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三百一是【无极荣耀】一章 果然有内幕

第三百一是【无极荣耀】一章 果然有内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呜呜……”因为嘴里插着个枪头,根本说不出完整的【无极荣耀】句子,但是【无极荣耀】那弓箭手的【无极荣耀】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个家伙就是【无极荣耀】个死硬派,根本不打算说出任何信息来。不过既然这个家伙这么死硬,我也不介意做点不人道的【无极荣耀】事情。虽然我的【无极荣耀】过期仙丹数量也不多了,但东西就是【无极荣耀】要使用才能发挥出它的【无极荣耀】价值。堆在仓库里的【无极荣耀】那叫心理安慰,永远不使用的【无极荣耀】物资就不是【无极荣耀】物资了。

  看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样子,我直接将过期仙丹朝他嘴里扔了过去。可惜,我扔的【无极荣耀】虽然挺准,但那家伙最后时刻居然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扭头避开了我的【无极荣耀】过期仙丹,当然他为此付出的【无极荣耀】代价是【无极荣耀】被永恒钩镰枪切开了半边嘴巴并崩掉了三颗牙齿。

  “你小子还挺狠得吗。”虽然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行为按照理智分析是【无极荣耀】非常正确的【无极荣耀】,但人类有自我保护意识,伤害自身其实是【无极荣耀】个很困难的【无极荣耀】决定(脑残儿童除外,我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正常人)。之前有个很虐心很著名的【无极荣耀】系列电影,其中有个变态杀人狂,他就喜欢把人绑架到一个陌生的【无极荣耀】封闭环境中,然后设置很多机关和线索让你逃生。在整个过程中,有很多机关都是【无极荣耀】那种只要自残就可以活命的【无极荣耀】设置,比如其中有个关卡,是【无极荣耀】在一个大坑里杂乱的【无极荣耀】堆满注射器针头,然后把一个逃生门的【无极荣耀】钥匙藏在里面,只要你敢于跳下去找出钥匙就可以活命,但结果却没人敢下去。虽然大家都知道,下去的【无极荣耀】话顶多就是【无极荣耀】身上被扎出几百上千个小窟窿,疼是【无极荣耀】很疼,但要说生命危险那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还差的【无极荣耀】远,甚至于只要离开那个坑,不用一天时间身上的【无极荣耀】伤就能痊愈。但是【无极荣耀】,就因为想到跳下去的【无极荣耀】结果,所以一群人就是【无极荣耀】没人敢下去,最后还是【无极荣耀】个恶人将一个女性强行扔了下去逼迫其在里面寻找钥匙大家才得以脱身。

  从这个故事就可以看得出来,对正常人来说,要伤害自己其实是【无极荣耀】很困难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做不到,而是【无极荣耀】不敢做或者是【无极荣耀】不愿意做,你的【无极荣耀】本能会用恐惧来阻止你自己,你的【无极荣耀】理智会寻找各种理由让你自己相信伤害自己是【无极荣耀】错误决定,所以你就会放弃伤害自己。

  这个弓箭手刚刚躲避仙丹的【无极荣耀】行为确实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他为此付出的【无极荣耀】代价是【无极荣耀】将自己的【无极荣耀】嘴给撕裂了一边并损失了三颗牙齿,这和自己主动撞上敌人的【无极荣耀】武器不一样,这是【无极荣耀】纯粹的【无极荣耀】伤害不是【无极荣耀】死亡。对疼痛的【无极荣耀】畏惧决定了多数人不敢这么干,可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真的【无极荣耀】干出来了。由此可见这个家伙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非常狠心的【无极荣耀】家伙。

  不过,虽然他成功躲开了我的【无极荣耀】过期仙丹,但这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增加了他自己的【无极荣耀】痛苦以及稍微延缓了一下时间而已。我直接从夜影背上跳了下来,然后捡起那枚仙丹再次走到他的【无极荣耀】嘴边,可是【无极荣耀】那家伙居然死死抿着嘴不配合。无奈之下我只好再次动用永恒分裂成两个部分。先弄出个匕首插进他的【无极荣耀】嘴里将他的【无极荣耀】牙齿撬开,然后用剩下的【无极荣耀】永恒变成了一个开口器直接将他的【无极荣耀】嘴巴给撑了起来。

  虽然嘴巴被撑开,可是【无极荣耀】这家伙还是【无极荣耀】在剧烈的【无极荣耀】扭动身体并晃动头部,坚决顽抗。我无奈之下只好将国王和二世都召唤了出来,几个人一起上,将其死死地压住,最后由雷捏住他的【无极荣耀】脑袋不让他晃动自己的【无极荣耀】头,这才将药丸强行塞了进去。而且,为了迫使他吞咽,我不得不用永恒变成了一个小棍子直接将他的【无极荣耀】喉咙都给撬开才把仙丹塞了进去。说实话,反抗这么剧烈的【无极荣耀】玩家我这还是【无极荣耀】第一次碰上!

