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蚕食西伯利亚神族

第三百六十九章 蚕食西伯利亚神族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没有信仰之力支撑,那个西伯利亚神族首领也不过是【无极荣耀】个比普通神族稍微厉害点的【无极荣耀】家伙而难以,我们这边这么多人,而且全都是【无极荣耀】专门针对神族的【无极荣耀】特殊战斗人员,基本上全程都是【无极荣耀】我们在压着那家伙打,前后不到五分钟那个家伙就已经是【无极荣耀】遍体鳞伤,并且被我们这边一大群人给逼到了死角之中,根本无法动弹。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投降,要么死。你自己选择吧。”

  “想让我投降,你做梦去吧。”那家伙擦了下嘴角的【无极荣耀】血迹之后用困兽一般的【无极荣耀】眼神死死地盯着我,但是【无极荣耀】他那不断抖动的【无极荣耀】眼角却泄露了他的【无极荣耀】真是【无极荣耀】情绪。此时的【无极荣耀】这个西伯利亚神族首领其实已经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害怕了。在刚刚五分钟的【无极荣耀】战斗中我一直在让其他人牵制他,而他身上的【无极荣耀】所有伤口其实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我造成的【无极荣耀】。

  之所以攻击全部由我一个人负责,这个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属性对神族具有翻倍效果。我的【无极荣耀】那个弑神能力虽然可以让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对附近玩家的【无极荣耀】十倍压制效果消失,但却无法赋予其他玩家和我一样对神族的【无极荣耀】双倍伤害能力。所以,战斗中所有的【无极荣耀】攻击都是【无极荣耀】我来完成的【无极荣耀】,因为这样可以充分的【无极荣耀】利用每一次的【无极荣耀】攻击机会给那个家伙以最大的【无极荣耀】伤害。当然,也正因为我连续不断的【无极荣耀】对这个家伙造成重大伤害,所以他现在看我的【无极荣耀】眼神已经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忌惮了。

  战斗开始之前这个西伯利亚神族首领一直把我当成一个只是【无极荣耀】很能打的【无极荣耀】普通人而已,而直到我真正的【无极荣耀】伤害到他开始,他才终于意识到了之前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神族是【无极荣耀】怎么被毁灭的【无极荣耀】。

  神族因为对普通人都有十倍的【无极荣耀】属相压制,所以他们和普通人员之间的【无极荣耀】战斗都是【无极荣耀】有着明显的【无极荣耀】差距的【无极荣耀】,因此神族不会为了普通人去调整自己的【无极荣耀】属性分配。那么,神族的【无极荣耀】属性具体是【无极荣耀】怎么分配的【无极荣耀】呢?答案很明显,那就是【无极荣耀】靠个人理解。

  神族对普通人近乎无敌,而神族之间又因为那个国界限制,战斗非常的【无极荣耀】难以发生,或者说是【无极荣耀】接触很困难,所以神族之中真正有战斗惊讶的【无极荣耀】其实并不多。这些神族因为缺乏战斗经验,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属性分配大多都是【无极荣耀】靠臆测,而这样做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多数人的【无极荣耀】属性分配其实都会忽略掉一种很重要的【无极荣耀】属性——生命值。

  不管是【无极荣耀】人还是【无极荣耀】神,哪怕是【无极荣耀】动物,他们的【无极荣耀】思想中都会本能的【无极荣耀】回避自身受到伤害的【无极荣耀】情况,这是【无极荣耀】一种趋利避害的【无极荣耀】本能产生的【无极荣耀】连带效果,并非性格或者是【无极荣耀】后天意识产生的【无极荣耀】一种反应,而是【无极荣耀】只要懂得趋利避害的【无极荣耀】生物都会有的【无极荣耀】一种属性。也正因为这种属性,所以,在没有实际检验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多数人都会下意识的【无极荣耀】回避自身受到伤害的【无极荣耀】情况。于是【无极荣耀】呼,在修炼提升自身属性的【无极荣耀】时候,这些神族就会直接根据自己的【无极荣耀】猜测,将能力全部集中到速度、攻击力或者防御上。这三种属性不能说没有意义,相反它们的【无极荣耀】意义非常重大,因为这些属性都直接关系到对敌人的【无极荣耀】杀伤力。但是【无极荣耀】,在你想着如何杀伤敌人的【无极荣耀】时候往往会忘记,你自己也会遭到敌人的【无极荣耀】攻击,虽然有些人会考虑到强化防御什么的【无极荣耀】,但却会本能的【无极荣耀】回避生命值的【无极荣耀】问题,因为一想到生命值就会想到自己受伤,然后就会本能的【无极荣耀】去回避这个事情,进而逐渐就忽略了生命值的【无极荣耀】问题。

