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强行突入

第三百二十一章 强行突入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会长,我好像发现了他们离开的【无极荣耀】空间通道。”潘多拉忽然站在一堵坍塌了一半的【无极荣耀】墙壁前面冲我喊道。

  “这就来。”

  我们迅速的【无极荣耀】跑到潘多拉身边,结果正好看到潘多拉在一面墙的【无极荣耀】前面这里摸摸那里碰碰。看到我们过来了她才说道:“这里有两组传送信息,其中一组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之一。”说完之后她又指了一下对面的【无极荣耀】一座建筑道:“还有六个目标在那边的【无极荣耀】建筑旁边,但是【无极荣耀】其中只有三组信息可以辨认,剩下的【无极荣耀】三组因为被后来的【无极荣耀】传送通道覆盖,所以已经没法读取了。”

  “那我们要怎么办?”金币问道。

  “祈祷能在可以追踪的【无极荣耀】四个目标之中找到我们需要的【无极荣耀】目标吧。”波塞冬说道。

  “那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先从这边的【无极荣耀】这个开始吧?”我转头对潘多拉说道。

  “我建议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先从那边那个开始。”潘多拉指了下对面墙壁边上的【无极荣耀】一个地方说道。

  我看了下那边问道:“为什么建议先从那边开始?”

  “因为那边的【无极荣耀】那组人离开之前似乎从别人那里接收了一件看起来像是【无极荣耀】某种魔动设备的【无极荣耀】装置,所以我觉得他们那一组非常的【无极荣耀】可疑。”

  “听起来确实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可疑。”我点点头说道,同时看向那边说道:“那么我们就先从那边开始吧。”

  “好的【无极荣耀】,不过开始之前我们需要做一点准备工作。”潘多拉说完就走到了那边的【无极荣耀】那个传送阵旁边,然后朝我伸出了一只手说道:“红纹魔晶石六块,谢谢。”

  “稍等。”我迅速的【无极荣耀】在自己的【无极荣耀】凤龙空间之中翻找了起来,多亏我有在凤龙空间储存各种杂物的【无极荣耀】习惯,现在我的【无极荣耀】凤龙空间几乎已经赶得上大型杂货店了,里面什么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东西都有。魔晶石这种东西用到的【无极荣耀】概率还算比较高。所以我有准备很多,不但有红纹的【无极荣耀】,其他等级的【无极荣耀】我也都有,而且备份了好多。

  得到了六块还算品质不错的【无极荣耀】红纹魔晶石之后潘多拉便开始在地上布置魔法阵,不过魔法阵并非只用魔晶石就可以的【无极荣耀】。不过,不得不说神族在某些方面确实是【无极荣耀】很牛,因为潘多拉除了跟我要魔晶石之外只是【无极荣耀】和我要了一小块墨玉和指甲盖那么大的【无极荣耀】一点点星辰沙,至于魔法阵的【无极荣耀】主导,也就是【无极荣耀】勾画魔法阵图的【无极荣耀】材料。她直接选用了波塞冬的【无极荣耀】血液,而且是【无极荣耀】现场让波塞冬弄破手指挤出来的【无极荣耀】。

  大家都知道魔法阵的【无极荣耀】勾画材料一般分为两个类型,一种是【无极荣耀】永久性的【无极荣耀】,一般使用渗刻技术雕刻在魔法阵图板上。那种魔法阵的【无极荣耀】勾画材料一般会是【无极荣耀】秘银、黑檀金或者其他什么魔法金属,但对于临时性的【无极荣耀】魔法阵。使用那些东西显然不合适,所以我们会考虑使用一些更简单的【无极荣耀】东西。这其中使用最广泛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血液。一般除了少数完全没有魔法天赋的【无极荣耀】生物之外,大部分生物的【无极荣耀】血液都是【无极荣耀】可以用作魔力传导的【无极荣耀】,不同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魔阻不一样。这个魔阻的【无极荣耀】概念有点像电阻,专门用来形容一种物质对魔力传导的【无极荣耀】阻碍效果。魔兽的【无极荣耀】血液通常都是【无极荣耀】魔力传导的【无极荣耀】优良导体,因为魔兽们本身就会魔法,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血液也可以携带魔力。而神族作为一种对能量控制非常精通的【无极荣耀】存在。他们的【无极荣耀】血液自然是【无极荣耀】比魔兽的【无极荣耀】血液更加好用,所以波塞冬的【无极荣耀】血几乎可以说是【无极荣耀】最完美的【无极荣耀】魔法阵绘制材料了。当然,一般情况下你是【无极荣耀】不可能有机会弄到神血的【无极荣耀】。毕竟除非他们自己愿意,即便让他们受伤也不是【无极荣耀】件简单的【无极荣耀】事情。想要采集这些血液就更难了。好在波塞冬不再乎那点血,所以很自觉的【无极荣耀】帮我们挤了一些。

