。

  来交接的【无极荣耀】人到了之后我简单大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这个城市,因为在等待他们来的【无极荣耀】过程中我已经从城市里的【无极荣耀】几个愿意妥协的【无极荣耀】玩家那里问到了天极盟的【无极荣耀】情况。

  现在的【无极荣耀】天极盟就像无极会的【无极荣耀】会长说的【无极荣耀】已经被赶到了山里,但是【无极荣耀】具体位置并不清楚,据说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之前在韩国比较强势,所以得罪了不少人,现在行会内乱,想趁机来报仇的【无极荣耀】人自然不在少数。朴银估计也知道这个情况,所以直接连那些收入较好的【无极荣耀】交通重镇都放弃了,果断的【无极荣耀】搬进了深山老林。那种地方的【无极荣耀】城市虽然收入微薄,但同样的【无极荣耀】也正因为人流少收入少,所以反而不容易引起仇家注意。

  我从那些愿意妥协的【无极荣耀】玩家那里打听到的【无极荣耀】消息就是【无极荣耀】天极盟所在的【无极荣耀】那片山区的【无极荣耀】具体位置,但是【无极荣耀】具体城市在山里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觉得这个可以到地方再慢慢打听。对方是【无极荣耀】整个行会搬迁,那么多人、那么多东西,不可能做到悄无声息,只要问下附近的【无极荣耀】NPC,想找到他们并不难。

  骑着飞鸟在天上飞了不久我就直接将飞鸟收了起来换上了夜影。虽然飞鸟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可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他太快了,所以没法用来找东西,地面上的【无极荣耀】东西用飞鸟的【无极荣耀】速度几乎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一闪而过。那座城市虽然应该比较好找,可毕竟是【无极荣耀】山城,万一因为山峰或者林木的【无极荣耀】遮挡错过去了可就麻烦了。所以我最终还是【无极荣耀】选择放弃了那个飞鸟的【无极荣耀】速度而改用夜影代步。

  夜影的【无极荣耀】飞行速度虽然不如飞鸟,但其实他的【无极荣耀】速度并不慢,只是【无极荣耀】不能超音速飞行而已。骑着夜影到达那片山区之后我首先找到了一座小村庄。从天上看这应啊是【无极荣耀】进山的【无极荣耀】必经之路,因为山上的【无极荣耀】道路似乎都是【无极荣耀】在这里汇聚的【无极荣耀】。

  降落在村庄外面之后我就骑着夜影进了村子。这边的【无极荣耀】玩家并不多,我从外面进来一路上只碰到一个出村的【无极荣耀】玩家,而村子里面也没有多少玩家,毕竟天极盟之所以搬到这里来就是【无极荣耀】看上了这里人少,所以要是【无极荣耀】我在这里看到大批的【无极荣耀】玩家那就证明他们的【无极荣耀】仇家找上门来了,而现在这样只能说明对方还没找到或者说是【无极荣耀】还没打算找天极盟的【无极荣耀】麻烦。

  能在这么落魄的【无极荣耀】小村庄混的【无极荣耀】玩家当然不可能是【无极荣耀】什么牛叉人物,事实上一般这种人迹罕至的【无极荣耀】小地方的【无极荣耀】玩家都是【无极荣耀】一些不太重视练级的【无极荣耀】玩家,当然不排除偶尔有些是【无极荣耀】因为特殊原因呆在这种地方的【无极荣耀】。不过正常情况来说,这种地方的【无极荣耀】玩家大多都比大城市的【无极荣耀】玩家要随和一些,毕竟看上这里的【无极荣耀】人多半都是【无极荣耀】喜欢这里清幽的【无极荣耀】环境,而喜欢清幽环境的【无极荣耀】人脾气自然都是【无极荣耀】很好的【无极荣耀】。

  “请问一下有人在这附近见过天极盟的【无极荣耀】人吗?”因为村庄很小,所以我也没有单独找某个人打听,而是【无极荣耀】站在了村子中央的【无极荣耀】那个十字路口大声喊道。这村子里一共就只有两条路,它们交汇的【无极荣耀】地方就是【无极荣耀】这个十字路口。因为这里是【无极荣耀】村子里人流最密集的【无极荣耀】地方,所以我这一嗓子立刻引起了周围很多人的【无极荣耀】注意。当然,这个所谓的【无极荣耀】很多人其实加一块也不到二十人,而且其中只有五六个是【无极荣耀】玩家,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NPC。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喊声,一个看起来起码有六十岁的【无极荣耀】老头忽然开口问道:“你是【无极荣耀】来找他们报仇的【无极荣耀】?”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老头,然后从夜影背上跳了下来。不管怎么说骑在马背上和别人说话都是【无极荣耀】不礼貌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敌人也就算了,这个只是【无极荣耀】路人,而且年纪这么大,自然是【无极荣耀】不能太没礼貌。

  “你好,我是【无极荣耀】朴银会长的【无极荣耀】朋友,不是【无极荣耀】来找麻烦的【无极荣耀】。请问你知道他们在哪吗?我知道他们在这附近的【无极荣耀】山里,但是【无极荣耀】不知道具体位置!”

