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七十三章 坑死你

第七十三章 坑死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现在你可以和我们交流了,说说刚才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为什么袭击我们?”

  “因为你们是【无极荣耀】外来者。”对方在稍微冷静了一下之后说道。

  对于这个回答,可能有些人觉得不够有说服力,但在我看来其实这就够了。有些时候冲突其实都是【无极荣耀】来源于很简单的【无极荣耀】问题,排斥外来者,排斥和自己不一样的【无极荣耀】人,这就是【无极荣耀】人类的【无极荣耀】基本特征。这种情况在原始部族之中表现的【无极荣耀】比现代更加明朗化,现代人好歹还有个文明礼貌在那里压制着,就算心里不喜欢,表面上也不会直接说出来,但在原始人这里,人家直接就付诸行动了。

  “好吧,既然知道了我们是【无极荣耀】外来者,也知道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非常的【无极荣耀】强大,不是【无极荣耀】你们可以应对的【无极荣耀】,那么作为这个部族的【无极荣耀】首领,你难道不打算为了刚刚的【无极荣耀】冒犯做出点什么补偿吗?”

  “补偿?”对方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开始思索了起来,在沉吟了一会之后突然有些兴奋的【无极荣耀】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们这里有一柄神斧,如果你们拿得动的【无极荣耀】话,就送给你们作为补偿了。”

  “为什么我听着有点像是【无极荣耀】孙猴子的【无极荣耀】那根棒子?”真红说道。

  本来我还没想到这些,听真红一说还真是【无极荣耀】有点那个意思。不过我还是【无极荣耀】说道:“我怎么知道那个东西是【无极荣耀】否值这个价呢?你也知道,你们的【无极荣耀】武器在我看来都是【无极荣耀】破烂,包括你用的【无极荣耀】这个。”

  “不不不,神斧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存在。”野人头领非常激动的【无极荣耀】说道:“神斧是【无极荣耀】很早之前的【无极荣耀】一名山神赐予我们的【无极荣耀】,那是【无极荣耀】一柄有着神力的【无极荣耀】斧子,不但非常的【无极荣耀】沉重,而且锋利无比。那可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这些兵器可以相提并论的【无极荣耀】东西。”

  “山神给的【无极荣耀】?”听到这个来历真红就更觉得这个东西八成不怎么样了。要知道山神这个体系在天庭里只能算是【无极荣耀】不入流的【无极荣耀】神仙,也就比天兵等级高一点而已,绝对是【无极荣耀】杂兵级的【无极荣耀】存在。你说这种存在能给出什么好东西来?至于说摹疚藜僖壳个野人头领说这个东西很重拿不动,我觉得无非就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装备属性要求比较高,需求的【无极荣耀】力量点数太大,所以他们拿不动。

  “虽然你说的【无极荣耀】好像非常珍贵的【无极荣耀】样子,但是【无极荣耀】,没有看到实物我们实在是【无极荣耀】不能确定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价值如何。”

  “没关系,我可以带你们去看。”

  在野人头领的【无极荣耀】带领下,我们很快就从这个城市后面的【无极荣耀】一个出口离开了这里,然后绕到了城市外面。那些野人的【无极荣耀】村子就在废弃城市的【无极荣耀】外围不远处。至于说我为什么不带着克里斯蒂娜他们赶紧去追松本正贺他们,这个不是【无极荣耀】我在浪费时间,而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他们刚刚发来信息,他们已经从地下世界出来了,目前正在往城市后面的【无极荣耀】林区移动,所以我们再下去就没啥意义了,不如直接抄个近道从地上过去还能节约点时间。至于地下世界的【无极荣耀】部分,那就留给鬼手信长他们去慢慢玩吧。

  跟着那个野人一路走到他们的【无极荣耀】村子里之后,村子里呼啦一下就迎出来一大群的【无极荣耀】女性野人和小孩子,这些显然就是【无极荣耀】家属一类的【无极荣耀】存在了。在看到我们这些外来人之后那些女性和小孩子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恐惧的【无极荣耀】目光,倒是【无极荣耀】带着一种好奇的【无极荣耀】目光看着我们,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

  带路的【无极荣耀】野人首领挥手赶走了那些女人和孩子,然后就带着我们三个到了村子后面的【无极荣耀】一处广场之上。隔着老远我们就发现了那柄斧头,因为它就插在这个广场中央的【无极荣耀】一块大石头中,并且这柄斧头居然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之前我就说过,《零》中的【无极荣耀】装备等级和外观是【无极荣耀】直接挂钩的【无极荣耀】,除非某些特熟的【无极荣耀】装备,一般来说,装备的【无极荣耀】外表越华丽,就说明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等级越高。眼前这柄斧头光看外形就知道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因为它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华丽了。

