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幕后黑手

第二百一十六章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幕后黑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地址就是【无极荣耀】这里肯定没错了。”我对照电子地图分析了一下周围的【无极荣耀】坐标位置,然后用卫星地图比对了一下环境,很快就确认了这就是【无极荣耀】那位置。

  “那我们上去吧?”凌说道。我们这次行动的【无极荣耀】时间非常紧迫。

  八歧大蛇子日本那边行动的【无极荣耀】时候已经是【无极荣耀】日本时间凌晨三点了,之后完成任务离开到我们发现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时候其实已经是【无极荣耀】凌晨三点半多了。等我之后准备行动,再下线找人然后查到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家庭住址以及找到飞行器,已经是【无极荣耀】四点多了。现在我们在她家楼下,而时间正式到达凌晨四点半。

  四点半这个时间点可以说还很早,但问题是【无极荣耀】虽然大部分人不会那么早就起床,但是【无极荣耀】有些人会起的【无极荣耀】比较早,比如开早点店的【无极荣耀】人,还有清扫卫生的【无极荣耀】环卫工人,还有那些需要去很远的【无极荣耀】地方上班的【无极荣耀】人。反正很多人其实凌晨四点以后就开始陆续起床了,而四点半之后其实就有人已经开始出门准备去上班了。

  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时间就是【无极荣耀】四点半,而这个时间很快就会有人出来活动,到时候我们要继续隐蔽行动就不是【无极荣耀】那么简单了。

  为了赶时间,所以我们连楼梯都没走,直接跳上了三楼。这个楼房不是【无极荣耀】我国那种楼栋式的【无极荣耀】居民楼,而是【无极荣耀】有点像是【无极荣耀】大通道楼。楼梯位于房屋两侧,而住户的【无极荣耀】房子是【无极荣耀】一间靠着一间横向一路排过去的【无极荣耀】,在楼房的【无极荣耀】一侧是【无极荣耀】一条直线走廊连接左右两侧的【无极荣耀】楼梯,这层楼的【无极荣耀】住户要出门都要使用这个直线型的【无极荣耀】通道,而且这个通道不是【无极荣耀】封闭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阳台一样的【无极荣耀】伸出去的【无极荣耀】平台,只有栏杆,没有完全封闭。

  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家就在三楼,所以我们直接就跳了上去,然后顺着这个走廊走到了她的【无极荣耀】房间门外面。低头看了眼门锁,电磁控制能力启动,门锁就好像上演灵异画面一样自己转动了起来,然后大门无声无息的【无极荣耀】自己打开了。

  轻手轻脚的【无极荣耀】走入房间之中,凌顺手将大门关闭,然后我就直接越过玄关向里面走,凌则是【无极荣耀】开门看了一下玄关侧面的【无极荣耀】厕所,确定里面没人之后又跟了上来。

  这个玄关里面就是【无极荣耀】客厅,房间是【无极荣耀】正方形的【无极荣耀】,而且隔出来一个开放式的【无极荣耀】厨房,再向前就是【无极荣耀】阳台,房间左侧还有三个门,显然那女人就在其中一间之中。

  我和凌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就分别走到其中两扇门的【无极荣耀】边上,接着开始用电磁控制能力驱动门把手转动,接着很轻松的【无极荣耀】打开了房门。

  我这边运气不好,房间里是【无极荣耀】空着的【无极荣耀】,完全没人住,但是【无极荣耀】凌那边却是【无极荣耀】一下就找到了目标。那个女人就躺在床上,而且还带着头盔,显然还没下线。这对我们来说是【无极荣耀】好事,因为这就让我们省了很多事情。

  凌回头看了我一眼意识就是【无极荣耀】问我谁来,我直接伸了下手示意她来。凌点点头就走了上去,然后正准备伸手去拔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头盔,没想到那个女人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然后直接就冲向了窗口并迅速起跳双手抱头撞开了玻璃直接跳了下去。因为事情发生的【无极荣耀】太突然了,导致我和凌都没有反应,直到那个女人飞出去了我们才想起来跑到窗口去看看什么情况。