  魔法阵搞定之后我们就按照潘多拉的【无极荣耀】要求全都站到了那个魔法阵之上,然后她就开始念诵咒语,随着魔力的【无极荣耀】注入。魔法阵上的【无极荣耀】线条开始逐渐亮起,大量蓝色的【无极荣耀】电弧在我们身边游走。感觉好像磁暴一样。

  就在我们这边启动了魔法阵的【无极荣耀】同时,另外一边,一处韩国行会的【无极荣耀】专属城市之中,一处不对外开放的【无极荣耀】秘密传送阵上突然出现了诡异的【无极荣耀】现象。

  这是【无极荣耀】一座秘密传送阵,仅限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一部分人员使用,甚至连他们自己的【无极荣耀】部分会员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传送阵存在。当然,因为这是【无极荣耀】秘密传送阵,所以它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无极荣耀】修在地上,所以它其实是【无极荣耀】一座地下传送阵。

  放置这个传送阵的【无极荣耀】地方是【无极荣耀】一处巨大的【无极荣耀】地下建筑群边缘的【无极荣耀】一个独立房间,这个房间中除了这个传送阵之外还堆积着少量杂物,而此时,有两名玩家和四个NPC正站在房间门口在说着什么。不过,就在他们聊得起劲的【无极荣耀】时候,原本漆黑的【无极荣耀】传送阵所在房间内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传来了啪的【无极荣耀】一声响,同时,在传送阵的【无极荣耀】正上方一米多高的【无极荣耀】地方,空气中出现了一道微弱的【无极荣耀】蓝色电弧。这道电弧出现的【无极荣耀】非常诡异,而且仅仅在空中延伸了不到一尺长就消失了,但因为这个房间现在处于不使用的【无极荣耀】状态,所以房间里的【无极荣耀】光源都没有启动,目前这里唯一的【无极荣耀】光源就是【无极荣耀】外面的【无极荣耀】走廊里照进来的【无极荣耀】一点光线,这也是【无极荣耀】那几个玩家和NPC为什么都站在门口而不是【无极荣耀】房间里面的【无极荣耀】原因,因为里面太黑了。

  但是【无极荣耀】,正因为这个房间很黑,所以,刚才那道蓝色的【无极荣耀】电弧就显得异常扎眼了,几乎是【无极荣耀】一瞬间六个人就一起将目光转向了这边,然后定在了那里傻愣愣的【无极荣耀】看着那个空无一人的【无极荣耀】传送阵。

  大约静默了有四五秒之后,其中一个玩家疑惑的【无极荣耀】说道:“见鬼了!难道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错觉?”

  “不,我也看到了!”另外一个人说道。

  其他人正想附和,突然那漆黑的【无极荣耀】传送阵上方又是【无极荣耀】一道电弧一闪而过,而且这次的【无极荣耀】电弧明显比上次的【无极荣耀】要粗壮很多也长了很多。当然,剧烈的【无极荣耀】放电现象也产生了一声空气的【无极荣耀】爆鸣声,这一下让六个人同时从扭头看向这边的【无极荣耀】动作变成了正对着这边,然后一起吃惊的【无极荣耀】看着这边。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们发表什么意见。那边的【无极荣耀】那个传送阵上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再次出现了第三道和第四道电弧。这两道电弧都是【无极荣耀】从地面上冒出来,然后在空中弯曲成一个弧形又连接回地面上,看起来就好像一个闪电拱门。但是【无极荣耀】,这还只是【无极荣耀】个开始。随着这两道电弧的【无极荣耀】出现,传送阵上开始更加频繁的【无极荣耀】出现闪电,一道道的【无极荣耀】电弧好像魔鬼的【无极荣耀】爪牙一般四处乱扫。虽然还没有破坏到任何东西,但看起来却是【无极荣耀】相当吓人。