  这是【无极荣耀】一柄黄金巨斧,通体全部金光闪闪,其上更是【无极荣耀】镶嵌有多达二十多块各色宝石,而且斧身上有一条盘绕斧柄的【无极荣耀】神龙浮雕,龙头则是【无极荣耀】从巨斧的【无极荣耀】顶端伸了出去,形成了一个张着嘴的【无极荣耀】龙首立体雕塑。这柄巨斧是【无极荣耀】竖在那里的【无极荣耀】,斧柄插入石头之中的【无极荣耀】长度暂时不是【无极荣耀】很清楚,但是【无极荣耀】外秒露出来的【无极荣耀】部分就有两米长了,估计整个拔出来的【无极荣耀】话总长度可能会在两米二左右。上端的【无极荣耀】斧刃部分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标准的【无极荣耀】月牙刃,这一点和木匠的【无极荣耀】斧头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毕竟这是【无极荣耀】战斗用的【无极荣耀】斧头。另外,这个斧头的【无极荣耀】斧背部分设计了一块相当大的【无极荣耀】好像锤子一样的【无极荣耀】结构,这个东西主要是【无极荣耀】用来配重的【无极荣耀】,毕竟斧刃的【无极荣耀】部分太过厚重,这边要是【无极荣耀】不配重的【无极荣耀】话,斧头本身的【无极荣耀】重量就会发生倾斜,横向挥舞的【无极荣耀】时候就会影响精确度,因为还要额外使用力量去稳定斧头本身。不过,和一般的【无极荣耀】巨斧稍微有点不一样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斧头的【无极荣耀】配重部分虽然整体看起来是【无极荣耀】一块略微突出的【无极荣耀】长方形垂头结构,但其实这个垂头上面却还有十几个短粗的【无极荣耀】钉头,这要是【无极荣耀】砸在人身上,就算不会直接砸死,也铁定能一次锤出十几个窟窿眼来。

  总体来说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一柄非常霸气的【无极荣耀】黄金巨斧,感觉只要拿在手里就一定很有气势的【无极荣耀】感觉。当然了,这东西看样子就不是【无极荣耀】谁都玩得动的【无极荣耀】,毕竟那么大块铁疙瘩,挥舞起来惯性绝对相当可观。

  “这就是【无极荣耀】你们说的【无极荣耀】道歉礼物?”我看着那个斧头问道。

  真红在我问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略带激动的【无极荣耀】走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她并没有直接去碰那个东西,而是【无极荣耀】转头看着我这边问道:“可以试试看吗?”

  那边的【无极荣耀】野人首领一听这个话立刻跑过去说道:“这个就是【无极荣耀】我要送给你们的【无极荣耀】道歉礼物,所以当然是【无极荣耀】可以用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我先说好。这个神斧非常的【无极荣耀】重,你要是【无极荣耀】拿不起来可就不怪我了。”

  对于那家伙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我当然是【无极荣耀】没有什么反应,毕竟我们这里可是【无极荣耀】还有个怪力女呢,就算这玩意是【无极荣耀】纯金的【无极荣耀】也别指望会出现真红也拿不到的【无极荣耀】情况。

  没有理睬那个家伙,我直接点头示意真红可以碰了,真红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搓着手上前围着这个东西转了两圈,然后双手握住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长柄用力向上一提。

  停顿了一下,真红居然没将这个东西提起来。这个结果让我们全都愣了一下,而那个野人首领则是【无极荣耀】一脸坏笑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们。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有点明白这个家伙要将这个东西送给我们的【无极荣耀】原因了,估计这东西根本就拿不起来,所以他才会这么大方。之前虽然被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震慑到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个野人首领却没有真的【无极荣耀】打算对我们卑躬屈膝,不过是【无极荣耀】想着打发我们离开的【无极荣耀】意思。

  虽然第一次没有完全拔起来,但是【无极荣耀】真红并未打算放弃,她这次重新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双手在较低的【无极荣耀】地方握住了战斧的【无极荣耀】长柄开始发力。之前她使用的【无极荣耀】方式其实是【无极荣耀】依靠臂力在往上提,而这次使用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腰部和腿部的【无极荣耀】力量,自然也就比单纯的【无极荣耀】臂力要大很多。

  随着真红猛然发力,只听到咔嚓一声,她脚下的【无极荣耀】石板居然被直接踩裂,而那柄战斧也终于是【无极荣耀】在真红的【无极荣耀】手里被向上提起来了一小截。

  之前这个黄金巨斧大概是【无极荣耀】底部被固定住了,并不单纯是【无极荣耀】因为太重才拔不起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随着这次被直接提起来一点,那个固定位置显然是【无极荣耀】脱离了,然后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就不用太大力量了。真红很简单的【无极荣耀】就将这个巨斧给整个提了起来。

  将完全提起来之后真红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拿着巨斧就在手里横向挥舞了一下,只听到呜的【无极荣耀】一声破风声,一道金色的【无极荣耀】光弧就直接横向飞了出去,那野人首领直接就是【无极荣耀】抱头蹲下,而那个光弧则是【无极荣耀】一路向前,先是【无极荣耀】切掉了一座房子的【无极荣耀】上半截,然后又飞入了后面的【无极荣耀】树林之中,而间隔了几秒之后就看到那个房子开始倒塌,而后方的【无极荣耀】树木也是【无极荣耀】跟着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倾斜倒下。就是【无极荣耀】这简单的【无极荣耀】一斧头,居然就这么直接在后面的【无极荣耀】森林里开出了一条通道来。