  其实刚刚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在睡觉,她只是【无极荣耀】刚刚下线还没有拿掉头盔,然后就发现房间里有人,而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反应也是【无极荣耀】相当不错,竟然直接就这样选择跳楼逃生。至于跳下去会不会摔死这样的【无极荣耀】问题……因为她一直住在这里,所以很清楚后面的【无极荣耀】情况。这个楼房后面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两层的【无极荣耀】房子,而她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是【无极荣耀】三楼,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出了窗户就是【无极荣耀】对面的【无极荣耀】房顶,两边距离不到一米,别说这个女人明显不正常的【无极荣耀】身手,就算是【无极荣耀】个普通人,这种距离也可以轻松跳过去的【无极荣耀】。

  那个女人落地之后就势一滚卸掉冲击力,然后爬起来就继续跑,连头都没有回一下,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我和凌其实是【无极荣耀】可以拦截住她的【无极荣耀】,关键是【无极荣耀】太惊讶了,毕竟按照我们知道的【无极荣耀】情况,这应该就是【无极荣耀】个上网玩游戏的【无极荣耀】宅女而已,可是【无极荣耀】对方刚刚的【无极荣耀】反应——职业特种兵也不过如此了。

  “这到底是【无极荣耀】哪来的【无极荣耀】奇葩啊?”

  凌摇了摇头,然后忽然皱了下眉头。我看到她的【无极荣耀】表情立刻加大了感知范围,于是【无极荣耀】发现隔壁房间有两个人已经醒过来了,显然是【无极荣耀】玻璃破碎的【无极荣耀】声音惊动了他们。

  感应到两个人的【无极荣耀】位置之后我根本没有过去,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抬手对准隔壁两个人的【无极荣耀】位置,随后一抹蓝色的【无极荣耀】电弧一闪而过,接着那边的【无极荣耀】房间中,正在穿衣服的【无极荣耀】那个男人突然一下就一头栽倒在地,而床上的【无极荣耀】那个女人则是【无极荣耀】紧跟着向后一躺就没了反应。

  其实我就是【无极荣耀】用电弧刺激了一下两个人的【无极荣耀】神经系统迫使人类的【无极荣耀】调节神经重启了身体机能,简单一点说就是【无极荣耀】把他们电晕了。

  “这个需要追击吧?”凌看了下外面问道。

  “当然。”我说着就首先跳了出去,然后凌也跟了出来,不过我们没有和她一样跑到那边的【无极荣耀】楼梯口下去,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走到了房檐边上。从这里往下看可以看到那个女人已经到地面了,穿着一个三角苦头和一件半透明的【无极荣耀】白色真丝背心光着脚丫子就在街上飞奔,速度还出奇的【无极荣耀】快,这人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至少我觉得正常人不会这么夸张。

  发现猎物之后我直接从楼顶跳了下去,凌则是【无极荣耀】张开翅膀一个助跑就飞了起来,然后滑翔降落,但是【无极荣耀】今天看来是【无极荣耀】运气不好。那个女人正好冲过一个路口,然后就有一辆大货车从侧面开了出来。凌因为提前就感觉到了车子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提前拉高了高度,可惜这样就降低了速度,而我被车子挡了一下只能等它过去才能追击了。

  等车子过去之后那女人已经快要到对面的【无极荣耀】街道转角了。我看到之后立刻就冲了上去,而凌则是【无极荣耀】因为前面的【无极荣耀】巷子太窄,飞不进去而拔高高度从楼顶飞了过去。

  我这边才跑到巷子中间就发现对方拐出去了,等我到路口的【无极荣耀】时候就看到那个女人跳上了一辆汽车,旁边地上还躺着个西装革履的【无极荣耀】上班族。显然这个车是【无极荣耀】抢的【无极荣耀】,地下那位才是【无极荣耀】车主。不过对方跳上车之后迅速的【无极荣耀】就发动汽车一脚油门踩到底,然后整个车子就蹿了出去。

  “这女人以前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经常被人追杀啊?这逃跑的【无极荣耀】本身也太强了吧?”凌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也是【无极荣耀】感觉不对劲了,这女人分明就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啊!平常的【无极荣耀】小女生就算是【无极荣耀】再彪悍也不可能这样啊!就算是【无极荣耀】个男人也不可能刚醒过来就跳窗逃跑,然后还半路劫车啊!这专业罪犯也不过如此了吧?