  “你是【无极荣耀】朴银会长的【无极荣耀】朋友?”老头明显不太相信的【无极荣耀】样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才问道:“你怎么证明你不是【无极荣耀】来找麻烦的【无极荣耀】?”

  “这个……我要是【无极荣耀】来找麻烦的【无极荣耀】你觉得我会这样客气的【无极荣耀】和你说话吗?应该早就上去一脚把你踹倒然后踩着你的【无极荣耀】胸口逼问他们的【无极荣耀】位置了吧?”

  老头想了想却是【无极荣耀】摇头道:“就算是【无极荣耀】来找麻烦的【无极荣耀】也不会对我这么无礼吧。毕竟我也是【无极荣耀】长辈啊!”

  韩国人的【无极荣耀】礼仪和日本人差不多,都是【无极荣耀】继承自中国古代的【无极荣耀】礼仪,不过到了后期我们自己把很多礼仪都丢光了,反倒是【无极荣耀】韩国人和日本人保留的【无极荣耀】挺完整——尽管发展的【无极荣耀】稍微有点走形。

  我想了想以韩国这边的【无极荣耀】礼仪,对老年人动手也确实是【无极荣耀】很失礼的【无极荣耀】行为,所以老头说的【无极荣耀】也确实是【无极荣耀】没错,不过他要证明我却是【无极荣耀】为难了。这朋友要怎么证明啊?夫妻之间还可以开个结婚证,可是【无极荣耀】朋友之间也没听说有朋友证这种东西啊?

  “那什么……你让我证明我也没法证明啊。这朋友就是【无极荣耀】朋友,要怎么证明啊?”

  老头似乎也是【无极荣耀】意识到了貌似还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好证明,不过他稍微想了一下就说道:“不能证明也没事,你要真是【无极荣耀】会长的【无极荣耀】朋友就在这里稍微等会,我有办法知道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会长的【无极荣耀】朋友。”

  “需要等多长时间?”

  “几分钟就好。”

  “那没问题,你快点证明吧。”

  老头没有马上行动,而是【无极荣耀】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身份来历是【无极荣耀】什么啊?”

  “我叫紫日,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我说着指了下左胸口那朵冰霜玫瑰的【无极荣耀】立体标志说道:“这个会标你应该知道,只有会长的【无极荣耀】标志是【无极荣耀】立体的【无极荣耀】,行会管理层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浮雕,普通会员是【无极荣耀】平面的【无极荣耀】。”

  老头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名字先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随后多看了我两眼,最后才问道:“你可不可以把头盔拿掉让我看下你的【无极荣耀】脸啊?”

  听到这话我才突然反应过来。之前在天上飞的【无极荣耀】时候我闲高空气流太冷,所以把面罩放下来了。不过因为龙魂套装的【无极荣耀】舒适性太高,面具上面还带有视觉辅助系统,所以带着带着酒忘记面罩是【无极荣耀】放下来的【无极荣耀】状态了,现在听到对方问才想起来自己的【无极荣耀】脑袋真个都是【无极荣耀】被包起来的【无极荣耀】。赶紧将面罩掀开,然后抱住头盔摘了下来,将脑后的【无极荣耀】长发甩开,我重新看向那个老头说道:“抱歉,之前忘记了!”

  老头有些目瞪口呆的【无极荣耀】看着我愣了两秒才突然反应过来说道:“不用证明了,我认得你。你就是【无极荣耀】那个紫日。果然是【无极荣耀】和我儿子说的【无极荣耀】一样,比我儿媳妇还漂亮!”

  听到老头的【无极荣耀】话我就忍不住一脑门子黑线,啥叫比你媳妇还漂亮啊?有这么比的【无极荣耀】吗?

  老头也听不到我的【无极荣耀】心声,继续说道:“真没想到你会来。不过我知道你,你的【无极荣耀】行会确实是【无极荣耀】天极盟的【无极荣耀】盟友,我可以带你进山。”

  说到正事我也就不再纠结老头的【无极荣耀】话了,直接说道:“那太好了,我们快点进山吧。我在这边都找了好久了!”

  老头点点头道:“可以是【无极荣耀】可以,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恐怕不行。”

  我诧异的【无极荣耀】看向老头问道:“为什么?”

