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一十章 快到坑里来

第二百一十章 快到坑里来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很想知道自己坑害另外一个自己为什么就可以让你成为日本玩家追捧的【无极荣耀】对象吗?”我看着八歧大蛇问道。

  八歧大蛇点点头一脸恳求的【无极荣耀】看着我说道:“我还从没有被什么人追捧过,很想知道你说的【无极荣耀】那种情况是【无极荣耀】怎么实现的【无极荣耀】呢!”

  “其实这个事情是【无极荣耀】很简单的【无极荣耀】。”我说道:“你的【无极荣耀】这个后世,也就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在现在的【无极荣耀】日本其实是【无极荣耀】个偶像来着。他在日本地区的【无极荣耀】声望是【无极荣耀】非常高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呢,我们之前也和你说了,八歧大蛇那个家伙在到达日本的【无极荣耀】时候其实已经疯掉了,现在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就是【无极荣耀】个很疯狂的【无极荣耀】家伙,他在日本玩家心中的【无极荣耀】地位实际上来的【无极荣耀】有些不切实际,这并不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本意,所以呢,日本玩家对他的【无极荣耀】印象和他本身的【无极荣耀】形象区别很大。”

  “可是【无极荣耀】这……”八歧大蛇刚要说话就被我打断了。

  “你先不要急,听我说。”我安抚住八歧大蛇然后继续道:“因为八歧大蛇在日本玩家心中的【无极荣耀】形象和他自己的【无极荣耀】实际恰疚藜僖块况不符,所以当日本玩家看到真正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时候就会产生心理落差,这种落差是【无极荣耀】非常大的【无极荣耀】。而且,你可能不知道,现在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得到了一个神力核心,而这个神力核心又非常奇怪的【无极荣耀】有着大量的【无极荣耀】信仰之力。当然,这个你没见过神力核心,所以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不过你可以将其想象成一种天材地宝,只要得到了就可以大幅强化自身能力。”

  八歧大蛇似懂非懂的【无极荣耀】点点头。本想说点什么,但是【无极荣耀】看到我又想起来我让他先不要急来着,于是【无极荣耀】又忍了下来。

  我看八歧大蛇没有说话就继续道:“那个,因为这个八歧大蛇得到了这个神力核心,所以他的【无极荣耀】实力在短时间内有了非常夸张的【无极荣耀】提升。你知道,你在洪荒时期是【无极荣耀】非常厉害的【无极荣耀】,这个你自己知道吧?”

  八歧大蛇点点头:“我知道,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有什么关系摹疚藜僖控?”

  “有,当然有。你虽然很厉害,但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脑袋被砍掉之后损失了部分实力,后来躲藏在火山之中疗伤实力还在逐渐下降,这么多年以来那个八歧大蛇都是【无极荣耀】处于一种四处躲藏的【无极荣耀】状态,所以心理才会发生扭曲,而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得到了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实力一下子就恢复到了之前的【无极荣耀】水平,甚至还要超出了很多。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他就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感觉自己就是【无极荣耀】天下最牛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他就完全不顾别人对他的【无极荣耀】看法,行为极端的【无极荣耀】嚣张,非常的【无极荣耀】恶劣。而且,因为他之前都在疗伤,不怎么出来走都,所以日本玩家对他没有什么直观印象,但是【无极荣耀】自从得到了这个神力核心之后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实力突飞猛进,也不需要再藏起来疗伤了,所以他现在就不断的【无极荣耀】在外面活动。这一活动起来,就难免和玩家的【无极荣耀】接触变多,而他现在又是【无极荣耀】这种性格,自然是【无极荣耀】经常性的【无极荣耀】得罪人,别人说什么都不会停,对所有人的【无极荣耀】态度都非常的【无极荣耀】恶劣,把别人当成他的【无极荣耀】奴隶一般的【无极荣耀】指挥,而且只要他想到的【无极荣耀】事情,不管会不会对别人造成不好的【无极荣耀】影响,他就会去做,根本就不管别人的【无极荣耀】死活。

  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这个八歧大蛇在日本玩家心中的【无极荣耀】形象你们也就可想而知了。但是【无极荣耀】,虽然八歧大蛇这样的【无极荣耀】si处破坏自己的【无极荣耀】形象,但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依然对他的【无极荣耀】名声抱有期望,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他还能号召很多人的【无极荣耀】原因。”

  “那我继续破坏八歧大蛇这个名号的【无极荣耀】名声,之后我不是【无极荣耀】更加难以号召日本玩家了吗?”八歧大蛇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不,你虽然是【无极荣耀】破坏了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这个名号,但是【无极荣耀】当你真正从幕后走上台前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会让松本正贺配合你,对外宣称你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而那个八歧大蛇就是【无极荣耀】冒充你的【无极荣耀】。”

