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一百零八章 仇敌见面

第一百零八章 仇敌见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有关于冰霜玫瑰盟是【无极荣耀】否会接受这一提案,我也不能打包票,毕竟这不是【无极荣耀】我能决定的【无极荣耀】事情,只能是【无极荣耀】估测。我之所以开这个会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情报人员刚刚拿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无极荣耀】情报,但是【无极荣耀】碍于保密需要,我不能告诉各位这条情报的【无极荣耀】内容。我能告诉你们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如果我们现在行动,将有很大可能得到好几项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无极荣耀】重大技术成果,所以我才会如此着急的【无极荣耀】请各位来这里商议这个事情。毕竟这次是【无极荣耀】要和冰霜玫瑰盟合作,所以我预计到了肯定会有人有抵触情绪,因此我才提前和各位商量一下。不过,作为我,当然是【无极荣耀】希望可以促成本次合作的【无极荣耀】,毕竟经过我的【无极荣耀】分析,这次行动的【无极荣耀】收益和风险完全的【无极荣耀】不对等,风险很小,回报率很高。所以我不想错过这样的【无极荣耀】机会。

  如果你们都不反对,那么我就将立刻亲自去约见紫日讨论这个事情,而以我对冰霜玫瑰盟或者说对紫日的【无极荣耀】了解,他多半会接受我们的【无极荣耀】提议。我至少有75以上的【无极荣耀】把握。”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有个日本行会会长问道。

  松本正贺抬头看着对方说道:“最了解你的【无极荣耀】人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敌人。我和冰霜玫瑰盟和紫日打了这么久,自然是【无极荣耀】非常了解冰霜玫瑰盟和紫日的【无极荣耀】行事作风的【无极荣耀】。紫日这个人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个绝对的【无极荣耀】理智派,只要和尊严、气节无关,紫日这个人对一些无关紧要的【无极荣耀】东西根本就不在意,但是【无极荣耀】他对大方面的【无极荣耀】利益却看得很重,也就是【无极荣耀】说紫日是【无极荣耀】那种懂得适当的【无极荣耀】放弃一些小的【无极荣耀】利益去换取更大利益的【无极荣耀】人。这种人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天生的【无极荣耀】生意人,只要觉得有利可图,他们是【无极荣耀】不会计较一些旁枝末节的【无极荣耀】问题的【无极荣耀】。所以说,和我们合作也好,和美国人合作也好,对紫日来说都不是【无极荣耀】问题,只要有利可图就行了。至于说冰霜玫瑰盟,这个组织的【无极荣耀】行事风格也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国际化,这可能和他们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个多国玩家混合型行会有一定的【无极荣耀】关系。所以冰霜玫瑰盟在利益面前表现的【无极荣耀】非常积极,并不会因为我们是【无极荣耀】日本人就直接拒绝我们。

  此外,之前有一点忘了和各位说明。我之所以想要和冰霜玫瑰盟合作,还有个原因就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这个组织的【无极荣耀】商业性和正规性,他们没错和别人合作都表现的【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正规化,事先设定好合作模式之后他们就会严格按照协定办事,不会出现事后扯皮或者故意坑盟友的【无极荣耀】情况。相比之下,不管是【无极荣耀】美国人还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掠夺性都太强了。和他们合作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很有可能出了力却拿不到东西,这一点我想大家应该是【无极荣耀】深有体会的【无极荣耀】。”

  松本正贺这话一出下面的【无极荣耀】人倒是【无极荣耀】一起沉默了下去,因为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事情他们确实是【无极荣耀】都非常的【无极荣耀】了解。现实中的【无极荣耀】日本就不止一次的【无极荣耀】被美国人坑过,以合作名义一起干点什么事情,每次都是【无极荣耀】日本冲锋在前,结果事后美国人拿好处走人,至于日本的【无极荣耀】那一份好处……“日本是【无极荣耀】谁?盟友?我们怎么不知道?”美国人如是【无极荣耀】回答。

  就因为这方面吃亏太多次了,所以想到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信誉,即便是【无极荣耀】和我们打了这么久的【无极荣耀】仗,这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也不得不表示,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信誉确实是【无极荣耀】非常可靠的【无极荣耀】。至少跟着我们干不会血本无归。

  “那么松本正贺君,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我们已经完全明白了,现在是【无极荣耀】否可以开始投票了?”有一个日本行会会长问道。

  松本正贺看看也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无极荣耀】了,便点头道:“那就投票吧。还是【无极荣耀】老规矩。”

  松本正贺他们采用的【无极荣耀】投票方式有点类似电子投票器,不过这是【无极荣耀】个魔法阵体系。每个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面前都有两个魔法阵,这两个魔法阵分别连接着这个会议厅房顶上的【无极荣耀】一个对应的【无极荣耀】魔法阵。只要向自己面前的【无极荣耀】魔法阵中输入魔力,头顶上和这个魔法阵对应的【无极荣耀】小魔法阵就会发光。因此,会长们只要选择代表自己支持的【无极荣耀】方案的【无极荣耀】魔法阵并输入魔力就可以了,之后只要数一下头顶上哪一种意见的【无极荣耀】魔法阵亮起来的【无极荣耀】多就知道具体投票数了。当然,想弃权也可以,只要两边都不要启动就行了。

