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谋略以及分析

第二百一十七章 谋略以及分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们的【无极荣耀】栽赃手段其实一点都不新鲜,但不得不说摹疚藜僖寇被使用这儿久的【无极荣耀】方法,确实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好用。

  那个日本行会会长带着自己手下返回全部被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给干掉了一次,然后集体在自己行会复活点复活并重新回到会议室。等人到齐之后这边的【无极荣耀】气氛就开始变得异常的【无极荣耀】压抑,感觉就好像火山随时会爆发的【无极荣耀】感觉。不过这种情况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无极荣耀】必然的【无极荣耀】,毕竟作为苦主跑去索要赔偿,结果啥也没要到还被杀了一次,这事情显然是【无极荣耀】不能让人接受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虽然生气,可他们却又不能随随便便的【无极荣耀】为这个事情发飙。

  不敢发飙的【无极荣耀】理由有三个。其一,鬼手信长和八歧大蛇都不是【无极荣耀】好惹的【无极荣耀】,他们行会虽然不小,但是【无极荣耀】和鬼手盟比起来还是【无极荣耀】太弱了。更何况鬼手盟的【无极荣耀】背后就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这可是【无极荣耀】巅峰战力,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玩家组织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和那种存在对抗的【无极荣耀】。当然,要是【无极荣耀】像我们冰霜玫瑰盟一样有自己的【无极荣耀】超级生物,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第二条不敢动手的【无极荣耀】原因,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战斗发生的【无极荣耀】原因。

  虽然鬼手信长将他们这些人全都给干掉了,但最先造成人员伤亡的【无极荣耀】却不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那边的【无极荣耀】责任,而是【无极荣耀】他们自己。是【无极荣耀】他们先捅死了对方的【无极荣耀】人,所以情况才会失控,所以从某些角度来说,这个事情不能怪鬼手信长他们,这样一来他们就不能说是【无极荣耀】完全占据道德制高点,导致他们明明有理却硬不起来。

  最后,这不能动手的【无极荣耀】第三条原因就是【无极荣耀】那该死的【无极荣耀】视频。

  “对了,那视频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那个日本行会会长已经在复活的【无极荣耀】时候看了一下论坛,结果当然是【无极荣耀】发现了那个铺天盖地的【无极荣耀】视频记录,所以这边人一到齐他就立刻问了出来。

  这里的【无极荣耀】那些玩家听到他的【无极荣耀】话之后都是【无极荣耀】摇头表示不是【无极荣耀】自己发的【无极荣耀】,然后有个家伙说道:“会不会是【无极荣耀】当时行会里有什么人没接到通知啊?”

  “应该不会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玩家说道:“事情是【无极荣耀】我负责的【无极荣耀】,当时我就让各组负责人依次向下发布了消息,不在线的【无极荣耀】也都留言通知了,他们一上线就可以看到这个消息,所以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那会不会是【无极荣耀】外面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啊?”又有人问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负责城市守卫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说道:“虽然我们这个城市里人流量不大,但总还是【无极荣耀】有些人经过的【无极荣耀】,所以当时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外人在场我们根本就无法知道。”

  “其实我倒是【无极荣耀】觉得现在不是【无极荣耀】追究这种事情的【无极荣耀】时候。”一个玩家说道:“即便是【无极荣耀】知道是【无极荣耀】谁传出去的【无极荣耀】这个视频也没用了,反正视频已经发出去了,就算知道是【无极荣耀】谁发的【无极荣耀】,难道还能撤回来不成?所以我们现在要想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如何补救。”

  “补救?我们还有什么可以补救的【无极荣耀】吗?”一名日本玩家气愤的【无极荣耀】说道:“现在视频已经发出去了,鬼手信长和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名誉将受到巨大的【无极荣耀】打击,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手里已经没有了威胁他们的【无极荣耀】把柄,因为这个把柄已经变成路人皆知了。这种情况有人问你要赔偿你会给吗?”

  之前说是【无极荣耀】要补救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立刻道:“我说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赔偿问题,这个赔偿肯定是【无极荣耀】没指望了,这点我很清楚。”

  “那你还说补救,补什么啊?”

