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一百零四章 一箭N雕的【无极荣耀】计划

第一百零四章 一箭N雕的【无极荣耀】计划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的【无极荣耀】提议可以让中日两国玩家在明面上进行有限合作,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比起我们暗地里的【无极荣耀】引导要更为好控制一些。不过……”

  “不过什么?”松本正贺有些紧张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

  “不过要做到这一点,你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工作可能会非常的【无极荣耀】麻烦。中国玩家那边因为本身好似战胜方,所以抵触情绪肯定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只要利益足够大,大家也不是【无极荣耀】不能合作。但是【无极荣耀】日本这边……”

  “不,我们这边更没问题。”八月熏抢在松本正贺之前说道。

  我和克里斯蒂娜都是【无极荣耀】略带诧异的【无极荣耀】看向了八月熏,而八月熏也是【无极荣耀】立刻解释道:“虽然很早就成了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一员,但我毕竟是【无极荣耀】个日本人,我生在日本,长在日本,所以我对日本人的【无极荣耀】了解要超过你们。”说到这里八月熏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尽管日本文化受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无极荣耀】影响很严重,但我们并未全盘接受外来文化,而是【无极荣耀】将外来文化转化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文化。日本玩家有着自己的【无极荣耀】一套处世为人的【无极荣耀】策略。首先第一点,我们日本人是【无极荣耀】从不记仇的【无极荣耀】。被打了,那就说明我们不如别人,与其因为记恨对方而一直被欺压,不如干脆接受对方的【无极荣耀】思想和文化,然后学习他们,并赶超他们。当自己强大起来后,有实力和对方叫板了,那个时候再一鼓作气打回去,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日本人的【无极荣耀】观点。当然,我说的【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民族特征,不是【无极荣耀】个人特征,毕竟哪个国家都有冲动的【无极荣耀】人和沉稳的【无极荣耀】人,只是【无极荣耀】比例多少的【无极荣耀】问题而已。

  第二,我们日本人尊敬强者。虽然紫日会长你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名声非常不好,被人认为是【无极荣耀】大恶魔,但其实很多人都是【无极荣耀】一面恨着你,一面又非常的【无极荣耀】崇拜你。这种思想决定了,如果有可能与你和解,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抵触情绪不会像想象中的【无极荣耀】那么大。”

  “听你这么一说貌似还真的【无极荣耀】很有道理啊。”虽然我和克里斯蒂娜都不是【无极荣耀】日本人,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多少还是【无极荣耀】知道一些日本的【无极荣耀】民族特征的【无极荣耀】。这个国家很擅长学习别人的【无极荣耀】先进理论或者技术,而且他们确实是【无极荣耀】每次被打了之后就对战胜他们的【无极荣耀】国家特别的【无极荣耀】友好,完全看不到反抗情绪。这也是【无极荣耀】很多中国人都喜欢说日本人有奴性的【无极荣耀】原因,因为每次他们被人揍了总是【无极荣耀】会屁颠屁颠的【无极荣耀】跟着对方给人家当马前卒,二战后的【无极荣耀】日本就是【无极荣耀】这么侍奉美国的【无极荣耀】,而中国每次和美国出现什么矛盾或者摩擦,都是【无极荣耀】日本冲在前面帮美国人出手给中国找不痛快。所以说,日本人的【无极荣耀】这种民族特征倒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明显。至于说尊敬强者,这和第一条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一个表现的【无极荣耀】两种方面。正因为不会记仇,所以才会尊敬打败他们的【无极荣耀】人,反过来,因为尊敬强过自己的【无极荣耀】人,所以就不会去记恨对方。这完全是【无极荣耀】一体两面的【无极荣耀】事情。

  根据八月熏得描述,我们要是【无极荣耀】想要促成两国的【无极荣耀】合作,那么最需要说服的【无极荣耀】反倒不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了,而是【无极荣耀】中国玩家,因为日本玩家压根就不恨我们。他们和我们为敌的【无极荣耀】最大原因在于我们一直和他们存在利益冲突,而且国战系统一直在有意的【无极荣耀】引导各国之间的【无极荣耀】混战,所以说两国玩家之间的【无极荣耀】冲突并不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仇恨造成的【无极荣耀】,至少对日本玩家来说不是【无极荣耀】这样。

