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四百九十五章 神经病妖王

第四百九十五章 神经病妖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胆妖孽,居然用幻术坑我!”我一声怒吼就直接握着永恒剑冲向了怡红院,但是【无极荣耀】我却没有去走那已经打开的【无极荣耀】大门,而是【无极荣耀】在即将接触到那倒大门之前突然一个横扫。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怡红院的【无极荣耀】整个正门被我一刀两断,但是【无极荣耀】大门倒下去之后显示出来的【无极荣耀】却不是【无极荣耀】那个我在外面看到的【无极荣耀】怡红院内部的【无极荣耀】大堂,而是【无极荣耀】一间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无极荣耀】那种建筑风格的【无极荣耀】另外一种建筑风格。

  这个大门之内就好像是【无极荣耀】用的【无极荣耀】三维布景一样,被我一剑切开之后,大门后面的【无极荣耀】空间居然是【无极荣耀】一间牢房的【无极荣耀】大门。不是【无极荣耀】十五、十四层那种所谓的【无极荣耀】牢房,这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牢房。三面墙壁,正面一排都是【无极荣耀】栅栏。这是【无极荣耀】标准的【无极荣耀】牢房结构,但是【无极荣耀】和一般的【无极荣耀】牢房明显不一样。

  这个牢房的【无极荣耀】三面墙壁虽然看起来和普通的【无极荣耀】墙壁没什么区别,但是【无极荣耀】我却发现墙壁顶端好像窗帘一样挂了一圈符咒,而且,这个牢房正面的【无极荣耀】栅栏也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古代的【无极荣耀】原木栅栏,当然更不是【无极荣耀】现代的【无极荣耀】那种金属栅栏,而是【无极荣耀】一根根的【无极荣耀】金色光柱。这些光柱并不是【无极荣耀】完全密闭的【无极荣耀】,感觉好像是【无极荣耀】半透明的【无极荣耀】感觉,仔细看还可以发现光柱之中有星星点点的【无极荣耀】金色光粒自下而上的【无极荣耀】运动着。

  这些金色的【无极荣耀】光柱每一根都有人的【无极荣耀】手腕那么粗,光芒忽明忽暗的【无极荣耀】好像人的【无极荣耀】呼吸一样有节奏的【无极荣耀】闪烁着,但是【无极荣耀】,虽然这个东西一直在闪烁,但因为频率不快,所以感觉并不涨眼睛。

  随着这金色的【无极荣耀】光柱组成的【无极荣耀】栅栏门出现,那牢房里面的【无极荣耀】生物也突然就显露在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对方是【无极荣耀】个美女,或者说是【无极荣耀】个女妖。一身紫色的【无极荣耀】长裙,配合乌黑的【无极荣耀】方发以及淡淡的【无极荣耀】彩妆,看起来是【无极荣耀】艳丽而不庸俗,给人一种看一眼就会特别心动的【无极荣耀】感觉。但是【无极荣耀】,虽然她很漂亮,却带着一种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无极荣耀】气质,那种气质似乎就好像一个声音在你耳边不停的【无极荣耀】说:“你狠渺小,她是【无极荣耀】女神,你高攀不上”一样。

  虽然这位美女非常的【无极荣耀】惊艳,但是【无极荣耀】眼下她的【无极荣耀】表情却是【无极荣耀】相当搞笑,因为她现在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一副被吓呆住的【无极荣耀】样子,再仔细看,她的【无极荣耀】手腕上居然有一道红线,明显就是【无极荣耀】伤口,只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被什么力量给封住了,暂时没有看到血水流出来。联想到我刚刚切出去的【无极荣耀】那一剑,现在我大概是【无极荣耀】知道她为什么要那种表情了。

  和明显,她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施法迷惑我的【无极荣耀】妖王,之前那些怡红院什么的【无极荣耀】全都是【无极荣耀】幻象,而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让我走到牢门前面。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我靠近牢门,但是【无极荣耀】刚刚她显然是【无极荣耀】伸手要抓我来着,没想到我突然就是【无极荣耀】一剑切了过去,结果她的【无极荣耀】手就中招了。不过也算她运气好距离还比较远,只要再近一点点,她的【无极荣耀】手腕估计就要被整个切下来了。永恒的【无极荣耀】锋利程度可是【无极荣耀】相当变态的【无极荣耀】,管你什么上古大妖,说切就切。

