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五百零四章 报复行动

第五百零四章 报复行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虽说摹疚藜僖咖界这地方和主地图感觉差不多,一样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绿色植物,一样的【无极荣耀】阳光明媚,但是【无极荣耀】这地方对游戏玩家来说依然属于有限开放地图,所以我也不敢带着大家盲目的【无极荣耀】乱窜,尽管我一支追踪着白浪的【无极荣耀】位置在向前移动,但速度方面我一直都不敢提升太多,只敢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前进,就怕半路蹦出来个什么没见过的【无极荣耀】东西搞出点什么事情来。

  对于一张没有正式对玩家开放的【无极荣耀】地图,到过这里的【无极荣耀】玩家可谓是【无极荣耀】凤毛麟角,而且每次来都是【无极荣耀】短时间的【无极荣耀】停留,一般都是【无极荣耀】用魔界作为一个任务过度区,而不是【无极荣耀】主要的【无极荣耀】任务地图,所以说,这里的【无极荣耀】信息对大多数玩家来说依然是【无极荣耀】个谜。

  根据白浪和我之间的【无极荣耀】相互感应,我可以确认到白浪现在并不是【无极荣耀】出于危险状态,所以我也不着急,而且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距离确实是【无极荣耀】在快速缩小,因为白浪那边似乎也在主动向我们这边靠拢。

  “就是【无极荣耀】前面,绕过那座小山应该就能看到他们了。”我指着前面说道。

  哈迪斯最着急,一个加速就超过我抢先一步冲到了山体侧面。这小山包其实高度有限,而且面积也不大,哈迪斯绕道山脊侧面就可以看到背后的【无极荣耀】情况,不过他在到达山顶之后却没有停下等我们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跳了过去。

  因为哈迪斯进入到了山体的【无极荣耀】背后,我们这边就看不见他的【无极荣耀】情况了,无奈我也只好加速冲了上去,就怕万一再出点什么事情。

  还好,当我们追到山上之后就看到哈迪斯已经和白浪汇合了,但是【无极荣耀】让我们目眦欲裂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情况却是【无极荣耀】和我们之前想的【无极荣耀】完全不一样。

  本来没有感觉到白浪有什么问题我也就没太担心,但是【无极荣耀】等直接看到了他们我才发现并不是【无极荣耀】他们都没事,只是【无极荣耀】白浪没事而已。现在白浪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飘逸潇洒的【无极荣耀】外形,身上的【无极荣耀】白色长毛全部一团一团的【无极荣耀】纠缠在一起,就好像身上挂了很多毛线团一样,而更加触目惊心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让那毛发打结的【无极荣耀】原因——献血。白浪的【无极荣耀】毛发之所以会搞成这样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身上沾满了鲜血和泥土,而更惊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些血貌似还是【无极荣耀】属于潘多拉的【无极荣耀】。我蹬上山脊看到的【无极荣耀】情况就是【无极荣耀】潘多拉被白浪驮在背上,哈迪斯正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将她弄下来。很明显白浪与潘多拉遇到了危险,然后白浪带着她跑了回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实力高强的【无极荣耀】潘多拉受伤白浪却没事,但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也不是【无极荣耀】了解这个的【无极荣耀】时候,还是【无极荣耀】需要赶紧解决一下潘多拉的【无极荣耀】问题,毕竟这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级人才,要是【无极荣耀】就这么挂掉了可就麻烦了。

  “闪开。”我一边大喊着一边就张开翅膀直接从山脊之上滑翔而下,很快就落在了潘多拉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在哈迪斯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直接从身上拽出了两个一人多高足有一台电冰箱那么大的【无极荣耀】金属罐。“给,用这个转化神力帮她疗伤。”我说着就直接将巨大罐体上的【无极荣耀】两根管道递到了哈迪斯的【无极荣耀】手中。