  “如果说摹疚藜僖裤们这边不需要说服的【无极荣耀】话,那么,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问题应该也不大。国内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基本上都集中在几个主要行会手里,而这些行会的【无极荣耀】首领多数都是【无极荣耀】以我们冰霜玫瑰盟马首是【无极荣耀】瞻的【无极荣耀】,而且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一些比较明事理的【无极荣耀】人,利益大势什么的【无极荣耀】看的【无极荣耀】比谁都清楚,不会盲目的【无极荣耀】因为所谓的【无极荣耀】民族仇恨而白白放弃掉到手的【无极荣耀】利益。不过这种事情我是【无极荣耀】不敢打包票的【无极荣耀】,必须要现场和那些人谈一谈,具体的【无极荣耀】情况还要具体对待。”

  “日本这边的【无极荣耀】话,我也可以召集一些行会首脑过来分析一下厉害关系,虽然可能会有部分人又抵触情绪,但是【无极荣耀】我认为最后多数人会跟着我干。”

  樱雨神雏补充道:“其实我们这边有人不跟着我们干也不完全是【无极荣耀】坏事,如果一直都是【无极荣耀】打顺风仗,那些人跟着我们就好像是【无极荣耀】一群吃喝玩乐的【无极荣耀】狐朋狗友一样,看起来一大群,关键时刻可能完全派不上用场。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次的【无极荣耀】机会做一下内部的【无极荣耀】整合,淘汰掉一些跟着我们混吃喝的【无极荣耀】家伙,将组织凝聚力加大,最终形成一个以新黑龙会为核心的【无极荣耀】紧密联盟,而不是【无极荣耀】像现在这样的【无极荣耀】状况。”

  樱雨神雏这话说完我们都是【无极荣耀】表示赞同。日本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现在看起来好像发展的【无极荣耀】还不错,但其实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相当不好。

  之前松本正贺倒台之后鬼手信长上位,而我们冰霜玫瑰盟看准了鬼手信长带领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在屡遭重创之后开始对鬼手信长产生了不信任,伺候我们重新扶植松本正贺上位,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无极荣耀】成功。但是【无极荣耀】,当时因为鬼手信长只是【无极荣耀】遭到了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不信任,并非完全被日本玩家所抛弃,因此我们扶植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时候也不敢做的【无极荣耀】太过分,至少不能像以前那样直接成了一个超级行会。毕竟在有多个选择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是【无极荣耀】不会有人心甘恰疚藜僖块愿的【无极荣耀】去服从你的【无极荣耀】管理的【无极荣耀】。

  就因为日本当时的【无极荣耀】情况,我们只能让松本正贺以行会联盟的【无极荣耀】形式开始扩张势力,也就是【无极荣耀】说,那些加入到松本正贺麾下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一些完整的【无极荣耀】行会,他们只是【无极荣耀】因为松本正贺目前的【无极荣耀】领导起到了正面积极的【无极荣耀】作用而一直选择跟随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身后而已。从组织形式上来说,他们和松本正贺根本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从属关系,更多的【无极荣耀】应该说是【无极荣耀】一种合作关系。

  随着之后我们的【无极荣耀】日本战略逐渐展开,冰霜玫瑰盟控制的【无极荣耀】势力逐渐退出日本地区,而松本正贺借着这个“光复行动”在日本积攒了大量的【无极荣耀】人气,而且他自己成立的【无极荣耀】新黑龙会也确实是【无极荣耀】得到了一批真正的【无极荣耀】狂热型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支持。这些人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加入了这个新黑龙会,有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成为了新黑龙会的【无极荣耀】附属行会,反正就是【无极荣耀】彻底跟着松本正贺干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些人毕竟只是【无极荣耀】少数,多数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其实还处于一种被众多分散的【无极荣耀】行会会长们所控制的【无极荣耀】状态。

  严格意义上说,此时以松本正贺为首的【无极荣耀】这个团体的【无极荣耀】组成形式更接近于美国的【无极荣耀】政府组成形式,也就是【无极荣耀】一种类似于联邦制的【无极荣耀】状态。这些跟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行会就相当于是【无极荣耀】一个一个的【无极荣耀】州,而他们这个联盟就是【无极荣耀】联邦国家,松本正贺在这里更像是【无极荣耀】议会里面的【无极荣耀】议长兼总统这样的【无极荣耀】一种形式,而那些跟着他的【无极荣耀】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议会里面的【无极荣耀】各州代表。