  “该死,居然着了道!”我正在那看着那女妖,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了太上老君的【无极荣耀】声音,跟着就看到前方的【无极荣耀】街道什么的【无极荣耀】突然一下就全都消失了,然后出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条长长的【无极荣耀】走廊,而走廊两边就是【无极荣耀】一间间的【无极荣耀】牢房。此时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就在走廊的【无极荣耀】最前端,显然是【无极荣耀】因为幻术而和我分了开来。我之前身边那个看地图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显然是【无极荣耀】幻象伪造出来的【无极荣耀】假象,而那边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身边肯定也有一个我的【无极荣耀】幻象,只是【无极荣耀】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发现,然后各自被不同的【无极荣耀】幻象给带开了。

  刚刚我那一剑切开了幻象并伤到了这边的【无极荣耀】这个女妖,对方因为吃惊所以导致幻象发生了一点波动。太上老君那种大能被迷惑住就已经很难了,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是【无极荣耀】立刻就发现了自己被骗了,于是【无极荣耀】直接施法击碎了整个幻象冲了回来。

  从现在这里的【无极荣耀】环境以及太上老君所处的【无极荣耀】位置来看,之前我们肯定是【无极荣耀】在进入到这里之后就立刻被迷惑了,因为之前刚进入这里的【无极荣耀】时候首先看到怡红院我就问了太上老君为什么这里有这样一个建筑,当时太上老君说这里就是【无极荣耀】个城镇的【无极荣耀】样子,而显然这里不是【无极荣耀】那样的【无极荣耀】,这里就是【无极荣耀】个正常的【无极荣耀】监狱造型。所以,那个时候和我说话的【无极荣耀】肯定就已经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了。

  虽然被对方这样摆了一道挺丢脸的【无极荣耀】,但我却是【无极荣耀】相当高兴。这些妖王不出意外的【无极荣耀】话之后都会成为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成员,也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手下。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能力越是【无极荣耀】强大,我就越高兴。要是【无极荣耀】这些妖王全都是【无极荣耀】废物,我反而要头疼了。

  太上老君走到我身边看到我脚下的【无极荣耀】光环以及手里的【无极荣耀】武器,立刻就知道我肯定已经发生战斗了,而且刚才的【无极荣耀】波动让太上老君意识到我肯定是【无极荣耀】影响到了幻象结构,所以才让他发现了破绽。

  既然知道我战斗过了,太上老君自然是【无极荣耀】要问下我有没有事情之类的【无极荣耀】,不过我当然是【无极荣耀】说没事了。事实上也确实是【无极荣耀】没事,虽然差点就被暗算了,但现在倒霉的【无极荣耀】可不是【无极荣耀】我。

  那边的【无极荣耀】女妖在看到太上老君出现后就反应了过来,脸上吃惊的【无极荣耀】表情一下就变成了冰冷的【无极荣耀】神色,然后一只手在伤口上一抹,接着突然表情再次变得惊讶无比的【无极荣耀】看着自己的【无极荣耀】伤口。

  我知道她为什么这个表情,所以就好心提醒道:“我的【无极荣耀】武器有伤害加深和阻止愈合的【无极荣耀】属性,你要先用驱逐之类的【无极荣耀】能力去掉诅咒之力,然后才可以治疗。”

  对方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并没有去马上治疗,而是【无极荣耀】突然转身一下冲到了房间最里面的【无极荣耀】床铺上往上一扑,接着就传来了阵阵抽泣声。这个变化搞得我反倒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尴尬的【无极荣耀】看着身边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我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这……我也没怎么样啊!是【无极荣耀】她先动手的【无极荣耀】啊!”