  在这些人傻愣了足有五六秒之后,房间里原本安装的【无极荣耀】那些用于照明的【无极荣耀】魔晶灯突然集体闪了一下,虽然亮光很微弱。但确实是【无极荣耀】亮了一下。这些人看到这个现象都是【无极荣耀】一愣,但是【无极荣耀】随后他们就集体的【无极荣耀】表情一变。这帮人终于是【无极荣耀】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开始一起往房间里跑,而就在他们往房间里跑的【无极荣耀】过程中,那些灯已经开始越来越频繁的【无极荣耀】闪烁了起来。并且频率越来越快,亮度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亮。

  六个人跑进房间之后都没管别的【无极荣耀】东西,而是【无极荣耀】一窝蜂的【无极荣耀】全都冲到了传送阵周围。原本应该完全保持静默的【无极荣耀】传送阵此时却并非静默状态。他们可以清楚的【无极荣耀】看到刻录在地面上的【无极荣耀】永久性传送阵上的【无极荣耀】一部分线路已经亮了起来,而且这些光芒正在逐渐向周围蔓延。

  用过魔法阵的【无极荣耀】玩家都知道,魔法阵在启动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会发光的【无极荣耀】,而传送阵其实也是【无极荣耀】一种魔法阵,所以它在启动的【无极荣耀】时候也是【无极荣耀】会发光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启动应该是【无极荣耀】一瞬间就完全亮起,然后完成传送,不应该这样一点点的【无极荣耀】逐渐亮起,更不应该出现这种部分字符亮起部分不亮的【无极荣耀】情况。这种匪夷所思的【无极荣耀】现象让六个人都看呆了。

  在吃惊了几秒之后总算又个家伙反应了过来赶紧从身上拿出了一枚水晶猛地砸在了地上。伴随着啪的【无极荣耀】一声响。水晶被摔的【无极荣耀】粉碎,而不到五秒之后房间外面就突然冲进来一个人。

  “该死的【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那个家伙一边往这边跑一边大喊着,而在他的【无极荣耀】背后还跟着七八个人。

  站在传送阵边上的【无极荣耀】六个人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向后退了几步并指着传送阵说道:“十几秒前它突然就这样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个人直接冲上传送阵一把推开一个玩家,然后看着脚下正在逐渐亮起的【无极荣耀】传送阵说道:“该死。传送阵正在活化。有人在强行连接我们的【无极荣耀】传送阵。”

  “强行连接?”旁边的【无极荣耀】玩家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传送阵还可以强行连接的【无极荣耀】吗?”

  “一般情况不行,但如果有超强的【无极荣耀】能量,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我不知道对方是【无极荣耀】怎么获得我们的【无极荣耀】坐标并从哪里弄来那么多能量的【无极荣耀】!”他说完突然猛地扑到传送阵上大喊道:“快,拆掉那些魔晶石,不能让传送阵启动!”

  其实这个人作出的【无极荣耀】选择非常正常。我们可以将传送阵想象成一道大门,现在正有人在猛砸你家的【无极荣耀】大门,而且看起来大门随时会被砸开的【无极荣耀】样子,这个时候在没有办法确认外面是【无极荣耀】什么人的【无极荣耀】前提下,你是【无极荣耀】会去开门还是【无极荣耀】将门堵上?稍微有点脑子的【无极荣耀】人应该都不会去开门吧?尤其是【无极荣耀】这地方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个秘密所在,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不对外开放的【无极荣耀】情况下。

  听到那人的【无极荣耀】提醒,周围的【无极荣耀】几个人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扑到传送阵上将那些作为节点的【无极荣耀】魔晶石全都翘了下来,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们拆掉所有魔晶石之后,这些人却绝望的【无极荣耀】发现魔法阵依然在逐渐亮起,除了闪亮的【无极荣耀】速度变慢了一点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该死,对方的【无极荣耀】能量太强了,根本没法停止!”

  “那怎么办啊?”在场的【无极荣耀】人都看向了那个说话的【无极荣耀】家伙,显然他是【无极荣耀】这里最了解传送阵的【无极荣耀】人。

  这个家伙在众人的【无极荣耀】问题中皱眉看着地上的【无极荣耀】传送阵以及空中的【无极荣耀】那个已经逐渐成形的【无极荣耀】电球,稍微停顿了几秒之后他突然转身冲到房间边缘,然后搬起一件杂物就朝着〖中〗央的【无极荣耀】电球扔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当那个东西碰到电球的【无极荣耀】瞬间,就好像是【无极荣耀】掠过一道激光束一样,那个物体接触到电球的【无极荣耀】部分瞬间就不见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继续穿过了这个魔法阵落在了对面的【无极荣耀】地面上。