  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我们和松本正贺一直在唱双簧,所以松本正贺所领导的【无极荣耀】势力的【无极荣耀】战绩其实一直要比鬼手信长领导的【无极荣耀】那些人的【无极荣耀】战绩要漂亮很多,毕竟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战绩都是【无极荣耀】实打实的【无极荣耀】真打出来的【无极荣耀】,而他们又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对手,战绩能好看才怪呢。相反,松本正贺他们的【无极荣耀】战绩其实都是【无极荣耀】虚的【无极荣耀】,他们和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战绩转换不过是【无极荣耀】一种左手倒右手的【无极荣耀】形式而已,表面上看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从我们冰霜玫瑰盟这里拿到了一些东西,但因为这些东西一转手就到了松本正贺麾下,所以实际上等于还是【无极荣耀】在我们手里攥着,只是【无极荣耀】将利益从名为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这只手转到了名为新黑龙会的【无极荣耀】这只手里而已。

  我们的【无极荣耀】这种作秀一样的【无极荣耀】战斗结果,当然是【无极荣耀】要比鬼手信长那边的【无极荣耀】实战结果要漂亮多了。所以松本正贺这段时间在他们这个“大议会”之中的【无极荣耀】地位一直都在提升。

  但是【无极荣耀】,无论地位如何上升,议长永远都是【无极荣耀】议长,除非搞政变,不然的【无极荣耀】话松本正贺永远成为不了大**者。他的【无极荣耀】命令符合现在那些追随他们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利益,所以这些人才会跟着他,但是【无极荣耀】,即便是【无极荣耀】有我们冰霜玫瑰盟配合松本正贺唱双簧,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无极荣耀】事情也不可能一直做下去。所以,如果我们不能让松本正贺转变他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地位,真正的【无极荣耀】凝聚一帮人,成为他真正的【无极荣耀】手下,那么松本正贺只要出现任何严重一些挫折,他的【无极荣耀】这个联盟立刻就会散架。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意识到樱雨神雏说的【无极荣耀】非常有道理。

  现在让日本玩家放下心中的【无极荣耀】那点不快,然后和我们中国玩家合作,一起去对付俄罗斯人,这种事情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有点逆水行舟的【无极荣耀】意思。因为情绪上的【无极荣耀】抵触,以及利益上的【无极荣耀】不确定,因此,可以预见,一旦松本正贺真的【无极荣耀】提出这样的【无极荣耀】要求,那么这些跟随他的【无极荣耀】行会之中肯定会有不少人选择脱离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控制。毕竟他们本来只是【无极荣耀】因为利益才凑上来的【无极荣耀】,一旦觉得得不到利益,反而要亏本,他们自然就会立刻放弃对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支持去找他们自己的【无极荣耀】利益,至于松本正贺会损失什么,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说句难听的【无极荣耀】话就是【无极荣耀】:“你死不死我不在乎,只要我没损失就行了。”

  当然,这样的【无极荣耀】人不可能是【无极荣耀】全部,所以,如果松本正贺真的【无极荣耀】要宣布这次的【无极荣耀】计划并拿出来讨论,那么最后必然是【无极荣耀】还会剩下一部人坚持跟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这些人不一定就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死心塌地的【无极荣耀】想要跟着松本正贺一条道走到黑,但是【无极荣耀】,可能是【无极荣耀】出于赌徒心理,也可能是【无极荣耀】出于个人品质中的【无极荣耀】某种良知,反正这些人会暂时相信松本正贺,并跟随他去冒险。而一旦这次冒险成功,并且得到巨大的【无极荣耀】利益,那么,这些人就会迅速转变成为松本正贺真正的【无极荣耀】死忠,至于那些之前不肯合作的【无极荣耀】人吗……在松本正贺成功之后,这些人多半是【无极荣耀】会厚颜无耻的【无极荣耀】像苍蝇一样重新围上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时候松本正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对这些行会进行大刀阔斧的【无极荣耀】调整了。不想要利益的【无极荣耀】就滚蛋,要想跟着我们混好处也行,接受改编就可以了。这种安排很强硬,但是【无极荣耀】携大胜之势,反对的【无极荣耀】声音将非常微弱,因为这些行会也不是【无极荣耀】他们会长一个人说了算的【无极荣耀】。行会下面的【无极荣耀】会员们虽然平时都是【无极荣耀】被会长代表着,但谁说被代表的【无极荣耀】人就不会发出自己的【无极荣耀】声音呢?在那种大势所趋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有什么人敢和松本正贺对着干,他们的【无极荣耀】会员估计就是【无极荣耀】第一个跳出来跟他们过不去的【无极荣耀】人。