  哈迪斯也是【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才突然反应过来赶紧拿起那个管道就握在了手心之中,但是【无极荣耀】当他想要救援潘多拉的【无极荣耀】时候却发现自己手里捏着管道没有多余的【无极荣耀】手去帮忙了,着急的【无极荣耀】左右看了看之后他居然双眼一瞪直接将自己的【无极荣耀】腰部铠甲掀掉,然后将两根管道的【无极荣耀】开口插进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之中。

  这种自残一样的【无极荣耀】方法虽然比较狠,但毕竟对于一个神来说还是【无极荣耀】不构成多大威胁的【无极荣耀】。将那两根管道插入自己腹部之后哈迪斯立刻将双手贴在了潘多拉的【无极荣耀】额头两侧,跟着转头朝我点了下头。

  看到哈迪斯的【无极荣耀】信号我立刻说道:“你忍住,我要开始了。”说着我也不等哈迪斯回答就直接同时扮开了两个罐子上的【无极荣耀】阀门,然后就看到哈迪斯身体猛然一抖,显然是【无极荣耀】疼痛造成的【无极荣耀】,但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然后双手之中发出了耀眼的【无极荣耀】紫色光芒,而原本毫无反应的【无极荣耀】潘多拉也是【无极荣耀】突然呻吟了一声,只是【无极荣耀】呻吟之后就再没了动静,不过看她舒展开的【无极荣耀】眉头至少证明治疗还是【无极荣耀】很有效的【无极荣耀】。

  其实摹疚藜僖壳两个罐子里装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东西,而是【无极荣耀】我答应要交给太上老君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只是【无极荣耀】现在事急从权,只能先用来救命了。好在这东西我们行会多得是【无极荣耀】,所以回头再给太上老君找一些来就好了。

  有了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治疗潘多拉的【无极荣耀】情况终于稳定了下来,她身上原本大大小小遍布着至少几百处伤口看起来非常恐怖,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身躯本身的【无极荣耀】强度估计她已经死了好几次了,不过即便如此她当时也是【无极荣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而已了,要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赶过来的【无极荣耀】比较及时估计潘多拉就要挂在这里了。

  虽然潘多拉这边伤势得到了控制,但是【无极荣耀】哈迪斯那里却是【无极荣耀】明显承受着非常大的【无极荣耀】压力。这信仰之力对神族来说确实是【无极荣耀】非常好的【无极荣耀】东西,几乎就相当于食物对于人类的【无极荣耀】重要程度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再有营养的【无极荣耀】东西吃多了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让人舒服的【无极荣耀】事情,而信仰之力现在的【无极荣耀】状态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一边拼命往肚子里灌人参汤一边向外献血。虽然人参汤被吸收之后会转化成营养让身体产生大量的【无极荣耀】血液,但问题是【无极荣耀】这个过程并不是【无极荣耀】瞬间完成的【无极荣耀】,而哈迪斯现在就是【无极荣耀】在不断的【无极荣耀】现场转化信仰之力变成神力,然后强行冲入潘多拉的【无极荣耀】体内帮助她体内自然存在的【无极荣耀】神力回复身上的【无极荣耀】伤势。这个过程中哈迪斯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个转换器,虽然有大量的【无极荣耀】能量流过他的【无极荣耀】身体,但其实这对他来说不但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反而是【无极荣耀】一种巨大的【无极荣耀】伤害,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个主神级的【无极荣耀】存在,这样的【无极荣耀】事情只要几分钟就能让一个神祗直接晕过去。当然,即便是【无极荣耀】强如哈迪斯也不是【无极荣耀】说可以无限支撑下去的【无极荣耀】,大约坚持了十几分钟之后潘多拉身上的【无极荣耀】伤就好了个七七八八,而哈迪斯则是【无极荣耀】在这个时候突然毫无征兆的【无极荣耀】直接就倒了下去,不过金币在旁边站着反应挺快,一下就伸手扶住了哈迪斯,而哈迪斯倒在金币的【无极荣耀】手上之后就直接没了意识,要不是【无极荣耀】神魂还算稳定,我差点就以为又挂了一个神祗呢。