  尽管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反抗非常激烈,但是【无极荣耀】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抵不住我的【无极荣耀】蛮力让我将仙丹塞进了他的【无极荣耀】嘴里。在仙丹进入对方咽喉之后我立刻就松开了这个家伙,身体恢复自由之后那家伙立刻就开始努力翻了个什,然后面朝下拼命咳嗽希望把那个仙丹弄出来,但是【无极荣耀】很可惜,这是【无极荣耀】游戏不是【无极荣耀】现实。药物进入咽喉就代表被服用,并不存在消化吸收这个过程,所以吐是【无极荣耀】肯定吐不出来了。

  看着那家伙在地上翻滚我也懒得理他了,直接走过去将另外一个俘虏翻了过来。这家伙还在捂着自己肩膀上的【无极荣耀】伤口惨叫,但是【无极荣耀】我知道,那地方其实已经不疼了。游戏内的【无极荣耀】玩家体质超群,不可能像现实中那样受点伤就疼几天几个月的【无极荣耀】,这家伙的【无极荣耀】伤口虽然没有愈合,但是【无极荣耀】早就不流血了。这样的【无极荣耀】伤口肯定是【无极荣耀】已经不疼了。他这样继续在那里装的【无极荣耀】很痛苦的【无极荣耀】样子肯定是【无极荣耀】想找机会干点什么,不管是【无极荣耀】逃跑还是【无极荣耀】反抗,肯定不是【无极荣耀】好事。

  “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恢复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我说着就拿出了另外一枚过期仙丹,然后说道:“你的【无极荣耀】同伴已经废掉了,以后他注定只能是【无极荣耀】社会底层人员了。现在该是【无极荣耀】你决定的【无极荣耀】时刻了。乖乖合作,我可以把你送到别的【无极荣耀】国家。虽然可能混的【无极荣耀】比现在惨点,但绝对比他要好多了。你觉得我的【无极荣耀】建议怎么样呢?”

  地上那家伙对我的【无极荣耀】话就好像是【无极荣耀】完全没听见一样还在那里抱着自己的【无极荣耀】腿在那里滚来滚去,完全当我是【无极荣耀】空气。看到他这个反应我也有些生气了,干脆也不跟他废话了,右手一伸,永恒自动聚集成长剑形态,然后在那家伙突然反应过来准备求饶之前唰唰唰四剑将其削成了人棍,除了个脑袋,身上已经没有任何四肢的【无极荣耀】存在了。

  “既然喜欢装伤残人士,那就让你彻底变成伤残人士。你不愿意配合我的【无极荣耀】工作,这个城市里还有很多你这样的【无极荣耀】家伙,我可以抓住你们两个就能抓到更多。我就不信你们之中各个都是【无极荣耀】宁死不屈的【无极荣耀】英雄。所以,我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终究可以达成,而你们的【无极荣耀】反抗,除了让我多浪费几枚过期仙丹之外不会有任何意义。那么,你依然决定坚持反抗吗?”

  “我……我说……”这回那家伙忍着疼痛哆嗦着回应了我的【无极荣耀】问题。

  “真是【无极荣耀】下溅。好好问话不说,非要被打残了才肯听话。早这样多少,大家都省事。好了,现在告诉我,你们到底是【无极荣耀】属于什么势力的【无极荣耀】?”

  “我们……我们……”那家伙说话的【无极荣耀】时候声音断断续续,这个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疼痛造成的【无极荣耀】。我看他太费劲干脆让小纯帮忙给他做了个伤口封闭,这样就不会疼了。搞定了这个之后他说话立刻就顺畅多了。那家伙继续说道:“我们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天地会的【无极荣耀】人。”听到这个回答我的【无极荣耀】火气噌的【无极荣耀】一下就上来了,不过对方下面的【无极荣耀】话又让我安静了下来。“不过我们虽然是【无极荣耀】天地会的【无极荣耀】人,但我没接受了别人的【无极荣耀】雇佣。这个雇佣我们的【无极荣耀】人身上没有任何行会标志,但是【无极荣耀】可以肯定他一定是【无极荣耀】来自某个强大的【无极荣耀】行会,因为他非常的【无极荣耀】有钱,还有很多好装备。”

  “你有他的【无极荣耀】图像资料吗?”

