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推论

第三百一十九章 推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因为现在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让我感觉有种打不动的【无极荣耀】感觉,所以我现在也开始考虑是【无极荣耀】否有必要和他打下去了。只是【无极荣耀】,我这边虽然不确定要不要打下去,可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那边却相当的【无极荣耀】积极主动,而面对这样的【无极荣耀】敌人,我能做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暂时先试试了。

  虽然之前的【无极荣耀】推测让我感到很崩溃,bìjìng十亿点生命值yǐjīng超过大多数高端NPC了,要zhīdào一般的【无极荣耀】怪物生命值也就和我差不多,顶多几百万的【无极荣耀】样子“。即便是【无极荣耀】那种一片练级区只有一个的【无极荣耀】小区域总BOSS,生命值一般也不会超过两千万,而rúguǒ是【无极荣耀】全国范围的【无极荣耀】去找的【无极荣耀】话,某些地区确实是【无极荣耀】可以发现那种生命之上亿的【无极荣耀】存在。不过,这种怪物属于地区型超级怪,一般一个国家也就几只的【无极荣耀】样子。至于说神族,他们强大的【无极荣耀】原因是【无极荣耀】神力属性的【无极荣耀】十倍化效果,而不是【无极荣耀】绝对数值,你要是【无极荣耀】去看数值,很多神族的【无极荣耀】属性值甚至都不如某些行会的【无极荣耀】一线玩家数字高,但是【无极荣耀】人家有神力,所有属性乘以十之后才是【无极荣耀】正常中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属性,所以光看数字是【无极荣耀】没用的【无极荣耀】。

  不过,不管怎么说十亿生命值也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多了yīdiǎn,至少在我的【无极荣耀】计算范围内这么多的【无极荣耀】生命值是【无极荣耀】很难被消耗完的【无极荣耀】。

  大概是【无极荣耀】意识到了我有些胆怯,鬼手信长tūrán就发飙了,这家伙好像头蛮牛yīyàng的【无极荣耀】冲了上来,也不zhīdào是【无极荣耀】想趁我发呆占点便宜还是【无极荣耀】急着送死。

  虽然我刚刚确实是【无极荣耀】有点走神,但bìjìng这家伙的【无极荣耀】体重在那摆着。这一冲锋起来,那脚步声简直跟地震yīyàng。面对这样的【无极荣耀】动静我即便是【无极荣耀】睡着了估计也得被吵醒了,所以在鬼手信长刚跑了两步之后我就清醒了过来。

  看着跟头公牛似的【无极荣耀】直冲而来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我直接将永恒钩镰枪舞出了一个枪huā,然后直接端着永恒钩镰枪主动迎着他就冲了上去。距离还有两米多我就开始将永恒钩镰枪猛地向前一探,对面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立刻一巴掌扇了过来,似乎是【无极荣耀】想要拍开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但是【无极荣耀】我比他反应快,枪杆一压,顺势转身一个横扫。永恒钩镰枪围着我旋转一圈之后再次被我端平。只是【无极荣耀】此时它yǐjīng绕到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爪子背后,然后被我猛然向前一戳。

  鬼手信长看到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居然神奇的【无极荣耀】出现在他的【无极荣耀】手掌后面立刻就回手想要挡开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但我却是【无极荣耀】将永恒钩镰枪稍稍转动了一个角度,然后永恒钩镰枪尖端的【无极荣耀】那根横向的【无极荣耀】钩镰便正对上了他的【无极荣耀】手背。

  毫无意外的【无极荣耀】。伴随着噗嗤一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掌直接被永恒钩镰枪的【无极荣耀】横叉穿透。而且是【无极荣耀】整个手掌都被切开了,因为在那个横向的【无极荣耀】钩镰穿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背之后我就立刻向后拉动永恒钩镰枪将其抽了出来,而这个动作带来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那根横向的【无极荣耀】钩镰直接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背整个从中间一分为二。要是【无极荣耀】一般生物,这回手掌应该整个裂开才对。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超强愈合能力只是【无极荣耀】让他疼的【无极荣耀】惨叫了一声,而那两片手掌则是【无极荣耀】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愈合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无极荣耀】手掌,看起来就好像从未被伤害过yīyàng。

  如此恐怖的【无极荣耀】愈合能力让我再次皱眉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我很快就将这种表情变成了邪恶的【无极荣耀】笑容,因为我之前自言自语一般说出的【无极荣耀】话可不是【无极荣耀】吓唬人的【无极荣耀】。

  之前我刚说过,对付这样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看起来是【无极荣耀】需要下点重手才行了的【无极荣耀】,我那并不是【无极荣耀】在开玩笑,也不是【无极荣耀】在吓唬鬼手信长,而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有办法。刚才我的【无极荣耀】战斗不过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本体和鬼手信长这个变身后形态的【无极荣耀】jiēchù战,这种战斗方式是【无极荣耀】我最喜欢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但却不是【无极荣耀】我最强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

  我bìjìng是【无极荣耀】个驯兽师,我的【无极荣耀】最强战斗方式就是【无极荣耀】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一起战斗,不管是【无极荣耀】让他们分散出来和我一起围攻敌人,还是【无极荣耀】以神域技能让魔宠和我合体,那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最强状态。而现在……魔宠一个没出来,这种状况下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战斗真的【无极荣耀】不叫全力而战,顶多只能算是【无极荣耀】热身而已。