  哈迪斯晕倒之后我们这边就没什么力量去治疗潘多拉了,拉达曼提斯对这种事情并不擅长,所以他也只是【无极荣耀】少量的【无极荣耀】吸收了一点信仰之力然后有针对性的【无极荣耀】将几处比较重要的【无极荣耀】关键要害又给治疗了一下,至于那些无关痛痒的【无极荣耀】部分就暂时没有办法了。

  “会长,现在怎么办啊?”拉达曼提斯搞定之后就问我道:“老大和潘多拉都昏迷着,这边的【无极荣耀】神裔就只剩我和红炎而已了。而且能将潘多拉大人伤成这样,这里的【无极荣耀】生物肯定是【无极荣耀】非常历害的【无极荣耀】,我们在这里并不安全吧?”

  我对于拉达曼提斯的【无极荣耀】话是【无极荣耀】一点都不反对,而且我也是【无极荣耀】这么想的【无极荣耀】,可问题是【无极荣耀】就算我们要走,那也要走的【无极荣耀】了才行啊!红炎毕竟不是【无极荣耀】空间系特长,这种传送是【无极荣耀】没有办法频繁使用的【无极荣耀】,再说之前我们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空间通道是【无极荣耀】刚开启不久,红炎还能借助空间障壁恢复不完全的【无极荣耀】优势直接再给打穿一个窟窿跑过来。可是【无极荣耀】现在我们已经过来有段时间了,那边的【无极荣耀】空间入口早就愈合的【无极荣耀】非常完整了。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我们要怎么样才可以找到回去的【无极荣耀】坐标呢?尽管我们这边有好几个人都具备打开空间障壁的【无极荣耀】能力,可是【无极荣耀】在空间通道里寻找对面的【无极荣耀】位置就不是【无极荣耀】我们擅长的【无极荣耀】了。

  面对这种情况我也只能和拉达曼提斯他们说了一下,拉达曼提斯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也才想起来我们已经没有回去的【无极荣耀】坐标了,如果不找一个跨区域传送阵的【无极荣耀】话根本就回不去了。当然,这种传送阵并不是【无极荣耀】多难找的【无极荣耀】东西,事实上魔界到人间的【无极荣耀】传送阵是【无极荣耀】非常多的【无极荣耀】,但这里面有个限制,那就是【无极荣耀】魔界生物轻易不能进入人间,而人间的【无极荣耀】生物则是【无极荣耀】轻易进不了魔界。不过我们现在已经在这边了,回去的【无极荣耀】时候就不会受到这个规则的【无极荣耀】影响,毕竟我们是【无极荣耀】人间界的【无极荣耀】存在,不是【无极荣耀】魔界生物,那个限制是【无极荣耀】不会阻止人间的【无极荣耀】生物回到人间的【无极荣耀】。

  “看起来我们还是【无极荣耀】需要先去找一个传送阵才行啊。”克莉丝蒂娜说道。

  金币忽然想起来说道:“对了,会长你赶紧问问白浪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袭击他们的【无极荣耀】啊?”

  我也是【无极荣耀】关心则乱,之前光顾着担心潘多拉的【无极荣耀】问题了,倒是【无极荣耀】忘记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了,如果按照我之前的【无极荣耀】猜测的【无极荣耀】话,那些袭击潘多拉和白浪的【无极荣耀】生物应该是【无极荣耀】相当强力的【无极荣耀】,而现实情况是【无极荣耀】什么我们都还不知道呢,正好这里有白浪可以问一下。

  白浪又不是【无极荣耀】狗,他的【无极荣耀】智力可是【无极荣耀】和人类不相上下的【无极荣耀】,所以也没用我问,金币刚提醒完他就直接说道:“我也不太确定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你不确定?”这个回答让我们全都愣了一下,因为潘多拉和白浪是【无极荣耀】一起行动的【无极荣耀】,而潘多拉伤成这样白浪居然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让我们感到奇怪呢?