  那人摇了摇头道:“我当时没有开启录像,而且那家伙身上有一枚屏蔽水晶,就算我记录信息也没用。”

  屏蔽水晶是【无极荣耀】一种可以屏蔽玩家的【无极荣耀】记录水晶记录功能的【无极荣耀】道具,但是【无极荣耀】和记录水晶的【无极荣耀】廉价正好想干,屏蔽水晶价格非常夸张,而且产量很不稳定。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和记录水晶不一样。记录水晶是【无极荣耀】自带能源的【无极荣耀】,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系统录像功能的【无极荣耀】具现化产物,只要你设定使用之后把水晶放在不被遮蔽的【无极荣耀】地方就可以记录周围的【无极荣耀】声光信号,也就是【无极荣耀】录像。当然,这个记录是【无极荣耀】三维图像,而且是【无极荣耀】可以身临其境的【无极荣耀】再次重放的【无极荣耀】。而且,为了个人玩家一个人的【无极荣耀】时候记录方便,商店里还有卖一种专门的【无极荣耀】飞行记录水晶。这种水晶比一般的【无极荣耀】记录水晶多个功能,那就是【无极荣耀】能飞,而且可以设定跟随某个目标移动。这就相当于是【无极荣耀】自动跟踪的【无极荣耀】无人摄像机了。但是【无极荣耀】,屏蔽水晶别说自动飞行了,它连运转都需要玩家使用魔力去操作,也就是【无极荣耀】这东西一启动就耗魔,而且除了屏蔽掉别人的【无极荣耀】记录设备对自身的【无极荣耀】记录外,没有其他任何作用。再考虑到这种东西的【无极荣耀】价格,一般除非是【无极荣耀】什么干什么见不得人的【无极荣耀】事情,而且又没有办法隐蔽的【无极荣耀】情况,正常人都不会考虑使用这个东西。

  尽管这个家伙说对方使用了屏蔽水晶,但我也没太在意,而是【无极荣耀】继续问道:“没有记录,你至少当时看到了对方吧?说一下那人其他体貌特征信息。”

  “在交易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看到了他的【无极荣耀】名字。那个玩家叫霍里夫,身高大约一米九的【无极荣耀】样子,职业应该是【无极荣耀】战士之类的【无极荣耀】,反正当时他穿了一身白色的【无极荣耀】铠甲。不是【无极荣耀】银白,是【无极荣耀】那种纯白的【无极荣耀】颜色。铠甲上有很多凹凸浮雕花纹,但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其他颜色勾线,所以看着不明显。还有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武器是【无极荣耀】一并半透明的【无极荣耀】双手斩剑,保守估计长度至少有一米七以上。他的【无极荣耀】长相……”

  我没听完就伸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然后说道:“你当时对他使用探测术了吗?”

  地上那家伙直接摇了摇头。“探测人家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在挑衅了,我怎么可能没事去探测他?”

  我点点头道:“那就没错了。对方是【无极荣耀】伪装过的【无极荣耀】,你看到的【无极荣耀】形象没用。不过那么名字可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毕竟系统交易菜单是【无极荣耀】没法修改的【无极荣耀】。”

  那个玩家对此倒是【无极荣耀】没有丝毫在意,他很平静的【无极荣耀】说道:“反正我只是【无极荣耀】接受雇佣,对方原来长什么样子对我根本没意义。”

  这家伙这次说的【无极荣耀】倒是【无极荣耀】实话,对方隐藏身份对他来说根本没意义,只能是【无极荣耀】对我这样想要找出他们来的【无极荣耀】人有影响。

  “好吧,对方的【无极荣耀】相貌看来是【无极荣耀】没用了,那么对方的【无极荣耀】人种呢?”

  “看着是【无极荣耀】我们韩国人的【无极荣耀】样子,但是【无极荣耀】那个名字像是【无极荣耀】俄罗斯那边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这个分析也是【无极荣耀】差不多的【无极荣耀】。现在能插手韩国事物的【无极荣耀】除了我们自己之外就只有日本和俄罗斯了。这个肯定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干的【无极荣耀】,日本那边貌似没这个精力,那剩下的【无极荣耀】就只有俄罗斯了,而这个名字也恰好符合要求。所以说对方是【无极荣耀】俄罗斯势力的【无极荣耀】可能性非常之高。

  “好了,关于对方身份的【无极荣耀】猜测还是【无极荣耀】我自己来做吧,我现在需要知道对方雇用你们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什么?”