  “你是【无极荣耀】说颠倒黑白?”八歧大蛇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点头道:“没错。我们会说摹疚藜僖裤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个真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就是【无极荣耀】冒牌货,到时候你要表现出和那个八歧大蛇完全不同的【无极荣耀】形象。他的【无极荣耀】性格已经那样了,大家都知道,肯定是【无极荣耀】不得人心的【无极荣耀】,而你只要表现的【无极荣耀】温和一些,行为正常一些,不要做出什么太夸张的【无极荣耀】行为,自然就会有很多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倒向你这边。他们其实不是【无极荣耀】相信你或者那个真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而是【无极荣耀】选择相信他们心中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形象,所以说,谁来做这个八歧大蛇并不重要,只要日本玩家觉得这是【无极荣耀】个合格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那他就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了。”

  八歧大蛇有些似懂非懂的【无极荣耀】样子问道:“那么我之后要怎么走上台前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说,毕竟你也刚刚到这边,你现在的【无极荣耀】任务就是【无极荣耀】尽快的【无极荣耀】熟悉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环境,然后配合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员去败坏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形象,争取尽快将其搞臭,最好是【无极荣耀】能弄到人神共愤的【无极荣耀】地步。”

  “那我要怎么做?”

  “具体方法我会告诉你的【无极荣耀】。现在你先来和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熟悉一下,我们以后还需要和你配合,所以先熟悉下自己人是【无极荣耀】必不可少的【无极荣耀】。”

  八歧大蛇现在当然是【无极荣耀】非常听话的【无极荣耀】跟着我们干了,毕竟他已经成为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魔宠,即便不是【无极荣耀】完全体,那也是【无极荣耀】魔宠,所以跟着我们是【无极荣耀】必要的【无极荣耀】。

  在我的【无极荣耀】介绍下,我将冰霜玫瑰盟内部的【无极荣耀】高层玩家以及混乱与秩序神族之中的【无极荣耀】那些高级神祗都介绍给了八歧大蛇认识,毕竟这些人以后是【无极荣耀】需要经常和他打交道的【无极荣耀】。

  这些人介绍完之后我们又随便聊了一会,然后我就让大家先离开,接着却叫住了维娜。

  “维娜。”

  “有什么事情吗?”

  “确实是【无极荣耀】有事情。”我朝着八歧大蛇招了招手,将他叫了过来,然后道:“你带着八歧大蛇去我们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那里,然后教他一下如何控制神力核心。”

  “你这么快就要他去跟那个八歧大蛇抢夺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控制权了?”维娜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摇头道:“那倒不是【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因为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松本正贺他们正好可以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在这边和我们一起,所以就让你趁现在教一下八歧大蛇如何控制神力核心,等到松本正贺他们走了,再要回来就不容易了。毕竟我们的【无极荣耀】身份……”

  “我明白。”维娜说完之后就对八歧大蛇招了招手:“来,跟我走吧,带你去看看我们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

  八歧大蛇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向松本正贺。我笑着和松本正贺一起朝他挥了挥手,八歧大蛇看到之后也就乖乖跟了上去。这家伙自从到了这边之后就变得异常的【无极荣耀】拘谨,我估计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成为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魔宠之后他总觉得自己现在是【无极荣耀】寄人篱下,所以办事什么的【无极荣耀】都变得比之前拘谨很多。不过我觉得只要熟悉了这边的【无极荣耀】环境之后他就会恢复过来的【无极荣耀】,毕竟现在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并没有像那个真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一样被人切掉一个脑袋,自然心理方面也非常的【无极荣耀】健康,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出问题的【无极荣耀】。

  看到八歧大蛇和维纳离开之后我又将松本正贺和八月熏她们叫了过来。之前我让大家离开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他们就没有走,因为他们都知道我肯定还有安排,毕竟他们现在要离开就需要使用传送阵,而南天门外面的【无极荣耀】传送阵是【无极荣耀】锁住的【无极荣耀】,他们身上都只有单次使用权限,再用的【无极荣耀】话需要我再给他们开通。

  我这边刚一转身松本正贺他们就循序围了过来,然后炽火龙姬直接问道:“会长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和我们说啊?”

  我点点头道:“确实是【无极荣耀】有事情要很你们说。”

  “那就说吧。”炽火龙姬就是【无极荣耀】个急性子。

  我笑着说道:“刚刚说的【无极荣耀】抹黑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事情你们都听到了,现在我有一个点子可以马上开始使用,需要你们给我一些意见,毕竟日本玩家那边的【无极荣耀】事情你们比我熟悉。”

  “老大你尽管说就是【无极荣耀】了。”松本正贺说道。

  我点头道:“这次我们在俄罗斯等于是【无极荣耀】说超额完成了任务,但是【无极荣耀】俄罗斯这边的【无极荣耀】资源太过丰富,不可能简单的【无极荣耀】使用掠夺性开采。但是【无极荣耀】在开采的【无极荣耀】初期,大家得到的【无极荣耀】好处绝对是【无极荣耀】非常可观的【无极荣耀】,现在你们带来的【无极荣耀】那些日本行会之中应该是【无极荣耀】一片欢腾才对吧?”