  虽然对方上了车,但是【无极荣耀】她却没有我们快,毕竟我们是【无极荣耀】可以飞的【无极荣耀】。虽然这贴身的【无极荣耀】动力装甲飞行能力很一般,但至少是【无极荣耀】会飞的【无极荣耀】,比起汽车可是【无极荣耀】要快多了。

  我们飞起来之后就发现对方不是【无极荣耀】往市中心跑,而是【无极荣耀】在往城外开。看到这个情况我们就立刻放弃了马上下去抢人的【无极荣耀】冲动,因为她这样反倒是【无极荣耀】更方便我们行动了。这个女人只要顺利的【无极荣耀】跑到了外面的【无极荣耀】话,人口密集程度就会下降,而那样的【无极荣耀】话我们不担心被发现,就可以更加方便快捷的【无极荣耀】抓到她了。

  本来计划是【无极荣耀】不错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车子开着开着就突然的【无极荣耀】拐入了一个小岔道,然后直接开进了山里。本来这样也无所谓,而且更方便我们下手,可是【无极荣耀】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电磁感应之中却是【无极荣耀】发现前方并不是【无极荣耀】荒山,而是【无极荣耀】很快让我们发现了一个大型的【无极荣耀】地下基地。这里有军事设施,而且人很多。附近树林里看起来荒无人烟的【无极荣耀】样子,其实树枝之上都隐藏着摄像头,而且很多地方还有压力感应线。

  “这女人怎么回事?她难道是【无极荣耀】军队的【无极荣耀】人?”就算是【无极荣耀】笨蛋这会也该发现问题了。

  “不可能啊!”凌说道:“资料上说对方是【无极荣耀】文员啊!没有参加过任何军事训练的【无极荣耀】!”

  “女娲。”知道这样不是【无极荣耀】办法,我直接连接上女娲,然后道:“之前那个女人你帮我扩大范围搜索一下,对方身上有很强的【无极荣耀】格斗能力和反侦察反追踪能力,和你给的【无极荣耀】资料对不上。”

  “还有这种事情?”女娲那边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不到两秒就有了回复。“查到了。这女人是【无极荣耀】日本情报处得特工,之前在中国境内执行外勤任务暴露了,所以就回国退休了。现在相当于是【无极荣耀】在养老。她登陆游戏的【无极荣耀】身份是【无极荣耀】日本国家给她的【无极荣耀】新身份,因为是【无极荣耀】正规渠道下来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游戏系统直接就通过了。”

  《零》虽然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实名认证,但这就是【无极荣耀】用大家的【无极荣耀】身份识别号码对应他们在各国户籍管理系统中的【无极荣耀】资料进行识别而已,如果对方连在本国的【无极荣耀】资料库中的【无极荣耀】资料都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游戏系统就更不可能识别了。毕竟这就是【无极荣耀】个游戏登陆信息,不可能搞得那么精确。只要大致不出差错就行了。只是【无极荣耀】之前我以为对方是【无极荣耀】个普通人,让女娲帮着翻了下对方的【无极荣耀】游戏注册信息,结果查到的【无极荣耀】全都是【无极荣耀】伪造的【无极荣耀】假信息,这才导致我们的【无极荣耀】行动出错。

  早知道这个女人是【无极荣耀】特工,我就不会用之前的【无极荣耀】方式了。不过现在还不算太晚。

  “对方是【无极荣耀】特工,我们要加速拦截她。”

  “明白了。”

  凌直接加速冲到了那个汽车前面,然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落在对方前面的【无极荣耀】路面上,而那个女人看到面前从天而降的【无极荣耀】人影之后并不是【无极荣耀】减速,而是【无极荣耀】直接将油门踩到底,急速直接撞了上去。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凌直接用双手拍在了汽车的【无极荣耀】引擎盖上,直接将这辆车拍的【无极荣耀】原地翻了个跟头从她的【无极荣耀】头顶飞了过去,然后重重的【无极荣耀】砸在了凌背后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和我们比力量可不是【无极荣耀】明智之举,别说是【无极荣耀】纸糊的【无极荣耀】日本车,就算是【无极荣耀】坦克我们照样能让它翻个跟头过去。