  “任务就是【无极荣耀】挑唆天地会成员叛乱,让他们彻底陷入混乱状态。事实上之前天极盟崩溃也是【无极荣耀】我们这样挑唆的【无极荣耀】结果。”

  后面这个信息绝对是【无极荣耀】意外惊喜。我本来还以为天极盟解体是【无极荣耀】个自然事件,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这也是【无极荣耀】一个阴谋,而且似乎是【无极荣耀】某个大型计划的【无极荣耀】一部分的【无极荣耀】样子。

  “好了,我知道的【无极荣耀】就这些,求你放过我吧!”地上那家伙现在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服软了,反正已经什么都说了,这时候再表现出强硬姿态那就纯粹是【无极荣耀】脑袋进水了。

  我起先并未搭理那个家伙,在稍微思考了一会才恢复了过来。看了地上的【无极荣耀】那家伙一眼以及旁边那个明显已经因为人物强制下线而失去反应的【无极荣耀】身体,我直接对他说道:“我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敌人,但我也是【无极荣耀】个守信用的【无极荣耀】人。你完成了我的【无极荣耀】要求,那我也将旅行承诺。”我说着就将手里的【无极荣耀】仙丹重新收了起来,然后道:“你旁边这家伙已经下线了,他身上的【无极荣耀】东西你可以随便扒,我还看不上这些。”我说着就直接让小纯送了他一个肢体再生术,然后收起魔宠们骑上夜影向着城市内部人员较为密集的【无极荣耀】区域跑了过去。

  之所以不一开始就在人口密集区降落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担心我的【无极荣耀】降落引起周围人员的【无极荣耀】大量聚集,毕竟如果我从天上下来,周围很多人都会注意到我,到时候我就等于彻底暴露在名处了,这样对我之后的【无极荣耀】行动会形成很大的【无极荣耀】干扰,因为那些我想要找的【无极荣耀】或者不想碰上的【无极荣耀】人都会根据他们自己的【无极荣耀】需要选择前来拦截或者远离我,那都不是【无极荣耀】我想看到的【无极荣耀】情况。

  因为已经知道了大概情况,所以接下来我就没有心思再和这里的【无极荣耀】普通玩家解除了。让夜影放开速度向着市中心狂奔而去,永恒钩镰枪被我单手提着斜跨在身侧,只要有任何人胆敢挡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迎接他或她的【无极荣耀】就将是【无极荣耀】冰冷的【无极荣耀】枪头。

  “快快快,第一梯队后撤。第二梯队去挡住前面的【无极荣耀】敌人。换防换防。”伴随着一个玩家的【无极荣耀】大叫,两队进退有序的【无极荣耀】重甲战士迈着整齐的【无极荣耀】步伐进行了换防,前排的【无极荣耀】战士一个侧身就好像跳舞一样从第二排战士的【无极荣耀】缝隙中滑到了后面,而后面的【无极荣耀】第二队战士则是【无极荣耀】立刻接替了前面的【无极荣耀】队伍开始和对面的【无极荣耀】敌人战斗。

  那些换防下来的【无极荣耀】战士刚一进入战阵后方立刻就好像虚脱一样瘫软在地,然后后面一排祭司类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上前开始给这些人进行恢复治疗,在这些人身边还有一些好像打杂的【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低级玩家,他们迅速帮助这些战士脱掉了身上铠甲和武器,然后迅速抱着这些东西跑到后面的【无极荣耀】一座建筑里面去了。从那建筑顶部高耸的【无极荣耀】烟囱以及不时传来的【无极荣耀】叮当声可以判断出,这是【无极荣耀】个铁匠铺。那些人的【无极荣耀】铠甲多半都是【无极荣耀】被带到后面去进行维修去了。如此高强度的【无极荣耀】战斗对铠甲和武器耐久损耗都很严重,除了神器,一般的【无极荣耀】装备都是【无极荣耀】需要时刻关注耐久度的【无极荣耀】。