  被切割了手掌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低头看了眼zìjǐyǐjīng完全愈合的【无极荣耀】手腕,然后由将目光转向了我。在将脑袋对准我的【无极荣耀】方向之后鬼手信长便亮出了嘴里的【无极荣耀】獠牙,然后发出了一种类似于低吼的【无极荣耀】声音。在这示威性的【无极荣耀】动作之后,我敏锐的【无极荣耀】发现鬼手信长似乎看到了我背后的【无极荣耀】shíme东西,然后他的【无极荣耀】眼神出现了yīdiǎn点的【无极荣耀】呆滞。

  我虽然不zhīdào他看到了shíme,但我并méiyǒu打算回头去看那个东西,因为这也可能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故意分散我注意力的【无极荣耀】行为。当然,我并不觉得鬼手信长有那么聪明,但是【无极荣耀】这种事情有的【无极荣耀】shí厚确实是【无极荣耀】不得不防备着yīdiǎn,万一鬼手信长tūrán变聪明了,我可不想遭殃。

  就在鬼手信长目光转移的【无极荣耀】瞬间我就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tūrán爆发出了全部的【无极荣耀】速度猛冲了上去,而鬼手信长在注意到我的【无极荣耀】反应之后也是【无极荣耀】立刻回神将注意力移动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但是【无极荣耀】下一秒他就tūrán感觉到背后出现了一个强大到恐怖的【无极荣耀】气息。惊讶之中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猛然回头,结果正对上了另外一个我。这个我和我平时的【无极荣耀】形象稍微有些区别。此时的【无极荣耀】这个我全身都被一层紫黑色的【无极荣耀】火焰所笼罩,同时我的【无极荣耀】铠甲也发现了明显变异,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双眼亮着血红色的【无极荣耀】光芒,比他这个恶鬼形象还要吓人。

  几乎是【无极荣耀】在看到这个我的【无极荣耀】同时鬼手信长就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因为他zhīdào被我近身的【无极荣耀】后果。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开始移动的【无极荣耀】瞬间,那个我却是【无极荣耀】tūrán一巴掌朝着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挥了过去。

  看到这个动作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立刻一个退步,然后脑袋后仰试图躲避,结果身体才刚仰到一半,那个我就tūrán加速。一巴掌扇中了他的【无极荣耀】侧脸。鬼手信长之感觉zìjǐ脑袋嗡的【无极荣耀】一声,然后整个人就横向飞了出去,在天上翻了七八个跟头之后才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地上,并且继续向后滑行了好长一段路才算是【无极荣耀】彻底停下来。

  勉强支撑着zìjǐ重新从地上爬起来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刚一抬头就愣在了那里,因为他发现居然同时看到了两个我。其中一个我就是【无极荣耀】最开始出现在他面前的【无极荣耀】那个我,这个我的【无极荣耀】装备很正常,身上也méiyǒu燃起地狱冥焰,而另外一个我则是【无极荣耀】一身的【无极荣耀】地狱冥焰,装备也变成了一种似是【无极荣耀】而非,但一眼就看出来更夸张的【无极荣耀】我。而且。这个看起来更吓人的【无极荣耀】我刚才还一巴掌将他扇飞了这么远。这个攻击力可想而知也是【无极荣耀】非常恐怖的【无极荣耀】。

  不明所以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看着两个我同时向他走过去,脑袋一会左一会右的【无极荣耀】转来转去,一时之间完全不zhīdào应该如何应对哪个我更好一些了。

  和我不yīyàng,鬼手信长是【无极荣耀】以自身战斗力为主的【无极荣耀】玩家。所以他méiyǒu办法同时应付两个敌人。尤其是【无极荣耀】在对手比他还要厉害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不过。就在鬼手信长在那里发呆的【无极荣耀】shí厚,pángbiān的【无极荣耀】废墟之中却是【无极荣耀】tūrán飞起来了一大片瓦砾,然后一个声音大喊着:“能跑的【无极荣耀】人赶紧跑。我来拖住紫日。”

  伴随着这个声音,那边的【无极荣耀】废墟之中tūrán就爆开了一大片瓦砾,然后一个看不清长相的【无极荣耀】玩家就从废墟底下冲了出来,并且在我刚刚转过身的【无极荣耀】shí厚就一把抱住了那个普通的【无极荣耀】我。

  之所以这个家伙méiyǒu像鬼手信长那样犹豫不决的【无极荣耀】不zhīdào该攻击哪个我,那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判断力如何强,也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比鬼手信长果断,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在他的【无极荣耀】目光中,现场一共就只有一个我,而站在或者说飘在我身边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一大团méiyǒu实体的【无极荣耀】烟雾。

  游戏里当然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个我,bìjìng一个玩家只能同时登陆一个账号而已,即便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双号yītǐ也不过是【无极荣耀】tōngguò快速切换来做到双号同时存在的【无极荣耀】效果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说我真的【无极荣耀】可以同时登陆上两个号。但是【无极荣耀】,虽然实质上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个我,但是【无极荣耀】在敌人的【无极荣耀】眼中却是【无极荣耀】有可能同时出现好几个我的【无极荣耀】。

  首先,我有两个分身,一个战士分身一个法师分身,这俩虽然各有各的【无极荣耀】特点,但bìjìng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分身,外观上能看到我的【无极荣耀】影子,所以对于不zhīdào的【无极荣耀】人来说这也是【无极荣耀】可以以假乱真的【无极荣耀】存在。另外,除了这俩分身之外,我还有一个魔宠二世。二世的【无极荣耀】特点是【无极荣耀】和我长的【无极荣耀】一模yīyàng,但是【无极荣耀】属性和我颠倒,我是【无极荣耀】黑的【无极荣耀】shí厚他就是【无极荣耀】白,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装备shíme的【无极荣耀】完全都是【无极荣耀】倒过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个确实是【无极荣耀】可以以假乱真的【无极荣耀】存在。