  “你们难道后来失散了?”克莉丝蒂娜问道。

  白浪摇摇头道:“不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我也搞不清为什么潘多拉会受伤。”

  “你还是【无极荣耀】从头开始将所有事情说一遍,搞得我们云里雾里的【无极荣耀】!”我提醒道。

  白浪点点头开始从头说起,而我们很快就明白了他们遇到了什么情况,只是【无极荣耀】听完之后我们也是【无极荣耀】有些奇怪这情况是【无极荣耀】怎么发生的【无极荣耀】。

  首先,白浪在冥界那边得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指示去追杀那个跑掉的【无极荣耀】猎头虫卵,然后我不放心就让潘多拉跟着一起去以防万一。这后面的【无极荣耀】情况基本上还算正常,他们很快就追上了那个猎头虫卵,那东西已经破壳,并且进化成了一只大概有小狗那么大的【无极荣耀】虫子。虽然这个虫子躲到了一个尸鬼的【无极荣耀】体内,但有白浪在它根本就没能骗过去,直接就被发现,然后发生了战斗。

  虽然猎头虫本身战斗力很强,但这不过是【无极荣耀】个刚出壳的【无极荣耀】幼虫,就算历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呢?所以说摹疚藜僖壳只幼生体猎头虫在白浪和潘多拉的【无极荣耀】围剿之下很快就被打出了原形,然后那玩意就要跑路,结果因为潘多拉和白浪的【无极荣耀】速度太快根本就没机会跑掉。被逼急眼了的【无极荣耀】猎头虫幼体最后施展了一个大招暂时逼退了潘多拉和白浪,紧跟着又自爆了一半的【无极荣耀】身体释放能量进入到了一个超级空间门之中要跑路。

  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潘多拉和白浪自然是【无极荣耀】不能让这猎头虫幼体跑掉,于是【无极荣耀】就追了进去。但是【无极荣耀】,那个通道口虽然是【无极荣耀】猎头虫损失了一半的【无极荣耀】身体才换来的【无极荣耀】能量开启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此时它已经是【无极荣耀】强弩之末了,所以这空间门本身就不是【无极荣耀】很稳定,再突然多出两个传送目标,原本就不稳定的【无极荣耀】传送门自然是【无极荣耀】彻底崩溃了。当然,空间门崩溃之后并不是【无极荣耀】说让他们直接消失,而是【无极荣耀】把他们都给甩到了魔界这边来。

  刚一出空间门之后那个猎头虫幼体就立刻接着开始跑,但它此时只剩下了半截身体,因为伤口不断的【无极荣耀】在流血,所以不管怎么跑都没用,那浓烈的【无极荣耀】气味就好像一个信标一样,不断的【无极荣耀】引导着白浪和潘多拉追击而至。

  当再度追上那个猎头虫幼体之后两边基本上也不能说是【无极荣耀】发生了战斗,仅仅是【无极荣耀】潘多拉动手释放了一个小技能就将那个最后的【无极荣耀】幼体给抓到了手里。但是【无极荣耀】,在这个时候却是【无极荣耀】发生了一点意外。

  当潘多拉成功捕获已经奄奄一息的【无极荣耀】那只幼虫之后却突然从林子里冒出来一大群人。本来以白浪和潘多拉的【无极荣耀】能力是【无极荣耀】不会那么容易被近身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当时因为要对付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猎头虫幼体,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注意力就全都集中到了猎头虫幼体的【无极荣耀】身上,根本没有多关心周围的【无极荣耀】情况,加上当时对方可能使用了某种类似隐藏气息的【无极荣耀】能力,结果非常容易的【无极荣耀】被对方近身了。

  起初这些人出现倒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问题,关键是【无极荣耀】这些人之中有个家伙居然说想要潘多拉手里的【无极荣耀】那半截猎头虫,潘多拉的【无极荣耀】回答也超级干脆,直接一把火将猎头虫烧成了灰烬。对方看到这个情况立刻就是【无极荣耀】勃然大怒,然后就指挥手下的【无极荣耀】人让他们对潘多拉和白浪展开了包围要让潘多拉和白浪跟着他们走。潘多拉和白浪当然不会去理睬这种人,结果双方瞬间谈崩发生战斗。