  松本正贺点头道:“虽然我这几天不在,不过这种事情想一想就知道大概了。”

  “那么,你们说,如果在这个时候,某个正在开采矿石开采的【无极荣耀】兴高采烈的【无极荣耀】行会突然听说自己的【无极荣耀】后方老家让人给破坏了,他们会有什么心情?”

  樱雨神雏立刻道:“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无极荣耀】我们遇到这种请款肯定是【无极荣耀】会发飙的【无极荣耀】吧!毕竟自己老家被人端了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个很不好的【无极荣耀】事情,再加上需要回去应对袭击者,这边的【无极荣耀】开采进度就会下降,这样一来损失更大,所以这种事情我肯定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生气。”

  炽火龙姬也是【无极荣耀】点头道:“这种事情当然是【无极荣耀】回去找人死过了。还有问吗?”

  八月熏和樱雨神雏、炽火龙姬的【无极荣耀】想法明显不一样,作为这里年纪最大得,她想的【无极荣耀】就要多一些了。“会长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让我们带回来的【无极荣耀】这个八歧大蛇趁着现在去袭击我们带来的【无极荣耀】那些行会在日本本土的【无极荣耀】总部?”

  我点点头问道:“怎么样?可行吗?”

  松本正贺和八月熏都是【无极荣耀】皱眉沉思,而炽火龙姬则是【无极荣耀】一副跃跃欲试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我们可以参加吗?”

  樱雨神雏没好气的【无极荣耀】拍了她一下说道:“你急省省吧!这种事情你要是【无极荣耀】敢出现在那里,我相信会长肯定不介意把你扔到月球上去。”

  炽火龙姬听到樱雨神雏的【无极荣耀】话之后立刻看向我的【无极荣耀】脸色,我没好气的【无极荣耀】瞪了眼有点没心没肺的【无极荣耀】炽火龙姬,然后问道:“松本正贺,你们觉得怎么样?给个话啊?”

  松本正贺稍微迟疑了一下说道:“理论上可行,但是【无极荣耀】我有点担心。”

  “怎么说?”我本来以为这个事情很简单的【无极荣耀】,没想到松本正贺他们居然一副非常紧张的【无极荣耀】样子。

  松本正贺稍微想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让我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回去搞破坏袭击什么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没有问题的【无极荣耀】,按照你们之前讨论的【无极荣耀】方式应该是【无极荣耀】不会有人发现存在两个八歧大蛇,就算真的【无极荣耀】有人发现了也无所谓,因为他们自己都不能确定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自己搞错了。毕竟两个八歧大蛇这种事情说到哪里都太奇怪了。”

  “那你们为什么这么犹豫不决?”

  “我估计松本君和姐姐担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边的【无极荣耀】行会。”樱雨神雏说道。我看像樱雨神雏等待她的【无极荣耀】接受,而樱雨神雏则是【无极荣耀】立刻接着说道:“首先,我们袭击某个行会的【无极荣耀】驻地,这种事情很简单。大家的【无极荣耀】主要兵力都在俄罗斯这边,所以日本那边肯定很容易就可以得手,何况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出手,绝对是【无极荣耀】没有问题的【无极荣耀】。所以,第一步没有问题,关键是【无极荣耀】后面的【无极荣耀】情况。被袭击的【无极荣耀】行会当然是【无极荣耀】会迅速得到消息知道自己老家被人平了,之后他们就需要回去救援,而他们都是【无极荣耀】我们带出来的【无极荣耀】,虽然大家实际上都是【无极荣耀】利益上的【无极荣耀】结合体,但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到了需要我们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们就不会这么说了。”樱雨神雏头头是【无极荣耀】道的【无极荣耀】分析道:“那些家伙最后会死死地抱着一个观点,那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把他们带出来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就需要负责,需要对他们的【无极荣耀】安全负责。现在他们的【无极荣耀】总部被袭击了,我们是【无极荣耀】一个联盟,所以需要回去帮他们解决问题。”

  听到这里我其实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无极荣耀】顾虑在哪里了,不过我还是【无极荣耀】决定听完樱雨神雏的【无极荣耀】解释。

  樱雨神雏继续道:“我们在这个时候就会面临两个选择。要么我们不管他们,让他们回去自己救自己,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虽然是【无极荣耀】不会有什么损失,同时还能敲打一下那些平时不听我们话的【无极荣耀】行会。毕竟这个被袭击的【无极荣耀】目标你们必然是【无极荣耀】选择的【无极荣耀】当初不听我们话的【无极荣耀】那些刺头行会,所以我们可以用这样的【无极荣耀】理由拒绝增援他们。但是【无极荣耀】,这种情况之下虽然我们有合理的【无极荣耀】理由,可是【无极荣耀】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可不这么想。他们就是【无极荣耀】认为我们忘恩负义,带着他们出来之后发现好处就不管他们了,所以他们会认为我们不值得效忠。”

  我皱着眉头说道:“你再说一下另外一个选择。”