  另外,除了他们三个之外,我还有艾美尼斯。不管是【无极荣耀】绝对镜像直接变成我的【无极荣耀】样子,还是【无极荣耀】使用技能模拟出很多我的【无极荣耀】幻象来,她都是【无极荣耀】可以变成我的【无极荣耀】样子。

  事实上除了艾美尼斯还有可以变成我的【无极荣耀】样子的【无极荣耀】魔宠,比如说lìlì丝。

  lìlì丝的【无极荣耀】特性就是【无极荣耀】zìjǐméiyǒu固定形态,她实际上就是【无极荣耀】团肉,可以变成任何她见过并且记得住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理论上来说变身成我的【无极荣耀】样子并不qíguài。

  但是【无极荣耀】,刚刚攻击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那个我并不是【无极荣耀】以上任何的【无极荣耀】一个我,而是【无极荣耀】一个平常不太可能变成我的【无极荣耀】存在瑞贝卡。

  瑞贝卡的【无极荣耀】种族是【无极荣耀】幻魔,她的【无极荣耀】能力并不是【无极荣耀】变身,而是【无极荣耀】恐惧吞噬。这个能力和某些西方传说中的【无极荣耀】恶魔很像,反正就是【无极荣耀】你不能对她产生一丝一毫的【无极荣耀】恐惧,一旦你开始害怕她,她就会吸收你的【无极荣耀】恐惧力量开始变化外形。首先她可以侦测你的【无极荣耀】记忆中最深刻的【无极荣耀】那个恐惧物,然后变成那个存在的【无极荣耀】样子,接着从你身上获取恐惧之力。在你害怕对方的【无极荣耀】同时,瑞贝卡就会不断的【无极荣耀】壮大,直到拥有完全压倒你的【无极荣耀】实力。

  刚刚鬼手信长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个很吓人的【无极荣耀】我实际上是【无极荣耀】我使用神域合体之后并启动了地狱模式所附带的【无极荣耀】形象变化,那个模式下的【无极荣耀】我战斗力是【无极荣耀】接近于极限值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我最可怕的【无极荣耀】shí厚。当然,虽然样子是【无极荣耀】我那个状态下的【无极荣耀】样子,但鬼手信长实际上看到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瑞贝卡,因为鬼手信长最害怕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完全体形态,因此瑞贝卡读取了这种恐惧信息并变成了我的【无极荣耀】完全体模式形态。

  刚刚鬼手信长被一巴掌扇飞。那其实也不是【无极荣耀】瑞贝卡的【无极荣耀】力量造成的【无极荣耀】,因为瑞贝卡本身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其实并不高,而之所以鬼手信长挡不住那一下,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恐惧赋予了瑞贝卡超强的【无极荣耀】力量,所以刚刚那一下与其说是【无极荣耀】瑞贝卡将鬼手信长一巴掌扇飞了,倒不如说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zìjǐ一巴掌把zìjǐ扇飞了。正因为敌人本身就是【无极荣耀】力量的【无极荣耀】来源,所以只要敌人感到恐惧,瑞贝卡就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但反过来,rúguǒ敌人不害怕,或者恐惧度很低。那瑞贝卡将变得非常弱小。

  虽然瑞贝卡可以吸收敌人的【无极荣耀】恐惧来壮大zìjǐ。但事实上瑞贝卡的【无极荣耀】这个能力是【无极荣耀】针对个人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rúguǒ现场有三个人同时看到瑞贝卡,那么家和瑞贝卡méiyǒu特意放过某个人而不对其使用幻象的【无极荣耀】前提下,这三个人多半就会看到三个完全不同的【无极荣耀】东西。rúguǒ他们看到了一模yīyàng的【无极荣耀】东西,那只能说明这三个人害怕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yīyàng的【无极荣耀】。而通常情况下大家害怕的【无极荣耀】东西都是【无极荣耀】不yīyàng的【无极荣耀】。所以一般在多个人同时看到瑞贝卡的【无极荣耀】shí厚。他们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都是【无极荣耀】各不相同的【无极荣耀】。

  刚刚那个从废墟底下爬出来的【无极荣耀】家伙显然是【无极荣耀】因为刚出来还没受到瑞贝卡的【无极荣耀】影响,所以看到了瑞贝卡的【无极荣耀】本体,而且这家伙似乎是【无极荣耀】个胆子很大的【无极荣耀】家伙。居然能免疫瑞贝卡的【无极荣耀】幻象。在喊了那么一嗓子之后这家伙就直接朝我冲了过来,然后在距离我还有七八米的【无极荣耀】shí厚tūrán在原地停了下来并摆出了和我一模yīyàng的【无极荣耀】姿势。

  我这边正在疑惑那家伙要干shíme,tūrán就发现鬼手信长似乎是【无极荣耀】要转身逃跑。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果断貌似yīdiǎn也不差,只是【无极荣耀】之前他zhīdào跑的【无极荣耀】话可能会被我趁机放大招直接秒掉,所以才méiyǒu跑。虽说他的【无极荣耀】理论生命回复上限是【无极荣耀】十亿,可rúguǒ我能用大招一招秒掉他,那他的【无极荣耀】回复数量再高也不会有用了。bìjìng死人是【无极荣耀】不存在回复力这一说的【无极荣耀】。