  这套东西没有自动计数器,所以需要人工数魔法阵的【无极荣耀】数量,不过这次显然不需要去清点数量了,因为最后除了一票反对以及不知道具体多少票的【无极荣耀】弃权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全都是【无极荣耀】投了赞成票,这个比例已经算是【无极荣耀】绝对多数了,所以松本正贺毫不迟疑的【无极荣耀】说道:“既然绝大多数人都支持这个提案,那我这就去找紫日谈一谈,但是【无极荣耀】在具体结果出来之前,请各位一定要对此事保密。一旦俄罗斯人知道我们和中国人合作了,之后我们就很难利用帮助俄罗斯人对抗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借口安全的【无极荣耀】将部队送到俄罗斯去了。”

  众行会会长纷纷点头,然后松本正贺简单的【无极荣耀】交代了一下之后就宣布暂时散会,并且告知了各位会长暂时不要急着下线,因为他和我谈论这个事情肯定不会用到太长时间,所以很可能之后立刻就要开会讨论之后的【无极荣耀】行动计划。在众人允诺会在线等之后松本正贺才正式结束会议离开了这边。

  虽然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有很多日本行会会长都知道了,但是【无极荣耀】因为要对俄罗斯方面的【无极荣耀】情报人员屏蔽这样的【无极荣耀】信息,所以松本正贺依然不能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去找我。当然,因为我早就知道这次见面,所以事实上我们也就是【无极荣耀】做给别人看的【无极荣耀】而已。

  松本正贺先是【无极荣耀】找到了一名NPC去送信,然后成功和我们的【无极荣耀】接头人员街上了号,最后在和我方的【无极荣耀】接头人员简单的【无极荣耀】说了一下之后那些接头人员就立刻装模作样的【无极荣耀】假装联系了一下我们的【无极荣耀】总部这边,几分钟后对方就告诉了松本正贺以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几个随行人员一个地址,让他们到那里去等着,会有人去接他们和我们见面。

  虽然说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是【无极荣耀】找我谈合作,并且已经和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说过了,但是【无极荣耀】为了撇清关系,所以松本正贺并没有打算自己一个人来和我谈。当然,我们之间也没啥好谈的【无极荣耀】,连这个任务本身都是【无极荣耀】我们商量好了扔给松本正贺去执行的【无极荣耀】,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无极荣耀】呢?我们真正需要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让我和松本正贺谈,而是【无极荣耀】要让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听,这样才能将松本正贺从这个事情之中摘干净,至少不能让他们怀疑松本正贺和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

  得到确切地点信息之后松本正贺他们就迅速赶往了那个地点,而这个地方其实是【无极荣耀】位于日本地区的【无极荣耀】一个相当危险的【无极荣耀】练级区之中。当然,这种地方最适合秘密会面之类的【无极荣耀】事情了,因为凡是【无极荣耀】这种地方都很危险,而危险就意味着大多数人不愿意进来,也根本进不来。能到这种地方的【无极荣耀】必然都是【无极荣耀】有一定实力的【无极荣耀】人,而又实力的【无极荣耀】人本身就不多,所以这种地区通常都是【无极荣耀】人员稀少,要干点什么见不得人的【无极荣耀】事情那就是【无极荣耀】再好不过了。

  松本正贺这次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要让众人确信他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日本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他当然是【无极荣耀】尽可能的【无极荣耀】多带证人。最后决定和松本正贺一起去谈判的【无极荣耀】人员被定义为十二个人,加上松本正贺自己一共十三个人。这里面除了松本正贺自己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十二个都是【无极荣耀】实打实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在此之前这些人对我们冰霜玫瑰盟可是【无极荣耀】一点好感都没有的【无极荣耀】。当然,选他们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些人对我们没好感,而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些人全都是【无极荣耀】大型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他们十二个人控制着松本正贺这个联盟之中除新黑龙会之外一半的【无极荣耀】力量。所以,只要这十二个人觉得没问题,那其他人即便认为有问题,那也都不是【无极荣耀】问题了。

  “是【无极荣耀】这里吗?”当这十二个人跟着松本正贺一起到达指定地点的【无极荣耀】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在这里等待,因此第一反应就是【无极荣耀】上当了,毕竟两边的【无极荣耀】关系实在是【无极荣耀】谈不上丝毫的【无极荣耀】友善,不管我们对他们做什么,以敌人的【无极荣耀】身份来说也确实是【无极荣耀】不算过分。

  松本正贺当然知道我们不会坑人,不过这种时候他不能表现出任何的【无极荣耀】沉着冷静,反而应该更加紧张一些才对,所以松本正贺装做很疑惑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地点应该是【无极荣耀】没错啊!我就是【无极荣耀】照着地图坐标走的【无极荣耀】。除非他们说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这张地图,不然不可能搞错地方的【无极荣耀】,应该就是【无极荣耀】这里没错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到呢?”另外一个会长问道。

  “会不会是【无极荣耀】我们来太早了啊?”又一个会长问道。

  松本正贺看了下时间道:“确实是【无极荣耀】早了。不过只早了几分钟而已,按说这种会面对方应该准点才对。不管了,我们先等一会再说吧!反正来都来了,就算被耍了又能怎样呢?总不能现在就回去吧?”