  基于以上原因,大部分神族的【无极荣耀】生命值其实都不高。和那些野外的【无极荣耀】高级BOSS们正好相反,神族往往是【无极荣耀】高攻、高敏、高魔,但防御力只是【无极荣耀】一般,生命值更是【无极荣耀】明显偏低。当然,我说的【无极荣耀】这个偏低是【无极荣耀】相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无极荣耀】生物来说的【无极荣耀】,你要是【无极荣耀】和普通玩家必,这些神族的【无极荣耀】血条依然是【无极荣耀】马拉松赛道一般的【无极荣耀】漫长。

  这个西伯利亚神族首领显然也是【无极荣耀】个比较正统的【无极荣耀】神族,所以他的【无极荣耀】防御力一般,血条也相对短了那么一点,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在我犀利的【无极荣耀】双倍伤害之下很快就血量告急了。

  已经基本上算是【无极荣耀】空血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首领看着我这个恐怖的【无极荣耀】伤害输出器,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的【无极荣耀】害怕?他之所以装出不害怕的【无极荣耀】样子无非就是【无极荣耀】不想丢了面子而已。

  “看起来你是【无极荣耀】打算以身殉道了。”我说着双手横握住了钩镰枪状态的【无极荣耀】永恒,然后用力一拧,永恒钩镰枪直接断成两截,然后在我手中迅速的【无极荣耀】变形成了液体形态顺着我的【无极荣耀】手臂爬上了我的【无极荣耀】刃爪以及手指的【无极荣耀】尖端。

  之前的【无极荣耀】多次劝降已经证明了这个家伙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打算赴死了,所以我已经没有和他继续玩下去的【无极荣耀】兴趣了。将永恒附着在手指和刃爪上虽然会略微降低攻击力,但是【无极荣耀】却可以大幅度提升我的【无极荣耀】攻击速度,而眼前这个家伙在速度方面好像本来就比我要弱一些,那么既然如此,我就要将优势发挥到极致。

  就在永恒完成覆盖并彻底硬化之后,我突然就从原地启动向着那个西伯利亚神族首领弹射而去,对方一直盯着我的【无极荣耀】动作,看到我突然行动也是【无极荣耀】立刻做出了防御动作,只是【无极荣耀】他太低估我的【无极荣耀】极限速度了。

  就在我们接触之前的【无极荣耀】瞬间那个家伙已经将双手交叉护在了身前,但是【无极荣耀】我却没有去硬撞他的【无极荣耀】双臂,而是【无极荣耀】双手一捏他的【无极荣耀】手腕向下一压,跟着整个人从他头顶上翻了过去,双脚下落之后准确的【无极荣耀】踩在他的【无极荣耀】后腰之上,跟着双手松开他的【无极荣耀】手臂抓向他的【无极荣耀】脖子。那家伙反应也快,直接向后一个铁板桥仰倒在地,脑袋直接顶上了我的【无极荣耀】肚子,而且因为他的【无极荣耀】腰部向前弯曲,导致我的【无极荣耀】双脚失去支撑向下滑落,整个人直接从他身上脱离被一下顶了出去。不过这里是【无极荣耀】半空中,不是【无极荣耀】地面,我刚飞出去立刻翅膀一振调整好身形,背后传来真红的【无极荣耀】声音,我立刻将身体放平,头部对准那个西伯利亚神族首领,双脚朝向真红的【无极荣耀】方向。

  真红此时就在我的【无极荣耀】背后,看我摆好了姿势她也不废话,站在那条金色神龙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头顶,双脚摆开弓步,扭身将右拳收到极致,然后猛然发力向前一拳挥出。随着她的【无极荣耀】拳头向前移动,可以明显的【无极荣耀】看到一圈白色的【无极荣耀】水波纹一样的【无极荣耀】冲击波在空气中激荡开来,而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则是【无极荣耀】赶在那圈冲击波爆开之前猛地穿了过去一拳砸在正好飞过来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脚底板上。