  之前不敢跑是【无极荣耀】因为怕我放大招,现在有人拖住我,他自然是【无极荣耀】转身就跑,而且速度飞快。我在发现他要跑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就想去追,虽然之前我也担心zìjǐ搞不定他,但他既然都逃跑了,那就是【无极荣耀】说他的【无极荣耀】实际能力可能méiyǒu我想的【无极荣耀】那么夸张,所以我当然是【无极荣耀】要追上去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就在我想要过去追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shí厚,猛然准备扭身抬腿的【无极荣耀】我却发现身体居然纹丝未动。

  “我靠,shíme情况啊?”在尝试了两下之后我tūrán发现身上除了眼睛和嘴巴能控制之外,我居然彻底被定住了。

  说实话,我之前从未发现过有这么变态的【无极荣耀】技能,bìjìng《零》中的【无极荣耀】所有技能其实都是【无极荣耀】和等级以及实力挂钩的【无极荣耀】,就好像那个死亡凝视技能,虽然属性上说是【无极荣耀】一定几率秒杀看到的【无极荣耀】目标,但实际恰疚藜僖块况却是【无极荣耀】,你根本不可能秒掉比你强出很多的【无极荣耀】敌人,只能秒那些和你差别不大,或是【无极荣耀】只比你强yīdiǎn的【无极荣耀】人,而且比你强的【无极荣耀】越多,死亡凝视的【无极荣耀】发动概率就越低。

  虽然很多特殊技能我也没见过,但是【无极荣耀】死亡凝视这样的【无极荣耀】技能bìjìng是【无极荣耀】需要一个限制的【无极荣耀】,不然一个二十级的【无极荣耀】玩家一个技能秒掉一个两千级玩家,这也太不现实了。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个玩家的【无极荣耀】技能却做到了封锁我的【无极荣耀】行动的【无极荣耀】效果,虽然这个技能并未对我造成直接伤害,但这依然太可怕了。想象一下。我正在和鬼手信长交战,对方tūrán使用技能,然后我就不会动了。这结果……想想就打哆嗦。

  〖肢〗体被封住之后我当然是【无极荣耀】非常紧张,于是【无极荣耀】开始试图对抗这种封锁强行移动身体,结果稍稍让我松了口气,因为我发现zìjǐ居然真的【无极荣耀】动起来了,虽然很艰难,但我确实是【无极荣耀】yīdiǎn点的【无极荣耀】挪动了zìjǐ的【无极荣耀】身体勉强让我转了过来变成面对那个玩家。

  当我转过来之后,我tūrán发现了那个玩家居然还保持着和我yīyàng的【无极荣耀】姿势,而且刚才我拼命转身的【无极荣耀】shí厚,他居然也跟着转身了,而且看他脸上的【无极荣耀】表情似乎正在咬牙使劲的【无极荣耀】样子。在那一瞬间我就tūrán意识到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技能不是【无极荣耀】完全将我定住,而是【无极荣耀】让我和他的【无极荣耀】身体联系了起来。也就是【无极荣耀】说,现在我们两个的【无极荣耀】动作应该是【无极荣耀】完全同步的【无极荣耀】,而且以为我们各自对zìjǐ的【无极荣耀】身体都有控制能力。所以只要他故意和我反着用力,就可以阻碍我的【无极荣耀】行动。而且,貌似这种阻碍并非力量上的【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力量属性yǐjīng高到吓死人的【无极荣耀】地步了。对方rúguǒ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依靠力量在压制我,那我应该不至于这么费劲才对。对方的【无极荣耀】力量顶多能有我三分之一就算他是【无极荣耀】牛人了,而即便只剩三分之二的【无极荣耀】力量,我的【无极荣耀】动作也绝对是【无极荣耀】非常灵活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现在我的【无极荣耀】动作慢的【无极荣耀】就好像大病初愈的【无极荣耀】老太太,身体僵硬无比,每一个动作都让我累得够呛。

  虽然不zhīdào他是【无极荣耀】靠shíme力量在和我对抗。但我只要zhīdào他和我的【无极荣耀】动作是【无极荣耀】联动的【无极荣耀】就行了。我开始按照zìjǐ的【无极荣耀】想法移动身体试图解脱出这种情况。

  那家伙先开始还在拼命咬牙坚持限制我的【无极荣耀】行动。在发现没办法完全控制住我之后他tūrán开口说道:“别费劲了。即便是【无极荣耀】你能动,以这个速度你也别想追上去杀死这里的【无极荣耀】任何一个人。”

  “没那个必要,我只要干掉你就行了。méiyǒu你的【无极荣耀】干扰,我可以去追杀任何人。”

  “你凭shíme认为你现在有能力杀了我?”对方强辩道。

  我笑着说道:“就凭我是【无极荣耀】驯兽师。”

  他的【无极荣耀】这种能力是【无极荣耀】封锁目标的【无极荣耀】行动。但应该是【无极荣耀】不能同时限制复数个目标。所以我只要放出任何一只魔宠就行了。当然。我背后其实就有瑞贝卡在,只是【无极荣耀】貌似眼前这个家伙是【无极荣耀】个傻大胆,瑞贝卡到现在都méiyǒu变身多半是【无极荣耀】侦测不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恐惧。所以我需要另外一个魔宠。只是【无极荣耀】,当我边说边准备召唤魔宠的【无极荣耀】shí厚,却愣在了那里。