  起初潘多拉的【无极荣耀】能力非常强大,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大杀四方,那些人在她手里连一招都撑不过去,几乎就是【无极荣耀】眨眼之间就被清理掉了一半人手。对方这个时候才发现碰上了神祗,接着就有人从身上拿出了一枚水晶捏成了碎片,而随着碎片的【无极荣耀】破裂,周围的【无极荣耀】空气中就突然多了某种白浪说不清楚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而这个能量波动似乎是【无极荣耀】可以压制潘多拉的【无极荣耀】力量,以至于潘多拉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开始直线下降,起初还拼掉了三五个人,但是【无极荣耀】很快就变的【无极荣耀】能力越来越弱,最后被对方连着在身上砍出了大大小小数百道伤口之后才终于聚集出最后一丝力量释放了一个大招逼退对手,而之前一直用分身模式在附近干扰敌人行动的【无极荣耀】白浪这时候也知道己方已经不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对手了,于是【无极荣耀】白浪立刻收回分身冲过去驮起潘多拉就跑。那些人当然不可能眼看着即将胜利的【无极荣耀】时候敌人却跑掉了,只可惜白浪就算背着个人依然速度飞快,在那本来就枝杈纵横的【无极荣耀】林地之间如履平地一般的【无极荣耀】眨眼之间就跑出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视线范围,而对方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根本跟不上白浪的【无极荣耀】速度,只能无奈的【无极荣耀】被甩脱。

  “原来是【无极荣耀】被限制了神力,难怪会被伤成这样。”克莉丝蒂娜听完之后说道:“这样说来我们就不用担心了。听白浪的【无极荣耀】说法对方似乎只是【无极荣耀】可以限制神力而已,对我们的【无极荣耀】魔力不构成影响,所以他们应该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对手。”

  拉达曼提斯这个时候也是【无极荣耀】点头道:“虽然我的【无极荣耀】神力会被克制,但是【无极荣耀】只要你们还能战斗应该就没有问题,反正你们平常也能和我们这些神裔战斗,本身就相当于陆地神祗了,对方限制不住你们的【无极荣耀】力量就只能挨打。这样说来我们的【无极荣耀】危险就不存在了,而且我觉得我们应该反过来去找一下对方才对。”

  对于拉达曼提斯的【无极荣耀】建议我们都没有任何质疑,因为我们都知道拉达曼提斯的【无极荣耀】意思。现在我们要回到正常地图就需要一个传送阵,而那些人来的【无极荣耀】地方肯定是【无极荣耀】有聚集点得,而只要找到聚集点就肯定能找到传送阵。这还只是【无极荣耀】第一条因素,第二条就是【无极荣耀】对方用的【无极荣耀】那种可以限制神力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个很值得研究的【无极荣耀】玩意。按照白浪的【无极荣耀】说法,对方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就拿出了那东西直接使用,这说明那个东西并不是【无极荣耀】那种珍贵的【无极荣耀】不得了的【无极荣耀】东西,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或许可以得到不少那种东西,而如果那种东西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可以限制神力的【无极荣耀】话,那么我们在和别的【无极荣耀】国家的【无极荣耀】神族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那可就占大便宜了。

  当然,以上两个原因还不是【无极荣耀】全部,其中第三个原因我估计可能是【无极荣耀】拉达曼提斯想要去报仇。

  哈迪斯这家伙虽然是【无极荣耀】冥王,专门管死人的【无极荣耀】,但和宙斯那个神王不一样,哈迪斯这个家伙表面看起来阴冷冷的【无极荣耀】,但其实骨子里却是【无极荣耀】个非常温柔的【无极荣耀】人,在冥神系摹疚藜僖口部他更像是【无极荣耀】一个家长,有如父亲一般的【无极荣耀】角色。虽然这是【无极荣耀】一个严厉的【无极荣耀】父亲,从来都不苟言笑,但父爱的【无极荣耀】体现根本不需要和你嬉笑玩耍,那是【无极荣耀】一种秦天柱一般的【无极荣耀】存在,给人一种保护伞的【无极荣耀】感觉。