  拍翻了那汽车之后凌直接走到了车身旁边,然后伸手抓住了车门用力向外一拉,吱的【无极荣耀】一声车门就整个被撕了下来。不过,凌才刚把车门撕开就看到一把手枪伸了出来,然后对着凌的【无极荣耀】面门就是【无极荣耀】一枪。但结果出了叮的【无极荣耀】一声响之外就没有别的【无极荣耀】了。甚至连凌的【无极荣耀】脑袋都没有出现什么震动。

  握着手枪的【无极荣耀】那个女人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面前一身铠甲的【无极荣耀】人,她其实也是【无极荣耀】刚刚才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样子。之前因为跑的【无极荣耀】太急没有时间回头看,而凌掉在她的【无极荣耀】车前的【无极荣耀】时间太短,没有看清楚,直到现在她才发现眼前的【无极荣耀】两个人都是【无极荣耀】穿着仿古铠甲的【无极荣耀】怪人。毕竟这年代穿这种铠甲很显然除了COS玩家之外就没有别人了。不过,可以徒手拍翻汽车,这显然不是【无极荣耀】COS玩家的【无极荣耀】能力。

  “你们……”

  对方想要说话,但是【无极荣耀】凌根本没有想要搭理她,直接伸手抓住安全带一把拽断,然后抓住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肩膀将其拉了出来。那女人在被拽出来之后还想要开枪,但我已经从她手里接过了那把枪并随手捏成了一个铁球扔回了车里。

  凌看到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武器被我扔回去就点了下头,然后抬头看天,背后的【无极荣耀】翅膀展开,推进器翻出,随着火焰喷出,直接带着这个女人就飞了取来。我紧跟着就要起飞,但是【无极荣耀】忽然转身看向了前方的【无极荣耀】山路,在那里,一个隐蔽的【无极荣耀】大门突然打开了。这大门本来就是【无极荣耀】路面的【无极荣耀】一部分,但是【无极荣耀】现在路面向下倾斜打开了一个出口,这显然是【无极荣耀】一个地下通道的【无极荣耀】出口。随着出口的【无极荣耀】打开,直接就从里面冲出来几个日本士兵,而当头的【无极荣耀】一个人居然直接扛着一根巴祖卡就朝着我们这边开始发射。

  本来对于这种武器我就没怎么放在心上,何况对方用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火箭,而是【无极荣耀】导弹,这就更不是【无极荣耀】问题了。火箭因为控制结构简单,所以不容易干扰,但是【无极荣耀】导弹就不一样了。我只是【无极荣耀】回头瞪了一眼,然后就看到那个导弹直接在空中转了个弯,然后飞回了通道口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爆炸开来,气浪倒是【无极荣耀】没有炸塌出口,不过那几个人可就倒霉了,直接就被火焰所吞噬。

  看着那边的【无极荣耀】几个人消失在火焰中,我转身张开翅膀迅速起飞追了上去。凌已经带着那个女人飞起来有段距离了。

  我们很快就回到了自己藏外挂动力装甲的【无极荣耀】位置,不过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清晨五点半了。追击那个女人用了一个小时,还真是【无极荣耀】耽搁时间。不过现在这个时间点人还不是【无极荣耀】很多,而且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离开还是【无极荣耀】不费什么事的【无极荣耀】。

  迅速的【无极荣耀】找到我们的【无极荣耀】外挂动力装甲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降落下去之后确认没有人动过,然后迅速的【无极荣耀】将那个女人扔在一边,然后开始穿戴动力装甲。这个外挂动力装甲可以自己一个人穿戴,大约要十几秒就可以完成,还算比较快。

  那女人被扔在地上看到我们开始穿铠甲就打算跑,结果还没跑出多远我们这边就已经搞定了。四米高的【无极荣耀】动力装甲几步就追了上去,一把抓住那个女人,然后我和凌一起起飞朝着韩国方向飞了过去。虽然我们的【无极荣耀】动力装甲有隐身能力,但是【无极荣耀】这大白天的【无极荣耀】,带着这个女人不能飞高,也不能飞快,所以被发现也是【无极荣耀】有可能的【无极荣耀】。因为这种原因,我们不能直接往回飞,只能从韩国这边绕道回去。