  “我就知道不应该和中国人合作,我们这是【无极荣耀】在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毕竟都是【无极荣耀】对我们抱着很大意见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会长,现在发现可能自己被耍了之后立刻就表现出了极端的【无极荣耀】不满,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怪罪起了松本正贺居然会想出这种狗屎一样的【无极荣耀】计划。

  松本正贺这边当然不会让人诋毁他,不过他也不能表现的【无极荣耀】太信誓旦旦,所以只能据理力争道:“现在约定的【无极荣耀】时间还没到,又没有确定是【无极荣耀】被人耍了,你们现在就怪我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别忘记了这可不是【无极荣耀】我直接下达的【无极荣耀】命令,我也是【无极荣耀】征求了你们的【无极荣耀】意见的【无极荣耀】,当时也没见你们站出来反对吗。”

  “你……”

  “嘘,都别出生。”其中一个没有参与争吵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会长打断了两人的【无极荣耀】争吵问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既然他这样问,大家自然是【无极荣耀】都开始注意去听,加上因为他们突然不说话了,噪音消失之后周围的【无极荣耀】声音自然就变得清晰了不少。其中一个玩家果然是【无极荣耀】迅速的【无极荣耀】发现了问题。“等等,好像是【无极荣耀】有什么声音,一种……一种很奇怪的【无极荣耀】声音。”

  “这声音我好像在哪听过。”一个玩家说道。

  “对,我也觉得好像在哪听过。”有个玩家说道,但是【无极荣耀】大家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反应,感觉听过,却没有人能一下子想起来具体是【无极荣耀】什么。

  虽然大家都很疑惑,但是【无极荣耀】声音确实是【无极荣耀】存在的【无极荣耀】,而且明显正在越来越接近这里,毕竟之前只是【无极荣耀】隐约可闻的【无极荣耀】声音现在已经相当的【无极荣耀】明显了。不过,就在大家都还在猜测的【无极荣耀】时候,不远处的【无极荣耀】一个小山头后面却是【无极荣耀】突然飞起来一大群的【无极荣耀】飞鸟,其中居然还伴随着一些中高级魔兽。这一发现让这边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会长们将视线全都集中到了那边,而就在大家的【无极荣耀】视线完全集中了过去之后,山头的【无极荣耀】后面居然缓缓的【无极荣耀】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舰艏,并且随着这个舰艏的【无极荣耀】出现,后面的【无极荣耀】部分也开始越来越快的【无极荣耀】从山体后绕了出来。

  刚刚看到这个舰艏的【无极荣耀】时候很多日本行会会长都还以为这是【无极荣耀】一艘普通的【无极荣耀】战舰,但是【无极荣耀】很快他们就反应了过来,能从天上过来的【无极荣耀】战舰再普通那也是【无极荣耀】飞行战舰,而这种东西对日本玩家来说摹疚藜僖壳就绝对不是【无极荣耀】普通船,毕竟只要能飞的【无极荣耀】都不会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战舰。

  事实上眼前这艘战舰不但会飞,个头也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大,之前能被一座小山包挡住的【无极荣耀】主要原因是【无极荣耀】距离和角度造成的【无极荣耀】。就好像日蚀的【无极荣耀】时候小小的【无极荣耀】月亮就可以遮挡住太阳的【无极荣耀】光辉一样,只要处于合适的【无极荣耀】位置,哪怕是【无极荣耀】一元硬币也足以挡住你的【无极荣耀】整个视线范围。所以说,被山挡住的【无极荣耀】战舰不一定就要比山包小。事实上这艘战舰不但比山大,而且是【无极荣耀】大了好几倍。如果将这座山捏成战舰的【无极荣耀】形状的【无极荣耀】话,估计连这艘战舰的【无极荣耀】五分之一都不到。如此巨大的【无极荣耀】战舰,竟然是【无极荣耀】以擦着树梢的【无极荣耀】方式超低空接近的【无极荣耀】。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东西要飞起来,托举它的【无极荣耀】反重力场自然是【无极荣耀】极端恐怖的【无极荣耀】强大,而在这样的【无极荣耀】中立场干扰之下,周围的【无极荣耀】地面都在随着那东西的【无极荣耀】移动而不断的【无极荣耀】震动着,感觉就好像站在了摇摆健身器上面一样,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无极荣耀】跟着地面一起抖了起来。

  “该死,冰霜玫瑰盟这是【无极荣耀】要给我们下马威吗?”总算是【无极荣耀】有人反应了过来。说好了是【无极荣耀】谈判,结果来了这么大一艘战舰,这是【无极荣耀】来谈判还是【无极荣耀】来炫耀武力的【无极荣耀】?

  “不管是【无极荣耀】什么,至少人家来了。”松本正贺说完之后道:“记住,一切为了利益,一会尽量忍着点。虽然不能弱了气势,但是【无极荣耀】也不要过分刺激中国人,我们不是【无极荣耀】来找他们打架的【无极荣耀】,要合作就必须要先压制住自己的【无极荣耀】反抗情绪,否则什么都别想谈成。”

  “我们知道。”其中一个日本行会会长说道:“不过如果中国人主动挑衅怎么办?”

