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陷阱?

第三百五十四章 陷阱?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九王子之所以会这么容易就接受我的【无极荣耀】条件,其实并不是【无极荣耀】他有多么的【无极荣耀】信任我,而是【无极荣耀】他刚刚所澄清的【无极荣耀】那样,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没有什么办法了。虽然他刚刚说的【无极荣耀】好像很坚决,说什么即便是【无极荣耀】现在情况特殊也不可能任由我压价,但其实在心理上他依然还是【无极荣耀】走了大多数人的【无极荣耀】正常路线,也就是【无极荣耀】认为能卖多少是【无极荣耀】多少。反正现在卖出去,拿到的【无极荣耀】每一分好处都是【无极荣耀】他自己的【无极荣耀】,而如果等到过段时间这个东西移交给了别人,他就一毛也捞不到了。所以虽然嘴上说的【无极荣耀】厉害,但最终他还是【无极荣耀】做出了最简单直接的【无极荣耀】判断。

  协议达成之后九王子的【无极荣耀】动作可谓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快,他首先将我带到了一处守卫森严的【无极荣耀】资料库,和门外的【无极荣耀】守卫打了个眼色之后对方就立刻站到了过道拐角处去帮我们盯着外面的【无极荣耀】动静,而九王子自己则是【无极荣耀】迅速打开资料库大门在里面翻找了起来。

  说实话,这个资料库的【无极荣耀】面积真心不算大。相比之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超级图书馆里专门用来放本行会研究成果资料的【无极荣耀】那个备份仓库,这里的【无极荣耀】面积简直就是【无极荣耀】私人厕所和公共体育场的【无极荣耀】区别。事实上这里的【无极荣耀】面积真的【无极荣耀】就只有一间厕所那么大,讲起来有里外两间房间,加一块都不够八个平方,转个身都困难。

  在这个狭窄的【无极荣耀】房间里堆积的【无极荣耀】资料倒是【无极荣耀】不算少,不过杂乱的【无极荣耀】堆在那里看起来一点气势也没有。好在需要的【无极荣耀】东西就在特别显眼的【无极荣耀】位置,九王子进去之后很快就拿出了需要的【无极荣耀】资料。

  “都在这里了。”九王子递给我一摞堪比大辞海的【无极荣耀】资料说道。

  我随手翻了一下资料,然后又望了眼那边的【无极荣耀】资料库问道:“除了这个没有别的【无极荣耀】值得出售的【无极荣耀】东西了吗?反正过段时间这些都不属于你了,如果你觉得有什么有价值的【无极荣耀】东西完全可以卖给我,当然前提是【无极荣耀】我也看得上眼才行。”

  我的【无极荣耀】话倒是【无极荣耀】提醒了九王子,对方只是【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就立刻转身钻回了那个资料库,然后从门口的【无极荣耀】一个架子上抽出了一本不算厚的【无极荣耀】册子递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这是【无极荣耀】这里所有研究成果的【无极荣耀】目录,后面有简单说明,你如果看上什么就告诉我,价格合适都可以商量。”

  看到对方的【无极荣耀】这个反应我还能说什么?只能是【无极荣耀】接过那本册子翻了起来。

  这个研究所的【无极荣耀】研究力量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强大,所以成果只能说是【无极荣耀】有一些而已,所以那本目录实际上并不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厚实,而且里面的【无极荣耀】也不是【无极荣耀】像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技术目录那样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技术成果的【无极荣耀】名称。这个目录实际上非常的【无极荣耀】全面,每一页书册上通常就只有两到三种成果,而大部分面积都写着这些成果的【无极荣耀】内容介绍。因为这个资料相对比较全面,所以篇幅就比较大,而卧只要看到一个名字其实就已经大概能猜测出这个技术成果的【无极荣耀】大概用途了,而就算不明白,只要粗略看一下简介也就差不多了。正因为这样,所以我很快就翻完了那本资料册。还别说,虽然这里的【无极荣耀】技术成果并不多,但成果中有用的【无极荣耀】成果却还是【无极荣耀】有几个的【无极荣耀】。

  “怎么样?有需要的【无极荣耀】吗?”九王子看我合上目录便立刻问道。

  我直接点点头将目录重新打开,然后翻到其中一页转向九王子道:“这个技术你打算怎么卖?”

  九王子看着我指的【无极荣耀】那个名称念道:“异体细胞排斥干扰药剂?”他略带惊讶的【无极荣耀】抬头看向我这边问道:“这种技术有用吗?”

  我点点头道:“当然,不然你觉得我会愿意给你好处购买这个东西吗?”

  九王子点点头重新看向我说道:“说实话这个技术在我们这里并没有太大应用空间,不过我知道以您的【无极荣耀】人品应该是【无极荣耀】不会让我吃亏的【无极荣耀】,所以价格还是【无极荣耀】您来开吧。我保证不还价,您直接给出价格,我觉得合适就成交,不合适我们就放弃这个技术再谈下一个。”

  我点点头问道:“你现在最需要什么?”