  “我靠,你这斧头也太凶残了吧?”真红看着手里的【无极荣耀】黄金巨斧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无极荣耀】这一切是【无极荣耀】自己造成的【无极荣耀】。她之前也不是【无极荣耀】没有见过高端武器,但那都是【无极荣耀】一些短小类型的【无极荣耀】武器,这种特大号的【无极荣耀】高级武器她还是【无极荣耀】第一次看到。而且,刚才那一下光弧明明她只是【无极荣耀】用力挥了一下,根本没用技能,按说是【无极荣耀】不应该出现那种东西的【无极荣耀】,但这明摆着的【无极荣耀】林间通道就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证明。

  “好东西啊。”克里斯蒂娜说道:“真红,看起来你要占便宜了。这玩意估计这里就你能用了。”

  虽说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很厉害,但是【无极荣耀】谁也不会嫌好武器太多不是【无极荣耀】?一般来说高级武器在很多时候都是【无极荣耀】有特殊用处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重型武器,在暴力拆除与破坏机关方面可是【无极荣耀】有特殊用处的【无极荣耀】。

  面对如此强力的【无极荣耀】武器,一般人是【无极荣耀】肯定无法承担这种东西的【无极荣耀】攻击的【无极荣耀】,而这个斧头刚才的【无极荣耀】攻击模式明显就是【无极荣耀】普通攻击,也就是【无极荣耀】会所这个斧头只要随便挥舞一下,都不用启动技能就能释放出这种光弧,这绝对是【无极荣耀】能大幅度提升战斗力的【无极荣耀】能力。如此好的【无极荣耀】东西居然只是【无极荣耀】因为一群野人冲撞了我们而做出的【无极荣耀】道歉赔偿,这种感觉简直就跟白捡一样。

  “好了,这个东西我们很满意,这就算是【无极荣耀】我们接受了你的【无极荣耀】道歉,这个东西以后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了。”我看着那个野人首领说道。

  对方有些不甘心的【无极荣耀】看了我们一眼,但是【无极荣耀】在看了眼那少了半截的【无极荣耀】房子和后面的【无极荣耀】树木之后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将到嘴边的【无极荣耀】话给憋了回去。他知道,一旦自己反悔,估计损失的【无极荣耀】就不只是【无极荣耀】这个武器而已了。

  在这个倒霉的【无极荣耀】野人首领的【无极荣耀】默认下,我们最终带着他们的【无极荣耀】镇村之宝就这么直接离开了村子,而那个野人首领虽然气愤不平,但是【无极荣耀】却没有进一步行动,甚至连自己之前作出的【无极荣耀】一些安排都叫停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实力超出他们太多,贸然反击只会自取灭亡。

  离开村庄之后我们直接在松本正贺他们给出的【无极荣耀】坐标指引下向前移动,虽然在任务之中没有具体的【无极荣耀】坐标轴可以用,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地方有点好,那就是【无极荣耀】在稍微远一些的【无极荣耀】地方有座大山,那个山非常的【无极荣耀】高,山峰顶上还有一块横向伸出来的【无极荣耀】部分。这个东西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个路标竖在那里,所有人只要爬上树梢就可以看得见,因此利用这个东西建立的【无极荣耀】坐标轴就被松本正贺利用了起来,很快就让我们知道了自己与他们的【无极荣耀】相对位置。

  其实这个相对位置也不是【无极荣耀】很精确,但是【无极荣耀】只要大概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就行了。反正到了一定范围内我们就有很多办法可以互相扫寻了。

  在松本正贺他们不断的【无极荣耀】给我们纠正偏差之下,我们很快就和他们在森林中央区域碰面了,不过见面之后也不能停下,而是【无极荣耀】还需要继续走,因为这次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地并不是【无极荣耀】这个地方。

  “话说摹疚藜僖裤们的【无极荣耀】任务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啊?”终于见面了之后真红忍不住询问了起来,之前她早就想知道了。

  金币倒是【无极荣耀】没有回答,反倒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开口解释道:“其实任何很简单。”说到这里松本正贺忽然示意了一下,然后金币就从衣服夹层之中摸出了一枚徽章。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克里斯蒂娜问道。“我在上面感觉到了巨大的【无极荣耀】魔力波动。”

  松本正贺道:“这是【无极荣耀】任务物品,一块非常巨大的【无极荣耀】能量水晶雕刻而成的【无极荣耀】魔法徽章,本身就可以使用魔法,而且威力无穷。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就是【无极荣耀】带着这个东西到火山口,然后将其扔下去。”

  “怎么听着像是【无极荣耀】魔戒的【无极荣耀】故事啊?”克里斯蒂娜又说道。

  “稍微有些区别。”松本正贺说道:“在那边的【无极荣耀】火山里住着一位火神,这个东西虽然是【无极荣耀】要扔下去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主要目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将其毁灭,而是【无极荣耀】要将这个东西给还给那个火神。之后就可以用这个东西换取火神的【无极荣耀】原谅,之后火神就会解除自己对之前我们接任务的【无极荣耀】那个地方的【无极荣耀】NPC的【无极荣耀】诅咒。反正只要这个东西送到了就算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完成了。”