  虽然路程变成了一点点,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在早上九点多的【无极荣耀】时候回到了国内。之所以耽搁这么长时间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去韩国的【无极荣耀】路上那个女人差点被冻死,没办法,只好在韩国那边找了个地方降落,然后抢劫了一个倒霉的【无极荣耀】摩托车手弄了一套摩托车骑士的【无极荣耀】服装。这东西抗寒能力很不错,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有头盔,飞行的【无极荣耀】时候很有用。

  有了这东西之后我们才用相对比较快的【无极荣耀】速度返回了国内,不过那个女人被放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已经快要冻硬了。虽然有摩托车装备,但摩托车装备是【无极荣耀】给骑手在地面上应对三百公里以下的【无极荣耀】风速而准备的【无极荣耀】。结果我们却是【无极荣耀】在五百米的【无极荣耀】空中用每小时八百公里的【无极荣耀】速度飞行,摩托车服在这种速度下实在是【无极荣耀】起不到很好的【无极荣耀】防护作用,只能是【无极荣耀】勉强保护这个女人没有被冻死。

  将她扔给早就等在一边的【无极荣耀】几个情报部的【无极荣耀】人之后我们就不再管了。原本以为是【无极荣耀】平民,带回来还要费劲看守起来,结果没想到是【无极荣耀】个间谍,这反倒是【无极荣耀】简单了。作为退休的【无极荣耀】外勤间谍,她现在在日本情报机构担任文职工作,所以了解的【无极荣耀】情报应该也不少,审问审问还是【无极荣耀】有点用的【无极荣耀】。至于最后她会去哪里,那就不用我们管了,反正短期内她是【无极荣耀】别想再与外界有任何接触了。

  搞定了这个事情之后我们就回到了基地下面,然后各自重新上线。

  视线恢复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还在之前的【无极荣耀】山谷,因为下线的【无极荣耀】太着急了,所以我没有换地方,这个地方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之前我们发现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位置,不过此时八歧大蛇和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行器都不在,显然是【无极荣耀】离开了。

  “军神,八歧大蛇和之前送我过来的【无极荣耀】那个飞行器呢?”

  “他们已经回到钢城了。”

  “钢城?”我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点头道:“也对,现在是【无极荣耀】敏感时期,到钢城也好。”

  “会长,我刚发现你的【无极荣耀】坐标是【无极荣耀】在日本那边,你需要我派船去接你吗?”

  “不用了,我一个大活人又丢不了。”

  “明白了。”

  切断通讯之后我就开始准备返回,结果还没来及行动却是【无极荣耀】突然发现有人在接近这个位置,而且人不少。感觉到这种情况我赶紧直接钻进了那个保险库里面,然后在这里面启动了传送,很快就到达了支点城。

  日本玩家那边找到这里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正好看到保险库中传送光芒闪过,他们迅速的【无极荣耀】冲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钻进去的【无极荣耀】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该死!”那个带头的【无极荣耀】玩家一拳砸在了钢铁制造的【无极荣耀】保险库大门边上,发出了咣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

  “线索到这边已经完全断了,我们要怎么办啊?”一名日本玩家问道。

  那个带队的【无极荣耀】玩家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还能怎么办?八歧大蛇抢了我们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们去找他们理论就是【无极荣耀】了!反正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不怕他们赖账。”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现在……”这个玩家有些犹豫的【无极荣耀】问道。

  带头的【无极荣耀】玩家一听到这个立刻问道:“你说现在什么?”

  那个玩家听到自己老大问出来,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说道:“现在我们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新黑龙会联盟之下的【无极荣耀】行会了,我们现在是【无极荣耀】独立的【无极荣耀】个体,这种时候去找八歧大蛇他们理论,鬼手信长他们一定不会怕我们的【无极荣耀】。”

  旁边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日本玩家说道:“我们虽然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事情毕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光彩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松本正贺他们也没有到处宣传,我觉得以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这种事情鬼手信长他们八成是【无极荣耀】还不知道呢。”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我们要冒充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名头去吓唬鬼手信长?”另外一个玩家问道。

  他们的【无极荣耀】会长,也就是【无极荣耀】那个和松本正贺他们起了冲突被驱逐的【无极荣耀】那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皱着眉头说道:“这种方法恐怕没用!”