  九王子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便反应过来我们的【无极荣耀】交易大概是【无极荣耀】不能用金银之类的【无极荣耀】货币直接交易的【无极荣耀】,所以最后还是【无极荣耀】需要一些什么中间事物来作为交换。“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确定自己需要些什么。”九王子有些犹豫的【无极荣耀】说道。然后稍微迟疑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或许是【无极荣耀】需要的【无极荣耀】东西太多,所以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了。”

  听了他的【无极荣耀】话之后我稍微想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听你之前说的【无极荣耀】那些东西,我大概知道你现在似乎正处于一种权力争夺状态之中,而且貌似你出现了短暂失利。”

  “您不用说的【无极荣耀】那么委婉。我不是【无极荣耀】短暂失利,而是【无极荣耀】彻彻底底的【无极荣耀】失败。”九王子说道:“本来我是【无极荣耀】三位最有希望的【无极荣耀】王位继承人之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哥哥们得到了一些大臣的【无极荣耀】帮助,然后父王听信了那些大臣的【无极荣耀】话,认为我是【无极荣耀】个不务正业的【无极荣耀】王子。所以他不断剥夺了我的【无极荣耀】继承权,而且将我最重视的【无极荣耀】炼金实验室也划到了大哥的【无极荣耀】名下。现在我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一无所有了。”

  我点点头再次问道:“你和其他王位继承人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如何?”

  “关系?”九王子冷笑了一声。“除了那些注定不会继承王位的【无极荣耀】姐妹们,王子之间能有什么关系?一般的【无极荣耀】仇人之间大概都没有我们这么厌恶对方。”

  听到这里我微微一笑,然后继续问道:“那么,现在问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如果那些王位继承人都不存在了,你的【无极荣耀】父王还有可能让你继承王位吗?”

  九王子毕竟是【无极荣耀】个王子,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立刻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意图,但是【无极荣耀】他却没有丝毫兴奋的【无极荣耀】表情,而是【无极荣耀】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承认您是【无极荣耀】一位强大的【无极荣耀】法师,但您低估了我的【无极荣耀】那些哥哥们。他们也有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就像我拥有这座炼金实验室一样。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只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力量多事纯粹的【无极荣耀】军事力量,少数涉及到了商业,但没有我这样的【无极荣耀】研究性质的【无极荣耀】私人力量。”

  “你认为他们的【无极荣耀】力量要远超过我是【无极荣耀】吗?”我出声问道。

  王子点头道:“我承认我是【无极荣耀】这么想的【无极荣耀】,但这里没有贬低您的【无极荣耀】意思。您只要,他们的【无极荣耀】军事组织都有强者存在,虽然那些人未必有您这么强大,但他们也不是【无极荣耀】随便就可以捏死的【无极荣耀】虾米,而且那毕竟是【无极荣耀】一整只军队,而您只有一个人……或许还要算上您的【无极荣耀】那几只召唤生物。但这改变不了您无法面对一整个军团的【无极荣耀】事实。”

  “不,你会说出这样的【无极荣耀】话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你不了解我的【无极荣耀】力量。”我直接说道:“可能因为之前只是【无极荣耀】压制那些实验体,你错误的【无极荣耀】估算了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而且你也低估了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的【无极荣耀】数量。不过这都不是【无极荣耀】问题,既然我知道了你的【无极荣耀】需求,那就好办了。”我说着直接对九王子道:“我们来签署协议吧。你将这本目录上所有我看中的【无极荣耀】研究成果都卖给我,而我付出的【无极荣耀】代价就是【无极荣耀】帮你击溃你的【无极荣耀】那些竞争者手里的【无极荣耀】军队。当然,你要是【无极荣耀】觉得这还不够,我甚至可以直接帮你干掉你的【无极荣耀】那几个哥哥以及支持他们的【无极荣耀】大臣。”

  “您确定不是【无极荣耀】在开玩笑?”

  “我像是【无极荣耀】在开玩笑的【无极荣耀】样子吗?”

  九王子摇了摇头,然后再次说道:“虽然觉得您说的【无极荣耀】像天方夜谭,但我看得出来,您不是【无极荣耀】个喜欢随便夸口的【无极荣耀】人。反正这个资料也不是【无极荣耀】多么贵重,再说等这个实验室被划到我的【无极荣耀】哥哥们的【无极荣耀】名下之后,这里的【无极荣耀】一切都将不再属于我,所以我也没什么损失。那么好吧,我们成交了。”

  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完全相信我了还是【无极荣耀】打算赌一次,九王子这次居然没有和我签署任何协议,直接就将那些我看中的【无极荣耀】资料都交给了我。说实话,这些东西确实是【无极荣耀】并不非常重要,但却是【无极荣耀】必不可少的【无极荣耀】资料。而游戏里研究东西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在扔钱玩摇奖游戏,什么时候能摇出奖品来都是【无极荣耀】个未知数,但只要你舍得扔钱,迟早是【无极荣耀】能摇出来的【无极荣耀】。所以说,这些技术我们自己研究也必然能研究出来,只是【无极荣耀】那个花销和时间上的【无极荣耀】消耗肯定不止我现在付出的【无极荣耀】这么一点点代价。所以,我现在所做的【无极荣耀】事情可以确实的【无极荣耀】为我们行会省下一大笔恰疚藜僖慨。

  “很好,资料都拿到了,现在带我去看看你们的【无极荣耀】技术人员。”