  所以说,樱雨神雏的【无极荣耀】这个想法其实非常有用,而且提前想到这些,正好可以有针对性的【无极荣耀】做出一些安排。

  正好我们现在所在的【无极荣耀】地方就有一套通迅枢纽,这玩意虽然正常来说是【无极荣耀】不上线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临时启动一下也不是【无极荣耀】不行。我们直接就用这个枢纽当成通讯器连接了艾辛格那边的【无极荣耀】军神,然后让军神将玫瑰、红月她们以及行会里的【无极荣耀】所有高级领导层和智囊团全都召集了起来。

  虽然我们那边的【无极荣耀】人分散的【无极荣耀】比较厉害,但是【无极荣耀】幸好大家都在通迅覆盖范围内,所有直接就开通了声讯会议,多数人可以直接视频通讯,少数一些不方便回城的【无极荣耀】就只听声音。

  大家集合好了之后我就将这次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提议以及樱雨神雏提出的【无极荣耀】那些想法都和大家说了一下,而这话一出口,果然是【无极荣耀】立刻频道里就炸锅了。

  “让中日玩家合作?这个目标有点远大啊!”红月明显是【无极荣耀】不相信这种计划能成功。

  和红月有着相同态度的【无极荣耀】人当然有不少,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一直以来强调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高素质,所以大家也都没有冷嘲热讽什么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就事论事,有些人即便是【无极荣耀】不相信,也说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意见和各种疑点。

  其实这种事情要是【无极荣耀】我刚一说大家就全票通过了,那才叫不正常呢。能提出反对意见至少说明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领导层都有真的【无极荣耀】在努力为行会的【无极荣耀】未来而思考着,不是【无极荣耀】一群只会拍马屁的【无极荣耀】应声虫。

  虽然大部分人都对这个计划不看好,或者是【无极荣耀】干脆就是【无极荣耀】反对这种行为,但是【无极荣耀】,也不是【无极荣耀】所有人都反对,而让我最高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本行会地位最高的【无极荣耀】几个人都没说话。

  在下面稍微第一级的【无极荣耀】领导层都说完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意见之后,我们的【无极荣耀】最高级领导层才开始真正的【无极荣耀】表达自己的【无极荣耀】意思,而下面的【无极荣耀】其他领导层人员而是【无极荣耀】自觉的【无极荣耀】开始认真倾听他们的【无极荣耀】发言。

  “这种事情倒不是【无极荣耀】不能做,只是【无极荣耀】难度太大,我觉得实现可能微乎其微。”鹰开口道:“红月之前也说了,这个目标有些远大,如果是【无极荣耀】长远计划,我不反对。用几个月的【无极荣耀】时间慢慢筹划,我觉得我们能做到。但是【无极荣耀】突然之间马上就要一起行动,这种时候别说是【无极荣耀】说法大家跟着我们干了,即便是【无极荣耀】只做战前动员都有些太仓促了。”

  “这个事情我倒是【无极荣耀】觉得正因为仓促,所以才有实现的【无极荣耀】可能性。”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素美,作为本行会的【无极荣耀】智囊团代表,素美虽然人不大,但是【无极荣耀】说出的【无极荣耀】话在行会里还是【无极荣耀】相当有分量的【无极荣耀】。看到大家的【无极荣耀】注意力都集中过来之后素美就跟着说道:“其实太复杂的【无极荣耀】东西说了也没用,我们简单一点。紫日哥哥在大家心目中的【无极荣耀】地位不用说了,各位都心知肚明,而我们的【无极荣耀】会员对紫日哥哥的【无极荣耀】信任度也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高,可以说,紫日哥哥如果说让大家去集体自杀,大家都会立刻去自杀,然后复活回来再来问到底为什么。这就是【无极荣耀】紫日哥哥的【无极荣耀】强大号召力带来的【无极荣耀】优势。”