  “忍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回答超级简单,但是【无极荣耀】就这么简单的【无极荣耀】两个字却是【无极荣耀】让那几个日本行会会长全都安静了下来,事实上他们不安静也没用了,因为随着距离接近周围的【无极荣耀】噪音也开始越来越大。那艘战舰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故意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怎么搞的【无极荣耀】,那个推进器的【无极荣耀】声音大的【无极荣耀】吓死人,隔着一公里多就能听到震耳欲聋的【无极荣耀】噪音,而且随着距离接近这个声音居然还在不断的【无极荣耀】扩大,现在松本正贺他们之间即便是【无极荣耀】互相喊话也完全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了。不过还好,这种情况也没有持续太久,就在那东西成功飞到了松本正贺他们附近之后就开始下降高度,而随着这玩意在一阵地动山摇之中成功着陆之后那吵死人的【无极荣耀】声音也开始迅速变调下降,并且随着音量降低众人反而是【无极荣耀】想起来这个声音到底是【无极荣耀】在哪听过了。

  机场。众人突然想起来这个声音其实很像是【无极荣耀】飞机发动机的【无极荣耀】声音,当然不是【无极荣耀】喷气战斗机,而是【无极荣耀】大型客机上装的【无极荣耀】那种涡扇发动机发出的【无极荣耀】声音。

  随着那东西彻底停机,一个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忽然说道:“这场面要是【无极荣耀】被人看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名节可就彻底没救了啊!”

  不等松本正贺说话就有另外一个徽章说道:“怎么可能?别忘了我们出来之前可是【无极荣耀】开了会的【无极荣耀】。有一百多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帮我们证明,你们还担心解释不清吗?”

  “这倒也是【无极荣耀】。不过我还是【无极荣耀】总感觉怪怪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这次冰霜玫瑰盟不肯接受我们的【无极荣耀】协议那可就亏大了。你们不知道为了说服自己过来我下了多大决心!”那个日本行会会长说完之后忽然说道:“咦?这是【无极荣耀】要干什么?那东西要攻击我们吗?”

  那位会长之所以会这么说是【无极荣耀】因为对面的【无极荣耀】战舰顶端居然打开了两排好像火箭炮一样的【无极荣耀】蜂窝发射器,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可以确定绝对不是【无极荣耀】火箭炮,因为火箭炮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口径。这玩意上面的【无极荣耀】发射管全都是【无极荣耀】六菱形的【无极荣耀】,而且每个发射管的【无极荣耀】管口都足够塞进去一辆微型轿车,这么大的【无极荣耀】管口如果是【无极荣耀】火箭炮的【无极荣耀】话,那简直就是【无极荣耀】屠城用的【无极荣耀】,毕竟这种口径来一个齐射差不多一个城市就全没了。当然,这些日本行会会长也不傻,他们当然知道这个不可能是【无极荣耀】火箭炮,因为效费比不合理,这种东西不是【无极荣耀】造不出来,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没有用,只是【无极荣耀】不划算。有能力建造这种东西不如花钱弄点别的【无极荣耀】东西更有价值。再说了,在飞船上装上这么多超大口径的【无极荣耀】火箭弹,万一被打中之后发生殉爆,这不是【无极荣耀】自己找不痛快吗?

  事实也和这些日本行会会长猜测的【无极荣耀】差不多,那些东西在顶部的【无极荣耀】装甲板展开之后便迅速升了起来,然后分别转向了战舰的【无极荣耀】两侧,紧跟着就看到那些东西开始好像真正的【无极荣耀】火箭炮发射器一样一个挨着一个的【无极荣耀】开始点火发射,速度非常的【无极荣耀】快,每两个发射口的【无极荣耀】间隔都只有零点几秒而已,而且是【无极荣耀】整整十六组发射器一起发射,那场面可以说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壮观。

  被发射器抛射出去的【无极荣耀】那些东西个头都很大,而且看起来短粗短粗的【无极荣耀】,飞出去的【无极荣耀】弹道就跟迫击炮一样,几乎是【无极荣耀】以七十度的【无极荣耀】角度斜着向上飞出一小截之后就开始下降,很快就降落到了附近的【无极荣耀】森林上空。不过,就在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以为这些东西要砸在树林中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些东西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临空解体了。巨大的【无极荣耀】金属装置突然在空中炸裂,然后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瞬间就有了种恍然大悟的【无极荣耀】感觉,因为那金属罐子炸开之后里面出现的【无极荣耀】居然是【无极荣耀】机动天使,这东西他们实在是【无极荣耀】太熟了。

  “冰霜玫瑰盟这是【无极荣耀】要干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无极荣耀】在布置防御吧。”松本正贺说道:“我们担心日本玩家误会我们,紫日又何尝不是【无极荣耀】担心中国玩家误会他呢?”