  正因为哈迪斯在冥神系诸神心目中的【无极荣耀】地位如此,所以冥神系的【无极荣耀】诸神对哈迪斯的【无极荣耀】尊敬都是【无极荣耀】发自内心的【无极荣耀】,并且由于有了这么个好领导,使得冥神系摹疚藜僖口部也异常的【无极荣耀】团结,大家就好像一个大家庭之中的【无极荣耀】兄弟姐妹,虽然尊卑之别还是【无极荣耀】很明显,但感情却都非常好。

  现在潘多拉被对方伤成这样,哈迪斯为了给潘多拉疗伤把自己也给搞晕了,这么严重的【无极荣耀】后果一般人怎么能甘心咽下这口气?何况拉达曼提斯是【无极荣耀】神族,本身就是【无极荣耀】高高在上的【无极荣耀】存在,即便是【无极荣耀】现在到了我们冰霜玫瑰盟变的【无极荣耀】平易近人了很多,但神族依然是【无极荣耀】神族,他们的【无极荣耀】高傲是【无极荣耀】渗透到骨子里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改就能改掉的【无极荣耀】。在何种情况之下要是【无极荣耀】不报仇的【无极荣耀】话你说拉达曼提斯怎么能甘心?

  对于拉达曼提斯的【无极荣耀】这些心思我们都明白,而事实上我们也是【无极荣耀】有一样的【无极荣耀】心思的【无极荣耀】。尽管我和哈迪斯以及潘多拉他们的【无极荣耀】感情还没好到兄弟手足那样的【无极荣耀】程度,但我这个人对自己手下向来是【无极荣耀】非常好的【无极荣耀】,潘多拉怎么着也算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居然被别人伤成这样,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就没什么还说的【无极荣耀】了,直接让白浪带路,我们一路反向追踪而去。不过,虽然我们要报仇,可是【无极荣耀】潘多拉和哈迪斯却变成了俩累赘。他们现在都是【无极荣耀】昏迷不醒,虽然看起来状态都很稳定,但是【无极荣耀】我们是【无极荣耀】要去战斗的【无极荣耀】,带着两个不能战斗的【无极荣耀】昏迷状态的【无极荣耀】神祗还是【无极荣耀】不太合适。想了半天我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打开了大地之门跑去和大地之母商量了一下,想要让两位伤病员在这边休息一下。

  对于这种不涉及规则问题的【无极荣耀】小事情大地之母一向都是【无极荣耀】很宽容的【无极荣耀】,我只是【无极荣耀】刚说出来请求人家就直接答应了,而且让我惊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次这两位不知道是【无极荣耀】走的【无极荣耀】哪门子好运气,居然碰上大地之母心情特别好的【无极荣耀】时候,不然直接同意了我的【无极荣耀】请求,居然还让我把人直接安置在了大地母神殿之中,而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们驻扎的【无极荣耀】那片草原。

  这大地母神殿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建筑,这地方的【无极荣耀】所有东西都带着规则的【无极荣耀】,只要哈迪斯和潘多拉在这边睡一觉就可以吸收到很多的【无极荣耀】规则之力,虽然未必就能产生什么实际的【无极荣耀】法则让他们使用,但至少战斗力绝对能上升一大截,要是【无极荣耀】运气好领悟出什么小型法则的【无极荣耀】话甚至可能发生实力翻翻的【无极荣耀】情况。这绝对是【无极荣耀】比中六合彩还走运的【无极荣耀】事情。