  素美说到这里突然被金币给打断了。“我明白了。就因为大家会盲目的【无极荣耀】相信会长,所以不管我们的【无极荣耀】命令有多不靠谱,我们的【无极荣耀】会员都会选择先照着命令去做,之后再问原因。毕竟之前由会长发布的【无极荣耀】命令从未给出过错,因此大家都会第一时间相信会长的【无极荣耀】决定,即便是【无极荣耀】有疑问也会暂时压制住。”

  素美点点头跟着道:“所以说,这种快速行动反而最能成功。只要这次中日玩家突然行动起来,突袭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研究所,然后将资料弄出来,这样就等于是【无极荣耀】说好处到手了。而一旦这些好处到手,再跟会员们解释也就简单多了。毕竟实打实的【无极荣耀】利益已经放进自己家里了,这比什么解释都有力。”

  “我还是【无极荣耀】觉得有问题。”修罗紫衣开口说道:“我承认,关于本行会玩家的【无极荣耀】部分,你们说的【无极荣耀】很有道理,而且我相信,只要东西到手,会员们根本就不用解释,他们看到好处之后就会自然明白当初的【无极荣耀】原因。但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计划是【无极荣耀】要中日玩家联手,不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和新黑龙会联手,所以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人调动起来没问题,其他那些行会会跟着我们一起干吗?另外,即便是【无极荣耀】我们真的【无极荣耀】调动了那些行会,而日本方面松本正贺也成功调动了日本玩家和我们配合作战,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抢到那些技术我觉得问题不大,但是【无极荣耀】,技术到手之后要怎么分?如果全部由我们掌握,那就是【无极荣耀】说日本方面完全是【无极荣耀】在做白工,这样一来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整合计划就无从谈起了,反倒是【无极荣耀】可能将松本正贺彻底搞臭。作为我们好不容易培植起来的【无极荣耀】重要棋子,只为了这点技术就损失掉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丢了西瓜捡芝麻的【无极荣耀】行为呢?但是【无极荣耀】反过来,如果将技术复制一份也给日本那边,那么技术扩散了怎么办?这些东西刚刚会长已经解释过了,其中包括相当危险的【无极荣耀】复合魔法阵叠加技术。可以说这是【无极荣耀】魔法学里面的【无极荣耀】基础科学,在这种技术方面有任何一点的【无极荣耀】突破都将意味着整个魔法领域的【无极荣耀】大踏步前进。这种危险的【无极荣耀】技术外泄,难道造成的【无极荣耀】危害不会超过我们获得的【无极荣耀】利益吗?我希望赞成这个计划的【无极荣耀】人可以解释一下这两个问题要如何解决。”

  “我支持这个计划。”一直没说话的【无极荣耀】玫瑰忽然开口了。“这个计划其实可行性很高。我们自己行会这边就不说了,素美刚刚分析的【无极荣耀】很透彻。至于说外行会的【无极荣耀】问题吗……这其实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个问题。”

  “请解释一下。”

  “很简单。中国玩家人员很多,但精锐力量其实非常集中,而且我们即便是【无极荣耀】要去抢夺技术,也不可能让全中国的【无极荣耀】玩家一起上吧?真的【无极荣耀】需要行动的【无极荣耀】肯定还是【无极荣耀】那些精锐力量,而作为中国地区的【无极荣耀】精锐力量的【无极荣耀】核心,我们冰霜玫瑰盟直接出动之后,需要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剩下的【无极荣耀】北方联盟和其他几个主要行会派出自己的【无极荣耀】主要精锐就可以了。至于说常规部队吗……保卫家园也是【无极荣耀】需要人手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用动。

  我们再来说调集这些精锐的【无极荣耀】办法。这些精锐玩家肯定是【无极荣耀】听命于他们自己的【无极荣耀】会长,而我们只需要说法这些会长就行了。能当上会长的【无极荣耀】肯定不会是【无极荣耀】那种白痴一样的【无极荣耀】人,必然是【无极荣耀】懂得权衡利益关系的【无极荣耀】。所以,我觉得这些会长们是【无极荣耀】比较好说服的【无极荣耀】。让他们调集人手和我们一起战斗的【无极荣耀】问题,我觉得问题不大。当然,那些会员们多半会不理解,但是【无极荣耀】这种事情其实根本没必要让他们知道详情。”