  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点点头道:“也有道理啊。要是【无极荣耀】被那些中国人知道了他们的【无极荣耀】领袖紫日和我们在一起商量事情,不管讨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最起码紫日需要花很大力气才能让人明白他在干什么,所以为了省点事,不如现在把消息封锁不让人知道我们见过面。”

  松本正贺听到有人已经自动脑补了合理解释便不在多言而是【无极荣耀】看着那边的【无极荣耀】空中战舰等待我们的【无极荣耀】行动。

  我们这边也没有打算耽误时间,这种事情知道的【无极荣耀】人越少越好,我们当然不想无关人员知道,所以行动速度必须要快。等到机动天使部队布置完成之后那些人就发现那艘战舰的【无极荣耀】侧面忽然打开了一个相当的【无极荣耀】舱门,紧跟着就看到一只超大型的【无极荣耀】巨龙从里面走了出来,那身高居然比附近那些超级巨木还要高出一倍多,在他面前那些十几米高得大树看起来就好像矮灌木一样。

  这条龙出现之后先是【无极荣耀】左右看了看,然后突然就猛地将翅膀撑开用力一拍,巨大的【无极荣耀】身躯瞬间腾空,接着一个翻身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了过去,而直到那条龙飞走之后众人才发现天上有几个小点正在迅速接近,只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注意力都在巨龙身上,所以都不知道这些小点是【无极荣耀】什么时候出现的【无极荣耀】。

  “那应该是【无极荣耀】紫日他们吧?”松本正贺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日本行会会长问道。

  松本正贺摇摇头道:“太远了,看不清楚,但是【无极荣耀】紫日应该在里面。旁边那个金光闪闪的【无极荣耀】我倒是【无极荣耀】知道是【无极荣耀】谁。”

  “除了真红那个骚.娘们还有谁的【无极荣耀】装备有那么骚包?”一名日本行会会长满身酸气的【无极荣耀】说道,那语气活脱就一深闺怨妇,典型的【无极荣耀】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事实上真红的【无极荣耀】装备骚包也不能怪她,毕竟装备的【无极荣耀】造型又不是【无极荣耀】自己能选的【无极荣耀】,总不能因为装备太漂亮就不穿吧?再说真红身上这套是【无极荣耀】国器,而国器都是【无极荣耀】带有本国特征的【无极荣耀】装备。中国封建时代的【无极荣耀】大部分阶段中黄色就一直是【无极荣耀】象征着尊贵和至高无上的【无极荣耀】颜色,看看古代的【无极荣耀】皇帝穿戴的【无极荣耀】服装就知道了,在中国黄颜色或者说黄金就是【无极荣耀】被认为是【无极荣耀】最尊贵的【无极荣耀】颜色,甚至颁发有专门的【无极荣耀】法令限定普通人不允许穿戴和使用黄色的【无极荣耀】东西。

  国器本身就是【无极荣耀】国家旗帜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带有指向标性质的【无极荣耀】存在,因此使用本国最重要的【无极荣耀】颜色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无极荣耀】事情。而这种设定的【无极荣耀】最终结果就是【无极荣耀】真红被迫变成了黄金圣斗士,一身金甲,只要阳光稍微好一点,站对面的【无极荣耀】人甚至都不敢直视真红以免闪到眼睛。这么夸张的【无极荣耀】装备也难怪那个日本行会会长会嫉妒,估计要是【无极荣耀】他有这么一套东西就不会说出刚刚那种话了。

  就在几个日本行会会长交流的【无极荣耀】过程中人影已经用非常快的【无极荣耀】速度靠近了他们,虽然还没有落地,但是【无极荣耀】已经可以看清楚来人的【无极荣耀】样子了。

  从飞船那边过来的【无极荣耀】一共有十多个人,其中打头的【无极荣耀】一个骑着一匹脚底踏火的【无极荣耀】黑色马形坐骑,一眼就认得出来时我,而剩下的【无极荣耀】几个人多数都是【无极荣耀】自己飞过来的【无极荣耀】,其中一个就是【无极荣耀】老远就被人发现的【无极荣耀】真红,而另外几个人中有一个是【无极荣耀】玫瑰,还有一个是【无极荣耀】红月,剩下的【无极荣耀】几个人都是【无极荣耀】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级玩家,只是【无极荣耀】对面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会长们各自都只认识其中几个,很少有人全认识的【无极荣耀】。毕竟我们行会是【无极荣耀】个世界性的【无极荣耀】行会,高层人员需要分地区驻扎,所以日本地区出现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部分力量,这些人认不全也很正常。

  “看起来冰霜玫瑰盟还挺重视咱们的【无极荣耀】吗。”松本正贺故意说了一句,那些日本行会会长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无极荣耀】挺高兴的【无极荣耀】,因为我们这边要是【无极荣耀】来的【无极荣耀】人太普通就代表我们不在意日本这边的【无极荣耀】实力,反过来说我们来了这么多高级人员就说明他们受到重视,也就是【无极荣耀】变相证明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实力还算不错,至少值得我们冰霜玫瑰盟重视起来。