  “不行了!空间连接已经完成了!”那个家伙解释道:“对方已经完成了最麻烦的【无极荣耀】空间链接。现在需要的【无极荣耀】知识将缺口撑大到足够他们过来就可以了。快,去通知会长,就说我们这边被人入侵了。”

  “明白。”门口的【无极荣耀】几个人转身就跑了出去,不过他们还没跑两步就听到前面一阵脚步声传来,抬头一看他们的【无极荣耀】会长居然正带着一帮人跑过来。

  那个会长在冲进房间之后立刻就看到了悬浮在传送阵上方的【无极荣耀】那个电球,然后他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啊?”

  那个颇为懂行的【无极荣耀】家伙走到会长身边说道:“有人强行连接了我们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并且用远程输送能量的【无极荣耀】方式强行打开了空间通道完成了连接,现在他们只是【无极荣耀】还没有打开足够大的【无极荣耀】缺口,所以暂时没人过来,只是【无极荣耀】照这个速度。不出两分钟这个开口就足够一个正常人不弯腰的【无极荣耀】直接走过来了!”

  “居然有人可以强行连接我们的【无极荣耀】传送阵?”那个会长也是【无极荣耀】和其他会员一样不能理解这种情况。

  “会长,现在不是【无极荣耀】纠结这个的【无极荣耀】时候吧?”那个懂行的【无极荣耀】家伙说道:“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尽快阻止抵抗。不管对方为什么强行连接我们的【无极荣耀】传送阵,但只要是【无极荣耀】能强行连接传送阵的【无极荣耀】,必然就不会是【无极荣耀】什么泛泛之辈,我们必须小心。”

  “不。不用防御了,赶紧撤离。”那个会长斩钉截铁的【无极荣耀】说道。

  “啊?”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全都愣在了那里,因为他们想不通为什么连抵抗的【无极荣耀】尝试都不去试一下就要跑。

  这个会长大概也知道不说明一下这些人是【无极荣耀】不会乖乖跟着他跑的【无极荣耀】,所以他立刻用尽量简单的【无极荣耀】语句说道:“我们之前得罪了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紫日,这肯定是【无极荣耀】他追过来了!”

  “我靠!”那个懂行的【无极荣耀】家伙听到这个话爬起来就跑,而其他人的【无极荣耀】反应也不差多少。但是【无极荣耀】,这种时候再想跑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呲呲……呲呲……轰嗡嗡嗡嗡……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无极荣耀】电流声。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医生剧烈的【无极荣耀】爆炸,然后传送阵上方突然就张开了一个黑洞,接着房间里因为这个声音本能的【无极荣耀】回头去看的【无极荣耀】那些人就看到了四个人影从黑洞中翻着跟头滚了出来。

  “啊……疼疼疼……”金币一个跟头摔在地上,然后抱怨着:“潘多拉你的【无极荣耀】传送就不能稳定一点吗?”

  在众人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一位一身黑色长裙的【无极荣耀】黑长直美女从地上缓缓的【无极荣耀】站了起来,同时还在说道:“强行链接别人的【无极荣耀】传送阵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个非常困难的【无极荣耀】事情,我能保证传送精度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种颠簸你就不要太在意了。换个人来也不会比我更好了。除非他是【无极荣耀】空间之神。”

  “行了行了,这里还有人呢!”我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环视了一圈房间里的【无极荣耀】情况。

  因为空间通道已经完成了它的【无极荣耀】使命,所以自动消失了,因此没有了能量补充,房间里的【无极荣耀】魔晶灯都相继熄灭了下去,不过因为外面的【无极荣耀】走廊还亮着灯,所以这个情况并不影响视线,再说就算全黑我也照样看得见。

  此时房间里起码有二十几个人存在,外面的【无极荣耀】走廊上也全是【无极荣耀】人,保守估计这里已经聚集了五十多人,听脚步声还有人在往这里跑,显然这边很快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当然,我并不在乎这些,毕竟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四个人战斗力都是【无极荣耀】破表的【无极荣耀】,所以一般战斗人员在我们面前不过是【无极荣耀】杂鱼而已,根本不可能阻挡我们的【无极荣耀】前进。