  骑在夜影背上,借助高度优势,我可以清楚的【无极荣耀】看到我所在的【无极荣耀】这条街道中段的【无极荣耀】那道防线。防线前面是【无极荣耀】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人群,他们的【无极荣耀】装备混乱,人员也是【无极荣耀】杂乱无章,全都在叫嚣着往前冲锋,而在他们的【无极荣耀】对面则是【无极荣耀】一道整齐的【无极荣耀】人墙。这道人墙是【无极荣耀】由一排装备相对华丽很多的【无极荣耀】重甲战士组成的【无极荣耀】防线,而在他们后面还有弓箭手和法师团,不时的【无极荣耀】有一些弓箭和魔法越过战士们的【无极荣耀】头顶落在对面的【无极荣耀】人群之中。

  相对于街道这一侧的【无极荣耀】情况,对面明显要整齐多了。虽然人数上不占优势,但是【无极荣耀】武器精良,配合默契,兵种混合完善,俨然就是【无极荣耀】一个正规的【无极荣耀】战阵。

  虽然两边的【无极荣耀】杂乱无章看起来完全不同,但是【无极荣耀】有两点两边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其一是【无极荣耀】两边的【无极荣耀】人胸口带的【无极荣耀】行会标志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两边其实都是【无极荣耀】一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人,也就是【无极荣耀】天地会的【无极荣耀】人。其二,两边的【无极荣耀】人现在其实都已经是【无极荣耀】强弩之末了。

  那些冲击防线的【无极荣耀】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其实已经快不行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装备杂乱,人员混杂,几乎没有指挥,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而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些人虽然看起来挺严整的【无极荣耀】,其实也是【无极荣耀】差不多的【无极荣耀】情况。从刚才换防下去的【无极荣耀】那些战士回到阵地后方的【无极荣耀】反应就能看的【无极荣耀】出来,他们都已经快累瘫了。即便是【无极荣耀】经过短暂的【无极荣耀】休整,等他们再次换防上去的【无极荣耀】时候估计也不会是【无极荣耀】最佳状态了。而且,这还是【无极荣耀】在对方没有实力突破防线的【无极荣耀】前提下的【无极荣耀】结果,要是【无极荣耀】防线出现漏洞,这些人还要临时客串救火队,到时候就会更加的【无极荣耀】辛苦。而且,他们不冲还不行,因为这里除了他们已经没有预备队了。后面都是【无极荣耀】法师、弓箭手以及打杂的【无极荣耀】玩家,一旦被对方的【无极荣耀】战职人员近身,那后果绝对是【无极荣耀】全盘崩溃。

  我现在对两边的【无极荣耀】人员冲突并不感兴趣,不过问题是【无极荣耀】我想要过去就必须穿过战场。那些严阵以待的【无极荣耀】部队后面就是【无极荣耀】城市中心的【无极荣耀】那个广场,而广场的【无极荣耀】一侧连接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行会总部。从别的【无极荣耀】路过去虽然也不是【无极荣耀】不行,但这周围明显是【无极荣耀】战斗集中区域,走哪条路其实区别并不大。绕路的【无极荣耀】话也无非是【无极荣耀】破上另一个战线而已。

  考虑了半天我最终还是【无极荣耀】选择了从这边过去,但是【无极荣耀】具体要怎么过去就要好好想想了。

  其实以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不管不顾的【无极荣耀】直接冲过去也没啥问题。虽然是【无极荣耀】黑暗系的【无极荣耀】,但我可是【无极荣耀】正牌骑士,冲锋技能我也有,而且等级相当的【无极荣耀】高,再加上夜影这个超级坐骑,别说前面这些玩家是【无极荣耀】在混战了,就算他们全都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组成一个完整的【无极荣耀】防线,我也照样能硬撞出一条路来。不过……如果我这样硬冲过去,那么这边混乱的【无极荣耀】进攻玩家倒是【无极荣耀】没什么。虽然可能死掉一些人,但他们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无秩序状态,死几个人根本不怕什么,但问题是【无极荣耀】,前面的【无极荣耀】防线绝对会被我撞出一个窟窿。看他们那个岌岌可危的【无极荣耀】状态,我一旦把防线突破,后面的【无极荣耀】进攻方玩家必然会跟着我涌入防线内部。而对方之所以能抵挡住这边的【无极荣耀】进攻就全依赖战阵带来的【无极荣耀】协同打击效果,一旦阵型被破坏,他们这点人根本就不够这边人砍得。

  本来对方防线崩溃和我是【无极荣耀】没啥关系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我要找他们会长谈点事情,这外面维持现状才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我带着一帮暴民冲进去,那还谈个屁啊?直接就打的【无极荣耀】血肉横飞了!