  很快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终于到达了他们上空并环绕着他们又盘旋了一圈,接着夜影突然带头俯冲而下,在落地之后又向前冲了一大截,直到快要撞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时候我才猛的【无极荣耀】一拉缰绳,夜影立刻人立而起,两只前蹄在松本正贺面前一阵挥舞,但是【无极荣耀】却没有真的【无极荣耀】踢到他,而松本正贺也是【无极荣耀】巍然不动,看起来相当的【无极荣耀】牛叉,不过跟在他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些家伙就不行了,其中几个人甚至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但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退了之后他们才意识到自己丢人了。我刚刚的【无极荣耀】这种举动分明就是【无极荣耀】下马威,而松本正贺这样站着不动就算是【无极荣耀】扛住了我的【无极荣耀】压力,甚至起到了一定的【无极荣耀】反击作用,为他们的【无极荣耀】谈判占据了一定的【无极荣耀】气势上的【无极荣耀】上风,但是【无极荣耀】他们这些往后躲得人明显就是【无极荣耀】弱了大家的【无极荣耀】气势,所以这些人退后之后立刻又上前了一步,只可惜这种时候再回来已经是【无极荣耀】来不及了。有些东西一旦发生就无法再弥补了。

  “这就是【无极荣耀】你和别人打招呼的【无极荣耀】方式吗?”松本正贺站在那里无视了夜影近在咫尺的【无极荣耀】蹄子并用相当冰冷的【无极荣耀】声音问道。

  这种带着淡淡讽刺意味的【无极荣耀】话显然是【无极荣耀】相当有刺激性的【无极荣耀】,如果我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和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敌人估计这种时候就会吃瘪,但是【无极荣耀】我们不是【无极荣耀】,不过表面上我依然要装作被松本正贺摆了一道的【无极荣耀】样子故意装作哑口无言的【无极荣耀】样子顿了一下,然后才控制着夜影放下前蹄并翻身从夜影身上跳了下来。

  “是【无极荣耀】你邀请我们出来谈事情的【无极荣耀】,这样讽刺我们似乎不合适吧?”站在松本正贺面前我很平静的【无极荣耀】说道。

  松本正贺也是【无极荣耀】相当冷静的【无极荣耀】说道:“用坐骑装出一幅要踢到别人的【无极荣耀】样子吓唬人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有礼貌的【无极荣耀】行为吧?”

  周围的【无极荣耀】那些日本行会会长之前还觉得松本正贺让他们忍着有点太软弱了,谁知道真的【无极荣耀】见面之后松本正贺却是【无极荣耀】如此的【无极荣耀】强硬,居然一句不让的【无极荣耀】和我针尖对麦芒,这可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出乎这些人的【无极荣耀】意料了,不过他们对此倒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讨厌,反倒是【无极荣耀】有点小兴奋。

  在适当反击了我之后松本正贺终于打断了我们之间这种无聊的【无极荣耀】口舌之争开始谈起了正事。“大家都是【无极荣耀】成年人了,就让我们暂时放下那些孩子气的【无极荣耀】东西,一起讨论一下能年人的【无极荣耀】事情如何?”

  “不打算听我就不来了。”

  “既然我们在这点上已经达成了共识,那我就单刀直入了。我们这次找里面来,主要是【无极荣耀】想和你们讨一下合作的【无极荣耀】事情。”

  “合作?”我故意将自己说话的【无极荣耀】声音拉高了八度,明显一听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惊讶导致说话声音都变调了。“你在和我开玩笑嘛?要我们冰霜玫瑰盟和你们新黑龙会合作?你怎么不去让光暗两大神殿讨论下合并的【无极荣耀】事情?”

  “别忙着否定,中日之间的【无极荣耀】那些矛盾你清楚我也清楚,但是【无极荣耀】我不觉得这是【无极荣耀】阻止我们合作的【无极荣耀】障碍。只要利益足够,没有什么是【无极荣耀】不可以交易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吗?”

  “理论上我赞成你的【无极荣耀】观点,但是【无极荣耀】有些时候我还是【无极荣耀】会拒绝一些看起来很赚的【无极荣耀】买卖,比如涉及到你们日本人的【无极荣耀】东西。”

  “那要看是【无极荣耀】什么类型的【无极荣耀】买卖了。你拒绝的【无极荣耀】原因不过是【无极荣耀】因为那些东西对你来说可有可无,所以你就在不影响冰霜玫瑰盟发展的【无极荣耀】前提下选择了拒绝我们,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是【无极荣耀】一些非常大的【无极荣耀】利益,并且刚好对你们很有用呢?”

  我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才说道:“说实话我很好奇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你说的【无极荣耀】利益对我们有用,不过好吧,我承认你打动我了。”我说着就侧身站到了一边并伸手做了个请的【无极荣耀】意思。

  松本正贺故做不知的【无极荣耀】样子问道:“干嘛?”

  “你不会真打算在这里和我们谈吧?”我说道:“既然你说有非常大的【无极荣耀】利益,那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个事情肯定小不了。换句话说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肯定不可能三两句就谈完全部内容,而很不幸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在过来的【无极荣耀】路上遇到了一点麻烦,所以没办法在这里久留,你要么就和我们重新约个时间,要么就跟我们回去找个安全的【无极荣耀】地方慢慢谈。你想要选哪个?”