  “为什么啊?”

  “因为还有个八歧大蛇在。”他们会长说道:“鬼手信长可能会怕松本正贺,但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不会在乎这些,即便是【无极荣耀】十个松本正贺也不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对手,虽然碍于规则,八歧大蛇不能直接对松本正贺怎么样,但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也绝对不会怕松本正贺,所以我们就算打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旗号也没用。而且,我们现在已经这样了,如果再打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旗号,你们不怕丢人吗?”

  这个日本行会会长的【无极荣耀】话直接让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全都愣在了那里,然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半天,其中一个日本玩家说道:“难道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可能了!”那个日本行会会长说道:“我们一定要去找鬼手信长和八歧大蛇理论,虽然他们不会怕松本正贺,但是【无极荣耀】他们也不想自己变成全日本的【无极荣耀】公敌吧?”

  “对啊!”旁边的【无极荣耀】一个日本玩家明显是【无极荣耀】马屁精的【无极荣耀】类型,一听到他们的【无极荣耀】会长说出办法立刻就开始马屁如潮,然后道:“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长肯定会在意他们的【无极荣耀】名声的【无极荣耀】,到时候他们要是【无极荣耀】不赔偿我们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就把昨天晚上的【无极荣耀】事情选不出去,到时候搞得全世界都知道八歧大蛇为了一点点利益就袭击无辜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这种行为一定会激起大家对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公愤,到时候他们如果还想在日本混,就不可能不把我们当回事。”

  随着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马屁之声,周围也是【无极荣耀】一片的【无极荣耀】赞同声,然后众人扛起了那个变形的【无极荣耀】保险库,一起离开了这个森林,他们打算把这个东西带回去作为证据,到时候看八歧大蛇是【无极荣耀】否会承认这个事情。

  他们这边想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蛮好的【无极荣耀】,可惜事情有时候可不是【无极荣耀】想的【无极荣耀】好就一定会按照你所想的【无极荣耀】方向发展的【无极荣耀】。

  ——两小时后,鬼手盟驻地——

  “你说什么?”鬼手信长看着面前的【无极荣耀】那群玩家怒吼道:“你们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不要以为你们跟了松本正贺老子就怕了你们。回去告诉他松本正贺,要想找老子麻烦就自己来,派来几个虾兵蟹将算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啊?”

  “你别嚣张,我们也不拿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名头压你。我们就是【无极荣耀】来套讨个公道。实话和你说,我们在昨天早上就已经和松本正贺他们闹翻了,现在我们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了。”

  本来鬼手信长态度比较恶劣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以为这些人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而且他认为这些人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找来恶心他的【无极荣耀】,所以才会那么大脾气,毕竟之前自己手下通报给他的【无极荣耀】理由是【无极荣耀】对方说八歧大蛇昨晚袭击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可问题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知道啊!八歧大蛇昨天一晚上都呆在他们行会专门准备的【无极荣耀】那个洞穴里没出来啊!

  正因为这些误会,所以鬼手信长之前的【无极荣耀】态度很恶劣,但是【无极荣耀】现在虽然知道了这是【无极荣耀】误会,鬼手信长也不可能立刻就变成笑脸迎人,毕竟他本身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脾气特别好的【无极荣耀】人。当然,现在他至少会试着讲理,而不是【无极荣耀】直接和对方比谁嗓门大。

  看着对面的【无极荣耀】那群玩家鬼手信长尽量用平静的【无极荣耀】语气说道:“好,你们既然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了,那我都是【无极荣耀】我们日本玩家,我且听听你们说些什么。”

  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个日本行会会长一听鬼手信长肯听他们说了立刻就将昨天晚上的【无极荣耀】情况给说了一遍,而对面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则是【无极荣耀】越听脸色越难看。终于,当对方谈到赔偿问题的【无极荣耀】时候,鬼手信长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都给我闭嘴。你们是【无极荣耀】真当我好欺负时怎么着?”