  考虑了半天我觉得目前来说我还是【无极荣耀】更倾向于帮助防守方,反正他们目前是【无极荣耀】处于劣势地方,即便我在这一个区域改变了他们的【无极荣耀】战略地位,他们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想清楚之后我便立刻展开行动,直接朝着街道中段推进而去,而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前进,两侧的【无极荣耀】那些暴*玩家也终于注意到了我这个鹤立鸡群的【无极荣耀】存在。虽然在这挤满街道的【无极荣耀】人群之中我只是【无极荣耀】单独的【无极荣耀】一个个体,但因为大家都是【无极荣耀】步战,只有我一个人骑在坐骑上面,加上夜影的【无极荣耀】身高又比较夸张,所以我的【无极荣耀】高度就显得相当的【无极荣耀】显眼了。事实上我现在从夜影身侧搭下来的【无极荣耀】双脚高度也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大部分玩家的【无极荣耀】头顶高度了,这种高度优势决定了我出现在这里立刻就变成了视线磁铁。

  在大多数人都注意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存在之后,我立刻便将永恒钩镰枪猛地一挥,接着横向一扫,伴随着一片惨叫声,离我最近的【无极荣耀】那一片暴*分子立刻就被掀飞了出去,而且飞出去的【无极荣耀】并非受伤的【无极荣耀】玩家,而是【无极荣耀】尸块。事实上那些人在被掀飞的【无极荣耀】过程中就已经被斩成两断了。

  我的【无极荣耀】这一举动让双方的【无极荣耀】人都是【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而我要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效果。让他们看到我现在的【无极荣耀】立场,这样才好展开攻击。

  在稍微愣神之后双方人群顿时再度沸腾了起来。这边的【无极荣耀】暴*玩家是【无极荣耀】因为发现强敌入侵,于是【无极荣耀】开始向我冲了过来,而对面的【无极荣耀】玩家则是【无极荣耀】觉得我是【无极荣耀】援军,于是【无极荣耀】兴奋的【无极荣耀】吼叫了起来。

  看着密密麻麻冲上来的【无极荣耀】人群,我根本没有下马步战的【无极荣耀】意思。这里面没有什么高手,没必要下马步战。我直接骑在夜影背上挥舞着永恒钩镰枪左一扫右一荡,身边基本上无人可以靠近,而且即便是【无极荣耀】有人靠近到一定范围内,夜影也不会放任其对自己展开攻击。虽然我一直都把夜影当坐骑在用,但人家可是【无极荣耀】梦魇,那是【无极荣耀】传说中的【无极荣耀】魔物,战斗力可是【无极荣耀】相当彪悍的【无极荣耀】。

  这边的【无极荣耀】玩家冲杀了一会之后非但没有近身,反而让我们向前推进了二十几米远,而且我们后面沿途已经堆满了尸体。这会就算是【无极荣耀】暴*中的【无极荣耀】玩家也意识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不能单靠普通玩家解决,毕竟看我在马上单手执枪的【无极荣耀】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无极荣耀】很紧张的【无极荣耀】感觉,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即便杀了这么多人,我其实还是【无极荣耀】处于非常悠闲的【无极荣耀】状态之中的【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真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靠数量就能堆平的【无极荣耀】,必须要有高端战力才有可能制衡。

  事实上在那些玩家发现了这一情况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却是【无极荣耀】正在不耐烦的【无极荣耀】在心里嘀咕着:“这帮家伙怎么还没出现呢?按说摹疚藜僖壳些高手应该已经来了才对啊!”

  按照正常情况我这样的【无极荣耀】高手出现在低级玩家集群中,对方应该立刻就会做出反应派出高端战力前来制衡,而现在处于暴*中的【无极荣耀】玩家显然是【无极荣耀】无指挥的【无极荣耀】状态。本来我以为他们很快就会派出人员来,结果等了半天都不见人。

  虽然速度慢了一点,但最终那些高手还是【无极荣耀】集中了过来。当然,这些所谓的【无极荣耀】高手指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些普通玩家中的【无极荣耀】高手,并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世界级高手。

  就在我一枪挑飞一个玩家的【无极荣耀】收枪准备二次出击的【无极荣耀】间隙,一个已经潜伏到我附近的【无极荣耀】高手突然发动了袭击。这家伙也算是【无极荣耀】聪明,不显山不露水的【无极荣耀】直接潜伏到了我附近,而且直接就启动了一个瞬发技能,整个人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金色的【无极荣耀】人影从地上猛地一下蹿了上来。