  老头指了指天空道:“这天已经完全黑了,现在山里的【无极荣耀】各中怪物活动会比较频繁,我们现在进山会被袭击的【无极荣耀】!”

  “这山里有五六千级以上的【无极荣耀】BOSS?”

  “五六千级?”老头夸张的【无极荣耀】叫道:“这里要有那么厉害的【无极荣耀】怪物我们哪里敢在这里修村庄?这里面最厉害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种两千级的【无极荣耀】妖物,很厉害的【无极荣耀】。”

  “那怕什么?”

  “两千级的【无极荣耀】妖物还不值得怕吗?”

  “有必要怕吗?”

  我们俩就这么互相盯着对方僵持了一会之后我突然一抬手,一道红光飞出,村子外面的【无极荣耀】山道上立刻传来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片吱吱嘎嘎的【无极荣耀】声音,十几棵参天巨木整齐的【无极荣耀】向着一个方向倒了下去,留出了一条开阔的【无极荣耀】通道。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看到村子外那条新被开出来的【无极荣耀】通道,老头总算是【无极荣耀】肯带我进山了。他之前无非也就是【无极荣耀】担心怪物的【无极荣耀】问题,但是【无极荣耀】看了我刚才的【无极荣耀】随手一击他就明白我其实比怪物厉害多了,所以没必要怕怪物。

  一路上随着我们的【无极荣耀】聊天我才知道这个老头其实不是【无极荣耀】天极盟的【无极荣耀】人,至少按照系统判定他不是【无极荣耀】天极盟的【无极荣耀】人,当然,如果按照人情世故来说,他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天极盟的【无极荣耀】人,只是【无极荣耀】没有入会而已。

  老头实际上有个儿子在天极盟,那小子也是【无极荣耀】天极盟的【无极荣耀】正式会员,而且在天极盟出了那个叛乱之后,他的【无极荣耀】儿子依然鉴定的【无极荣耀】跟着朴银他们跑到了这里。此后天极盟在山里找到一处荒废的【无极荣耀】城市并加以休整,然后重新拥有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会城市,也是【无极荣耀】目前天极盟的【无极荣耀】唯一行会城市。但是【无极荣耀】,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的【无极荣耀】叛乱造成的【无极荣耀】,朴银和她手下的【无极荣耀】那些人都觉得即便是【无极荣耀】躲在山里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的【无极荣耀】安全,所以这些人就在左思右想之后决定在进山的【无极荣耀】路口设置一个类似于岗哨一样的【无极荣耀】存在。

  岗哨虽然好安排,但要不被发现其实很难,所以在一番思考之后就想到了这个办法。由老头的【无极荣耀】那个儿子将自己老爹拉到这边来常驻,然后顺便充当暗哨。因为老头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那种战斗类的【无极荣耀】玩家,而且也没有行会归属,住在这样的【无极荣耀】小村庄那是【无极荣耀】非常正常的【无极荣耀】。事实上因为《零》这个游戏拥有睡眠辅助系统,所以很多老人都会利用游戏系统来辅助睡眠,毕竟这东西不像安眠药有副作用,这个辅助系统是【无极荣耀】不会伤害人体的【无极荣耀】。这些老人为了进游戏睡觉,自然就要有账号,而有了账号之后也不可能每次都是【无极荣耀】一上线就睡觉,总是【无极荣耀】会四处看看走走。而且因为在游戏里虽然这些老人设置的【无极荣耀】身体依然是【无极荣耀】老人,但毕竟是【无极荣耀】游戏人物,体力方面比现实中要好很多,再加上游戏里的【无极荣耀】环境也比现实中好,所以很多老人就在游戏里常驻了。他们不打仗,但是【无极荣耀】经常会到处旅游,而且有时候会在某些村庄之类的【无极荣耀】地方定居一段时间。这种样的【无极荣耀】老人在游戏里很多,所以在这个村庄中碰上一个也很正常,根本不会有人怀疑。而如果有人经过这里,并且表现出对天极盟的【无极荣耀】敌意,老头就会立刻下线直接在现实中告诉他儿子,然后他儿子就能告诉天极盟的【无极荣耀】人进行准备。这种方法可谓是【无极荣耀】无懈可击的【无极荣耀】,毕竟老头是【无极荣耀】非战斗类玩家,只要不出村庄,别人根本没法影响他的【无极荣耀】下线决定,毕竟非战斗类玩家是【无极荣耀】不存在战斗状态判定的【无极荣耀】,不像正常玩家战斗状态下线只有意识脱离,游戏人物的【无极荣耀】身体还在游戏里,照样可以被杀被抢装备,所以一般玩家是【无极荣耀】不敢在战斗中下线的【无极荣耀】,而非战斗类玩家就不担心这个,反正他们被杀了也不会损失多少东西。