  “哈哈哈哈,你终于发现了吗?”对方嚣张的【无极荣耀】大笑着:“你的【无极荣耀】技能现在yǐjīng全部被封住了,所以你就不要妄想了。现在你的【无极荣耀】魔宠根本一个也放不出来。而且我实话告诉你,就算你放出他们也没用,因为魔宠算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技能的【无极荣耀】一部分,在你被我封印的【无极荣耀】这个shíjiān段内,他们都将和你yīyàng处于静止状态,而且他们比你更糟糕。你好歹还可以凭借自身力量勉强移动,他们则是【无极荣耀】会被完全封印,直到我解除这种封印之前,他们都将完全定格,就好像雕塑yīyàng。”

  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话我虽然不会完全相信,但我觉得至少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因为我目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召唤不出任何魔宠,而且背后的【无极荣耀】瑞贝卡和一只和我处于合体状态的【无极荣耀】幻影居然都没法指挥了,感觉就好像他们不存在了yīyàng。

  技能失灵,这个结果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让我稍稍惊讶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很快我就想到了别的【无极荣耀】方法。我控制着身体缓慢的【无极荣耀】将永恒钩镰枪对准了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然后一步步的【无极荣耀】向他走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

  “哈哈哈哈……你还不zhīdào吧?我们俩的【无极荣耀】动作虽然是【无极荣耀】一模yīyàng的【无极荣耀】,但我的【无极荣耀】这个技能会限制我们俩的【无极荣耀】距离,所以不要以为面对我走过来就能让我们俩面对面相遇,虽然我会跟着你的【无极荣耀】步伐向前走,但技能效果会推着我向后退,最终我们依然无法jiēchù。你的【无极荣耀】普通攻击虽然能用,但你接近不了我就没法攻击我,而远程攻击都是【无极荣耀】技能,却偏偏都被封印了。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觉得很绝望?哈哈哈哈,我的【无极荣耀】这个技能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

  对方虽然笑的【无极荣耀】很猖狂,但我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稍微犹豫了一下,因为照现在这个样子看貌似一般方法还真的【无极荣耀】奈何不了他了。不过,我也不是【无极荣耀】绝对没办法对付他,只是【无极荣耀】不想用而已。其实我现在最简单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用爱之环将玫瑰传送过来。虽然她是【无极荣耀】复活法师,但战斗类玩家多少总是【无极荣耀】有些攻击力的【无极荣耀】,何况玫瑰的【无极荣耀】等级那么高。在对面那个家伙和我都没法动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任何一个人来到这里都可以轻易杀死我们之中的【无极荣耀】任何一方。所以,只要我召唤玫瑰过来,他就死定了。

  不过,说起来有yīdiǎn很让人疑惑。那就是【无极荣耀】,既然我们现在都没法动,而且不能使用技能,那么为shíme没人过来杀我?

  按说我现在用不了技能,又没法召唤魔宠,近身攻击还因为对方的【无极荣耀】牵制动作慢的【无极荣耀】像老太太。按说这样的【无极荣耀】我应该是【无极荣耀】毫无wēixié才对,可是【无极荣耀】居然méiyǒu人趁着这个shíjiān过来杀我,这显然是【无极荣耀】不太合理。

  虽然搞不qīngchǔ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无极荣耀】先弄死这个家伙让我脱离这种状态。

  其实我现在yǐjīng想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这个能力多半是【无极荣耀】一种技能,而这个技能肯定是【无极荣耀】要耗魔的【无极荣耀】。那么,这个耗魔的【无极荣耀】技能必然是【无极荣耀】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技能在启动后,维持它需要一直消耗魔力。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技能只在启动时消耗魔力,但是【无极荣耀】每次启动有一定shíjiān限制,超过shíjiān技能就失效了。不管是【无极荣耀】这两种中的【无极荣耀】哪一种,这个技能都必然是【无极荣耀】有shíjiān限制的【无极荣耀】。所以说,它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迟早是【无极荣耀】会自动解开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我并不想等那么长shíjiān。因为我不zhīdào这个技能到底能坚持多长shíjiān。

  在对方嚣张的【无极荣耀】笑声中,我只是【无极荣耀】用了几秒就想到了另外一个脱离对方控制的【无极荣耀】方法,而且这个比召玫瑰过来帮忙要简单一些。

  为了验证这个方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行,我首先需要做个实验。

  集中注意力开始控制身体。我操纵着zìjǐ的【无极荣耀】身体缓慢的【无极荣耀】转了一个方向。对方被迫跟着我转动了一个方向。紧接着。我开始向前走,不过只走了几步而已。当我停下来的【无极荣耀】shí厚,对方就开始拼命挣扎了起来。因为他终于míngbái我要干shíme了。

  虽然我现在站的【无极荣耀】wèizhì就是【无极荣耀】一片空地,但因为刚才的【无极荣耀】移动,他的【无极荣耀】wèizhì却发生了改变。那家伙现在面前正对着一个大约七八十公分高的【无极荣耀】石柱,这个东西应该是【无极荣耀】之前那个行会总部大门口的【无极荣耀】两根石柱之一,只是【无极荣耀】上半截都yǐjīng粉碎了,就剩下这七八十公分高得一小段还立在那里。不过,有这么点高度就足够我做实验了。

  在对方惊恐的【无极荣耀】眼神中,我首先费劲的【无极荣耀】抬起双手,然后抓住zìjǐ的【无极荣耀】头盔将其摘了下来,而对方被我拖着自然也是【无极荣耀】下掉了zìjǐ的【无极荣耀】头盔。跟这我开始活动腰部前后晃动起来,对方开始拼命的【无极荣耀】抵抗我的【无极荣耀】命令,只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控制力显然比他高的【无极荣耀】多,在我集中注意力之后虽然行动依然受到影响,但其实yǐjīng可以做出很大幅度并拥有一定速度的【无极荣耀】动作来了。