  “好可惜,要是【无极荣耀】这不是【无极荣耀】任务物品我都想要据为己有了。”看着这个徽章的【无极荣耀】属性,发现这个东西上面列出的【无极荣耀】属性还真是【无极荣耀】不少。要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真的【无极荣耀】可以带出去装备的【无极荣耀】话,那绝对是【无极荣耀】比神器还要神器的【无极荣耀】宝贝。可惜,别说带出去了,即便是【无极荣耀】在这个任务中,这个玩意的【无极荣耀】属性上依然写着“任务道具不可装备”八个字。

  尽管这个东西是【无极荣耀】任务道具,但是【无极荣耀】这并不妨碍我们检查它的【无极荣耀】属性。说实话这玩意的【无极荣耀】属性实在是【无极荣耀】太漂亮了,搞得我们都在那感叹这么好的【无极荣耀】东西居然必须要交出去,真想要等任务完成了再回头来干掉火神拿回这个东西。

  当然,这也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妄想而已,一来火神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解决的【无极荣耀】,二来对方既然是【无极荣耀】神,智力应该都是【无极荣耀】没有问题的【无极荣耀】,所以对方受伤只会就会躲藏,而对方可以在说山口之中生活,难保不会有通过地下的【无极荣耀】容颜管道移动的【无极荣耀】能力。真要是【无极荣耀】那样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可就惨了。这火神指不定就会从什么位置冒出来,所以要逮住他可就是【无极荣耀】千难万难了。再说就算对方不跑,要在这里干掉一个神,那也不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事情。另外,不要忘记了我们后面还有鬼手信长那帮人的【无极荣耀】存在,这可是【无极荣耀】实实在在的【无极荣耀】威胁,不想点办法可不行。

  虽然威胁很多,但那是【无极荣耀】我们抢夺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只要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那招要求去做任务,这个任务的【无极荣耀】难度其实并不高,真正的【无极荣耀】难度就像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和金币之前说的【无极荣耀】,那些生活在这里的【无极荣耀】生物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危险。

  汇合后大家开始继续移动,反正遇到问题解决就是【无极荣耀】了,以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实力,一般的【无极荣耀】野生动物是【无极荣耀】不容易伤到我们的【无极荣耀】,不过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也不能说一定就准,逼近这个地方是【无极荣耀】任务空间,和外面的【无极荣耀】世界不一样。外面的【无极荣耀】主游戏地图是【无极荣耀】系统通过规则在管理。那些规则就是【无极荣耀】绝对的【无极荣耀】限制令,不允许例外,而主系统自己也很少直接插手主地图上的【无极荣耀】事情。但是【无极荣耀】,任务空间可就不一样了,如果是【无极荣耀】那种单人任务,系统甚至可以宿便改变内部的【无极荣耀】时间流速等情况,总之这种任务时间对系统来说自由度很高,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我们一路上边走边说,前进了大约有三四公里之后,突然就听到背后传来了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然后我们就看到了一根烟住升腾而起,显然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爆炸了。

  事实上我们大概也能猜到那是【无极荣耀】什么,因为汇合之后松本正贺他们曾经在那边的【无极荣耀】地下世界出口附近布置有大量的【无极荣耀】地雷,而刚才的【无极荣耀】爆炸估计就是【无极荣耀】什么人直接踩上了一枚。那些虽然不是【无极荣耀】液化魔晶蒸汽但是【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威力也不容小视,不然就不会隔了这么远还能听到那么大的【无极荣耀】爆炸声了。

  “看起来你们的【无极荣耀】小礼物奏效了。”克里斯蒂娜回头看向了背后的【无极荣耀】方向说道。

  八月熏微笑着说道:“其实我们设计的【无极荣耀】礼物可不是【无极荣耀】只有这一枚炸弹那么简单。”

  “你们还布置了什么啊?”真红问道。

  松本正贺得意的【无极荣耀】笑着说道:“我们还在那边的【无极荣耀】森林里设置了很多的【无极荣耀】引怪用的【无极荣耀】迷香,我们离开之后那边应该是【无极荣耀】聚集了不少怪物。刚刚那里没有人,所以应该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问题,但是【无极荣耀】一旦那些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出现,那可就是【无极荣耀】直接进入怪物们的【无极荣耀】笼子一样,绝对是【无极荣耀】会被袭击的【无极荣耀】。”

  就在后面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狼狈不堪的【无极荣耀】往前赶路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这边也终于差不多是【无极荣耀】到达了预定地点,也就是【无极荣耀】那座山的【无极荣耀】山脚下。

  这是【无极荣耀】一座看起来很高大的【无极荣耀】山峰,但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结构比较特殊。一般来说高山之上都是【无极荣耀】有植物的【无极荣耀】,而且山上的【无极荣耀】植物还会跟着海拔的【无极荣耀】高度改变种类,从下面看就可以发现一些比较明确的【无极荣耀】不同地区的【无极荣耀】植物区域,这就是【无极荣耀】利用山上越高越冷的【无极荣耀】特点使生长的【无极荣耀】植物分成了好几层。