  九王子直接按照我的【无极荣耀】话带我去找到了三名药剂师。这三个家伙中有两个一看就是【无极荣耀】正统药剂师,身上都穿着魔法长袍,毕竟药剂师其实应该算是【无极荣耀】一种兼职,大部分药剂师本身都是【无极荣耀】从魔法师开始入门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三个人之中还是【无极荣耀】有一个比较另类的【无极荣耀】家伙。他没有穿着魔法长袍,而是【无极荣耀】穿着一身白色的【无极荣耀】和医生差不度的【无极荣耀】服装,而且头上还带着一个透明的【无极荣耀】气囊。这个气囊和他衣服领口是【无极荣耀】完全连接在一起的【无极荣耀】,看起来应该和防护服差不多。

  大概是【无极荣耀】知道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服装比较另类,九王子直接就给我解释道:“这位是【无极荣耀】我们最好的【无极荣耀】魔法药剂师苏拉比,不过他和一般的【无极荣耀】魔药师不太一样,他天生不能修炼魔法,所以虽然理论知识非常丰富,他却不会使用任何魔法,只能当药剂师。不过大概也是【无极荣耀】因为不能修炼魔法,所以他的【无极荣耀】精力全部集中到了药剂研究上,这才使他拥有了别人无法拥有的【无极荣耀】药剂学天赋。至于您现在看到的【无极荣耀】这身奇怪的【无极荣耀】服装。这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他自己发明的【无极荣耀】一种隔离服装。苏拉比发现,在制作魔药的【无极荣耀】时候,制作者自身掉落的【无极荣耀】头发、皮屑都会污染药剂,还有他们的【无极荣耀】口水、呼吸时的【无极荣耀】气息,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无极荣耀】东西其实都会严重影响药剂配制的【无极荣耀】成功率。在苏拉比的【无极荣耀】见一下,我们的【无极荣耀】其他药剂师开始使用特殊的【无极荣耀】魔法将自己封闭起来再做药剂配置,结果成功率果然大幅度提升。不过苏拉比自己不会施法,自能用这种服装来做到隔离。”

  “原来你们也知道净室的【无极荣耀】必要性啊。”我笑着说道:“这种技术在我们行会也有,不过解决方法比你们这个要好多了。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用魔法在自己身体表面产生魔法屏障其实也不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解决方法,因为魔法屏障本身就是【无极荣耀】魔法产物,它会干扰魔力平衡,所以做实验的【无极荣耀】时候身上不但不能加魔法护罩,连魔法饰品都最好不要带,任何的【无极荣耀】魔法波动其实都会干扰药剂合成,只是【无极荣耀】这个干扰很微弱,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到。不过,对于那些高难度的【无极荣耀】特级药剂,其实差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那一星半点的【无极荣耀】干扰而已。”

  原本对我的【无极荣耀】出现不屑一顾的【无极荣耀】三桅研究人员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改变了之前的【无极荣耀】态度惊讶的【无极荣耀】询问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药剂师,当然我只能说自己不是【无极荣耀】,然后又将九王子的【无极荣耀】安排和他们说了一下。出乎意料,这三位对自己被卖了居然一点异议都没有,除了表现出不想放弃自己的【无极荣耀】研究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意见的【无极荣耀】就被我带走了。

  得到三位研究人员之后我就和九王子约定,先忙完我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立刻就回来帮助他搞定他的【无极荣耀】那些兄弟,然后就带着三位研究人员离开了这个研究所。

  因为这个世界是【无极荣耀】个独立世界,回艾辛格还要去找那个不断漂移的【无极荣耀】空间门,所以我们又浪费了不少时间,直到天亮之后我们才再次等到了那个空间门的【无极荣耀】开启并安全穿越空间门回到了主世界。

  回到主世界之后我们当然是【无极荣耀】做飞鸟返回了支点城,期间三维研究人员对我的【无极荣耀】飞鸟发生了很大兴趣,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拦着,他们差点都打算直接喂一点诱导变异药剂给飞鸟试试了。

  将三人带回艾辛格交给沃玛安排,然后将那些带回来的【无极荣耀】资料也全部移交了过去,接下来我便到达了混乱与秩序神殿的【无极荣耀】主厅,昨天约好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今天这个时候召集行会精英准备突袭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秘密基地的【无极荣耀】。

  当我到达现场的【无极荣耀】时候才发现我居然是【无极荣耀】来的【无极荣耀】最晚的【无极荣耀】,按照要求接到通知的【无极荣耀】人全都已经到了,而且最高到的【无极荣耀】金币居然号称已经在这里等了我快一个小时了。

  不好意思的【无极荣耀】向他们道歉之后我们才开始说正事,首先就是【无极荣耀】交代了一下我们今天的【无极荣耀】袭击目标以及注意事项。这次我们要传送去的【无极荣耀】城市未必就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秘密总部,也可能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韩国城市一样依然只是【无极荣耀】跳板。当然我觉得这个不大可能,不过也不是【无极荣耀】绝对没可能。