  对于大地之母今天的【无极荣耀】热情我当然是【无极荣耀】千恩万谢的【无极荣耀】表示了感谢,然后接下来我让手下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帮忙将两位神族给抬进了大地母神殿,而大地母神居然又让我吃惊了一次,她居然让我将人安排在了大地母神殿内廷中央的【无极荣耀】那个小花园之中。这花园是【无极荣耀】大地母神殿的【无极荣耀】中央区域,位面一圈都是【无极荣耀】建筑,而这里则是【无极荣耀】一片花园,里面种植的【无极荣耀】全都是【无极荣耀】不得了的【无极荣耀】超级植物,像是【无极荣耀】吃一枚就能升十几级的【无极荣耀】神果在这边几乎就跟杂草一样不值钱,比这更牛的【无极荣耀】果子也是【无极荣耀】满地都是【无极荣耀】。当然,我这个人不傻,天庭那边的【无极荣耀】仙果什么的【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能拿就拿,每次去天庭都跟鬼子进村似得,但是【无极荣耀】这大地之母这里的【无极荣耀】果子我却是【无极荣耀】碰都没碰过一次,即便是【无极荣耀】多看两眼都没有。因为我知道什么是【无极荣耀】你可以碰的【无极荣耀】,什么是【无极荣耀】你不可以碰的【无极荣耀】,也正是【无极荣耀】因为我懂得分寸,所以即便是【无极荣耀】有时候我做的【无极荣耀】事情看起来很唐突,但不管是【无极荣耀】天庭还是【无极荣耀】大地之母都没有真正怪过我。

  占便宜还不惹人厌,这是【无极荣耀】要技术的【无极荣耀】,而我恰好就很擅长这个。

  将两个人抬进来之后大地之母就让我把他们放在了花园中央的【无极荣耀】那座喷泉边上,然后大地之母居然还好心的【无极荣耀】摸了一下两个人的【无极荣耀】额头,接着想了想之后竟然从旁边的【无极荣耀】喷泉里沾了点水直接弹在了两个人脸上。那水珠落到两个人的【无极荣耀】脸上之后就好像落在了海绵上一样,瞬间就不见了,但是【无极荣耀】我却能看到两个人的【无极荣耀】表情都发生了变化,明显是【无极荣耀】从之前不太舒服的【无极荣耀】状态进入到了安眠状态。

  “好了,放我这里就行了,你有事就去忙吧。”

  “那个……母神没什么需要我做的【无极荣耀】吗?”我小心的【无极荣耀】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大地之母故作诧异的【无极荣耀】样子反问。

  我摸摸头直爽的【无极荣耀】回答道:“因为今天你似乎对我太好了一点,搞得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啊!”

  “那我下次对你还是【无极荣耀】凶恶一点让你踏踏实实的【无极荣耀】好了。”大地之母开玩笑的【无极荣耀】说道。

  我当然是【无极荣耀】连忙告饶,然后恭维了两句之后赶紧撤离,这大地之母虽然心情不错,但我也还有事情,不能总在这边耽搁。

  重新出来之后我们迅速上路,很快就到了之前潘多拉和白浪一起战斗的【无极荣耀】地方。这地方原本是【无极荣耀】一处山林,坡度不大,但是【无极荣耀】树木非常茂密,只是【无极荣耀】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是【无极荣耀】刚糟了台风一样,满地的【无极荣耀】断木残肢,还有不少翻起来的【无极荣耀】泥土和大坑,反正就差插块牌子写上战场遗址了。

  “我说摹疚藜僖裤们之前到底在这边杀了对方多少人啊?”我看着这随处可见的【无极荣耀】断肢问道。不是【无极荣耀】我多事,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断肢太多了。这地方明显已经被对方打扫过,那些人的【无极荣耀】尸体已经都被带走,但是【无极荣耀】剩下的【无极荣耀】断肢却没有被全部带上,这说明人数太多对方根本忙不不过来,因此只带走了尸体的【无极荣耀】主要部件,一些不起眼的【无极荣耀】部分就没有去管。但即便如此这地方的【无极荣耀】断手断脚依然是【无极荣耀】遍地都是【无极荣耀】。