  在看到我们之后现场的【无极荣耀】人都陷入了呆滞状态,不过很快他们就恢复了过来。之前让大家撤离不过是【无极荣耀】因为不想和我发生战斗,但现在我已经出现了,再跑就只能被屠杀了,虽然留下来防守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结果,但人都是【无极荣耀】这样,不试试的【无极荣耀】话,谁也不愿因坐着等死的【无极荣耀】。

  “别怕,我们人多,大家冲啊。”虽然是【无极荣耀】那个会长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但第一个喊话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那个对传送阵非常懂行的【无极荣耀】家伙,显然这是【无极荣耀】个能人。

  在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呼喊下,房间里的【无极荣耀】其他人纷纷拿出了武器戒备的【无极荣耀】看向了我们,而那个家伙自己却是【无极荣耀】一把拉住他们会长转身就跑。很明显,他们没打算留下等死,而是【无极荣耀】打算依靠一般会员和NPC的【无极荣耀】牺牲来暂时阻挡我们的【无极荣耀】追击好方便他们跑掉。

  看到那家伙拉着他们会长转身就跑。我立刻指着那边喊道:“就是【无极荣耀】那个家伙,别让他们跑了。”

  “我来开路。”金币自告奋勇的【无极荣耀】冲在了第一个,然后将她的【无极荣耀】剑囊向前一扔,漫天飞剑瞬间就覆盖了房间里的【无极荣耀】大部分区域,然后就是【无极荣耀】一阵整齐的【无极荣耀】刀剑入肉的【无极荣耀】声音。这里的【无极荣耀】人员几乎有一半都是【无极荣耀】技术人员,几乎毫无抵抗力就被干掉了。剩下的【无极荣耀】战斗人员其实实力也不咋地,加上人数不是【无极荣耀】很多,几乎都没啥反应就被一起秒掉了。不过对方的【无极荣耀】会长跑的【无极荣耀】确实是【无极荣耀】快,就这么一耽搁顶多两秒的【无极荣耀】时间。我们冲到外面他们会长就已经到了对面的【无极荣耀】走廊拐弯处,这个速度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跟瞬间移动差不多了!

  看到对方跑了,我当然不会放过他们,立刻就放开速度冲了上去。金币和潘多拉她们速度都不慢,看到我跑他们当然也跟了上来。

  这里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秘密基地。并非迷宫,所以走廊很短,我们刚跑了几步就到头了,转过最后看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弯道之后我们向前跑了不到五米就进入到了一个地下大厅。

  我们出现的【无极荣耀】位置并不在这个大厅的【无极荣耀】地面上,而是【无极荣耀】在二楼的【无极荣耀】位置。实际上这个大厅除了地面之外,上面还有两圈扶梯,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这就是【无极荣耀】中间那一层。顶上还有一圈扶梯,下面则是【无极荣耀】地面。

  这个大厅的【无极荣耀】面积并不小,踢足球可能不够,打篮球绝对富余。我们进入大厅之后发现那个会长并未逃跑。而是【无极荣耀】正站在大厅一端的【无极荣耀】一个类似于舞台一样的【无极荣耀】区域。这个区域比大厅的【无极荣耀】地面高了三级台阶的【无极荣耀】高度,上面和大厅〖中〗央一样的【无极荣耀】空旷,只在其背靠的【无极荣耀】墙壁前面摆放着一尊巨大的【无极荣耀】雕像。

  这尊雕像并不是【无极荣耀】个简单的【无极荣耀】人像,而是【无极荣耀】一尊骑士像。雕塑中的【无极荣耀】骑士看起来面貌非常的【无极荣耀】粗犷。身形很巨大,肌肉隆起。相当夸张,面部线条刚硬无比,满脸大胡子,有种海盗一般的【无极荣耀】感觉。而且,这家伙身上的【无极荣耀】服装并不完全是【无极荣耀】铠甲。事实上他的【无极荣耀】铠甲只有简单的【无极荣耀】背心一样的【无极荣耀】胸甲和手腕以及膝盖、小腿这样的【无极荣耀】地方有金属部件,其他的【无极荣耀】地方都是【无极荣耀】某种厚实的【无极荣耀】服装,不过因为是【无极荣耀】石雕,所以看不出具体材质,只知道脖子那里有很厚的【无极荣耀】动物皮毛制作的【无极荣耀】围脖。