  松本正贺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无极荣耀】回头看了眼身边的【无极荣耀】其他日本行会会长,那些人在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由其中一人对松本正贺说道:“跟他们去吧。了不起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这些人集体挂掉一次,我想紫日会长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我们吧?”

  我微笑这点了下头,却没有解释什么,而松本正贺则是【无极荣耀】稍微迟疑了几秒之后像是【无极荣耀】下定决心了一样说道:“死就死了,我们跟你走。”

  得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同意之后我立刻那粗通讯器喊道:“好了,过来接我们走,我们离开这里。”

  “明白。”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命令下达,对面的【无极荣耀】那艘战舰突然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无极荣耀】汽笛生,那沉闷的【无极荣耀】声音在森林上空回荡着经久不散,听到的【无极荣耀】人都感觉自己的【无极荣耀】心脏都被这沉重的【无极荣耀】笛音给影响了。

  随着汽笛声结束,那巨大的【无极荣耀】飞船居然缓慢的【无极荣耀】升了起来。这东西能飞那些日本行会会长早就知道,毕竟它就是【无极荣耀】飞过来的【无极荣耀】,可这声音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震得人脑浆子都快流出来了,这才多一会?居然变成静音型飞船了?

  “你们那飞船……?”松本正贺这么问可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串通好的【无极荣耀】,事实上他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奇怪。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飞船使用的【无极荣耀】反重力装置基本上是【无极荣耀】没有工作噪音的【无极荣耀】,之所以飞船移动的【无极荣耀】时候有声音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反重力场造成的【无极荣耀】局部地区重力紊乱而引起的【无极荣耀】周围的【无极荣耀】杂物震动造成的【无极荣耀】声音,当飞船升空到高空就不会发出这种声音了,但是【无极荣耀】只要飞船靠近地面就会出现一种持续性的【无极荣耀】轰隆声,那其实是【无极荣耀】地面震动造成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刚刚这艘飞船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的【无极荣耀】那个动静明显就不是【无极荣耀】震动造成的【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飞船飞行时得震动不但不是【无极荣耀】这种声音,动静也没这么大啊。

  对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疑问我当然知道,毕竟我之前也是【无极荣耀】被这个声音给烦了好长时间。“其实刚刚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船出了点问题,所以才造成了那种噪音,刚刚趁着停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检修了一下,应该是【无极荣耀】故障排除了吧。”

  我没有详细解释,毕竟还有不少日本行会会长在,不过我不解释主要是【无极荣耀】怕他们听不懂。事实上刚刚那个不是【无极荣耀】鼓掌,而是【无极荣耀】损伤。在来这里的【无极荣耀】路上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船非常不幸的【无极荣耀】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两个结伴飞行的【无极荣耀】日本倒霉蛋居然骑着飞龙一头撞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船上。当时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船在低空缓速飞行,并且启动了海市蜃楼系统,看上去就仿佛一块巨大的【无极荣耀】纯净透明的【无极荣耀】冰块一样,不注意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很容易会忽略过去。而那俩倒霉蛋就是【无极荣耀】明显因为聊天聊的【无极荣耀】太投入而忽视了这个目标,结果天生近视眼的【无极荣耀】双足飞龙就在分神的【无极荣耀】主人的【无极荣耀】指挥下一头撞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船上。

  本来这种撞击事故对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船是【无极荣耀】不会造成任何影响的【无极荣耀】,这毕竟是【无极荣耀】一艘空中战舰,防御力还是【无极荣耀】相当可怕的【无极荣耀】,不可能就被撞一下就出什么问题。倒霉就倒霉在这两位撞上来的【无极荣耀】位置不太好,刚好位于一个人员密集区。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地方日本玩家太多我们才会启动海市蜃楼系统希望可以隐形之后从他们头顶悄悄滑过去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俩倒霉蛋的【无极荣耀】自杀式袭击直接就把我们的【无极荣耀】位置给彻底暴露了出来。

  两个飞在天上的【无极荣耀】东西突然撞到了一堵无形的【无极荣耀】墙壁,傻瓜也知道那里有问题了。结果就是【无极荣耀】某个好奇心很强的【无极荣耀】家伙顺手扔了个大范围的【无极荣耀】强雷力场上去。尽管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船是【无极荣耀】不怕雷击的【无极荣耀】,但可惜海市蜃楼系统顶不住这个,在雷击力场之中出现了信号干扰现象,然后下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就发现天空中跟出马赛克一样的【无极荣耀】逐渐闪烁了起来,然后在不断的【无极荣耀】闪烁之中一艘战舰的【无极荣耀】外形也算是【无极荣耀】大致的【无极荣耀】显露了出来。

  尽管在海市蜃楼系统遭到干扰出现问题的【无极荣耀】那小段时间中我们迅速反应加大输出功率赶紧跑路了,但是【无极荣耀】那些日本玩家还是【无极荣耀】命中了不少次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船,所幸防护罩很给力,挡下了所有的【无极荣耀】攻击,只除了其中的【无极荣耀】第一次攻击。那个攻击也不知道哪个混蛋干的【无极荣耀】,简直是【无极荣耀】如有神助,竟然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太阳熔炉专用的【无极荣耀】高压排气口开放的【无极荣耀】一瞬间准确的【无极荣耀】命中了排气机,结果导致整个排气机构出现魔法反噬,整个线路都爆掉了。