  脚下刚一接触到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我就腿部发力猛的【无极荣耀】一蹬,借助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力和我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我整个人瞬间就向前飞射而出,那边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首领刚把我顶开,腰都还没来及直起来就感觉到背后一股危险的【无极荣耀】气息急速接近。慌乱之中他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我就已经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背后,双手刃爪同时弹出绕过他的【无极荣耀】肩膀从他的【无极荣耀】锁骨上方的【无极荣耀】空隙猛然插入,瞬间就在他的【无极荣耀】肩窝处开了六个血窟窿。不过这还不算完。因为我是【无极荣耀】被真红一拳头砸飞出来的【无极荣耀】,所以动能非常的【无极荣耀】巨大,刚才那一下知识将刃爪刺入他的【无极荣耀】肩膀怎么可能抵消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动能?所以,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开始从他的【无极荣耀】头顶飞过向前翻转,而那六根刃爪则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转动好像切割机一样从他的【无极荣耀】肩膀之中硬生生的【无极荣耀】切出了六条切口,然后从背后破体而出。他的【无极荣耀】双臂韧带以及锁骨全部被切断,两边肩膀几乎从身体上脱落了下来,肺部更是【无极荣耀】被切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血水好像爆裂的【无极荣耀】自来水管一样狂喷不止。

  这一下攻击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是【无极荣耀】可以等闲视之的【无极荣耀】伤害,何况我对神族还有个双倍伤害加成,那家伙直接一下就失去了飞行能力向着地面坠落了下去。不过这种情况下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会让他安然落地的【无极荣耀】。

  刀锋女王和幽灵这两部本行会的【无极荣耀】先进技术验证型机动天使瞬间便俯冲而下,在即将追上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时候由幽灵发射了一张折叠网,直接在空中将那家伙给包了起来,接着一收网绳将其重新拉了起来。

  刚刚的【无极荣耀】攻击显然是【无极荣耀】让已经伤得很重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首领进入了濒死状态,即便是【无极荣耀】被强行抓了起来他也没有什么反抗的【无极荣耀】迹象,而早就等在一边的【无极荣耀】维娜这个时候立刻飞了起来。

  虽然战斗任务是【无极荣耀】我们在做,但是【无极荣耀】抓到目标之后的【无极荣耀】处理工作还是【无极荣耀】需要维娜来完成的【无极荣耀】。

  对此已经很有经验的【无极荣耀】维娜直接飞上来将手按在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门上,然后用力向后一拉,也不见怎么费劲就看到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半透明人形被从那个西伯利亚神族首领的【无极荣耀】身体之中拽了出来。这个人形结构刚一被拉出来立刻就缩成了一个光团,然后挣脱了维娜的【无极荣耀】手掌向远方飞去,只可惜才飞出不到十米就被克利斯缔娜一伸手给捏住了。

  神族的【无极荣耀】灵魂体虽然比普通人要强的【无极荣耀】多,但如果不是【无极荣耀】类似于天庭的【无极荣耀】鬼仙那种本来就是【无极荣耀】灵体的【无极荣耀】类型,一般的【无极荣耀】神族在肉身丢失之后实力都是【无极荣耀】会大幅度下降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刚刚脱离的【无极荣耀】那几个小时,基本上就和学步的【无极荣耀】婴儿一样,因为对自身特点的【无极荣耀】诸多不适应,行动能力会退化到几近于无的【无极荣耀】地步,所以此时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首领已经基本上就和废物没啥区别了。

  克利斯缔娜捏着那个光球返回这边的【无极荣耀】时候维娜已经抱着一个金属罐在那里等着了,克利斯缔娜直接将那个神魂往里面一丢,维娜立刻封闭了罐体然后拧紧加压阀,另外一边位于艾辛格移动要塞正面战场上的【无极荣耀】所有西伯利亚神族都是【无极荣耀】同时一个停顿,因为就在维娜封闭那个罐子的【无极荣耀】同时,他们都感觉到自己和神力核心之间的【无极荣耀】链接突然变的【无极荣耀】很松散了。这种情况通常只代表一种情况,那就是【无极荣耀】——主神阵亡。

  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一时之间全都愣在了那里。说实话战斗到现在一共也才十几分钟而已,而且他们自从进入了这片迷雾之中之后一直就没有遭遇到什么像样的【无极荣耀】攻击,他们还觉得战斗其实并不激烈呢。可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在这种节奏很慢的【无极荣耀】战斗中,他们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主神挂掉了。你说他们能不惊讶吗?