  很明显,这个骑士是【无极荣耀】生活在很寒冷的【无极荣耀】地方的【无极荣耀】某个神祗或者是【无极荣耀】英雄,他的【无极荣耀】服装相当的【无极荣耀】厚实。在他的【无极荣耀】身下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坐骑,一只和他差不多,感觉健壮无比的【无极荣耀】马形生物。之所以说这个是【无极荣耀】马形生物而不是【无极荣耀】马,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嘴巴里居然有獠牙,而且头顶有两根牛角一样的【无极荣耀】犄角,要不是【无极荣耀】身体结构不一样,这东西倒是【无极荣耀】很像非洲大草原上的【无极荣耀】角马。不过我觉得这个东西应该北欧森林中拉原木的【无极荣耀】那种载重马和角马的【无极荣耀】混合体,并且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尾巴也不是【无极荣耀】马尾巴那样只有毛,而是【无极荣耀】一根真正的【无极荣耀】覆盖着鳞片的【无极荣耀】尾巴。所以说,这个东西只是【无极荣耀】像马,但绝对不是【无极荣耀】马,至少不是【无极荣耀】一只正常的【无极荣耀】马。

  雕塑中的【无极荣耀】这匹马形生物正用两只后踢站在地上,前半个身体几乎都立了起来保持了一个往上跃的【无极荣耀】姿势,而那个骑士则是【无极荣耀】单手控制着缰绳端坐马上,另外一只手高举着一柄长剑抬头看着剑尖,相当有气势的【无极荣耀】感觉,甚至有种让人想要后退的【无极荣耀】感觉。

  不过,虽然那个雕塑非常的【无极荣耀】有气势,但我们现在注意的【无极荣耀】却不是【无极荣耀】那尊雕像,而是【无极荣耀】在它前面跪着的【无极荣耀】四名骑士。

  这四个骑士都没有坐骑,但是【无极荣耀】他们全都穿着全覆盖式的【无极荣耀】铠甲,并且都保持着单腿下跪的【无极荣耀】姿势跪在雕像前面。我们进来之前他们大概是【无极荣耀】在祈祷什么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进入显然是【无极荣耀】打搅到了这些骑士的【无极荣耀】祈祷,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目光全都转向了我们这边。

  说实话地上这四位的【无极荣耀】打扮都非常的【无极荣耀】拉风,他们不但在身上穿着全覆盖式的【无极荣耀】铠甲,而且背后还有一条一面黑一面红的【无极荣耀】大披风。本来因为他们都单膝下跪的【无极荣耀】跪在那里,所以我们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人的【无极荣耀】身材问题,但是【无极荣耀】随着我们的【无极荣耀】进入,他们全都从地上站起来之后,我们才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这四个骑士的【无极荣耀】身材都很吓人。

  因为铠甲的【无极荣耀】样式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而且盖住了面部,所以四名骑士的【无极荣耀】造型几乎看不出任何区别。当他们站起来之后我们发现他们的【无极荣耀】身材居然也是【无极荣耀】一模一样,全都一样的【无极荣耀】身高和体型,而且,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身高不是【无极荣耀】正常人的【无极荣耀】一米多的【无极荣耀】样子,而是【无极荣耀】高达两米一以上,在我们面前感觉他们就是【无极荣耀】小巨人的【无极荣耀】感觉。而且,即便是【无极荣耀】身高有两米一以上,这些家伙看起来依然丝毫都不细瘦。你甚至会觉得他们有些强壮的【无极荣耀】过了头,整个人都有种横过来的【无极荣耀】感觉。那粗壮的【无极荣耀】上肢和肩宽都说明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力量惊人,再配合这一身的【无极荣耀】重型板甲,不难猜测,这些家伙都是【无极荣耀】坦克一般的【无极荣耀】人物。必要的【无极荣耀】时候你甚至可以让他们客串推土机帮你拆房子什么的【无极荣耀】。反正这些人的【无极荣耀】破坏力不会比推土机差多少就是【无极荣耀】了。

  “怎么会碰上这种怪物的【无极荣耀】啊!”金币看到这种人就开始头疼,因为她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主要是【无极荣耀】面杀伤,攻坚其实不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强项。相反,要是【无极荣耀】真红在这里,碰上这些人肯定会非常高兴,因为真红最擅长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拆房子,对付这些坦克一般的【无极荣耀】人物。真红的【无极荣耀】力量显然才是【无极荣耀】最合适的【无极荣耀】。

  “侵犯了我主的【无极荣耀】荣光,你们准备好受死了吗?”