  “我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补救我们自己。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虽然我们是【无极荣耀】受害者,但你们也知道鬼手信长那种人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不讲道理的【无极荣耀】。还有那个八歧大蛇也是【无极荣耀】一样,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一路货色。虽然事情是【无极荣耀】他们做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因为那段视频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名誉才会受到影响,而现在不管那段视频是【无极荣耀】谁发到论坛上的【无极荣耀】,在老大用那段视频威胁鬼手信长之后,鬼手信长都会讲这个东西算到我们头上,而且他根本就不会去找证据,即便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拿出证据他也不回去看,而是【无极荣耀】会认定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干的【无极荣耀】。”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会因此记恨我们,然后对我们展开报复?”他们的【无极荣耀】会长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这个手下要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

  那个玩家点头道:“我说老大,我这个不算是【无极荣耀】危言耸听吧?这可是【无极荣耀】非常有可能的【无极荣耀】。以鬼手信长和八歧大蛇那种人的【无极荣耀】行为习惯,我觉得我的【无极荣耀】推论是【无极荣耀】非常正常的【无极荣耀】。”

  “那可就麻烦了!”旁边一个日本玩家说道:“我们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鬼手盟的【无极荣耀】对手,再加上一个八歧大蛇我们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啊!”

  “现在不是【无极荣耀】胜算不胜算的【无极荣耀】问题,这已经是【无极荣耀】灭顶之灾了!”旁边的【无极荣耀】一个玩家说道。

  “可是【无极荣耀】照这样下去我们难道就只能等死吗?”

  “那倒也不是【无极荣耀】。”之前说出这个猜测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忽然开口说道:“我倒是【无极荣耀】觉得我们其实还有一线生机。”

  “你说。”那个日本行会会长立刻将目光集中到了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上等待他的【无极荣耀】解释。

  这个家伙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回答道:“其实这个方法说简单是【无极荣耀】非常简单的【无极荣耀】,但说摹疚藜僖垦也难。说简单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只要能不要脸的【无极荣耀】去找松本正贺认错就行了。只要松本正贺肯重新接纳我们,鬼手信长就不足为虑。虽然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组合可以超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实力,而且是【无极荣耀】超越一大截,但你们都知道,现在松本正贺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地位是【无极荣耀】非常高的【无极荣耀】。超过七成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都支持松本正贺,而如果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长在这种时候和松本正贺公然对抗,那么他们的【无极荣耀】名誉就算是【无极荣耀】彻底完蛋了。所以,只要松本正贺肯出面帮我们扛下这个事,那我们就不会有事。但是【无极荣耀】,这个问题说摹疚藜僖垦也很难,因为我们之前明显就是【无极荣耀】不识好歹外加翻脸不认人,不管是【无极荣耀】里子面子我们都已经丢光了。这种时候再没脸没皮的【无极荣耀】跑回去求人家,先不说松本正贺有没有那么大的【无极荣耀】气量容得下我们,就算是【无极荣耀】他不在乎,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身上担着的【无极荣耀】这个责任他却是【无极荣耀】没有理由平白接过去的【无极荣耀】。反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话肯定是【无极荣耀】不会再管我们的【无极荣耀】死活了。所以说,这个问题要说简单也很简单,要说摹疚藜僖垦也非常难,关键就看松本正贺什么态度了!”

  “态度这种问题是【无极荣耀】可以改变的【无极荣耀】。”一个玩家忽然说道:“只要利益足够。”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打算让我们贿赂松本正贺?”旁边一个家伙问道。

  那个玩家立刻道:“不,你们把松本正贺想的【无极荣耀】太简单了。和我们这些平民不同,松本正贺在第一次中日战争期间就已经是【无极荣耀】日本地区的【无极荣耀】玩家领袖之一了,只不过当时他不是【无极荣耀】第一领袖而已,之后的【无极荣耀】沉沦和重新崛起,如果换了我们之中的【无极荣耀】任何一个,肯定都已经彻底崩溃了。但是【无极荣耀】人家不但爬起来了,而且依然在带着我们这帮抛弃过他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一起奋斗。你们或许可以欺骗他、利用他,甚至是【无极荣耀】鄙视他,但你们不能无视他。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个真正的【无极荣耀】理想主意者,他的【无极荣耀】行动和我们不一样,他有目标,不是【无极荣耀】为了眼前的【无极荣耀】东西而奋斗,他有坚定的【无极荣耀】意志,即便是【无极荣耀】失败了,受到挫折了,他也会积极的【无极荣耀】寻找突破和解决方案。还有,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一点,他是【无极荣耀】个实干家。空有理想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幻想家,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能行动起来,将自己的【无极荣耀】想法变为行动,所以他和我们不一样。你们所谓的【无极荣耀】贿赂对他这种人来说就像是【无极荣耀】狗屎一样,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作用,除了恶心人家,不会产生任何的【无极荣耀】效果。”