  樱雨神雏立刻道:“另外一个选择就更不要说了。我们帮助他们回援,这种事情怎么想都是【无极荣耀】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初衷不一样。我们需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敲打这些行会,是【无极荣耀】为了树立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威信的【无极荣耀】同时抹黑八歧大蛇,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我们真的【无极荣耀】因为这个事情跑回去,那我们就会耽搁开采矿石的【无极荣耀】工作,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出现实质性的【无极荣耀】损失,而这并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希望看到的【无极荣耀】。所以说,日过实行这种计划,到头来我们虽然抹黑了八歧大蛇,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也需要投入一定的【无极荣耀】损失。所以我觉得并不是【无极荣耀】太好。不过如果会长你觉得抹黑八歧大蛇很重要的【无极荣耀】话,愿意为此付出一些代价,我们当然也不介意,反正我们都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部下,一切听你的【无极荣耀】。”

  听到樱雨神雏的【无极荣耀】分析我怎么可能继续这个计划,至少不能照这个样子执行就是【无极荣耀】了。稍微沉思了一会之后我又看向了旁边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然后问道:“现在跟着你们一起在这边搞开发的【无极荣耀】那些行会之中有没有什么特别不听话的【无极荣耀】行会?”

  松本正贺点头道:“那当然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就算是【无极荣耀】特别不听话的【无极荣耀】行会,他们遭到袭击之后要我们救援,我们拒绝了之后还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结果啊!这个之前樱雨神雏的【无极荣耀】分析的【无极荣耀】很透彻了吧?”

  “不不不,我不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我接着说道:“其实我是【无极荣耀】想,既然你们不能让这些跟着你们的【无极荣耀】行会寒了心,那么要是【无极荣耀】不跟着你们干,或者和你们对着干的【无极荣耀】行会被袭击了的【无极荣耀】话,那就和你们没有关系了吧?”

  听都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松本正贺先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然后就反应了过来问道:“会长你的【无极荣耀】意思该不会是【无极荣耀】让我们故意制造摩擦,然后让其中某个行会和我们彻底闹翻,然后再让八歧大蛇去袭击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驻地,到时候他们刚刚和我们闹翻,肯定不好意思来找我们帮忙,而且就算是【无极荣耀】他们真的【无极荣耀】厚着脸皮来了,我们也完全可以不睬他们。而且这样做的【无极荣耀】时候不会有人觉得我们做的【无极荣耀】有什么不对。我们就算再仁义也不可能明知道人家不把我们当回事还上赶着去给人家帮忙吧?”

  樱雨神雏听完这个办法之后也是【无极荣耀】笑着说道:“还是【无极荣耀】会长最聪明了,这种办法都能想到。不过我们怎么制造矛盾呢!”

  炽火龙姬听到这个直接拍了樱雨神雏一下说道:“你还真是【无极荣耀】一会聪明一会糊涂。要和人成为朋友不容易,鸡蛋里挑骨头找麻烦还不容易吗?”

  松本正贺听到这个话之后却是【无极荣耀】没有随便答应,而是【无极荣耀】看着我说道:“会长,说实话,闹矛盾这种事情虽然很简单,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我们故意找茬的【无极荣耀】话,目的【无极荣耀】太明显了,我觉得还是【无极荣耀】需要想个稳妥一些的【无极荣耀】办法才行。”

  其实我也觉得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很有道理,但是【无极荣耀】这种办法也不是【无极荣耀】说一下就能想的【无极荣耀】到得,所以我也是【无极荣耀】皱眉开始思考了起来,不过,我这边想不到却还有别的【无极荣耀】人可以帮我想啊。

  “军神,帮我联络一下素美还有玫瑰。”将我们要故意制造摩擦的【无极荣耀】事情和玫瑰还有素美说了一下,然后我就接着问道:“你们能想到什么办法吗?”

  玫瑰和素美都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最聪明的【无极荣耀】智囊。其中玫瑰主要是【无极荣耀】思想稳健,处理一下大的【无极荣耀】宏观上的【无极荣耀】事情比较有自己的【无极荣耀】办法,而素美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急智,也就是【无极荣耀】小聪明比较多,所以两个人能够很好的【无极荣耀】互补。

  我这边刚刚把我的【无极荣耀】话说完之后素美立刻就说道:“这个问题还不简单吗?紫日哥哥你居然都想不到啊!”

  “有那么简单吗?你不要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无极荣耀】神童好不好?”

  “哈哈!我可以理解成你是【无极荣耀】在夸我吗?”