  地上的【无极荣耀】四个家伙在站起来之后就集体转向了我们,然后中间一个骑士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接着也不等我们反应。那四个家伙就直接从下面蹦了上来。

  对方正好四个人,我们这边也是【无极荣耀】四个人,所以不用我说什么,大家立刻就分散开来决定一人对付一个。

  因为上面的【无极荣耀】扶梯本身比较窄。我觉得四个人堆在一起可能会有点拉不开,所以在那些家伙蹦起来之后我就立刻一脚踩上栏杆纵身跳了下去。在空中和一个家伙对撞在一起,然后双双落地,另外三个人则是【无极荣耀】飞上了扶梯和潘多拉她们对上了。

  我这边和那个重甲骑士刚一落地对方立刻就站起来向我冲了过来,随着他的【无极荣耀】每一步落地,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大理石都会被踩出一圈圈的【无极荣耀】蜘蛛网一样的【无极荣耀】裂纹。很明显,这家伙的【无极荣耀】体重已经超越吨级概念了,毕竟那可是【无极荣耀】大理石啊!没有足够的【无极荣耀】重量,什么东西能把这个玩意碾成粉呢?

  看着那个好像头蛮牛一般冲过来的【无极荣耀】家伙,我并未有任何的【无极荣耀】慌乱。拼力量我未必就输他,虽然自重方面可能有点吃亏,但这都不是【无极荣耀】问题,我相信我的【无极荣耀】敏捷可以弥补这点小小的【无极荣耀】不足。

  眼看着对方猛冲而来,我直接一个侧身就想闪过去,但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反应却是【无极荣耀】出奇的【无极荣耀】快,居然在路过我身边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身体一歪,一只脚向前一撑,整个人横向滑行了一段正好到我面前,而此时因为他是【无极荣耀】侧身的【无极荣耀】,所以等于是【无极荣耀】正好面对着我,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对方的【无极荣耀】攻击可以说都是【无极荣耀】全部对准了我的【无极荣耀】。不过,这家伙实在是【无极荣耀】太托大了,居然没用武器,而是【无极荣耀】直接一拳轰了过来。

  看到那个大拳头,我直接一低头就钻了过去,然后左臂顶着盾牌向上一提,当的【无极荣耀】一声将其的【无极荣耀】右拳格偏,跟这猛然近身,右手刃爪弹出,对着他的【无极荣耀】侧腰肋骨的【无极荣耀】位置就一拳砸了上去。不过,就在我拳头即将砸到他之前,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左臂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不知道怎么就甩了过来,我迫不得已只能收臂格挡,结果胳膊上立刻就挨了一下狠的【无极荣耀】,把我整个人都砸的【无极荣耀】失去重心向侧面飞了出去。

  虽然失去了重心,但我毕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就势在地上单手一撑,一个侧翻在空中调整体态,然后平稳落地,只是【无极荣耀】落在地上之后依然向后滑行了足够五米才抵消掉那一拳的【无极荣耀】威力。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力量真是【无极荣耀】大的【无极荣耀】吓人,要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铠甲够结实,刚才那一击搞不好就把我的【无极荣耀】胳膊砸骨折了,但就是【无极荣耀】这样我也依然被震得手臂生疼。

  对方一拳得手并未停顿,立刻转身迈开大步就轰隆隆的【无极荣耀】冲了上来。看到那家伙再次充上来,我立刻将刃爪收了起来。很明显,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近身格斗能力非常之强,依靠刃爪可能占不到便宜,所以我干脆放弃了刃爪,直接将永恒换到了手上。

  对面那家伙猛冲到我的【无极荣耀】面前,突然左腿跨出了不正常的【无极荣耀】一个大步,摆出了一个弓马一步踩在地上。同时左拳带着呼啸的【无极荣耀】风声猛地一拳就挥了过来。我知道这拳的【无极荣耀】威力非常之大,所以我也没想着去硬接,而是【无极荣耀】一点地面,整个人向后飞出去七八米,落地之后已经和对方拉开了距离。

  那个家伙一拳挥空之后并未停顿,立刻再次冲了过来,但是【无极荣耀】这次我却没打算再躲了。“他奶奶的【无极荣耀】就你会撞人吗?”我说着直接跳了起来,然后一个响指将钢爪召唤了出来。

  和夜影比起来钢爪的【无极荣耀】速度可能是【无极荣耀】非常弱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钢爪有钢爪的【无极荣耀】优势。起码人家脑袋上那俩犄角就是【无极荣耀】天生的【无极荣耀】攻城锤,在撞击方面他是【无极荣耀】非常有优势的【无极荣耀】。