  事实上这帮西伯利亚神族感觉战斗不激烈也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因为我们要围歼这个西伯利亚神族首领,所以之前我给负责这边战斗的【无极荣耀】哈迪斯留的【无极荣耀】命令就是【无极荣耀】牵制住这些家伙就好,因此哈迪斯根本就没让我们的【无极荣耀】人上去和那些家伙混战,就是【无极荣耀】看哪个敌人可能要进入城墙范围了才会派出几个人去吸引下火力,而且只要一把对方拉出城市范围,哈迪斯就会让出去的【无极荣耀】人甩开对方从城市外围绕回来。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那些西伯利亚神族当然感觉不到战斗有多么激烈,只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老大可完全不是【无极荣耀】这么想的【无极荣耀】。刚刚被我们围殴,现在已经被塞进灵魂牢笼之中的【无极荣耀】那个西伯利亚神族首领估计要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部下们还以为战斗很轻松,可能会直接气的【无极荣耀】神魂爆裂吧?

  “这东西我先送去地府那边存起来吧?”维娜封号罐子就转头问我要怎么处理。

  我摇头道:“这个不用送到地府那边。好歹这也是【无极荣耀】个主神级的【无极荣耀】神魂,拿来做信仰之力储存罐太浪费了。你还是【无极荣耀】给我吧,回头我送到新大陆浮空岛那边去用来制作超级人工灵魂。”

  “也好。”维娜说着直接将罐体丢给了我。

  收好那个罐子之后我便召集大家去城市前面的【无极荣耀】部分再去拉人。那边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已经知道自己老大挂掉了,所以现在正是【无极荣耀】人心不稳的【无极荣耀】时候,不过那些人并没有直接溃散,而是【无极荣耀】分成了几个不同的【无极荣耀】类型,其中一部分死忠派表现出了被悲愤冲昏头脑的【无极荣耀】情况,开始发狂的【无极荣耀】乱冲乱突,目的【无极荣耀】可能是【无极荣耀】为他们老大报仇,但可惜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迷锁并不会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心情而有丝毫的【无极荣耀】改变,所以那些家伙的【无极荣耀】行为看起来就好像没头苍蝇在原地乱转。

  除了那些发疯的【无极荣耀】家伙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人基本上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无极荣耀】胆小怕事型,另外一种是【无极荣耀】犹豫不决型。

  胆小怕事型的【无极荣耀】家伙家伙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特征和之前那帮疯子差不多,也是【无极荣耀】在到处乱跑,不过他们的【无极荣耀】动作看起来就好像是【无极荣耀】想跑又不敢跑的【无极荣耀】样子。其实他们只是【无极荣耀】觉得老大都挂掉了,他们自己留下来估计也会完蛋,所以就想要离开,不过因为迷锁的【无极荣耀】问题,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出去,所以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和那群疯子一样到处乱飞,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飞的【无极荣耀】稍微谨慎一点。

  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那一批人就是【无极荣耀】犹豫不决型的【无极荣耀】人了。这部分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属于比较没什么主见的【无极荣耀】类型,一方面他们觉得自己应该为老大报仇,可另一方面又觉得似乎不知道应该怎么报仇,还有的【无极荣耀】人可能是【无极荣耀】在想这要逃跑,但是【无极荣耀】又怕自己跑了会丢脸什么的【无极荣耀】。反正这些人都是【无极荣耀】因为这样那样的【无极荣耀】原因纠结在原地没有动地方。

  看到剩下的【无极荣耀】这些西伯利亚神族的【无极荣耀】反应之后,我便指挥着刚刚完成围剿任务的【无极荣耀】这帮高级人员分成了五个梯队,然后分头行动,先去堵截那些要逃跑的【无极荣耀】家伙。

  这些西伯利亚神族之前都没有给我们什么威胁,现在自然更不被我们放在眼里了。对这样的【无极荣耀】神族,我向来是【无极荣耀】喜欢全都留下来的【无极荣耀】。毕竟神族也可以算是【无极荣耀】一种资源,哪有送上门的【无极荣耀】都不要的【无极荣耀】道理呢?