  太上老君拍拍我的【无极荣耀】肩膀说道:“你不用在意,这个女妖最擅长迷惑人心,刚刚她是【无极荣耀】在博取同情,千万不要相信她。不过也所所谓了,反正她今次你是【无极荣耀】带不走的【无极荣耀】。”

  “这是【无极荣耀】个什么妖怪啊这么历害?居然连你我都不知不觉就中招了!”虽然之前问了一遍,但是【无极荣耀】那个时候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已经是【无极荣耀】个假象了,所以那个回答也未必就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

  果然,太上老君想了想回答道:“这位其实本来是【无极荣耀】个女仙来着。”

  “啊?”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们天庭之中妖魔出身的【无极荣耀】仙人也是【无极荣耀】不少的【无极荣耀】,而这位就是【无极荣耀】先为仙后为妖,反过来做了一遍。她的【无极荣耀】本体其实是【无极荣耀】七色霞光,所以天生就具备迷惑人的【无极荣耀】本领,而且成了仙之后修炼所得的【无极荣耀】仙力都被她逆转成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天赋能力冲入内丹之中,结果本来是【无极荣耀】想要另辟蹊径,结果却意外凝练出了一枚妖丹,一时想不通就破罐子破摔跑去当妖怪了!”

  “我靠,这样也行啊?”

  “算了,都是【无极荣耀】老黄历了。反正你今天要见的【无极荣耀】也不是【无极荣耀】她。”

  “这么奇葩的【无极荣耀】都不是【无极荣耀】?你之前不是【无极荣耀】说我要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非常特别的【无极荣耀】妖王吗?难道比这个还要特别?”

  太上老君看了眼那个彩霞,然后对我说道:“和她比起来那个妖王可是【无极荣耀】要奇怪的【无极荣耀】多了。我希望你一会见到她之后要做好心理准备。”

  “为什么?”

  “这个我就不和你解释了,反正你见到就明白了。”

  在太上老君的【无极荣耀】带领小我很快就见到了我想要找的【无极荣耀】那个唯一在十六层而且允许带走的【无极荣耀】妖王。之前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太上老君就说了,这个妖王和一般的【无极荣耀】妖王那是【无极荣耀】有些区别的【无极荣耀】,因为别得妖王在上古时期都有自己的【无极荣耀】修炼之地,所以他们修炼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比较中正平和的【无极荣耀】能力,而这个妖王却是【无极荣耀】一个杀人不眨眼专门干坏事的【无极荣耀】主,属于那种超级邪恶的【无极荣耀】妖王。但是【无极荣耀】说也奇怪。那些不干坏事的【无极荣耀】妖王不让动,这个超级坏的【无极荣耀】妖王居然没有限制,也不知道天庭是【无极荣耀】怎么想的【无极荣耀】。不过我反正不在乎这个,只要是【无极荣耀】有战斗力就行,真的【无极荣耀】不听话我也有办法对付。

  这个十六层的【无极荣耀】天牢和一般的【无极荣耀】监狱差不多,就是【无极荣耀】一条长长的【无极荣耀】走廊两边设置很多的【无极荣耀】囚室,而且这个地方的【无极荣耀】囚室居然还是【无极荣耀】分成了三层。我们刚进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第一层,地下还有两层。这里面的【无极荣耀】囚室我数了一下,足足有二百多个一层,但是【无极荣耀】大多数都是【无极荣耀】空的【无极荣耀】,只有很少的【无极荣耀】几个囚室有关押犯人。

  我们要见的【无极荣耀】那个妖王就在最下面的【无极荣耀】那一层的【无极荣耀】最里面一间房间,而且这个房间还非常的【无极荣耀】特别。别的【无极荣耀】房间的【无极荣耀】大门都是【无极荣耀】那种金色的【无极荣耀】光柱,全都是【无极荣耀】统一规格的【无极荣耀】,而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牢房不但正门的【无极荣耀】光柱变成了一整道的【无极荣耀】光之屏障,而且里面的【无极荣耀】三面墙壁之前也有类似的【无极荣耀】屏障。

  对于这种夸张的【无极荣耀】设置,正常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无极荣耀】因为里面的【无极荣耀】这个妖王非常的【无极荣耀】历害,不然也不会用到这么夸张的【无极荣耀】关押手法了。

  虽然这里面的【无极荣耀】关押方式比较特别,但是【无极荣耀】,里面的【无极荣耀】那个妖王却是【无极荣耀】更加的【无极荣耀】特别,因为我看了半天居然没找到人在哪。

  “我靠,不是【无极荣耀】跑了吧?”我看着空荡荡的【无极荣耀】房间问道。

  太上老君在旁边说道:“不用担心,这个妖王喜欢在暗处观察别人,所以肯定是【无极荣耀】隐身了,不过一会她就会出现了。”

  “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虽然喜欢在暗处观察敌人,却从不偷袭。每次和别人战斗都是【无极荣耀】堂堂正正的【无极荣耀】正面对攻。”

  “那倒是【无极荣耀】铁血真汉子啊!”