  “那你说怎么办?”

  “还是【无极荣耀】要给他好处。”

  “说了半天还不是【无极荣耀】要贿赂松本正贺?”

  “不,这两者有很大区别。你们之前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要给松本正贺好处,让他为我们出头,但是【无极荣耀】这种事情不但不会的【无极荣耀】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帮助,还会让他对我们的【无极荣耀】印象更加的【无极荣耀】恶劣,所以不可行。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无极荣耀】这个行会,去充当松本正贺理想的【无极荣耀】基石。只要是【无极荣耀】为了他的【无极荣耀】理想服务,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不会拒绝的【无极荣耀】。”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我们不是【无极荣耀】太明白,你可以说的【无极荣耀】清楚一点吗?”那个日本行会会长问道。

  这个玩家解释道:“这个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你们是【无极荣耀】否能破釜沉舟了。”

  “你先说说看啊。”

  “办法很简单,就俩字,合并。让我们成为新黑龙会下属的【无极荣耀】一个部分,将我们的【无极荣耀】行会全部整合到新黑龙会的【无极荣耀】旗下。”

  “什么?那不是【无极荣耀】和被鬼手信长他们打残了一样吗?”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一听这个立刻就叫了起来。

  那个提议的【无极荣耀】玩家却是【无极荣耀】很不屑的【无极荣耀】说道:“想要人家出头又不肯下血本,你们真当人家欠你们什么是【无极荣耀】怎么的【无极荣耀】?还有,合并为什么会和被击溃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呢?我们可以让松本正贺答应我们的【无极荣耀】条件,比如说合并后让我们在行会内担任与现在权力范围相等的【无极荣耀】职务,也就是【无极荣耀】以前管理多少人,现在还管理类似的【无极荣耀】人数。虽然之后都要听命于新黑龙会的【无极荣耀】总指挥,但我们自身的【无极荣耀】权力其实没有被削弱,还是【无极荣耀】可以指挥一定量的【无极荣耀】部下。并且,在这个合并之中我们是【无极荣耀】可以保留下自己的【无极荣耀】私人财产的【无极荣耀】,而如果是【无极荣耀】被鬼手信长他们灭掉,那我们就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都剩不下了。鬼手信长可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东西。”

  众人这一下算是【无极荣耀】彻底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突然都意识到了这个家伙说的【无极荣耀】确实是【无极荣耀】非常在理的【无极荣耀】,虽然以后他们将没有现在这么高的【无极荣耀】自由度了,但是【无极荣耀】新黑龙会也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弱小的【无极荣耀】存在,能加入这种大型行会其实也是【无极荣耀】有很多好处的【无极荣耀】,最起码行会福利什么的【无极荣耀】有保障。