  其实钢爪比起夜影来说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体型。夜影虽然在马形生物之中也算是【无极荣耀】很大的【无极荣耀】,但毕竟还是【无极荣耀】正常生物,只是【无极荣耀】比一般的【无极荣耀】马大了百分之三十而已。但是【无极荣耀】钢爪不一样,他的【无极荣耀】体型已经超越了正常生物的【无极荣耀】范畴,虽然和巨龙什么的【无极荣耀】没法比,但好歹人家也有十几米的【无极荣耀】身长,体重也有好几吨了。这么大的【无极荣耀】身体,加上底盘低矮,钢爪的【无极荣耀】稳定性是【无极荣耀】夜影绝对没法相比的【无极荣耀】。所以比赛撞击,钢爪并不怕谁。

  在一阵隆隆的【无极荣耀】巨响声中重甲骑士和钢爪迅速接近,然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两者撞在了一起。钢爪被撞的【无极荣耀】头部高高昂起,前肢都离开了地面。差点就翻过去了,而对面的【无极荣耀】重甲骑士却更加凄惨一些。毕竟体重方面吃点亏,那家伙直接由前进变成了向后倒飞。不过,我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它。之前钢爪冲锋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在钢爪的【无极荣耀】背上,现在趁着那一撞得机会我也向前飞了出去。正好和那家伙一起保持着同方向前进。

  因为我是【无极荣耀】主动起跳,他是【无极荣耀】被撞飞的【无极荣耀】,所以我比他飞的【无极荣耀】稍微高了一点。在空中我就将永恒变成了永恒钩镰枪,然后借助下落的【无极荣耀】惯性,在空中一下踩在他的【无极荣耀】胸口之上,永恒钩镰枪被我双手握着对准他的【无极荣耀】心脏位置一下全部捅了进去,直接在他身上开了个窟窿。

  被命中要害位置的【无极荣耀】骑士在空中就失去了生命,之后我踩着他的【无极荣耀】尸体轰然落地,然后用他的【无极荣耀】身体当成滑板在地上继续向前滑行了左右十几米才停了下来。

  将永恒钩镰枪拔出来之后我转身轻巧的【无极荣耀】跳了下来,转头一看,上面的【无极荣耀】战斗刚好到尾声了。伴随着一声巨响,其中一个重甲骑士直接横向飞过了整个大厅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撞在了对面的【无极荣耀】墙壁上,然后反弹回来掉在地上,身体已经扭曲的【无极荣耀】没个人样了,估计想不死都难了。两秒之后就看到另外一个重甲骑士从扶梯上翻了下来,落地之后就没了动静,潘多拉从扶梯边缘伸头看了一眼,然后就跟着跳了下来。

  “看起来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对付。”潘多拉说道。

  波塞冬也跳到了我们身边,然后说道:“杂鱼而已,要不是【无极荣耀】来之前玫瑰叮嘱我尽量别使用神力,避免被这里的【无极荣耀】神族发现,我只要一招就能灭掉他们四个。”

  “我知道你们都是【无极荣耀】大神,但是【无极荣耀】拜托先照顾一下我这个普通人好吧?”金币的【无极荣耀】声音忽然从上面传了下来。她现在还在和面前的【无极荣耀】那个重甲骑士纠缠着。在这种狭窄的【无极荣耀】地方她的【无极荣耀】剑阵根本就拉不开攻击距离,而且因为对方的【无极荣耀】防御非常恐怖,所以她的【无极荣耀】攻击往往都会无效化,毕竟金币的【无极荣耀】技能需要剑阵的【无极荣耀】规模,数量越少的【无极荣耀】时候威力越低,这种地形对她来说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天然克制她的【无极荣耀】能力。

  听到金币的【无极荣耀】求救之后波塞冬立刻抬头看了一下,然后随手一挥,一道水箭从她手里飞上去,然后在空中捕捉到那个重甲骑士的【无极荣耀】身形将其猛地从扶梯上拉了下来,接着水箭变成水球开始向内收缩,而那个骑士则是【无极荣耀】挣扎着逐渐被压成人铁饼。

  海皇毕竟是【无极荣耀】海皇,水压什么的【无极荣耀】对她来说就是【无极荣耀】基本技能。

  “好了,敌人都解决了,不过你们谁看到那个会长了?”我这才发现对方会长不见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