  因为不知道那边的【无极荣耀】城市是【无极荣耀】否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终极目标,所以我们也不确定过去之后会遇到什么。不过好在这里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精英,不是【无极荣耀】高级玩家就是【无极荣耀】神族NPC,反正全都是【无极荣耀】能打的【无极荣耀】主,因此战斗方面我就不用强调了,只是【无极荣耀】告诉他们尽量别用大范围的【无极荣耀】大招。毕竟我们需要一些线索去确认对方的【无极荣耀】城市是【无极荣耀】否就是【无极荣耀】那种超级武器的【无极荣耀】生产基地,所以必须要尽可能的【无极荣耀】保证城市完整性。

  对我的【无极荣耀】要求大家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表示接受,然后就是【无极荣耀】开始排队。

  这次出动的【无极荣耀】人员数量不多,除了我之外还有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三根顶梁柱:克利斯缔娜、金币和真红,此外红月、掠冰、按时大锅饭以及冰冰、冰凌也都会一起过来。除了我们九个玩家之外,混乱与秩序神族方面将出动包括拉达曼提斯在内的【无极荣耀】地狱三巨头、潘多拉、阿芙洛狄忒、星火以及孔雀明王。

  这样的【无极荣耀】阵容绝对是【无极荣耀】豪华级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因为可以使用空间转移强行突破魔法传送阵封锁的【无极荣耀】就只有潘多拉一个,所以没法一次把我们全都送过去。按照计划首先潘多拉将作为第一梯队首先带着我、真红、金币、克利斯缔娜、孔雀明王以及拉达曼提斯他们三个一起传送过去,等我们在那边站住脚之后潘多拉就会传送回来将其他人一起带走。

  “好了,队伍就这样安排,一会传送完成后各自注意周围环境,发现什么情况不正常的【无极荣耀】就需要自己判断了,在那种情况下我恐怕没法给你们什么指示。好在你们都是【无极荣耀】高级人员,应该不会犯低级错误。”我说完看向潘多拉点头道:“好了,开始传送吧。”

  潘多拉点点头便开始准备魔法阵,不过这次没有上次那么耽搁时间,因为这次传送点是【无极荣耀】从混乱与秩序神殿启动的【无极荣耀】,可以由维娜直接燃烧信仰之力帮助潘多拉启动魔法阵,这就等于是【无极荣耀】给航天飞机加挂了一个助推火箭,而且还是【无极荣耀】超级型号。

  有强大地能源支撑就是【无极荣耀】不一样,潘多拉仅仅只用了几秒钟就锁定了对方的【无极荣耀】传送阵,然后开始强制入侵。对方的【无极荣耀】传送阵防御体系仅仅坚持了不到五秒就彻底崩溃,然后一道空间门扭曲瞬间出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脚底将我们全部吞了进去。

  “搞什么啊?”我们这边只感觉周围画面一闪,突然就感觉到了庞大的【无极荣耀】魔法能量出现在自己头顶。孔雀明王想都没想抬手向上一撑,一道七彩光罩瞬间将我们全部覆盖了进去,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阵山摇地动,不过我们却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损伤。很明显,对方在传送阵这边坐好了迎击我们的【无极荣耀】准备,而且布置的【无极荣耀】相当充分。

  其实想一想,被围攻也是【无极荣耀】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在我们破坏了那些俄罗斯人修建在那个岛屿上的【无极荣耀】城市的【无极荣耀】时候,俄罗斯玩家就已经已经知道他们暴露了,所以有所准备也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至于说正好释放到头顶的【无极荣耀】魔法也是【无极荣耀】很简单的【无极荣耀】事情。虽然得到力量支撑的【无极荣耀】潘多拉这次开启对方传送阵没用多长时间,但那也有几秒时间了。在对方早就知道我们会来的【无极荣耀】前提下给了对方几秒的【无极荣耀】反应时间,要是【无极荣耀】对方还能干看着我们出现那才叫见鬼呢。

  孔雀明王单手撑住了对面的【无极荣耀】攻击之后立刻就撤掉了防护罩,而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众人也是【无极荣耀】立刻分散冲了出去。我们作为第一批人员要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建立“滩头阵地”,也就是【无极荣耀】控制住这个传送阵。不过,我们想的【无极荣耀】虽然挺好,对方也不是【无极荣耀】毫无准备。

  就在我们刚刚散开之后,突然就看到头顶有个紫色的【无极荣耀】光球飞了过来。我一看那东西就吓了一跳,因为那分明就是【无极荣耀】依法魔晶大炮的【无极荣耀】炮弹,而且看这个直径还是【无极荣耀】超重型魔晶炮的【无极荣耀】炮弹。这东西简直就是【无极荣耀】炮射核弹,威力绝对是【无极荣耀】惊天地泣鬼神,除了飞行速度慢一些,外加特别烧钱之外,这东西几乎找不到什么太多缺点。

  眼看着那个光球就要飞越我们头顶朝后面的【无极荣耀】传送阵而起,我赶紧将永恒抽了出来就打算上去捅爆这个危险的【无极荣耀】光球,不过明显现场有人比我反应快多了。我这边还没来及起跳就看到一个金色身影猛然从我侧后方飞起,然后在空中一拳砸在了那个光球之上。

  感觉就好像两枚陨石在空中迎面相撞一样,拳头和光球接触的【无极荣耀】那个平面上瞬间向周围扩散出一道巨大的【无极荣耀】冲击波环,这道冲击波几乎就像是【无极荣耀】钢刀一样切入地面,将撞击点下方的【无极荣耀】一座建筑垂直的【无极荣耀】劈成了两半。