  “你说的【无极荣耀】话虽然很有道理,可是【无极荣耀】你凭什么确定松本正贺一定会要我们呢?”有人提出质疑道。

  “不,松本正贺一定会要我们。”那个玩家说道:“从第一次中日战争就可以看的【无极荣耀】出来,松本正贺其实是【无极荣耀】比较倾向于将日本玩家团结在一起组成一个超级行会去对抗外敌的【无极荣耀】。这种方法其实并没有错。第一次中日战争之所以失败,主要原因就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太强了,我们可以说是【无极荣耀】选错了对手。不应该一上来就和冰霜玫瑰盟这种世界第一行会对抗的【无极荣耀】。所以现在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明显是【无极荣耀】改变策略了。这次在俄罗斯那边的【无极荣耀】战役就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证明。他开始寻求和冰霜玫瑰盟进行一定的【无极荣耀】合作,从而搭上这顺风车在冰霜玫瑰盟强大起来的【无极荣耀】同时让我们也得到壮大。就目前来看,这个想法应该是【无极荣耀】没错的【无极荣耀】,因为我们已经看到了实打实的【无极荣耀】利益。但是【无极荣耀】,虽然松本正贺调整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战略安排,可是【无极荣耀】他对组建一个大型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组成的【无极荣耀】行会这一目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改变,这一点从之前的【无极荣耀】联盟就可以看的【无极荣耀】出来。其实我们之前参加的【无极荣耀】联盟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希望重新组建超级行会而无法达成之后做出的【无极荣耀】次级方案,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如果现在选择加入心黑龙会,那么松本正贺就根本不可能拒绝,因为这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

  听这个家伙说了半天,旁边的【无极荣耀】人都是【无极荣耀】开始沉思。今天他们听到的【无极荣耀】这番话的【无极荣耀】信息量稍微有点大,而且这其中还有很复杂的【无极荣耀】信息需要想一想才能理解,所以这些人都是【无极荣耀】有些晕乎,不过事情就在那里摆着,这些人也是【无极荣耀】很快就理顺了思路想明白了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话。不得不承认,他的【无极荣耀】话很有道理,而且很多之前不明白的【无极荣耀】东西这一下就突然全都明白了。

  其中一个玩家看着这个家伙说道:“浅见君,平时也没见你这么能说会道啊!今天这是【无极荣耀】怎么了?突然开窍了?”

  那个说出了这一系列方案的【无极荣耀】家伙这个时候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其实这些都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理论啦!”

  “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理论?”

  “嗯。我其实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君的【无极荣耀】粉丝来着,我们还有自己的【无极荣耀】粉丝团呢。在我们的【无极荣耀】论坛上,大家就经常讨论松本正贺君的【无极荣耀】各种行动和决策对日本玩家未来的【无极荣耀】影响,之前我和你们说的【无极荣耀】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我在论坛上看到的【无极荣耀】一些资深老鸟们分析出来的【无极荣耀】,这里面我自己的【无极荣耀】见解就只有一点点而已。”

  “我说摹疚藜僖裤怎么就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无极荣耀】呢!”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叫做浅见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所说的【无极荣耀】话虽然不全是【无极荣耀】假话,但也不全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

  他承认的【无极荣耀】自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粉丝团成员,这一点是【无极荣耀】事实,而实际上之前捅死了那个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下的【无极荣耀】人就是【无极荣耀】他,不过当时混战的【无极荣耀】时候情况很乱,所以他们这边也没有人知道那一刀具体是【无极荣耀】谁捅的【无极荣耀】,再说这种事情追究起来也不一定就会有什么结果,除了最后把内部和谐气氛搅成一团浆糊之外根本毫无益处,所以他们回来之后干脆就没有人再问这个事情了。毕竟那种时候大家都是【无极荣耀】有火气的【无极荣耀】,其实当时就算这个浅见不下手,不少人都已经准备动手了。这也是【无极荣耀】大家回来之后没有去刻意寻找那个第一个动手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原因。

  当然,浅见本人之所以下手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气愤,而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交给他的【无极荣耀】任务。浅见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热血沸腾。他记得今天早上队伍出发之前,他突然被人绑到了一片树林之中,然后等他脑袋上的【无极荣耀】布袋子被拿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他才发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无极荣耀】竟然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他的【无极荣耀】偶像。

  事实上松本正贺也就是【无极荣耀】因为知道这位是【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狂热粉丝,所以才会来干这种事情的【无极荣耀】。

  当时松本正贺抓着这个浅见的【无极荣耀】收,一脸愧疚的【无极荣耀】说道:“浅见君,你们行会发生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事实上在八歧大蛇公开支持鬼手信长之后我就一直在派人监视他,所以八歧大蛇昨晚刚一离开鬼手信长那里我就知道了,可惜我们没有能力拦截他,所以让你们遭受了巨大的【无极荣耀】损失。这是【无极荣耀】我们无能啊!”