  “不,我是【无极荣耀】在骂你。既然你说简单,那你肯定是【无极荣耀】想到办法了,快点告诉我,不然回去我就打你屁股。”

  “哈哈哈哈!好了,告诉你就是【无极荣耀】了!”素美不再开玩笑,而是【无极荣耀】正色说道:“其实这种事情很简单啊!如果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他们去和那个行会闹矛盾的【无极荣耀】话,目的【无极荣耀】性太强,痕迹太明显,尤其是【无极荣耀】你们这边刚刚发生这种事情国内就立刻出了问题,就算人家不能确定,心里多少总是【无极荣耀】会有一丝丝的【无极荣耀】怀疑。所以,这个事情不能由松本正贺他们主动,要让对方主动才行。”

  “可怎么才能让对方主动找我们的【无极荣耀】麻烦呢?”樱雨神雏直接抢着问道。

  素美解释道:“这个事情相当的【无极荣耀】简单。虽然松本正贺他们不适合干这种事情,但是【无极荣耀】只要找一个第三方就可以了。松本正贺他们如果前面刚和人家闹矛盾,之后立刻就不管人家了,这种行为虽然不会被人说什么,但人家都会认为你们气量狭小,对你们的【无极荣耀】认同度会下降。这是【无极荣耀】不好的【无极荣耀】事情。但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又不是【无极荣耀】圣人。这里有那么都的【无极荣耀】外国行会,之后只要随便找个行会去和那个日本行会制造一些摩擦,之后松本正贺你们就用稳定团结,开发矿产才是【无极荣耀】重要事项为理由安抚那个行会让他们不要去理睬别人的【无极荣耀】挑衅。那个行会当然不会听你们的【无极荣耀】,因为骚扰他们的【无极荣耀】行会是【无极荣耀】带着目的【无极荣耀】去的【无极荣耀】,这种骚扰看起来不严重,但是【无极荣耀】影响很大,所以他们必然不能忍。而这个时候松本正贺你们要求他克制,别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都不会去帮助这个行会,而是【无极荣耀】会支持你们,因为被骚扰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他们,他们都不想搀和这个事情,毕竟大家挖矿正挖的【无极荣耀】爽,谁也不会去没事干找麻烦耽搁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

  松本正贺听的【无极荣耀】直点头。“有道理啊!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利益,没有被骚扰的【无极荣耀】行会肯定会和我们统一战线的【无极荣耀】,而且就算我假装要帮忙,他们都会坚决拉住我。”

  素美点头道:“没错,到时候你可以即兴发挥,装作热血青年的【无极荣耀】样子要给人家出头,之后那些其他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肯定会拉住你,而你就可以就坡下驴,直接放弃救援。”

  “可是【无极荣耀】之后要如何变成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矛盾呢?”

  “这很简单啊。”素美说道:“让那个外国行会去和这个行会继续闹矛盾,然后矛盾激化,对方纠结了一部分支持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会和你们发生大规模冲突,并且让你们这些日本行会都受到了一些小小的【无极荣耀】损失。这样,你们就会因为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原因而蒙受额外的【无极荣耀】损失。这样,那些日本行会对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印象就会非常的【无极荣耀】不好,而你们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和对方闹矛盾,指责对方不听劝告给大家造成了损失。因为你是【无极荣耀】代表那些日本行会说这种话的【无极荣耀】,所以除了那个被分裂出去的【无极荣耀】行会之外,其他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都会站在你这边。到时候对方刚受了外人的【无极荣耀】气,又被你们孤立,自然是【无极荣耀】更加的【无极荣耀】生气,之后你们只要随便撩拨一下,我想不难将大家的【无极荣耀】火气变成武装冲突吧?”

  八月熏笑着说道:“你这个小家伙脑袋里都装的【无极荣耀】什么啊?这么坏的【无极荣耀】点子也能想的【无极荣耀】出来!”

  素美笑着道:“这可不是【无极荣耀】我坏点子多,毕竟事情是【无极荣耀】你们提出来的【无极荣耀】,你们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坏。我不过是【无极荣耀】被利用的【无极荣耀】可怜孩子而已。”

  “喂,你就不要恶意卖萌了。赶紧说,之后怎么办?”松本正贺着急的【无极荣耀】问道。

  素美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这还要说什么啊?直接冲突,然后分裂,之后冰霜玫瑰盟出面主持大局,让各方回到各自的【无极荣耀】位置上,并且对所有参与这次冲突的【无极荣耀】行会做出一定量的【无极荣耀】惩罚,这样那些日本行会都会记恨这个被独立出去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再然后就不用我说了吧?你们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会有人再阻碍你们了。而且,你们将站在道德的【无极荣耀】制高点之上,没有人可以鄙视你们,只有你们俯视他们的【无极荣耀】份。”

  “看起来问题解决了。”玫瑰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记得制造摩擦的【无极荣耀】时候别用自己人,让阿修福德那边想想办法,不行他们自己上也行。”

  铁十字军和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关系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相当不错的【无极荣耀】,所以这种事情找铁十字军是【无极荣耀】完全没有问题的【无极荣耀】,阿修福德甚至都不会问我原因。至于说之后松本正贺他们和这个行会闹分裂,以及那个行会被袭击的【无极荣耀】事情,阿修福德可能会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无极荣耀】一来这是【无极荣耀】日本这边的【无极荣耀】事情,和他们铁十字军没有直接关系,所以他们不会太过关注。另外以来,我们冰霜玫瑰盟和铁十字军是【无极荣耀】战略联盟,就算是【无极荣耀】推测出了一些什么东西,阿修福德也会帮我们隐瞒而不会说出去,这一点我还是【无极荣耀】很确定的【无极荣耀】。所以说,这种事情让阿修福德去干是【无极荣耀】再合适不过了。

  “这个人选不错。”素美说道:“要是【无极荣耀】没有别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忙去了。”

  “你去忙吧。”我说完之后关闭了通迅,然后转身看向松本正贺他们问道:“现在你们都清楚了吗?”