  白浪很简单的【无极荣耀】回答道:“我当时也没干掉几个人,对方的【无极荣耀】实力虽然不是【无极荣耀】很强,但也不是【无极荣耀】软柿子,再说我也不是【无极荣耀】那种特别强力的【无极荣耀】生物,杀人速度并不快。这些都是【无极荣耀】潘多拉造成的【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杀敌速度太夸张,一出手对方非死即伤,当时我就看到她周围就跟绞肉机一样,接近到她周围两米以内的【无极荣耀】人全都会变成一堆碎片飞出来。”

  拉达曼提斯在旁边说道:“那是【无极荣耀】潘多拉大人的【无极荣耀】魔枪战技,一种非常厉害的【无极荣耀】技能,在战场之上施展起来身边半径两米之内根本没法站人。以前大人带着我们抗击教廷那帮家伙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曾经用过这种战技,在乱军之中简直就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不愧是【无极荣耀】冥界第二啊!”我感叹了一句,然后道:“赶紧散开,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干扰神力的【无极荣耀】东西,那块水晶的【无极荣耀】残留物或者空气中的【无极荣耀】某些能量波动都可以。”

  几个人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立刻就分散出去开始寻找我说的【无极荣耀】东西,而白浪则是【无极荣耀】在他记忆中对方当时捏碎水晶的【无极荣耀】位置寻找起了那些水晶碎片。

  最终搜索的【无极荣耀】结果非常糟糕,除了白浪因为记得位置勉强搞到了一些白色的【无极荣耀】不确定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水晶碎片的【无极荣耀】粉末之外,其他人都是【无极荣耀】一无所获,不过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也算是【无极荣耀】意料之中,大家也都没有多少奇怪的【无极荣耀】地方。

  离开这个地方之后我们在白浪的【无极荣耀】引导之下开始一路向前追踪推进,结果发现从这里向前居然没走多远就有一个石头建筑。这个建筑的【无极荣耀】结构看起来非常像是【无极荣耀】神庙,只是【无极荣耀】已经荒废了很久的【无极荣耀】样子,外面长满了蔓藤不说,连顶上都长出了大树,可见这个东西绝对有年头了。不过,虽然这个东西年代久远,对方的【无极荣耀】那群人却偏偏就是【无极荣耀】进入到了这个里面。

  我们跟着这些人留下的【无极荣耀】气味进入到了建筑内部,然后就发现对方留下来的【无极荣耀】信息更多了。这些人在进入这个地方之后因为在通道内遇到了植物根系的【无极荣耀】阻挡,所以用锋利的【无极荣耀】开山刀切掉了很多植物根须,地上那些新鲜的【无极荣耀】植物碎片就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证据。而且,我么在通道内还闻到了油脂燃烧之后产生的【无极荣耀】气味,说明对方使用了火把。不过我们却没用。

  我们这边都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大部分人自带夜视能力,不行的【无极荣耀】也可以用法术补充,根本不需要照明。相比之火把的【无极荣耀】光芒,夜视能力显然更加优秀,毕竟火把的【无极荣耀】光芒越远越暗,所以照明效果其实非常不好。玩家们用魔法火把的【无极荣耀】原因不过是【无极荣耀】因为便宜而已,毕竟那玩意属于常用消耗品,虽然单价不高,但使用频率太高了,日积月累消耗也是【无极荣耀】不小的【无极荣耀】。

  有了这些明显的【无极荣耀】痕迹之后我们的【无极荣耀】搜索进度明显加快,即便是【无极荣耀】有些岔道也不用担心,反正对方都在前面给我们引路,我们只要跟着走就行了。

  追击了一段距离之后我们突然发现了前面出现了一些回音,似乎有人在说话。走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我直接一扬手,后面的【无极荣耀】人立刻就放满了速度停了下来。克莉丝蒂娜凑上来问道:“什么情况?”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