  就在那家伙惊慌的【无极荣耀】表情之中,我猛的【无极荣耀】对着前方来了一个一百多度的【无极荣耀】深鞠躬,然后那家伙就跟着我做了同样的【无极荣耀】动作。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面前是【无极荣耀】空气,所以我只是【无极荣耀】对着空气鞠躬而已,但问题是【无极荣耀】他面前可是【无极荣耀】一块大石头,而且因为柱子是【无极荣耀】被压垮的【无极荣耀】,所以断裂面并不整齐,上面凹凸不平的【无极荣耀】就好像钉板yīyàng。他在méiyǒu带头盔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直接用zìjǐ的【无极荣耀】脸去快速接近这么个东西,那结果自然非常漂亮。

  我只听到结结实实的【无极荣耀】咚的【无极荣耀】一声,扭头一看,那家伙也正满脸是【无极荣耀】血的【无极荣耀】扭头看向我这边。看到这个结果我微微一笑,看来我的【无极荣耀】计划是【无极荣耀】可行的【无极荣耀】。

  既然计划可行,那么下一步就是【无极荣耀】开始搞死这个混蛋了。既然他自愿殿后,让别人逃跑,那就是【无极荣耀】说他yǐjīng准备好当英雄了。虽然英雄都是【无极荣耀】可敬的【无极荣耀】,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敌人的【无极荣耀】英雄对我来说就是【无极荣耀】可憎的【无极荣耀】。所以,我现在对他可是【无极荣耀】yīdiǎn好感也méiyǒu。

  操纵着zìjǐ的【无极荣耀】身体将刚刚插在地上的【无极荣耀】永恒重新捡起来,然后开始尝试让其变形。虽然我的【无极荣耀】技能被封印了,但是【无极荣耀】永恒的【无极荣耀】变形能力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技能,而是【无极荣耀】永恒zìjǐ的【无极荣耀】能力,所以这个变形能力还能用。

  永恒在我的【无极荣耀】控制下逐渐变成了一个7字形的【无极荣耀】结构,但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两端都是【无极荣耀】锋利的【无极荣耀】刀头。将这样子的【无极荣耀】永恒直接插在地上,然后那个7的【无极荣耀】横枝就变成了指向水平方向,而且高度刚好就是【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咽喉wèizhì。

  在看到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shí厚对方就yǐjīngzhīdào我要干shíme了,其实在刚刚我让他撞柱子的【无极荣耀】shí厚他就zhīdào了,只是【无极荣耀】zhīdào归zhīdào,他却是【无极荣耀】拿我yīdiǎn办法也méiyǒu。

  搞定了永恒这边之后,我立刻控制zìjǐ的【无极荣耀】身体带动他一起移动了起来,很快他就被迫挪到了永恒前面,然后在他jùliè的【无极荣耀】抵抗之下,我慢慢的【无极荣耀】向前走了两步,而他则是【无极荣耀】因为跟着我的【无极荣耀】动作一起动,咽喉直接就撞上了永恒横在那里的【无极荣耀】刀刃,这个效果基本上就跟自杀差不多,当然他是【无极荣耀】被我控制的【无极荣耀】。

  在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咽喉被永恒戳穿之后,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依然méiyǒu获得〖自〗由,我不得不控制着他往后退了yīdiǎn。méiyǒu永恒堵在那里。血水立刻喷涌而出,而随着他的【无极荣耀】血水不断喷出去,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上的【无极荣耀】控制力也开始逐渐松懈,十几秒之后当他完全死亡之时,我终于彻底恢复了〖自〗由。

  其实我刚刚一直很疑惑,他为shíme不在最后时刻放弃控制能力,即便还是【无极荣耀】会被杀,但正常人多半不会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zìjǐ往刀刃上撞吧?对于这个问题我唯一能想到的【无极荣耀】结论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技能其实没法〖自〗由解除,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控制方式很死板,一旦启动就只能等它zìjǐ到达时限或者耗尽魔力。亦或者被控制与控制者之间有某一个挂掉了。

  这么死板的【无极荣耀】技能。虽然效果非常逆天,但说实话,我即便是【无极荣耀】学了,多半也不会用。bìjìng不能解除的【无极荣耀】话。会产生很多不可控的【无极荣耀】变数。

  走到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尸体pángbiān捡起永恒。然后收回瑞贝卡,我再次看了眼鬼手信长逃跑的【无极荣耀】方向。这么长shíjiān,使用传送卷轴跑两个来回都够了。所以鬼手信长肯定yǐjīng不在那边了。我虽然确实是【无极荣耀】有办法追踪传送魔法留下的【无极荣耀】信息找到对方的【无极荣耀】传送目标,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我现在连鬼手信长最后在哪传送的【无极荣耀】都不zhīdào,你让我怎们找?就算我能找到传送气息,可是【无极荣耀】刚刚逃跑的【无极荣耀】又不是【无极荣耀】就一个鬼手信长,还有那么多行会会长和玩家,这些人肯定都是【无极荣耀】用传送卷轴离开的【无极荣耀】。这么多人,这么多传送卷轴,我怎么zhīdào哪个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一个个的【无极荣耀】找下去,那不得找到明年去了?所以说,鬼手信长这次算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从我的【无极荣耀】眼皮底下跑掉了。

  “玫瑰。”

  无奈的【无极荣耀】接通通讯,我只能先问下行会那边的【无极荣耀】情况了。

  “shíme事啊?我这边好忙的【无极荣耀】!”玫瑰貌似正在指挥很多人干shíme事情,不断的【无极荣耀】能听到她在让人干这个干那个的【无极荣耀】。

  “我这边遇到一些情况,不过现在跟丢了目标,就想问一下你那现在shíme情况了。”

  “还能是【无极荣耀】shíme情况?不就是【无极荣耀】忙着接收那个城市吗!哦,对了,新城市还méiyǒu命名,你要起名字吗?”