  “你才是【无极荣耀】真汉子呢!”一个俏生生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耳边,吓了我一跳,与此同时房间内部也显露出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无极荣耀】女妖的【无极荣耀】身影。

  就像我之前说的【无极荣耀】一样,如果不是【无极荣耀】特殊原因,女妖的【无极荣耀】外貌一般都是【无极荣耀】非常漂亮的【无极荣耀】,而且越是【无极荣耀】实力高强的【无极荣耀】女妖,其外貌就会越漂亮。按照这个标准来看的【无极荣耀】话,眼前这个绝对是【无极荣耀】毁天灭地级别的【无极荣耀】,这小脸蛋长的【无极荣耀】……口水都下来了!说实话,游戏里的【无极荣耀】人物因为系统美化的【无极荣耀】原因本来就漂亮,但是【无极荣耀】即便是【无极荣耀】如此,像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位这样的【无极荣耀】还真是【无极荣耀】不多见。我之前见到的【无极荣耀】那些女性存在之中,长相方面能超越这位的【无极荣耀】好像还真没有,不过和她大概是【无极荣耀】一个级数的【无极荣耀】倒是【无极荣耀】有几个。其中夜月能算一个,公主也算一个,我的【无极荣耀】那个变异魅魔也算一个,还有就是【无极荣耀】那次女娃娘娘派下来的【无极荣耀】特使也算是【无极荣耀】一个级数的【无极荣耀】,其他的【无极荣耀】我见过的【无极荣耀】女性存在好像和她比起来都要略微差了一点点。当然,说是【无极荣耀】差一点也不是【无极荣耀】差太多,毕竟我身边的【无极荣耀】女性魔宠就没有哪个不漂亮的【无极荣耀】。

  虽然长相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漂亮,但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位的【无极荣耀】形象特征却是【无极荣耀】偏向那种少女型的【无极荣耀】,和之前我见过的【无极荣耀】其她几位同级美女的【无极荣耀】方向不一样。夜月她们都是【无极荣耀】那种成熟型,这个少女型的【无极荣耀】还真是【无极荣耀】不多见。

  当然,光是【无极荣耀】长的【无极荣耀】漂亮是【无极荣耀】没有意义的【无极荣耀】,我需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所以眼前这位的【无极荣耀】长相到是【无极荣耀】没有引起我太多的【无极荣耀】关注。但是【无极荣耀】,换个角度想,既然女妖的【无极荣耀】长相和实力是【无极荣耀】成正比的【无极荣耀】,那么这位这么漂亮,自然就是【无极荣耀】非常厉害了。

  我这边正在兴奋着,忽然就听道里面那位直接对着太上老君吼道:“喂,你这个家伙怎么又来了?我不是【无极荣耀】和你说过了吗?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加入你们天庭的【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清规戒律太多,我受不了你们的【无极荣耀】那么多管束,我喜欢鲜血,我喜欢残杀,死的【无极荣耀】人越多我越开心。你们那种地方对我来说还不如这监牢住的【无极荣耀】舒服。”

  “喂,这位脑子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问题啊?”听到刚刚的【无极荣耀】话之后我立刻看向了背后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问道。

  太上老君也是【无极荣耀】无奈的【无极荣耀】点头道:“要是【无极荣耀】她脑袋正常也不会让你带她出去了!”

  “为什么?”