  当然,这也不是【无极荣耀】说非战斗类玩家就可以用自己的【无极荣耀】特殊身份去干扰战斗玩家的【无极荣耀】正常战斗了,系统对这个还是【无极荣耀】有限制的【无极荣耀】,你要是【无极荣耀】故意仗着自己不是【无极荣耀】战斗玩家就去当间谍刺探情报什么的【无极荣耀】,对方照样有办法对付你。不过像是【无极荣耀】这种当暗哨的【无极荣耀】问题确实是【无极荣耀】无解的【无极荣耀】,而且隐蔽性超高,只要那个非战斗玩家自己别露马脚,一般都不可能被发现。

  在我和老头的【无极荣耀】闲聊中我们很快就进入了山区的【无极荣耀】深处。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晚上了,森林里就更黑了。外面好歹还有点月光,这森林之中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伸手不见五指,一般人在这里不借助照明工具的【无极荣耀】话几乎是【无极荣耀】寸步难行。

  老头知道林子里黑,所以早就准备了火把,不过在我的【无极荣耀】建议下已经熄掉了,而是【无极荣耀】换上了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鬼灯。

  鬼灯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之前在妖王那里遇到过的【无极荣耀】那种青红灯,是【无极荣耀】一种妖怪,本身没啥战斗力,但是【无极荣耀】辅助能力相当逆天。不过,现在鬼灯不是【无极荣耀】在扶住我作战,召唤他出来就是【无极荣耀】当路灯用的【无极荣耀】。

  和火把比起来,青红灯的【无极荣耀】光芒要略微暗淡一些,不会把你身边照的【无极荣耀】很亮,但是【无极荣耀】这种光线却不会产生任何的【无极荣耀】影子。事实上只要青红灯出现,附近你视力所及的【无极荣耀】范围内,所有的【无极荣耀】地方都会处于同一亮度状态,冰不会像火把的【无极荣耀】光芒就附近亮,远一些的【无极荣耀】地方依然一片漆黑。青红灯的【无极荣耀】光芒在开阔地甚至可以覆盖半径好几公里的【无极荣耀】范围,而且所有范围内的【无极荣耀】区域都是【无极荣耀】一个亮度,根本没有光暗变化。这种特性的【无极荣耀】好处就是【无极荣耀】可以让你清楚的【无极荣耀】看见敌人的【无极荣耀】位置而不会暴露自己,毕竟举着个火把那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个靶子啊,别人老远就能看到你火把上的【无极荣耀】光亮,而举着火把的【无极荣耀】你却根本看不到火把光芒范围外的【无极荣耀】敌人。

  不过,青红灯虽然在照明范围和能见度方面都比火把牛叉很多,但它却还有一个不疼不痒的【无极荣耀】缺点,那就是【无极荣耀】比较渗人。

  从我给这个魔宠取得名字就可以看得出来了。鬼灯,听名字就让人想到黑云遮月,林荫小道旁的【无极荣耀】孤坟以及那一点闪亮的【无极荣耀】鬼火。而实际上青红灯也就是【无极荣耀】鬼火和阴气结合之后形成的【无极荣耀】妖怪,所以说它是【无极荣耀】鬼火也不算错。但是【无极荣耀】呢,因为青红灯本身就是【无极荣耀】鬼火,所以他的【无极荣耀】光芒都是【无极荣耀】蓝中带绿的【无极荣耀】那种感觉,而且是【无极荣耀】阴森森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晚上在森林里,别说是【无极荣耀】看见鬼了,就算是【无极荣耀】正常人,被这个光芒照到,只要你脸上没有表情,板着个脸,别人一眼看上去都会觉得你是【无极荣耀】鬼。

  正因为这个光比较渗人,所以一般人就算有鬼灯也不敢拿来当灯笼用,只有我例外。当然,鉴于青红灯的【无极荣耀】罕见程度,一般人也不大可能拥有这样的【无极荣耀】魔宠就是【无极荣耀】了。

  老头对我的【无极荣耀】这个魔宠可谓是【无极荣耀】又爱又怕,虽然因为知道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所以没有太多的【无极荣耀】恐惧感,但老头实际上还是【无极荣耀】有点胆战心惊的【无极荣耀】感觉。不过,在略微害怕的【无极荣耀】同时老头还是【无极荣耀】挺喜欢这种光芒的【无极荣耀】效果的【无极荣耀】。实际上除了颜色阴森外加亮度偏低之外,这个光芒效果已经和白天的【无极荣耀】感觉差不多了。这种稳定而大范围的【无极荣耀】光照绝对比火把好用一万倍,要不是【无极荣耀】知道这东西不好弄,老头差点就打算自己也去弄一个来了。