  在冲击波扩散开来之后,天上的【无极荣耀】人影和光球突然同时出现了变化。光球直接发生了爆炸,但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爆炸产生的【无极荣耀】冲击却好像是【无极荣耀】颗彗星一样变成了一个长条形,更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长条的【无极荣耀】方向看似是【无极荣耀】朝着真红这边前进的【无极荣耀】,但实际上它的【无极荣耀】尖端根本就没有动过,反倒是【无极荣耀】彗尾一样的【无极荣耀】尾巴不断向着它来的【无极荣耀】方向延伸了出去并形成了一个扇形的【无极荣耀】破坏区。

  和那个奇怪的【无极荣耀】爆炸效果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真红的【无极荣耀】反应很正常,她直接向后飞射而出,感觉就好像被车撞飞了一样。不过虽然人是【无极荣耀】飞出去了,但是【无极荣耀】她似乎并没受伤,至少看起来是【无极荣耀】这样。在空中灵巧的【无极荣耀】一个翻身,然后稳稳的【无极荣耀】四肢着地,在地上倒着拉出四道长长的【无极荣耀】沟壑之后才总算是【无极荣耀】停了下来。

  一拳轰爆超重型魔晶大炮的【无极荣耀】炮弹,这样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已经不能单纯的【无极荣耀】用强或者不强来形容了,这应该叫做匪夷所思。不过真红向来就是【无极荣耀】走的【无极荣耀】以力破巧的【无极荣耀】路线,所以她能做出这样的【无极荣耀】事情来到时一点都不奇怪。

  看到真红在空中硬接了一发魔晶炮弹虽然相当震撼,但那些俄罗斯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可是【无极荣耀】一点也没有被吓住。正相反,他们觉得吃了那么大一发炮弹,真红应该正是【无极荣耀】非常虚弱的【无极荣耀】时候,于是【无极荣耀】在看到真红因为冲击力而飞出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防御圈落到他们人群之中之后,那些家伙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围了上去想要捡便宜。

  事实证明真红就是【无极荣耀】个暴力拆楼机,即便是【无极荣耀】刚吃了一发炮弹也改变不了她无敌破坏王的【无极荣耀】本质。第一个冲上去的【无极荣耀】人挥起巨剑对着真红的【无极荣耀】脑袋就砍了下去,但真红却是【无极荣耀】在扭头看了他一眼之后突然双臂一撑地面,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就跟个跳蚤似的【无极荣耀】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一下闪到那个家伙面前,抬手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上勾拳。只听到嘭的【无极荣耀】一声闷响,那家伙直接就化为了天边的【无极荣耀】一颗星星消失在了众人的【无极荣耀】视线中。

  周围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稍微错愕了一下,但还是【无极荣耀】立刻恢复了过来继续朝着这边发动冲锋。一个举着重型盾牌的【无极荣耀】家伙企图借助盾牌的【无极荣耀】保护用自身质量将真红撞倒,然后再用无赖打法去对付真红。

  高级玩家高级的【无极荣耀】地方往往只有属性和装备,一旦人被放倒,再怎么强大的【无极荣耀】力量也都别想发挥出来了,所以很多力量型的【无极荣耀】玩家在己方人多的【无极荣耀】情况下都会考虑将对方撞倒,这样剩下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纯粹的【无极荣耀】力量对决了。这种方法在俄罗斯玩家中非常常见,只可惜他们之前肯定是【无极荣耀】都没在真红身上试过这招,否则他们一定会从此忘记这个招数。

  那名玩家用肩膀顶着盾牌猛冲而上,然后就在他接近到真红身边眼看就要撞上之时,真红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弓步收拳舞出一个圆之后再次一拳打出。这一拳速度非常之快,几乎是【无极荣耀】闪电一般,但出乎所有人意料,这一拳打在盾牌上却没有将盾牌击穿,只是【无极荣耀】好像敲钟一样令那面近一寸厚的【无极荣耀】盾牌发出了当的【无极荣耀】一声沉闷悠扬的【无极荣耀】钟鸣,不过就在那声钟鸣响彻战场的【无极荣耀】同时,举盾的【无极荣耀】人却是【无极荣耀】随着钟声爆成了漫天红雾向后喷出,将后面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浇成了血人。

  一招隔山打牛完成之后真红立刻反手捏住那面盾牌,放在手里掂量了两下之后她干脆将盾牌捏在了手里,然后转身朝另外一个重盾手走了过去。那边的【无极荣耀】重盾手看到她走过来吓得直往后退,但是【无极荣耀】真红却加快了脚步。

  几个玩家看出真红可能是【无极荣耀】要找那个重盾手做什么,虽然他们也不知道真红打算干什么,但敌人要做的【无极荣耀】事情阻止总是【无极荣耀】对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冲了上去妄图阻挡真红前进的【无极荣耀】脚步。

  尽管他们的【无极荣耀】愿望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但结果确实是【无极荣耀】很悲催。真红就好像拍苍蝇一样拿着那面重盾左右挥舞,凡是【无极荣耀】被碰到的【无极荣耀】人都会立刻飞出人群。运气好的【无极荣耀】飞个五十一百米就掉下来了,不好的【无极荣耀】直接飞出视线范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