  浅见作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脑残粉,当时就热血上头,激动的【无极荣耀】说道:“这怎么能怪你们呢?我们之前那样对你们,还脱离了您的【无极荣耀】联盟,我真是【无极荣耀】无地自容。我其实在知道我们行会退出联盟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打算退会了,昨天发生那些事情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在本土这边,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知道这个事情。我现在就回去退会,我以后要跟着您一起奋斗。”

  “不,你不能退会。”

  “什么?”浅见一听就着急了。“您什么意思啊?难道您不打算收我吗?”

  “不,我不是【无极荣耀】不打算收你。只要你是【无极荣耀】日本人,只要你是【无极荣耀】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一员,只要你还想着要为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无极荣耀】荣光而奋斗,那你们就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同路人。只不过,我现在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情,而这个事情需要你暂时不要退会。”

  “您说。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个时候的【无极荣耀】浅见已经彻底被热血冲昏头了,根本没有多大判断力。

  松本正贺拉着他的【无极荣耀】手语重心长的【无极荣耀】说道:“虽然你们会长和那些行会高层之前的【无极荣耀】决定让我非常难过,但我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为了整个大日本帝国的【无极荣耀】繁荣,因此我需要力量,需要你们大家的【无极荣耀】支持,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无极荣耀】力量。所以,我不打算计较这些,我反而希望你们可以加入我的【无极荣耀】行会,成为我真正的【无极荣耀】同志,和我一起为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而奋斗。”

  “当然,可我要怎么做呢?”

  “你要做的【无极荣耀】事情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这样……”松本正贺说出了和别人配合行动,然后让鬼手信长和浅见的【无极荣耀】那个行会之间的【无极荣耀】矛盾彻底激化。“你只要这样做,两边就没有和解的【无极荣耀】可能性了。而这个时候你们会长和那些只会考虑眼前利益的【无极荣耀】家伙就会因为走投无路而慌了神,这个时候你再按照我说的【无极荣耀】那些话说给他们听,逼迫他们加入我们新黑龙会,这样我们的【无极荣耀】力量就得到了壮大。至于说摹疚藜僖裤们的【无极荣耀】会长和那些所谓的【无极荣耀】高层……我以后会找机会将他们踢出去的【无极荣耀】,到时候你就来给我带领这些人,带领着真正的【无极荣耀】有为青年为了我们的【无极荣耀】荣光一起努力。”

  “在下愿意效死。”

  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中二病发作的【无极荣耀】浅见彻底被松本正贺给忽悠晕了,当然这不完全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表演天赋,其实这是【无极荣耀】很多方面的【无极荣耀】共同作用结果。比如说我之前在日本的【无极荣耀】恶劣形象,而松本正贺曾和我演过几次戏,当着众多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面击败过我一次,还有多次打成平手。光这个表演就为松本正贺赢得了超多的【无极荣耀】粉丝团,毕竟崇拜强者是【无极荣耀】人类的【无极荣耀】一种共性,而日本人在这一点上尤其明显。当然,除了这种造星运动,松本正贺本身的【无极荣耀】个人魅力也是【无极荣耀】很大的【无极荣耀】加分选项。毕竟没有成为我的【无极荣耀】手下之前松本正贺就曾当过日本地区的【无极荣耀】玩家首领,能混到那种地位的【无极荣耀】人个人魅力都是【无极荣耀】必不可少的【无极荣耀】条件,所以松本正贺其实是【无极荣耀】有这种先天条件的【无极荣耀】。最后,当前形势下松本正贺为日本玩家赢得了实打实的【无极荣耀】利益,因此只要是【无极荣耀】正常人都不会跟松本正贺过不去,毕竟他现在是【无极荣耀】为大家带来实打实的【无极荣耀】利益,除非有谁跟钱过不去,否则都必然要对松本正贺笑脸相迎。而且很多人都是【无极荣耀】真心的【无极荣耀】感到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个很靠谱的【无极荣耀】人。

  在这多重作用影响之下,年纪较轻的【无极荣耀】浅见直接就成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脑残粉,被随便忽悠两下就甘愿去抛头颅洒热血了。何况松本正贺让他干的【无极荣耀】这事还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难事,而且还有大义作为背景支撑,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他要是【无极荣耀】能拒绝才有鬼呢。

  就在这种情况下,浅见成为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间谍,而他之后的【无极荣耀】表现也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到位,最终在他的【无极荣耀】引导下,这些人终于相信了只有去求松本正贺让他们加入才是【无极荣耀】唯一出路。而事实上,一旦他们真的【无极荣耀】加入了新黑龙会,那他们也就离变成一无所有的【无极荣耀】光棍不远了,反正到时候行会都没有了,他们说什么都是【无极荣耀】屁话,还不是【无极荣耀】任由松本正贺生杀予夺?