  松本正贺点点头道:“全都清楚了,只是【无极荣耀】我们现在不适合去联系阿修福德吧?”

  “你当然不合适了,他又不知道你们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关系。”

  “那老大你要亲自过问了?”

  “废话,这种事情我不去谁去?”我说完之后就对他们道:“好了,你们先去处理一下行会里的【无极荣耀】事情吧!小时了这么多天我估计你们那边也是【无极荣耀】一团乱了。正好回去先忙活起来制造不在场证据,到时候还可以拿个印象分。”

  “嗯。”松本正贺说完之后招呼了一下八月熏她们道:“我们走吧。”

  “记得传送门不要选择艾辛格移动要塞,找你们自己的【无极荣耀】城市。南天门这边的【无极荣耀】传送阵进入的【无极荣耀】时候需要特定传送点,出去的【无极荣耀】时候可以连接任何传送点的【无极荣耀】。”

  “原来会可以这样啊!我还以为非要去艾辛格移动要塞呢!”松本正贺说完之后就带着樱雨神雏她们直接离开了,而我则是【无极荣耀】看向了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大殿外面。

  刚刚那一瞬间我似乎感觉到这边有人在盯着我,但是【无极荣耀】当我转过去的【无极荣耀】时候那种感觉又不见了。我不认为是【无极荣耀】馨,因为她要是【无极荣耀】相对我不利的【无极荣耀】话,直接做就可以了,反正我也反抗不了。而且馨刚刚给了我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帮助,没道理转身就开始害我吧?除了馨之外,这里还有可能出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神仙,可这种事情我却是【无极荣耀】觉得有些不靠谱。因为天庭这边知道我的【无极荣耀】能力,他们断然不会派人来监视我,再说我讨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下面的【无极荣耀】事情,和天庭没有什么利害关系,玉皇大帝没道理冒着和我决裂的【无极荣耀】风险派人来听头吧?再说了,就算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玉皇大帝派人,难道不能让千里眼和顺风耳来吗?这俩搞侦查绝对是【无极荣耀】防不胜防,断然不需要让人倒我们身边来监视的【无极荣耀】。

  想明白了这个前后因果之后我反倒是【无极荣耀】更奇怪了。玉皇大帝他们不可能来监视我,馨也不可能,可是【无极荣耀】在这种地方出了天庭的【无极荣耀】人还能是【无极荣耀】谁呢?天庭这种地方又不是【无极荣耀】谁家院子,那是【无极荣耀】谁都进的【无极荣耀】来的【无极荣耀】吗?

  因为想不明白,所以我就更想知道一下具体是【无极荣耀】什么个请款。于是【无极荣耀】直接走出大殿,接着突然一下跳上房顶,接着伸手一指,白浪和飞镖分别出现在大殿的【无极荣耀】左右两侧,这样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就全都在我的【无极荣耀】视线范围内了。

  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然后我又让白浪过去我感觉到的【无极荣耀】那个气息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去闻了一下,结果白浪什么东西都没有发现。

  虽然一切的【无极荣耀】征兆都说明刚刚可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错觉,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龙族不是【无极荣耀】人类,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出现记忆混乱之类的【无极荣耀】错觉的【无极荣耀】,所以我百分百确定刚刚绝对是【无极荣耀】感觉到了什么,只是【无极荣耀】不能确定就是【无极荣耀】有人在监视。毕竟魔法潮汐的【无极荣耀】浪涌也可能造成这种情况。

  因为我相信自己的【无极荣耀】感觉,所以我就打算确认一下,但是【无极荣耀】,就在我准备召唤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宠把这边地毯式的【无极荣耀】搜索一遍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就听到四大天王的【无极荣耀】声音在下面出现了。

  “紫日会长,你跑房顶上干什么去了啊?”四大天王是【无极荣耀】因为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人陆续离开,我却没有出来,所以过来看看,结果却发现我一个站在房顶上,所以就出声问了一下。

  我回头看了眼四大天王,感觉不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气息,然后便纵身跳了下来。“刚刚发现了一股奇怪的【无极荣耀】波动,感觉好像是【无极荣耀】有人在附近,但是【无极荣耀】回头却没有看见。你们这边不会混入了什么人吧?”

  四大天王一听立刻笑着说道:“紫日会长真会开玩笑,天庭守卫如此森严,怎么可能有人能混进来呢?”