  当这个家伙启动技能的【无极荣耀】时候他实际上正位于我的【无极荣耀】背后,所以正常来说我是【无极荣耀】绝对看不见他的【无极荣耀】。不过,他那个技能的【无极荣耀】能量爆发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强烈了,所以在他的【无极荣耀】技能启动的【无极荣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背后的【无极荣耀】异动并立刻向前一趴伏倒在了夜影的【无极荣耀】背上。那家伙没想到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闪开,准备好的【无极荣耀】扑击直接落空,临时在空中改变姿势的【无极荣耀】他虽然用手抓到了我的【无极荣耀】一条胳膊,但因为着力点不对,很快又滑掉了。

  我在趴下之后就感觉到一个什么东西从自己背后滑了过去,直到感觉那个东西越过我的【无极荣耀】头顶我才一下直起身子看清楚了这个东西。事实上直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那是【无极荣耀】个玩家,还以为是【无极荣耀】某种攻击方式。

  重新抬头之后发现那个飞在半空还没落下的【无极荣耀】玩家,我直接一抬左手就将龙筋索射了出去,然后准确的【无极荣耀】命中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大腿并一下贯穿了进去。龙筋索射穿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大腿之后立刻张开,然后随着我的【无极荣耀】用力一拉,直接就将那家伙给从半空中拽了回来。右手永恒钩镰枪顺势上挑,眼看就要命中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这个时候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从侧面传来一股不一样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我临时变招,永恒钩镰枪向右侧一横,当的【无极荣耀】一声,我只感觉手臂酸麻,一根比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还要粗壮好几倍的【无极荣耀】巨大箭杆被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挡了下来,而箭杆因为承受不住一瞬间的【无极荣耀】减速直接爆裂开来,纷飞的【无极荣耀】碎木片被我身上爆开的【无极荣耀】一层气浪吹飞,并未对我造成任何影响。

  右手这边一耽搁,那个被拽回来的【无极荣耀】玩家就已经到了我身边,我干脆一伸手捏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脖子,单手提着他将他悬在了半空中,右手平端着永恒钩镰枪指向了不远处的【无极荣耀】一除楼顶,然后用枪尖点了点那上面站着的【无极荣耀】一个穿着黑色服装的【无极荣耀】家伙。

  说实话,从远处看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样子挺像日本忍者的【无极荣耀】,除了不蒙面意外,他的【无极荣耀】服装和忍者服非常的【无极荣耀】相似。衣服裤子相当宽松一些,但是【无极荣耀】裤脚和袖口都被扎得死死的【无极荣耀】。脖子上带着一条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属性装备还是【无极荣耀】纯装饰物的【无极荣耀】飘带,在这种没什么风的【无极荣耀】时刻那玩意居然自己飘在那里,一副非常拉风的【无极荣耀】样子。

  对面那个家伙显然注意到了我挡住那根弩箭的【无极荣耀】情况,但他和我都非常的【无极荣耀】惊讶。他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居然用一只手挡下了他的【无极荣耀】弩箭,而且看起来好像没受什么影响的【无极荣耀】样子。但是【无极荣耀】我也在惊讶,因为那家伙手里拿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张看起来很正常的【无极荣耀】弩弓,虽然样子华丽了一些,可外形尺寸都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刚才我非常确定,我挡下来的【无极荣耀】那个跟我胳膊差不多粗的【无极荣耀】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一般弩箭,那东西只能是【无极荣耀】大型床弩使用的【无极荣耀】攻城弩箭,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行会战中的【无极荣耀】行会装备,不是【无极荣耀】玩家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可是【无极荣耀】,那边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手里只有一把正规尺寸的【无极荣耀】弩机,那东西能射出来的【无极荣耀】充其量也就是【无极荣耀】箭杆直径一厘米的【无极荣耀】超重型破甲弩箭而已了,可是【无极荣耀】直径一厘米和直径七八里面的【无极荣耀】差距是【无极荣耀】很明显的【无极荣耀】,刚才那东西明显不是【无极荣耀】那家伙手里的【无极荣耀】那个小弩机可以发射的【无极荣耀】。至少正常情况下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

  我们双方都陷入了短暂的【无极荣耀】迟疑之中,而我这边可不是【无极荣耀】就他一个敌人。周围的【无极荣耀】暴*玩家终于缓过神来开始再次朝我围了上来,我感觉到周围的【无极荣耀】气流立刻就恢复了过来。手中永恒钩镰枪在头顶舞出一个枪花然后一枪挑飞一个冲的【无极荣耀】最快的【无极荣耀】,跟着左手拇指用力,伴随着咔嚓一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颈椎直接骨折。将一滩烂泥似的【无极荣耀】尸体扔掉,永恒钩镰枪开始在我的【无极荣耀】手里左右开弓,周围敢于上前的【无极荣耀】人全都是【无极荣耀】瞬间被一枪放倒。以我们之间等级差,加上永恒的【无极荣耀】属性,这些玩家确实是【无极荣耀】没有能挡我一枪的【无极荣耀】存在。