  但是【无极荣耀】,眼前的【无极荣耀】这座山的【无极荣耀】特点刚好是【无极荣耀】和一般的【无极荣耀】山峰倒过来的【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山脚下面全都是【无极荣耀】寒带植物,而越是【无极荣耀】往上植物就越多,反倒是【无极荣耀】山下显得非常少的【无极荣耀】样子。

  这种奇怪的【无极荣耀】现象,我归结为火山造成的【无极荣耀】热量分布问题。虽然正常来说高处的【无极荣耀】温度要低一些,但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下面是【无极荣耀】一座火山,所以中央位置连接着熔岩腔,内部的【无极荣耀】温度反倒是【无极荣耀】可以顺着熔岩腔,在热空气上升的【无极荣耀】原理中,自然地顺着管道上升,从而让有着出气口的【无极荣耀】山顶部分变得更热,这样一来自然就是【无极荣耀】越往高出植物就越是【无极荣耀】偏向于热带植物了。

  虽然这里的【无极荣耀】植物分布很奇怪,但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不在山外面,却是【无极荣耀】在山里面,所以我们直接就在山体之上寻找起了入口的【无极荣耀】位置。

  根据之前的【无极荣耀】任务介绍说的【无极荣耀】内容,并未提到这个地方有什么入口,但是【无极荣耀】按照之前的【无极荣耀】NPC告诉松本正贺他们的【无极荣耀】话,这个地方绝对是【无极荣耀】有一个入口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需要仔细的【无极荣耀】寻找。

  想来想去这个入口总归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难找,我们在山体上来来回回的【无极荣耀】不知道找了多少遍,甚至连足够大的【无极荣耀】石头都被我们掀起来看了眼下面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压着什么洞口,但是【无极荣耀】结果很不幸,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的【无极荣耀】入口。

  “你们之前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漏掉了什么啊?”克里斯蒂娜有些着急的【无极荣耀】问道。

  松本正贺抓着头发说道:“没有啊!之前我们和金币也不需要扮演敌对方,所以任务中进行的【无极荣耀】都很顺利,应该是【无极荣耀】不存在那些问题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在这里一直搜索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出入口,这明显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情报有问题。”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真的【无极荣耀】没有漏掉什么啊!”金币也说道。

  克里斯蒂娜建议道:“你们再好好想想,一些细节的【无极荣耀】东西,可能是【无极荣耀】没有确切的【无极荣耀】提示,但是【无极荣耀】应该会给出一些特备的【无极荣耀】语句或者别的【无极荣耀】什么东西,总之这个大门开启的【无极荣耀】方式应该是【无极荣耀】非常特别的【无极荣耀】才对。”

  听到克里斯蒂娜这么说,松本正贺和金币他们就开始低头思考了起来,想了一会之后金币忽然看着松本正贺问道:“对了,松本正贺,你记不记得之前我们遇到的【无极荣耀】那个樵夫了?”

  “樵夫?”松本正贺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过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了打交道:“我明白了。大家快分散出去找一下那些大树,某些大树的【无极荣耀】下面可能就是【无极荣耀】入口。”

  “大树?”我们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松本正贺不知道他到底是【无极荣耀】葫芦里卖的【无极荣耀】什么药。

  见我们这么疑惑,松本正贺立刻解释道:“其实是【无极荣耀】之前我们在和你们汇合前碰到的【无极荣耀】一个樵夫,那家伙在和我们闲聊的【无极荣耀】时候说,他自己家的【无极荣耀】后院里有个地窖,本来是【无极荣耀】用来储备蔬菜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后来他们又挖了一个新的【无极荣耀】,老的【无极荣耀】那个就不用了,结果过了几年,洞口居然被一棵大树给封死了。这地方的【无极荣耀】植物生长的【无极荣耀】特别快。”

  “那就是【无极荣耀】说,这里的【无极荣耀】洞口可能也被封住了是【无极荣耀】吗?”克里斯蒂娜问道。

  “应该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确认道:“至少我们现在可以想到的【无极荣耀】就只有这些了,所以你们大家赶紧去找找看吧!”

  得到了这样的【无极荣耀】回答之后我们只好分开找了起来,这次我也不管是【无极荣耀】否方便了,直接将幽灵虫都撒了出去开始帮忙寻找入口。还别说,最终还真的【无极荣耀】按照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说法找到了一个入口。

  这地方的【无极荣耀】入口时个垂直向下的【无极荣耀】通道,但是【无极荣耀】通道下降两米多之后就开始一路向下倾斜深入,而入口位置因为是【无极荣耀】竖着的【无极荣耀】,有大树的【无极荣耀】种子掉进去了,结果就在洞口位置墙壁上的【无极荣耀】一个凸起部位开始生长,结果这个种子最后长成了一棵大树,居然将入口整个都封了起来,这就是【无极荣耀】为什么我们一开始死都找不到这个入口的【无极荣耀】原因,毕竟谁也想不到入口会被大树给占满啊!