  我想想觉得这个事情挺诡异的【无极荣耀】,但反正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也没有多想,干脆道:“可能是【无极荣耀】我搞错了吧。那我先走了,这边还给你们了。”

  “紫日会长慢走。”

  离开南天门之后我就直接回到了艾辛格移动要塞这边,不过我没有从艾辛格移动要塞这边的【无极荣耀】传送大殿出来,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落在了艾辛格移动要塞这边的【无极荣耀】会议厅之中专门给我们行会高层人员开会用的【无极荣耀】传送阵上。

  之前离开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他们和我们是【无极荣耀】从不同的【无极荣耀】传送阵走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们离开的【无极荣耀】时间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现在松本正贺他们刚回来我就回来了,这种事情说出去还是【无极荣耀】会有点不太好,为了杜绝任何可能让我们被联系起来的【无极荣耀】可能,所以我没有从最近的【无极荣耀】传送殿过去,而是【无极荣耀】从艾辛格移动要塞这边的【无极荣耀】会议厅出来,然后再徒步走到了艾辛格移动要塞内部的【无极荣耀】传送殿,做出了一副我一直在艾辛格移动要塞内部的【无极荣耀】样子。

  从艾辛格移动要塞这边的【无极荣耀】传送殿传送到阿修福德他们所控制的【无极荣耀】那片区域之中,这里的【无极荣耀】城市已经修完了,正在进行后期武装系统的【无极荣耀】安装,而我的【无极荣耀】到来也让这边的【无极荣耀】玩家愣了一下。

  “这不是【无极荣耀】紫日会长吗?”传送点这边的【无极荣耀】一个铁十字军玩家认得我,于是【无极荣耀】直接出声问了起来。

  我点点头道算是【无极荣耀】打了招呼,然后问道:“你们会长呢?”

  “阿修福德会长到附近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座城市去了。”

  “附近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座城市?你们到底占了多大地方啊?怎么还有第二座城市啊?”

  “地方不大,就是【无极荣耀】城市范围内的【无极荣耀】矿产资源太多了,所以城市只放一座的【无极荣耀】话有地方就顾不到了。阿修福德会长说让我们自己摆三座城市拼出个三角形来,这样就可以保护住所有的【无极荣耀】矿产了。”

  “阿修福德那家伙还真是【无极荣耀】抠门!”我说完之后问道:“那个城市的【无极荣耀】传送代码多少?”

  “不用传送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一指城外方向。“往岸边飞,以您的【无极荣耀】速度三分钟就能到。”

  我点点头直接跳起来召唤出飞鸟,然后迅速飞了过去,果然,那边的【无极荣耀】城市距离这边很近。两个城市之间直接就可以互相看见,而且非常的【无极荣耀】清楚。

  我到这边之后直接就在城墙上找到了阿修福德,这家伙此时正在指挥几个玩家安装一个非常奇怪的【无极荣耀】装置。

  “你们这又是【无极荣耀】在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就是【无极荣耀】实验一下我们的【无极荣耀】新装备。”阿修福德说完之后才转向我这边问道:“你怎么有空跑到我这里来了啊?听说摹疚藜僖裤最近出去了,很忙的【无极荣耀】样子啊!”

  “你就一个铁十字军就忙成这样,我们冰霜玫瑰盟多大规模你不知道吗?”

  “你想显摆你们冰霜玫瑰盟大就直接说,不要这样拐弯抹角的【无极荣耀】。好了,不要反驳,现在说下你过来到底干什么。我知道你这种大忙人没事不会乱跑的【无极荣耀】。”

  “还真让你说对了,不过这里不适合,我们换个地方。”

  “没问题。”

  很快我就和阿修福德换到了这边的【无极荣耀】一个大洞里面开始讨论问题,这地方本来是【无极荣耀】一个大炮炮台的【无极荣耀】基座,不过大炮还没放进来,就剩一个大洞在这里。周围都是【无极荣耀】铁十字军的【无极荣耀】人在干活,阿修福德打了个招呼不让人靠近之后我们就钻了进去开始讨论问题。

  “说吧,什么事情?”阿修福德开门见山的【无极荣耀】问道。

  “其实吧,这个事情也不是【无极荣耀】太复杂。”我直接将我的【无极荣耀】请求说了一下,当然松本正贺那边的【无极荣耀】事情我是【无极荣耀】一点都没有说,倒不是【无极荣耀】需要瞒着阿修福德,只是【无极荣耀】这个事情本来就和他没关系,没必要上赶着告诉人家。

  果然,就和我想的【无极荣耀】一样。阿修福德说道:“就这个事情你还亲自跑一趟?随便找个人来传个话就是【无极荣耀】了,又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大事情?”