  “她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在这些妖王之中也是【无极荣耀】数一数二的【无极荣耀】存在,本身就是【无极荣耀】非常厉害的【无极荣耀】人物。当年我们派出的【无极荣耀】最强人物和她连续打了三年分不出胜负,最后累的【无极荣耀】不行了只能下来换人。结果这边就是【无极荣耀】换个人下来休息的【无极荣耀】功夫就被她干掉了三个人,然后剩下的【无极荣耀】几十个高手联手和她又打了三天,等那个第一高手回来和她继续战斗,然后我们这边出动了一些辅助人员从旁策应,这才总算是【无极荣耀】将其击败。不过我们后来发现这女妖脑袋不好使,用话骗她比正面战斗来的【无极荣耀】更好,可惜之前没有发现这一点,平白损失了那么多人手。”

  “喂喂喂,你这样当着她的【无极荣耀】面说出来没问题吗?”

  “你不用担心,她不再乎这些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然后看了下里面的【无极荣耀】这个女妖,然后说道:“除了性格古怪了一点,好像也没什么特备的【无极荣耀】地方吧?”

  “你之所以觉得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无极荣耀】地方是【无极荣耀】因为她身上特别的【无极荣耀】地方被我们封印了,你要是【无极荣耀】看到那个封印解开之后的【无极荣耀】情况你就知道她到底特别在哪里了。”

  “难道她是【无极荣耀】三头六臂不成?”

  “比那夸张多了!”太上老君说道:“她的【无极荣耀】能力叫做时间夹缝,她一个人就可以出现在同一地点的【无极荣耀】不同时间点上,所以虽然她不会分身术,但是【无极荣耀】你实际上却可以看到很多个她一起战斗,而且很多时候这种战斗方式都是【无极荣耀】非常诡异的【无极荣耀】。加上她本身的【无极荣耀】能力非常强,这就决定了她的【无极荣耀】战斗力非常的【无极荣耀】彪悍。要不然你觉得我们天庭那边会因为她损失那么多人吗?”

  我想了想问道:“如果说她要是【无极荣耀】加入混乱与秩序神族成为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一员,那你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将其身上的【无极荣耀】这个封印给解开呢?毕竟以后我们也是【无极荣耀】需要她的【无极荣耀】能力战斗的【无极荣耀】,你总不能给我个残次品吧?”

  “残次品?”太上老君明显是【无极荣耀】有些激动。“她要是【无极荣耀】残次品我们就是【无极荣耀】渣渣了!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绝不是【无极荣耀】你能想象的【无极荣耀】。你之所以这样是【无极荣耀】因为你没见过她全盛时期的【无极荣耀】状态,你要是【无极荣耀】知道你就不会这么无所谓了。至于说解开封印的【无极荣耀】问题……这个不是【无极荣耀】我能说了算了。玉帝在之前并未就这个问题给我什么指示,所以我觉得玉帝的【无极荣耀】意思就是【无极荣耀】让她以这种面貌加入你们冰霜玫瑰盟。”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要一个残次品干什么啊?”我当然是【无极荣耀】混乱与秩序神族能得到一员悍将,可是【无极荣耀】玉皇大帝那个家伙太狡猾了,居然没有说这个女妖的【无极荣耀】能力被封印了。当然我要是【无极荣耀】现在就换个目标去找别的【无极荣耀】妖王加入我们混乱与秩序神族,那当然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在太上老君的【无极荣耀】劝说下还是【无极荣耀】要坚持来这边,要是【无极荣耀】现在再灰溜溜的【无极荣耀】跑回去选择别的【无极荣耀】妖王,我这个脸上也确实是【无极荣耀】有些挂不住的【无极荣耀】感觉!

  权衡了半天我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决定要收下这个被封印的【无极荣耀】妖王,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封印不是【无极荣耀】说我就要留着。

  “太上老君,这个妖王我可以先带走,但是【无极荣耀】我要找玉皇大帝要一个解释。”

  “这个没问题,我反正就是【无极荣耀】向导。你只要选她,你的【无极荣耀】第一次选择权利就用完了,之后就没我什么事了。至于说她的【无极荣耀】力量怎么解封的【无极荣耀】问题,这你就只能去和玉皇大帝谈了。我反正是【无极荣耀】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这个能力解开她的【无极荣耀】封印。”