  确认了入口位置之后,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就简答多了。真红用她新到收的【无极荣耀】那个斧头一斧头就将大树给直接放倒了,然后由我们将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从地面下给拽了出来,并且清理了下面的【无极荣耀】入口坍塌下去的【无极荣耀】泥土。

  这个入口本来修好之后就很久没有用了,加上那大树的【无极荣耀】根系在这里到处乱钻,墙壁和天花板早就没样子了,大量的【无极荣耀】泥土掉落下来,把地面抬起来一大截,搞得我们在最初的【无极荣耀】部分职能在地上爬行,因为根本就不够高,站不起来。

  顺着这个通道口向前移动了不远我们就听到背后有响声,明显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也追来了。不知道什么,这些家伙在我们反超了他们之后速度居然明显加快了很多。

  对于鬼手信长他们突然提速的【无极荣耀】原因,玫瑰推论应该是【无极荣耀】两个原因,其一就是【无极荣耀】他们在战斗结束后继续向前的【无极荣耀】过程中发现了我们走过的【无极荣耀】痕迹出现在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路线上,于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就知道我们已经超到他们的【无极荣耀】前面去了。在这种情况下鬼手信长自然是【无极荣耀】不敢怠慢,只能不断的【无极荣耀】催促加速,结果就是【无极荣耀】这些人速度大幅度提升,一路急赶慢赶还是【无极荣耀】慢了一点,没有追上我们的【无极荣耀】脚步。

  除了以上那个原因之外,玫瑰猜测鬼手信长他们速度加快还有个原因,那就是【无极荣耀】队伍里的【无极荣耀】人员数量变少了。

  大部队行军,人越多速度就越慢。鬼手信长他们最初由十多个人,在战斗过程中不断的【无极荣耀】有人死亡,现在肯定只有个位数了,搞不好都不到五个。在这种情况下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速度自然也就快了。毕竟外面那个孤寂之灵可是【无极荣耀】专门袭击最弱的【无极荣耀】存在的【无极荣耀】,所以弱小的【无极荣耀】玩家都死光了,剩下的【无极荣耀】人体能属性好,自然移动速度就快了很多。

  面对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加速,我们这边也不敢怠慢,全都加速向前爬去,而很快道路就恢复了宽敞,大家直接加速向前跑了起来,而且还故意在半路上丢下了一些血迹,让鬼手信长他们看到这些东西以为我们在这边发生了战斗。并且,我们时不时的【无极荣耀】还会用技能轰塌一段通道,为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让后面那些家伙减速。当然,这种方法不能长久,我们迟早是【无极荣耀】要被追上的【无极荣耀】。

  当然了,即便是【无极荣耀】追上也不怕,我们可是【无极荣耀】已经安排好了计划,就等着鬼手信长他们上来之后我就可以开始坑鬼手信长了。这次鬼手信长给我们捣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乱,我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让他长点记性。

  在继续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通道内的【无极荣耀】温度开始明显升高,显然是【无极荣耀】已经接近到了那边的【无极荣耀】熔岩池了。不过这个时候通道却突然变成了巨大的【无极荣耀】岩洞,这就不好防守也不好搞塌方了,只能想别的【无极荣耀】方法。

  “前面还有多远?”我对金币问道。

  “至多一千米。”

  我稍微沉吟了一下之后道:“别跑了。就在这里分兵吧。”

  “分兵?”金币诧异的【无极荣耀】看着我。

  “我之前不是【无极荣耀】和你们说了吗?我要坑鬼手信长一下,这边反正已经到任务末端了,而且你们的【无极荣耀】说法是【无极荣耀】任务本身没有危险,危险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环境,所以这边应该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太大问题了。金币你去执行任务,我们其他人在这边帮你抗住后面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这样你应该是【无极荣耀】可以完成任务的【无极荣耀】吧?”

  金币想了一下说道:“没问题,我可以搞定。”

  “那你就快去吧。”

  我说完之后金币点点头直接冲入了岩石大厅内边的【无极荣耀】一个入口,然后就不见了,至于我们这些人则是【无极荣耀】要在这边开始分派任务。

  “听好了,一会鬼手信长他们就要追上来了,所以松本正贺你和八月熏就不能和我们一起了,现在开始大家先把队伍分开。”

  我说完之后大家立刻行动了起来,队伍自动分成两组,松本正贺和八月熏算是【无极荣耀】日本方面的【无极荣耀】人,而我和真红、克里斯蒂娜、玫瑰则算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需要在这里挡住松本正贺他们。

  摆好造型分好队之后我又开始给他们讲解了一会的【无极荣耀】大概情况,还有我们各自的【无极荣耀】安排,这样做的【无极荣耀】好处是【无极荣耀】避免一会发生穿帮的【无极荣耀】问题。至于说是【无极荣耀】否会被鬼手信长他们听到……这个就不用担心了。来的【无极荣耀】路上被我每隔一小段丢了一个幽灵虫,所以鬼手信长他们具体到哪了我都知道。不过,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队伍还真是【无极荣耀】有点惊人。本来在半路上被*掉几个人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以为鬼手信长至少能带着六七个人到这边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实际等看到他们的【无极荣耀】队伍之后我才发现这边实际上除了鬼手信长自己之外就只剩下两个玩家了。也就是【无极荣耀】说鬼手信长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带着的【无极荣耀】那边群人居然已经死掉十几个了。

  我们这边讲完了战术安排之后,鬼手信长他们刚好也到了大概可以感应到我们这边情况的【无极荣耀】距离上了。而松本正贺他们则是【无极荣耀】在我的【无极荣耀】一个眼神示意之下立刻就开始动了起来。