  看着真红简直就好像拨开挡路杂草一样的【无极荣耀】将自己面前的【无极荣耀】战士全都给拨飞了,那个重盾手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真红看也没看,走过去就是【无极荣耀】一脚踩在盾牌上将那家伙直接压扁。看着血水从盾牌下面喷出来,真红单脚一勾盾牌边缘,那个盾牌立刻飞了起来。真红用另外一只手接住这面盾牌,然后就开始左右开弓将两面盾牌当成了两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苍蝇拍,凡是【无极荣耀】被她碰到的【无极荣耀】人,几乎都会被拍成一堆血肉烂泥,根本连反抗的【无极荣耀】几乎都没有。要说别人的【无极荣耀】攻击还能用武器格挡,实在挡不住还能躲,可真红拿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两面一人多高的【无极荣耀】塔盾。这东西的【无极荣耀】面积也就比门板小点,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个头,那个攻击范围有多大就不说了,那挥舞起来的【无极荣耀】份量也是【无极荣耀】绝对惊世骇俗的【无极荣耀】。一般武器别说挡了,被这个东西碰一下就不知道飞哪去了。至于说躲闪的【无极荣耀】话,离远一点还有可能,靠近了就别指望了。这东西加上真红的【无极荣耀】臂长,周围两米多的【无极荣耀】范围都在攻击范围内,根本躲无可躲。

  “真是【无极荣耀】太凶残了!”刚刚传送过来的【无极荣耀】后续人员刚一出现就看到真红一个人在外面大杀四方,而其他人都围城了一个圆圈背对着中间守卫着这个传送阵。

  “当心被真红听到打得你满地找牙。”红月在按时大锅饭屁股上踢了一脚说道。

  按时大锅饭也不生气,而是【无极荣耀】笑着说道:“我说的【无极荣耀】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实话吗。不然你问其他人,谁不觉得真红战斗最凶残。虽然说起来比杀人速度,克利斯缔娜和金币都比真红快,但真要比残忍程度,哪个比真红厉害?”

  冰凝这个时候也在旁边夫唱妇随的【无极荣耀】说道:“是【无极荣耀】啊。克利斯缔娜击杀的【无极荣耀】目标最多也就是【无极荣耀】被炸碎而已,而且多数情况下都直接变成飞灰了。金币击杀的【无极荣耀】更干净,身上就一个小洞而已。就是【无极荣耀】真红的【无极荣耀】攻击太恐怖了,每次都把人拍成肉糊糊,看着恶心死了。”

  红月笑着说道:“这是【无极荣耀】人家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你们别在那里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了。冰凝,你和冰冰赶紧开始,我们需要控场辅助。”

  “好的【无极荣耀】。”

  这次带上了冰冰和冰冰就是【无极荣耀】要用她们的【无极荣耀】魔音进行控场,这样可以减少我们战斗的【无极荣耀】阻力,不过更重要的【无极荣耀】作用还是【无极荣耀】减少对城市的【无极荣耀】破坏。毕竟敌人越强我们就越是【无极荣耀】要用威力更大的【无极荣耀】招数,而那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破坏城市的【无极荣耀】程度自然也就会跟着提高,所以有几个控场人员是【无极荣耀】非常必要的【无极荣耀】。

  我们这边音乐一响,外面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立刻就是【无极荣耀】脸色一变。能有这个反应说明这里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肯定都和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部队作战过,因为魔乐手这种职业至今为止依然是【无极荣耀】非常稀缺的【无极荣耀】职业,在全游戏内都找不到多少。我们行会虽然是【无极荣耀】拥有魔乐手最多的【无极荣耀】行会,名单依然就那么点人。所以,能够有魔乐手出现,通常不是【无极荣耀】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精英部队推BOSS,那就是【无极荣耀】大型行会战,一般的【无极荣耀】小战役你都看不到她们的【无极荣耀】身影。

  发现我们居然连魔乐手都带过来了,那边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顿时紧张了起来。按照正常概念,这种情况下来的【无极荣耀】人员如果不是【无极荣耀】数量非常多,那就一定是【无极荣耀】实力超强。而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员数量虽然他们还不确定是【无极荣耀】否就这么一点,但战斗力他们已经大概体验过了。那边还在拿人当苍蝇拍的【无极荣耀】真红先不管,就看看我们这边进退有序的【无极荣耀】防御圈前面躺着的【无极荣耀】那满满一地尸体就能看出个大概了。

  对方明明是【无极荣耀】有准备的【无极荣耀】要伏击我们的【无极荣耀】,结果不但没有给我们造成任何一人的【无极荣耀】伤亡,反倒是【无极荣耀】伏击部队死伤惨重,这样的【无极荣耀】实力难道还看不出来什么吗?