  “鬼手信长君,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啊?”那个日本行会会长有些胆怯的【无极荣耀】问道。虽然他们是【无极荣耀】来讨要赔偿的【无极荣耀】,但从心里来说他还是【无极荣耀】怕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毕竟这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可是【无极荣耀】一个级别的【无极荣耀】存在,而且和松本正贺不一样。鬼手信长这家伙可是【无极荣耀】暴虐出了名的【无极荣耀】,一言不合就可能跟你开战,根本不讲理的【无极荣耀】。正因为鬼手信长不讲理,所以那个日本行会会长才会怕他,反过来说,松本正贺之所以不能服众,很大原因就是【无极荣耀】太温和了。不过这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政策决定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松本正贺变得凶一点就可以了的【无极荣耀】。

  鬼手信长听到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个日本行会会长反问自己,立刻就爆发了。“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意思?你大清早的【无极荣耀】抬着个棺材跑到我这里来又哭又闹的【无极荣耀】,现在居然还说这种鬼话耍我,你是【无极荣耀】真当我不敢把你们全灭掉吗?”

  “我们说的【无极荣耀】可不是【无极荣耀】鬼话啊!”那个日本行会会长一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就说到:“昨天夜里确实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袭击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这个也不是【无极荣耀】棺材,而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保险库,结果被八歧大蛇从地面下拱了出来,还弄到了很远的【无极荣耀】地方撬开了大门把里面的【无极荣耀】东西都给抢走了。”

  “胡说。八歧大蛇昨天晚上一直在我们行会没有出去,怎么可能袭击你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再说了。我们这里要什么没有?大蛇神为什么要去你们那里抢夺你们的【无极荣耀】那点财宝?”

  “不不不,财宝都还在,丢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财宝。”那个日本行会会长立刻解释道:“保险库被发现的【无极荣耀】时候里面的【无极荣耀】金币什么的【无极荣耀】都没有损失,就是【无极荣耀】一件飞铲贵重的【无极荣耀】丹药不见了。这个东西对疗伤有重大作用。而且,除了八歧大蛇,有什么人会抢走了保险库却连里面的【无极荣耀】钱都都不动就拿走一枚丹药呢?”

  “你说什么都没用,八歧大蛇昨天晚上根本就没出门,你们怎么可能被他袭击?难道大蛇神会分身术不成?”

  那个日本行会会长很想在心里说指不定八歧大蛇就是【无极荣耀】会呢。但是【无极荣耀】他现在却没有说这个,因为他知道那没用,现在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赔偿不是【无极荣耀】耍嘴皮子。“好,你们不承认也没用,我手里还有好几份录像,上面有系统时间,绝对可以证明。”

  鬼手信长一听这个直接就给气乐了。“哈哈哈哈,你们居然还用这么愚蠢的【无极荣耀】谎言骗我。八歧大蛇根本就没有出去,你们怎么可能拍到昨天晚上的【无极荣耀】他?”

  “可我们就是【无极荣耀】拍到了。你要是【无极荣耀】不给我们赔偿,我们就把视频发到论坛上,让大家看看你们干的【无极荣耀】好事。”

  那个日本行会会长刚说完这个事情,忽然就看到外面跑进来一个鬼手盟的【无极荣耀】玩家,这个家伙跑到了鬼手信长身边之后迅速的【无极荣耀】靠上去对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耳朵低声说了点什么,而鬼手信长听到这个话之后脸色瞬间就变得一片狰狞,然后什么都没说,鬼手信长直接就不动了,好像定格了一样。这种突然定住的【无极荣耀】情况大家都知道,这是【无极荣耀】玩家在线查看论坛的【无极荣耀】情况,这种操作不用完全退出,而且速度快,不过游戏里的【无极荣耀】身体可能会被攻击,所以除非是【无极荣耀】安全环境,一般人不会这么用。

  定格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并没有让大家等多久,反倒是【无极荣耀】下面的【无极荣耀】那个日本行会会长有些等不及了。“喂,鬼手信长这是【无极荣耀】在干什么啊?我们可是【无极荣耀】有铁证的【无极荣耀】。你们要是【无极荣耀】不肯赔偿,我们就把东西发到论坛上,看你们怎么办。”

  “哼。”那个进来报信的【无极荣耀】玩家仅仅冷哼了一声就没了下文,但是【无极荣耀】很快鬼手信长就恢复了行动,而一恢复过来鬼手信长就直接冲到了那个日本行会会长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脖子怒吼道:“你都干了什么?这视频摹疚藜僖裤们是【无极荣耀】怎么伪造出来的【无极荣耀】?快说!”