  其实老头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鬼灯实际上是【无极荣耀】不发光的【无极荣耀】。没错,青红灯实际上是【无极荣耀】黑的【无极荣耀】,它根本就不会发出任何光线。之所以现在他感觉周围亮起了一大片,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让青红灯对他开放了灵魂感知。青红灯的【无极荣耀】那个光线其实是【无极荣耀】一种自带能力,叫做灵魂感知。这青绿色的【无极荣耀】光芒实际上灵魂之光,而我们所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都是【无极荣耀】其能量本质,而非实体的【无极荣耀】反光。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在青红灯的【无极荣耀】光芒之下看东西会觉得很多东西都有些发白的【无极荣耀】感觉,就是【无极荣耀】因为那些东西是【无极荣耀】自身在“发光”,所以亮度反而比周围空无一物的【无极荣耀】地方要亮。当然,老头至今没发现这个秘密更主要的【无极荣耀】原因是【无极荣耀】附近没有出现什么高级生物,不然他一定会发现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光团出现在自己的【无极荣耀】视线范围内。

  在灵活之火的【无极荣耀】照射下,自身实力越是【无极荣耀】强大,能级越高的【无极荣耀】物体,其光亮度就越高。这个有点类似红外夜视仪,只不过红外夜视仪的【无极荣耀】特点是【无极荣耀】温度越高的【无极荣耀】东西看起来越亮,而这个灵魂之火则是【无极荣耀】能量级别越高的【无极荣耀】东西看起来越亮。至于说我为什么没有亮瞎老头的【无极荣耀】双眼,这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让青红灯把我自己屏蔽在外了,不然老头一回头就会发现我在他的【无极荣耀】视线中就跟个人形太阳一样。

  就这样走了一段路程之后老头忽然让我等一等,然后就走到旁边的【无极荣耀】一棵大树上去敲了几下,之后我好像听到大树里面也传来了两声敲击声,接着老头又敲了几下有节奏的【无极荣耀】,感觉像是【无极荣耀】在发电报。

  老头敲完之后就带着我走到斜侧面的【无极荣耀】一棵大树旁边,然后绕到了树干背面。这棵树背对着道路的【无极荣耀】方向一个树洞,因为这里的【无极荣耀】树都高大的【无极荣耀】不像话,所以树干上的【无极荣耀】洞看起来也并不是【无极荣耀】很突兀。不过,当老头带头爬进去之后我就意识到了这居然是【无极荣耀】个秘密入口。

  天极盟的【无极荣耀】新城市确实是【无极荣耀】在山里,但并不是【无极荣耀】大家通常所理解的【无极荣耀】山里,而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和文字描述的【无极荣耀】一样,是【无极荣耀】在山的【无极荣耀】里面,是【无极荣耀】在山体内部。简单点讲就是【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个地下城,它的【无极荣耀】主体部分完全都在山体内部,就和防空洞一样。这样的【无极荣耀】城市别说在天上了,就算在地面上拉人墙去搜索都未必能发现,毕竟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无极荣耀】树洞之中居然还有地道入口啊!

  “我x,你们这是【无极荣耀】要玩地道战啊?”一边顺着那个树洞往下爬,我一边对着下面的【无极荣耀】老头说道。

  很意外的【无极荣耀】,回答我的【无极荣耀】居然不是【无极荣耀】那个老头,而是【无极荣耀】一个更加年轻的【无极荣耀】声音。“我们这也是【无极荣耀】没办法啊!现在我们天极盟得罪人太多,不藏起来的【无极荣耀】话早就不知道被推了多少次了!”

  我正在想下面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人来着,忽然就感觉自己已经够到地面了,但是【无极荣耀】上半身居然还在垂直的【无极荣耀】那个洞里。这个时候下面那人又让我转身,我只好转了过去,然后略为往下蹲了一点才发现这边有个横向通道,但是【无极荣耀】高度只有一米左右,必须要蹲下去才能在里面爬行。还好这个横向通道并不长,几下就爬到出口,钻出去之后就是【无极荣耀】正规的【无极荣耀】地道结构了。这边的【无极荣耀】高度大约有两米多一点,并不感觉太压抑,至少以我的【无极荣耀】身高还没什么影响。

  重新站起来之后我就看向了那个说话的【无极荣耀】人。这是【无极荣耀】个长相很普通的【无极荣耀】男性玩家,属于那种看过一眼你很快就会把他忘记的【无极荣耀】类型,没有啥特殊的【无极荣耀】标志,基本上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大众脸。对方在发现我看他之后稍微愣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似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而我则很奇怪他的【无极荣耀】反应,不过在看到他扶着老头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明白了过来。