  “该死。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精英团。”战场不远处,一名俄罗斯玩家满头大汗的【无极荣耀】看着前方的【无极荣耀】战场对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玩家说道。

  那个比这名玩家矮小了很多的【无极荣耀】玩家皱着眉头说道:“我早就知道肯定会有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找过来,只是【无极荣耀】没想到来的【无极荣耀】居然是【无极荣耀】这么高端的【无极荣耀】团队。看起来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些元素炸弹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吓坏他们了。”

  “可是【无极荣耀】来的【无极荣耀】人这么多,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

  挨个玩家稍微沉吟了一下之后忽然一咬牙说道:“一条鱼是【无极荣耀】抓,一群鱼也是【无极荣耀】抓,既然进来一大群鱼,那就干脆一个也被放过了。”

  “可我就怕鱼太沉,别鱼没捞上来再把我们的【无极荣耀】网给扯烂了。要知道我们可是【无极荣耀】没有多少鱼饵了。”

  “知道鱼饵不多了就更不能放弃。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去请示,如果我那边没有回复,就按照现在的【无极荣耀】决定办吧。”

  “明白了。”那个玩家点点头之后就向战场这边走了过来,然后招呼上一群刚刚在旁边集结好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一起冲向了战场。

  在战场这边,随着后续人员到达,我们已经不再进行传送阵防护了,队伍开始散开,以单人或者几个小队开始向四面八方一边战斗一边搜索前进。之所以要分开当然是【无极荣耀】为了尽快确认这里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人家的【无极荣耀】超级武器生产基地,至于说被敌人分割包围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们根本想都没想。这里的【无极荣耀】人员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高手高手高高手,杀光这里的【无极荣耀】人什么的【无极荣耀】不敢说,要想跑掉那是【无极荣耀】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无极荣耀】。

  因为有着强大的【无极荣耀】实力,所以我们有着强大的【无极荣耀】自信,队伍开始向不同方向突击前进,而我这组就只有和我克利斯缔娜两个人。之所以要和克利斯缔娜编组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那个能力,为了保证行会安定,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希望她尽量先不要显示那种能力。虽然我已经获得了那个小淘气的【无极荣耀】破手绢,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不靠谱的【无极荣耀】神器却是【无极荣耀】奇奇怪怪的【无极荣耀】,刚开始就给我们在场的【无极荣耀】人来了个全体大笑的【无极荣耀】诅咒,之后却又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失去了作用,而且现在居然还变成了无形无质的【无极荣耀】状态,要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装备栏还能看到物品名称,我差点都要以为那东西消失了呢。

  就因为那个该死的【无极荣耀】破手绢的【无极荣耀】诸多问题。我现在的【无极荣耀】实力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完全没动,早知道昨天还不如去随便找个地方刷刷级也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结果全都浪费掉了。

  因为我现在依然还是【无极荣耀】之前的【无极荣耀】实力,所以克利斯缔娜一旦启动她的【无极荣耀】元素女皇变身,她的【无极荣耀】实力就会短暂超越我成为战力榜第一。虽然如果我同步启动神域合体的【无极荣耀】话,我的【无极荣耀】会重新反超她再次成为第一,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我不可能一直维持合体状态,毕竟我的【无极荣耀】合体状态时间没有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那个状态时间那么长。再说就算坚持时间一样我也不能总是【无极荣耀】和克利斯缔娜一起变身吧?

  所以,为了保证克利斯缔娜尽量不用那个技能,最简单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让她和我一起,减少她的【无极荣耀】战斗压力,这样就不需要她变身了。好在即便是【无极荣耀】不进入那种状态,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也是【无极荣耀】相当彪悍的【无极荣耀】,所以现在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也不算是【无极荣耀】累赘,反而能给我提供很大帮助。

  就这样向前突进了一段距离之后我们已经离开了传送阵所在区域,从附近的【无极荣耀】建筑来看,我们可能是【无极荣耀】进入到了这个行会城市的【无极荣耀】工厂区。附近到处都是【无极荣耀】生产加工车间,里面不时的【无极荣耀】就会传来几声轰鸣声。当然,这些车间不是【无极荣耀】生产机器设备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生产魔法武器的【无极荣耀】,不过那些机器轰鸣声到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机器发出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发出这个动静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机器就不清楚了。

  在我和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强大战斗力保证下,周围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虽然前仆后继,但对我们的【无极荣耀】影响仅仅是【无极荣耀】降低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而已,别说是【无极荣耀】包围,这些家伙甚至连阻挡我们前进都做不到,这倒是【无极荣耀】让我们变得更加的【无极荣耀】大胆了起来。

  通过军神的【无极荣耀】通讯连接,我得知其他人那边的【无极荣耀】情况也都差不多,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抵抗虽然很激烈,但实际上强度并不大,这给我们一种很奇怪的【无极荣耀】感觉。不过我们现在关心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抵抗力量,而是【无极荣耀】那种能够生产元素融合炸弹的【无极荣耀】工厂,所以也没有深究这个事情。不过,我们自己不深究,对方却是【无极荣耀】迫不及待的【无极荣耀】将原因展示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面前。

  “好久不见啊紫日会长。”突然出现在道路中央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让我和克利斯缔娜都停了下来。

  看着冰封女妖,我山前一步说道:“我们好像昨天下午才刚见过一面吧?怎么快你就忘记了?”

  “哼,喜欢挑刺的【无极荣耀】家伙。”冰封女妖冷哼一声不再和我讨论那些有的【无极荣耀】没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说道:“你不觉得这座城市之中的【无极荣耀】防御力量有些不同寻常吗?”