  “啊……我没有……”

  那个日本行会会长拼命的【无极荣耀】想要辩解,但是【无极荣耀】脖子被掐住实在是【无极荣耀】发不出声音,而他带来的【无极荣耀】那些人发现自己会长被鬼手信长袭击当然是【无极荣耀】上去帮忙了,结果这些人一动起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自然也不可能看着鬼手信长一个人被他们那么多人袭击,于是【无极荣耀】一起冲了上去。两边很快就变成了混战,不过大家都是【无极荣耀】在那里撕扯,倒是【无极荣耀】没有人动用武器,显然还记得分寸。不过,这种事情可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有理智就形的【无极荣耀】,因为暗处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一切。

  “啊……你……你们……”就在多人混战之中,某个鬼手信长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却是【无极荣耀】突然捂着自己的【无极荣耀】脖子,然后支支吾吾的【无极荣耀】指着对方连退数步,同时大鼓的【无极荣耀】血液从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手指缝隙之间涌出,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压都压不住。这家伙显然是【无极荣耀】要害位置中了一刀,而且插的【无极荣耀】相当深。这种要害攻击本来伤害就高,加上流血状态无法控制,不到五秒这个玩家就倒了下去,而他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鬼手信长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指着对面大喊道:“这些混蛋居然杀了小野君,大家一起上,给小野报仇!”

  随着这个玩家的【无极荣耀】一声喊,周围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立刻一拥而上,而对面的【无极荣耀】那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瞬间就被全部放倒。

  这地方本来就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地盘,人家在自己行会里,人当然多了。而那个日本行会会长带来的【无极荣耀】人就只有十几个而已,他们是【无极荣耀】过来讨要赔偿的【无极荣耀】,又不是【无极荣耀】来打架的【无极荣耀】,自然不会带那么多人。不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讨要赔账居然会演变成暴力冲突,而且居然发生的【无极荣耀】这么突然。

  事实上现在双方都不知道的【无极荣耀】事情是【无极荣耀】,他们其实都被坑了,而此时坑他们的【无极荣耀】人正在开香槟庆祝呢。

  实际上之前跑进来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告诉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不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在论坛上出现了八歧大蛇半夜袭击人家行会的【无极荣耀】视频,而且已经被很多人转载,影响非常恶劣。鬼手信长下线那一会就是【无极荣耀】去亲眼看了一下这个视频。对方刚刚说要拿这个东西威胁他们,结果直接就发出来了,所以鬼手信长就认为这是【无极荣耀】对方故意要害他们,因为他到现在都还认为对方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派来的【无极荣耀】。当然那段视频确实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发的【无极荣耀】,只不过那个人是【无极荣耀】以个人名字发布的【无极荣耀】,因为他就是【无极荣耀】昨天晚上被松本正贺派去那个城市办事的【无极荣耀】玩家,以为目睹了经过,感觉这是【无极荣耀】个爆炸性新闻,所以就直接发了出去。

  盛怒之下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看完视频上线就开始发飙,但这个时候事情其实还可以控制。不过……鬼手信长和那个日本行会会长都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双方的【无极荣耀】队伍里都有我们的【无极荣耀】人。不,确切点说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对方也不知道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人,他们都以为自己是【无极荣耀】在为松本正贺办事而已。

  这两个家伙中的【无极荣耀】一个混在那个日本行会会长的【无极荣耀】队伍里,另外一个在鬼手信长这边。然后,潜伏在那个行会之中的【无极荣耀】家伙就出手捅死了对面鬼手信长阵营中的【无极荣耀】那个同伴,于是【无极荣耀】冲突升级,两边的【无极荣耀】谈判彻底不可能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