  都说习惯成自然,我也免不了这个特性。这地下通道内其实根本一点光线都没有,我在下来之前就按照老头的【无极荣耀】要求把鬼灯收了起来,而进入那个树洞之后即便有光线也没用,因为通道很窄,你没法往下看,只能靠肢体的【无极荣耀】感觉去找地方借力往下一点点的【无极荣耀】爬。不过因为我有完美的【无极荣耀】黑暗视觉,所以我习惯性的【无极荣耀】忘记了这里其实应该是【无极荣耀】看不见东西的【无极荣耀】。那个老头下来之后就一直扶着墙不动,而刚刚因为我已经下来了,对方准备带老头一起走才扶住了他,不过他显然也是【无极荣耀】有黑暗视觉的【无极荣耀】,不然不可能注意到我在盯着他看。他刚刚先是【无极荣耀】惊讶再缓和下来,估计是【无极荣耀】想明白了我这样的【无极荣耀】人有夜视能力其实很正常。

  对方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一挥手就示意我跟着走。从这个地方向前不到五米的【无极荣耀】地方就是【无极荣耀】一道很厚重的【无极荣耀】门帘。门帘的【无极荣耀】外层似乎是【无极荣耀】用茅草编制的【无极荣耀】,里面也不知道塞了什么,感觉挺柔软的【无极荣耀】,而且也挺重的【无极荣耀】。穿过这道门帘之后前面隔了两米就是【无极荣耀】第二道门帘,而我们一共穿过了三道门帘之后才总算是【无极荣耀】进入到了一条更加开阔的【无极荣耀】通道,而且这个通道里和前面那些黑咕隆咚的【无极荣耀】通道不一样,这里是【无极荣耀】有光亮的【无极荣耀】,只不过这里的【无极荣耀】亮度实在是【无极荣耀】很低,也就勉强能让你看到前面有没有障碍物而已。

  我估计那些门帘和这些通道的【无极荣耀】作用就是【无极荣耀】隔音和遮光,因为树洞本身虽然很隐蔽,可要是【无极荣耀】洞口有声音传出来,还有亮光,那傻瓜也知道里面有问题了。所以对方就在这里设置了好几道门帘,一来遮挡光线让下面显得一片漆黑,另一方面也挡住那边的【无极荣耀】声音,避免有耳朵比较好的【无极荣耀】人从声音上判断出这里有入口。

  这个有着暗淡光线的【无极荣耀】通道并不长,不过它却是【无极荣耀】好像南方那种九曲桥一样拐来拐去的【无极荣耀】转了好几个弯,而且每过一道弯,亮度就增加一分,等到了最后那个弯口就已经和正常灯光的【无极荣耀】亮度差不多了。

  到了这个地方那个年轻人才第一次开口说话。他首先伸出手来做出要握手的【无极荣耀】动作并同时说道:“紫日会长您能到来真是【无极荣耀】太让人激动了。会长看到你肯定会非常高兴的【无极荣耀】。”

  我一边和他我握手一边说道:“我之前去了那个无极会占领的【无极荣耀】岛才知道你们出了这么大事情。我记得当初是【无极荣耀】给你们留了通讯器的【无极荣耀】,而且不止一台,怎么你们不用那个通讯器联络我们呢?”

  这个年轻人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是【无极荣耀】行会里的【无极荣耀】高层玩家,我只是【无极荣耀】知道我们行会发生了叛乱,然后我们就被迫跑到了这里,之后好像是【无极荣耀】怎么都联络不上你们,但是【无极荣耀】具体为什么联络不上我就不知道了。”

  我想想也是【无极荣耀】,这家伙明显就是【无极荣耀】个看门的【无极荣耀】。虽说守卫的【无极荣耀】工作很重要,但不管在哪里,门卫的【无极荣耀】地位其实都是【无极荣耀】不高的【无极荣耀】,所以这个家伙肯定不是【无极荣耀】天极盟的【无极荣耀】领导层,重要信息他不知道才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

  既然他这边问不出什么,我就让他带我去见朴银,对方立刻点头同意,然后就让老头自己去找他儿子,然后带着我继续向前走。

  从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这个通道向前就是【无极荣耀】一条相当宽阔的【无极荣耀】地下通道了,这边基本上可以看到很多的【无极荣耀】人流跑来跑去,看起来还是【无极荣耀】挺忙的【无极荣耀】样子,从这边拐入另外一个通道走进去不远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力升降梯。坐着这个升降梯向下垂直下降了很长一段之后我们就到达了一个新的【无极荣耀】通道。这边的【无极荣耀】通道口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待升降梯,显然这里也挺忙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到来让这些排队的【无极荣耀】人都注意了过来,毕竟我的【无极荣耀】装备太夸张了,和周围这些灰头土脸的【无极荣耀】人比起来,我这身东西就好像穿着晚礼服站在非洲难民营里一样,那叫一个格格不入。好在被围观习惯了,我也没在意,跟着那个玩家继续前进。