  利用这些间谍,松本正贺终于是【无极荣耀】完成了对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兼并计划,而且顺便黑了八歧大蛇,还让鬼手信长跟着一起丢面子,这可是【无极荣耀】一石多鸟的【无极荣耀】计划,绝对的【无极荣耀】划算。

  再说鬼手信长这边,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彻底吵翻天了。网络上传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些视频现在全日本几乎没有人没看到了,而鬼手信长看着刚刚有人翻拷到游戏里面的【无极荣耀】记录水晶之中的【无极荣耀】画面,心里那个气简直就跟火山一样往外喷。

  “大蛇神,您能说说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吗?”虽然嘴里喊着大蛇神,但鬼手信长那阴阳怪气的【无极荣耀】强调分明就是【无极荣耀】带着嘲讽之意的【无极荣耀】,而八歧大蛇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看着面前的【无极荣耀】画面,八歧大蛇也是【无极荣耀】一脑袋雾水,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画面中他自己正在一座他完全不认识的【无极荣耀】城市之中四处破坏,但问题是【无极荣耀】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干过这种事情了。

  “这是【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我?”八歧大蛇不敢确定的【无极荣耀】问道。

  鬼手信长没好气的【无极荣耀】说道:“除了您还有谁有这种身影的【无极荣耀】?”

  “可我没干过这种事情啊!”虽然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长平常在一起的【无极荣耀】时候都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低声下气的【无极荣耀】,而八歧大蛇则是【无极荣耀】趾高气扬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稍微有点不一样,因为这个画面导致的【无极荣耀】后果相当严重,所以八歧大蛇现在根本就不敢乱发飙。他知道,这个视频既然已经扩散出去了,那不管他是【无极荣耀】否承认,日本玩家对他的【无极荣耀】信任度都会降至冰点,而如果鬼手信长再不搭理他,那他就真的【无极荣耀】要成为日本玩家公敌了。

  正因为这种情况,所以现在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才忍着自己的【无极荣耀】脾气低声下气的【无极荣耀】跟鬼手信长解释。

  鬼手信长其实也是【无极荣耀】一时火气压制不住而已,听到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话之后他也是【无极荣耀】口气稍微缓和一点。“真不是【无极荣耀】你干的【无极荣耀】?”

  “真不是【无极荣耀】。”八歧大蛇说完之后立刻又问道:“这个是【无极荣耀】什么时候的【无极荣耀】记录?”

  “就是【无极荣耀】昨天晚上。”

  “昨晚?”八歧大蛇立刻就摇头道:“绝对不可能。这不可能是【无极荣耀】我。昨天晚上我一直在你们给我准备的【无极荣耀】洞穴里睡觉,当时还有你请来的【无极荣耀】人在帮我清理身上的【无极荣耀】伤口,你找人问一下不就知道了?我昨天晚上根本就没出去过。”

  鬼手信长倒是【无极荣耀】没有去叫人来对峙,因为他知道没必要。清理八歧大蛇伤口的【无极荣耀】那些人都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人,这些人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帮着八歧大蛇骗他的【无极荣耀】,而他如果想要找这些人对峙,只要一个命令,不要五分钟人就能来到他们的【无极荣耀】面前。所以如果这是【无极荣耀】个谎言,拆穿的【无极荣耀】难度也未免太低了一些。八歧大蛇显然不可能在这种很简单就可以拆穿的【无极荣耀】地方撒谎,那么就不需要问了,八歧大蛇昨天晚上肯定是【无极荣耀】在那洞穴之中没有离开过,至少他的【无极荣耀】那些手下当时肯定是【无极荣耀】看到八歧大蛇在那里的【无极荣耀】。考虑到八歧大蛇不太擅长幻术,而且他也没有必要这样做,所以八歧大蛇利用这些人制造不在场证明的【无极荣耀】可能性也很低。毕竟以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实力和地位,他真的【无极荣耀】需要什么东西的【无极荣耀】话,完全可以让鬼手信长帮他去弄来,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自信,这些东西他去弄绝对不是【无极荣耀】难事。所以,他觉得八歧大蛇没有这样的【无极荣耀】动机,也没有这样的【无极荣耀】必要。