  既然不能浪费这些资源,那就要保证这些西伯利亚神族一个都跑不掉,所以必须先对付那些要逃跑的【无极荣耀】家伙。犹豫不决的【无极荣耀】那帮人目前都没动地方,所以短时间内没有任何问题。乱冲的【无极荣耀】那帮疯子虽然和打算逃跑的【无极荣耀】那帮胆小鬼一样都在乱冲,但他们就算跑到迷锁的【无极荣耀】范围之外也会再次一头扎进来,所以也不用担心。只有那些胆小鬼,一旦他们跑出去了,那就不会回来了。所以为了省点力气去追击,我们还是【无极荣耀】打算先把这帮人留下再说。

  其实先对付那些逃跑的【无极荣耀】家伙还有两个原因,其一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帮家伙既然会逃跑,那就说明他们的【无极荣耀】立场不坚定,所以劝降应该成功率很高。至于这第二个原因吗……主要还是【无极荣耀】希望可以将附近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密度先降低一点。虽然迷锁可以遮蔽视线,但战斗中活动范围肯定很大,这里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数量太多,又都集中在城市的【无极荣耀】正面区域,这样战斗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很难施展得开。如果在围剿过程中将别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卷入战斗,我们就要面临同时对付多了目标的【无极荣耀】状况。虽然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人员战斗力,即便是【无极荣耀】同时对付十几个西伯利亚神族也是【无极荣耀】绰绰有余的【无极荣耀】,但能一群人群殴他们一个,干嘛要和他们单挑啊?

  对那帮胆小鬼的【无极荣耀】拦截计划进行的【无极荣耀】相当顺利,我们很快分别堵住了几个意图逃跑,并且已经离迷锁的【无极荣耀】边缘地带不远的【无极荣耀】家伙。就像我猜测的【无极荣耀】那样,既然这些家伙第一时间选择了逃跑,那就说明他们对西伯利亚神族的【无极荣耀】归属感其实并不强,这样的【无极荣耀】家伙劝降是【无极荣耀】很容易的【无极荣耀】,尤其在我们手里捏着他们的【无极荣耀】生杀大权的【无极荣耀】时候。

  那三分之一意图逃跑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被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全部拦截了下来,其中除了极个别的【无极荣耀】不知道为什么坚决不投降做了拼死抵抗之外,大多数都被顺利拿下,直接就现场加入了混乱与秩序神族。能这么顺利主要还是【无极荣耀】因为西伯利亚神族本身就是【无极荣耀】新建立的【无极荣耀】神族,本来就没什么底蕴,大家都是【无极荣耀】临时拼凑起来的【无极荣耀】,根本谈不上什么归属感。现在连老大都被*掉了,神力核心对他们这些西伯利亚神族的【无极荣耀】神祗的【无极荣耀】约束力已经几乎等于是【无极荣耀】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这帮人当然是【无极荣耀】发现好的【无极荣耀】机会立刻就选择了跳槽。反正神族之间和我们这些玩家并不一样,他们这些神族其实没有什么国家意识,对他们来说从一个神族跑到另外一个神族都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事情,就好像我们换工作一样,根本没什么。但是【无极荣耀】在玩家之中,如果你从一个行会跳到另外一个行会,尤其是【无极荣耀】从本国行会跳到敌国行会,那就会被认为是【无极荣耀】叛徒,会遭到其他人的【无极荣耀】唾弃。所以说,神族其实对投降这种事情抵触情绪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大。

  成功的【无极荣耀】搞定了这些逃跑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之后剩下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数量就已经只剩三分之二不到了,而且因为有这帮西奸存在,所以我们得以了解到了剩下的【无极荣耀】这些西伯利亚神族的【无极荣耀】实力、特长以及人品和大概的【无极荣耀】性格之类的【无极荣耀】。

  “原来这个迷雾对你们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遮蔽效果的【无极荣耀】啊?”一个刚刚投诚的【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不对,此时应该叫混乱与秩序神族了。这个新晋混乱与秩序神族成员看着周围清晰的【无极荣耀】世界,然后再看了看对面跟没头苍蝇似的【无极荣耀】到处乱转的【无极荣耀】前同伴,一时之间感慨的【无极荣耀】不得了。

  我冲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好东西还多着呢,等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哦对了,这个给你。”我说着就将一个小金属罐递给了这个新晋混乱与秩序神族成员。

  对方疑惑的【无极荣耀】接过我递过去的【无极荣耀】罐子看了看,然后问道:“这个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的【无极荣耀】啊?”