  这地方实际上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类似电梯间的【无极荣耀】地方,从这里向前走不到一百米我们就出了通道,然后我发现我们进入到了一个非常巨大的【无极荣耀】地下空间。这里明显已经是【无极荣耀】地下世界了,巨大的【无极荣耀】空间虽然不至于说是【无极荣耀】无边无际,但已经非常壮观了,而在这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地下空间的【无极荣耀】底部则是【无极荣耀】一座看起来有点灰扑扑的【无极荣耀】城市。当然,城市虽然显得很是【无极荣耀】陈旧,但却充满了活力,大量的【无极荣耀】人员在期间来回的【无极荣耀】跑动,看起来一片繁忙景象。很显然天极盟搬到这里时间还不长,大家都在忙着进行城市的【无极荣耀】恢复工作,我估计这个地方的【无极荣耀】建设工作可能都还没完成,因为我发现不少地方都有那种原始的【无极荣耀】木制起重机和各种人员在忙碌着,看样子朴银他们是【无极荣耀】首先恢复了城市的【无极荣耀】主要设施让其运转了起来,然后才开始对其他部分进行逐一恢复。

  对于这种修复方式我倒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毕竟人家是【无极荣耀】碰上了内部叛乱,而且又是【无极荣耀】墙倒众人推,被追的【无极荣耀】没办法了才跑到这里来的【无极荣耀】。仓促之间当然是【无极荣耀】没法像建立新城那样慢条斯理的【无极荣耀】一步步建设完成才住进来,他们当时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再不找一座城市驻扎进去就要面临着行会降级惩罚了,所以他们是【无极荣耀】不得不如此。

  《零》中的【无极荣耀】行会有没有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会城市是【无极荣耀】一个非常重要的【无极荣耀】分水岭,如果你没有自己的【无极荣耀】城市,哪怕你的【无极荣耀】行会再怎么强大,那都没用。很多东西你都不会有,系统会对你做出很多限制,而且很多行会福利你都拿不到。这种没有自己城市的【无极荣耀】行会一般被称为自由行会,但实际上自由是【无极荣耀】自由了,却是【无极荣耀】居无定所。一般有实力的【无极荣耀】行会都会努力想要建立一座自己的【无极荣耀】城市,至少也要找一座系统城市成为其中的【无极荣耀】守护行会。

  给我带路的【无极荣耀】那家伙看到我看着位于坑底的【无极荣耀】城市发呆的【无极荣耀】时候就知道我肯定是【无极荣耀】惊讶城市的【无极荣耀】破败,所以他便开口说道:“您不要觉得这里破,能有这样一座城市在这种时刻被发现,我们已经感觉是【无极荣耀】走了大运了。要不是【无极荣耀】最后突然发现了这么一座城市,我们行会差点就变成自由行会了!”

  我点点头道:“我可以理解你们当时的【无极荣耀】处境,不过要帮你们还需要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好了,赶紧带我去见朴银,我需要问很多事情。”

  在这个玩家的【无极荣耀】引领下我很快就被带到了这个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底部,也就是【无极荣耀】城市所在地。在进入城市之后我就在观察附近的【无极荣耀】情况,通过观察可以发现,这里就和我刚刚在上面看到的【无极荣耀】一样,确实是【无极荣耀】出于半完工的【无极荣耀】状态。很多房屋都在紧急修建,甚至是【无极荣耀】一些城市里的【无极荣耀】功能建筑都没有完工,而且即便是【无极荣耀】已经开始使用的【无极荣耀】房屋也是【无极荣耀】只有一个大概的【无极荣耀】框架,里面根本没有装修,其中有一处我们路过的【无极荣耀】职业大厅,外墙上居然还有好多窟窿,大门只有个框,连门板都没有,但是【无极荣耀】照样有很多玩家和NPC进进出出,明显是【无极荣耀】已经开始运转了。这么仓促的【无极荣耀】建筑,可以想象当时情况紧急到了什么程度。

  事实上这城市内部的【无极荣耀】建筑物虽然破,但很多其实都是【无极荣耀】高级功能建筑,这一点上来看,朴银和跟随她的【无极荣耀】那些部下虽然在叛乱中被迫逃了出来,但他们的【无极荣耀】准备其实还是【无极荣耀】很不错的【无极荣耀】。