  “不用了。”我拒绝道:“你们随便起吧,反正这个城市不会在我们手里呆多久,很快就会换名字。起了也没用。”

  “这样说貌似确实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呢!”玫瑰好像才想想起来yīyàng说道:“那我们也不费劲去起名字了。这个城市暂时就命名叫未知城市算了。”

  “随你们了。对了,城市里现在有高级人员进驻没?”

  “怎么啦?”

  “我在这边碰到几个熟人。”

  “熟人?”玫瑰显然没míngbái我的【无极荣耀】意思。

  “鬼手信长和冰封女妖。”我直接说道。

  玫瑰略带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他们俩怎么会跑到韩国这边来的【无极荣耀】啊?哦对了,之前我都没来及问。天极盟现在到底是【无极荣耀】个shíme状况啊?”

  我简单的【无极荣耀】将天极盟的【无极荣耀】情况给玫瑰介绍了一下,然后又说道:“现在根据我的【无极荣耀】调查,鬼手信长和冰封女妖以及一部分韩国行会应该是【无极荣耀】组成了同盟,上次在支点城,那些来增援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韩国舰队可能就是【无极荣耀】这个联盟搞出来的【无极荣耀】。因为rúguǒ鬼手信长不是【无极荣耀】完全参与到这个事情之中,很难想象他会变成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走狗。”

  “可是【无极荣耀】rúguǒ事情真的【无极荣耀】像你说的【无极荣耀】yīyàng,那就指不定谁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狗了!”玫瑰说道。

  就好像玫瑰说的【无极荣耀】yīyàng。之前我们以为鬼手信长yǐjīng彻底放弃了作为玩家的【无极荣耀】尊严,甘心跟着个NPC屁股后面混了。尽管八歧大蛇这个NPC确实是【无极荣耀】牛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但再怎么牛那也是【无极荣耀】个NPC。不过,rúguǒ我们假设我这次碰上的【无极荣耀】这个联盟成立的【无极荣耀】比我想象的【无极荣耀】要早一些,也就是【无极荣耀】上次韩国舰队去增援八歧大蛇之前,这个联盟就yǐjīng成立,并且开始实际运作了的【无极荣耀】话……那么鬼手信长很可能就不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走狗,正想干,八歧大蛇可能只是【无极荣耀】被鬼手信长利用了,或者说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长达成了某种协议,反正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地位应该是【无极荣耀】比现在要高一些,并非我们想象中的【无极荣耀】完全变成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忠犬。

  虽然这种事情很恐怖,但是【无极荣耀】仔细想想,貌似这样才符合我们的【无极荣耀】一般认知。bìjìng不管说shíme鬼手信长跑去给个NPC当走狗,这种事情都太离谱了yīdiǎn。相反,rúguǒ我们的【无极荣耀】假设成立,虽然这个家伙听起来很吓人,但从道理上却说的【无极荣耀】通。

  “rúguǒ鬼手信长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早就完成了这个联盟,那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个联盟yǐjīng生效有段shíjiān了。那么据此推论,之前八歧大蛇泄露的【无极荣耀】那段视频……”

  “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弄出去的【无极荣耀】。”玫瑰立刻叫道:“肯定是【无极荣耀】他。能jiēchù到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人都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下,正常来说以鬼手信长当时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声誉,跟着他混的【无极荣耀】必然都不会是【无极荣耀】shíme有良心的【无极荣耀】人,这种人怎么可能tūrán良心发现跑到论坛上去爆料?所以,这个事情应该是【无极荣耀】有人指使的【无极荣耀】。而这个人最大的【无极荣耀】可能性就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zìjǐ。”

  “那就是【无极荣耀】说。八歧大蛇其实是【无极荣耀】在被鬼手信长当枪使?”我总结道。

  玫瑰点头道:“这个分析很靠谱,而且按照这个情况分析,之前鬼手信长做的【无极荣耀】很多qíguài事情也都解释的【无极荣耀】通了。”

  我恍然大悟道:“难怪觉得鬼手信长最近就好像tūrán变成了痴呆了yīyàng,做shíme错shíme。而且好像智力水平直线下降了。rúguǒ按照这个分析来看的【无极荣耀】话。这一系列的【无极荣耀】情况都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故意的【无极荣耀】。他这是【无极荣耀】在示敌以弱。同时利用zìjǐ的【无极荣耀】连续失误让八歧大蛇以为他就是【无极荣耀】个莽夫,这样八歧大蛇才不会怀疑他,而甘愿给他当枪使。”

  “可是【无极荣耀】。我觉得这个情况貌似也不太对。”玫瑰忽然说道。

  “怎么了?你又发现shíme了?”