  “去死吧。”真红在我用手帮她读秒之后一声大吼,直接用将那长柄战斧当成投掷武器给扔了出去。虽然这个东西性能很好,但是【无极荣耀】真红之前都没有用过,所以不熟悉这个玩意的【无极荣耀】能力,平常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用用还凑合,这种时候当然是【无极荣耀】不能练习用新武器的【无极荣耀】,所以干脆将其投掷出去发挥最大战斗力。

  这次投掷的【无极荣耀】角度、力度以及时间都是【无极荣耀】计算好的【无极荣耀】,不然我之前也不用给真红读秒了。配合着幽灵虫的【无极荣耀】视觉同步,我是【无极荣耀】掐着鬼手信长他们出现在通道转角的【无极荣耀】位置的【无极荣耀】时间让真红扔出那个战斧的【无极荣耀】,而效果也确实不错。

  鬼手信长那边刚从通道口出来就看到一柄战斧带着呼啸的【无极荣耀】风声打着旋飞了过来。他赶紧一侧身往侧面的【无极荣耀】墙壁上一贴,那战斧直接擦着他的【无极荣耀】胸口铠甲就飞了过去,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噗的【无极荣耀】一声,斧刃直接劈进了后面那个玩家的【无极荣耀】脑壳之中,半个脑袋都被切开了。而斧头的【无极荣耀】力量太大,本身质量也大,巨大的【无极荣耀】动能竟然生生带着那个玩家一路向后将其钉死在了后面的【无极荣耀】通道壁上。

  这一下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队伍立刻就从三人缩编到两个人了,除了鬼手信长自己之外就只剩下一个穿了一身黑衣的【无极荣耀】忍者而已了。

  这俩日本玩家都是【无极荣耀】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跑出了洞口站到了松本正贺和八月熏身边。

  “喂,你们怎么还没搞定啊?”鬼手信长一进来就开始用语言挤兑松本正贺,我还发现他的【无极荣耀】胸口位置挂了个记录视频的【无极荣耀】记忆水晶球,显然鬼手信长也是【无极荣耀】早有准备。他进来的【无极荣耀】主要目的【无极荣耀】其实不是【无极荣耀】拦截我们完成任务,而是【无极荣耀】要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名望给打压下去,因此他之前的【无极荣耀】话据对是【无极荣耀】话中有话。

  松本正贺玩这套的【无极荣耀】时候鬼手信长还不知道在哪练级打怪呢,所以这种事情他当然不会上当,直接就反问道:“你把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高级玩家当什么了?金币可是【无极荣耀】世界战力榜第三,我和八月熏能拖着她没让她将任务进度向前推进就不错了,不过我们之前已经掌握了主动权,本来差点都要得手了的【无极荣耀】,没想到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那帮家伙居然跑进来了。我说摹疚藜僖裤们外面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搞的【无极荣耀】?没有援助也就算了,怎么把敌人还给放进来了?这好歹也是【无极荣耀】我们日本的【无极荣耀】任务区吧?难道你们距离这么近速度还没有人家中国人快?”

  鬼手信长违反大家的【无极荣耀】原本设定冲进任务之中来本来就是【无极荣耀】犯了众怒的【无极荣耀】,所以只要一提到这个事情鬼手信长就会吃亏,松本正贺本来照正常情况来说一直在任务中,对外面那些事情应该是【无极荣耀】不知情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他其实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所以这个事情我当然是【无极荣耀】告诉了他。而现在这种情况,松本正贺就是【无极荣耀】在利用这个事情坑鬼手信长。即便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带着刚才那段录像出去,外面的【无极荣耀】玩家一听,矛头绝对全都指向他鬼手信长而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

  “喂,怎么不说话了?”松本正贺一边盯着我们这边,装出一副非常忌惮的【无极荣耀】样子,另外还在和鬼手信长说这话。

  鬼手信长现在倒是【无极荣耀】想回答,可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要说什么。在看了眼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装作很焦急的【无极荣耀】样子问道:“怎么回事?金币不在这里?她去做任务了?”

  松本正贺瞪了鬼手信长一眼道:“这不废话吗?紫日和克里斯蒂娜都在这里,后面还有一个真红,还有那个紫日他老婆,一个超级辅助,你让我和八月熏怎么冲?你是【无极荣耀】拿我们当超人了还是【无极荣耀】把紫日他们当白痴?”

  “你能别说我了吗?现在当务之急是【无极荣耀】怎么过去阻止金币完成任务!”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八月熏在旁边装作非常气愤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我们在这里拼命,你们不增援也就算了,一进来就一副兴师问罪的【无极荣耀】架势,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你把你自己当什么人了?八歧大蛇让你当个神使你就真以为你是【无极荣耀】神族在人间的【无极荣耀】代言人了?”