  《零》中对行会城市的【无极荣耀】认定是【无极荣耀】通过建筑核心来实现的【无极荣耀】。和现实中的【无极荣耀】建筑物不一样,《零》中的【无极荣耀】建筑物都有一个具现化的【无极荣耀】实体物品作为它的【无极荣耀】核心存在,这个东西实际上就等于是【无极荣耀】这个建筑物。如果玩家要摧毁一座建筑,需要做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摧毁这个建筑本身,而是【无极荣耀】破坏其核心。当然,这个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功能建筑,也就是【无极荣耀】系统承认的【无极荣耀】带有附加属性的【无极荣耀】那些建筑,一般的【无极荣耀】房屋是【无极荣耀】没有核心存在的【无极荣耀】。

  就好像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那个世界图书馆一样,城市里的【无极荣耀】建筑也是【无极荣耀】有级别的【无极荣耀】。这个级别是【无极荣耀】通过行会里的【无极荣耀】各种战争值和发展度以及金钱一点点的【无极荣耀】堆上去的【无极荣耀】,而高级建筑的【无极荣耀】属性往往相当牛叉,比如说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世界图书馆,那属性简直就跟BUG一样。你能想象一个法师玩家学会全套的【无极荣耀】法师技能吗?在别的【无极荣耀】行会那根本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但在我们行会,因为有世界图书馆存在,只要你有足够的【无极荣耀】钱和行会贡献就可以学完,因为世界图书馆就带这样的【无极荣耀】属性,可以超越一般的【无极荣耀】系统限制让你做到别人做不到的【无极荣耀】东西。

  正因为高级建筑的【无极荣耀】作用非常巨大,所以高级建筑的【无极荣耀】保护也是【无极荣耀】非常重要的【无极荣耀】。朴银的【无极荣耀】人显然是【无极荣耀】在撤离之前将行会主城之中大部分的【无极荣耀】建筑核心都给抢了出来,然后带到了这里。这些建筑核心只要不被破坏,是【无极荣耀】可以被拿出建筑放到别的【无极荣耀】城市的【无极荣耀】建筑之内的【无极荣耀】。如果被重新放入的【无极荣耀】建筑是【无极荣耀】个空白建筑,则放入核心后就会变成核心对应的【无极荣耀】功能建筑,而如果本身就是【无极荣耀】功能建筑,那么只要功能相同,核心就会融合,然后建筑核心会自动升级,如果功能不同则无法放入。这就有点像是【无极荣耀】武林高手传功给别人一样,那核心就是【无极荣耀】一个高手的【无极荣耀】内力,传给某个人,某个人就能变成高手,但是【无极荣耀】内力不合就没法吸收,内力一样或者没有内力的【无极荣耀】人都可以吸收。

  但是【无极荣耀】,这个里面存在一个限制。那就是【无极荣耀】核心虽然可以从建筑内取出,但是【无极荣耀】首先是【无极荣耀】被取出核心的【无极荣耀】建筑会立刻失去作用变成一个普通建筑,不再具备任何属性,其次就是【无极荣耀】核心不能以核心状态独立存在太久。

  一般来说建筑核心从被拿出来开始,最多只能存在二十四小时,一旦超过时限,核心就会开始不断降级。如果在核心降级成到一级建筑之后依然没有被安放进任何一座建筑内,则核心自动消失,也就相当于这个建筑被摧毁了。

  天极盟的【无极荣耀】那些破破烂烂的【无极荣耀】建筑之所以没有装修就开始运转,有些甚至墙上都是【无极荣耀】窟窿或者门都没有,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建筑核心等不了了。如果他们慢慢的【无极荣耀】修缮建筑,最后核心就会降级或者消失,这个损失太过巨大,所以天极盟只能是【无极荣耀】大概堆出个建筑外壳就赶紧把核心放进去了。反正建筑再简陋都不影响属性,只要必要的【无极荣耀】魔法材料齐全,魔法阵都刻画完成,有四面墙加上一个房顶,哪怕没有门,哪怕四面漏风,那都不是【无极荣耀】问题。就好像人只有能保证自己活下去之后才会去考虑活的【无极荣耀】好不好的【无极荣耀】问题一样,天极盟现在只能是【无极荣耀】先保证这些建筑存在,至于好不好看……那都是【无极荣耀】以后的【无极荣耀】问题。

  “紫日会长,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会长办公的【无极荣耀】地方。”我正在想着这里的【无极荣耀】破败建筑,那个玩家就忽然停在了一座建筑前向我说道。

  我扭头看了眼他指向的【无极荣耀】建筑,差点没笑起来。这哪是【无极荣耀】行会总部大楼啊?不知道还以为这是【无极荣耀】穴居人盖得房子呢。整个建筑纯粹就是【无极荣耀】用几块大石板拼出了个框架而已,别说门窗了,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石头搭建的【无极荣耀】帐篷吗!这也太凄惨了点吧?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