  我这边正在大杀四方,忽然就感觉到刚才那个弩手所在方向再次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我赶紧一个大范围的【无极荣耀】震退技能启动逼开周围的【无极荣耀】人群,然后将注意力移动到了那个方向上。果然,一支硕大的【无极荣耀】攻城级弩箭朝我电射而来。

  看到这个情况我当然是【无极荣耀】要拦截了。手中永恒钩镰枪直接向那个方向一指,枪尖与箭箭刚好对在一起,然后就好像我想的【无极荣耀】那样,弩箭被从中间一分为二。被切开的【无极荣耀】箭杆因为形状改变而偏离了原先轨道从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两侧飞了过去。借着箭杆被我一劈两半之后的【无极荣耀】瞬间,我隐约看到了那个弩手放下弩机的【无极荣耀】动作。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个东西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射出来的【无极荣耀】。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用那么正常的【无极荣耀】弩弓射出这么不正常的【无极荣耀】弩箭,但既然已经锁定目标那就没什么好怕的【无极荣耀】了。弩手有时候和狙击手很像,没有暴露位置之前他们是【无极荣耀】隐藏在暗处的【无极荣耀】杀手,随时可能给予你致命一击,但一旦被发现了,他们其实还是【无极荣耀】非常脆弱的【无极荣耀】。毕竟是【无极荣耀】远程单位,而且经常落单,一旦被近战单位发现具体位置并迅速接近的【无极荣耀】话,那死亡几乎就是【无极荣耀】必然的【无极荣耀】情况了。

  我在确定了那边那个家伙就是【无极荣耀】射出奇怪弩箭的【无极荣耀】人之后就稍微犹豫了一下,因为我觉得这个人的【无极荣耀】技能很特别,所以想研究一下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被我们行会利用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如果要去追他就不能去找这边的【无极荣耀】天地会会长了。万一在我回来之前天地会这边的【无极荣耀】局势进一步恶化,那个会长被*掉了,那好多事情真的【无极荣耀】就要彻底成谜了。

  权衡了利弊之后最终我还是【无极荣耀】决定先去找天地会的【无极荣耀】会长,至于那个玩家……也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我直接将飞镖召唤了出来,然后指派他去追踪那个家伙。飞镖因为体型小的【无极荣耀】原因,即便是【无极荣耀】速度快也不能产生多大杀伤力,因此要他去对付高战斗力的【无极荣耀】目标基本上是【无极荣耀】没可能的【无极荣耀】。不过,如果飞镖只是【无极荣耀】打算跟踪某个人的【无极荣耀】话,那对方真的【无极荣耀】会欲哭无泪的【无极荣耀】。

  飞镖的【无极荣耀】跟踪其实一点都不带隐蔽性,他就是【无极荣耀】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跟着你,反正你看见他也没关系。跑是【无极荣耀】肯定跑不过他的【无极荣耀】,光速移动不是【无极荣耀】开玩笑的【无极荣耀】。打虽然能打的【无极荣耀】过,但问题是【无极荣耀】飞镖又不傻,人家冲过来他当然就是【无极荣耀】转身跑了。只要飞镖不想发生战斗,谁也别指望主动攻击到他。至于说传送术或者下线什么的【无极荣耀】……那个也别指望。飞镖的【无极荣耀】速度决定了他可以隔一段时间发动一次突袭,始终将你拖在战斗状态让你无法下线,而传送需要准备时间,中途很容易被打断,以飞镖的【无极荣耀】速度你是【无极荣耀】绝对没法完成传送的【无极荣耀】。当然,如果使用传送阵,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城市里的【无极荣耀】传送阵是【无极荣耀】有保护的【无极荣耀】,这个和使用传送卷轴和传送技能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

  将飞镖扔出去之后我也就不再管那个家伙了,反正这地方处于暴*中,传送阵肯定被第一个破坏掉了,那家伙靠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是【无极荣耀】绝对跑不过飞镖的【无极荣耀】。至于天地会那边,看起来短时间内情况还算稳定,正好抓紧时间先去会会他们会长再说。我很想知道这个家伙现在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会被人盯上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