  这个排气系统出现问题之后飞船的【无极荣耀】动力直接就损失了一大半,而且为了对抗升力不足的【无极荣耀】问题直接切换到了汽轮机辅助推进模式,但是【无极荣耀】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汽轮机也受到了连带影响,这玩意启动后居然发出了堪比喷气发动机一般的【无极荣耀】巨大噪音,那声音松本正贺他们隔着一公里都能听到,你就能想象的【无极荣耀】到我们在船里面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样子了。多亏飞船跑的【无极荣耀】快,支撑着甩掉那些日本玩家在这边降落了下来,要不然返航的【无极荣耀】时候如果还是【无极荣耀】这个动静我可能就要考虑用别的【无极荣耀】方法回去了。

  重新启动的【无极荣耀】飞船很快飞到了我们头顶,然后直接丢下了一根绳索。其中一个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看着这根绳子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你们这么先进的【无极荣耀】飞船就用这种东西登舰?”

  “拜你们热情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所赐,我们的【无极荣耀】自动升降机也被打坏了。”红月反讽了一句。

  那些日本行会会长也没说什么,干脆闭嘴爬了上去,而松本正贺根本没用绳子,直接抓着两个走得近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会长就直接飞了起来。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倒是【无极荣耀】全都会飞,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可没有带人的【无极荣耀】打算,所以直接就先飞了起来。那些剩下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会长中也有几个会飞的【无极荣耀】,结果互相带一带倒是【无极荣耀】没有人真的【无极荣耀】用绳子上去的【无极荣耀】。

  因为我们全都是【无极荣耀】飞上去的【无极荣耀】,所以那个挂绳子的【无极荣耀】舱口就不太好进了,毕竟那个入口太窄了,翅膀展开太宽,根本进不去,只能从飞船顶部降落。

  之前从下面看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光是【无极荣耀】觉得这个飞船大,等上到上面之后那些日本行会会长们才意识到这个东西不单单是【无极荣耀】大那么简单,它的【无极荣耀】装备也是【无极荣耀】非常复杂。如此巨大的【无极荣耀】战舰居然可以轻松的【无极荣耀】飞起来,这本身就已经是【无极荣耀】非常了不起的【无极荣耀】事情了,更夸张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东西飞起来居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无极荣耀】声音,甚至都不如周围的【无极荣耀】风声大,而且当他们成功降落之后这个东西居然开始从头尾两端一点点的【无极荣耀】消失,很快就连他们的【无极荣耀】脚下踩着的【无极荣耀】甲板都变成了透明状态,站在那里就感觉好像站在天空中一样,可以直接俯览大地。

  “这就是【无极荣耀】海市蜃楼系统?”其中一个日本行会会长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作为和我们冰霜玫瑰盟战斗了那么久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这些人没有哪个是【无极荣耀】不知道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海市蜃楼系统的【无极荣耀】,之前日本还有自己的【无极荣耀】大舰队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曾吃过不知道多少次这东西的【无极荣耀】亏。不过当时的【无极荣耀】海市蜃楼系统其实还非常简陋,顶多只能让战舰在较远距离上看起来不那么显眼而已,像现在这样把整艘船都变成一块巨大的【无极荣耀】透明冰晶一样的【无极荣耀】效果还是【无极荣耀】最近才研发出来的【无极荣耀】,目前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大部分战舰都还没用上这种系统呢。

  对于那个日本行会会长的【无极荣耀】问题我们也没有隐瞒,反正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机密,日本玩家不知道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设计原理和实现方式,并不是【无极荣耀】他们没见过,所以告诉他们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

  “没错,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海市蜃楼系统,不过这个是【无极荣耀】三代,你们之前看到的【无极荣耀】那种像是【无极荣耀】伪装色一样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二代,再之前还有一种可以把战舰周围弄得跟起雾了一样的【无极荣耀】那种是【无极荣耀】一代,不过一代早就淘汰了,二代也正在等待替换中。以后都会换成这种三代型号。”

  一个日本行会会长终于忍不住说道:“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技术实力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非常强!”

  “谢谢夸奖,不过我们可不会因为你的【无极荣耀】夸奖就对你们手软哦。”

  “哼,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无极荣耀】武士也有自己的【无极荣耀】骄傲,不需要你们的【无极荣耀】施舍。能够堂堂正正的【无极荣耀】死在战场上也是【无极荣耀】武士的【无极荣耀】光荣。”

  “那什么我们能不讨论你们的【无极荣耀】武士精神吗?”我说道:“在我们看来你们的【无极荣耀】这种精神就是【无极荣耀】一种变相的【无极荣耀】宗教疯子,所以为了不会立刻吵起来,我们还是【无极荣耀】不去谈这些比较好。现在先跟我们一起进来休息一下吧,很快我们就能到支点城了,之后我们就传送回艾辛格那边,在那边我们有绝对安全的【无极荣耀】房间可以保证不会被人听到不想他们听到的【无极荣耀】事情。”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