  “这还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大事情,只是【无极荣耀】你负责的【无极荣耀】这个部分不大而已。反正你帮我上点心,好坏就看你这边的【无极荣耀】表现了。”

  “行了,这点事情我还办不好岂不是【无极荣耀】成傻子了?”阿修福德信心满满地拍胸脯保证道。

  德国人办事都是【无极荣耀】很严谨的【无极荣耀】,只要答应了你多半就不会出问题了。得到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保证之后我就迅速离开了铁十字军的【无极荣耀】城市,随后立刻让人送来了大量的【无极荣耀】建筑材料。这东西现在过来可是【无极荣耀】有讲究的【无极荣耀】。一方面送东西过来可以伪装之前我和阿修福德谈话的【无极荣耀】内容,别人不知道的【无极荣耀】会以为我们就是【无极荣耀】谈论的【无极荣耀】物资买卖的【无极荣耀】事情,而实际上这个东西送过来的【无极荣耀】真正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为了偿还阿修福德他们出手帮忙的【无极荣耀】人情。毕竟大家是【无极荣耀】合作关系,不好占人家便宜的【无极荣耀】。

  不要以为占便宜是【无极荣耀】好事,经常在外面混你就会明白,占人家便宜其实都是【无极荣耀】要还的【无极荣耀】,很多人自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其实他亏了多少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平常吃点小亏的【无极荣耀】人不容易吃大亏。

  搞定了这边的【无极荣耀】事情之后我就直接回到了艾辛格移动要塞这边开始利用观察设施远程监控事件的【无极荣耀】紧张。这种事情我不方便现在出面,所以只能远距离的【无极荣耀】看着,等事情发展到差不多的【无极荣耀】时候我才能带着人出来收拾残局。毕竟这种事情我们自己也怕牵连进去啊!

  阿修福德那边的【无极荣耀】行动速度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快。首先他们和这附近的【无极荣耀】一个行会进行了合作,然后用一部分土地置换了这边的【无极荣耀】一块地,理由是【无极荣耀】他们铁十字军需要这边的【无极荣耀】一种特殊矿石,而这个行会用不到这种东西,所以双方就换了一下。

  这个交换之后铁十字军就和我们选定的【无极荣耀】那个目标行会变成了邻居,两边现在变成了互相靠在一起的【无极荣耀】状态。

  这个我们选择的【无极荣耀】目标其实也不是【无极荣耀】瞎选的【无极荣耀】,因为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控制线的【无极荣耀】边缘部分刚好有一种很特殊的【无极荣耀】矿产,这东西刚好有一小部分在而别领地上,也就是【无极荣耀】阿修福德他们刚刚换到的【无极荣耀】那块领地。所以,这个就可以成为争端的【无极荣耀】导火索。

  在阿修福德他们换到这边之后,这个日本行会立刻就发现自己身边的【无极荣耀】行会发生了变动,但是【无极荣耀】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只是【无极荣耀】很快他们就不在意不行了,因为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铁十字军直接就将他们的【无极荣耀】矿坑开口开在了边界线上。按照矿坑开口的【无极荣耀】位置向下,很快就会挖到这个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地盘上,虽然现在人家还没有开始挖,但是【无极荣耀】矿坑摆好之后难道就为了放着吗?因此,这之后发生纠纷就成了既定事实,于是【无极荣耀】那个日本行会就首先找了上门。

  这里实际上距离艾辛格移动要塞停靠的【无极荣耀】位置并不远,所以治安算是【无极荣耀】比较好的【无极荣耀】,至少这些行会因为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原因都不敢太乱来,所以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刚开始去找阿修福德他们理论的【无极荣耀】时候还是【无极荣耀】比较客气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阿修福德他们根本就是【无极荣耀】过来找茬的【无极荣耀】,怎么可能和他们一团和气?所以,两边简单的【无极荣耀】接触了一下之后就因为阿修福德他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员态度极度嚣张而发生了一些不好的【无极荣耀】事情。

  冲突最开始只是【无极荣耀】有人被推了一个跟头,然后很快就演变成了小规模的【无极荣耀】械斗,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日本方面过来的【无极荣耀】人不多,所以被打得很惨就被放回去了,毕竟阿修福德他们主要是【无极荣耀】为了挑事,不是【无极荣耀】为了杀人。

  这边被打了之后当然就是【无极荣耀】回去叫人了,然后后面的【无极荣耀】事情就简单了,那个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听到这个事情立刻就带着人过来找阿修福德理论,但是【无极荣耀】阿修福德他们态度蛮横,于是【无极荣耀】冲突升级。

  铁十字军是【无极荣耀】德国的【无极荣耀】霸主行会,这个日本行会只是【无极荣耀】日本比较强的【无极荣耀】行会之一,两者差距明显,所以之后的【无极荣耀】事情可想而知,这个行会很快就被打败了,不过阿修福德他们没有多杀人,只是【无极荣耀】干掉了他们几个人而已,大部分人都被打了个半死扔了回去。

  这个日本行会知道打不过人家,于是【无极荣耀】按照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一样的【无极荣耀】回来找到了松本正贺开始要求他们联合起来帮忙去对付这个铁十字军,而松本正贺这个时候则是【无极荣耀】立刻进入了表演状态,迅速化身热血青年开始按照我们设计好的【无极荣耀】讨论忽悠人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