  我指了下罐子上的【无极荣耀】一个开口,然后说道:“用嘴巴含住这个地方,然后拧这个阀门,注意别拧太多。试一下你就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了。”

  那家伙疑惑的【无极荣耀】按照我的【无极荣耀】说法开始尝试,反正他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一员了,我也不会害他。当然,这个东西确实不是【无极荣耀】用来害人的【无极荣耀】,因为这里面装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信仰之力。

  那家伙刚打开阀门眼睛就差点从眼眶里瞪出来,然后他一边猛吸一边用那双明显比刚才打了一圈的【无极荣耀】眼睛看着我,那询问的【无极荣耀】意思非常明显,就差没有在头顶上挂个问号了。

  我笑着说道:“这是【无极荣耀】行会福利,你之前在西伯利亚神族应该也领过才对吧?当然了,我知道你之前肯定没领到过这么多。这个具体情况我一时跟你也说不清楚,反正你只要知道我们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多到根本用不完就行了。所以呢,我们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分配方式有点不一样。你们以前都是【无极荣耀】按照你在神族之中的【无极荣耀】地位,然后根据整个神族收入信仰之力的【无极荣耀】总量,按一定比例分配给你们每个神祗。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这里因为信仰之力完全用不完,所以就不限制比例了。大家全都是【无极荣耀】自己随便拿,只要你能吸收掉不被撑死,爱拿多少就拿多少。”

  对面那家伙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居然连信仰之力都不吸了,直接将阀门拧死,然后拿开罐子盯着我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您说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

  “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骗你吗?反正等这罐信仰之力用完你自己去取的【无极荣耀】时候就会知道啦。”

  “可是【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怎么可能会多到用不完?信仰之力又不是【无极荣耀】随处可见的【无极荣耀】石头,怎么可能敞开了用都用不完呢?”

  “我都说了具体情况比较复杂,回头你去随便找个以前加入的【无极荣耀】混乱与秩序神族成员问问就知道了。哦对了,虽然信仰之力在我们这里多的【无极荣耀】可以随便扔,但是【无极荣耀】你手里那个容器却是【无极荣耀】非常珍贵,所以千万不要弄坏了。这种容器你们每个新加入的【无极荣耀】成员都会分到一个,以后等这个里面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用光了你就拿着个罐子去兑换处兑换,需要你上交这个空瓶子才会给你发放装满的【无极荣耀】瓶子,要是【无极荣耀】弄坏了可是【无极荣耀】要接受惩罚的【无极荣耀】。”

  那家伙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明显愣了一下,因为这个情况对他来说实在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奇怪。这就好像有个人跟你说银行里的【无极荣耀】钞票随便你用,只要你去取,要多少给你多少,但是【无极荣耀】钱包现在却变成了贵重物品,弄坏了要坐牢。你说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算不算诡异?

  “那什么……”这家伙愣了好半天才接着道:“如果您早说混乱与秩序神族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根本不用和我们打,只要招呼我们一声,我们就直接全体投诚过来了,干嘛还费这么大劲啊?”

  “这个问题都想不明白吗?想想刚刚我跟你说信仰之力敞开供应的【无极荣耀】时候你是【无极荣耀】什么反应?你都已经加入了我们混乱与秩序神族还会怀疑我是【无极荣耀】在开玩笑,如果是【无极荣耀】你还是【无极荣耀】西伯利亚神族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跟你说我们行会信仰之力敞开供应,然后要你投诚,你说摹疚藜僖裤会怎么想?”

  那家伙迟疑了一下道:“我大概会认为你在说胡话吧!”

  “所以啊!就算我们这里确实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我也不能这么说吧?还有。这个世界上的【无极荣耀】神族可不是【无极荣耀】只有我们混乱与秩序神族和你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个西伯利亚神族。我们周围有很多强力神族,而中国的【无极荣耀】天庭就是【无极荣耀】其中数一数二的【无极荣耀】存在。我如果在公开场合宣扬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你说最大的【无极荣耀】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家伙只是【无极荣耀】稍微想了一下就说道:“大概会有很多神族过来抢夺逼问我们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来源吧!”

  “现在你明白我之前为什么不用这招招揽你们了?”

  他立刻点了点头。

  见他已经明白了我便接着说道:“好了,现在告诉我一下对面那帮家伙的【无极荣耀】特征,先告诉我哪些人比较有可能直接劝降,还有用什么方法劝降成功率高一些。”

  “好的【无极荣耀】,这些东西都熟。以前在西伯利亚神族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是【无极荣耀】负责人员管理的【无极荣耀】。”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