  “我又没说什么!”鬼手信长实在是【无极荣耀】说不过松本正贺和八月熏,这俩都是【无极荣耀】牙尖嘴利型的【无极荣耀】,他一个纯种武夫当然完全不是【无极荣耀】对手。

  “行了,我们现在什么都别说了,先想着怎么过去吧。”松本正贺打断了他们,然后说道:“现在对面有四个人,但是【无极荣耀】其中一个是【无极荣耀】辅助,我们这边加上你们俩也有四个人,虽然我们的【无极荣耀】整体战斗力不如对方,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四对四的【无极荣耀】话可以先把紫日他老婆,那个叫做血红玫瑰的【无极荣耀】干掉。只要没了这个辅助,我们之后的【无极荣耀】战斗就能轻松不少。你是【无极荣耀】不知道,紫日带着辅助的【无极荣耀】时候简直就跟推土机一样,不管你出什么招数,他都跟你以伤换伤。他老婆补血超快,紫日的【无极荣耀】输出又高,换血我们根本不是【无极荣耀】对手。”

  鬼手信长这家伙就是【无极荣耀】想着要老便宜才进来的【无极荣耀】,一听要一对一,先让一个人干掉玫瑰,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是【无极荣耀】个好机会。“这样吧,我们用田忌赛马的【无极荣耀】办法。”鬼手信长装作给建议的【无极荣耀】样子小声对松本正贺道:“一会由我来对付那个血红玫瑰,这样应该可以快速获得胜利。”

  “为什么是【无极荣耀】你?”八月熏装作不服气的【无极荣耀】样子问道。

  鬼手信长立刻笑嘻嘻的【无极荣耀】解释道:“你看,这里实力最强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我和松本君了,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战斗风格被紫日克制,所以浪费在这边不划算。松本君就不一样了,他正好有一点压制紫日的【无极荣耀】属性,之前还曾经和紫日打过几次旗鼓相当的【无极荣耀】战役,所以松本君一定可以拖住紫日。你和我的【无极荣耀】手下都是【无极荣耀】相对弱一些的【无极荣耀】,战胜不容易,但是【无极荣耀】拖住克里斯蒂娜和真红还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这样一来,剩下我这个最强战斗力就可以去快速的【无极荣耀】灭掉那个血红玫瑰。只要血红玫瑰不在了,我也不回来帮你们,就直接过去追金币。反正我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要破坏任务,不是【无极荣耀】要打赢紫日,这样的【无极荣耀】方法明显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

  八月熏当然知道鬼手信长打得什么主意,但是【无极荣耀】这其实是【无极荣耀】我们事先设计好的【无极荣耀】计划,就连松本正贺刚才那段话都是【无极荣耀】我让他这么说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还不知道自己正在往坑里跳。

  为了配合我们的【无极荣耀】陷阱生效,八月熏这个时候即便是【无极荣耀】可以反驳也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说话的【无极荣耀】,所以她就直接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你去吧。松本君你没意见吧?”

  松本正贺稍微沉思了一下说道:“我没问题。”

  鬼手信长一听立刻兴奋道:“那就好,我们赶紧开始吧。”鬼手信长说完就向前走了一步,而我们这边原本摆出一副悠闲等待的【无极荣耀】样子的【无极荣耀】几人立刻就戒备了起来。

  我们现在明面上是【无极荣耀】防守一方,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为金币争取时间,所以当然不会急着进攻。别说对方讨论战术,就算鬼手信长他们要在这边开个篝火晚会我们都可以保证绝不打扰,毕竟时间拖得越长金币完成任务的【无极荣耀】可能性就越大,所以我们反而是【无极荣耀】最不急的【无极荣耀】。

  鬼手信长走上来之后看到我们这边立刻戒备了起来,他忽然笑了一下,然后说道:“紫日,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那我们就啥也不说了,我们要破坏任务,你们要完成任务,大家都不会退让,我们就手底下见分晓吧。看我鬼手信长今天大破你紫日。”

  鬼手信长说着就往前冲了过去,而松本正贺他们也是【无极荣耀】立刻跟上,结果鬼手信长冲到我面前和我简单的【无极荣耀】对了一掌之后居然用巧劲从我身边绕了过去,然后直接就奔着玫瑰去了。我当然知道他的【无极荣耀】计划,但这是【无极荣耀】安排好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也假装着急的【无极荣耀】样子去追击,但松本正贺却是【无极荣耀】这个时候从后面杀了上来,逼得我不得不回身迎击,这样一来鬼手信长就算是【无极荣耀】成功突破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防线奔着玫瑰去了。

  发现我被松本正贺缠住,而八月熏和他带来的【无极荣耀】那个手下也成功缠上了克里斯蒂娜和真红之后,鬼手信长心里那个美啊。前面就一个不会战斗的【无极荣耀】辅助玩家,他只要杀掉玫瑰就可以立功,抵消之前的【无极荣耀】错误,然后再去拦截金币,就可以得到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认可。这个买卖怎么看都是【无极荣耀】大赚。但是【无极荣耀】,他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前面的【无极荣耀】玫瑰可不是【无极荣耀】一朵柔弱的【无极荣耀】娇花。别忘记了她现在借助BUFF雕塑的【无极荣耀】能力,是【无极荣耀】可以借用我的【无极荣耀】属性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虽然看起来眼前这个人是【无极荣耀】玫瑰,其实她却是【无极荣耀】另外一个我。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