  既然选择了相信八歧大蛇,鬼手信长就变的【无极荣耀】更加的【无极荣耀】疑惑了。“可是【无极荣耀】,如果你昨天晚上一直没有离开过,那这个画面里拍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谁呢?”鬼手信长一脑袋问号,感觉自己现在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无极荣耀】。

  事实上比起鬼手信长,八歧大蛇明显更晕。其实大家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假设你某天在上班,结果晚上回家的【无极荣耀】时候你老婆说他跟你在外面逛了一天街,然后还把今天的【无极荣耀】合影拿出来给你看,你说摹疚藜僖裤看到画面中搂着自己老婆的【无极荣耀】那个“自己”是【无极荣耀】啥心情?上了一天班的【无极荣耀】你肯定知道那个不是【无极荣耀】你自己,但是【无极荣耀】这照片又不好作假,所以这个事情当然是【无极荣耀】会让你非常的【无极荣耀】头晕。

  现在的【无极荣耀】八歧大蛇差不多也就是【无极荣耀】这么个状态。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昨天肯定没有动地方,但问题是【无极荣耀】他同时也知道,记忆水晶记录的【无极荣耀】画面是【无极荣耀】基本上无法伪造的【无极荣耀】,那么,这画面就必然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可问题是【无极荣耀】他真的【无极荣耀】没有干过这个事情,而画面上却出现了他在现场的【无极荣耀】样子,这就完全说不通了。

  “稍微等一下,让我们现在把事情稍微缕一缕。”鬼手信长揉着太阳穴说道:“你昨晚没动地方。这个视频不可能作假,那么就肯定有个长着八个脑袋的【无极荣耀】家伙袭击了这个城市,换句话说……你难道还有失散多年的【无极荣耀】兄弟姐妹?”

  “我是【无极荣耀】上古凶兽,天生地养,哪来的【无极荣耀】兄弟姐妹?”

  “可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这又不是【无极荣耀】超级模仿秀,难道怪物也可以撞脸的【无极荣耀】吗?”

  “我怎么知道?现在我比你还郁闷呢!你说这哪来的【无极荣耀】一个和我长的【无极荣耀】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家伙呢?”

  就在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长在那里发愁的【无极荣耀】时候,旁边的【无极荣耀】一个玩家忽然小声的【无极荣耀】插嘴道:“会不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幻术呢?”

  “幻术?”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目光一瞬间全部集中到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上。“你把话说清楚一点。”

  那个玩家看到两个大能一起看着自己就有些紧张,不过最后还是【无极荣耀】磕磕巴巴的【无极荣耀】说道:“我就是【无极荣耀】想,那什么……那记忆水晶虽然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伪造画面,但画面记录的【无极荣耀】内容可能是【无极荣耀】伪造的【无极荣耀】啊!就像电影布景一样。即便胶片本身不好作假,但是【无极荣耀】场景是【无极荣耀】可以伪造的【无极荣耀】。换句话说,其实场景里的【无极荣耀】生物也是【无极荣耀】可以伪造的【无极荣耀】。记忆水晶又没有反隐形能力,我们假设画面中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只九头海蛇许德拉,然后他只要藏起一个脑袋,然后用伪装术将露出来的【无极荣耀】八个脑袋伪装成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样子,之后让人拍下这个视频,画面就根本无法区分。”

  “对啊!”鬼手信长和八歧大蛇同时叫了起来。“我们怎么没想到呢?”鬼手信长说完之后很快又皱眉道:“可问题是【无极荣耀】这个伪装成八歧大蛇的【无极荣耀】生物是【无极荣耀】什么呢?他们又为什么要要这么做呢?”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