  我点点头承认道:“确实很不同寻常。战斗人员数量很多,但感觉似乎都是【无极荣耀】二线部队,战斗力很弱的【无极荣耀】样子。”

  “你果然还是【无极荣耀】发现了,可惜你虽然发现了一些小破绽,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巨大的【无极荣耀】错误。”

  “错误?我犯了什么错误?麻烦你帮我解答一下吧。”

  冰封女妖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的【无极荣耀】样子,然后得意的【无极荣耀】笑着说道:“你的【无极荣耀】错误就是【无极荣耀】太相信自己和手下的【无极荣耀】实力了。还有你们有着太强的【无极荣耀】危机感,总喜欢将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你们这种积极主动的【无极荣耀】精神或许在有些人看来是【无极荣耀】一种不错的【无极荣耀】精神,但在我看来,你们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早起的【无极荣耀】虫子。”

  “什么早起的【无极荣耀】虫子?”克利斯缔娜凑到我耳边问道。

  我小声解释道:“早起的【无极荣耀】鸟儿有虫吃,早起的【无极荣耀】虫子被鸟吃。她说我们就是【无极荣耀】那只早起的【无极荣耀】虫子,因为提前意识到危险而主动出击,结果更早的【无极荣耀】遇到了危险。”

  “可我们现在不是【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站在这里吗?而且我们都打到他们家门口了,怎么看都是【无极荣耀】他们更危险一些吧?”

  我耸了耸肩小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看她现在的【无极荣耀】样子应该一会就会自己将他们的【无极荣耀】底牌炫耀出来,所以我们只要听着就好了。”

  我这边才刚刚小声的【无极荣耀】和克利斯缔娜说完悄悄话,那边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就兴奋的【无极荣耀】有些癫狂的【无极荣耀】问道:“怎么样?系统刚刚启动可能还感觉不明显,现在应该有注意到了吧?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感觉力量正在一点点的【无极荣耀】流失?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发现魔法聚集变的【无极荣耀】非常困难?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感觉手脚变得越来越重?哈哈,不用担心,这一切还只是【无极荣耀】个开始,你们很快就会彻底丧**上的【无极荣耀】所有力量、魔力和气力。不过你们放心,我只会在你们倒下之后做点小小的【无极荣耀】实验,你们不用担心我会虐俘什么的【无极荣耀】。我这个人还是【无极荣耀】非常人道的【无极荣耀】。”

  看着冰封女妖在那里自说自话的【无极荣耀】表演,我和克利斯缔娜却是【无极荣耀】一头雾水的【无极荣耀】站在那里发呆。如果说我们身上的【无极荣耀】力量真的【无极荣耀】在流失,那她的【无极荣耀】话就非常正常了。可问题是【无极荣耀】我和克利斯缔娜现在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我们的【无极荣耀】属性都很正常,战斗力也是【无极荣耀】丝毫没变,可是【无极荣耀】对面冰封女妖跟个疯婆子一样毫无形象的【无极荣耀】在那边狂笑不止又不像是【无极荣耀】作假的【无极荣耀】。实在想不通到底哪出了问题的【无极荣耀】我们只能是【无极荣耀】在那里大眼瞪小眼,根本不知道冰封女妖到底在那里说什么。

  克利斯缔娜忍不住用手肘碰了我一下问道:“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感觉被屏蔽了还是【无极荣耀】那家伙疯了?为什么我感觉情况这么诡异呢?”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摇了摇头,然后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没有去管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问题,我直接启动了通讯器连接上了其他人。“红月,你们那边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

  “不用说了,我们也中招了。现在身上的【无极荣耀】力量正在迅速消弱,虽然短时间内依然远超这里的【无极荣耀】那些俄罗斯玩家,但是【无极荣耀】照这个样子下去我们迟早是【无极荣耀】要栽在这里了!”

  “你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们的【无极荣耀】力量被什么东西吸收了?”

  红月敏锐的【无极荣耀】听出了我话里的【无极荣耀】问题。“难道你们没有嘛?”

  我再次扭头看了眼身边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然后确认道:“我们都没事,不过冰封女妖就在我们面前,她的【无极荣耀】意思好像我们应该和你们一样力量飞速下降才对,可是【无极荣耀】我和克利斯缔娜确实是【无极荣耀】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会长,那个手绢。”潘多拉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出现在频道中吓了我一跳。

  “手绢?”

  拉达曼提斯接替潘多拉喊道:“会长,那个小淘气的【无极荣耀】破手绢还在你身上吗?那件装备的【无极荣耀】最大能力就是【无极荣耀】让既定事实无效化。我们的【无极荣耀】力量被吸收是【无极荣耀】事实,但如果是【无极荣耀】那件装备生效了的【无极荣耀】话……”

  我一瞬间就明白了拉达曼提斯的【无极荣耀】意思,很明显,冰封女妖他们的【无极荣耀】计划确实是【无极荣耀】成功了,只是【无极荣耀】他们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身上居然带着一件刚好克制这种效果的【无极荣耀】特殊装备,而且貌似这个东西还是【无极荣耀】范围性神效的【无极荣耀】,至少我身边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就一点事都没有。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