  这个女妖王身上的【无极荣耀】封印居然是【无极荣耀】太上老君都没有办法独立解开的【无极荣耀】,这说明这肯定是【无极荣耀】非常厉害的【无极荣耀】封印,但是【无极荣耀】为了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无极荣耀】强大,我必须要解开这个封印,无奈,只好再去找玉皇大帝谈谈了。

  “喂,我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紫日,今天特别得到许可可以从天牢之中带出去几个犯人加入我们的【无极荣耀】混乱与秩序神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有人杀吗?”女妖一脸兴奋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那美丽的【无极荣耀】面孔配合那种神经病人的【无极荣耀】语言,还真是【无极荣耀】一种另类的【无极荣耀】美感。

  “我们的【无极荣耀】敌人遍布天下,而敌人都是【无极荣耀】需要杀死的【无极荣耀】,你觉得加入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混乱与秩序神族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人可杀呢?”

  对面的【无极荣耀】女妖显然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脑子不好使,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并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反对,直接就兴奋的【无极荣耀】叫喊着:“只要有人可以杀,我就跟你干。快放我出去,我要去杀人。”

  “等下。”我连忙叫住这个神经病妖王,然后说道:“出去之前我们需要先去一次天庭。”

  “为什么?”那妖王问完之后突然兴奋的【无极荣耀】叫喊着:“啊我知道了!你是【无极荣耀】要去把玉皇大帝和诸天神佛都给杀光。好啊好啊,我这就和你一起去。我最喜欢杀人了!”

  听到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我只能是【无极荣耀】抹了把冷汗。这丫头虽然看着很漂亮,可是【无极荣耀】这个脑子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问题不小啊!

  “那什么……咱们可以以后再杀玉皇大帝和诸天神佛吗?”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一个借口。“因为我们还要他们帮你解开身上的【无极荣耀】封印。你现在的【无极荣耀】力量被限制了很多,这样你杀人的【无极荣耀】速度就会变慢。如果我们可以把你的【无极荣耀】封印打开你就变得非常厉害了,然后我们就可以用更快的【无极荣耀】速度杀人,自后等我们把其他的【无极荣耀】敌人都杀光了再回来杀诸天神佛就是【无极荣耀】了,反正他们又拍不掉。”

  “喂,紫日会长你……”太上老君在旁边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也是【无极荣耀】直皱眉头。

  我偷偷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我是【无极荣耀】在骗小孩呢。太上老君看到我的【无极荣耀】眼神倒是【无极荣耀】立刻理解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但是【无极荣耀】心里总算是【无极荣耀】有些不舒服。毕竟谁听到别人说要杀自己也不可能有好心情啊。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答应你暂时不杀玉皇大帝和诸天神佛了。”那位神经病妖王总算是【无极荣耀】绕过了这个弯子。虽然这位的【无极荣耀】脑子不正常,但是【无极荣耀】有一点好,那就是【无极荣耀】特别的【无极荣耀】单纯,你说他们她就信什么。

  “好了,既然如此,太上老君,帮忙开下门吧。”

  那边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点点头,然后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奇怪的【无极荣耀】八卦镜,然后往旁边的【无极荣耀】墙壁上的【无极荣耀】一个凹槽中一放,这边牢房外面的【无极荣耀】光之屏障立刻就消失不见,而里面的【无极荣耀】那个女妖则是【无极荣耀】猛地一下从里面直接蹦了出来,而且不是【无极荣耀】落在地上,却是【无极荣耀】好像饿虎扑食一样直接就给太上老君给按倒在地,然后张嘴就咬了下去。

  “我靠!”一看这情况我简直连魂都要飞出去了。这太上老君是【无极荣耀】来帮我办事的【无极荣耀】,这要是【无极荣耀】伤在了这里那可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责任。而且,我之前可是【无极荣耀】和玉皇大帝他们答应好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这些我带出去的【无极荣耀】妖王惹出什么乱子,那么这个协议就自动作废,我不但要让那些妖王全都回去,逃跑的【无极荣耀】那些妖王我还要帮忙抓捕。所以,如果这位脑袋有问题的【无极荣耀】妖王真把太上老君怎么样了,那我好不容易搞来的【无极荣耀】那个好处可就要飞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