  “你想啊!”玫瑰说道:“虽然鬼手信长最近连续干傻事的【无极荣耀】情况有些qíguài,但以前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貌似也不是【无极荣耀】很聪明吧?要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智慧,我只能说是【无极荣耀】比正常人稍微好点,但也绝地算不上shíme人中龙凤,他能在〖日〗本获得现在的【无极荣耀】地位,说实话,运气的【无极荣耀】成分占了很大比重。他不过是【无极荣耀】刚好崛起在松本正贺被我们打击之后,〖日〗本玩家出现情绪低落的【无极荣耀】那个特殊时期。说白了他就是【无极荣耀】被时势造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个英雄,他zìjǐ只是【无极荣耀】比普通人强yīdiǎn而已。rúguǒ说是【无极荣耀】我们zìjǐ计划出了这么复杂的【无极荣耀】大型计划,那还说的【无极荣耀】过去,可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那种人,你觉得他能想到这么多东西?”

  “那就是【无极荣耀】说,鬼手信长只是【无极荣耀】参与者,主导这个计划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他?”

  “肯定不是【无极荣耀】他。”玫瑰断定道:“你说这次碰到的【无极荣耀】那些人里面有不少俄罗斯人,而且你还看到了冰封女妖。女妖之家当初在俄罗斯的【无极荣耀】统筹和指挥能力我们都亲身体会过,他们绝对有这个能力运转这种计划,所以说,rúguǒ鬼手信长不是【无极荣耀】幕后主使者,那多半就是【无极荣耀】冰封女妖了。”

  我皱着眉头点点头道:“rúguǒ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样,那麻烦可就大了。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女妖之家虽然从规模上来说只是【无极荣耀】个小型行会,但它实际上却是【无极荣耀】俄罗斯行会的【无极荣耀】风向标和总指挥部。他们有整个俄罗斯的【无极荣耀】资源做后盾,还有超强的【无极荣耀】研发能力,再加上超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如今还弄到了一大帮韩国行会和鬼手信长这样的【无极荣耀】盟友,甚至连八歧大蛇都成了他们间接控制的【无极荣耀】力量之一。这样的【无极荣耀】女妖之家yǐjīng是【无极荣耀】个非常恐怖的【无极荣耀】存在了!”

  “别忘记了还有那种能跟核武器一较长短的【无极荣耀】超级炸弹。”玫瑰补充道。

  “算了,这个事情光靠想是【无极荣耀】没用的【无极荣耀】。”我说道:“你那边有些shíme人能调动的【无极荣耀】吗?趁着帮朴银他们搞定麻烦的【无极荣耀】机会,我想趁机把这个事情尽快弄qīngchǔ。鬼手信长和冰封女妖他们的【无极荣耀】这个联盟太危险了,必须尽快调查qīngchǔ。”

  “地下shìjiè那边好像等的【无极荣耀】有点急,你要不要处理一下先?”玫瑰问道。

  听到玫瑰提起这个我才想起来之前答应黑暗评议会尽快完成贸易合作的【无极荣耀】事情来着,只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这个事情我就没法管了。“唉,行会越来越大,总感觉有点忙不过来的【无极荣耀】感觉。”

  “你就知足吧。有我和军神在,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事情yǐjīng比别的【无极荣耀】行会少很多了。黑暗评议会那边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鬼手信长和冰封女妖这边的【无极荣耀】事情太危险了,我必须首先搞定这个事情。不过黑暗评议会那边的【无极荣耀】事情早一天完成就早一天赚钱,也不能耽搁。这样吧。黑暗评议会那边派个行会里的【无极荣耀】高级玩家去和他们谈,不行你zìjǐ跑一趟。”

  “你让我出外勤?”

  “这不是【无极荣耀】没办法吗?”

  “那好吧!”玫瑰说道:“那你这边需要shíme人协助你?我去给你调过来。”

  “这种事情当然是【无极荣耀】需要高手了。那几位现在都在忙shíme?没问题的【无极荣耀】话调俩过来吧。”

  “克利斯缔娜目前在俄罗斯前线,暂时不指望调动了。她需要坐镇在那边不能动。真红现在也有工作,走不开。金币倒是【无极荣耀】有空,不然我让她过去支援你吧?”

  “就一个人啊?”

  “那怎么办?调集二线高手?”

  “二线……行会神族那边呢?”

  “不是【无极荣耀】吧?那些大神出个门很麻烦的【无极荣耀】!再说韩国那边的【无极荣耀】神族势力可是【无极荣耀】还在呢。你不怕引发韩国神族介入搞出更大麻烦来?”

  “危难时刻管不了那么多了。再说韩国就这屁大点dìfāng,dìfāng神族能强到哪去?而且以韩国的【无极荣耀】历史文化来说,韩国的【无极荣耀】神族多半是【无极荣耀】和天庭有所牵扯的【无极荣耀】,实在不行我就拿着鸡毛当令箭,用阎王令吓唬他们。我就不信那帮韩国神族敢跟天庭对着干。”

  “这个倒也是【无极荣耀】也办法。”玫瑰最后点头道:“rúguǒ你不怕的【无极荣耀】话,行会神族这边基本都有空。哦,对了,泊尔塞福涅不行,她要照顾南美洲那棵生命之树。”

  “那就让波塞冬过来。”

  “海皇?”

  “韩国四面都是【无极荣耀】水,海神的【无极荣耀】能力很有用。嗯,要不然把哈迪斯也叫上?”

  “喂,动用这么高级的【无极荣耀】力量你不怕引起纷争啊?还是【无极荣耀】低调点吧!”

  “那就让潘多拉过来。对,就让潘多拉和波塞冬一起来吧。”

  “了解,我这就去叫人。”(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