  “作为行动人员,不让他们知道详情要怎么战斗啊?”修罗紫衣问道。

  玫瑰解释道:“只要有他们会长的【无极荣耀】调令,还有告诉他们这次是【无极荣耀】配合我们冰霜玫瑰盟一起作战,以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名声,他们自然会跟着我们一起行动。等到了俄罗斯那边,可以让他们负责外围牵制之类的【无极荣耀】任务,也就是【无极荣耀】减少他们和日本玩家碰面的【无极荣耀】机会,这种情况下他们的【无极荣耀】想法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它们压根就不会碰到日本玩家,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在和日本玩家进行联合行动。”

  修罗紫衣点点头道:“这个问题算是【无极荣耀】解释清楚了,那么技术扩散的【无极荣耀】问题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来解释一下吧。”我直接接过话题说道:“这个技术根本就不会扩散,而原因也很简单。技术资料这种东西不像装备或者物资,它不是【无极荣耀】实体化得物质,因此并不需要分配。就算我们将技术资料分配给日本方面,难道日本玩家会要求松本正贺将资料复印出来每个人发一份?显然不可能吗。这些研究资料都是【无极荣耀】理论性的【无极荣耀】东西,对玩家的【无极荣耀】直接帮助几乎为零,这些东西只有在那些技术人员的【无极荣耀】手里才有用。但是【无极荣耀】,日本方面的【无极荣耀】技术人员有哪些呢?简单点说就只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另外一部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那些技术人员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帮他们组建起来的【无极荣耀】,而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可以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下达保密命令的【无极荣耀】,这些技术人员也不会白痴到将这些重要的【无极荣耀】资源拿出去乱显摆,所以说,东西最后如果到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技术部门,那其实是【无极荣耀】不会任何问题的【无极荣耀】。因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到了松本正贺那里,就是【无极荣耀】等于到了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多大区别。”

  “那鬼手信长要是【无极荣耀】也要呢?”大锅饭忽然问道。

  “那就直接拒绝他。”我很直接的【无极荣耀】说道:“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现在的【无极荣耀】关系算不上多么融洽,说真的【无极荣耀】,有时候我觉得他们之间的【无极荣耀】仇恨比我们之间都要大,所以松本正贺可以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拒绝鬼手信长,毕竟东西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带人抢回来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肯定不可能一开始就跟着松本正贺一起去抢,毕竟这次是【无极荣耀】要和我们合作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和我们合作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也肯定不会参加这次行动。那么,他们没有出力,好处到手了却要一起分,鬼手信长拒绝他就是【无极荣耀】合情合理的【无极荣耀】事情,压根就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无极荣耀】。甚至于我觉得鬼手信长压根就不会来要这个技术,不是【无极荣耀】他不想要,而是【无极荣耀】他知道要了的【无极荣耀】话除了被打脸不会有任何的【无极荣耀】结果。”

  “那那些跟着松本正贺一起行动的【无极荣耀】会长们要是【无极荣耀】要呢?”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这次行动除了是【无极荣耀】我们将中日合作的【无极荣耀】行为明面化之外,还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对以新黑龙会为核心的【无极荣耀】利益集团的【无极荣耀】筛选整合。在这次行动之后,就算他们不会立刻合并成一个超级行会,至少也会保持一种紧密的【无极荣耀】结合状态,而日本玩家之前在第一次松本正贺时代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是【无极荣耀】被黑龙会统一管理着的【无极荣耀】。当时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都没有自己的【无极荣耀】研究机构,因为黑龙会将所有的【无极荣耀】研究人员都集中到了一起以加强研究力量,避免重复研究带来的【无极荣耀】无谓消耗。这种安排当时看来是【无极荣耀】很不错的【无极荣耀】想法,但是【无极荣耀】,问题也随之而来。鬼手信长上台之后没有能尽快了解这个科研体系的【无极荣耀】重要性,作为一个莽夫,他压根就不重视这些东西,结果导致这个机构自己瓦解了。但是【无极荣耀】,之前的【无极荣耀】习惯已经养成,日本地区的【无极荣耀】行会基本上都没有自己的【无极荣耀】研究机构,即便是【无极荣耀】因为当初黑龙会的【无极荣耀】研究机构解体导致这些小行会有了一些自己的【无极荣耀】研究所,但是【无极荣耀】这种各自为战的【无极荣耀】状态能研究出什么来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很成问题。所以,综合来说,日本地区的【无极荣耀】研究机构其实大多都不健全,真正有能力的【无极荣耀】搞研究的【无极荣耀】也就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各自掌握的【无极荣耀】那两个研究所而已了。而之前我说了,鬼手信长拿不到技术资料,那么,东西就只能在松本正贺这里。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看起来是【无极荣耀】将技术资料复制了一份给日本方面,但其实就是【无极荣耀】给了松本正贺。我们支援一下自己的【无极荣耀】分支行会,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大家都笑了起来,因为我说新黑龙会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分支行会。当然这种事情也就是【无极荣耀】在我们行会高层的【无极荣耀】会议之中说说,毕竟新黑龙会以及松本正贺他们这些人和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关系摹疚藜僖靠前即便是【无极荣耀】在我们冰霜玫瑰盟内部也还是【无极荣耀】个高度保密的【无极荣耀】事情,行会内知道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人除了直接参与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那部分人之外,可能也就是【无极荣耀】会议中的【无极荣耀】这些人了。

  我这边解释完之后修罗紫衣稍微想了一下道:“如果是【无极荣耀】这样,我赞成之前的【无极荣耀】提议,这次行动可以一试。”

  随着修罗紫衣的【无极荣耀】表态,其他人也纷纷改变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态度,毕竟我已经解释的【无极荣耀】很清楚了。行动计划是【无极荣耀】可行的【无极荣耀】,而且完成之后好处很大,还不会造成什么负面影响。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一点事,我们和日本方面的【无极荣耀】关系会稍微缓和一点。这样的【无极荣耀】话,以后万一有需要,我们完全可以再来一次这种级别的【无极荣耀】合作,并且即便是【无极荣耀】我们不再进行明面上的【无极荣耀】合作,有了这次的【无极荣耀】先例,之后让松本正贺他们暗地里控制日本玩家帮我们打前站也会容易很多,即便是【无极荣耀】有些时候某些行动看起来对我们冰霜玫瑰盟有利,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怀疑态度和抵触情绪也会降低很多。这就是【无极荣耀】这次行动的【无极荣耀】隐性好处。

  “既然行会那边没有人反对,那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立刻就可以开始执行这个计划了呢?”松本正贺他们一直都在旁边听着我们的【无极荣耀】讨论,虽然没有说话,但我们的【无极荣耀】决断他们当然是【无极荣耀】听到了。现在既然我们这边都同意了,他当然是【无极荣耀】兴奋的【无极荣耀】表示要马上行动了。

  对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激动情绪我当然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种事情还真不能这么草率的【无极荣耀】就马上行动起来。“素美,你们那边能尽快给出一个行动计划吗?”

  “问题不大。有军神编写简单的【无极荣耀】大纲,我们来完善一下就可以了。”

  “军神。”

  “已经好了。”军神直接将信息显示在了我们面前的【无极荣耀】通迅枢纽的【无极荣耀】画面中。作为一台计算机,军神处理数据的【无极荣耀】速度绝对比人快多了。

  事实上军神给出的【无极荣耀】信息并不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庞大。这次的【无极荣耀】行动涉及两个国家的【无极荣耀】配合行动,而日本方面的【无极荣耀】行动本身就不能像我们行会这样精确的【无极荣耀】指挥,毕竟他们是【无极荣耀】没有通讯器技术的【无极荣耀】。因此,日本方面的【无极荣耀】计划反倒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简单,都是【无极荣耀】一些大概的【无极荣耀】阶段目标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具体行动方针什么的【无极荣耀】还需要到时候由临场指挥人员进行决断。至于说我们行会这边的【无极荣耀】计划,虽然内容很多,但是【无极荣耀】步骤其实不多,因为我们这边实际上是【无极荣耀】作为主力一路平推过去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战斗中其实没有太多预设性的【无极荣耀】行动计划。毕竟战斗之中的【无极荣耀】变数太多,不是【无极荣耀】可以提前预料的【无极荣耀】。行动计划也只能设定个大概框架而已。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